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春傳奇

詠春傳奇

《詠春傳奇》是根據流失于民間的真實武俠傳奇故事改編。故事發生在晚清年間,一個關于"詠春拳"與方七娘的傳奇故事,一個尋常百姓的勵志故事。方七,一個活潑頑皮的少女,如何過關斬將,最終成為對中國武功影響深遠的詠春大師? 傳奇故事由此而起…

清乾隆年間,躲避朝廷追捕的福建南少林住持至善禪師、泉州永春縣白鶴拳掌門人五梅師太,陰差陽錯的共同輔導了弟子蘇三娘,並借助廣東戲班紅船作掩護,創立了著名的"永春拳"。

天資聰穎、活潑頑皮的蘇三娘脫離了家庭束縛,經師傅們的精心調教,在與朝廷鷹犬的較量中功夫日益精湛。 雖然她的習武之路崎嶇坎坷、個人情感一波三折,但她心無旁騖,矢志不渝,最終成為永春拳的集大成者,成為對中國南拳功夫影響深遠的一代宗師。

劇情簡介

《詠春傳奇》是根據流失于民間的真實武俠傳奇故事改編。

詠春傳奇

故事發生在晚清年間,一個關于「詠春拳」與方七娘的傳奇故事,一個尋常百姓的勵志故事。方七,一個活潑頑皮的少女,如何過關斬將,最終成為對中國武功影響深遠的詠春大師? 傳奇故事由此而起…

故事裏充滿了傳奇、精彩絕倫的武打場面,扣人心弦的奮力逃亡,錯綜復雜、充滿人間恩怨的人物愛情故事,懸疑的案件,南少林佛教中的哲理等等。

分集劇情

第1集

故事發生在清朝乾隆年間,朝廷大舉殲滅反清復明的叛黨。 方七偷偷練樁手被嘉懿逮到嚇了一跳,兩人就打鬧了幾下,方七看見外公陳雲峰來了直接借口跑了,陳雲峰嚴厲的說戲班子的東西不準女人碰。 方七跑來程家拽走程家六小姐程書瑤上街玩,白糖糕的老板娘急著去洗手間就讓方七看會攤子,方七問書瑤上次相親的事,書瑤說媒婆介紹的不是什麽做買賣的是幫馬爺做事的,方七驚訝那個無惡不作的馬爺,方七說鹽價太貴跟馬爺有關。來了兩個馬爺的手下,方七因為他們拿白糖糕沒給錢拿著棍子直接追進馬家,書瑤領來的幫手被隔到門外,壞人正要劃花方七的臉時方七的娘陳雨寒出來相救,正在交手時陳雨寒劃破袋子方七一看是鹽,書瑤領來官府的人因為私鹽把滿院子的人都帶走了。陳雨寒扯著方七說她惹大禍了回家收拾她。 馬寧兒踢開巡撫高大人的大門來要鹽,提起十幾年前都是賊要顧及情面,巡撫大人要他晚上來拿鹽叮囑他做點正經生意,說過幾天兩廣總督李成昌來訪,讓馬寧兒收斂點。因為李大人跟母親喜歡廣東大戲,叫馬寧兒出面組戲,說起原來有個戲班子響雲天很出名,坐艙陳雲峰。 陳雨寒給父親和馬寧兒上茶,陳雲峰說自己年紀已高不想組戲,勉強組戲怕丟了馬爺的臉,馬寧兒的手下崔世文說陳雲峰不給面子,馬寧兒站起來說自己是粗人說一不二就這麽定了,甩手離去。 正在綉花的方七聽嘉懿說重組響雲天的事沒戲了,抱怨有人出錢不組可惜了,嘉懿說姓馬的不是好東西師傅這麽做對,看方七比師傅還緊張這事,方七說要是組班能名正言順的偷學功夫,發誓一定要響雲天重出江湖。 花月樓的老鴇求這位少爺別難為姑娘們了,這少爺喝杯酒打姑娘一個耳光叫她哭一個,馬寧兒的手下崔世文來平事,一看是少爺馬文淵叫下人送回府,馬寧兒問馬文淵喝成這樣幹嘛,馬文淵揪著父親的衣服說今天是娘的忌日,十八年前你殺了我娘我不高興。馬寧兒吩咐管家吉叔帶少爺休息。到了房間馬文淵恢復正常也沒醉,說兩廣總督要來,吉叔說你這是擔心老爺,老爺找過響雲天的坐艙可能借機會做文章。 方七帶著外公來到酒樓看見木棉花(娘娘腔)、大頭侖、關先生覺得巧,原來是方七做的怪,方七趕緊借口點吃的藏起來偷聽他們說話,馬文淵借機走來沒說出自己的身份,說以各位的實力不用姓馬的照樣能組班,再說以姓馬的勢力不會放過陳坐艙的,拿出銀票說除非在姓馬的之前答應別的班主,陳雲峰擔心文淵,馬文淵說自有辦法對付馬爺,將來跟姓馬的有什麽事都不會影響到響雲天,願付雙倍錢組班,方七覺得奇怪。 陳雨寒來給父親陳雲峰送茶,陳雲峰說今天看見老關他們想起當前響雲天很受歡迎,當年因為方七才在這安頓下了,陳雨寒勸爹爹重組響雲天,陳雲峰讓雨寒明天約老關他們商量。 崔世文跟馬爺報告陳雲峰跟別人簽約了,馬寧兒說隻要重組就行,崔世文征求今天用不用去城外接總督,馬寧兒讓他看好這批貨就好,手下的跟崔世文說自己的這宗買賣不能讓兩廣總督知道,崔世文讓手下晚上就行動不能讓馬爺知道。吉叔聽到趕緊跟少爺馬文淵稟告說崔世文瞞著老爺對付李成昌,在進城前要在客堆解決李大人,馬文淵開啟一個裝滿面具的箱子。 方七在臉上畫好面具夜談馬宅看看這個文淵是不是馬寧兒的人,到門口看見一個戴著戲劇面具的人走出來,跟之。一群黑衣人把悅來客堆外的看守都殺了,崔世文剛要動手殺李成昌的時候那個面具人出手相救,黑衣人跟李大人的護衛們火拼。方七也進來救了才知道這是兩廣總督李成昌跟母親,方七被打暈,那個面具人叫了她好久。 巡撫高大人半夜氣憤的來找馬寧兒問他為何派人刺殺李成昌,有人看見是他手下崔世文幹得,要是李成昌有什麽三長兩短不要怪他不顧兄弟情面。 一早馬寧兒找兒子文淵,文淵醉的晃悠悠進來說跟戲班的人應酬去了笑話他大名鼎鼎的馬爺也有辦不成的事,馬寧兒被氣走馬文淵不做醉狀。文淵來街上溜達聽見兩個小孩說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故正做糾正,程書瑤路過問他為什麽騙小孩子,文淵說這樣讓他們小時候開心點,程書瑤問他小時候過得不開心嗎?馬文淵低頭謝過離去。 高大人報告李成昌行刺的人都是山賊早捉拿歸案,提議有個戲班要開演。 晚上嘉懿問書瑤方七說隻要有壞事那個花臉大英雄就會出現,這招行不行?然後書瑤裝作被欺負使勁喊救命,來了兩個官差把嘉懿帶走了,方七直接嚇跑了,背後傳來那個戴面具的人的聲音,問她這麽做有意思嗎?方七想學功夫行俠仗義,面具人讓她明天午後祠堂見,放棄很是為難。 崔世文報告馬寧兒說陳雲峰把響雲天安排在祠堂裏有一些角兒沒定,馬寧兒哼了一聲要幫幫他們,陳雲峰跟大家吃伙食飯覺得很香,一個叫大眼劉來應聘醜生,陳雲峰打聽原來他是慶雲班劉柏的徒弟,大眼劉說劉柏早去世了,陳雲峰讓嘉懿帶他簽契約。方七化裝成送菜的被嘉懿直接認出來了,問她來幹嘛。

第2集

方七直接沖進祠堂,馬文淵才知道這是陳雲峰的外孫女,說戲班有女人不吉利。嘉懿看書瑤來了讓她過來給方七擦葯說自己實在受不了她的鬼哭狼嚎了,書瑤直嘆寒姨下手太重,說起自己遇到一個好人還給小孩子講故事,方七抱怨命苦遇到那個可惡的班主。 馬文淵約陳雲峰來酒樓見主會,來了才知道是馬爺馬寧兒。吉叔跟馬文淵分析老爺為什麽要當主會,文淵覺得不對。 方七跟外公說早就覺得馬文淵不對勁了,陳雨寒讓女兒進屋不準攙和,剛到屋門口有片石頭飛進來,上面寫著"戌時,石碼頭",等了好久馬文淵戴面具來了想請方七幫忙,說姓馬的想利用這次演戲的機會再次刺殺李大人,這會影響到響雲天,讓方七留意戲班的可疑人物。嘉懿暈乎乎嘟囔方七進屋總不敲門,方七說了實話,嘉懿正偷看戲班的契約被陳雨寒發現,嘉懿說了實話。 文淵跟著崔世文進賭樁偷聽馬寧兒吩咐他們要李成昌看戲時死于意外。陳雨寒來找劉柏打聽慶雲班有沒有個徒弟叫大眼劉。 眾人上香拜華光祖師後,陳雲峰感謝師傅來撐場。李成昌的老母看見台上的木棉花說像咱家的瑾兒就開始哭,高大人一問,原來是多年前李成昌的妹妹病故,台上的人與其同出一轍。嘉懿去洗手間看見大眼劉往靴子裏藏匕首,方七得知要辦小武生準備在台下截住。高大人被手下借口叫走處理公文,文淵在台下巡視看見帶匕首的悄悄的下手。雨寒來找陳雲峰說大眼劉有問題,劉柏根本沒收過徒弟。方七看見大眼劉拿出匕首上台武槍阻止,打掉屋頂的燈籠台上失火了,台下開始混亂,炸葯橫飛。程書瑤差點被人撞倒文淵正好拽住帶她往出跑,陳雲峰情急下拿著台位上的華光祖師跑出火海。崔世文說戲棚燒了姓李的被救戲班好像早有準備。文淵憤怒的跟馬寧對質傷及無辜,馬寧揪著文淵的領子說要是沒有老子就沒你今天,文淵說自己的娘都死了讓他把自己也殺了,馬寧松手離去。方七擦著葯水問書瑤怎麽樣,書瑤幸好有那位公子相救,陳雨寒進來責怪女兒不要管戲班的事抬手就打,方七委屈的跑出去。 方七整理火場能用的東西遇見至善,方七不小心摔倒至善幫忙處理傷口,至善得知響雲天在祠堂落腳,背著東西走了。至善看見戲班的火夫走了就來當火夫,嘉懿看他買的東西少怕不夠,至善說菜鹹好下飯,大頭侖跟老關說怕戲班撐不住,方七放下東西說又沒燒了你們有什麽的,被陳雲峰敢進屋裏。 文淵看見滿街的百姓燒紙哭泣心裏不是滋味,書瑤跑來送煎餅說自己小時候不開心就吃這個,感謝他的救命之恩,互相介紹後,為響雲天出事感到不幸,書瑤說朋友方七為了救人都受傷了,文淵開始關心起來。 李成昌來祠堂見陳雲峰父女感謝方七多次相救,這次是來調查私運鴉片的,看方七是不是知道怎麽內情,弄得父女倆很是慌張,走時李成昌問起演白蛇的木棉花。嘉懿責備方七一天不回來,寒姨拒絕李成昌要請方七調查鴉片一事,方七很是生氣進屋又看見門口有塊石頭"戌時"。

第3集

戌時方七來時看見花臉人放天燈(孔明燈)問他幹什麽呢,他在祈求上天保佑老百姓。方七氣憤的說戲班出這麽大的事都是姓馬的所為。方七要跟他說個秘密就是姓馬的私運鴉片,這次李大人就是來查此事。花臉人馬文淵很是不解,方七得意的說我也是花臉大英雄。馬文淵告誡方七一個女孩子不要牽扯此事,方七假意瞧不起,見他要走急著說以後放天燈就在此處見。 陳雲峰在酒樓約班主馬文淵說戲班的事,馬文淵說第一場戲就死了那麽人不吉利要解散響雲天。陳雨寒聽父親說戲班要解散很是驚訝,方七聽見火氣沖天的說兒子辦戲班,老子就放火,父子倆就是合謀刺殺李大人非要去算賬被陳雨寒嚴厲攔住。嘉懿跑來說戲班裏的人聽戲班要跨都要走,陳雲峰趕忙去沒留下,走了兩個人,叫走了木棉花。 方七找書瑤借錢,戲班隻能維持半個月,嘉懿讓她們別白費力氣了,隻要能找到主會戲班就能有戲金,方七恍然大悟。 高大人告誡馬寧兒有批鴉片要來廣東,李成昌遲遲不走就是盯上這批貨了,調查過方七就是那個花臉大英雄,讓馬寧兒好自為之。崔世文說這姓李的就是沖咱們來的,方七礙手礙腳,馬寧兒讓他一起解決了。 天還沒亮方七背著包偷偷的出去找主會讓嘉懿在家作掩護,沒走多遠就被一群黑衣人襲擊,馬文淵戴著花臉面具及時出現告誡歹人有事沖他來別找姑娘的麻煩。方七差點跌倒馬文淵扶著,方七滿臉幸福的喊花臉大英雄,馬文淵給她揉腳,方七問他是不是你喜歡自己要不然怎麽會三番五次的就他,馬文淵說她隻是運氣好,戲班解散是好事不會被壞人利用。方七為了響雲天不倒連夜找主會接戲,馬文淵說所有人都知道火燒戲棚以後還是小心點好,方七嗲聲說我一個女孩子功夫不好說不定哪天被欺負要花臉大英雄教武功,馬文淵說她要是能推動自己就答應,方七高興極了,馬文淵說看來你也沒事就要走,方七單腿跳著問他叫什麽。 陳雲峰看新來的火夫修戲班的兵器,火夫至善問他當年他是哪個過山班做到紅船的,陳雲峰覺得不值得一提。 方七在樹林裏聽見有人呼救,有一老伯腿摔傷了,方七邊給揉邊問陳家村方向,陳家村每年過神誕要請戲班,老伯一聽她是響雲天的人很是激動。到了陳家村,村民一聽是響雲天說他們第一台戲就著火不吉利,方七無奈剛出門遇見那個老伯,老伯幫忙去說情,所有村民見了老伯很是恭敬直呼九叔公--陳家村輩份最高的長老,九叔公說就請響雲天,連自己這條老命都是姑娘救的。 陳雨寒找不到方七很是著急看嘉懿支支吾吾的,正好方七回來說自己接到戲了,陳雲峰說大火都把服裝道具燒了拿什麽演,陳雨寒嚴厲的教訓女兒自做主張。馬寧兒囑咐崔世文看好貨,崔世文說對付方七的時候殺出來另一個花臉,方七還接了陳家村的戲,馬寧兒陰險的說就讓他們演場好戲吧。 半夜至善發現有人偷戲服就去抓人結果是方七,看她對響雲天這麽上心,方七說人定勝天響雲天一定不會倒的,讓六叔(至善)給保密。 大家拿出湊的錢給陳雲峰讓他添點戲服和道具,木棉花才來說找陳雲峰有事說自己要離開響雲天,大頭侖說他是當家花旦怎麽能做這種事,陳雲峰讓他離開了。嘉懿氣憤的跟方七說木棉花要走,李大人找過木棉花肯定許過什麽好處。方七來找李成昌說木棉花要離開怎麽回事,李成昌因為木棉花的扮相很像自己的妹妹想留過他,卻被拒絕,可在幾天前木棉花突然說能給他一百兩銀子就答應留下。 木棉花拿出銀票給陳雲峰讓他添置戲班,哭泣的說陳雲峰是自己的再生父母以後可能沒有機會演戲了,方七出來說怎麽沒有機會,嘉懿說大家誤會木棉花了。方七說李大人答應木棉花再演一場。 正在大家吃伙食飯時方七偷偷地來廚房找六叔(至善)讓他扎好馬步,方七運氣雙手出掌,至善裝著很是疼痛的說自己都是老骨頭了會受傷的,方七說自己跟個武林達人有約定,能推倒他就能學功夫,至善說凡事都是有弱點的不能硬碰硬,給了方七一根蓮藕就把她推出廚房說自己忙。陳雨寒看見女兒拿著藕不知幹什麽過去看藕新鮮要做湯,兩人一扯藕從中間斷了,方七突然有啓發。 晚上在石碼頭方七約來花臉馬文淵讓他扎好馬步,馬文淵出乎意料被方七差點打倒,方七得意的說金剛不壞自有其弱,馬文淵說哪天等到推不動方七就教她招式,方七覺得他耍賴,方七說響雲天接陳家村的大戲了要讓以前的班主知道響雲天一定會重振聲威的,回頭一看花臉大英雄不見了說他真沒禮貌。 吉叔喝著茶哈哈笑的說方七還真有本事,少爺你前腳解散後腳就重組了,馬文淵憂心忡忡擔心戲班再被利用,決定暗地裏用班主身份保護他們。 陳雲峰帶領戲班出發陳家村,馬文淵來送東西惹得方七很是不高興,陳雲峰開啟包裏面是響雲天的旗號,馬文淵說不管火是不是自己爹放的不能把罪賴在他頭上,陳雲峰答應他跟大家一起去。 李成昌問高大人為何急匆匆的來找他,高大人說查到有批鴉片要運來廣州,說出了具體時間和交易地點。

第4集

李成昌讓高大人一定要把這批貨人贓並獲。 方七看見接大家的船來了就使勁喊船家,大家正搬東西一群官兵把他們圍住,高大人說官府收到線報有人借戲班偷運鴉片,官差在船上搜出大量鴉片,陳雲峰說這鴉片不是他們的。高大人把響雲天眾人押回衙門,李成昌升堂,程書瑤看見那個講故事的好人原來就是響雲天的班主,馬寧兒闖進公堂跪下求大人放過犬子馬文淵,陳家村的戲是方七接的有什麽事該問方七,方七說船家是陳家村找的,高大人跟李成昌建議將響雲天眾人收押大牢,方七激動的站起來反對,李成昌隻把方七收押。 老關說方七這丫頭怎麽自己承擔罪名有事大家商量,木棉花從李大人那回來說大人相信此事與方七無關可是沒有證據,大頭侖分析馬文淵就是跟他爹串通來做戲的,書瑤心裏不是滋味。 馬寧兒告誡文淵以後不準管響雲天的事,馬文淵氣憤的說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的。馬文淵跟吉叔說爹這回就是栽贓戲班,要找到其他鴉片幫方七洗刷罪名。 書瑤找馬文淵救方七,書瑤相信他是個好人。 嘉懿摘菜要給方七做飯,至善問他怎麽不找班主幫忙,嘉懿氣憤的說臭坑出臭草,班主他爹是馬寧兒,至善瞪大眼睛驚訝,嘉懿祈求花臉大英雄的出現,至善才知道是方七說的那個武林達人。 晚上馬文淵戴著花臉面具來到花月樓,馬寧兒吩咐崔世文跟張老板談就笑著出了包房,馬文淵直接進去問鴉片到底在哪,馬寧兒帶著一行人進來說在我這呢,馬寧兒說把他給我殺了再看看他的真面目,最後馬寧兒出手打敗花臉時,至善蒙面解救與馬寧兒交手,馬寧兒被打敗看出對方用的是少林拳。兩人跑進樹林躲過追捕,互相沒有說出身份,至善問他在花月樓到此刺探到什麽,馬文淵說自己中計了。至善說不一定要從他入手,釣大魚就要喂她最喜歡的東西。 馬寧兒感謝高大人配合,又問李大人身邊有沒有達人,昨天設局被一個用少林拳的人打敗,高大人一聽少林拳很是吃驚,馬寧兒說這個人該不會跟當年的事有關吧,高大人說當年的人該死的都死了啊。高大人說等方七死了李成昌結案就走了。 李成昌來牢裏找方七說那個船家指正她裝鴉片是她指使的,是不是別人認出她是花臉大英雄的身份,方七慚愧的說那天隻是巧扮花臉大英雄的才誤打誤撞救了大人的,讓李大人幫個忙說不定會救自己。 陳雲峰跟女兒去衙門打探方七訊息,木棉花跑進來說那個船家也指正方七。 晚上石碼頭李成昌放天燈花臉英雄果然來了,戴著面具的馬文淵說要找到其他鴉片救方七,需要李大人配合。 晚上陳雨寒回憶小時候的方七獨自笑著,做了糕點來到牢房送給官差們吃,陳雨寒趁他們都暈倒開啟房門讓女兒逃走,方七不想連累戲班說什麽不走,情急下陳雨寒說方七的親娘叫淑娟,當年戲班是過山班時候收養的方七,高大人帶人進來聽到娘倆說過山班、淑娟,直接拿下她們。高大人吩咐手下把方七不是陳雨寒的親生女兒的事散播出去要引出方七的親爹來救他。 崔世文回來報告馬寧兒大牢的事,崔世文出門時被別人點暈。 高大人看李成昌的衙役們搬箱子,李成昌說抓住了一個買賣鴉片的人才從倉庫中找到這些鴉片。晚上高大人慌張的來找馬寧兒說李成昌找到了鴉片,正好崔世文頭暈的進來說被花臉打暈過,馬寧兒問崔世文是不是他把藏貨地點說出來的,崔世文解釋很久,馬寧兒叫他趕緊帶人去貨艙看看。正在大家搬貨的時候,花臉人出現跟崔世文打鬥,李成昌帶人拿下所有人。李成昌來牢裏告訴陳雨寒鴉片都找到了能放她們。 一早陳雲峰帶著大家來接她們母女,隻看見陳雨寒出來,陳雨寒來到淑娟的墓前看到方七在,陳雨寒講述放棄的身世,她與淑娟是同鄉姐妹,有一天淑娟抱著剛出生的方七被仇家追殺托自己撫養方七,方七追問親爹的下落為何滅門。

第5集

陳雨寒也不知道仇家是誰,隻知道那些人是沖方七的爹來的。陳雲峰見雨寒跟方七回來就放心了,陳雲峰說這個秘密壓了十多年,陳雨寒說方七爹的事就不打算告訴方七了。 高大人報告李成昌查過抓來的人無法證明倉庫裏的鴉片是馬寧兒的,李成昌覺得早晚都會治馬寧兒的罪,說要離開這裏之前有件事要麻煩高大人。 高大人來找陳雲峰拜托響雲天在李大人走之前演出一次,因鴉片一事高大人又道歉,又問起方七身世,想幫忙巡查方七爹的下落,陳雲峰謝絕。書瑤來看方七,陳雨寒說她一直關在屋裏讓書瑤多來陪陪,書瑤見她不在屋。嘉懿來石碼頭說方七生娘不及養娘大,別煩了回去幫響雲天演出,方七很興奮。搭建演出台方七跟陳雨寒很是尷尬,李成昌跟老母來謝陳雲峰成全木棉花留在母子身邊陪伴,陳雲峰覺得這是木棉花的幸事。台下方七跟陳雨寒有意無意的互看著。 陳氏祠堂門口眾人惜別木棉花。高大人看馬寧兒獨自喝酒說姓李的走了,馬寧兒噴出嘴裏的酒抓著高大人的胳膊說貨沒了你知道我損失多大!要不是你放了姓方那丫頭就不會這樣,高大人揪著馬寧兒的衣服告誡他不準動方七。高大人說起方七的身世,十幾年前他們的結拜兄弟也姓方,他妻子也叫淑娟,當年火燒少林方天佑跟他妻子分頭逃走,傳聞他妻子把女兒托付一個戲班,方七很可能是方天佑的女兒,還有救花臉人用的功夫就是少林拳,找到方天佑就能湊齊所有寶藏的線索,如果成功了以後就想榮華富貴了。馬寧兒喝得爛醉回到馬宅跟馬文淵說自己損失慘重,做這麽多都是為了他,馬文淵說寧可苦寧可窮也不願意看到爹這樣,勸他收手,馬寧兒眼裏含淚說張弓沒有回頭箭,要比敵人更狠更毒才能保護大家,告誡文淵遠離江湖就睡過去了。吉叔跟馬文淵說除了用花臉英雄跟老爺做對還可以用親情感化他,馬文淵在碼頭邊溜達看見遠處方七放天燈直接走去就在猶豫回走的時候被方七叫住,馬文淵笑方七是不是沒臉回家,方七惡狠狠的說馬文淵有個壞爹,馬文淵說這麽晚是在等花臉人吧,一定是喜歡人家了,方七支吾地說喜歡怎麽了,警告馬文淵花臉大英雄治不了你爹小心找你算賬。陳雨寒叫住方七去喝綠豆湯,方七問陳雨寒這麽多年不嫁人是不是因為自己,陳雨寒說事情太多沒時間想這個。 方七跟書瑤聊天問她認不認識媒婆有重要的事做。馬寧兒叫崔世文繼續監視方七。吉叔跑來說少爺不見了留下紙條,馬寧兒看完大怒說文淵被花臉人抓走了,馬寧兒帶人在一個破房子發現受傷的文淵,文淵虛弱的說花臉人警告爹以後再做惡就不是今天這樣。吉叔幫文淵擦葯心疼的說讓少爺受苦了,馬文淵說隻要爹能回頭是岸,值,其實是吉叔用棒子把文淵打傷的,兩人的苦肉計為了感化馬寧兒。馬寧兒來看文淵說等傷養好趕快回白鹿書院,馬寧兒覺得收手怎麽養活兄弟們,文淵跪下說自己會努力讓戲班掙錢,吉叔為他們高興。 媒婆三姑叫書瑤看看公子們的八字,書瑤問有個叫方七的找她什麽事,三姑說她是找公子相親年齡都是偏大的,書瑤正跟嘉懿說這事被陳雨寒聽見問了究竟,說今天在妙奇香相親。媒婆三姑正把米鋪王老板介紹給方七,陳雨寒拉起方七說 找這麽大歲數的都能當爹了說什麽不同意,圍觀的人都覺得這人年齡太大,方七說這不正好嘛,陳雨寒說你知道我不是你親娘避著我就算了也不能隨便嫁人啊,方七說這是替你相親呢,所以人大跌眼鏡。

第6集

陳雨寒拿著雞毛撣滿院子追打方七被陳雲峰攔住問了究竟,娘倆又追著打去了。吉叔見少爺為響雲天沒戲金發愁拿出老爺給的支票,吉叔覺得老爺要是學好少爺就不用扮花臉大英雄跟老爺做對了。 晚上馬文淵戴著面具在石碼頭放天燈等方七,方七一來就雙手捶打他這麽多天也不露面很是委屈,馬文淵說這是來道別的,方七問他怎麽能放心自己。馬文淵聽方七替母親相親笑她該把自己嫁了她母親就放心了,方七說他跟那個壞蛋說的一樣,走時花臉說也許很快你就能找到那個能保護你的人了。回來馬文淵把面具跟衣服都收拾到箱子裏。 方七到處找娘,陳雲峰說都是你鬧得別人笑話她這把年紀急著嫁人回鄉下回避一段時間,方七聽見外公跟嘉懿說戲班缺旦角。陳雲峰約馬文淵來祠堂商量響雲天的去向,馬文淵理解陳座艙怕響雲天再出事連累方七,答應找旦角代替木棉花。方七叫嘉懿偷出戲班的契約找花旦,沒有合適的,嘉懿想起一人來。大頭侖跟馬文淵說當年有個小紅豆跟木棉花齊名,老關也張口稱贊,就是不知此人去向。方七問給自己做飯的六叔(至善)給那麽多戲班當伙夫認不認識一個叫小紅豆的,至善說是嘉慶壽的小紅豆嗎?方七激動問其下落讓至善明天早上跟自己去找,直接就跑了。馬文淵讓吉叔打聽小紅豆下落。 至善問方七真想讓響雲天重組嗎,方七又是大手一揮說當年響雲天可是從過山班做到紅船演變上六府,至善總聽這句都學會了,說她當年才三歲懂什麽。小紅豆拄著拐看見至善激動的喊六叔,原來小紅豆的腿是被人打斷的,小紅豆慚愧不能幫方七。至善檢查一番說隻是患了風濕敷段時間葯包能上台,小紅豆說腿的事說來話長。吉叔對馬文淵說當年嘉慶壽的主會看上小紅豆讓他去府上陪酒,小紅豆挺有骨氣不肯就範,主會一氣之下誣陷他行竊就把他腿打斷了,戲班的人不敢得罪主會又怕他殘了不能唱戲,就把他從戲班趕出去了,吉叔征求少爺用不用去談談。方七很是氣憤要去找害小紅豆的李老板討個說法,結果在酒樓裏跟對方手下打起來,馬文淵出來阻止,李老板看他是馬寧兒的公子轉怒為笑,馬文淵走時說選好日子李老板給小紅豆道歉。晚上馬文淵做東,至善勸方七少吃點,馬文淵跟方七又在打嘴架,至善轉移話題接下來怎麽做,馬文淵說要把天後誕的酬神戲由響雲天來做,又笑話方七接戲接到牢房裏去了,方七很是氣憤。 村民因為北帝誕初場就燒戲棚不吉利不想用響雲天,高大人直接來就做主由響雲天接戲。馬寧兒叫兒子來喝魚湯,馬文淵提起是高大人幫忙說服村民,馬寧兒說有事要走,馬文淵跟吉叔說懷疑這事跟爹有關,要小心行事。馬寧兒氣憤的找高大人問他天外天都重組了還讓響雲天插一腳到底什麽意思,高大人笑道當年方天佑妻子臨死前去的是自己的天外天,要證明今天的陳雲峰就是當年的小飛龍,方七的身世自然就會水落石出。 小紅豆跟陳雲峰簽了契約,陳雲峰聽小紅豆說腿是張六(至善)治好的,就來廚房看他,至善又問陳雲峰原來在哪個戲班,陳雲峰說原來不出名就讓他開飯吧。 書瑤約方七跟嘉懿的路上巧遇馬文淵,方七看見馬文淵來很不高興,書瑤就邀請他一起玩遊戲,就是幫人看攤看誰賣的多,輸的烤田七請客。嘉懿出主意讓方七跟馬文淵一組,因為他倆隻顧鬥氣肯定會輸的,方七挑釁的答應了。晚上馬文淵生火說方七不像個女的,方七埋怨戲班不要女的說著說著就舉起樹枝打馬文淵,馬文淵抓住她的手兩人突然尷尬,接著嘉懿喊方七來幫忙書瑤受傷了,抓田七時扭到腳。嘉懿放下酒壇說沒想到會輸去抓田七誇馬文淵懂得好多,馬文淵說讀書的時候什麽都是自己做,這次是要組班好好經商,也要感化爹做個好人,方七力挺他的想法四人舉酒幹了。嘉懿送喝多了的方七,馬文淵送書瑤。

第7集

透過程宅的門縫書瑤見馬文淵遠去心裏甜甜的,回頭見滿院子的聘禮,程書瑤的爹娘看見女兒回來趕緊拽著書瑤說趙公子下了聘禮,書瑤一怔。方七蹦蹦跳跳的來給書瑤送紅燒肉吃見她哭了,問來才知書瑤娘要她嫁人。晚上書瑤在方七家過夜,方七勸她要是不願意可以不嫁,問她是不是有心上人了,是不是姓馬的,書瑤默許。方七來找馬文淵要他去書瑤家提親,馬文淵說書瑤是個好姑娘,她不願意嫁給不喜歡的人那我也不願意娶個不喜歡的人,打發方七回去了。嘉懿見方七回來問她書瑤怎麽失魂落魄的,方七都說了,最後方七心生一計。晚上方七在石碼頭放天燈,倚著石欄桿等到早上不見花臉大英雄,這一切馬文淵暗中都看到了。回到馬宅吉叔說大事不好了有個紅船班也要在天後誕演大戲,戲班名叫天外天。老關大頭侖知道有個戲班天外天跟自己唱對台戲很氣憤,陳雲峰一臉嚴肅沉思著。吉叔回來跟馬文淵說戲棚搭了兩個戲台看來真要唱對台戲了,馬文淵讓他查天外天的來頭。書瑤跟方七說過幾天要行大禮,自己跟娘說不嫁也不行,方七說一定要給她想辦法,嘉懿跑來說來個天外天戲班跟咱們唱對台,事情都趕到一起方七很煩。高大人把天外天的當家花旦--花旦英介紹給班主馬寧兒,馬寧兒看他年輕問到底能否證明陳雲峰是當年的小飛龍,花旦英說家師跟小飛龍當年不但同是天外天的台柱,還是同門師兄弟,隻有自己可以證明,想先去單獨會會陳座艙。陳雲峰拿著半塊玉墜出神,嘉懿請進花旦英,花旦英遞上禮品跟陳雲峰坐下喝茶說才知道這次來是跟響雲天唱對台的,前來賠罪。陳雲峰打聽同行沒聽過附近有紅船班天外天的名號,問他原來在哪裏演出,花旦英特意提到從前的天外天隻是過山班,師傅跟師伯小飛龍是當時的台柱子,自己有幸繼承師傅的名號--花旦英,有一天師伯突然失場天外天就此解散,陳雲峰為之一震問花旦英的師傅何在,聽說已過世就開始發呆,花旦英說這次重組天外天隻是想把它發揚光大。方七跑來問怎麽有人跟響雲天打對台,知道花旦英來意就開始興師問罪,陳雲峰見她無禮讓她回房去,花旦英客套幾句走了。花旦英回來給木牌上的半塊玉墜上完香說陳雲峰就是當年的小飛龍,他師弟一聽憤怒的要找他報仇,要不是陳雲峰天外天不會解散師傅也不會死,花旦英叫他別輕舉妄動要從他的外孫女下手,讓陳雲峰不得好死。方七偷陳雨寒的錢被嘉懿抓到嚇一跳,方七說是借來給書瑤,讓她遠走高飛,嘉懿把錢搶下放了回去,拿出自己多年的積蓄。方七來找書瑤隻看見工人們做拓印,書瑤家是做拓印的,書瑤娘急著說明天要過大禮也不知人哪去了,方七會意。書瑤在馬宅門口等馬文淵,見他出來請他今天去一個地方在成親前幫她完成一個心願,書瑤帶他到山上尋找幾年前丟的風箏,上面有姐姐的願望結,很久之後終於找到,書瑤激動的抱著馬文淵,要走時馬文淵問她是不是真的不想嫁人。晚上書瑤娘急著來祠堂找書瑤,嘉懿提議明天一早再去找。馬文淵說書瑤跟自己在荒山野嶺呆一個晚上那個人會知難而退但也毀了名聲,書瑤不怕,書瑤終於忍不住說出喜歡馬文淵,書瑤一聽方七來找過很難為情,馬文淵說當時拒絕,感情是不能勉強的。方七跟嘉懿對書瑤的父母說沒找到書瑤,就聽到鞭炮鑼鼓的聲音,媒婆三姑領著趙子明要往院子裏抬禮品,方七跑過去借口書瑤身體不適請擇日,嘉懿驚訝的喊書瑤,馬文淵作揖道書瑤昨晚跟他喝酒,醉了留宿一夜,說完便走了,趙子明一聽帶人就走,三姑追去,觀看的人議論紛紛,方七說找姓趙的算賬的去。方七說馬文淵當眾說跟書瑤過一夜讓人姑娘家以後怎麽見人,馬文淵說那是她的事,方七說要是書瑤出什麽事一定不會放過他就走了,花旦英見此景陰笑,裝著巧遇正煩心的方七打聽他外公是不是小飛龍,因為當時收養一孤女才失場,方七聽花旦英說陳雲峰收養那個孤女的父親姓方時吃驚。

第8集

陳雲峰看方七臉色難看,方七問他是不是小飛龍,陳雲峰否認,方七追著問親爹是誰,正好陳雨寒背包從鄉下回來聽見就嚴厲說方七知道的就這麽多,也不知什麽天外天。陳雨寒讓父親出去避一避,陳雲峰說這不僅涉及到阿英還涉及到方七的爹,無論如何不能讓別人知道方七的爹是誰,唯一辦法就是避開演出,這些方七都聽到了。馬文淵聽吉叔說天外天早就不存在了,不久前別人買了個紅船班改名叫天外天的,馬文淵覺得組班這麽突然肯定有問題,讓吉叔查出班主。 方七約花旦英說外公就是不承認自己是當年的小飛龍,花旦英說有辦法隻是需要方七幫忙,這一切馬文淵都看的清楚。在花旦英的家門口馬文淵問他到底是誰是何目的,花旦英讓他回去問令尊。馬文淵來賭庄問馬寧兒是不是天外天的班主,對付響雲天有何目的,不是答應不做壞事,馬寧兒拍案站起叫他好好跟老子說話,馬文淵說一定不會讓他得逞摔門而去。 馬文淵約陳雲峰說推掉天後誕的演出,不想讓響雲天跟天外天打對台,陳雲峰一聽天外天班主是馬寧兒感到吃驚,方七跑來責怪馬文淵不跟天外天打對台,又怪外公不講自己的身世,陳雲峰拽走方七,陳雨寒訓方七不準管戲班的事,方七又質問陳雲峰是不是因為自己當年才失場,為何不能親口說自己是不是小飛龍,陳雨寒給方七一巴掌,方七哭著跑了。 陳雨寒拽著方七說她半夜在外公屋裏偷東西,陳雲峰見方七手裏拿著另一半玉墜臉色都變了,問她何處得來的,兩塊一合正好是一塊完好的玉墜,方七說花旦英說的沒錯,為何外公就是不承認自己是小飛龍,陳雨寒說花旦英不是好人不要再跟他接近。 次日方七還花旦英玉墜說他說的沒錯,花旦英假意不讓方七逼陳雲峰了,看方七堅持要找出自己的身世,就說隻有響雲天跟天外天唱對台戲陳雲峰才會承認自己的身份。方七來找馬文淵求他讓兩個戲班打對台,天外天重演當年的戲外公才會承認身份,馬文淵覺得陳雲峰不承認自有他的道理,說方七要珍惜眼前的親人,這樣追究下去一點意義沒有,方七說想知道自己的爹是誰難道有錯嗎,馬寧兒無意聽到了這些暗自點頭。馬文淵約陳雨寒說唯一能讓方七釋懷的就是說出她的身世,因為天外天的班主是自己的爹,陳雨寒不便說出。 高大人給馬寧兒倒上陳年佳釀高興的說確定陳雲峰就是小飛龍,追尋多年的寶藏線索就要有頭緒了,高大人提醒道文淵跟方七走的太近怕她倆走在一起鬧出差錯。馬寧兒叫生氣的文淵過來吃完飯,馬文淵喝了一杯酒跟父親說重組天外天的事話不投機,剛要起身走就暈倒了,馬寧兒叫崔世文帶文淵離開,沒他的吩咐不準讓他回來。 陳雲峰親自弄得野雞煲叫方七來吃,陳雲峰說方七小時候就喜歡外公醉了給你講故事,今天就講一個關於戲班的故事,陳雲峰喝了幾杯說從前有對兄弟跟師傅學藝,一個當了武生一個當了花旦,發誓要組建一個紅船大班,有天晚上要演出,武生的世侄女來找,因為仇家追殺要把嬰兒托付給他,還給了幾兩黃金讓他們連夜逃走,武生本想把黃金給師弟讓他組建紅船大班,可來不及了,一跑就失場了,戲班等了好久等來的確實追殺和滅口,陳雨寒擔心讓父親回去休息,陳雲峰堅持要講完,哭腔著說後來這個武生是用這幾兩黃金組建了一個紅船大班但他的心卻沒有一天安穩過,因為覺得對不起以前的戲班和師弟,這些年不提是不想方七看不起外公,心裏很難受,陳雨寒和嘉懿趕緊扶走陳雲峰。方七來看睡熟的陳雲峰,陳雨寒說你外公當年解散響雲天一心上岸過平淡的日子,這次重組響雲天是想多賺點錢能讓你過上好日子,方七跪下哭著說再也不問好好跟娘過日子。 嘉懿叫停大家別練功了,老關大頭侖他們一聽不跟天外天打對台很不服,至善私下問嘉懿發生什麽了,嘉懿看沒人就把前前後後都說了。 花旦英又在上香,師弟匆忙來報說響雲天不演酬神戲了,花旦英說這次絕不會再讓小飛龍失場的。 大頭侖、老關、小紅豆他們在茶館喝茶聊不唱對台戲時,花旦英師弟帶一行人也來喝茶,時不時的大聲說響雲天是群縮頭烏龜之類的話激怒他們,最後雙方打了起來。花旦英約方七,看她不想追究身世就把她綁走了。陳雲峰因為戲班的人鬧事跟高大人謝罪,高大人一聽陳雲峰要放棄唱對台戲一怔,雨寒急著來說方七不見了。 陳雲峰安慰大家不用擔心方七,獨自來找花旦英,看見堂內木牌上的半塊玉墜也要上香,花旦英說他沒資格,陳雲峰說當年的事就沖他來,放了方七,說著就要給花旦英跪下,花旦英說為了他師傅的在天之靈再演一次《三下南唐》

第9集

花旦英又提出唱對台戲才肯放方七。陳雨寒一聽這些人是沖父親去的很氣憤。

嘉懿催大家趕快化妝卻不見師父陳雲峰,陳雲峰化好妝說花旦英要遵守諾言,花旦英說唱完戲再講條件。至善蒙面來到天外天救方七,方七一勁追問他是誰,至善說花旦英逼你外公演出讓她趕快回去。在戲台上天外天的人步步緊逼把陳雲峰打下台,響雲天的人看到出來救場,兩個戲班就打起來,下面觀眾一片混亂,陳雲峰拽住方七叫住手,這事由他一人處理,對著天外天的人承認自己是小飛龍,不要同門相殘,就向天外天的人跪下叩頭請罪,花旦英說他這樣根本不能贖罪,當年因為他失場主會一怒之下將自己師傅雙腿打殘,因為收養方七仇家將天外天滅門,逼出方七的父親就是方天佑,台下馬寧兒跟高大人聽到瞪大眼睛,花旦英嘴上說不信扶起陳雲峰暗用匕首刺向他的胸部,陳雨寒讓戲班的人扶走陳雲峰跟天外天的人打起來,馬寧兒帶人離開,至善蒙面來幫忙,見高大人帶兵來都住手逃了,花旦英跟師弟逃跑的路上馬寧兒滅口時說當年滅天外天的就是自己。陳雲峰躺在床上虛弱的握著方七的手說怕自己過不了這關,雖然不知道你的仇家是誰可就怕他們找來。高大人聽馬寧兒說花旦英解決掉了呵呵的笑,接下來就從方七身上得到藏寶圖就大功告成了。

至善忙了一夜說陳雲峰的病情終於穩定下來,就聽見馬寧兒帶人來找方七,說當年方七的爹勾引他妻子偷走了玉佩非要方七交出來,陳雨寒擋著不讓馬寧兒搜家時,文淵及時阻止,馬寧兒說文淵娘跟方七的爹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才一怒下殺了她,文淵狠狠的拉住馬寧兒說隻知道娘是你殺的。

陳雨寒叫方七歇會她來熬葯,方七心事重重的走在街上與馬文淵剛擦肩就都停下來,方七沒想到與馬文淵是世仇,尷尬的說要是互相喜歡麻煩就大了,馬文淵說不會讓爹傷害到你。

陳雨寒跪求高大人做主,馬寧兒來鬧事,高大人聽她說沒有傳家之寶失了神。馬寧兒聽高大人說陳雨寒什麽不知道拍案憤怒,高大人提醒方天佑和妻子逃亡到南少林至善那,一把火燒了少林至善下落不明,高大人說有方七不愁找不到至善,這幾天高大人出城,讓馬寧兒有什麽事抓緊做。陳雨寒說當年淑娟確實給過一塊玉,但搬家落在茅屋裏要去拿,方七讓陳雨寒照顧外公跟嘉懿一起去就去收拾東西了,陳雨寒叫住後走的嘉懿說有事。

到了茅屋方七直接進去,嘉懿把她反鎖在裏面說是寒姨的意思。崔世文問馬寧兒用不用派人找方七,馬寧兒說還有他娘在,今晚子時三日期限到,依計行事。

晚上嘉懿聽到方七叫喊聲驚醒開門就被方七一棒打暈,往回跑時遇見花臉大英雄,花臉馬文淵叫她不準回去,保證保護好方七的娘就走了,方七依依不舍,嘉懿跑來把她領走。馬寧兒帶人來要傳家之寶,陳雨寒被打傷,馬寧兒見花臉人又出現親自對打,最後馬寧兒敗陣,崔世文帶走他封鎖所有出口開始放火燒拾香園。

大頭侖老關跟戲班所有人來救火,崔世文帶人擋著,至善用斧頭把後門的鎖砸碎救出陳雲峰父女跟花臉大英雄,幾人逃了很遠,陳雨寒謝花臉英雄相救,花臉人揭下面具,大家看是馬文淵吃驚不已,馬文淵說這麽做都是在阻止父親犯下的錯,至善覺得這不是辦法,馬文淵讓大家別把自己就是花臉人告訴方七,陳雲峰他們回到茅屋找方七,方七因為自己連累大家很內疚,陳雨寒感謝六叔及時相救,嘉懿納悶六叔隻是火夫為什麽武功這麽高,陳雲峰早就猜到他來響雲天不簡單,六叔說自己當年是南少林的住持至善,方天佑投靠的正是自己,把方天佑給的玉佩交給方七,方七說這是爹留得唯一信物絕不能給馬寧兒,讓至善接著保管。

至善回到祠堂看見一片狼藉,隻有一封信:響雲天一家人被關在碼頭貨艙。至善來到寺院恢復了住持裝束就來碼頭要人,馬寧兒說句至善大師別來無恙,至善拿出玉佩叫他放人,崔世文來拿被至善一拳打倒,馬寧兒看手下都敗了,至善要跟他算當年火燒少林的賬,兩人過了好多招打到懸崖邊,至善勸他收手做個好人,拿出玉佩說這是禍根就朝懸崖扔去。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方七周揚
馬文淵張丹峰
陳雨寒葉童
至善元彪
五梅師太鄭佩佩
馬寧兒修慶
陳雲峰馮進高
程書瑤毛曉彤
方天佑吳廷燁
崔世文田重
花旦英林江國
嘉懿周毅
李成昌師小紅
高進忠郭軍
關菁于江
木棉花吳華新
林以政姚睿
宋韋傑李恨天
陶藝李明月
縱珩李凝香
佟仲琪吉叔
芝蘭劉玉婷
徐慧慧三妹
馮丹丹玲瓏
袁岷關忠義
大頭侖張梓烈
大頭佛康小偉
張海平方掌櫃
趙水晶小紅豆
居輝白小虎
朱蓉蓉慶棠
李志釗一智
呂龍一慧
永振一普
鍾雷丁南
謝瑞言李夢陽
王超許臣
葛祥龍陳爽
志超呂志
永振趙成海
尹東軍程父
傈梅程母
陳嘉芝荔枝
金釗葉老板
楊小強喬老板
劉震奇大眼劉
陳發英三姑
邢文傑惡霸頭領
張中吳藝卓
張全勝福來
趙子萬陳伯
趙海鷹老李
周金鳳陳大娘
李軒沈泰

職員表

出品人莫慶棠 蔡照波 侯莉 毛德姣、曾國慶 賀茜 趙欣 李琅瑪 吳文治 董濱
製作人王志忠 張軍 夏振林
監製王義軍 王贊先 黃凱如 劉樂樂 單欣榮、張志斌 餘瑞金 許少和 孔權開 田文海 劉安仁 董濤
導演賴水清、劉國輝 
編劇陳志恆,彭艷雯,冼小敏,葉敏
配樂林海
選角導演劉運強 馬相陽
配音導演程寅
藝術指導馬亞萍 張梅 溫遠輝 黃剛 莫童
動作指導詠春顧問:吳德明 、武術顧問:陳中泰

總策劃:餘瑞金 屈洪波

音樂原聲

電視劇《詠春傳奇》片頭曲《愛最堅強》 片尾曲 《偷偷愛你不容易》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