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朓

謝朓

謝朓(tiǎo)(464-499)字玄暉,漢族,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縣)人。南朝傑出的山水詩人,出身高門士族,與"大謝"謝靈運同族,世稱"小謝"。19歲解褐豫章王太尉行參軍。永明五年(487),預竟陵王蕭子良西邸之遊。永明九年(491),隨隨王子隆至荊州,十一年還京,為驃騎咨議、領記室。建武二年(495),出為宣城守。兩年後,復返京為中書郎。之後,又出為南東海太守,尋遷尚書吏部郎。永元元年(499)因事下獄,死獄中,時年36歲。

初任竟陵王蕭子良功曹、文學,為"竟陵八友"之一。後官宣城太守,終尚書吏部郎,又稱謝宣城、謝吏部。東昏侯永元初,遭始安王蕭遙光誣陷,下獄死。曾與沈約等共創"永明體"。今存詩二百餘首,多描寫自然景物,間亦直抒懷抱,詩風清新秀麗,圓美流轉,善于發端,時有佳句;又平仄協調,對偶工整,開啓唐代律絕之先河。

  • 中文名稱
    謝朓
  • 出生地
    建康
  • 國籍
    中國
  • 職務
    宣城太守 尚書吏部郎
  • 逝世日期
    南朝齊-公元499年
  • 別名
    謝玄暉
  • 信仰
    道教
  • tiǎo
  • 玄暉
  • 代表作品
    遠登三山還望京邑 玉階冤 贈西府同僚
  • 出生日期
    南朝宋-公元464年
  • 職業
    官吏
  • 民族
    漢族
  • 主要成就
    中國山水詩開創者 唐詩奠基人

人物生平

謝朓(464年-499年),字玄暉,陳郡陽夏(今河南省太康縣)人,中國南朝詩人,號稱小謝,曾出任宣城太守,故又有"謝宣城"之稱。謝朓出身門閥,官至太守、中書郎、尚書吏部郎,被誣陷下獄而卒。南齊時,謝朓是最著名的詩人,為"竟陵八友"之一,與謝靈運合稱大謝、小謝,作品以山水詩見稱,詩風清俊從容,細膩工巧,特別註重聲律,善用對句,開拓風景描寫的空間,擅長營造平遠構圖,富于詩情畫意;在風格與形式上,都與後來唐詩有相似之處,為唐代李白最敬仰和贊賞的古代詩人。歷代宣城重建謝朓樓,以作紀念。

謝朓出身名門貴族,與著名山水詩謝靈運同為陳郡謝氏一族,祖母是《後漢書》作者範曄的姊妹,祖父謝述,為宋初宰相劉義康的親信重臣;父親謝緯,官至散騎侍郎,謝朓的母親則是劉宋的長城公主。謝朓世代高門甲族,故以甲族資格的太尉行參軍為起家官。

生平

謝朓少有文名,早年在京城建康生活,無憂無慮,南齊永明(483-493)年間,竟陵王蕭子良招集詩人,在京城雞籠山的府邸飲宴賦詩。謝朓來至幕下,與沈約蕭衍等人號稱竟陵八友,為當時文壇的中心。490年,謝朓受任為隨郡王蕭子隆的"文學",並跟隨隨王遠赴荊州,甚得賞識,成為蕭子隆的親密摯友,朝夕論詩,引起荊州其他官員的猜忌。蕭子隆一名部屬向齊武帝告密,493年謝朓突然被召回京。同年齊武帝駕崩,其後蕭子良和蕭子隆亦相繼離世。

495年謝朓被任命為宣城太守,在宣城寫了許多山水詩,修建了不少亭台樓閣,與友人宴遊;他不滿做宣城太守這種地方官,有意出世歸隱。兩年後謝朓回京,出任中書郎、南東海太守、尚書吏部郎,曾告發岳父王敬則叛亂,以致夫妻反目。499年,謝朓不肯參與外朝宰相始安王蕭遙光的叛亂,又曾輕視內朝重臣江佑(與蕭遙光同謀廢立),被誣告下獄,卒于獄中,年35。

作品

謝朓詩歌今存130多首,早年在竟陵王幕下時,所作多是詠物詩,如《詠竹》、《詠琴》、《詠鏡台》,屬宴會上的遊戲之作。後來他撰寫許多山水詩,吟詠自然風景,如《遊山》、《遊敬亭山》、《遊東田》等。以下引錄《遊東田》一詩,其中"魚戲新荷動"一句,廣為後人用作繪畫題目:

《遊東田》

戚戚苦無悰,攜手共行樂。

尋雲陟累榭,隨山望菌閣。

遠樹暖阡阡,生煙紛漠漠。

魚戲新荷動,鳥散餘花落。

不對芳春酒,還望青山郭。

詩風

謝朓詩風,以清新、清麗 、清俊見稱,用字細膩而妍麗工巧。部分詩歌摹仿謝靈運,如《遊山》、《遊敬亭山》,都是鋪排羅列景物。《遊山》一詩以遊山的由來和動機起筆,大致依山與水而作對,以理悟作結。謝朓亦常描寫自軒窗或案頭所見的景物,所寫山水風景多與都邑建築物相連,詩中風景出現具畫意的平遠構圖,頗具遠近層次,如《冬日晚郡事隙》依次由門前池、窗外竹而推向窗外的遠山平陸,以"上"、"際"、"中"等詞彰顯景物之間的方位關系,又能巧用動詞"帶"字,如"巉岩帶遠天"、"清川帶長陌",突出了巉岩與清川仿佛由筆墨揮灑而生的動態,因此獲得"詩中有畫"的評價。

謝朓詩語調搖曳從容,常用疊字,如"漠漠輕雲晚,颯颯高樹林",使語調紆緩婉轉。其山水詩善于將自己移入景中,註入感情。景象變化撩動他敏感的心靈,心境變化與風景同步,因一霎風雨、一群飛鳥、一團悄然散盡的霧氣,心中波瀾頓起。當時沈約主張"四聲八病"說,講求平仄聲律,謝朓與沈約友好,受其影響,作詩時特別註重聲律。謝朓現存作品中,有三份一是八句詩,八句中的中間四句,往往由對仗構成,而且平仄工整,與後來的近體詩相近,超越了六朝詩的範圍,具備了唐詩風格。

地位

中國文學中,謝靈運與謝朓合稱大謝、小謝,謝朓在生時,已被譽為當世最出色的詩人,沈約說:"二百年來無此詩";梁武帝則說:"三日不讀謝朓詩,便覺口臭。"謝朓是南齊一代山水詩的代表,開拓了自軒窗中觀賞山水的新空間,辭彙與技巧為其後的何遜、陰鏗、王維的山水詩學習,不少詩評都認為謝朓詩已具有唐詩風格。謝朓在宣城時,與友人合作聯句,每人作4句,續成一首長詩。聯句源出晉朝,謝朓的作品使聯句更普及。唐代李白最敬仰和贊賞謝朓,作品亦受其影響,現存直接提到謝朓的詩有12首,如《秋登宣城謝朓北樓》。李白對謝朓特別懷念,有認同感和強烈共鳴,在《秋夜板橋浦泛月秋酌懷謝歌》中抒發對謝朓的思慕之情,其閨怨詩《玉階怨》,即模仿謝朓的同題詩歌。

世家傳承

東晉南朝是門閥士族統治時期,陳郡謝氏與琅玡王氏、陳郡袁氏、蘭陵蕭氏同屬僑姓高門士族。高祖父是晉代宰相謝安的弟弟謝據,曾祖父謝允、祖父謝述、父親謝緯,都先後仕于晉宋。謝朓父謝緯,官散騎侍郎,母為宋文帝第五女 長城公主。永明九年(491年)春,謝朓作為隨郡王蕭子隆的文學(官名),隨同蕭子隆赴荊州。後調還京都,任新安王中軍記室,兼尚書殿中郎,又為驃騎咨議,領記室,掌霸府文筆,又掌中書詔誥。建武二年(495年)出為宣城太守,後遷尚書吏部郎。東昏侯永元元年(499年),始安王蕭遙光謀奪帝位,謝朓沒有參與其謀,反遭誣陷,下獄而死。

謝朓家世既貴,少又好學,為南齊藩王所重。初為太尉豫章王蕭嶷行參軍,遷隨王蕭子隆東中郎府,轉王儉衛軍東閣祭酒,後為隨王鎮西功曹,轉文學。永明九年(491年),隨王為荊州刺史,"親府州事",謝朓也跟著到了荊州,"以文才尤被賞愛"。後調還京都,任新安王中軍記室,兼尚書殿中郎,又為驃騎諮議,領記室,掌霸府文筆,又掌中書詔誥。建武二年(495年)出為宣城太守。建武四年(497年),謝朓被任命為齊明帝蕭鸞天生殘廢的長子蕭寶義的鎮北諮議、兼南東海太守。

謝朓樓謝朓樓 謝朓樓謝朓樓

少學成名

謝朓青年時代即以文學知名,《南齊書》本傳稱其"少好學,有美名,文章清麗",謝朓詩歌創作的主要成就是發展了山水詩。謝朓善草、隸書,長于五言詩,好獎掖人才。

因功升任

當時,謝朓的岳父王敬則任會稽太守。因為他是齊武帝的心腹猛將,開國大臣,所以蕭鸞對他很不放心,加重兵以監視。王敬則怖懼萬狀,深感大禍臨頭。他的第五個兒子王幼隆派人到南東海治所與謝朓密談。謝朓深怕自己被卷入,扣住來人,徑自告發。

王敬則兵敗被族滅,謝朓因功升任尚書吏部郎。王敬則之女常懷刀想向謝朓報仇,謝朓不敢與她相見。為吏部郎,沈昭略對他說:"卿人地之美,無忝此職。但恨今日刑于寡妻。"(一說,講此話的人是範縝)

含冤而死

然而謝朓還是沒有逃脫政治濁浪的裹挾。同年初秋,蕭鸞死去,他的兒子、荒淫無度的東昏侯蕭寶卷登位。第二年,在始安王蕭遙光,貴戚江祏、江祀、劉沨等合謀的又一起奪位陰謀中,因為謝朓拒絕了他們奉立蕭遙光為帝的要求,終于受誣而死,時年三十六歲。

這時蕭鸞已身染沉痾,而北魏軍隊常渡江騷擾,南北兵刃數次相接。東昏侯永元元年(499年),始安王蕭遙光謀奪帝位,謝朓不預其謀,反遭誣陷,下獄而死。謝朓臨敗嘆道:"天道其不可昧乎,我不殺王公,王公由我而死。"

對于謝朓的死,前人頗有議論。今天看來,他的死能反映出齊代亂世的時代特點;謝朓的自我矛盾和畏禍心理,也是當時士大夫階級的通病,我們不宜對他過于苛求。我們不妨假設:以謝朓這樣逸興壯飛的才情,如果他能再活上三十六歲的話,我們將多讀到多少"清水出芙蓉"般的詩篇!

文學成就

詩歌成就

在"竟陵八友"中,他的詩歌成就最高。謝朓在西邸創作的詩歌,題材比較狹窄,除了遊宴應酬之外,就是詠物,如《詠風》、《詠竹》等。這類詠物詩雖略有寄托,但主要是求其形似。還有不少是模擬漢魏晉宋的樂府民歌。這部分作品雖然不曾反映重大的社會內容,但表現閨情,具有一定的生活氣息。自從隨府赴荊州以後,他的詩歌創作有了新的開拓,特別是經歷了政治風波,出任宣城太守以後他的詩歌無論內容或者形式,都取得了新的成就,他不僅創作了大量的山水詩,表現山川之美和自己的生活感受,還創作了諸如《賽敬亭山廟喜雨》、《賦貧民田》等詩歌,反映了一定的社會現實。

山水文學

謝朓詩歌創作的主要成就是發展了山水詩。晉宋以後,山水文學產生了,但多少還受玄言詩的影響,總帶點玄理。謝靈運的山水詩就是如此。謝朓和謝靈運同族,世稱"二謝",謝靈運為大謝,謝朓為小謝。小謝詩學大謝,都善于模山範水,以山水詩見長;但二人的詩境和詩味卻有別。大謝的山水詩仍然帶有一些玄言色彩,小謝的山水詩則抒發了思想感情,玄言詩的影響差不多已被消除殆盡。謝朓的山水詩把描寫景物和抒發感情自然地結合起來。他浮沉于政治旋渦之中,目睹仕途的險惡和現實的黑暗,因此常常通過對景物的描寫,表現出對于宦途的憂懼和人生的苦悶。

代表作賞析

暫使下都夜發新林至京邑贈西府同僚》中寫道:"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徒念關山近,終知返路長。秋河曙耿耿,寒渚夜蒼蒼。引領見京室,宮雉正相望","常恐鷹隼擊,時菊委嚴霜。寄言罻羅者,寥廓已高翔。"正表現了這種彷徨的心情,詩中的景物也因此籠罩了凄涼的氣氛。他一生遊宦于諸王府邸之間,不能不寫些"頌帝功"、"頌藩德"的應命之作。這類作品也常常通過景物來表現頌揚之意。

《隨王鼓吹曲十首》中的《入朝曲》"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帶綠水,迢遞起朱樓",既是一曲頌歌,也是一幅壯麗的圖畫。不管是何種情感意趣,都可以借山川景物來表現,而且達到情景交融的境界,這是謝朓詩歌的重要特點,也是他對于詩歌藝術發展的重要貢獻。

審美觀點

謝朓主張"好詩圓美流轉如彈丸"(《南史·王曇首傳附王筠傳》),他的詩歌創作正是貫徹了這一審美觀點。要達到"圓美流轉",聲律是一個重要因素。他把講究平仄四聲的永明聲律運用于詩歌創作中。因此他的詩音調和諧,讀起來琅琅上口,鏗鏘悅耳。沈約《傷謝朓》寫道:"吏部信才傑,文鋒振奇響。調與金石諧,思逐風雲上。"也說明了音調和諧這一特點。謝朓還善于熔裁,時出警句,最為人稱道的有"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晚登三山還望京邑》),"天際識歸舟,雲中辨江樹"(《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橋》),"朔風吹飛雨,蕭條江上來"(《觀朝雨》),"魚戲新荷動,鳥散餘花落"(《遊東田》)等,這些警句清新雋永,流暢和諧,對仗工整,體現了"新體詩"的特點。謝朓的短詩也很出色,耐人咀嚼,富于民歌風味。如《玉階怨》:"夕殿下珠簾,流螢飛復息。長夜縫羅衣,思君此何極!"又如《王孫遊》:"綠草蔓如絲,雜樹紅英發。無論君不歸,君歸芳已歇!"還有《同王主簿有所思》、《銅雀悲》、《金谷聚》等篇,都是遣詞自然、音調和諧、感情含蓄的佳作,收到了小中見大、尺幅千裏的藝術效果。這類小詩,對後來的五言絕句的形成和發展有一定影響。

辭賦散文

謝朓的辭賦和散文,成就不如詩,但也有值得稱道的。現存的幾篇賦,如《思歸賦》、《遊後園賦》、《高松賦》、《杜若賦》等,體製短小,聲律調協,富于抒情色彩。賦體自魏晉以後,題材有所擴大,篇幅有所縮小,不事鋪張,註重抒情;到了齊梁,由于聲律的運用,便逐漸向駢賦過渡。謝朓寫物寓意、借景抒情的小賦,正體現了向駢賦過渡的特點。謝朓還寫了一些諸如表章□啓一類散文,如《文選》所錄《拜中軍記室辭隨王箋》一文,"不悟滄溟未運,波臣自蕩;渤澥方春,旅翮先謝。清切藩房,寂寥舊蓽,輕舟反溯,吊影獨留。白雲在天,龍門不見,去德滋永,思德滋深。唯待青江可望,候歸艎于春渚;朱邸方開,效蓬心于秋實",情見乎辭,文情並茂。再如《齊海陵王墓志銘》"風搖草色,月照松光。春秋非我,曉夜何長",也很富于詩情畫意。

當世盛名

謝朓是永明詩人的代表,在當世就享有盛名。梁武帝蕭衍說:"三日不讀謝(朓)詩,便覺口臭。"名重一時的劉孝綽也很推崇謝朓。"常以謝詩置幾案間,動靜輒諷味"(《顏氏家訓·文章》)。他關于聲律對仗和寫景狀物的技巧,對于唐代詩壇有著深刻的影響。杜甫說"謝朓篇堪諷誦"(《寄岑嘉州》),李白更是經常提起謝朓,"解道澄江靜如練,令人長憶謝玄暉"(《金陵城西樓月下吟》),"三山懷謝朓,水澹望長安"(《三山望金陵寄殷淑》),"我吟謝朓詩上語,朔風颯颯吹飛雨"(《酬殷明佐見贈五雲裘歌》),"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可見李白對于謝朓的傾倒,所以清人王士稹《論詩絕句》說李白"一生低首謝宣城"。謝朓詩歌不僅影響了唐代詩人,而且影響了一代詩風。宋趙紫芝詩雲"玄暉詩變有唐風",嚴羽也說"謝朓之詩,已有全篇似唐人者",明胡應麟《詩藪》認為唐人"多法宣城(謝朓)"。

五言詩品

謝朓的五言詩,較早地運用了《四聲譜》的成果,並汲取了經唄新聲之變的營養。他深有體會地說:"好詩圓美,流轉如彈丸。"他的詩善于攝取自然景色中最動人的瞬間,以清俊的詩句,率直地道破自然之美。如《遊東田》中的"遠樹暖阡阡,生煙紛漠漠。魚戲新荷動,鳥散餘花落",《和徐都曹出新林渚》中的"結軫青郊路,回瞰蒼江流。日華川上動,風光草際浮",《治宅》中的"闢館臨秋風,敞窗望寒旭。風碎池中荷,霜剪江南綠"等等。在盛唐王維等五言詩出現之前,可以說是詩苑的上品了。

因而,沈約十分服膺謝朓的五言詩,盛贊道:"二百年來無此詩也。"蕭衍在稱帝後還追慕不已,說謝朓的詩"三日不讀,便覺口臭"。所以,謝朓的五言新詩,是"永明體"的旗幟,而謝朓則是南齊詩人的冠冕。

仕隱宣城

建武二年(495年)夏日,謝朓出任宣城(今安徽宣城)太守,實現了他"凌風翰","恣山泉"的願望。他既舍不得放棄袞袞公服,又想遠離血的現實,隻得追求一種"仕隱"的境界。《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橋》一詩中,"既歡懷祿情,復協滄州趣。囂塵自茲隔,賞心于此遇。雖無玄豹姿,終隱南山霧"。就是這種矛盾心理的顯現。在宣城任上,謝朓將他的詩歌創作推向了數量和藝術的高峰。流傳至今的詩歌,大多是宣城時期流傳下來的。所以謝朓又被後人稱為"謝宣城"。

一代詩宗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向被人們論為獨步之作:"灞涘望長安,河陽視京縣。白日麗飛甍,參差皆可見。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去矣方滯淫,懷哉罷歡宴。佳期悵何許,淚下如流霰。有情知望鄉,誰能鬒不變。"

這時候謝朓的詩歌除了"語皆自然流出"(劉熙載《藝概》),依然清新自然外,還將佛、道的哲理自然地織入詩篇,使人讀來"覺筆墨之中,筆墨之外,別有一段深情妙理"(沈德潛《古詩源》),因此每有篇什,皆臻絕唱。鍾嶸在《詩品》中說,謝朓的詩歌"至為後進士子所嗟慕",想見其在當時曾風靡詩壇,對文風有推動的作用。

傳世作品

現存謝朓詩二百多首,其中山水詩的成就很高,觀察細微,描寫逼真,風格清俊秀麗,一掃玄言餘習。寫景抒情清新自然,意境新穎,富有情致,且佳句頗多。如"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晚登三山還望京邑》)、"天際識歸舟,雲中辯江樹"(《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橋》),"魚戲新荷動,鳥散餘花落"(《遊東田》)等,至今膾炙人口。

隋書·經籍志》有《謝朓集》12卷,《謝朓逸集》1卷,均佚。明人收集遺佚,重為編定,刻本甚多。通行本有《四部叢刊》影明抄本。今人郝立權有《謝宣城詩註》,曹融南有《謝宣城集校註》。

人文遺跡

謝公宅

謝公宅位于當塗青山,為南朝宣城太守謝脁故宅。環宅皆流泉奇石,摩崖石刻。謝脁詩、書、文俱佳,尤擅五言山水詩,有山水詩祖之稱,李白對其推崇備至,曾明確表示死後要與謝脁結為"異代芳鄰",留下了文壇千古佳話。

謝朓雕塑

馬鞍山市博物館謝朓雕塑,雕塑家唐亞明根據謝朓詩境創作的謝朓像。

謝朓

家庭成員

謝朓高祖謝據為謝安之兄,祖父謝述,吳興太守,祖母是史學家範曄之姐。父親謝緯,散騎侍郎,母親為宋文帝之女長城公主。

謝朓謝朓

相關評價

謝朓的詩當然也不無缺點。譬如它們往往不能做到全篇盡善盡美;與篇首相比,結尾顯得比較平躓。因而它們隻能是向盛唐詩歌發展過程中的"中間"作品。然而正因為如此,它們在文學史上就愈有較高的研究價值。

謝朓詩論謝朓詩論

唐代著名詩人李白,在《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中吟道:"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俱懷逸興壯思飛,可上九天攬明月。"這是對謝朓詩歌的最恰當的評價。李白自己一生追求的便是像謝朓詩歌所體現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清新自然的藝術風格。此外謝朓的詩歌,對盛唐"詩佛"王維、"詩聖"杜甫的影響也是顯而易見的。這一切都充分說明了謝朓在我國詩歌藝術的發展史上,有著特殊的貢獻。

代表作品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

灞涘望長安,河陽視京縣。

白日麗飛甍,參差皆可見。

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

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

去矣方滯淫,懷哉罷歡宴。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詩意畫《晚登三山還望京邑》詩意畫

佳期悵何許,淚下如流霰。

有情知望鄉,誰能鬒不變。


《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橋》

江路西南永,歸流東北鶩。 天際識歸舟,雲中辯江樹。

旅思倦搖搖,孤遊昔已屢。 既歡懷祿情,復協滄洲趣。

囂塵自茲隔,賞心于此遇。 雖無玄豹姿,終隱南山霧。


《暫使下都夜發新林至京邑贈西府同僚詩》

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徒念關山近,終知返路長。

秋河曙耿耿,寒渚夜蒼蒼。引領見京室,宮雉正相望。

金波麗鳷鵲,玉繩低建章。驅車鼎門外,思見昭丘陽。

馳暉不可接,何況隔兩鄉。風雲有鳥路,江漢限無梁。

常恐鷹隼擊,時菊委嚴霜。寄言罻羅者,寥廓已高翔。

史籍記載

南齊書

《南齊書·列傳第二十八》

謝朓,字玄暉,陳郡陽夏人也。祖述,吳興太守。父緯,散騎侍郎。朓少好學,有美名,文章清麗。解褐豫章王太尉行參軍,歷隨王東中郎府,轉王儉衛軍東閣祭酒,太子舍人、隨王鎮西功曹,轉文學。

子隆在荊州,好辭賦,數集僚友,朓以文才,尤被賞愛,流連晤對,不舍日夕。長史王秀之以朓年少相動,密以啓聞。世祖敕曰:「侍讀虞雲自宜恆應侍接。朓可還都。」朓道中為詩寄西府曰:「常恐鷹隼擊,秋菊委嚴霜。寄言罻羅者,寥廓已高翔。」遷新安王中軍記室。朓箋辭子隆曰:「朓聞潢污之水,思朝宗而每竭;駑蹇之乘,希沃若而中疲。何則?皋壤搖落,對之惆悵;岐路東西,或以嗚悒。況乃服義徒擁,歸志莫從,邈若墜雨,飄似秋蒂。朓實庸流,行能無算,屬天地休明,山川受納,褒採一介,搜揚小善,舍耒場圃,奉筆菟園。東泛三江,西浮七澤,契闊戎旃,從容宴語。長裾日曳,後乘載脂,榮立府廷,恩加顏色。沐發晞陽,未測涯涘;撫臆論報,早誓肌骨。不悟滄溟未運,波臣自蕩;渤澥方春,旅翮先謝。清切蕃房,寂寥舊蓽。輕舟反溯,吊影獨留,白雲在天,龍門不見。去德滋永,思德滋深。唯待青江可望,候歸?艎于春渚;朱邸方開,效蓬心于秋實。如其簪履或存,衽席無改,雖復身填溝壑,猶望妻子知歸。攬涕告辭,悲來橫集。」

尋以本官兼尚書殿中郎。隆昌初,敕朓接北使,朓自以口訥,啓讓不當,見許。高宗輔政,以朓為驃騎諮議,領記室,掌霸府文筆。又掌中書詔誥,除秘書丞,未拜,仍轉中書郎。出為宣城太守,以選復為中書郎。

建武四年,出為晉安王鎮北諮議、南東海太守,行南徐州事。啓王敬則反謀,上甚嘉賞之。遷尚書吏部郎。?朓上表三讓,中書疑?朓官未及讓,以問祭酒沈約。約曰:「宋元嘉中,範曄讓吏部,朱修之讓黃門,蔡興宗讓中書,並三表詔答,具事宛然。近世小官不讓,遂成恆俗,恐此有乖讓意。王藍田、劉安西並貴重,初自不讓,今豈可慕此不讓邪?孫興公、孔覬並讓記室,今豈可三署皆讓邪?謝吏部今授超階,讓別有意,豈關官之大小?捴謙之美,本出人情,若大官必讓,便與詣闕章表不異。例既如此,謂都自非疑。」朓又啓讓,上優答不許。

朓善草隸,長五言詩,沈約常雲「二百年來無此詩也。」敬皇後遷祔山陵,朓撰哀策文,齊世莫有及者。

東昏失德,江祏欲立江夏王寶玄,末更回惑,與弟祀密謂朓曰:「江夏年少輕脫,不堪負荷神器,不可復行廢立。始安年長入纂,不乖物望。非以此要富貴,政是求安國家耳。」遙光又遣親人劉沨密致意于朓,欲以為肺腑。朓自以受恩高宗,非沨所言,不肯答。少日,遙光以朓兼知衛尉事,朓懼見引,即以祏等謀告左興盛,興盛不敢發言。祏聞,以告遙光,遙光大怒,乃稱敕召朓,仍回車付廷尉,與徐孝嗣、祏、暄等連名啓誅朓曰:「謝朓資性險薄,大彰遠近。王敬則往構凶逆,微有誠效,自爾升擢,超越倫伍。而溪壑無厭,著于觸事。比遂扇動內外,處處奸說,妄貶乘輿,竊論宮禁,間謗親賢,輕議朝宰,醜言異計,非可具聞。無君之心既著,共棄之誅宜及。臣等參議,宜下北裏,肅正刑書。」詔:「公等啓事如此,朓資性輕險,久彰物議。直以雕蟲薄伎,見齒衣冠。昔在渚宮,構扇蕃邸,日夜縱諛,仰窺俯畫。及還京師,翻自宣露,江、漢無波,以為己功。素論于茲而盡,縉紳所以側目。去夏之事,頗有微誠,賞擢曲加,逾邁倫序,感悅未聞,陵競彌著。遂復矯構風塵,妄惑朱紫,詆貶朝政,疑間親賢。巧言利口,見醜前志。涓流纖孽,作戒遠圖。宜有少正之刑,以申去害之義。便可收付廷尉,肅明國典。」又使御史中丞範岫奏收朓,下獄死。時年三十六。

朓初告王敬則,敬則女為朓妻,常懷刀欲報朓,朓不敢相見。及為吏部郎,沈昭略謂朓曰:「卿人地之美,無忝此職。但恨今日刑于寡妻。」朓臨敗嘆曰:「我不殺王公,王公由我而死。」

南史

《南史·列傳第九》

朓,字玄暉,少好學,有美名,文章清麗。為齊隨王子隆鎮西功曹,轉文學。

子隆在荊州好辭賦,朓尤被賞,不舍日夕。長史王秀之以朓年少相動,欲以啓聞。

朓知之,因事求還,道中為詩寄西府曰:"常恐鷹隼擊,時菊委嚴霜,寄言渼羅者,寥廓已高翔"是也。仍除新安王中軍記室。朓箋辭子隆曰:朓聞橫污之水,思朝宗而每竭;駑蹇之乘,希沃若而中疲。何則?皋壤搖落,對之惆悵,歧路東西,或以嗚悒。況乃服義徒擁,歸志莫從,邈若墜雨,飄似秋蒂。朓實庸流,行能無算,屬天地休明,山川受納,褒採一介,搜揚小善,故得舍耒場圃,奉筆兔園。東泛三江,西浮七澤,契闊戎旃,從容䜩語。長裾日曳,後乘載脂,榮立府廷,恩加顏色,沐發晞陽,未測涯埃,撫臆論報,早誓肌骨。不悟滄溟未運,波臣自蕩,渤澥方春,旅翮先謝。清切藩房,寂寥舊蓽,輕舟反溯,吊影獨留。白雲在天,龍門不見,去德滋永,思德滋深。唯待青江可望,候歸艎于春渚;朱邸方開,效蓬心于秋實。如其簪屨或存,衽席無改,雖復身填溝壑,猶望妻子知歸。攬涕告辭,悲來橫集。

時荊州信去倚待,朓執筆便成,文無點易。

以本官兼尚書殿中郎。隆昌初,敕朓接北使,朓自以口訥,啓讓,見許。明帝輔政,以為驃騎諮議,領記室,掌霸府文筆。又掌中書詔誥,轉中書郎。出為晉安王鎮北諮議、南東海太守,行南徐州事。啓王敬則反謀,上甚賞之,遷尚書吏部郎。朓上表三讓。中書疑朓官未及讓,以問國子祭酒沈約。約曰:"宋元嘉中,範曄讓吏部,朱修之讓黃門,蔡興宗讓中書,並三表詔答。近代小官不讓,遂成恆俗,恐有乖讓意。王藍田、劉安西並貴重,初自不讓,今豈可慕此不讓邪?孫興公、孔覬並讓記室,今豈可三署皆讓邪?謝吏部今授超階,讓別有意,豈關官之大小。捴謙之美,本出人情,若大官必讓,便與詣闕章表不異。例既如此,謂都非疑。"朓讓,優答不許。

朓善草隸,長五言詩,沈約常雲"二百年來無此詩也"。敬皇後遷祔山陵,朓撰哀策文,齊世莫有及者。

東昏失德,江祏欲立江夏王寶玄,末更回惑,與弟祀密謂朓曰:"江夏年少,脫不堪,不可復行廢立。始安年長入纂,不乖物望。非以此要富貴,隻求安國家爾。"遙光又遣親人劉沨致意于朓。朓自以受恩明帝,不肯答。少日,遙光以朓兼知衛尉事,朓懼見引,即以祏等謀告左興盛,又說劉暄曰:"始安一旦南面,則劉沨、劉晏居卿今地,但以卿為反覆人爾。"暄陽驚,馳告始安王及江祏。始安欲出朓為東陽郡,祏固執不與。先是,朓常輕祏為人,祏常詣朓。朓因言有一詩,呼左右取,既而便停。祏問其故,雲:"定復不急"。祏以為輕己。後祏及弟祀、劉沨、劉晏俱候朓,朓謂祏曰:"可謂帶二江之雙流",以嘲弄之。祏轉不堪,至是構而害之。詔暴其過惡,收付廷尉。又使御史中丞範岫奏收朓,下獄死,時年三十六。臨終謂門賓曰:"寄語沈公,君方為三代史,亦不得見沒。"

初,朓告王敬則反。敬則女為朓妻,常懷刀欲報朓。朓不敢相見。及當拜吏部,謙挹尤甚,尚書郎範縝嘲之曰:"卿人才無慚小選,但恨不可刑于寡妻。"朓有愧色。及臨誅,嘆曰:"天道其不可昧乎!我雖不殺王公,王公因我而死。"朓好獎人才,會稽孔覬粗有才筆,未為時知,孔圭嘗令草讓表以示朓。朓嗟吟良久,手自折簡寫之,謂圭曰:"士子聲名未立,應共獎成,無惜齒牙餘論。"其好善如此。朓及殷睿素與梁武以文章相得,帝以大女永興公主適睿子鈞,第二女永世公主適朓子謨。及帝為雍州,二女並暫隨母向州。及武帝即位,二主始隨內還。武帝意薄謨,又以門單,欲更適張弘策子,弘策卒,又以與王志子訁因。而謨不堪嘆恨,為書狀如詩贈主。主以呈帝,甚蒙矜嘆,而婦終不得還。尋用謨為信安縣,稍遷王府諮議。時以為沈約早與朓善,為製此書雲。

有關詩句

劉長卿《奉和趙給事使君留贈李婺州舍人兼謝舍人別駕之什》 玄暉翻佐理,聞到郡齋頻。

劉長卿 《奉陪鄭中丞自宣州解印與諸侄宴餘幹後溪》 林中阮生集,池上謝公題。

劉長卿 《送柳使君赴袁州》 惟有郡齋窗裏岫,朝朝空對謝玄暉。

李商隱《五言述德抒情詩一首四十韻獻上杜七兄僕射相公》 誰知杜武庫,隻見謝宣城。

李商隱 《和韋潘前輩七月十二日夜泊池州城下先寄上李使君》 正是澄江如練處,玄暉應喜見詩人。

李商隱 《懷求古翁》 謝朓真堪憶,多才不忌前。

李白《三山望金陵寄殷淑》 三山懷謝朓,水澹望長安。

李白 《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李白 《新林浦阻風寄友人》 明發新林浦,空吟謝朓詩。

李白 《秋夜板橋浦泛月獨酌懷謝朓》 玄暉難再得,灑酒氣填膺。

李白 《秋登宣城謝朓北樓》 誰念北樓上,臨風懷謝公。

李白 《答杜秀才五松見贈》 聞道金陵龍虎盤,還同謝朓望長安。

李白 《贈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卿》 曾標橫浮雲,下撫謝朓肩。

李白 《送儲邕之武昌》 洞庭張樂地,山逐汛舟行。諾為楚人重,詩傳謝朓清。

李白 《酬殷明佐見贈五雲裘歌》 我吟謝朓詩上語,朔風颯颯吹飛雨。謝朓已沒青山空,後來繼有殷公。

李白 《金陵城西樓月下吟》 解道澄江凈如練,令人長憶謝玄暉。

李白 《題東溪公幽居》 宅近青山同謝朓,門垂碧柳似陶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