譚震林

譚震林

譚震林(1902年-1983年),1902年出生于湖南省攸縣城關鎮一個普通工人家庭,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曾任中共中央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等職。

  • 中文名稱
    譚震林
  • 別名
    梅城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南攸縣
  • 出生日期
    1902年4月24日
  • 逝世日期
    1983年9月30日
  • 職業
    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
  • 主要成就
    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國務院副總理
  • 所處時代
    近代
  • 父親
    譚瑞開
  • 母親
    胡潤秀

人物簡介

譚震林1925年參加革命,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7年後歷任湘贛邊界特委書,紅四軍第二、第四縱隊政委,紅一軍團第十二軍政委等職。1934年長征期間,他留在閩西任軍政委員會軍事部長、副主席。抗日戰爭時期,他任新四軍第三支隊副司令員、政委,新四軍第六師師長兼政委,新四軍第二師政委兼淮南區黨委書記。解放戰爭中,歷任華中野戰軍政委,華東野戰軍副政委,第三野戰軍第一副政委,是淮海戰役總前委領導成員之一。

譚震林譚震林

解放以後,曾經擔任中共央副秘書長、國務院副總理、農林辦公室主任等職務。譚震林同志為了中國革命事業的勝利、為社會主義祖國的繁榮富強作出了重大貢獻。

譚震林是毛澤東同志開闢“井岡山道路”的堅定擁護者和忠誠實踐者,是皖南、蘇南、淮南等抗日根據地的建立者和領導人之一,是黨領導的人民軍隊的重要指揮員,是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許多重大戰役戰鬥的組織者和指揮者,為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國進行了長期的鬥爭。新中國成立後,譚震林同志長期擔任黨和國家的重要領導職務。他為探索中國社會主義發展道路付出了艱辛努力,為新中國農林水利事業的發展進行了不懈奮鬥,為20世紀60年代國中國國民經濟的恢復和發展傾註了大量心血,為推動新時期真理標準的討論發揮了重要作用。

生平經歷

譚震林譚震林

譚震林,漢族,1902年出生于湖南省攸縣城關鎮一個普通工人家庭。曾任中共中央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等職。

1911年,譚震林入私塾學習,兩年後,在書紙店當學徒,並廣泛閱讀了進步書籍,從而接受了革命思想。20年代初期,在攸縣、茶陵組織發動兩次工人鬥爭。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後擔任攸縣工人糾察隊長、縣總工會宣傳幹事、縣黨部工農運動特派員。曾組織發動家鄉人民支援北伐,開展農民運動,解除反動武裝。"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的訊息傳到攸縣後,發動縣城萬人遊行示威。"馬日事變 "後,由于反動派下令通緝,他奔走長沙、 武漢仍無法找到黨組織,被迫回攸縣進行地下革命活動。

1927年冬,工農革命軍攻佔茶陵縣城,譚震林被推舉為茶陵工農兵政府主席,同時恢復了茶陵工會組織,並任工會主席。年底,隨工農革命軍撤離,在毛澤東的領導下投入建立井岡山根據地的鬥爭。先後當選為中共湘贛邊界特委常委、副書記、書記和工農兵政府土地部長,在江西省永興縣成功地領導土地分配工作。1929年,譚震林任紅四軍第二縱隊政治委員、第四縱隊黨委書記兼政治部主任和紅四軍前委委員。1930年,同羅炳輝率紅十二軍攻克湖南攸縣和江西吉安並投入中央根據地反圍剿戰爭。1930年至1932年任紅十二軍政委、中國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紅一方面軍軍委委員和福建軍區司令員、政委。1932年指揮部隊取得水西渡、上杭、馬伏等戰鬥的勝利。主力紅軍長征後,與張鼎丞、鄧子恢周密部署,出色指揮了紅軍三年遊擊戰爭。1935年任閩西南軍軍委軍事部長,1936年任閩西南軍委副主席。整個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譚震林是卓越的政治工作者和優秀紅軍指揮員。

譚震林

抗日戰爭時期,譚震林是江南抗日根據地的開拓者。1938年 ,譚震林先後任新四軍第二、三支隊副司令員, 親率第三支隊在皖南廣泛展開遊擊戰爭,還打敗日寇對清水潭、馬家園的進攻, 繁昌保衛戰以小勝大,七戰七勝,粉碎日寇奪取繁昌、 掃蕩皖南的計畫。1940年,譚震林在江蘇突出抓抗日武裝建設,將組建的江南抗日義勇軍第一、二支隊合並組成江南抗日義勇軍司令部,自任司令員兼政委,建立東路抗日遊擊根椐地。1941年任新四軍第6師師長兼政委、蘇南區黨委書記。同年夏,譚震林率部主動出擊敵人80餘次,粉碎日寇瘋狂進攻;同年初冬,親自深入江都、高郵、寶應等地區,領導開闢新區,所部十六旅遭偷襲後,請求回蘇南,兼任十六旅旅長,總結經驗,整飭部隊,同敵人展開頑強戰鬥,保護以茅山為中心的抗日根據地。1942年譚震林調任新四軍第二師政委兼淮南區黨委書記,狠抓了機關作風整飭和生產自救運動。1944年, 譚震林率部解放淮安、保應以東廣大地區, 取得了佔雞崗反頑戰鬥的勝利,扭轉淮南地區抗日被動局面。

1945年,譚震林任華中分局副書記、 華中軍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華中野戰軍政委,並當選中共七屆中央委員。 同粟裕指揮部隊作戰40多天,完成華中戰場作戰任務後揮師山東。1947年譚震林任華中野戰軍第一副政委;指揮內線“兵團”取得膠東戰役的勝利。1948年,同許世友指揮發起膠濟線西段戰役、濰縣戰役、兗洲戰役、濟南戰役。隨後,同劉伯承、鄧小平、陳毅、粟裕組成總前委指揮淮海戰役,親率3個縱隊脅迫國民黨馮自安部起義,並與兄弟部隊全殲黃伯韜兵團。1949年,譚震林出席黨的七屆二中全會,此間,中央軍委對全軍實行整編,華東野戰軍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譚震林任第三野戰軍第一副政委。

譚震林譚震林

建國之初,譚震林任浙江省委書記、省人民政府主席、省軍事管製委員會主任、並主持華東局工作,順利完成接管建政、清匪反霸工作,全面部署並組織實施浙江省建設發展規劃,親自領導修復杭州風景區。1954年調任中央副秘書長兼書記處第二辦公室主任,1956年當選為黨的八大中央委員、書記處書記、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1957年譚震林回湖南攸縣成功地開展民主辦社試點工作,整個農業合作化期間,譚震林對中國農業發展道路作了長期艱苦努力的探索。十年內亂期間,譚震林氣魄雄偉, 以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膽略同林彪江青反黨集團作堅決鬥爭,嚴厲斥責張春橋並揭露江青的野心,雖慘遭迫害仍不畏強暴,毫不妥協。1977年至1982年間,譚震林先後當選為中共十大、十一大中央委員,第四、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 譚震林主動退居二線當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和中顧委副主任。1983年9月30日在北京病逝。

成就貢獻

譚震林 毛澤東 陳毅譚震林 毛澤東 陳毅

從1929年起,譚震林一直在紅軍中做領導工作,先後任紅四軍政治部副主任,紅四軍第二縱隊政治部主任、第四縱隊政治部主任、第二縱隊司令員,紅一軍團總前委委員和紅十二軍政治委員等職。在毛澤東、朱德領導下,他同羅炳輝等同志一起,率部轉戰贛南、閩西,發動民眾打土豪、分田地,組建工農政權,發展革命武裝,為粉碎敵人的反革命“圍剿”,建立中央革命根據地,建立了卓著的功績。他參加了紅四軍第七、第八、第九次黨代表大會。在紅四軍七大上,由于毛澤東的正確主張未能為多數代表所接受,毛澤東沒有當選為前委書記,譚震林的前委委員也落選了,但他並不氣餒。在紅四軍八大時,譚震林多次發表意見,並與其他代表一起,要求毛澤東回紅四軍復職。朱德採納了到會代表的意見,給毛澤東寫信,請他回前委工作。就在此時,中央給紅四軍前委發了指示信,即“九月來信”。“九月來信”充分肯定了毛澤東關于“工農武裝割據”和紅軍建設的思想,從組織上要求前委維護毛澤東、朱德對紅四軍的領導,再次明確毛澤東“應仍為前委書記”。不久,紅四軍九大在上杭縣古田村召開,史稱“古田會議”。譚震林後來回憶說,古田會議的決議案,系統地解決了建黨建軍的一系列根本問題,其中心思想就是要用無產階級思想進行軍隊和黨的建設,對以後指導黨和軍隊的建設,發揮了重大作用。而他感受最深的,是會上大家暢所欲言,採用“啓發式”教育,解決意見分歧,沒有指名道姓批評一個人,但是卻澄清了思想,團結了同志,取得了正確解決黨內矛盾的成功經驗。會上,毛澤東重新當選為前委書記,朱德、陳毅和譚震林等被選為前委委員。1930年2月上旬,在吉安陂頭召開的紅四軍前委、贛西特委和紅五軍、紅六軍軍委聯席會議上,決定紅四軍前委擴大任務,成為紅四軍、紅五軍、紅六軍和贛西南、閩西、粵東江革命根據地的中共共同前敵委員會,紅四軍另成立軍委。毛澤東被選為前委書記。譚震林雖然沒有參加會議,但被選為前委委員。不久,前委又決定由譚震林擔任紅四軍軍黨委代理書記,協助毛澤東、朱德指揮紅四軍由吉安向南進軍。1931年11月,第一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在瑞金舉行,宣布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毛澤東當選為臨時中央政府主席,譚震林被選為中央執行委員。 他在毛澤東主席領導下,為建設和保衛蘇維埃中國而殫精竭慮,作出了巨大貢獻。

譚震林同志12歲當學徒,原有文化水準不高,但他在擔負繁重的領導工作中,仍能以驚人的毅力刻苦學習文化知識,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始終保持與時俱進、追求真理的滿腔熱忱。他堅持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研究和解決中國革命、建設實踐中的重大問題;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在實踐中深化認識、摸索規律、增強才幹、開拓前進。他富于創新精神,能夠創造性地開展工作,善于開啟工作局面,出色完成任務。1927年冬,他作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第一個縣級紅色政權的主要領導人,為革命根據地的政權建設摸索了重要經驗。1932年,他任福建軍區司令員,為中央紅軍輸送了大量兵員。1940年夏,他主持江蘇東路地區黨政軍工作,使當地抗戰局面煥然一新。1949年4月,在渡江戰役中,他指揮的部隊首先突破國民黨軍隊的長江防線。杭州解放後,他擔任浙江省的主要領導,為新解放區經濟的恢復發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作出了重要貢獻。

歷史評價

譚震林譚震林

譚震林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忠于共產主義事業的一生,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一生。他的逝世,是我們黨、我們國家、我們軍隊和我國人民的重大損失。

悼念譚震林同志,我們要學習他對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無限忠誠、對共產主義事業的堅定信念。幾十年來,他不論是在黨中央、毛澤東同志的直接領導下,還是在遠離黨中央、毛澤東同志而獨立作戰的情況下;不論是在革命順利發展的時候,還是在革命遭到挫折的時候,他都堅定地執行黨的正確路線,都堅信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真理,堅信共產主義事業的必定勝利。粉碎“四人幫”以後,他堅決按照鄧小平同志提出的準確地完整地掌握毛澤東思想的科學體系的要求,同違反四項基本原則的言論進行鬥爭。他衷心擁護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自覺地與黨中央在政治上、思想上保持一致,直到臨終前一天,他還為我們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所取得的偉大成就感到無限欣慰。

悼念譚震林同志,我們要學習他堅持原則、無私無畏的高風亮節。他襟懷坦蕩,勇于批評和自我批評,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五十年代末,當發現他在農業指導上有缺點和失誤的時候,他能主動承擔責任,及時糾正,堅決執行黨中央“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方針,表現出一個共產黨員應有的黨性原則。在十年內亂期間,他疾惡如仇,剛直不阿,不顧個人的榮辱安危,對林彪、“四人幫”打倒一切、破壞生產的倒行逆施,直言上書,面折廷論,進行了針鋒相對的鬥爭。

悼念譚震林同志,我們要學習他對革命的高度事業心和責任感。凡是黨交給的任務和人民民眾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他都不畏艱難,勇于承擔。他朝氣蓬勃,處事果斷,敢于負責。他講究效率,富于創新精神,善于開啟局面。他的這種熱情實幹的精神,在開創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局面的今天,值得我們很好學習。

悼念譚震林同志,我們要學習他密切聯系民眾的優良作風。他對下級,對民眾,都能平等相待,謙虛誠懇。他善于聽取和集中民眾的意見,接受新鮮事物。他對幹部嚴格要求,熱情幫助,關心幹部的成長。

悼念譚震林同志,我們要學習他刻苦學習,勤于思索、勇于進取的良好學風。他出身工人,原有文化水準不高,但他在擔負繁重的黨和國家的領導工作中,仍能以驚人的毅力,努力學文化,學理論,學習專業知識。他起草報告、檔案,經常親自動手。這些都是很可貴的。

譚震林同志同我們永別了。他的功績永垂史冊。

個人著作

譚震林和妻子譚震林和妻子

《繼承和發展毛澤東思想——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九十周年》:

1983年12月26日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戰略家和理論家毛澤東同志誕辰九十周年。作為跟隨毛澤東同志開創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一名老戰士,回顧中國革命的光榮的戰鬥歷程,目睹當前我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蓬勃發展的新情勢,特別是全黨全國人民思想解放,毛澤東思想繼續發展的喜人情勢,慶幸革命後繼有人,中華民族振興在望,更感到毛澤東思想的強大生命力,心潮澎湃,從內心歡呼毛澤東思想萬歲。

(一)毛澤東同志對于我國革命的勝利,對于創立和發展毛澤東思想,是有其特殊貢獻的。

(二)我們共產黨人對于自己所犯錯誤的態度歷來是明確的:公開承認,堅決改正。黨中央《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為我們樹立了範例,公開承認並糾正自己的錯誤,包括黨的領袖毛澤東同志的錯誤,這正是我們黨興旺發達的標志,也是我們對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對革命前途有信心的標志。列寧早就指出:“革命的經驗和組織工作的彈性,是可以學到的東西。隻要有養成這些必要品質的願望就行!隻要能認識到自己的缺點就行,因為在革命事業中,認識了缺點就等于改了一大半”。

(三)《鄧小平文選》的出版,使我們能夠更清楚地回顧粉碎“四人幫”以來,特別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國社會主義事業穩步地健康發展的喜人情景,特別是毛澤東思想在新的實踐中繼續發展,打破了多年來思想界、理論界沉悶無生氣的局面,出現了思想活躍、各方面工作不斷創新的動人情景。毛澤東同志多次講到但始終沒有實現的“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紀律又有自由,又有統一意志、又有個人心情舒暢、生動活潑,那樣一種政治局面”,現在已經出現了,這是最可貴的。

《在中央集中領導下充分發揮地方積極性》:

黨中央在領導各種革命運動中,都堅持了高度集中與高度民主相結合的原則——近幾年來中央有些部門對地方限製得過多過死,有損地方積極性的發揮——今後對農業、小型和中型的工業、地方的交通運輸事業、地方商業、中國小教育等等方面,中央隻應當提出一般的方針政策和大體的規劃,具體工作應當交由地方因地、因時、因事製宜地去部署辦理。——也應該記取過去某些地方發生過的某些本位主義和分散主義的偏向。

《關于我國農民收入情況和生活水準的初步研究》:

目前我國農民生活究竟是不是有了改善,是否比工人的生活差得遠,這是大家所關心的一個重要問題。毛主席在最高國務會議的講話中,對于這個問題作了原則的答復,指出那種認為農民生活沒有改善、比工人的生活差得遠的看法是不合乎事實的。本報4月1日的社論“工農的勞動都是光榮的,工農的生活都有了改善”也對這個問題作了討論。譚震林同志在這篇文章裏,根據實際調查材料,對這個問題作了比較詳細的、全面的分析,希望讀者註意。這篇文章原載“農村工作通訊”本年第四期,本報轉載時在個別地方曾有少量的壓縮。

與毛澤東

茶陵湖口遇恩人

譚震林,1902年出生于湖南攸縣;1926年10月,譚震林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翌年1月,他被推選為攸縣總工會宣傳幹事,不久增選為攸縣地執委宣傳委員。這年11月27日,在毛澤東率領的紅軍幫助下,根據地第一個縣級工農兵政權——茶陵縣工農兵政府成立,譚震林被推選為主席。年底,湘敵第八軍向茶陵進攻,因寡不敵眾,譚震林帶領赤衛隊及政府工作人員撤出縣城追趕部隊。在湖口,赤衛隊團長陳皓企圖叛變,遭到譚震林嚴辭批駁。正當生死存亡的危急時刻,毛澤東帶人趕到這裏,處理了陳皓一伙叛變投敵分子,並作了入情入理、激人奮發的演說。譚震林等二百多人當即要求入伍,後被編為工農革命軍第一團第二營。這是譚震林第一次見到毛澤東,也是他與毛澤東情誼的開始。

譚震林譚震林

井岡山上指路燈

1927年底,譚震林跟隨毛澤東上了井岡山。毛澤東對譚震林說:“你去開闢寧岡、永新交界的工作。”

“這工作怎麽個開展好?”譚震林帶著為難情緒向毛澤東請示。“你看著幹。”毛澤東回答。譚震林就這樣接受了任務。從此,譚震林每當接受新任務時,無論碰到什麽新問題,他總會想起毛澤東的這句話,也正是這句話,使譚震林在革命生涯中受益匪淺。隨後,譚震林奉命去湘贛邊界調查土地狀況,以便開展根據地的土地革命。毛澤東向他交代任務時,譚震林提出是否給些武器,毛澤東幽默地告訴他:“你到了山區,就會有梭標,就會有武器。”

譚震林進入山區後,用樸素的話語向貧苦民眾講道理擺事實,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的心靈,民眾逐步發動起來。他把調查的情況向毛澤東寫信匯報。毛澤東指示說:“要深入地開展土地革命,健全組織,加強對土地革命的領導。”後來,譚震林在進行試點工作中,把全區的工作按宣傳、劃分等級、製訂方案、公布和征求意見、分田到戶、登記造冊的六個步驟進行,這一做法得到大家的贊同,從而指導和推動了井岡山根據地的分田運動。

轉戰閩西情亦深

1929年2月,譚震林跟隨毛澤東、朱德、陳毅率領的紅四軍向贛南、閩西進發。一天正在吃早飯,突然聽到“噼噼啪啪”一陣響聲,起初還以為是過年放鞭炮,譚震林和江華仔細一聽,發現不對,原來是敵軍向紅軍包圍過來。危急時刻,譚震林急令警衛員速向毛澤東等領導報告,同時與陳毅、江華等監視敵人。朱德聞報後火速端起機槍,率警衛班與敵交火,護送毛澤東等人轉移。事後,毛澤東握著譚震林的手說:“要不是你及時發現並採取措施,紅軍可又要遭難了。”

紅四軍攻佔長汀,消滅了軍閥郭鳳鳴後,前委決定恢復政治部,毛澤東兼任主任,譚震林為副主任主持日常工作。

同年6月,紅四軍在連城新泉成立了4縱隊,譚震林任政委。這個縱隊有八百餘人,四百多支槍,大多數都是剛剛入伍的農民戰士,為了提高他們的軍事、政治貭素,譚震林首先抓黨的建設,在幹部、士兵中發展黨員,在大隊、支隊建立支部和支隊委,縱隊成立了黨委。使幹部戰士的軍事、政治貭素得到了快速提高。

遭受打擊不氣餒

王明為推行“左”傾路線,反對以毛澤東為代表的正確路線,由此譚震林被撤消職務。毛澤東獲知真情後,對他說:“暫時遭受打擊,對革命的信念不能削弱,不要氣餒,要振奮精神,幹好革命事業,要看到前途。”對黨無限忠誠的譚震林時刻以大局為重,1933年7月13日,他與周子昆率部隊協同彭德懷攻打敵十九路軍,晝夜追擊九十多公裏,連打兩個勝仗;11月上旬,蘇區中央局派他帶一個營的兵力攻打佔領在清流縣的“刀匪”童子兵,他採取智取戰術,不費一槍一彈活捉三百多名敵兵。紅軍主力長征後,他又與陳毅、項英、張鼎丞、鄧子恢等留下堅持遊擊戰爭,在艱苦卓絕的鬥爭中,出色地牽製了國民黨軍隊。

建國後,譚震林被中央委派到浙江省任省委書記,這期間,毛澤東多次到浙江視察,看望老戰友。1967年5月1日,他受毛澤東邀請,同毛澤東、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一起登上天安門的城樓。

由于江青、張春橋等誣陷,譚震林被送往桂林。1972年,譚震林向毛澤東寫了信,請求回京治病,毛澤東當即批示同意。1973年,譚震林在毛澤東的關心下,恢復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生活待遇,並參加了黨的“十大”,被選為中央委員。1975年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