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光選

謝光選

謝光選同志,1922年11月5日出生于江西南昌市,1947年1月參加工作,1960年7月1日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沈陽九兵工廠(沈陽解放後更名為國營七二四廠)技術員,沈陽理工大學名譽校長,戰略飛彈與運載火箭專家,中國飛彈與運載火箭技術主要開創者之一,曾任我國第一枚自行設計的中近程飛彈整體主任設計師期間,提出了17項大型地面試驗程式,任長征三號運載火箭總設計師時,使中國成為繼美國後第二個攻克高空失重場二次啓動氫氧發動機技術難關的國家,長征三號運載火箭率先進入國際市場。 

2016年2月22日22時10分,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

  • 中文名稱
    謝光選
  • 出生地
    江西南昌
  • 畢業院校
    重慶兵工學校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22年11月5日
  • 逝世日期
    2016年2月22日

人物簡介

1946年畢業于重慶兵工學校大學部。曾任我國第一枚自行設計的中近程飛彈整體主任設計師期間,提出了17項大型地面試驗程式。周總理任命為飛彈核武器技術協調組組長。任長征三號運載火箭總設計師時,使我國成為繼美國後第二個攻克高空失重場二次啓動氫氧發動機技術難關的國家,長征三號運載火箭率先進入國際市場。先後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2項,為第一、第十完成人;國防科技成果特等獎1項;何梁何利基金科技進步獎。

1991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

謝光選,曾任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整體設計部主任、副院長。飛彈與運載火箭技術專家。早年從事兵器技術工作。曾研製成功我國第一代火箭發時器和反坦克火箭,20世紀50年代在使用中曾被稱為"謝光選炮彈"。

取名含義

1922年11月5日,江西省南昌市謝哲孫家裏生了第三個男孩。哲孫夫婦為了給兒子取個吉利的名字,費了一番心思。想了好久,就說叫"光選"吧,意思是孩子將來的人生道路選擇了一條光明大道。

謝光選(照片1)謝光選(照片1)

南昌謝姓,是從哪裏遷徙到這裏落戶的,具體已不可考。1926至1927年間,謝光選的四伯父謝雲孫曾在南昌附近的廣福圩謝氏宗祠編修過謝氏家譜。可惜,那部家譜已在抗日戰爭中毀于戰亂。

據謝光選堂兄謝光遠的兒子謝書城考證,謝氏家族來源有三種說法:一是按中國最早的姓氏典籍《世本·氏姓篇》記載:"謝,任姓,黃帝之後。"二是按《元和姓纂》記載:"姜姓,炎帝之後。申伯以周宣王舅受封于謝,今汝南謝城是也,後失爵,以國為氏焉。"三是按《舊唐書·文苑傳》記載:有一支出自少數民族的謝氏,"衛州人謝偃之祖孝政,本為鮮卑人,姓直勒氏,後改謝姓"。謝書城說:"這三支謝氏家族都發源于河南省南部,後分出幾支向南、向西南、向東南遷移,所以,在湖北、湖南、四川、陝西、雲南、浙江、江蘇、江西、福建、廣東各地都有謝姓家族。究竟是黃帝的子孫,或是炎帝的子孫,還是鮮卑族的後裔,已無從考證了。"

又據堂兄謝光遂回憶:他阿公謝炳南是謝復生的兒子,謝復生是謝喬年的兒子。再往上追溯,四世祖以上,就不清楚了。也就是說,謝光選這一輩隻知四世祖以下的歷史,即高祖喬年、曾祖復生、祖父炳南。謝家是中醫世家,高曾祖三代都是中醫,尤以謝復生為著。他是南昌城裏一代儒醫,不僅醫術高明,而且醫德高尚,頗有名望。謝炳南,字繼舟,號浩蒼,人稱浩蒼老人。他救死扶傷,為許許多多窮苦人治過病,從死亡線上挽救了眾多的垂危生命,在當地頗受人敬重,收入也不菲。他立下了"寧存千卷書,不置萬畝田"的家訓,以"廣種福田,但憑心地,琴棋書畫,自得其樂"的美德教育後代。謝家子弟,求知上進,不忘讀書人本色。20世紀20年代初,謝家雖家道中落,仍按祖訓,走讀書自立之路。謝炳南有12個孫兒、7個孫女。其中5位去日、法、美等國留學,其他也都在國內受完中等以上教育。堂兄謝光遠苦讀勤學,考上"官費,名額,東渡日本求學深造,並鼓勵其弟光蘧、光逖,其妹光珍先後去日留學。光遠每月有80塊銀元獎學金。他自己省吃儉用,節省下來支付弟妹的學費和生活費用。後來,他們都成材有益于社會,或在化工界、或在建築界、或在氣象界、或在教育界服務,為國家建設做出了貢獻。

主要經歷

1922年生于江西南昌。1946年兵工學校大學部畢業。

謝光選(照片2)謝光選(照片2)

50年代曾在沈陽化校(沈陽理工大學北區前身)從教,並在沈陽724廠做工程師。

1957年調入國防部五院後,參加過多種武器和運載火箭的研製和技術領導工作,擔任中近程火箭整體主任設計師、長征三號運載火箭總設計師、航天部總工程師、航天部科技委顧問。曾成功地組織飛彈與核子彈的"兩彈結合"的熱核試驗工作,在低溫技術的套用等關鍵技術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曾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2項、國防科技成果獎特等獎1項、何梁何利基金科技與技術進步獎,榮立航天一部一等功一次。

1987年當選為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

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1962年3月,當中國自行設計的第一枚小近程一級火箭DF-2試飛失敗時,他作為整體主任設計師極有成效地抓緊完成了相關方面的工作。首先,運用彈性理論描述了火箭橫向固有的彈性振動,並介入飛行穩定方程式組分析,找到了失敗原因,從而完善了飛行理論。其次,結合研製實踐,按照"加強地面試驗,凡是能被地面試驗證實或模擬試驗驗證的,不要帶到飛行試驗中去考核"的思路,總結國外經驗,按系統工程要求,編寫了必須經過單項和綜合性試驗共17項地面試驗,才能允許進入現場參加飛行試驗的研製程式,有效地指導了後續型號的研製工作,為火箭的發射成功做出了重要貢獻,受到領導和廣大科技人員的好評。

1966年上半年,經周恩來總理批準,謝光選任飛彈核武器試驗技術協調組組長,經深入第一線調查研究、一一核實,以最快的速度採取了一系列技術安全可靠性措施,以最好的質量和可靠性,保證了1966年11月26日"兩彈結合"試驗的成功,為飛彈飛行正常、精確命中目標、核子彈準時實施核爆炸,做出了重要貢獻。

1974年11月,當長征二號二級火箭因一根導線拉斷而導致首飛實驗失敗時,他受命負責組織第二次發射,採取了5項技術改進措施,糾正和補救了設計缺陷。如用冗餘技術提高了火箭設計的可靠性,並根據飛彈研製時逢"文革亂世"的惡劣環境,針對產品質量差的現狀,進一步強化了測試檢查工作,及時更換了箭上"不放心"的儀器設備達數十台。通過艱苦細致的工作,確保了1975年11月26日發射成功。使中國運載火箭近地軌道的運載能力達到1.8噸,並提高了可靠性,使中國首次發射返回式衛星獲得成功。

他在擔任長征三號三級火箭整體設計師期間,很好地發揮了總帥的組織、指導和決策的作用,解決了一系列技術關鍵問題,為我國成功發射第一顆地球同步軌道衛星做出了重人貢獻。如有效地抑製了全彈縱向耦合振動,降低了低頻振動振幅,改善了低頻振動環境,為載人飛行設計打下了一定基礎;組織攻克了低溫技術套用的關鍵,為採用液氫/液氧推進劑技術鋪平了道路,先後確立幾十個研究課題,使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採用低溫推進劑的國家。"長征三號"于1984年1月首次發射,雖然隻獲得了部分成功,但取得了重要的成果。經深入分析,明確了低重力場二相流、高真空度下的三相流(氣、液、周)的危害,總結出了故障模式,有針對性地採用了三項措施,解決了高空失重條件下發動機的二次啓動等關鍵技術,使中國運載火箭技術又上了一個新台階,從而確保了70天後的1984年4月8日再次發射獲得了圓滿成功。美國航宇局的負責人在致電祝賀時認為世界上僅少數幾個國家才能達到這次發射所顯示的技術能力。

1990年4月7日,長征三號運載火箭將"亞洲一號"衛星精確送入軌道,這是中國高技術產品首次進入國際發射服務市場。

多年來,謝光選同志致力于飛彈和運載火箭的開拓和發展,以整體設計負責人的身份參加了各種型號的飛彈、火箭飛行試驗次數十次之多,飛行成功率達93%,使中國的火箭進入了世界先進行列,可以說為中國航天事業做出了卓越貢獻。

如今,謝光選院士雖已年過八旬,但他仍照剛逾古稀之時的約定,以勤奮務實為座右銘,及時補充學習新的科技知識,繼續致力于飛彈和運載火箭的開拓和發展,發揮餘熱,願以其夕陽照耀著年輕的科技工作者們邁向新的征程,取得新的勝利。

重大項目

1950年他帶頭研製出反坦克火箭,在抗美援朝戰場立功;

1962年末,他出任我國第一枚自行設計的火箭整體設計師,在研製中引入新理論,實現了火箭成功飛行;

1966年,他出任某重大試驗項目技術協調組組長,採取一系列措施,保證了項目成功;

1978年初,他任長征三號運載火箭首任總設計師,參與組織發射我國第一顆地球同步軌道衛星,獲得成功。

生活習慣

工作中邊幹邊學的需要,使他養成了清晨5時起床讀書的習慣,這習慣保持至今。清晨,他讀書、上網,看氣象、看國內外大事、看國防領域新聞……最吸引他的還是航天前沿技術。掌握英、德、俄文,使他成為航天界訊息靈通人士。晚上,中央電視台的新聞節目和體育節目都是他選擇的內容。他生活很有規律,午飯後睡半小時,下午4時外出散步5000步,晚10時上床,11時睡覺。至今眼睛不花,心髒正常。

謝光選(照片3)謝光選(照片3)

祖訓父訓

"寧存萬件書不置萬畝田"的祖訓,"讀萬卷詩書學一技之長"的父訓,陪伴了謝光選一輩子,使他工作中不斷獲取新知識、不斷攀登新高峰、作出新貢獻,也使他退休後得到無窮樂趣。《紅樓夢》這部名著,他先買了英文版。閱讀中美不勝收的感覺,促使他翻譯了幾頁中文。再買來《紅樓夢》原著一對照,自感意思有了,文字差多了。習慣于精益求精的他,從此罷譯。

人物故事

書香門第

謝光選的父親謝哲孫,是謝炳南的小兒子,學財經的,他不僅學會中國的算術和會計學,打算盤既快又準,還攻讀西方的簿記學,成為一名業務熟練的銀行職員。他把中國的錢鋪子和西方的銀行融合在一起,深得銀行老板的賞識,曾在江西銀行、裕民銀行、實業銀行當過經理、主任。光選的母親鄭壽微,是中國舊社會典型的賢妻良母,純樸善良,操持家務,勤儉節約。

謝光選(照片4)謝光選(照片4)

他們對子女要求甚嚴,認為學得一技之長是安身立命之本。哲孫夫婦,膝下四子一女,長子光遷比光選大10歲,次子光迥比光選大5歲,四子光進比光選小3歲,大女兒光璧,生于1909年。這一家生活美滿、幸福。

光選和光進是謝炳南12個孫兒中最小的兩個,排行第十一和第十二,老人十分寵愛他們。1926年中國正經歷著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的洗禮,那一年祖父謝炳南辭世,小光選才4歲。

啓蒙教育

1927年,這是一個大革命、大轉折的年份。"四一二事變"後,中國革命處于低潮,經濟蕭條,社會動蕩。江西作為革命與反革命力量較量的一個主戰場,其民生受到的影響更大。

1928年秋,6歲的謝光選進了南昌經堂國小。那時,父親依舊到銀行上班,早出晚歸,為家庭掙回一份收入。母親以自己的行動教育、影響孩子,希望他們能刻苦學習,勤奮務實,有一技之長,將來能有所作為。小光選深深領略父母望子成龍的企盼,牢牢記住"學一技之長"的家教,他常常安慰母親說:"媽媽,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念書的。"他每天放學回來,總要幫媽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國主義不宣而戰,侵佔沈陽北大營,不到幾個月的時間,東北大好河山全部陷落,從此遭受日寇的蹂躪。

第二年1月28日,日寇的魔掌伸向當時中國的經濟中心上海。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步步緊逼,中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原先過著小康生活的謝家,日子過得越來越艱難。1933年,即在謝炳南去世後第七個年頭,這個擁有幾十口人的謝氏大家庭解體了,族人開始各自生活,各奔前程。

謝哲孫,雖有精通簿記的一技之身,在金融界是一把好手,也時時面臨失業的威脅。就在這時,他一人獨自北上濟南找到一份差事,但還不能一下子攜家帶口。他安排夫人和兩個兒子到無錫在大女兒光璧家住下,到第二年,才將家人接去濟南一家團聚。到濟南後,光選進了濟南五三國小高小。

1936年夏,光選高小畢業,隨即入濟南育英中學學習。

濟南是齊魯大地上的一座名城,也是一個軍事要塞。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屬于德國軍國主義勢力範疇。德國是軸心國,一戰中戰敗了。日本帝國主義乘虛而人,攫取了德國人在山東的權益。1928年,蔣介石在英美帝國主義支持下,派兵沿津浦鐵路北上,攻打奉系軍閥張作霖。為阻止英美勢力向北發展,日本借口保護僑民,于是年5月3日派兵在濟南截斷津浦路,大肆屠殺中國人。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五三慘案",也稱"濟南慘案"。濟南旋即落人日本帝國主義的勢力範圍。日本侵略者在濟南街頭,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欺壓中國人的暴行比比皆是。這些現象,引起了才來濟南的小光選的思考:為什麽日本人能跑到中國的大地上橫行霸道,騎在中國人的頭上作威作福?他父親告訴他:中國太貧窮了,打不過日本人,隻好仰人鼻息。中國當官的,也太無能,見了日本鬼子,退避三舍,遠遠地躲開了,總以為日本人有先進的洋槍洋炮,中國是無論如何沒法跟他們抗爭的。

小光選第一次聽說洋槍洋炮把中國人鎮住了。他很困惑:為什麽我們沒有槍炮?為什麽不多造些槍炮來抗擊侵略者?稚氣未脫的謝光選當時心中就立下大志造中國的槍炮打敗東洋鬼子。當他開始通曉人世時,他便切齒痛恨鴉片戰爭以來帝國主義列強強加在中國人頭上的不平等條約。目睹日本侵略者鐵蹄下國人受辱的情景,他萌發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時代責任感,立志科學救國,抵御外侮。父親見兒子很有志氣,暗自欣慰。

個人事跡

輝煌偉業盡忠誠

使命和責任,在他心中最重。謝光選在經歷過失敗的大悲和成功的大喜之後,對從事的航天事業更加堅定不移,他認定這條路沒有走錯。為了鍾愛的事業,他甘灑一腔熱血。

中國要強大,民族要富強,謝光選把從事的職業緊緊與國家和民族的利益聯系在一起。一次次火箭發射的成功,更加堅定了謝光選的信念。

大將點兵

1922年11月5日,謝光選出生在江西省南昌市一個世代書香家庭。祖父是當地知名的儒醫,曾立下"寧存千卷書、不置萬畝田"的祖訓。父親因精通中西方銀行業務而在省內銀行界頗有聲望。他留給子女的家訓是"讀千卷詩書,學一技之長"。

1942年,謝光選考大學,國內幾所名牌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陸續寄來。可是由于家境艱難,一時拿不起學費,謝光選隻好選擇了重慶兵工學校大學部。他怎麽也沒想到,從這所當時不算太有名的學校裏,先後走出了任新民、李乃暨、徐蘭如等一批著名的中國航天專家。

五年寒窗,謝光選不遺餘力地擴大知識面,培養自己的自學能力。他用1年多的時間,讀完了12本《大不列顛機械百科全書》。著名的土木工程學教授丁觀海先生把國外彈性力學理論引進中國,他便擠出時間去聽丁先生的課。謝光選被丁先生的彈性理論點化開了,從那時起,他就開始認識到:飛彈不是一個硬體,而是軟體,就像一根抖動的教鞭。正是靠這種探求精神,謝光選成為彈性力學理論的套用者。至今令謝光選遺憾的一件事是,20世紀80年代末丁觀海先生的兒子--美籍華人物理學家丁肇中到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時,謝光選不在北京,失去了一次與他交流的機會。

1947年初,謝光選告別了傳授他知識和培養他能力的兵工學校大學部,來到了沈陽兵工廠。在國民黨統治搖搖欲墜的年代裏,謝光選內心盼望著解放的曙光快點到來。遼沈戰役勝利後,共產黨接管了這家兵工廠,一個新的時期開始了。當時國家急需新式武器,兵工廠先後成功地進行了戰術火箭發射器研製,反坦克火箭研製和TNT不經溶化、以螺旋桿壓入彈丸內裝置的生產研製。這些,對于二十五六歲的謝光選來說無疑是理論用于實踐的大檢驗。新中國成立後進行的上述三項任務,全被謝光選趕上了,並獲得兵工總局的獎勵和沈陽市第一屆勞動模範榮譽稱號。

謝光選還在沈陽一家兵工廠裏做著普通的工程師,那時他和同事們剛剛研製成功反坦克火箭。不久,他和一位大人物的偶然相見,使他的職業生涯發生了變化。

1956年初,兵工廠來了一位身穿便衣、頭戴皮帽子的中年人,還來了8位陪同的工作人員。中年人提出要到生產車間看一看,廠長和黨委書記開會外出,臨時抓了謝光選的差。對于面前的這位陌生中年人,代表工廠方的謝光選本以為隻是領他一般走走、看看就行了,沒想到他們提出要到炮彈車間看看。在這個嚴禁煙火的生產重地,隻見中年人隨手點燃了一支香煙,謝光選立即上前製止道:"同志,這裏不準抽煙。"來者二話沒說,馬上把香煙熄滅,同時用眼睛仔細打量了一下一臉認真的謝光選。隨後,中年人又向他詢問有關工廠的研製生產、飛彈性能等問題,有極強保密觀念的謝光選馬上意識到了什麽,嚴肅地說:"對不起,你提出的這些問題,是保密問題,沒有黨組織的批準,我不能告訴你。"這時,來者的隨同工作人員才向謝光選說:"這是陳賡大將,你回答他的問題吧。"盡管這樣,謝光選還是掛通了廠黨委辦公室的電話。

了解了中年人的身份後,謝光選一直綳著的神經才開始松弛下來。陳賡大將在車間參觀時,對生產環節、機器設備、人員貭素等等問題,問得詳詳細細,謝光選回答得也令陳將軍十分滿意。特別是對面前這位小伙子在講解中對飛彈在現代化戰爭中的作用,表述得清晰明確、有條有理,深為贊賞。參觀結束時,陳賡大將拿出個小本子,記下了工廠一些技術人員的名字,並對謝光選說:"準備調到中央工作吧。"當時謝光選心裏納悶,調到中央去幹什麽工作?等來到了北京,才恍然大悟。

1957年3月,謝光選調到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從此成為航天隊伍中的一員。

面對挫折

涉足航天,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仿製蘇聯的P-2飛彈。對于他來說,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解剖外國人研製的地地飛彈。運載火箭是十多個學科、百餘個專業技術的復合體,牽一發而動全身。在大學時代,謝光選就特別偏愛火箭知識,盡管經過近10年的理論聯系實際的套用,但他還總是感到要補充、更新的知識太多了。在仿製時期,他時常從一本《宇航工程手冊》中找答案。為了了解P-2飛彈的整體結構、組成部分、單元配製、器件、材料,他不但掌握了英語、德語,還攻讀了俄語,自學了陀螺力學、控製論、可靠性數學、微機套用、低溫傳熱學、二相流和熱傳遞的新進展等專業知識。

1960年9月10日,在蘇聯專家撤走後的第20天,在中國國土上,中國航天人用自己研製的燃料成功地發射了第一枚仿製飛彈。可是對于親臨這次發射的謝光選來說,卻感到很不是滋味,這畢竟不是自己的飛彈啊。從那時起,謝光選暗使心勁,一定要研製出名叫"中國"的飛彈。

隨後,中國加緊進行仿製飛彈的任務。這時,謝光選出任第一研究院整體部五室主任。五室屬于大型試驗綜合試驗室。為使仿製任務圓滿完成,謝光選翻譯整理了許多資料,攻克了一道道理論難關,製定了技術細則。1960年11月5日,是謝光選銘記在心的日子。在他38歲生日的時候,他和其他研製人員一起仿製的第一枚東風一號飛彈平安地發射升空。這年,他被任命為整體部副主任。

從仿製到研製的道路並不平坦,當第一枚自製的東風二號飛彈出廠時,整體部政委劉川詩問專家,這次發射到底有多大的把握。在場的人有的說有八成,有的說有九成,可謝光選卻憑著自己的直覺,唱了個六成的低調。他的話一出口,讓劉政委吃了一驚。在交換看法時,謝光選實事求是地說道:我們沒有資料,沒有電腦,我們的想法又得不到驗證,隻好上天做試驗。結果不出意料,第一枚自製飛彈發射後約20秒就掉了下來,航天人精心養育的第一個"孩子"夭折了。

失敗並沒有使航天人氣餒。在下一步的工作中,他們積累了正反兩方面的研製經驗,製定了必須進行17項地面試驗後才能進行飛行試驗的製度,又相繼成立了電腦、元器件等科研機構。1962年底,謝光選被任命為東風二號飛彈整體主任設計師。

1964年6月29日,是個令謝光選最激動的日子,由中國人自己研製的東風二號飛彈終于發射成功了。

1964年9月11日,中央專委就兩彈結合作了部署,決定由二機部、七機部共同組織兩彈結合試驗方案論證小組,由七機部抓總。

當時任副總參謀長的張愛萍上將親自召集了兩彈結合專題座談會。專家們認為把核子彈裝在飛彈上,好比"啰唆漢"娶了個"嬌小姐"。因為飛彈起飛前要進行起豎、粗瞄、垂直測試、火工品安裝、加註、精瞄等"啰唆事"。核子彈怕熱、怕冷、怕潮、怕振動、怕過載、怕沖擊、怕靜電、怕雷電,嬌貴得不得了。飛彈、核子彈都是尖端技術,雙方互相又不了解,難度極高。兩彈從"戀愛"到"結婚"有一個過程,有大量工作要做。張愛萍副總參謀長聽了笑著說:"我不僅要當兩彈結合的介紹人,還要當證婚人。"

1964年10月16日,中國原子裝置試驗成功,震驚了全世界。但外電報道說:中國是有彈無槍。

要搞兩彈結合是非同一般的事情。美國在海洋上進行飛彈核武器飛行試驗,蘇聯飛彈載著核子彈飛越偏僻的西伯利亞凍土層,其試驗風險都比較小。中國限于當時的條件,隻能在自己的土地上進行兩彈結合試驗。為避免不幸事件發生,要求產品必須高質量和高可靠。二機部和七機部都採取了極為嚴格的措施。

1966年10月19日晚,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周恩來總理、葉劍英元帥、聶榮臻元帥等領導聽取了來自發射基地的任務準備情況匯報。當總理提出"嚴肅認真,周到細致,穩妥可靠,萬無一失"的16字方針時,謝光選作為飛彈核武器技術協調組長,心想我做不到萬無一失,便舉手站了起來。周總理笑著對謝光選說:"你坐下。""什麽叫萬無一失?隻要你們把能想到的問題都想到了,能做到的都做到了,能夠發現的問題都找到了,就是做到了萬無一失。如果客觀條件不具備,我們還沒有認識到的問題,屬于吃一塹長一智的問題,我總理還要做支持你們的勤務員,給你們搞協作。"接著聶帥插話說:"總理你還是當勤務部長吧,我當勤務員。"總理又說:"如果你們的工作責任心不強,應該做到的沒有做到,造成損失,我總理不答應,不嚴肅不認真,我不允許。"這些話語使謝光選受到了鼓舞,也受到了鞭策。

甘肅的柳園是飛彈載著核子彈飛過的地方,那裏有5萬居民。當時總理十分擔心居民的安全,多次詢問到這件事。經過計算,謝光選等人告訴總理,飛彈失落到柳園的概率是十萬分之六。總理放心了。其實謝光選的心裏一直如同壓了塊重重的大石頭,緊張的心情一刻也沒有放松下來。

8天後,新疆羅布泊戈壁灘上空傳出的一聲巨響,令全世界為之震驚。中國自行研製的東風二號飛彈攜帶核子彈彈頭,從酒泉發射基地起飛後,準確命中預定目標,並成功實現核爆炸。羅布泊上空升起的巨大蘑菇雲,標志著中國繼美、蘇、英、法之後,成為世界上第五個能夠用自己的飛彈發射核武器的國家。訊息傳來,舉國歡騰。

發射這天的凌晨,當裝有核彈頭的飛彈起飛100秒後,因勞累加上感冒再加上神經處于緊張狀態,穿著皮大衣的謝光選身上的汗一直順著脊梁骨往下流。謝光選真正體驗了一生中最緊張的時刻,也感受了汗流浹背是個什麽滋味。

當飛彈核武器發射成功後,聶榮臻就把謝光選等人叫到身邊,在國旗底下照了張相。"這個是錢學森同志,這個是我。"謝光選指著一張年深日久的照片動情地說。

想起那段日子,這位老專家臉上還流露出一種愧疚的神情。在飛彈發射工作進入尾聲的時候,正趕上他老母親病危,他多想陪在母親的身邊,盡上做兒子的最後一份孝心。可是忠孝不能兩全,他隻有把對母親的牽掛和血肉情,深深地埋在心底。等他完成任務,凱旋而歸時,他再也看不到母親了。豈止與母親,謝光選與一直從事醫務工作的愛人結婚後,兩人為了各自的工作,聚少離多。兩個孩子很小的時候,他們家不得不請保姆。一次兩人都出差外地,保姆突發心髒病故去,要不是孩子們的驚哭聲,鄰居們還不會發現謝光選家出了事。

40年過去了,謝光選一直珍存著一張發黃的《人民日報》號外,上面的日期是1966年10月27日星期四,是中國人進行兩彈結合試驗成功的日子。

擔當重任

1977年謝光選被任命為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副院長,隨後出任長征三號火箭總設計師。為了攀登更高的科技高峰,這位沒有留過洋的"土專家"以"勤奮"和"務實"為座右銘,致力于新型火箭的開拓和發展。他與科技人員一起,做了大量研製工作。他用彈性理論描述了火箭的縱向固有彈性振動,用波動方程和二相流描述了推進劑輸送管路的固有振動頻率,結合發動機的氣蝕柔度和增益做穩定分析。他們在氧化劑管路旁增加一個液容,使兩個固有振動不產生共振,抑製了全箭耦合振動的發生,改善了低頻振動的環境,還確定了36個與低溫技術有關的課題,解決了長征三號火箭的技術關鍵,為採用液氫液氧作為推進劑鋪平了道路,使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採用氫氧發動機技術的國家。長征三號火箭在1984年1月首次發射時,隻獲得部分成功,但取得重要成果,認識了低重力場三相流、高真空度下的三相流的危害。70天後,長征三號火箭再次發射獲得圓滿成功。這次發射,為中國開啟世界通信衛星發射市場的大門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90年4月7日,長征三號火箭載著美國製造的亞洲一號衛星,圓滿地完成了長征火箭第一次對外商業發射服務的重任。謝光選清楚地記得,他以整體設計負責人的身份參加的各種型號飛彈、火箭飛行試驗達49次,成功率為93%。作為總設計師的謝光選感到欣慰的是,擔負過發射國內星和國外星的長征三號火箭,為中國新型火箭的發展積累了豐富而寶貴的經驗。

長征三號火箭的運載能力約為1.45噸,由于運載能力較大,飛行時間長、技術新、要求高,在研製過程中,要解決低溫技術、發動機在高空失重條件下二次點火和大型火箭縱向耦合振動等重大技術難題。面對艱巨的任務,謝光選和他帶領的長征三號火箭研製隊伍,憑著一顆為祖國爭光、為祖國爭氣的耿耿忠心,抱著"中國不能在靜止軌道上缺席"的壯志,把志氣和骨氣轉化為攀登科學高峰的巨大動力,披荊斬棘,勇往直前。他說:"掌握這種發射同步定點通信衛星的技術是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的一個重大突破。我是總設計師,必須全力以赴做好這項工作。"

回首長征三號火箭的研製過程,航天人會說那是一段不斷攻克難關的歷程。掌握地球靜止軌道發射技術,發射同步定點通信衛星,是航天技術的又一次飛躍,也是一個國家運載火箭技術進入世界先進行列的重要標志。

取得成就

謝光選是中國戰略飛彈和運載火箭技術的主要開創者之一。從20世紀50年代後期開始,謝光選投身于中國戰略飛彈和運載火箭事業,參與中國第一代戰略飛彈和運載火箭研製的全過程。先後擔任中近程飛彈整體主任設計師"1060"潛地飛彈總設計師、飛彈核武器技術協調組組長、長征三號運載火箭總設計師。他帶領和組織科研人員齊心協力突破了中近程飛彈修改設計中的許多技術難題,用彈性理論描述火箭橫向固有的彈性振動,介入飛行穩定方程式組,解決了飛行穩定問題,提出了4類17項大型地面試驗等。為兩彈結合試驗精確命中目標,實施核爆炸,進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協調工作。長征三號運載火箭,在他的主持下攻克了低溫技術關鍵,研製了新型氫氧發動機,突破了發動機在高空失重條件下二次啓動技術,抑製了縱向耦合振動,使中國的火箭發射技術取得了歷史性的進展。1990年,長征三號運載火箭率先以商業性發射進入國際市場。中國航天人用自己研製的運載火箭成功地把美國製造的"亞洲一號"通信衛星送入了軌道。

由于謝光選在戰略飛彈和運載火箭事業方面作出的貢獻,他的名字被列入了1985年度兩項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的得主名單。

2003年,81歲高齡的謝光選被聘為中國載人航天首次飛行任務的榮譽顧問。

人物評價

在2002年11月5日謝光選80歲壽辰那天,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科技委贈他一幀條幅,對他的晚年生活作了恰到好處的概括:"壽年永樂博學不窮"。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