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經榮

謝經榮

謝經榮,男,漢族,1962年2月生,山東巨野人,民盟成員,研究生學歷,教授。現任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財經委員會委員。
  • 中文名稱
    謝經榮
  •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 民族
  • 出生地
    山東巨野
  • 出生日期
    1962年2月
  • 職業
    全國工商聯專職副主席
  • 畢業院校
    山東農業大學,北京農業大學
  • 主要成就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全國工商聯專職副主席中國民間商會副會長

基本信息

謝經榮,男,漢族,1962年2月生,山東巨野人,民盟成員,研究生學歷,教授。現任全國工商聯副主席。

個人經歷

1978年10月至1982年6月山東農學院學生;

1982年9月至1985年7月北京農業大學碩士研究生;

1985年7月至1988年8月北京農業大學農業資源與遙感研究所助教(1987年9月至1991年12月北京農業大學博士研究生,1989年1月至1990年12月英國阿伯丁大學博士研究生);

1988年8月至1997年1月北京農業大學土地資源管理系講師、副教授、系主任;

1997年1月至2000年10月中國人民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導師;

2000年10月至2004年11月任北京市國土資源和房屋管理局副局長;

2004年12月至2007年11月任國家測繪局副局長。

2007年11月至今任全國工商聯副主席。
  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財經委員會委員。

相關信息

謝經榮:穩投資應實現四個轉變

目前,穩成長已成為我國經濟工作的重點,而穩投資是穩成長的重要手段之一。在過去相當長一個時期,投資是我國經濟持續快速成長的主要動力之一。這導致有些地方、有些領域過度強調投資對經濟成長的拉動作用,出現了過度依賴投資拉動的現象,造成不少投資項目效益低,容易形成不良貸款,並帶來產業結構失衡等問題。近年來,各地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積極探索投資、出口與消費三者之間的合理關系,逐漸改變過度依賴投資拉動經濟成長的做法,取得了積極成效。但是,在當前消費還沒有大幅度提升的情況下,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成長率由過去的25%左右快速降低到20%,這成為經濟增速下滑的一個重要原因。可見,過度依賴投資拉動不可取,偏廢或低估投資拉動的作用同樣不可取。正確的做法是,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在穩投資的同時著力實現投資拉動的四個轉變。

在投資機製上,由政府調控為主向市場配置為主轉變。2008年,為應對突如其來的國際金融危機沖擊,國家安排4萬億投資,各地政府也紛紛加大投資力度,對當時穩人心、保成長起到了重要作用。但這是非常狀態下的非常舉措,不能成為常規做法。在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過程中,必須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投資機製應由政府主導轉變為企業根據政府項目目錄、優惠政策和市場需求自主決定投資方向,使投資更符合市場規律,以提高投資質量和效益。與此相適應,投資主體也應多元化,除了必要的政府投資、國企投資,應更多地鼓勵民間投資,充分調動民間資本的積極性,消除民間投資的各種障礙。對于一些長期項目,可以採用貼息、優惠貸款、減稅等政策吸引民間投資。

在投資領域上,由工業製造為主向保障民生為主轉變。第二產業一直是城鎮固定資產投資的主要領域,1997—2004年所佔比例在35%左右,2004—2010年佔比在42%左右。第二產業領域的較高投資一方面使我國成為世界工廠,大大提高了我國的綜合國力和產品競爭力;另一方面也造成眾多工業行業產能過剩。據分析,國內600種主要商品中,沒有供不應求的商品,供過于求的有446種,佔74.3%,而居民生活必需品供過于求的比重高達84%,國內企業開工率經常維持在60%的水準。有研究認為,我國220種工業品產量居世界第一,潛在成長率下降是大勢所趨,目前困擾製造業的主要因素是外需萎縮、內需不足和產能過剩等問題。但在民生方面,滿足人民民眾對教育、醫療衛生、生態環境等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不斷成長的需求還是短板。這就需要我們在保障和改善民生上更多著力,為擴大內需提供有力支持,為消化過剩產能、促進企業依靠技術創新轉型升級創造條件。

在投資區域上,由城鎮為主向統籌城鄉轉變。近年來,我國工業化、城鎮化進程加快,但城鄉發展不平衡、不協調的局面仍然存在,城鎮投資、農村投資佔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的比例變化就是一個具體體現:1995年城鎮投資佔比為78%,2001年首次超過80%,然後逐漸提高,2007年以後超過85%,2010年達到86.8%;而農村投資佔比由1995年的22%下降到2001年的19.4%、2007年的14.5%和2010年的13.2%。長期對農村投資重視不夠,造成農村經濟發展較慢,農民收入低、消費水準低,製約了國內需求的擴大,不利于形成國民經濟良性迴圈。應更加重視農村投資。政府可以通過補貼、減稅等優惠政策吸引民間資本投向農村,充分挖掘農村發展潛力。

在城鎮投資上,由註重地上向地上地下並重轉變。長期以來,我們對城鎮地上投資的重視程度要高于地下投資。如果把統計年報中電力、煤(燃)氣及水的供應業投資作為地下投資可以發現,1996—2000年地下投資佔當年城鎮投資的10.5%—11.5%,2001年後降為9.12%,2008年降為7%,2010年又降為6%,2011年僅為4.7%。近年來,不少城市由于暴雨而內澇嚴重,這不能不說與城市防洪、排澇、地下水電氣熱等投資長期不足有重要關系。地上和地下投資建設明顯失衡,已嚴重影響了城市功能和形象。重視地下各種設施的投資,應成為當前和今後解決城市問題、改善城市管理的重要著力點之一。

謝經榮:國外房地產泡沫的治理及啓示

房地產泡沫是由房地產價格長期快速上漲導致的房地產市場交易價格遠超其實際價值的現象。在過去20多年裏,世界範圍內出現了三次影響較大的房地產泡沫破滅,即1991年日本房地產泡沫破滅、1997年泰國等國家和地區房地產泡沫破滅和2007年同美國次貸危機相關的房地產泡沫破滅,對有關國家以至世界經濟造成了巨大危害。

國外房地產泡沫的特點

房地產泡沫的產生、發展和破滅具有規律性:房地產泡沫發展過程具有暴漲、暴跌的特點;破滅時產生的影響大而恢復慢;房地產泡沫主要是區域性的。

日本房地產泡沫始于1983年。當時,日本國際經濟地位上升,東京國際金融中心形成,眾多國外大公司進入日本投資購買房地產,引起日本房地產價格飛速上漲,推動日本房地產泡沫形成。上世紀80年代前期,東京等大城市房地產價格每年上升30%左右,1987年、1988年兩年商業房地產價格較上年分別上升40%、50%。泰國1988年—1992年房地產價格每年上升20%—30%,1992年—1997年每年上升40%。房地產價格長期快速上漲導致大量投資、貸款流向房地產行業,房地產市場成為財富的聚集地。日本房地產泡沫自1983年產生到1991年破滅,歷時8年。泰國房地產泡沫自1988年產生到1997年破滅,歷時9年多。房地產泡沫自產生到破滅,印度尼西亞歷時8年,馬來西亞歷時約7年。當房地產泡沫膨脹到一定程度,遇到社會經濟環境突然變化,就會迅速破滅,這一過程一般為1—2年。泡沫形成時房地產價格長期快速上漲和泡沫破滅時房地產價格暴跌,是房地產泡沫的重要特點。

房地產泡沫破滅造成的影響大、涉及面廣,恢復困難、持續時間長。房地產泡沫破滅後,日本經濟從1991年2月開始陷入蕭條,歷時長達32個月,隨後的七八年一直停滯不前。房地產泡沫破滅導致大量企業倒閉,進而造成金融機構不良債權大幅度增加甚至倒閉,1995年3月日本金融機構不良債權額達40萬億日元。房地產價格、股價的縮水降低居民的消費欲望,日本1993年消費成長降為負值,嚴重影響經濟發展。房地產泡沫破滅還影響企業投資積極性,造成失業增多,貧富差距擴大,整個社會信心長期不振。泰國房地產泡沫破滅造成曼谷辦公樓空置率高達2/3,導致400億美元的銀行呆賬,破壞泰國的銀行業和金融體系,大量企業停產、倒閉,失業率大幅上升,引發了全面的經濟危機。房地產泡沫破滅後形成的不良債權需要慢慢消化,居民信心需要慢慢恢復。為達到正常生產水準,日本用了10年時間,泰國等用了5年多時間。

房地產價格受國家經濟、金融、稅收等政策的影響,因而與國民經濟有類似的周期性規律,但房地產市場是否出現泡沫主要取決于城市市場狀況。日本發生房地產泡沫時,價格上漲過快的情況主要出現在大城市圈,特別是首都圈。泰國、印度尼西亞的房地產泡沫也局限在曼谷、雅加達等城市。所以說,房地產泡沫具有較強的區域性,它的產生主要同城市市場相聯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