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逸

北宋江西詩派二十五法嗣之一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謝逸(1068-1113),字無逸,號溪堂。宋代臨川城南(今屬江西省撫州市)人。北宋文學家,江西詩派二十五法嗣之一。

  • 中文名稱
    謝逸
  • 出生地
    臨川城南(今屬江西省撫州市)
  • 出生日期
    1068
  • 逝世日期
    1113

人物簡介

與其從弟謝薖並稱"臨川二謝"。與饒節汪革、謝薖並稱為"江西詩派臨川四才子"。 曾寫過300首詠蝶詩,人稱"謝蝴蝶"。生于宋神宗趙頊熙寧元年,幼年喪父,家境貧寒。與汪革、謝薖同學于呂希哲,刻苦磨礪,詩文俱佳。兩次應科舉,均不第。然操履峻潔,不附權貴,和謝薖"修身礪行,在崇寧大觀間不為世俗毫發污染"(《謝幼盤文集》卷首),一生過著"家貧惟飯豆,肉貴但羨藜"的安貧樂道的清苦生活,以作詩文自娛。在鄉家居,每月召集鄉中賢士聚會一次,共議古人厚德之事,並抄錄成冊,名為"寬厚會"。其《寄隱士詩》表達了自己的志向:"先生骨相不封侯,卜居但得林塘幽。家藏玉唾幾千卷,手校韋編三十秋。相知四海孰青眼,高臥一庵今白頭。襄陽耆舊節獨苦,隻有龐公不入州"。這首詩為歷代詩論家所贊賞,《竹庄詩話》、《詩林廣記》均稱其為佳作。宋徽宗趙佶政和三年以布衣終老于故土,年四十五。

謝逸是五代花間詞派的傳人,所著《溪堂詞》"遠規花間,逼近溫韋" (薛礪若《宋詞通論》) ,雅潔清麗,蘊藉雋妙,在北宋後期的詞壇上自成一家。所著《溪堂詞》,"皆小令,輕倩可人"(明毛晉《跋溪堂詞》),"標致雋永"(《詞統》卷四),今存詞六十二首。其詞既具花間之濃艷,又有晏殊歐陽修之婉柔,長于寫景,風格輕倩飄逸。

其詩風格與南朝山水詩人謝靈運相似,清新幽折,時人稱之為"江西謝康樂"。其文似漢朝劉向、唐朝韓愈,氣勢磅礴,自由奔放,感情真摯動人,語言流暢自如。黃庭堅說他若在館閣中,"當不減晁、張、李商老"(晁補之、張來、李商隱)。

謝逸的詩,文詞洗煉,有古意,頗受黃庭堅欣賞,認為他詩中名句"山寒石發瘦,水落溪毛雕"、"老鳳垂頭噤不語,枯木槎牙噪春鳥"、"山寒石發瘦,水落溪毛凋"及詞中名句"黛淺眉痕沁,紅添酒面糊"、"魚躍冰池飛玉尺,去橫石嶺拂鮫綃","皆百煉乃出治者"。其生新瘦硬之處,頗得黃庭堅詩的神髓。又如《寄徐師川》詩中的"江水江花同臭味,海南海北各山川"一聯字法句法都有明顯模仿黃詩的痕跡。

但謝詩中較多的是輕雋健朗,清新疏快的句子。《四庫總目提要》稱其"雖稍近寒瘦,然風格雋拔,時露清新",從正反兩方面揭示了謝逸詩清朗健拔的特色。尤其是其七言古詩,多感情充沛,辭意流註,很有筆力。其五言古詩則多寫隱居生活,氣格閒雅淡遠,時與陶、韋相近。

謝逸與當時著名詩人洪芻饒節潘大臨等人關系密切。呂本中在《江西詩社宗派圖》中,自黃庭堅以下列陳師道、謝逸等25人為法嗣,這就是在宋代詩壇上頗有影響的"江西詩派",且評其詩曰:"才力富贍,不減康樂。"謝逸與其弟謝薖被稱為"臨川二謝"(比作謝康樂和謝玄暉),入呂本中《江西詩社宗派圖》。

據《苕溪漁隱叢話》引述《復齋漫錄》:"元估中,臨川謝無逸過黃州關山可花村館驛,遇湖北王某,江蘇諸某,浙江單某,福建張某等秀才。四人知其來自臨川,戲以'曹植七步成詩,諸君七步為詞'相謔。逸行五步,詞成,揮毫疾書《江城子》一闕于壁:'可花村館酒旗風,水溶溶,落殘紅,野渡舟橫、楊柳綠蔭濃。望斷江南山色遠,人不見,草連空。夕陽樓上晚煙籠,粉香濃,淡眉峰,記得年時相見畫圖中。隻有關山今夜月,千裏外,素光同。'標致依水,情乎俱妙,遂以'五步成詞'聞名江南。"

謝逸詩詞中有不少描寫家鄉旖旎風光和風土人情的名篇:《金石台》、《北津渡》、《吳家渡》、《望江南》等。在《卜運算元》詞中,較好地體現了江西詩派詩人寫詞好化用前人詩句的特點。前人評此詞為:"標致雋永,全無香澤,可稱逸詞"(《詞統》卷四)。

宋徽宗大觀四年(1110),為鄭彥國編的《臨川集詠》所作的序言,是其散文代表作。

個人作品

著有《溪堂集》20卷,詩集5卷,補遺2卷,詩餘1卷,另有《春秋廣微》、《樵談》等書,多散佚。現僅存《溪堂集》10卷,《溪堂詞》1卷,有其詩216首、詞62首、散文47篇。《四庫全書》存《永樂大黃》輯本《溪堂集》10卷。事見《(道光)撫州府志》、《臨川縣志》、《江西通志》、《四庫全書》、《江西詩征》。

詩詞

蝶戀花

豆蔻梢頭春色淺。新試紗衣,拂袖東風軟。紅日三竿簾幕卷。畫樓影裏雙飛燕。

攏鬢步搖青玉碾。缺樣花枝,葉葉蜂兒顫。獨倚闌幹凝望遠。一川煙草平如剪。

踏莎行

柳絮風輕,梨花雨細。春陰院落簾垂地。碧溪影裏小橋橫,青簾市上孤煙起。

鏡約關情,琴心破睡。輕寒漠漠侵鴛被。酒醒霞散臉邊紅,夢回山蹙眉間翠。

菩薩蠻

暄風遲日春光鬧。蒲萄水綠搖輕棹。兩岸草煙低。青山啼子規。

歸來愁未寢。黛淺眉痕沁。花影轉廊腰。紅添酒面潮。

千秋歲 詠夏夜

楝花飄砌。蔌蔌清香細。 梅雨過,萍風起。 情隨湘水遠,夢繞吳峰翠。 琴書倦,鷓鴣喚起南窗睡。

密意無人寄。幽恨憑誰洗? 修竹畔,疏簾裏。 歌餘塵拂扇,舞罷風掀袂。 人散後,一鉤淡月天如水。

菩薩蠻

縠紋波面浮鸂涑力鳥,。蒲芽出水參差碧。滿院落梅香。柳梢初弄黃。 衣輕紅袖皺。春困花枝瘦。睡起玉釵橫。隔簾聞曉鶯。

採桑子

楚山削玉雲中碧,影落沙汀。秋水澄凝,一抹江天雁字橫。 金錢滿地西風急,紅蓼煙輕。簾外砧聲。驚起青樓夢不成。

採桑子

冰霜林裏爭先發,獨壓群花。風送清笳。更引輕煙淡淡遮。 抱牆溪水彎環碧,月色清華。疏影橫斜。恰似林逋處士家。

採桑子

冷猿寒雁淮山遠,風裊青簾。飛雪廉纖。莫道空中是撒鹽。 到時乳鵲喧梧影,曉卷疏簾。彩服巡檐。索共梅花笑語添。

西江月

落寞寒香滿院,扶疏清影侵門。雪消平野晚煙昏。睡起懶勻檀粉。 皎皎風前玉樹,盈盈月下冰魂。南枝春信夜來溫。便覺肌膚瘦損。

西江月

花額上堆翠葆,遠山橫處星眸。絳宮深鎖暮雲浮。月破黃昏時候。 誰謂霞衣玉簡,便孤彩鳳秦樓。桃源不禁昔人遊。曾是劉郎邂逅。

西江月(陳倅·席上)

窄袖淺籠溫玉,修眉淡掃遙岑。行時雲霧繞衣襟。步步蓮生宮錦。 菊與秋煙共晚,酒隨人意俱深。尊前有客動琴心。醉後清狂不禁。

西江月

寶柱橫雲雁影,朱弦隔葉鶯聲。風生玉指晚寒清。官樣輕黃袖冷。 飲罷尚留餘意,曲終自有深情。歸來江上數峰青。梅水橫斜夜永。

西江月(代人上許守生日)

滴滴金盤露冷,蕭蕭玉宇風清。長庚入夢曉窗明。淡月微雲耿耿。 松竹五峰秋色,笙歌三市歡聲。華堂開宴擁娉婷。天上人間共慶。

西江月(送朱泮英)

青錦纏條佩劍,紫絲絡轡飛驄。入關意氣喜生風。年少胸吞雲夢。 金闕日高露泣,東華塵軟香紅。爭看荀氏第三龍。春暖桃花浪涌。

西江月(木芙蓉)

曉艷最便清露,晚紅偏怯斜陽。移根栽近菊花傍。蜀錦翻成新樣。 坐客聯揮玉塵,歌詞細琢瓊章。從今故事記溪堂。歲歲攜壺共賞。

西江月

木末誰攀新萼,雪消自種前庭。莫嫌開過尚盈盈。似待詩人醉詠。 霜後最添妍麗,風中更覺娉婷。影搖溪水一灣清。妝罷曉臨鸞鏡。

西江月

密雪未知膚白,夜寒已覺香清。振芳堂下月盈庭。踏碎橫斜疏影。 且醉杯中綠蟻,休辭笛裏清聲。東君催促子青青。滋味要調金鼎。

南歌子

雨洗溪光凈,風掀柳帶斜。畫樓朱戶玉人家。簾外一眉新月、浸梨花。 金鴨香凝袖,銅荷燭映紗。鳳盤宮錦小屏遮。夜靜寒生春筍、理琵琶。

虞美人

碧梧翠竹交加影。角簟紗廚冷。疏雲淡月媚橫塘。一陣荷花風起、隔簾香。 雁橫天末無訊息。水闊吳山碧。刺桐花上蝶翩翩。唯有夜深清夢、到郎邊。

虞美人

角聲吹散梅梢雪。疏影黃昏月。落英點點拂闌幹。風送清香滿院、作輕寒。 花瓷羯鼓催行酒。紅袖摻摻手。曲聲未徹寶杯空。飲罷香薰翠被、錦屏中。

虞美人

風前玉樹王倉金韻。碧落佳期近。疏雲影裏鵲橋低。檐外一彎新月、印修眉。 星河漸曉銅壺噎。又是經年別。此情莫與玉人知。引起舊家離恨、淚珠垂。

謁金門

簾外雨,洗盡楚鄉殘暑。白露影邊霞一縷。紺碧江天暮。 沈水煙橫香霧,茗碗淺浮瓊乳。臥聽鷓鴣啼竹塢。竹風清院宇。

如夢令

花落鶯啼春暮。陌上綠楊飛絮。金鴨晚香寒,人在洞房深處。無語。無語,葉上數聲疏雨。

如夢令

門外落花流水。日暖杜鵑聲碎。蕃馬小屏風,一枕畫堂春睡。如醉,如醉。正是困人天氣。

青玉案

蘆花飄雪迷洲渚。送秋水、連天去。一葉小舟橫別浦。數聲鴻雁,兩行鷗鷺。天淡瀟湘暮。 蓬窗醉夢驚簫鼓。回首青樓在何處。柳岸風輕吹殘暑。菊開青蕊,葉飛紅樹。江上瀟瀟雨。

好事近

疏雨洗煙波,雨過滿江秋色。風起白鷗零亂,破嵐光深碧。 荻花楓葉隻供愁,清吟寫岑寂。吟罷倚闌無語,聽一聲羌笛。

臨江仙(重九)

木落江寒秋色晚,颼颼吹帽風清。丹楓樓外搗衣聲。登高懷遠,山影雁邊橫。 露染宮黃庭菊淺,茱萸煙拂紅輕。尊前誰整醉冠傾。酒香薰臉,落日斷霞明。

臨江仙

玉樹臨風賓欲散,黃昏約馬嘶庭。幽歡未盡有餘清。瓊糜方一啜,銀燭已雙擎。 坐久香津生齒頰,何須五鬥消酲。艷歌聲裏醉魂醒。明年思此會,旌旆想登瀛。

減字木蘭花(七夕)

荷花風細,乞巧樓中涼似水。天幕低垂。新月彎環淺暈眉。 橋橫烏鵲,不負年年雲外約。殘漏疏鍾。腸斷朝霞一縷紅。

減字木蘭花

疏疏密密,薝卜林中飛玉出。妒舞欺梅。悠揚隨風去卻回。 遙岑玉刻,不見雲中浮寸碧。夜色清妍。庭下交光月午天。

漁家傲

秋水無痕清見底。蓼花汀上西風起,一葉小舟煙霧裏。蘭棹艤,柳條帶雨穿雙鯉。 自嘆直鉤無處使。笛聲吹徹雲山翠,鱠落霜刀紅縷細,新酒美。醉來獨枕莎衣睡。

清平樂

曉風殘角,月裏梅花落。宿雨醒時滋味惡。翠被輕寒漠漠。 夢回一點相思,遠山暗蹙雙眉。不覺肌膚瘦玉,但知帶減腰圍。

清平樂

花邊柳際,已漸知春意。歸信不知何日是。舊恨欲拚無計。 故人零落西東,題詩待倩歸鴻。惟有多情芳草,年年處處相逢。

驀山溪(月夜)

霜清木落,深院簾櫳靜。池面卷煙波,瑩香水、一奩明鏡。修筠拂檻,疏翠挽嬋娟,山霧斂,水雲收,野闊江天迥。紅消醉玉,酒面風前醒。羅幕護輕寒,錦屏空、金爐燼冷。星橫參昂,梅徑月黃昏,清夢覺,淺眉顰,窗外橫斜影。

玉樓春

弄晴數點梨梢雨。門外畫橋寒食路。杜鵑飛破草間煙、蛺蝶惹殘花底露。 東君著意憐樊素。一段韶華都付與。妝成不管露桃嗔,舞罷從教風柳妒。

玉樓春(王守生日)

橫塘暈淺琉璃瑩。綠葉陰濃庭院靜。櫻桃熟後麥秋涼,芍葯開時槐夏永。 蓬萊閣下紅塵境。青羽扇低搖鳳影。庭前玉樹一枝春,香霧和煙新月冷。

玉樓春

個中懷抱誰排遣。惻惻輕寒風剪剪。細思梅蕊晚香濃,爭似柳梢春色淺。 嬌口化道字歌聲軟。醉後微渦回笑靨。更無卓氏白頭吟,隻有盧郎年少恨。

玉樓春(王守生日)

青錢點水圓荷綠。解籜新篁森嫩玉。輕風冉冉楝花香,小雨絲絲梅子熟。 華堂燭燼零金粟。人在洞天三十六。昭華吹徹管聲寒,聲入壽觴紅浪蹙。

武陵春(茶)

畫燭籠紗紅影亂,門外紫騮嘶。分破雲團月影虧。雪浪皺清漪。 捧碗纖纖春筍瘦,乳霧泛冰瓷。兩袖清風拂袖飛。歸去酒醒時。

武陵春(送任民望歸豐城)

拍岸蒲萄江水碧,柳帶挽歸艎。破悶琴風繞袖涼。蔌蔌楝花香。 淡煙疏雨隨宜好,何處不瀟湘。願作雙飛老鳳皇。莫學野鴛鴦。

浪淘沙(上元)

料峭小桃風。凝淡春容。寶燈山列半天中。麗服靚妝攜手處,笑語匆匆。 酒滴小槽紅。一飲千鍾。銅荷擎燭絳紗籠。歸去笙歌喧院落,月照簾櫳。

鷓鴣天

桐葉成陰拂畫檐。清風涼處卷疏簾。紅綃舞袖縈腰柳,碧玉眉心媚臉蓮。 愁滿眼,水連天。香箋小字倩誰傳。梅黃楚岸垂垂雨,草碧吳江淡淡煙。

鷓鴣天

金節平分院落涼。黃昏簾幕卷西廂。冰輪碾碎粼粼碧,玉斧修成練練光。 低照戶,巧侵床。錦袍起舞謫仙狂。鵲飛影裏觥籌亂,桂子風前笑語香。

鷓鴣天

紅暈香腮粉未勻。梳妝閒淡穩精神。誰知碧嶂清溪畔,也有姚家一朵春。 眉黛淺,為誰顰。莫將心事付朝雲。坐中有客腸應斷,忘了酴醿架下人。

鷓鴣天

水闊天低雁字橫。小春時節晚寒清。梅梢月上紛紛白,竹塢風來冉冉輕。 人似玉,酒如澠。入關意氣喜風生。坐中有客聯鑣去,誰唱陽關第四聲。

浣溪沙

樓閣簾垂乳燕飛。圓荷細細點清溪。薰風破悶晚涼時。 玉軫琴邊蘭思遠,霜紈扇裏翠眉低。柔藍衫子鬧蜂兒。

燕歸

六曲闌幹翠幕垂。香燼冷金猊。日高花外囀黃鸝。春睡覺、酒醒時。 草青南浦,雲橫西塞,錦字杳無期。東風隻送柳綿飛。全不管、寄相思。

南鄉子

淺色染春衣。衣上雙雙小雁飛。袖卷藕絲寒玉瘦,彈棋。贏得尊前酒一卮。 冰雪拂胭脂。絳蠟香融落日西。唱徹陽關人欲去,依依。醉眼橫波翠黛低。

醉落魄

霜砧聲急。瀟瀟疏雨梧桐濕。無言獨倚闌幹立。簾卷黃昏,一陣西風入。 年時畫閣佳賓集。玉人檀板當筵執。銀瓶已斷絲繩汲。莫話前歡,忍對屏山泣。

鵲橋仙

蝶飛煙草,鶯啼雲樹,滿院垂楊陰綠。輕風飄散杏梢紅,更吹皺、池波如縠。 珠簾日晚,銀屏人散,樓上醉橫霜竹。一春若道不相思,緣底事、紅綃褪玉。

江神子

一江秋水碧灣灣。繞青山。玉連環。簾幕低垂,人在畫圖間。閒抱琵琶尋舊曲,彈未了,意闌珊。 飛鴻數點拂雲端。倚闌看。楚天寒。擬倩東風,吹夢到長安。恰似梨花春帶雨,愁滿眼,淚闌幹。

江神子

杏花村館酒旗風。水溶溶。揚殘紅。野渡舟橫,楊柳綠陰濃。望斷江南山色遠,人不見,草連空。 夕陽樓外晚煙籠。粉香融。淡眉峰。記得年時,相見畫屏中。隻有關山今夜月,千裏外,素光同。

點絳唇

九日登高,倚樓人在秋空半。汝江如練。碧影涵雲巘。 醉看茱萸,定是明年健。清尊滿。菊花黃淺。偏入陶潛眼。

點絳唇

金氣秋分,風清露冷秋期半。涼蟾光滿。桂子飄香遠。 素練寬衣,仙仗明飛觀。霓裳亂。銀橋人散。吹徹昭華管。

七娘子

風剪冰花飛零亂。映梅梢、素影搖清淺。綉幄寒輕,蘭薰煙暖。艷歌催得金荷卷。 遊梁已覺相如倦。憶去年、舟渡淮南岸。別後銷魂,冷猿寒雁。角聲隻送黃昏怨。

卜運算元

煙雨冪橫塘,紺色涵清淺。誰把並州快剪刀,剪取吳江半。 隱幾岸烏巾,細葛含風軟。不見柴桑避俗翁,心共孤雲遠。

醉桃源

花枝破蕾柳梢青。春寒拂面輕。一眉新月影三星。銅荷燭燼零。 低鳳扇,裊霓旌。珊珊環佩聲。坐間誰識許飛瓊。對郎仙骨清。

醉桃源

風飄萬點落花飛。殘紅枝上稀。平蕪葉上淡煙迷。那堪春鳥啼。 風細細,日遲遲。輕紗疊雪衣。多情多病懶追隨。玉人應恨伊。

醉桃源(雪)

晨光曉色掃檐晶。寒齋蝶夢驚。亂飄鴛瓦細無聲。遊揚柳絲輕。 書幌冷,竹窗明。柴門隻獨扃。一尊濁酒為誰傾。梅花相對清。

望江南

臨川好,柳岸轉平沙。門外澄江丞相宅,壇前喬木列仙家。春到滿城花。 行樂處,舞袖卷輕紗。謾摘青梅嘗煮酒,旋煎白雪試新茶。明月上檐牙。

望江南

臨川好,山影碧波搖。魚躍冰池飛玉尺,雲橫石廩拂鮫綃。高樹竹蕭蕭。 寒食近,湖水綠平橋。繁杏梢頭張錦旆,垂楊陰裏系蘭橈。遊客解金貂。

柳梢青(離別)

香肩輕拍。尊前忍聽,一聲將息。昨夜濃歡,今朝別酒,明日行客。 後回來則須來,便去也、如何去得。無限離情,無窮江水,無邊山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