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玥

諸葛玥

11處特工皇妃男主。驚世之才。舉世無雙。隨同女主一同締造了一個新的王國。

  • 中文名稱
    諸葛玥
  • 出處
    《11處特工皇妃》
  • 性格
    執著,痴情
  • 性別
  • 身份
    大夏七大門閥之一的諸葛門閥四少爺
  • 形象
    男子一身深紫長袍

角色介紹

角色介紹:諸葛玥 

瀟湘冬兒作品:《11處特工皇妃》男主。

諸葛玥

身份:大夏七大門閥之一的諸葛門閥四少爺,北伐不敗將軍,青海王,大夏大司馬,慶白元帝。

摯愛(妻子): 星兒(楚喬)。

家人:諸葛雲舟(兒子)諸葛雲笙(女兒)諸葛雲曄(二兒子)

情敵:燕洵李策。書呆。多吉,賀蕭,景邯,以及所有傾慕楚喬的人。

性格:執著,痴情。

軍隊:月衛,青海死士,第七師。

形象:男子一身深紫長袍,墨發以一條同色緞帶松松的系在身後,雙眉如劍,眼若寒星,嘴唇殷紅,透著妖異的紅,面如冠王,衣帶上綉著黑色的飛鷹,男人長身玉立,衣袖翩翩。雄姿英發,整個人俊秀挺拔,好似一柄出匣之劍,閃動著攝人的寒芒和銳利的刀鋒之氣。這個男人似乎一直是這樣,冷的好似一尊雕塑一般。

兵器:破月劍。

擅長:劍術,箭術,行軍布陣,軍事謀略

愛好:種花養草,梅林作畫,聞香品茗。

Fans:玥下美人。

星玥信物

白手帕,輕擦女淚(情竇初開,青梅竹馬)

雙劍對,破月殘紅(棋逢對手,怦然心動)榆樹下,拋出玉佩(隻願你,平安與如意)

諸葛玥

雪地畫,伊人背影(驀然回首,燈火闌珊

玉兔燈,百轉千回(此時無聲勝有聲)

玉鈴鐺,回音在耳(記得我在等你……)

詩詞

《暗潮》 —籬笆

清冷月色,幾番照伊人,猶記梅劍爭鋒?

佳人何在,暮雨沉沉,芳蹤難覓。

何時憶,公子有心,香冷入瑤席?

問心,正戚戚。

誰可知,竹花疏影處,掩了玉人面,

錦服之下盡端倪?

問情,別惜惜。

邀望卞唐,正繁花,嘆與天下變,冷風初起。

群雄欲逐鹿,英豪齊聚。

試問天下欲幾分?家國皆已棄。

且看那,亂世裏女子奮起,殘紅嗜血,

郎心彌堅,破月方出匣,

兒女情長,俱去矣!

回眸,

總難忘暗夜與君攜手處,千沼險深,赤子悲凄。

心念懷,無語問蒼天那片梅林仍在,

卻片片吹盡,心愛之人,

幾時再見得?

星玥之歌

原創。 星玥(楚喬.諸葛玥)

星玥(楚喬.諸葛玥)

曲:久石讓《天空之城

詞:龍貓的幺幺

唱:龍貓的幺幺

總在不經意的回眸

觸碰你眼底溫柔

無法回避無處可逃

你脈脈的宣告

于是不輕易的轉身

迎住你無悔情深

不再逃避不再遲疑

沉溺在你的眼神

聽風聲耳邊清唱

看浮雲天邊飄蕩

那些年少時候的記憶

隨歲月一起飛揚

綻放唇邊那抹微笑

你我星辰一般閃耀

在每個星玥交會的夜

緊緊相擁入懷抱

于是不輕易的轉身

迎住你無悔情深

不再逃避不再遲疑

沉溺在你的眼神

聽風聲耳邊清唱

看浮雲天邊飄蕩

那些年少時候的記憶

隨歲月一起飛揚

綻放唇邊那抹微笑

你我星辰一般閃耀

在每一個星玥交會的夜

緊緊相擁入懷抱

綻放唇邊那抹微笑

星辰一般閃耀

在每一個星玥交會的夜

緊緊相擁入懷抱

我們緊緊相擁入懷抱

星玥之戀

【星玥之初遇】:

“慢著”經過右廂院門前的時候,諸葛玥突然輕聲說道,微微轉 頭,向站在院門前雙眼緊盯著自己的楚喬望去,皺起眉頭沉聲說道:“你是哪個院子的奴隸,為何見我不跪?”

楚喬深深的吸氣,緊緊的咬住嘴唇,將滿腔的驚怒都咽下去。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雙目直直的看著青磚的地面,大大的睜著,以孩童的口吻驚慌失措的說道:“月兒是後院的雜役,請四少爺原諒月兒沒有見識,月兒第一次見到少爺,還以為自己見到了神仙。”

諸葛玥輕輕一笑,見這孩子雪玉可愛,年齡又小,說話間口齒還不太伶俐,笑道:“好個伶俐的小丫頭,你幾歲了,叫什麽名字?”

“回四少爺,月兒今年七歲了,姓荊。”

“這樣,”諸葛玥說道:“那你以後改個名字跟著我吧,就叫,就叫星兒。”

楚喬頓時叩首在地,大聲說道:“星兒謝四少爺提拔。”

諸葛玥淡淡一笑,下人就抬起椅子,轉過回廊,就再也看不到蹤影。

【星玥之靠攏】:

別有心計的圈套陷害,後奮不顧身的吸毒,換來他的另眼相看。

諸葛玥淡漠不語,下人們正要離開,諸葛玥突然說道:“你,以後在內房伺候吧。”

眾人一愣,誰也不知道他說的是誰,諸葛玥不耐煩的皺眉,指著楚喬道:“就是你”

各色目光頓時齊齊聚攏,楚喬垂手恭敬的答應:“奴婢遵命。”

【星玥之設計】:

心機如他,狠辣如他,怎會因為沒有抓住她行凶的證據而無所作為,她對他的仇恨不正是緣于他沒有任何理由就殺害了她的家人嗎。對他而言,殺人無需理由,更不需證據。而他之所以一次次因為所謂的證據不足就不追究于她,隻是因為她已然種在他的心中,他的冰冷正開始融化。

【星玥之玲瓏兔燈】:

諸葛玥道:“星兒,見過上元節的燈會嗎?”

楚喬一愣,連忙搖頭,諸葛玥點了點頭:“上來,我帶你去。”*******

諸葛家是世家大族,所到之處,行人無不避讓。走過一家華麗的樓台,隻見台上擺放著諸多色彩鮮明的彩燈,樣式奇特,有各種討喜的動物,也有神仙花草,十分新穎別致。

攤主見諸葛玥停了下來,頓時討好的拿著一隻大金長龍的燈籠跑上前來,滿嘴討喜的吉祥話。諸葛玥恍若未聞,手指著高台上一隻燈籠,說道:“你把那個拿過來。”

攤主回頭一看,見這享譽盛名的諸葛家四公子所指的竟是一隻雪白的兔子燈籠,不由得一呆。

拿了燈籠在手上,諸葛玥向來淡漠的臉上現出一絲難得的笑意,轉手就將燈籠遞到楚喬的面前,說道:“給你。”

楚喬微微一愣,下意識的伸手接了過來,連道謝都忘了。諸葛玥面色平靜,轉頭打馬繼續前行,好似什麽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周圍侍從的眼神怪異,從楚喬身上小心的掠過,暗自帶著揣測的意味。

《上元燈節,他送給她一盞兔子宮燈,同時也把自己最後的溫暖送給了她,在被至親背叛之後,他卻依然選擇相信她。》

【星玥之留門掌燈】:

意外的竟會推開青山院的院門,楚喬微微有些吃驚,原本做好了在柴房裏過夜的打算,沒想到這麽晚院子還沒落鎖。諸葛玥是一個很會養生的人,不去點將堂上課的時候,就在庭院中修花種蘭、吃茶焚香,對睡眠的要求也很高,不像府中其他少爺,耽于女色,通宵達旦。

楚喬不好意思的吐了下舌頭,對寰兒說道:“馬驚了,才回來,少爺呢?怎麽這麽晚還沒落鎖?”

“你運氣好唄。”寰兒撇了撇嘴,笑眯眯的說道:“少爺在房裏看書呢,看了大半個晚上,也沒吩咐落鎖,也不睡覺,所以這才敢在這等著你呢。”

楚喬點了點頭,就要往諸葛玥的房中走去,寰兒急忙拉住她,說:“少爺回來的時候臉色不太好看,不知道是什麽人惹了他生氣,這麽晚了,有事還是明天再說吧,左右少爺也沒吩咐你回來去館軒,你先去歇著吧,等下在去告訴少爺就好。”

楚喬點了點頭道:“這樣也好。”轉身就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寰兒急忙跑進館軒,說了幾句就出了門,楚喬是館軒內的大丫鬟,房間緊挨著主院,孩子剛剛走到門前,還沒推開門,就見身後的房間燈火一息,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楚喬微微有些愣,手搭在門上,半回著頭看向諸葛玥房間的方向,許久,才踏進房門。

小屋裏的燈火亮了又滅,整個青山院一片寧靜。

《半夜留門,是他生命中第一次細膩的流露。她的淚水可以湮沒他一切的懷疑,他的改變已在繼續卻不自知。》

【星玥之分道揚鑣】:

在趕往諸葛別院時他那捏緊馬鞭的手在不斷揮舞,隻希望快一點,再快一點,縱然那人是自己的親叔叔,如果她有事,自己也會不顧一切的將他斬殺于劍刃之下的…而他看到的卻是她雙手淋漓的鮮血。

哀莫大于心死,愁莫大于無知。那一刻,他眼前的一刻無不在向他叫囂,諷刺著他的被欺卻不自知。

她說“諸葛玥,你看著吧!”于是他就這麽看著,看著她逃走,是無能為力嗎?不,隻是想讓她可以活著。以他的武藝加上諸葛家的軍隊,她真的可以成功逃脫嗎?他所做的,隻是想讓她活著…

當從她假扮的侏儒口中得知她的死訊時,縝密如他,竟沒看出任何破綻就將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隻是因為關心則亂。當她的匕首抵在他的脖頸上時,他由欣喜于她平安到難過于她的敵視,寧願用自己的鮮血去融化那冰冷的刀鋒。

他看著燕詢帶走她的身影,心早已隨著那方紛飛亂舞的血帕飄落到了千裏冰原中。策馬急馳,隻為可以留住她。寒風中的一箭,射中的是燕詢,可他所做隻是為了救她。試想若無這一箭,在前方大片埋伏之下,她真的可以全身而退嗎?

八年,她陪在燕詢身邊,而他的心卻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命運總在捉弄著他們,八年後的重逢卻依然是以刀劍相見。暗夜對射,一支支羽箭在空中不斷相遇,劈斷對方,再墜落,那一對對破碎入泥土之中的羽箭,由對抗到一體,最終一同融入泥土,化為彼此。就如同他們之間不斷糾結,傷害,但是最後無論生死都在一起。破月與殘紅的相錯,就註定了他們錯中復雜的感情,難分難舍的情緣、

【星玥之分道揚鑣2】:

真煌巨變,她始終追隨在燕詢身後。高傲如他,卻隻能一次次的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情何以堪,心何以安?賢陽街頭,卞唐途中,無數次的擦肩而過,讓他的驕傲一點點被打垮,卻在已不抱希望的時候遇見了她。

一路相護,但她選擇的卻依然是離開,早就預料的結果發生時還是那麽痛不欲生,痛徹心扉。

甚至連追上前問個究竟的資格都沒有。的確,她不是他的誰,所以,他隻可以看她離開,就如八年前那個風雪之日一樣。聽到她身處危機,他日夜兼程趕往唐京,機關算盡,置大局于不顧,為的隻是護她周全。

當看到她發亂面污的咬住自己的手時,他會大笑,會欣喜到手足無措。但是她醒來的第一句話卻是“諸葛玥,我要走了”,就像很多年前她對他說“諸葛玥,你看著吧!”當時他就這麽看著她走了,一走就是八年。這次他不知道她再走又會是多久,是否久到可以讓自己忘了她。

這一刻,什麽倔強,什麽驕傲,什麽永不屈服的自尊,都在她面前不復存在。

他用那麽絕望的聲音吼道“難道你就不知道我也需要你嗎!”多年的相望,多年的沉默,多年的隱忍,多年的壓抑。終于在這一句痛徹心扉的嘶吼中吐出。而結果卻隻能是垂下那隻無力的手,再一次看她離去的背影。心裏一次次告訴自己,應該已經習慣了吧,應該已經習慣了的…

【星玥之金吾之巔】:

他背國離家救她于刀下。萬千軍隊,他是怎樣沖到山巔的?

緣份有多少沒人可以明了,這條路有多遠也都已經不那麽重要了!

對楚就算陪她走不到天涯海角,他都是珍惜有她做朋友的每一分,每一秒!

時間的荒野,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于千萬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愛人,那是太難得的緣分,當她不在需要他,當他已變的無所謂的時候!傷心與痛苦,他總是讓自己承受,隻要你過的快樂就好!

眉山皇陵四面楚歌的你投身燕詢的懷抱的時候,那些本就如瓷器一般易碎的情感好像生生被撕扯,

慢慢斷裂!他可以承受,離開是他最好的選擇,看著你在那個你在意的男子懷中落下的淚水,那是心安的淚水麽?是喜極而泣的淚水麽?是啊,你等到了你愛的人,于是他也可以功成身退了,也可以安心的離去了,于是他淡然的轉身,

雖然彼此都明白一切已經不復從前。她看他的眼神中不是隻有仇恨,而他對她也不僅僅是想要征服這麽簡單,有什麽東西在悄悄改變著,隻是他們都不願承認罷了。

終究還是:輕輕的走了,不帶走一片雲彩!

回到家族的他接受了一切懲罰,家族的斥責,被困青山院,不得出戶,面壁思過?

但是他還是像以往一樣,修生養性,品茶作畫!就像是一切都未發生過一樣!知道此刻的她已去往了她的理想所在,而他,無悔。

卻隻有那一場不小心的醉夢,醒來後不自覺溢出的話語,還讓人知道,他不是不在乎,隻是已經學會了隱藏!他本就是一個不善多話的人,什麽事情他知道就好,隻會默默的去做,從不消將其掛在嘴邊!

他一直被眾人說成是一個離群的人,其實眾人皆不知,他隻是不想與其同流合污,不消與那些帶著假面的人爾虞我詐,不喜附合別人的言行!他就是這樣總是愛孤註一擲,總是在一邊冷冷的看著眾生相!當那壓抑迸發出的感情被某女漠視的時候,被其不肯面對的時候,

他終是看清了一切面目,那感情終究還是隻是他自己放了心!

那些曾經犯過的錯誤,橫擺在了他與她之間成了跨越不了的鴻溝,是因為來不及,還是因為刻意躲避?更多的時候應該是茫然地站到了一邊,他與她就這樣失之交臂的錯過了一次又一次!

第一次北伐失敗,他心裏的喜意,不在于一直算計于他的大哥失勢,而是他知道她無恙。上次的離別再相見並不是無期,他很快也會到她所向往的那片土地上,縱使,他們的立場是敵對的。在萬千兵馬面前,他是百戰百勝的軍魂,而在她面前,他卻永遠是那個眼神落寞的男人。哪怕隻有十之一二的可能也要為她孤軍奔襲,但換來的卻是破月無情的劍鋒。自己終究還是錯了嗎?她對自己真的就如同這劍鋒一般無情嗎?天地交錯,他卻沉沉的閉上了眼睛,不是不能,而是不願,不願看著她的劍鋒再一次指向自己。那種痛,比胸口上的傷痕更勝千萬倍。

【星玥之千丈湖邊、生死兩茫茫】:

隱約聽見那個清冽的女聲“你先殺了我吧!”時光倒轉,他似乎是回到了多年的夢境之中,就像一直所期盼的那樣,她不是站在他的對面,而是站在他的身邊,對他說“我們共同進退,生死不離”。但現在,在這種情形之下,他又能說些什麽呢,

他所能說的就隻有“星兒,讓開”。

她對他說“我對不起你”,但她卻不知道,這句話她早就該對他說了,而對他而言,無論她做錯什麽,他都可以釋然。人群之中,他看到了她的淚水,她的恐慌,她的無助。她會為了他向燕詢下跪磕頭,向燕詢求告,她向來視作生命的自尊為了他而舍棄,就如同他無數次為她所做的一樣。

他的身體在下落,但他的心卻從來沒有如此跳躍過。冰冷的湖水讓他清醒了許多,好像很多年前那個站在寒風中的孩子看著她離去的身影。這次,終于是她看著自己離去的背影了,但願她不會像自己當年那麽痛。

睜開被鮮血蒙住的雙眼,看見的是那個無助的身影,他握住她的手,千言萬語在心頭,凝聚在指尖的卻隻有那一聲聲“活下去”。曾經的夢想這麽的近,近到伸手就可以觸碰,但他卻再也無力。用盡全力所做的隻是將她托向生的所在,讓她活下去。而自己,隻能又一次看著她遠去的背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直至消失…

【星玥之兩年隱居】:

兩年來,他知道所有關于她的訊息。她的隱居,她的落寞,直到她同燕詢的決裂。千裏奔襲,開啟了白芷關的逃生之路,卻隻能在山巔看著他人帶她離去。就如以往的每一次一樣,隻要她安好,就好…

再次漫步賢陽街頭,為的隻是可以離她近一點,再近一點。當年就是在此處錯過,而如今,上天似乎終于看到了他這麽多年的守候。生命中又一次聚首,這回,他們沒再錯過彼此。遠去的兩盞宮燈,飄散的是過往的恩怨,牽絆住的卻是一生的宿命。他們之間,就像街頭佇立的那棵許願樹一樣,這麽多年,從未改變。

本是一塊璞玉雕琢出的雙璧,無論曾經相隔多遠,最終也會聚于一處。但分離還是來臨了,他想,也許是她還未放下吧,畢竟是八年的相守,他對她不是也從未放下過嗎。所以,他告訴自己,他還可以等待,也許是已經習慣了等待吧。

兩年,又是一個兩年,他甚至快要不記得自己等過多少個兩年了。而命運再一次讓他們相遇了。這一次,她的眼中終于隻有他的存在,他甚至覺得自己幸福的像個孩子。從來喜怒不形于色的他,卻為了相知鈴中那句“諸葛玥 ,我在等著你呢”而嘴角含笑,也會因為那句“諸葛玥是個大混蛋”而眉梢帶怒。

【星玥之星玥同輝】:

船艙之中,是肢體的交集,是靈魂的交融。她,終于隻是他的星兒。從此,她不用再為懷疑而流淚,他,也不用隻是看著她離去的背影。

在他的生命中,有過許多的牽絆,年幼時為了更好的生存而努力的證明自己;年少時為了家族的利益,國家的強盛而忽視自己的感受;失勢時的隱忍;掌權時的顧慮;但是隻有她,才會成為他最後的牽絆,也因此為他剪斷了所有的牽絆。有這樣一種男人,即使天下擺在他的面前,他的眼中還是獨有她一人。

在她的生命中,有過很多為她打算,救她于危難的男人。但卻隻有他,在她決絕的離去時,還牽掛于她的安危;不顧家國利益,救她于一線之間;甚至在自己性命危矣之時,還要拼盡全力讓她活下去,無論她離棄過他多少次,他還是站在原地等著她回頭。曾經的他們,從未為了自己好好的活過,今後的他們,要用剩餘的全部生命來享受生活,享受彼此的愛,彼此的喜怒哀樂。

上窮碧落下黃泉,他們無論生死,不論離合,都已成為彼此的一部分,縱然粉身碎骨,也相融不棄。

【星玥之戀讀後感觸】:

對楚,愛她,卻要無欲無求,好難!

對楚,愛她,卻讓自己心碎,好慘!

但終歸是心甘情願,這樣的諸葛玥真的好傻!好傻!

喜歡一個人,是不會有痛苦的!愛一個人,也許有綿長的痛苦,但帶來的快樂,也是世上最大的快樂!

而帶給諸葛玥快樂的那個人,就是也能帶給他痛苦的人!

當經歷那麽多事情的時候,諸葛玥卻依舊沒有失去了曾經最真摯的心,沒有變的麻木不仁、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麽,需要去珍取的是什麽,他從未迷茫過、也許有過傷感,有過徘徊,但是最終他知道他的目的地在何方,知道如何行走!

終究他與她沒有漸行漸遠。是幸!也是福!

當看到諸葛玥對楚喬的愛情的時候才明白,

當一個人真正愛一樣東西或者一個人的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很多的事情都是自己無法去控製的!

而語言卻是多麽的脆弱與無力!

幸福是什麽?不是長生不老,不是大魚大肉,不是權傾朝野!

幸福隻是每一個微小的生活願望達成,

當你想吃的時候有得吃,想被愛的時候有人來愛你!

一個人一生可以愛上很多的人,等你獲得真正屬于你的幸福之後,

你就會明白一起的傷痛其實也是一種財富,它讓你學會更好地去把握和珍惜你愛的人!

星玥戀真的很有愛!

角色評價

初看《11處》,會不由自主的被這個特例獨行的男子所吸引,文中不論是冷血殘酷,還是溫柔多情,不論是為愛而堅持不懈的他,不論是怎樣的他,都實實在在的引人註目。隻要是看《11處》的人都會不由自主的被這個角色——諸葛玥。所吸引!

《11處》強大的背景讓人折服,與富貴冷血的門閥中長大的陰柔少年,自幼喪母,以勾心鬥角為家常便飯,遭受背叛後更加使他脾氣古怪。仔細想想,諸葛玥這個人,溫柔不及秦之炎,強勢不如楚離,純真心性不及燕詢,小小年紀為人變陰沉怪異,喜怒無常,令人提心吊膽,更何況還視人命如草芥,有什麽好呢?但是諸葛玥一出場,就牢牢抓住了人的眼球。之後和楚喬的屢次交鋒,更是叫人大呼過癮。或許這個男人最好的一點,就是真誠。

他從不屑于陰謀詭計,不屑與掌控人心,不屑于拐彎抹角,不屑于表裏不一。他從來都是倔強和張狂,不羈而篤定的,每一次出場都震撼人心,每一次發言都是經典絕句。

他于亂世之中發光,于逆境之中安然,于苦寒之地崛起,于天下大勢之間退舍。每一次都毅然決然,鐵骨錚錚,情深幾許。

那些玩弄權利的手段,他不是不會,隻是不屑。不屑去做,不屑去為!而那些世俗人的眼光在他的眼中更是入不了眼的。

《他從不是個善良的人,隻是為了她,才甘願收起鋒芒,但是這並不表示,他已經忘記了怎樣去殺人。》諸葛玥,他是一隻翱翔在蒼穹的夜鷹。他可以淡漠的俯視腳下的江山,

或許也曾有過動心,有過動搖,卻都在一個女人的出現後。改變了。

引用一位親的話:

————————————————————————————————————

諸葛月為楚喬放下可能到手的江山,為愛把自己的翅膀收起,把自己的愛人用翅膀緊緊的包起,那翅膀下面就是他的全部世界,不讓自己的愛人受一絲風雨,這讓每一個愛做夢的女從為之瘋狂,雖然知道這是一個不願醒來的夢,看完小說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終于結束了,不再為他們的感情擔心,不再為書中的人物糾結,讓那個放棄愛,得到愛的人他們一路伴我們前行。讓愛與被愛的人為彼此為愛折翼。

————————————————————————————————————

而這樣一個為愛而甘願折翼的男子又怎能不讓人愛?不讓人心疼呢?

總結他——諸葛玥,就是一個:孤勇,堅韌,寧死不折,痴狂之人~~~

在第一眼就被此人所吸引,其他人在也入不了眼了!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