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梅 -著名主持人朱軍妻子

譚梅

著名主持人朱軍妻子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譚梅,女,山西運城河津人, 影視演員、舞蹈家,從事舞蹈表演及教學工作。

15歲時參軍入伍成為一名普通的舞蹈演員。之後經過努力考到了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表演戲,從舞者轉到了影視表演。她的小品代表作品《山妹子》在中央電視台舉辦的第三屆全國戲劇小品大賽中榮獲一等獎,她本人獲最佳女演員獎。

譚梅是一名出色的影視演員、青年舞蹈家,近年來一直在從事著舞蹈的表演及教學工作15歲時,譚梅參加入伍成為一名普通的舞蹈演員。之後經過努力又考到了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表演戲,從舞者又轉到了影視表演。她的小品代表作品《山妹子》在中央電視台舉辦的第三屆全國戲劇小品大賽中榮獲一等獎、最佳女演員獎。2011年3月15日,低調的譚梅同丈夫朱軍一起趕赴上海工作,並且兩人穿著黑色"情侶裝"露面。

  • 中文名
    譚梅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山西河津
  • 出生日期
    1970年出生
  • 職業
    影視演員
  • 丈夫
    朱軍
  • 兒子
    朱思潭
  • 代表作品
    小品《山妹子》等

演藝經歷

1987年,譚梅從西安被特招入伍,成為舞蹈演員,秀美文靜、楚楚動人,當了十幾年的文藝兵。 1995年到北京,從學舞蹈又轉到影視,是海政電視藝術中心影視演員,其小品代表作《山妹子》在中央電視台舉辦的第3屆全國戲劇小品大賽中榮獲一等獎,她本人獲最佳女演員獎。

譚梅曾拍過《西藏風雲》、 《紅杏出牆》等影視劇作品。譚梅多次在事業有機會達到頂峰時毅然決然的放棄輝煌回到學校進修,後來成為海政電視藝術中心的影視演員。幾年後,為了實現自己心中的夢想,譚梅毅然放棄了優越的工作,從藝術舞台跨到了商界。

2006年2月18日譚梅成立了八八空間舞蹈藝術社,作為藝術社社長的譚梅經過不斷努力,已成功地將藝術社從原來的幾個班擴展到了200多個班,而這一跨越僅僅用了五年的時間。由譚梅親自執導的大型童話音樂劇《醜小鴨》已在全國演出幾場,深受歡迎。譚梅的八八空間舞蹈藝術社還與北京多家基金會合作,將演出的部分款項捐給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

2011年3月,朱軍趕赴上海工作,美女太太譚梅夫唱婦隨一同到上海。下飛機後朱軍與妻子交流不多,兩人穿著黑色"情侶裝"露面,比朱軍小六歲的譚梅雖然已年過四十,身材依舊很苗條,顯示出舞蹈演員出身的優雅氣質。前來接機的工作人員直接把花束送到朱太太手裏,將兩人接上車。

2013年5月《我要上春晚》節目組正式啓動了節目的錄製。在節目開播盛典的錄製現場,朱軍夫婦也首度在舞台上攜手亮相,兩人演唱了一首《因為愛情》,朱軍透露,這首歌是為紀念他們結婚20周年而唱,他還大贊"我老婆唱得比我好"。

人物生活

朱軍老婆

"我並不介意別人用'朱軍的妻子'來介紹我,他的成功也就是我的成功。"面對記者的"拷問",譚梅顯得落落大方,"我和朱軍一起當過兵、下過隊、吃過苦,所以我們都很珍惜我們的感情。"譚梅還告訴記者,最初她和朱軍同在蘭州軍區戰鬥歌舞團工作,朱軍先到了北京,夫妻分居兩地。那時朱軍每月的工資幾乎都花在了長途電話費上,後來譚梅考上了解放軍藝術學院,小兩口終于在北京團聚。

如今,譚梅和朱軍已從二人世界升級到了三口之家。兒子取名為朱思潭,融匯了兩人姓名的精華。38歲當父親,朱軍很興奮。孩子沒出生前,朱軍就經常給寶寶聽音樂,念唐詩,買玩具。譚梅說有了兒子之後,由于朱軍很忙,自己便有意減少接戲,一般隻在北京拍戲,與兒子分離的時間從未超過1個星期。說到這裏,她也忍不住對大忙人朱軍提意見:"男孩還是應該更多和父親在一起。"

譚梅這次是友情客串,主要是拍攝她在飛機上遇見一個小孩,一路照顧並將之安全送到其在成都的母親身邊。由于小女孩看見媽媽始終哭不出來,一個簡單的鏡頭居然拍了近4個小時,重復10多次,但譚梅沒一點怨言,臉上始終掛著淺淺的微笑。"朱軍夫人?沒問題,我很高興大家這麽叫我。"這是譚梅和記者說的第一句話。說起和朱軍的愛情故事,譚梅一臉甜蜜:他倆相識在蘭州戰鬥歌舞團,那時朱軍的老師經常在譚梅面前誇朱軍好,說他怎麽尊敬老師,對他媽媽怎麽好。而朱軍的父親是蘭州軍區戰鬥歌舞團的"元老",他母親在團裏也特別受歡迎,全團的人不管老小,都叫她朱媽。這樣,譚梅就比較留意朱軍。到艱苦地方演出時,朱軍總是自告奮勇地為譚梅提包,就這樣兩人慢慢好上了。問到是否擔心明星丈夫"紅杏出牆",譚梅誠懇地表示:當初答應朱軍的求婚,就是因為"朱軍是位誠實的男人,能夠給我安全感"。

孩子的媽媽

據悉,譚梅曾拍過《西藏風雲》、《紅杏出牆》等影視劇。兩年前,譚梅為朱軍生了一個兒子,她全身心撲在孩子身上,因此很少接戲。譚梅說,和所有將做父親的人一樣,當初朱軍對于兒子的到來充滿了驚喜和期待。"他還專門買了一個測胎音的儀器,天天盼著孩子出世。孩子還沒出生,朱軍就為他挑了很多玩具。他說他先玩,將來再教兒子。說來有意思,兒子現在最愛去的地方,就是朱軍的書房,因為那兒放著那些玩具,而且他最喜歡看朱軍在那調理這個調理那個的。"

幸福的一家三口幸福的一家三口

婚姻狀況

朱軍+譚梅=朱思潭,可能是我們的談話太義一本正經了,一旁攝影師鏡頭下的Baby格格笑起來,朱軍的目光忽然那麽柔和:"因為說好今天要拍照,特地沒有給他剪胎發。"這個兼有著爸爸英武與媽媽清麗的小精靈喚做"朱思潭"。造型師小姑娘嘩一聲叫出來:"好浪漫的名字。"真的,朱軍和譚梅的Baby,還有比"朱思潭"更貼切的名字嗎?就帶旁人聽了,都禁不住要微笑地說,這是一個多麽深情,令人產生聯想的名字啊!

不知道別家父親是怎麽表達對上帝恩賜這樣一份禮物的歡欣的,反正38歲的朱軍,第一件事是上街揀市面上有售的、最好玩的玩具,電動火車、航模……買了個滿坑滿谷,然後忙中偷閒地一一試過:"總得我先學會了再教他啊!"他對譚梅這麽解釋。朱軍手巧是出了名的,早年間曾親手為譚梅做過衣裳--接下來他買回一堆木板、螺絲,鋸鋸刨刨拼拼接接一通好忙,Baby的尿布架就做好了,順手還做了隻造型別致的雜物櫃。緊接著他又一頭鑽進書房,把Baby的各種照片紛紛掃描,設計,列印,張貼。回想螢幕上深邃篤定,揮灑自如的朱軍,使人不由含笑地念起一句深情的老話:多情未必不丈夫。

最浪漫的事

當譚梅脫口說出"你能想到最浪漫的事"的答案"就是和他一起慢慢變老"時,我非常驚訝。我剛剛在另一間屋子問過朱軍,他的答案是一樣的。朱軍說譚梅最大的優點是淡定。我想,華屋,香車,英俊能幹,知情識趣的老公,健康可愛的Baby,換誰誰都知足。但朱軍嚴肅起來:"不,不是這樣的,譚梅即使在一無所有時,也是這樣淡定的。"

這一回輪到我嚴肅了,那可需要非同一般的堅強和氣度。朱軍說:"是,她是個非常堅韌的女人,無論遇到怎樣的困難,我堅信她都會站在我身邊,鼓勵我,支持我。"譚梅含笑接上:"因為我了解他,相信他。"她還有一句沒有說出來吧--"我愛他。"這麽多年了,他的每期節目她都看,看了專提意見:"特別是現在,他最需要的是批評的聲音,別人可能都客氣,不會說,這個紅臉兒隻能由我擔任。"

了解了譚梅外表清柔內裏剛強,對她的本職工作是軍人就不會太吃驚了。作為部隊文藝工作者,下部隊演出是家常便飯。譚梅說她越來越喜歡"水到渠成"這個詞,"要個Baby是由來已久的願望了,由于工作忙等原因一直未能如願,誰知道他就這樣悄悄地來了,Baby就是在去福建演出時發現懷上的,來了我們當然要好好歡迎他。"生下孩子回單位,戰友們都驚訝她愈加光潔白皙的皮膚,天知道她並沒有刻意打理。她說:"寧靜快樂的心情和美麗成正比。"生完孩子重了7.5kg,她也不專門減肥,隻是稍微註意了一下飲食,"3個月已經輕了2.5kg。"她歡喜地說,臉上放射著一種安和幸福的光輝。

相戀時光

朱軍說:"譚梅穿著我做的衣服走到外面,沒人會相信,如此精致的衣服會出自丈夫之手。第一次見到譚梅是在部隊大院裏,春暖花開的季節。我到開水房打水,路邊有一排槐樹,隻見幾個小姑娘在樹底下用竹竿勾槐花,其中一個看背影像是國中生,穿著一條花背帶褲,幾人中數她敏捷。在軍紀肅然的大院中毫無顧忌地活蹦亂跳,實在不多見,我留意地看了一眼,隻見那小姑娘也回頭看了我一下,四目對視的瞬間我們不約而同地禮貌地打了一個招呼。一閃而過,我繼續去開啟水,她繼續和她的伙伴玩耍。一次偶然的、毫不在意的相遇,當時我連這個姑娘叫什麽名字,在什麽單位都不知道,回想,那時唯一的印象倒是很有意思,我覺得這女孩特小,和我像是兩代人。"

譚梅與丈夫朱軍譚梅與丈夫朱軍

心動

朱軍說:"沒過多久,我們下部隊到新疆演出,我的任務是在舞台上方的燈光糟裏打追光燈。在一個舞蹈節目中,我猛然發現那個穿背帶褲勾槐花的小姑娘,一頭披肩發,舒展的舞姿,讓我驚住了。怎麽會是她?小女孩瞬間變成了妙齡少女。一下子,我像遇見了"熟人",于是利用"職務"之便,用手裏的追光一直追逐她。記得那天的節目,她一共出場了4次,有時完全是伴舞,但我手裏的光束始終以她為中心。

從此,我的生活中多了這樣一個伊人的身影。記得我們確定了關系之後,我很正式地對她說,我們在一起的事情,你要認真地告訴你的媽媽,媽媽同意了,我們才能在一起。于是,她給媽媽寫了一封信,將我的一張一寸標準照片寄給了她,信的內容幾乎全部是我的個人簡歷,收到信後不久,譚媽媽就說要來蘭州看我們,顯然是來相""女婿"。未來丈母娘要來"考察",緊張得我好幾個晚上都沒有睡好。那時,我住在"蘭戰"的一間小宿舍裏,巴掌大的地方,隻有單位統一配發的簡單家具,我又囊中羞澀,于是拿出了20多年裏練就的"十八般武藝",將家裏的舊家具統統廢物利用,兩個箱子橫著一個豎著一個,改造成當時最時髦的高低櫃,按照市場上的樣式加上抽屆和一些適當的裝飾,再刷上油漆;將兩條長木頭椅子上墊上舊衣服和棉花,外面用皮革一包,手工做了幾個顏色統一的靠墊兒,一個時髦的沙發大功告成。

新婚照新婚照

這些木匠活兒,我是無師自通學會的。從小家裏窮,什麽都買不起,所有的東西幾乎都是父親母親和哥哥們自己製作的,我們也因此有了豐衣足食的生活。也許是耳濡目染的緣故,我從小也算得上心靈手巧,喜歡鼓搗點小玩意兒。沒想到,這種貧寒生活中練就的一技之長,在關鍵時候派上了用場。直到今天,我有時候還客串一下"木匠",家裏的角角落落經常擺著我的發明創作,我認為那些都屬于生活情趣,是花多少錢也買不來的。折騰了將近一個月,準備工作基本就緒。我又花30元錢買了一塊草墊子,鋪在小屋中僅有的一塊空地上,如果說沙發和高低櫃是當時家庭裏時髦的擺設,那麽這塊草墊子幾乎是""時尚"和"前衛"的展示。經過精心打理,我那間單身宿舍變成了一個溫馨的小屋。算算錢,除了那個30元錢的草墊子,幾乎分文沒花,所有的東西都是廢物利用。從那以後我堅信:愛情能激活人的全部靈感和創造力。"

新的生活

朱軍說:"譚梅在我那間整飭一新小屋裏,幸福得就像城堡裏的公主,我沒有什麽甜言蜜語、山盟海誓,但是我用行動給她和自己一個安全幸福的感覺,我相信這種感覺無論什麽時候都是愛戀中最珍貴的增加劑。盡管有時想想,我們的故事並不那麽離奇和浪漫,但是,在我們共同的記憶中,都深深鐫刻著對方的烙印。愛是什麽?在我的心中,愛就是那些一起走過的日子。上世紀80年代末,社會上有一種很重名利的風氣,歌舞團很多女孩都以找到事業有成者為榮。她們有很多漂亮的衣服和首飾,出入會有汽車接送,而我隻能騎著腳踏車帶著譚梅滿大街地轉悠,不像人家有能力買高級衣服。我也有自己的辦法。記得當附有一種裁剪衣服專用的比例尺叫"一拉得"這種簡單的尺子能讓一個沒有裁剪經驗的人學會做衣服,我從小動手能力強,于是10元錢買一個"一拉得",在商場中見到什麽好看的布料,買上一塊,半天的工夫,一件新衣服就做成了。做得最好的是一件條絨的夾克,做完了覺得顏色太素,我又在碎布頭裏找了小塊黃緞子,做一個不規則的裝飾貼在胸前。那件衣服著實讓譚梅在歌舞團姐妹中風光了一把,大家竟然都以為是在國外買的。我甚至用穿舊的皮鞋底子加上很多彩色皮帶給譚梅做了雙涼鞋。"

快樂時刻

朱軍說:"那時她的衣櫃裏面幾乎全是我做的各種衣服,冬天甚至做過羽絨服。譚梅穿著我做的衣服走到外面,沒人會相信如此精致的衣服會出自丈夫之手。她為此十分自得。而我也有一種創作的快感。今天,在那些時裝雜志上看見衣服樣式的時候,最讓我驕傲的不是錢能買得起,而是我也能做得出。當你深深地愛一個人,並且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讓她快樂的時候--那是男人最有成就感的時刻。"

無怨無悔

朱軍說:"1994年3月28日那一天在中央電視台的節目審批通過可以播出,也恰好是我和譚梅結婚一年的紀念日,我在長話大廳給她打電話,說了五個字:"老婆,我成了。"也許這是給她的最好的結婚紀念日禮物。那時候我們兩地分居,也是我在北京闖蕩得最艱難的時候,一個穩定的家庭,一個女人無怨無悔的支持是一個男人成功的力量,我慶幸我有這樣的體驗。"

舉行婚禮

朱軍說:"2014年8月22日,旅遊衛視《魯豫的禮物》官方微博發布了朱軍在法國舉辦婚禮的影片,朱軍穿著正裝亮相,在草地裏緊張地等待著妻子,當見到身披唯美婚紗的妻子譚梅出現在自己面前時,朱軍表示:"看到妻子快樂得如同小女生一樣",他還在法國婚禮現場演唱義大利民歌《我的太陽》。"

主要作品

參演電視劇

首播時間劇名扮演角色導演合作演員
0000《水兵俱樂部》韋姍姍--------
0000《波濤洶涌》------------
0000《西藏風雲》------------
0000《藍色較量》------------
0000《金蝴蝶結兒》------------

小品

小品作品
如此包裝》第一個伴舞的姑娘

代表作賞析

《波濤洶涌》

70年代初,中國潛艇800號探測鄭和水道失事,英雄艇長東方瀚海遇難。這次探測沒得到上級批準,東方瀚海犧牲後受到嚴厲處分。

18年後,與鄭和水道密切相關的鄭和外海局勢危急,東方瀚海的生前戰友---洋城潛艇基地司令員秦矢和海軍作戰機關副處長焦同決心重新探測和開闢鄭和水道,以保衛鄭和外海。秦矢在有關研究部門的幫助下,從焦同帶來的衛星資料圖片中發現了鄭和水道中可能存在著海中斷崖和死水等特殊海情。

水兵俱樂部水兵俱樂部

北方潛艇學校學員江白與司令員的女兒海韻認識、相愛後走進了一個世代英烈的海軍世家。在海韻的幫助下,他由解開東方瀚海遇難之謎開始迅速成長起來。

東方瀚海的女兒白雪由養父母收養長大,由于不理解父親的死並對自己的身世深感羞恥,離家出走,在海城一家酒店唱歌,得到了畢業後到這裏服役的江白的保護。為解除鄭和外海的危機局勢,幫助東方白雪走出不正常的生活,江白決心重新探測鄭和水道。

為加強鄭和外海的軍事鬥爭,秦司令員被調到海城任職,在年終考核中發現了江白的才能。焦同為重新探測鄭和水道也來到800艇的後繼艇806艇。司令員親率806艇探測鄭和水道的請示遭上級拒絕。江白和焦同作為這條艇的代理艇長和政委主動請求完成這一歷史性的艱巨任務。

806艇經過九死一生,戰勝海中斷崖,探測鄭和水道成功,中國海軍在鄭和外海的不利態勢徹底改觀,東方瀚海恢復中國潛艇兵史上偉大英雄的本來面目,白雪決心繼承父親遺志,重穿海軍軍裝,江白和海韻的愛情也在經歷了無數痛苦和曲折後結出圓滿的果實……

二十五集電視連續劇《西藏風雲》壯麗的歷史畫卷濃鬱的雪域風情1950年1月,為粉碎西藏地方噶廈政府妄想分裂祖國,建立"大西藏獨立國"的企圖,做出中央政府解放西藏的決定:一方面通知西藏地方政府進京談判和平解放西藏事宜;一方面命令張國華將軍率解放軍第18軍隨時進藏。用革命的兩手隨時回應西藏反動上層的手兩。西藏反動上層陳兵金沙江武裝抗拒中央政府。昌都戰役開啟了和談大門,也開啟了進軍西藏的大門。中央政府與阿沛·阿旺晉美為代表的西藏地方政府經過艱苦談判,簽訂了西藏和平解放的"17條協定",由張經武同志出任中央人民政府駐西藏代表,勸說達賴回藏。1959年3月20日,西藏上層反動分裂主義分子發動了武裝叛亂,人民解放軍迅速予以平息,達賴逃往印度組織以分裂祖國為宗旨的流亡政府。這是一部全方位反映五十年代西藏政治風雲變幻的電視劇,圍繞西藏和平解放、平息叛亂、民主改革烘托出在中國共產黨的正確領導下西藏百萬農奴站起來的歷史畫卷。

節目採訪

男人的眼淚不是秀, 如果說2013年前,朱軍還隻是藏龍臥虎的央視主持人堆兒裏一個面目模糊的影子,那麽今天提起他,也許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倒退兩步,然後肅立刮目。在電視業競爭激烈的今天,做一檔叫座的節目不容易,做一檔業內人士紛紛首肯的或許更難,而要一檔節目叫座又叫好,還要保持長久旺盛的生命力,主創人員目光獨到之外,不耗盡心血,越來越挑剔的觀眾和專家哪裏肯答應。朱軍和《藝術人生》的創作班子顯然幹成了。某冬日上午·朱軍家,當出租司機得知我們是去採訪朱軍的,眼睛裏一下發出光來:"代我向他問個好行嗎?"下車時,再次鄭重叮嚀:"這話一定要帶到啊!"。冬日的陽光灑進朱軍家的大客廳,色彩斑斕的熱帶魚悠悠地遊著,一身白色休閒裝的朱軍看起來精神不錯,要知道,他一天工作時間平均下來不比上班族少,並且壓力和強度可想而知。

朱軍的太太譚梅向我們微笑。事先我耳聞過她的美貌,但沒想到她本人讓你可以領略什麽叫做膚若凝脂之外,她輕柔的話語,淡定的姿態,幹凈而堅定的眼神,給她的周身罩上了一種"場",走近她,好像在慢慢走入一個童話。譚梅的媽媽把溫糯香軟的Baby抱出來,朱軍不甚熟練地接手,眼神一下子亮了N度:"給爸爸個面子,笑一個!"轉向我們,那麽驕傲地,"差4天4個月了。平時工作忙,我經常不在家,可一回家這家伙就單找我,笑得跟朵花兒似的!"造型師在餐廳裏給譚梅化妝,朱軍跟過去欣賞,採訪便在很隨意的氣氛中開始了。

能在一個50分鍾濃縮人生精華的訪談節目中,與個個藝術界頂級達人過招,在主持人的位置上,沒有積釀深厚的人生藝術和靜水深流的底氣,僅憑主持技巧,顯然是坐不住的。不知是因為朱軍的感染,所以藝術家們紛紛敞開心扉,每每動容情不自禁,還是因為朱軍與藝術家至誠而從容的對話,讓人們重新認識了主持人之外的朱軍。某種意義上,訪談節目主持人的深度決定了節目的深度。

人物評價

為了實現自己心中的夢想,譚梅于2006年辦起了她的舞蹈藝術社,經過不斷努力,已成功的將藝術社從幾個班擴展到了200多個班。由譚梅親自執導的童話音樂劇《醜小鴨》更是在全國演出幾百場,深受歡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