謚號

謚號

謚號,

分為官謚,和私謚。

為東亞(包括中國、朝鮮越南日本)古代君主、諸侯、大臣、後等具有一定地位的人死去之後,根據他們的生平事跡與品德修養,評定褒貶,而給予一個寓含善意評價、帶有評判性質的稱號。此外,受中華文化影響的一些鄰近國家亦有使用,但不是每個東亞古代國家都用謚號。

根據對西周時期青銅器銘文的研究表明,遲至周穆王前後,給地位較高或較有身份的死者加以謚號的做法已比較多。古代除對帝王可以稱呼其"謚號"外,稱呼大臣、學者名流的"謚號"也是一種尊重的稱呼;有些人的謚號由于經常被後人稱呼,幾乎成為他們的別名,如曾文正(曾國藩)、岳武穆(岳飛)、陶靖節(陶淵明)等。

後期,賜謚權高度集中于皇帝手中,要取決于"聖裁"。帝王的謚號一般是由禮官議定經繼位的帝王認可後予以宣布,臣下的謚號則由朝廷賜予。

  • 名稱
    謚號
  • 讀音
    shì hào
  • 用途
    貴族死後評價生平事跡與品德修養
  • 起源
    西周早期

發展歷程

謚號製度形成,傳統說法是西周早期,即《逸周書·謚法解》中提到的周公製謚。但是近代以來,王國維等根據金文考釋得出的結論謚法應當形成于西周中期的恭王、懿王階段,這一說法現在得到廣泛認同。早期謚號為自稱,比如“周文王”、“周武王”。

周王室和春秋戰國各國廣泛施行謚法製度,直至秦始皇認為謚號有“子議父、臣議君”的嫌疑,因此把它廢除了。直到西漢建立之後又恢復了謚號。

中國古代,皇帝的稱呼往往和年號、謚號和廟號聯系在一起,比如漢高祖就是廟號,隋煬帝就是謚號,乾隆皇帝就是年號。一般最早的皇帝謚號用得多,後來廟號多,明清則往往年號更深入人心。

夏商時代的王沒有謚號,往往直呼其名,他們的稱呼多數用幹支,例如太甲、孔甲、盤庚、帝辛,這究竟是排行還是出生年份,現在也眾說紛紜,我們還是不要去管他。謚號是周朝開始有的,但周文王、周武王不是謚號,是自稱,昭王穆王開始才是謚號。

所謂謚號,就是用一兩個字對一個人的一生做一個概括的評價,算是蓋棺定論吧。象文、武、明、睿、康、景、庄、宣、懿都是好字眼,惠帝都是些平庸的,如漢惠帝、晉惠帝都是沒什麽能力的,質帝、沖帝、少帝(後人稱呼,不是正式的謚號)、廢帝(後人稱呼,不是正式的謚號)往往是幼年即位而且早死的,厲、靈、煬都含有否定的意思,哀、思也不是好詞,但還有點同情的意味,如果末帝(後人稱呼,不是正式的謚號)、獻帝、順帝,那就是勝利者對失敗者的嘲笑了。另外孫權是個特例,他的謚號是大帝,在中國是絕無僅有的。

謚號

謚號是周開始的,除了天子,諸侯、大臣也有謚號,但我這裏是專講皇帝天子的。秦始皇認為謚號是子議父、臣議君,于是廢了謚號,從他這個始皇帝開始,想傳二世、三世以至無窮,可惜隻傳了二世。漢代開始又實行了。漢倡導以孝治天下,所有皇帝的謚號都有個孝字,如孝惠、孝文、孝景一直到孝獻。漢獻帝是他死去之後曹魏給他加的謚號,他做皇帝的時候沒有這個叫法,三國的文藝片裏在他做皇帝的時候就把他叫做獻帝,那是胡說八道,難道獻帝未卜先知,早就知道他會把皇位獻出來?

按照周禮,天子七廟,也就是天子也隻敬七代祖先,但有廟號就一代一代都保留著,沒有廟號的,到了一定時間就“親盡宜毀”,不再保留他的廟,而是把他的神主附在別的廟裏。廟號就是祖啊宗啊的稱呼,一般祖的檔次比宗更高些。起初,有廟號的皇帝不多,例如兩漢,劉邦是太祖,劉徹是世宗,劉詢是中宗,劉秀是世祖等,不是每一個皇帝身後都有廟號。這個祖,和歐洲尊某皇帝為大帝一樣,一定要有特殊的功績才行,一般往往都是開國或者是有保全社稷大功,號稱中興的皇帝。但也有濫封的,曹魏時,曹操是太祖武皇帝,曹丕是世祖文皇帝,曹睿活著的時候,就迫不及待地自稱烈祖明皇帝,很被後世嘲笑。

一般廟號叫高祖或太祖都是開國皇帝,如漢太祖劉邦(劉邦廟號是太祖,習慣稱高祖)、唐高祖李淵、宋太祖趙匡胤、元太祖鐵木真、明太祖朱元璋、清太祖努爾哈赤,叫世祖的往往是完成統一的,如世祖忽必烈、清世祖福臨,劉秀也是靠自己重新增立一個王朝的,所以也是世祖,另外玄燁(愛新覺羅·玄燁,即康熙帝)被叫做聖祖,朱棣被叫成祖,也是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

年號也不是一開始都有的,漢朝初期就沒有,歷史上第一個年號始自西元前140年,這一年是漢武帝建元元年。這是中國歷史乃至世界歷史上第一個年號。皇帝一般都喜歡換年號,好事壞事都要換,有的幾年換一次,偶有的一年要換幾次,一般樸素務實的皇帝年號換得少,愛標新立異的年號換得多,比如唐太宗一直用貞觀,玄宗也不大換,而武則天就特別喜歡改年號,一般年號是兩個字的,她還用過四個字的。而南梁武帝蕭衍亦使用過三字的年號。

本來不是所有皇帝都有廟號,但是都有謚號,所以唐以前的皇帝大多稱謚號。從唐開始就誰都有廟號了,所以人們習慣稱廟號。明清兩代的皇帝一般一個年號用一輩子(一世一元),所以人們習慣稱他的年號,這裏面隻有明英宗用過兩個年號(正統,天順),因為他被瓦剌俘虜去,代宗即位,他被放回來後成了太上皇,在代宗病重時他發動政變(奪門之變)重新做了皇帝,所以有兩個年號。另外同治原來的年號叫祺祥,是肅順他們擬的,不久慈禧發動政變,殺了肅順,年號改作同治,原來的年號沒叫開,人們都習慣地稱同治帝。

謚號

有時候,不做皇帝的,死後給尊為皇帝,如曹操、司馬懿父子,還有一個是多爾袞,他手握大權,死後被福臨尊為成宗義皇帝,但那隻是權宜之計,不出一個月,福臨囚禁了多爾袞的兄弟阿濟格等人,然後宣布多爾袞有篡逆之心抄了他的家,成宗義皇帝的稱呼自然也沒了。

謚號是對死去的帝王、大臣、貴族(包括其它地位很高的人)按其生平事進行評定後,給予或褒或貶或同情的稱號,始于西周。周公旦和姜子牙有大功于周室,死後獲謚。這是謚法之始。《周禮》說:“小喪賜謚。”小喪,指死後一段時間。《逸周書·謚法解》:“謚者,行之跡也;號者,表之功也;車服者,位之章也。是以大行受大名,細行受細名。行出于己,名生于人。”

謚法製度有兩個要點:一是謚號要符合死者的為人,二是謚號在死後由別人評定並授予。君主的謚號由禮官確定,由即位皇帝宣布,大臣的謚號是朝廷賜予的。謚號帶有評判性,相當于蓋棺定論。

謚號來自于謚法。謚法規定了若幹個有固定涵義的字,大致分為三類:屬表揚的有:文、武、景、烈、昭、穆等;屬于批評的有:煬、厲、靈等;屬于同情的有:哀、懷、愍、悼等。

如,楚懷王的“懷”表示“慈仁短折”。前者稱為上謚、美謚;中者稱為下謚,惡謚;後者稱為中謚。一九二六年六月,著名學者王國維自沉身亡,溥儀“詔”謚“忠愨”,墓碑上刻著“王忠愨公”。愨:誠實。陳寅恪在其碑文中說:“思想不自由,毋寧死耳!”惟恐思想不自由,是王國維尋死的主要原因。這是中國謚號製度的終點。

惡謚是後來才有的——人們漸漸覺察到,有些帝王大臣不是好人,有一些還很可恨。周厲王在“厲”表示“暴慢無親”、“殺戮無辜”。他是一個貪婪的君主,“國人”發動暴動,他逃到彘(今山西霍縣東北),後來死在了那裏。《召公諫厲王彌謗》是先秦歷史散文名篇,選進了多種課本。該文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厲王的專製殘暴。

隋煬帝的“煬”表示“好內怠政”、“外內從亂”,是他被縊弒當年,唐高祖李淵強加的。

秦始皇看到謚號有“子議父、臣議君”的嫌疑,因此把它廢除了。他認為自己“德兼三皇,功高五帝”,就將“皇”、“帝”連起來開始稱“皇帝”。“皇帝”比上謚更加溢美,所以歷朝最高統治者欣然接受。西漢又恢復了謚號。

等級介紹

帝王與群臣之間有嚴格區別,帝王的謚號,在隋朝以前均為一字或二字,如西漢的皇帝劉盈謚惠帝、劉恆謚文帝、劉啓謚景帝,東漢的皇帝劉秀謚光武帝等即是。但是從唐朝開始,皇帝的謚號字數逐漸增加,例天寶十三年,玄宗李隆基決定將先帝的謚號都改為七個字如李淵為“神堯大聖大光孝皇帝”,李世民為“文武大聖大廣孝皇帝”。唐後各代皇帝的謚號,一般都偏長,其中稱冠的清太祖努爾哈赤,謚號竟長達二十五個字“承廣運聖德神功肇紀立極仁孝睿武端毅欽弘文定業高皇帝”,將美言懿語如此推積。

命謚的用字,有特定的規範,不可隨意用字,也不可對立謚之字任意解釋。

從最早的經典文獻“逸周書,謚法解”開始歷朝歷代的謚法著述在百種以上,載錄謚字約四百個,每個字都有特殊限定的意義。

例如:尊賢敬讓曰“恭” 純行不二曰“定”

諫爭不威曰“德” 甲胄有勞曰“襄”

安民立政曰“成” 布德執義曰“穆”以上是字均含表彰之意

名與實爽曰“謬” 不誨前過曰“戾”

沽威肆行曰“醜” 華言無實曰“誇”

好內怠政曰“揚” 逆天虐民曰“抗”以上字均是含貶赤之義

安心好靜約“夷” 寬樂令終曰“靜”

彌年壽考曰“胡” 豐年好樂曰“康”

慈人短折曰“懷” 在國逢難曰“愍”

蚤辜短折曰“哀” 恐懼從處曰“悼”

以上字不含褒貶僅表境遇

一般來講每一謚字都有若幹條釋義並不限于一字一義

群臣的謚號

與皇帝相比,臣屬的謚號要簡明一些,或一字,或二字,所選之字,限製在一定範圍之內,明清兩朝群臣謚號定為二字,且有嚴格規範,“明會典”記載,以“文”字為第一字的謚號,等級最高的是“文正”,其次是“文貞”,正、貞之後,依次與“文”搭配的字為成、忠、端、定、簡、懿、肅、毅、憲、庄、敬、裕、節、義、靖、穆、昭、恪、恭、襄、清、修、康、潔、敏、達、通、介、安、烈、和。

與此同例,與“武”字搭配組成二字謚號的用字依次為寧、毅、敏、惠、襄、順、肅、靖……與“忠”字搭配組成二字謚號的用字,依次為文、武、定、烈、簡、肅、毅、敬……這樣一來,謚號不僅具有特定的涵義,而且具有特定的等次,在眾多的謚號之中,“文正”居于首位,難怪明清時代的朝臣諸公要為謀取這一榮譽大動心思。例晚清重臣張之洞,自恃功冠群僚,當他得知曾國藩死後獲謚“文正”大感不平,憤憤然道:“如滌生(曾國藩字滌生)者,也能謚‘文正’,那我又該得謚如何?”可憐他那料得到自己身後,竟然僅得謚“文襄”,不但遠比不上曾國藩的“文正”,而且比李鴻章的“文忠”還低了十多級。

詳細介紹

謚號的對象

官謚的資格

西周東周的天子,各國諸侯,卿大夫及夫人有得謚資格;

漢朝規定隻有生前封侯者有得謚資格;

唐朝規定職事官三品以上有得謚資格;

一般文人學士或隱士的謚號,則由其親友、門生或故吏所加,稱為私謚,與朝廷頒賜的不同。

得謚過程

皇帝的謚號是在嗣位皇帝的參與下得到的;末代皇帝的謚號由下一王朝的帝王追贈,或者由遺民政權上謚,比如明崇禎帝的謚號。南明上的是“紹天繹道剛明恪儉揆文奮武敦仁懋孝烈皇帝”,清代定鼎中原後,追贈崇禎的謚號為“庄烈帝”。

大臣的謚號是朝廷賜予的,一般由禮部(禮官)主持,在皇帝同意的情況下賜謚。謚(亦作謚)號,就是王、公、卿、大夫(自漢代起則是皇帝、大臣、親貴、士大夫)死後依其生前事跡給予的稱號。按傳統說法,謚號起始于周,比廟號要早八百年,而謚的範圍也不限于帝王。商代亡國之君是紂王。紂王姓子名辛,《史記.殷不紀》說:「帝乙崩,子辛立,是為帝辛,天下謂之紂。」在「辛」前加一「帝」字,是後人敘史時加添的,並非謚號;「紂」可能是同人給他的惡謚。周代有謚,則確鑿無疑,第一代周王姬發謚武,史稱周武王。秦朝曾經廢謚號。秦始皇認為,讓謚是以子(嗣皇帝)議父(先帝)、以臣議君;下議上就是不敬,所以秦朝皇帝無謚號(亦無廟號),對大臣也不賜謚。及至漢初又恢復謚法。先帝下葬前由禮官議謚,嗣皇帝定謚。漢代標榜「以孝治天下」,自惠帝起,諸帝謚號都有「孝」字,稱孝惠帝、孝文帝、孝景帝等。史家敘史作省稱,或略去「孝」字,或略去「帝」字,例如「孝惠」、「惠帝」。廟號、謚號連稱時,廟號在前、謚號在後。例如漢武帝的全稱是「世宗孝武皇帝」。

謚號

謚號最初用一個字,後來有兩個字的,例如戰國時趙武靈王、魏安釐(僖)王,還有三個字的,例如貞惠文子;後世又有增字,甚至多至一長句的。謚號含有褒貶之意,最高的褒揚就是文、武,還有成、桓、昭、穆、景、明等也是褒字:厲、幽、煬都是貶字,沖、殤、愍、哀、悼等謚表示同情且兼有不同程度的貶意。按前人記載,議謚是在將葬之時。未死而謚的特別例子是有的:楚太子弒父,謚父為靈,豈料其父尚未瞑目,雖然不能開口說話,卻急巴巴地睜著眼睛似有所語:太子即改謚為成(史稱楚成王),他這時才瞑目。因為成字比靈字要好得多。另外,衛靈公因衛國發生變亂而逃亡到鄰近的諸侯國,北宮喜與析朱鉏幫助他平亂歸國,衛靈公如願以償,喜不自勝,為了褒獎平亂功臣。竟別出心裁,立即賜北宮喜謚為貞子、析朱鉏為成子(子是爵位)。二人生而得謚說,也屬例外。親貴、大臣死後賜謚,唐宋有議駁製度,即由太常博士議上,若名實不相符,給事中可以駁奏再議;明清則由禮部擬謚,皇帝核定,禮部有時也會多擬幾個以備皇帝選擇。帝王美謚無過于文、武,大臣之謚極于文正。宋代夏竦死,曾惹起議謚的爭論。最初太常博士擬為文正,後司馬光反對而改為文庄。

朝廷賜謚,很多時都是有褒有貶的,有的還既揚善、又不諱惡。例如唐代蕭瑀謚號貞褊,貞表示他端直,褊表示他多猜疑。美謚亦可追奪,如秦檜死後,宋高宗賜謚忠獻,意思是褒揚他危身奉上、智質有聖,至宋寧宗時追奪原謚論,改謚繆醜,那是指斥他名實相悖、怙威肆行。明清的情況則較為特別,規定禮部奏請才能得謚。換句話說,獲得請謚者必是朝廷眷念憐惜之臣,其謚號自然沒有貶意,隻不過贊美程度有輕重之別。

最後,一個頗有趣的問題是,歷代失政的帝王、失國者是否惡謚隨身呢?答案又未必。失政者亦有得美謚的,例如弒父的楚穆公、東漢的桓帝。假若失國者由新朝定謚,他們才較容易得到惡謚。除了正式的謚號外,也有私謚。私謚始于東漢。私謚不出于朝廷,而由門人、故吏為著名文士學者所立,如東晉陶淵明的私謚是靖節征士,北宋林逋的私謚為和靖先生,世稱陶靖節、林和靖。宋明時期私謚也屢見不鮮。

謚號的含義

所謂謚號,就是用一兩個字對一個人的一生做一個概括的評價,算是蓋棺定論吧。有褒的美謚,憐的平謚,貶的惡謚三種。

美謚如文、武、明、睿、康、景、庄、宣、懿都是好字眼;

惡謚如厲、靈、煬都含有否定的意思;

平謚如懷,悼,哀,閔,殤,有點同情的意味;

另外孫權的謚號是“大皇帝”,比較特殊。

由于惡謚是對死者的批評,這在古代是比較反感的事情。所以北宋做出規定:不立惡謚,隻作美謚,平謚。

謚號的字數

謚號的字數,從一個字開始,發展到後來用好多個字,簡直成了褒義詞堆砌。在一個字或者幾個字的情形下,人們一般用謚號稱呼皇帝,比如隋煬帝。

但是從武則天開創了皇帝生前疊加諛詞即自己定謚的先例。其實質由客觀地評判變成了一味地溢美,字數的增加是溢美程度的發展。唐代對歿世皇帝簡稱謚號。明朝皇帝謚號十六字。清朝皇帝謚號為廿二字。字數這麽多,當然就無法當名字叫了,隻是在特定場合用。

逸周書·謚法解

維周公旦、太公望,開嗣王業,建功于牧之野,終將葬,乃製謚。遂敘謚法。謚者,行之跡也。號者,功之表也。車服者,位之章也。是以大行受大名,細行受細名,行出于己,名生于人。

民無能名曰神。不名一善。

靖民則法曰皇。靖安。

德象天地曰帝。同于天地。

仁義所往曰王。民往歸之。

立志及眾曰公。志無私也。

執應八方曰侯。所執行八方應之。

賞慶刑威曰君。能行四者。

從之成群曰君。民從之。

揚善賦簡曰聖。所稱得人,所善得實,所賦得簡。

敬賓厚禮曰聖。厚于禮。

照臨四方曰明。以明照之。

譖訴不行曰明。逆知之,故不行。

經緯天地曰文。成其道。

道德博聞曰文。無不知。

學勤好問曰文。不恥下問。

慈惠愛民曰文。惠以成政。

愍民惠禮曰文。惠而有禮。

賜民爵位曰文。與同升。

綏柔士民曰德。安民以居,安士以事。

諫爭不威曰德。不以威拒諫。

剛彊直理曰武。剛無欲,強不屈。懷忠恕,正曲直。

威彊敵德曰武。與有德者敵。

克定禍亂曰武。以兵征,故能定。

刑民克服曰武。法以正民,能使服。

誇志多窮曰武。大志行兵,多所窮極。

安民立政曰成。政以安定。

淵源流通曰康。性無忌。

溫柔好樂曰康。好豐年,勤民事。

安樂撫民曰康。無四方之虞。

合民安樂曰康。富而教之。

布德執義曰穆。故穆穆。

中情見貌曰穆。性公露。

容儀恭美曰昭。有儀可象,行恭可美。

昭德有勞曰昭。能勞謙。

聖聞周達曰昭。聖聖通合。

治而無眚曰平。無災罪也。

執事有製曰平。不任意。

布綱治紀曰平。施之政事。

由義而濟曰景。用義而成。

耆意大慮曰景。耆,強也。

布義行剛曰景。以剛行義。

清白守節曰貞。行清白執志固。

大慮克就曰貞。能大慮非正而何。

不隱無屈曰貞。坦然無私。

闢土服遠曰桓。以武正定。

克敬動民曰桓。敬以使之。

闢土兼國曰桓。兼人故啓土。

能思辯眾曰元。別之,使各有次。

行義說民曰元。民說其義。

始建國都曰元。非善之長,何以始之。

主義行德曰元。以義為主,行德政。

聖善周聞曰宣。聞,謂所聞善事也。

兵甲亟作曰庄。以數征為嚴。

叡圉克服曰庄。通邊圉,使能服。

勝敵志強曰庄。不撓,故勝。

死于原野曰庄。非嚴何以死難。

屢征殺伐曰庄。以嚴釐之。

武而不遂曰庄。武功不成。

柔質慈民曰惠。知其性。

愛民好與曰惠。與謂施。

夙夜警戒曰敬。敬身思戒。

合善典法曰敬。非敬何以善之。

剛德克就曰肅。成其敬使為終。

執心決斷曰肅。言嚴果。

不生其國曰聲。生于外家。

愛民好治曰戴。好民治。

典禮不愆曰戴。無過。

未家短折曰殤。未家,未娶。

短折不成曰殤。有知而夭殤。

隱拂不成曰隱。不以隱括改其性。

不顯屍國曰隱。以閒主國。

見美堅長曰隱。美過其令。

官人應實曰知。能官人。

肆行勞祀曰悼。放心勞于淫祀,言不修德。

年中早夭曰悼。年不稱志。

恐懼從處曰悼。從處,言險圮。

凶年無谷曰荒。不務耕稼。

外內從亂曰荒。家不治,官不治。

好樂怠政曰荒。淫于聲樂,怠于政事。

在國遭憂曰愍。仍多大喪。

在國逢骨曰愍。兵寇之事。

禍亂方作曰愍。國無政,動長亂。

使民悲傷曰愍。苛政賊害。

貞心大度曰匡。心正而用察少。

德正應和曰莫。正其德,應其和。

施勤無私曰類。無私,唯義所在。

果慮果遠曰明。自任多,近于專。

嗇于賜與曰愛。言貪□。

危身奉上曰忠。險不辭難。

克威捷行曰魏。有威而敏行。

克威惠禮曰魏。雖威不逆禮。

教誨不倦曰長。以道教之。

肇敏行成曰直。始疾行成,言不深。

疏遠繼位曰紹。非其弟過得之。

好廉自克曰節。自勝其情欲。

好變更舊曰易。變故改常。

愛民在刑曰克。道之以政,齊之以法。

除殘去虐曰湯。

一德不懈曰簡。一不委曲。

平易不訾曰簡。不信訾毀。

尊賢貴義曰恭。尊事賢人,寵貴義士。

敬事供上曰恭。供奉也。

尊賢敬讓曰恭。敬有德,讓有功。

既過能改曰恭。言自知。

執事堅固曰恭。守正不移。

愛民長弟曰恭。順長接弟。

執禮御賓曰恭。迎待賓也。

芘親之闕曰恭。修德以蓋之。

尊賢讓善曰恭。不專己善,推于人。

威儀悉備曰欽。威則可畏,儀則可象。

大慮靜民曰定。思樹惠。

純行不爽曰定。行一不傷。

安民大慮曰定。以慮安民。

安民法古曰定。不失舊意。

闢地有德曰襄。取之以義。

甲胄有勞曰襄。亟征伐。

小心畏忌曰僖。思所當忌。

質淵受諫曰釐。深故能受。(本作僖,史記均寫作釐,今簡化為釐。古文中涉及仍作釐)

有罰而還曰釐。知難而退。

溫柔賢善曰懿。性純淑。

心能製義曰度。製事得宜。

聰明叡哲曰獻。有通知之聰。

知質有聖曰獻。有所通而無蔽。

五宗安之曰孝。五世之宗。

慈惠愛親曰孝。周愛族親。

秉德不回曰孝。順于德而不違。

協時肇享曰孝。協合肇始。

執心克庄曰齊。能自嚴。

資輔共就曰齊。資輔佐而共成。

甄心動懼曰頃。甄精。

敏以敬慎曰頃。疾于所慎敬。

柔德安眾曰靖。成眾使安。

恭己鮮言曰靖。恭己正身,少言而中。

寬樂令終曰靖。性寬樂義,以善自終。

威德剛武曰圉。御亂患。

彌年壽考曰胡。久也。

保民耆艾曰胡。六十曰耆,七十曰艾。

追補前過曰剛。勤善以補過。

猛以剛果曰威。猛則少寬。果,敢行。

猛以彊果曰威。強甚于剛。

彊義執正曰威。問正言無邪。

治典不殺曰祁。秉常不衰。

大慮行節曰考。言成其節。

治民克盡曰使。克盡無恩惠。

好和不爭曰安。生而少斷。

道德純一曰思。道大而德一。

大省兆民曰思。大親民而不殺。

外內思索曰思。言求善。

追悔前過曰思。思而能改。

行見中外曰愨。表裏如一。

狀古述今曰譽。立言之稱。

昭功寧民曰商。明有功者。

克殺秉政曰夷。秉政不任賢。

安心好靜曰夷。不爽政。

執義揚善曰懷。稱人之善。

慈仁短折曰懷。短未六十,折未三十。

述義不克曰丁。不能成義。

有功安民曰烈。以武立功。

秉德尊業曰烈。

剛克為伐曰翼。伐功也。

思慮深遠曰翼。小心翼翼。

外內貞復曰白。正而復,終始一。

不勤成名曰靈。任本性,不見賢思齊。

死而志成曰靈。志事不□命。

死見神能曰靈。有鬼不為厲。

亂而不損曰靈。不能以治損亂。

好祭鬼怪曰靈。瀆鬼神不致遠。

極知鬼神曰靈。其智慧型聰徹。

殺戮無辜曰厲。

愎很遂過曰刺。去諫曰愎,反是曰很。

不思忘愛曰刺。忘其愛己者。

蚤孤短折曰哀。早未知人事。

恭仁短折曰哀。體恭質仁,功未施。

好變動民曰躁。數移徙。

不悔前過曰戾。知而不改。

怙威肆行曰醜。肆意行威。

壅遏不通曰幽。弱損不凌。

蚤孤鋪位曰幽。鋪位即位而卒。

動祭亂常曰幽。易神之班。

柔質受諫曰慧。以虛受人。

名實不爽曰質。不爽言相應。

溫良好樂曰良。言其人可好可樂。

慈和遍服曰順。能使人皆服其慈和。

博聞多能曰憲。雖多能,不至于大道。

滿志多窮曰惑。自足者必不惑。

思慮不爽曰厚。不差所思而得。

好內遠禮曰煬。朋淫于家,不奉禮。

去禮遠眾曰煬。不率禮,不親長。

內外賓服曰正。言以正服之。

彰義掩過曰堅。明義以蓋前過。

華言無實曰誇。恢誕。

逆天虐民曰抗。背尊大而逆之。

名與實爽曰繆。言名美而實傷。

擇善而從曰比。比方善而從之。

隱哀之方,景武之方也,施為文也,除為武也,闢地為襄,服遠為桓,剛克為發,柔克為懿,履正為庄,有過為僖,施而不成為宣,惠無內德為平。失志無轉,則以其明,餘皆象也。和,會也;勤,勞也。遵,循也;爽,傷也;肇,始也;憹,治也;康,安也;怙,恃也。享,祀也;胡,大也;服,敗也。秉,順也;就,會也;忄寒,過也;錫,與也;典,常也;肆,放也;穅,虛也;澼聖也;惠,愛也;綏,安也;堅,長也;耆,強也;考,成也;周,至也;懷,思也;式,法也;布,施也;敏,疾也;捷,克也;載,事也;彌,久也。

謚號的規則

有關工具書先秦時的謚號以用一個字為常,也有用兩三個字的。用一個字的如:秦穆公晉文公;用兩三個字的如魏安釐王、趙孝成王、衛睿聖武公等。

秦始皇統一中國後,議定以「皇帝」作為最高統治者的稱號,同時因「謚號」的定奪將形成「子議父、臣議君」的局面,故而廢除謚法。嬴政自稱為始皇帝,後世則以數計,如二世、三世等等。

漢代時期恢復謚法,而且這一時期謚法製度也日趨嚴密,朝廷中正式設立「大鴻臚」一職,管理王公列侯的謚法。漢代以後,謚號大多為兩個漢字:漢文帝劉恆「謚號」全名為孝文皇帝,蕭何謚為文終侯。

唐宋時期為謚法發展時期。謚法一方面成為封建帝王尊大謚以滿足其虛榮心的工具,同時也成為駕馭群臣的褒貶手段。從女皇帝武則天開始,打破了皇帝一、二、三字謚號的舊例,她作為皇太後臨朝稱製時追謚丈夫唐高宗李治為「天皇大帝」,達四字。武則天稱帝後,又開皇帝追尊四代祖宗的先例,更開創了皇帝生前疊加諛詞上尊號謚美的先例,有的帝王活著的時候可以被奉上好幾次尊號。如唐玄宗開元二十七年(公元739年)受尊號為「開元聖文神武皇帝」。尊號的累加也影響了謚號的累加,自唐高宗以後,大多數皇帝的謚號都在四個字以上。

皇後之「尊號」即「徽號」。如清代同治皇帝尊自己的生母那拉氏為「聖母皇太後」,上徽號為「慈禧」。徽號也可每逢慶典累加,那拉氏的徽號最後積有「慈禧端佑康頤昭豫庄誠壽恭欽獻崇熙」多達16個字,而她的謚號為「孝欽慈禧端佑康頤昭豫庄誠壽恭欽獻崇熙配天興聖顯皇後」23字謚(見慈禧條)。宋代皇帝謚號比唐時更加謚美,而且也開後代予大臣謚二字的定例。值得一提的是,宋太祖趙匡胤實行重文抑武,因此宋代大臣謚號多以「文」字為榮,終宋之世,謚號為「文」者達一百四十多人,為「武」者僅二十人。

謚號

明清時期,謚法內容基本固定下來。首先是各層級人員的謚號字數固定下來。

明代皇帝謚字為17字或21字(明太祖),親王1字,郡王2字,大臣2字,例如

明成祖的謚號為:啓天弘道高明肇運聖武神功純仁至孝文皇帝

清代皇帝謚字為21字(光緒帝)或23字或25字(努爾哈赤),和碩親王1字,大臣2字,例如

康熙帝的謚號為:合天弘運文武睿哲恭儉寬裕孝敬誠信中和功德大成仁皇帝

鹹豐帝的謚號為:協天翊運執中垂謨懋德振武聖孝淵恭端仁寬敏庄儉顯皇帝

乾隆帝的謚號為:法天隆運至誠先覺體元立極敷文奮武欽明孝慈神聖純皇帝

恭親王奕欣的謚號為:忠

包青天的謚號為:孝肅(宋仁宗在包公死後賜給他的謚號,以評價肯定包公的忠孝一生。)

清代大臣的謚號規定:一品大臣過世,按例請皇帝決定是否授謚。一品以下官員除非特旨,例不授謚。得謚號者隻有曾入翰林,或獲授大學士者才用「文」字。而「文」字的謚號中,又以「文正」最為難得;隻能出自特旨,不能由群臣擅議;清朝二百多年隻得八人獲謚「文正」(如曾國藩)。文正以下的謚號則有:文忠(如李鴻章),清朝隻有約十人得此謚號;再之下者有「文襄」(隻限武功成者,如左宗棠)、文恭、文成等等。

其他資料

中國歷代皇帝謚號

哀:早孤短折曰哀;恭仁短折曰哀;德之不建曰哀;遭難已甚曰哀;處死非義曰哀安:好和不爭曰安;兆民寧賴曰安;寬容平和曰安;寬裕和平曰安;所保惟賢曰安;中心宅仁曰安;修己寧民曰安;務德不爭曰安;庄敬盡禮曰安;敬而有禮曰安;貌肅辭定曰安;止于義理曰安;恭德不勞曰安;靜正不遷曰安;懿恭中禮曰安;凝重合禮曰安

謚號

比:擇善而從曰比;事君有黨曰比

成:安民立政曰成;刑民克服曰成;佐相克終曰成;製義克服曰成;禮樂明具曰成;持盈守滿曰成;遂物之美曰成;通達強立曰成;經德秉德曰成;民和神福曰成;道兼聖智曰成;夙夜警戒曰成;曲直赴禮曰成;仁化純被曰成;不忘久要曰成;德備禮樂曰成;德見于行曰成;久道化隆曰成;內德純備曰成;坤寧化洽曰成

誠:純德合天曰誠;從容中道曰誠;推心御物曰誠;秉德純一曰誠;明信率下曰誠;肫篤無欺曰誠;實心施惠曰誠

沖:幼少在位曰沖;幼少短折曰沖

崇:能修其官曰崇

純:中正精粹曰純;見素抱樸曰純;安危一心曰純;志慮忠實曰純;至誠無息曰純;內心和一曰純;治理精粹曰純

慈:視民如子曰慈;愛育必周曰慈;撫柔平恕曰慈

刺:不思忘愛曰刺;復狠遂過曰刺;暴戾無親曰刺;暴慢九卿曰刺;不思安樂曰刺

聰:聲入心通曰聰;邇言必察曰聰

達:質直好義曰達;疏通中理曰達

大:則天法堯曰大

戴:愛民好治曰戴;典禮不愆曰戴

蕩:好內遠禮曰蕩;狂而無據曰蕩

悼:肆行勞祀曰悼;中年早夭曰悼;恐懼從處曰悼;未中早夭曰悼

道:以德化民曰道

德:綏柔士民曰德;諫爭不威曰德;謀慮不威曰德;貴而好禮曰德;忠和純備曰德;綏懷來人曰德;強直溫柔曰德;勤恤民隱曰德;忠誠上實曰德;輔世長民曰德;寬眾憂役曰德;剛塞簡廉曰德;惠和純淑曰德;富貴好禮曰德;功成民用曰德;修文來遠曰德;睿智日新曰德;善政養民曰德;尊賢親親曰德;仁而有化曰德;憂在進賢曰德;寬傈擾毅曰德;直溫強義曰德;諫諍不違曰德;周旋中禮曰德;澤及遐外曰德;懿修罔懈曰德

丁:述善不克曰丁;述義不悌曰丁;迷而不悌曰丁

鼎:追改前過曰鼎

謚號

定:大慮靜民曰定;安民大慮曰定;純行不爽曰定;安民法古曰定;純行不二曰定;追補前過曰定;仁能一眾曰定;嗣成武功曰定;踐行不爽曰定;審于事情曰定;德操純固曰定;以勞定國曰定;克綏邦家曰定;靜正無為曰定;大應慈仁曰定;義安中外曰定;鎮靜守度曰定

度:心能製義曰度;進退可軌曰度;守法緯民曰度;從容有常曰度;禮儀咨善曰度;寬裕有容曰度;創製垂法曰度;懿徽足式曰度

端:守禮執義曰端;聖修式化曰端;嚴恭蒞下曰端;恭己有容曰端;秉心貞靜曰端;守禮自重曰端

敦:善行不怠曰敦;溫仁忠厚曰敦;能記國善曰敦;溫仁厚下曰敦;篤親睦族曰敦;樹德純固曰敦

幹:犯國之紀曰幹

剛:追補前過曰剛;強毅果敢曰剛;致果殺敵曰剛;強而能斷曰剛;自強不息曰剛;政刑明斷曰剛;威強不屈曰剛;強義果敢曰剛

高:德覆萬物曰高;功德盛大曰高;覆幬同天曰高

革:獻敏成行曰革

公:立志及眾曰公

恭:尊賢貴義曰恭;敬事供上曰恭;尊賢敬讓曰恭;既過能改曰恭;執事堅固曰恭;愛民長弟曰恭;執禮御賓曰恭;芘親之闕曰恭;尊長讓善曰恭;淵源流通曰恭;夙夜敬事曰恭;知過能改曰恭;賢而不伐曰恭;率事以信曰恭;不懈于位曰恭;卑以自牧曰恭;不懈于德曰恭;治典不易曰恭;責難于君曰恭;正德美容曰恭;不懈為德曰恭;正己接物曰恭;昭事不忒曰恭;勤恤民隱曰恭;庄以蒞下曰恭;謙和不懈曰恭;遜順事上曰恭

光:功格上下曰光;能紹前業曰光;居上能謙曰光;功烈耿著曰光

廣:美化及遠曰廣;所聞能行曰廣

果:好力致勇曰果;好學近智曰果;臨事善斷曰果

暠:綜善典法曰暠

和:不剛不柔曰和;推賢讓能曰和;柔遠能邇曰和;號令悅民曰和;敦睦九族曰和;懷柔胥洽曰和;溫厚無苛曰和

厚:思慮不爽曰厚;強毅敦樸曰厚;敦仁愛眾曰厚

胡:彌年壽考曰胡;保民耆艾曰胡;保民畏懼曰胡;

懷:執義揚善曰懷;慈仁短折曰懷;慈仁知節曰懷;失位而死曰懷;慈仁哲行曰懷;民思其惠曰懷

桓:闢土服遠曰桓;克敬勤民曰桓;闢土兼國曰桓;武定四方曰桓;克亟成功曰桓;克敵服遠曰桓;能成武志曰桓;壯以有力曰桓;

荒:凶年無谷曰荒;外內從亂曰荒;好樂怠政曰荒;昏亂紀度曰荒;從樂不反曰荒;狎侮五常曰荒

謚號

徽:元德充美曰徽

惠:柔質慈民曰惠;愛民好與曰惠;柔質愛課曰惠;柔質受諫曰惠;施勤無私曰惠;慈仁好與曰惠;愛民好學曰惠;寬裕慈仁曰惠;和而不流曰惠;慈哲遠識曰惠;能綏四方曰惠;子愛困窮曰惠;儉以厚下曰惠;淑質受諫曰惠;恩能及下曰惠;寬裕不苛曰惠;遺愛在民曰惠;分人以財曰惠;利而不費曰惠;撫字心殷曰惠;興利裕民曰惠;德威可懷曰惠;澤及萬世曰惠;仁恕中存曰惠;慈恩廣被曰惠

惑:滿志多窮曰惑;以欲忘道曰惑;淫溺喪志曰惑;婦言是用曰惑;誇志多窮曰惑

基:德性溫恭曰基

堅:彰義掩過曰堅;磨而不磷曰堅

儉:菲薄廢禮曰儉;節以製度曰儉;舉事有經曰儉

簡:一德不懈曰簡;平易不訾曰簡;治典不殺曰簡;正直無邪曰簡;易從有功曰簡;平易無疵曰簡;至德臨下曰簡;仕不躁進曰簡;能行直道曰簡;執要能固曰簡

節:好廉自克曰節;不侈情欲曰節;巧而好度曰節;能固所守曰節;謹行節度曰節;躬儉中禮曰節;直道不撓曰節;臨義不奪曰節;艱危莫奪曰節

介:執一不遷曰介

景:由義而濟曰景;耆意大慮曰景;布義行剛曰景;致志大圖曰景;繇義而成曰景;德行可仰曰景;法義而齊曰景;明照旁周曰景

敬:夙夜警戒曰敬;令善典法曰敬;夙夜恭事曰敬;象方益平曰敬;象方益年曰敬;夙興夜寐曰敬;眾方克就曰敬;齊庄中正曰敬;廣直勤正曰敬;廉直勁正曰敬;難不忘君曰敬;受命不遷曰敬;畏天愛民曰敬;陳善閉邪曰敬;威儀悉備曰敬;戒尊師傅曰敬;戒懼無違曰敬;小心恭事曰敬;戒慎幾微曰敬;肅恭無怠曰敬;齊庄自持曰敬;應事無慢曰敬

靖:柔德安眾曰靖;恭己鮮言曰靖;寬樂令終曰靖;柔德教眾曰靖;柔直考終曰靖;虛己鮮言曰靖;緝熙宥密曰靖;式典安民曰靖;仁敬鮮言曰靖;慎以處位曰靖;政刑不擾曰靖;綱紀肅布曰靖;厚德安貞曰靖;律身恭簡曰靖;以德安眾曰靖

謚號

開:信道輕仕曰開

凱:中心樂易曰凱

康:淵源流通曰康;溫柔好樂曰康;安樂撫民曰康;合民安樂曰康;豐年好樂曰康;安樂治民曰康;好樂怠政曰康;能安兆民曰康;俊民用章曰康;久膺多福曰康;壽考且寧曰康;保民迪吉曰康;務德不爭曰康;寬裕和平曰康;敬而有禮曰康;保衛社稷曰康;造道自行曰康;動而無妄曰康;溫柔好善曰康;思善無逸曰康;溫良好學曰康;視履安和曰康

考:大慮行節曰考;秉德不回曰考

克:愛民在刑曰克;秉義行剛曰克;勝敵得俊曰克;勝己之私曰克;

寬:含光得眾曰寬;大德包蒙曰寬;御眾不近曰寬

匡:貞心大度曰匡;以法正國曰匡;輔弼王室曰匡;彌縫災害曰匡;正君之過曰匡

曠:審音知化曰曠

類:施勤無私曰類;勤政無私曰類;不忝前哲曰類

禮:奉義順則曰禮;恭儉庄敬曰禮;善自防間曰禮;躬儉中節曰禮;審節而和曰禮;著誠去偽曰禮;納民軌物曰禮;恭儉合度曰禮;內則克修曰禮

理:才理審諦曰理;政平刑肅曰理;措正施行曰理;表章道術曰理;才敏詳審曰理;治繁不擾曰理

厲:殺戮無辜曰厲;暴虐無親曰厲;愎狠無禮曰厲;扶邪違正曰厲;長舌階禍曰厲

戾:不悔前過曰戾;不思順受曰戾;知過不改曰戾

良:溫良好樂曰良;理順習善曰良;小心敬事曰良;溫敬寡言曰良;孝悌成性曰良;小心敬畏曰良;謀猷歸美曰良;竭忠無隱曰良;宅衷易直曰良

烈:有功安民曰烈;秉德遵業曰烈;聖功廣大曰烈;海外有截曰烈;業成無兢曰烈;光有大功曰烈;戎業有光曰烈;剛正曰烈;宏濟生民曰烈;庄以臨下曰烈

靈:不勤成名曰靈;死而志成曰靈;死見神能曰靈;亂而不損曰靈;好祭鬼神曰靈;極知鬼神曰靈;不遵上命曰靈;德之精明曰靈

懋:以德受官曰懋;以功受賞曰懋

密:追補前過曰密;思慮詳審曰密

閔:慈仁不壽曰閔

敏:應事有功曰敏;明作有功曰敏;英斷如神曰敏;明達不滯曰敏;聞義必徙曰敏;才猷不滯曰敏;好古不怠曰敏

愍:在國遭憂曰愍;在國逢艱曰愍;禍亂方作曰愍;使民民悲傷曰愍;使民折傷曰愍;在國連憂曰愍;佐國逢難曰愍;危身奉上曰愍

明:照臨四方曰明;譖訴不行曰明;思慮果遠曰明;保民耆艾曰明;任賢致遠曰明;總集殊異曰明;獨見先識曰明;能揚仄陋曰明;察色見情曰明;容義參美曰明;無幽不察曰明;聖能作則曰明;令聞不已曰明;奉若天道曰明;遏惡揚善曰明;視能致遠曰明;內治和理曰明;誠身自知曰明;守靜知常曰明;至誠先覺曰明;遠慮防微曰明;懿行宣著曰明;智慧型晰理曰明;昭晰群性曰明

繆:名與實爽曰繆;傷人蔽賢曰繆;蔽仁傷善曰繆

穆:布德執義曰穆;中情見貌曰穆;賢德信修曰穆;德政應和曰穆;敬和在位曰穆;德化肅和曰穆;聖敬有儀曰穆;粹德深遠曰穆;肅容持敬曰穆;容儀肅敬曰穆

寧:裕以安民曰寧;淵衷湛一曰寧;端重自毖曰寧

彭:述而不作曰彭;信而好古曰彭

平:治而無眚曰平;執事有製曰平;惠內無德曰平;治而清省曰平;布綱治紀曰平;克定禍亂曰平;理而無責曰平;布德均政曰平;無常無偏曰平;治道如砥曰平;分不求多曰平;政以行闢曰平;推心行恕曰平

齊:執心克庄曰齊;資輔共就曰齊;輕輶恭就曰齊;執正克庄曰齊

祁:治典不殺曰祁;經典不易曰祁;治定不陂曰祁

遷:博物多愛曰遷;良史實錄曰遷

強:和而不流曰強;中立不倚曰強;守道不變曰強;死不遷情曰強;自勝其心曰強。梁光祿大夫江革謚“強”。

欽:威儀悉備曰欽;敬事節用曰欽;克慎成憲曰欽;肅敬而承上曰欽;夙夜祗畏曰欽;敬慎萬幾曰欽;神明儼翼曰欽;小心勵翼曰欽;寅恭供職曰欽

勤:溫年好樂曰勤;能修其官曰勤;服勞無怨曰勤;廣業不怠曰勤;勤行世業曰勤;好學力行曰勤;能修內職曰勤;夙夜匪懈曰勤;宣勞中外曰勤

清:避遠不義曰清;潔己自愛曰清;潔己奉法曰清

頃:甄心動懼曰頃;敏以敬慎曰頃;祗勤追懼曰頃;慈仁和敏曰頃;墮覆社稷曰頃;震動過懼曰頃;陰靖多謀曰頃

愨:行見中外曰愨;執德不惑曰愨;誠以致志曰愨;表裏如一曰愨;誠心中孚曰愨;率真御下曰愨

確:執德不惑曰確;執德不回曰確

讓:推功尚善曰讓;德性寬柔曰讓

仁:蓄義豐功曰仁;慈民愛物曰仁;克己復禮曰仁;貴賢親親曰仁;殺身成仁曰仁;能以國讓曰仁;利澤萬世曰仁;率性安行曰仁;功施于民曰仁;屈己逮下曰仁;度功而行曰仁;寬信敏惠曰仁;愛仁立物曰仁;體元立極曰仁;如天好生曰仁;教化溥浹曰仁;慈心為質曰仁;惠愛溥洽曰仁

榮:寵祿光大曰榮;先義後利曰榮

容:寬裕溫柔曰容

柔:順德麗貞曰柔;至順法坤曰柔

睿:可以作聖曰睿;深思遠慮曰睿;聖知通微曰睿;慮周事表曰睿

傷:未家短折曰傷;短折不成曰傷

殤:短折不成曰殤;未家短折曰殤;童蒙短折曰殤

商:昭功寧民曰商;文學博識曰商

紹:疏遠繼位曰紹

深:秉心塞淵曰深

神:民無能名曰神;壹民無為曰神;安仁立政曰神;物妙無方曰神;聖不可知曰神;陰陽不測曰神;治民無為曰神;應變遠方、不疾而速曰神;能妙萬物曰神;道化宜民曰神;顯仁藏用曰神;則天廣運曰神

慎:敏以敬曰慎;沉靜寡言曰慎;思慮深遠曰慎;謹飭自持曰慎;夙夜敬畏曰慎;小心克勤曰慎。周有慎靚王姬

聲:不生其國曰聲;不主其國曰聲

聖:揚善賦簡曰聖;敬賓厚禮曰聖;虛己從諫曰聖;敬祀亨禮曰聖;行道化民曰聖;窮理盡性曰聖;窮神知化曰聖;通達先知曰聖;大而化之曰聖;博施濟眾曰聖;極深研幾曰聖;能聽善謀曰聖;裁成天地曰聖;睿智天縱曰聖;百姓與能曰聖;備物成器曰聖;備道全美曰聖;神化難名曰聖

勝:容儀恭美曰勝

世:承命不遷曰世;景物四方曰世;貽庥奕葉曰世

淑:言行不回曰淑;慮善從宜曰淑;溫仁鹹仰曰淑;善行著聞曰淑

舒:舉事而遲曰舒;言行軌物曰舒

庶:心能製義曰庶

順:慈和遍服曰順;慈仁和民曰順;柔質慈惠曰順;和比于理曰順;德合帝則曰順;受天百祿曰順;柔德承天曰順;德性寬柔曰順;淑慎其身曰順;德容如玉曰順;克將君美曰順;好惡公正曰順;德協自然曰順

舜:仁聖盛明曰舜

思:道德純一曰思;大省兆民曰思;外內思索曰思;追悔前過曰思;不眚兆民曰思;謀慮不衍曰思;柔能自勉曰思;通明爽願曰思;深慮道遠曰思;念終如始曰思;闢土兼國曰思;追悔前愆曰思

肅:剛德克就曰肅;執心決斷曰肅;威德克就曰肅;正己攝下曰肅;能執婦道曰肅;好德不怠曰肅;貌敬行祗曰肅;剛德克服曰肅;身正人服曰肅;法度修明曰肅;嚴畏自飭曰肅;攝下有有禮曰肅;貌恭心敬曰肅 素:達禮蔽樂曰素

太:克啓行禩曰太

泰:循禮安舒曰泰;臨政無慢曰泰

通:物至能應曰通;事起而辨曰通

威:猛以剛果曰威;強毅信正曰威;服叛懷遠曰威;強毅執政曰威;賞勸刑怒曰威;以刑服遠曰威;蠻夷率服曰威;信賞必罰曰威;德威可畏曰威;聲靈震疊曰威;庄以臨下曰威;

溫:德性寬柔曰溫;和順可即曰溫;仁良好禮曰溫;樂育群生曰溫;寬仁惠下曰溫

文:經緯天地曰文;道德博聞曰文;慈惠愛民曰文;愍民惠禮曰文;賜民爵位曰文;勤學好問曰文;博聞多見曰文;忠信接禮曰文;能定典禮曰文;經邦定譽曰文;敏而好學曰文;施而中禮曰文;修德來遠曰文;剛柔相濟曰文;修治班製曰文;德美才秀曰文;萬邦為憲、帝德運廣曰文;堅強不暴曰文;徽柔懿恭曰文;聖謨丕顯曰文;化成天下曰文;純穆不已曰文;克嗣徽音曰文;敬直慈惠曰文;與賢同升曰文;紹修聖緒曰文;聲教四訖曰文

武:剛強直理曰武;威強敵德曰武;克定禍亂曰武;刑民克服曰武;誇志多窮曰武;威強睿德曰武;除偽寧真曰武;威強恢遠曰武;帥眾以順曰武;保大定功曰武;剛強以順曰武;闢土斥境曰武;折沖御侮曰武;除奸靖難曰武;拓地開封曰武;肅將天威曰武;安民和眾曰武;克有天下曰武;睿智不殺曰武;恤民除害曰武;赴敵無避曰武;德威遐暢曰武;

息:謀慮不成曰息

熙:允僖庶績曰熙;敬德光明曰熙;隆稱赫奕曰熙

僖:小心畏忌曰僖;質淵受諫曰僖;有罰而還曰僖;剛克曰僖;有過曰僖;慈惠愛親曰僖;小心恭慎曰僖;樂聞善言曰僖;恭慎無過曰僖

熹:有功安人曰熹

賢:仁義合道曰賢;寵至益戒曰賢;行義合道曰賢;明德有成曰賢;內治隆備曰賢;內德有成曰賢

顯:行見中外曰顯;受祿于天曰顯;聖德昭臨曰顯;百闢惟刑曰顯;有光前烈曰顯;中外仰德曰顯;德美宣昭曰顯

憲:博聞多能曰憲;賞善罰惡曰憲;行善可記曰憲;在約純思曰憲;聖能法天曰憲;聖善周達曰憲;創製垂法曰憲;刑政四方曰憲;文武可法曰憲;聰明法天曰憲;表正萬邦曰憲;懿行可紀曰憲;儀範永昭曰憲

獻:博聞多能曰獻;惠而內德曰獻;智哲有聖曰獻;聰明睿智曰獻;文資有成曰獻;敏惠德元曰獻;聖哲有謀曰獻;賢德有成曰獻;智慧型翼君曰獻;學該古訓曰獻;智質有理曰獻;智質有操曰獻;智質有禮曰獻

襄:闢地有德曰襄;甲胄有勞曰襄;因事有功曰襄;執心克剛曰襄;協贊有成曰襄;威德服遠曰襄

向:簡易多聞曰向

孝:五宗安之曰孝;慈惠愛親曰孝;秉德不回曰孝;協時肇享曰孝;大慮行節曰孝;慈惠愛民曰孝;慈愛忘勞曰孝;從命不違曰孝;善事父母曰孝;遵義安仁曰孝;幾諫不倦曰孝;姻睦其黨曰孝;博于備養曰孝;敬慎所安曰孝;尊仁愛義曰孝;能養能恭曰孝;幹蠱用譽曰孝;繼志成事曰孝;踐修世德曰孝;丕承先志曰孝;博施被物曰孝;教刑四海曰孝;德通神明曰孝;先意承志曰孝;能奉祭祀曰孝;志不忘親曰孝;富貴不驕曰孝;德加百姓曰孝;徽音克嗣曰孝

信:守命共時曰信;出言可復曰信;周仁承命曰信;守禮不違曰信;寬仁孚眾曰信;政令劃一曰信

修:勤其世業曰修;好學近習曰修;克勤世業曰修

虛:涼德薄禮曰虛;華言無實曰虛

宣:聖善周聞曰宣;施而不成曰宣;善問周達曰宣;施而不秘曰宣;誠意見外曰宣;重光麗日曰宣;義問周達曰宣;能布令德曰宣;浚達有德曰宣;力施四方曰宣;哲惠昭布曰宣;善聞式布曰宣

玄:含和無欲曰玄;應真主神曰玄

遜:謙和善讓曰遜

煬:好內遠禮曰煬;去禮遠眾曰煬;好內怠政曰煬;肆行勞神曰煬;去禮遠正曰煬;逆天虐民曰煬

堯:翼善傳聖曰堯;大而難名曰堯

野:質勝其文曰野;敬而不中禮曰野

儀:善行足法曰儀

夷:克殺秉政曰夷;安心好靜曰夷;隱居求志曰夷;失禮基亂曰夷

義:製事合宜曰義;見利能終曰義;先君後己曰義;除去天地之害曰義;取而不貪曰義;理財正辭曰義;仁能製命曰義;能成其志曰義;道無不理曰義;推功尚善曰義;以禮節行曰義;行禮不疚曰義;見利能讓曰義;以公滅私曰義;正身肅下曰義;

逸:隱居放言曰逸

毅:致果殺敵曰毅;強而能斷曰毅;勇而近仁曰毅;善行不怠曰毅;溫仁忠厚曰毅;能紀國善曰毅;英明有執曰毅;經德不回曰毅;致果克敵曰毅

翼:剛克為伐曰翼;思慮深遠曰翼;愛民好治曰翼;小心事天曰翼;小心昭事曰翼;贊宣德化曰翼

懿:溫柔賢善曰懿;溫和聖善曰懿;體和居中曰懿;愛人質善曰懿;柔克有光曰懿;浸以光大曰懿;行見中外曰懿;愛民質淵曰懿;德浸廣大曰懿;文德充實曰懿;秉彝好德曰懿;尚能不爭曰懿;主極精純曰懿;柔德流光曰懿;賢善著美曰懿

隱:陷拂不成曰隱;不顯屍國曰隱;見美堅長曰隱;隱括不成曰隱;不屍其位曰隱;違拂不成曰隱;懷情不盡曰隱;不明誤國曰隱;威德剛武曰隱;

英:出類拔萃曰英;道德應物曰英;德華茂著曰英;明識大略曰英

嬰:恭儉好禮曰嬰

雍:居敬行簡曰雍

勇:勝敵壯志曰勇;率義死國曰勇;致命為仁曰勇;奮身為義曰勇;持義不撓曰勇;知死不避曰勇;率義共用曰勇;以義死用曰勇;臨事屢斷曰勇;臨難不懼曰勇;見義必為曰勇

幽:壅遏不通曰幽;動靜亂常曰幽;早孤有位曰幽;早孤隕位曰幽;早孤銷位曰幽;違禮亂常曰幽;暴民殘義曰幽;淫德滅國曰幽

友:睦于兄弟曰友

俞:愚智適時曰俞

禹:淵源通流曰禹;受禪成功曰禹

圉:威德剛武曰圉

裕:強學好問曰裕;建中垂統曰裕;寬仁得眾曰裕;性量寬平曰裕;仁惠克廣曰裕;寬和不迫曰裕;寬和自得曰裕

譽:狀古述今曰譽

淵:不幸短命曰淵;沉潛用晦曰淵;德信靜深曰淵;沉幾燭隱曰淵

元:能思辯眾曰元;行義說民曰元;始建國都曰元;主義行德曰元;道德純一曰元;遵仁貴德曰元;善行仁德曰元;宣慈惠和曰元;至善行德曰元;忠肅恭懿曰元;體仁長民曰元;茂德丕績曰元;體乾啓祚曰元;萬邦以貞曰元;體仁內恕曰元;仁明道合曰元;

原:思慮不爽曰原;植德開基曰原;慶流奕葉曰原

遠:疏遠繼位曰遠

願:思厚不爽曰願;弱無立志曰願;敗亂無度曰願;忘德敗禮曰願;柔無立志曰願

章:溫克令儀曰章;法度明大曰章;出言有文曰章;敬慎高亢曰章;文教遠耀曰章

昭:容儀恭美曰昭;昭德有勞曰昭;聖聞周達曰昭;聲聞宣遠曰昭;威儀恭明曰昭;明德有功曰昭;聖問達道曰昭;聖德嗣服曰昭;德業升聞曰昭;智慧型察微曰昭;德禮不愆曰昭;高朗令終曰昭;遐隱不遺曰昭;德輝內蘊曰昭;柔德有光曰昭

哲:知人曰哲;明知淵深曰哲;官人應實曰哲;明知周通曰哲;識微慮終曰哲;知能辨物曰哲

貞:清白守節曰貞;大慮克就曰貞;大憲克就曰貞;不隱無屈曰貞;內外用情曰貞;憂國忘死曰貞;內外無懷曰貞;忠道不擾曰貞;保節揚名曰貞;履正中饋曰貞;守教難犯曰貞;幽間專一曰貞;恆德從一曰貞;直道不撓曰貞;名實不爽曰貞;事君無猜曰貞;德性正固曰貞;率義好修曰貞;德信正周曰貞

真:肇敏行成曰真;不隱無藏曰真

正:內外賓服曰正;大慮克就曰正;內外用情曰正;清白守潔曰正;圖國忘死曰正;內外無懷曰正;直道不撓曰正;靖恭其位曰正;其儀不忒曰正;精爽齊肅曰正;誠心格非曰正;庄以率下曰正;息邪詎詖曰正;主極克端曰正;萬幾就理曰正;淑慎持躬曰正;端型式化曰正;心無偏曲曰正;守道不移曰正

直:肇敏行成曰直;治亂守正曰直;不隱其親曰直;守道如矢曰直;言行不邪曰直;質而中正曰直;正人之曲曰直;折獄在中曰直;孝弟成性曰直;小心敬事曰直;敏行不撓曰直;率行無邪曰直;秉道正物曰直; 質:名實不爽曰質;忠正無邪曰質;章義掩過曰質;言行相應曰質;恬淡無為曰質;直心靡他曰質;真純一德曰質;至治還淳曰質;宅心篤實曰質;淳茂無華曰質;靜正無華曰質;樸直無華曰質;強立守義曰質

智:官人應實曰智;尊明勝患曰智;默行言當曰智;推芒折廉曰智;臨事不惑曰智;察言知人曰智;擇任而往曰智

中:王心克一曰中;剛柔不偏曰中;因時致治曰中

忠:危身奉上曰忠;慮國忘家曰忠;讓賢盡誠曰忠;危身利國曰忠;安居不念曰忠;臨患不反曰忠;盛衰純固曰忠;廉方公正曰忠;事君盡節曰忠;推賢盡誠曰忠;中能應外曰忠;殺身報國曰忠;世篤勤勞曰忠;善則推君曰忠;死衛社稷曰忠;以德復君曰忠;以孝事君曰忠;安不擇事曰忠;教人以善曰忠;中能慮外曰忠;廣方公正曰忠;肫誠翊贊曰忠

終:有始有卒曰終;克成令名曰終

紂:殘義損善曰紂

專:好功自是曰專;違命自用曰專

庄:兵甲亟作曰庄;睿圉克服曰庄;勝敵志強曰庄;死于原野曰庄;屢征殺伐曰庄;武而不遂曰庄;真心大度曰庄;好勇致力曰庄;威而不猛曰庄;嚴敬臨民曰庄;履正志和曰庄;維德端嚴曰庄;恭敬端肅曰庄;端恪臨民曰庄;端一克誠曰庄;齊敬中禮曰庄;執德不矜曰庄;德盛禮恭曰庄;嚴恭自律曰庄;嚴恪有儀

壯:威德剛武曰壯;赫圍克服曰壯;死于原野曰壯;勝敵克亂曰壯;好力致勇曰壯;屢行征伐曰壯;武而不遂曰壯;武德剛毅曰壯;非禮弗履曰壯;

縱:弱而立志曰縱;敗亂百度曰縱;忘德敗禮曰縱

相關工具書

有清代沈炳震編《廿一史四譜》、清陸費墀編《歷代帝王廟謚年諱謚》、清劉長華編《歷代名臣謚法匯考》及各種“中國歷史紀年表”等。

著名古人的謚號

範仲淹——文正

司馬光——文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