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負

許負

許負本為一婦人,以善于相面而被漢高祖封為鳴雌亭候,根據《懷慶府志》記載,許負著有《德器歌》、《五官雜論》、《聽聲相行》等現在我們還常看到很多相書中提到的《許負相耳法》等的書,但應該大部分是別人用其名而寫的相書。如明代周履靖的《許負相法十六篇》就傳為她的著作。

  • 本名
    許負
  • 別稱
    古代第一女神相
  • 所處時代
    戰國時代
  • 民族族群
  • 出生日期
    不祥
  • 逝世日期
    不祥

概述

中國古代第一女神相──許負

天賜奇女

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秦國大將軍王翦之子王賁率滅燕、代之師攻齊,擄齊王建,遷之共,遂滅齊為郡,天下一並于秦。始皇帝大喜,令天下大慶。同時詔令各地官吏,廣征神異祥瑞之事,上奏朝廷。

各地官員遂廣征博採,紛紛以在地祥瑞之像上奏。時臨兆郡守來報,有大人長五丈,足履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見于臨兆。始皇大悅,以為喜瑞,令銷天下兵器,作金人十二以像之。這年秋,河內郡上奏,該郡溫城縣令許望之妻趙氏生一女,手握玉塊,玉上有文王八卦圖隱約可見。此女出生僅百日,即能言,實屬神異。始皇聞訊,亦以為吉瑞之兆,令賜許望黃金百鎰(一鎰為二十兩或二十四兩),以善養其女。

許望得到皇上賞賜,自然感激涕零。他已有三個兒子,正想再添個女兒,不想天隨人願,送子娘娘竟真的給他送了個女兒來。對此,他本已感到心滿意足,誰料女兒一出世,便以其怪異之像驚動了皇帝,得到天大的賞賜,怎不令他大喜過望?為了表示對始皇帝的感激之情,他特為女兒取名為"莫負",意為莫負聖上的隆恩。

天賦異稟

許望的妻子生了個得到至高無上的始皇帝御賜的神異女兒,訊息很快傳遍天下,許多慣于獵奇的人甚至不遠千裏,專程前來看稀奇。盡管並非所有的人都能如願,但對于官階比自己高的人,許望卻無法將他們拒之門外。因此,許府門前,每天都是車水馬龍,高官顯貴絡繹不絕,使許望陷于進退兩難之地。

經過一段時間的折騰後,那些熱衷于前來看稀奇和湊熱鬧的人才日漸少了起來。這種現象的出現,竟然同莫負的哭聲和笑容有關。

原來,隻要莫負未曾入睡,對前來看熱鬧的人隻有兩種反應,一是見到某些人後,便大哭不止;一是見到部份人則綻露甜蜜笑容,開始,人們並不以此為意,認為哭與笑,純屬襁褓中的嬰兒本能的反應,並無甚麽特殊含義。可是,經過一些時日,人們發現,凡是莫負對之大哭不止的人,過不了多久必然會厄運接踵而至,或陡生疾病,或屢遇禍端,或家庭頻遭變故,或觸犯律條而被判罪。而莫負對之笑容頻頻者,則喜事連連,不是招財進寶,便是官階頻升。于是,人們醒悟過來,這個女嬰有一種天然本領,即可為人看相。凡對之哭者,必然是招災罹禍之人;而對之笑者,則為吉星高照之人。有人甚至認為,這個神奇的女嬰的哭聲乃為詛咒之聲,誰碰上了,必然災難臨頭。為此,那些欲來看稀奇的人聞之無不為之色變,為了不讓自己成為詛咒的對象,遂打消了前去看稀奇的念頭。于是,許府也就慢慢變得清靜起來。

許望為了不辜負始皇帝的期望,對女兒的養護自然不敢稍有疏忽。他見女兒的確是智力超常,便于女兒四歲時,請來一位學富五車的老先生教他識字讀書。讓教書先生驚奇的是,莫負竟有過目不忘的本領,不到半年,便能認識四千餘字,先生十分高興,便讓她背誦課文,她竟過目成誦,凡是教給她的課文,無一不能背誦。後來,先生見莫負經常拿著那片玉塊把玩,並時常對著玉塊上的文王八卦圖發愣,于是,他便向其解釋八卦的來歷和含義。先生原以為她一定聽不懂自己所講述的一切,誰知她竟聽得如醉如痴,興趣盎然。先生還以為她隻是出于好奇,故能集中精力聽講,並不一定理解自己所講的一切。為了了解她是否聽懂了自己講述的內容,他便向她提了一個問題:"莫負,你聽得懂嗎?何為'易'?何為'八卦'?"

莫負點頭道:"懂。易者,變化之理也。'易有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就是在少陽、老陽、少陰、老陰這四象之上分別加一陽爻或陰爻所產生的新的八種符號。八卦就是三畫卦,三畫代表天、地、人三才,其中包含陰陽兩種符號。陰陽兩種符號的排列次序不同,便形成八個不同的三畫卦……"

先生一聽,大為驚詫,他萬萬沒有想到,小小年紀的莫負,竟能用如此簡潔的語言,將自己頗費口舌所講述的內容概括出來。為此,他對許望感嘆道:"令愛記性和悟性真乃曠古少見,可惜他不是男兒,否則,定為易學一代宗師!"

莫負聽了先生的話,很不服氣,對先生說道:"易有三易,曰:《連山》和《歸藏》、《周易》。先生僅知《周易》,卻不知《連山》和《歸藏》。《連山》又稱《艮坎》;《歸藏》又稱《坤幹》。'艮'為土,土育萬物;'坤'為女、為陰、為母。《連山》和《歸藏》將'艮'和'坤'置于卦首,表明對"後土"和母性的重視。有土,乃有萬物;有女方有人類。所以,先生說隻有男性方可成為一代宗師,太過偏頗。從我們祖先的觀念來看,女人未嘗不能成為一代宗師。"

先生聽罷莫負所言,大為驚詫,他萬萬沒有料到,年僅十來歲的莫負竟然對《連山》和《歸藏》亦有所知,而《連山》和《歸藏》自己並沒有向她講述過,就是自己對其內容也所知甚少。這個神異的女童又是從哪裏知道這一切呢?難道她真的是天神下凡?

教書先生自知能力有限,遂向許望提出辭呈。他對許望說道:"令愛具有天人之資,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教習之。望大人速為其聘任高人教導為要。當今堪稱高人者,除了鬼谷先生之外,便是他的幾位高足弟子,如徐福、盧傲、黃石公等。徐福、盧傲已出海為始皇帝尋長生不老之葯,鬼谷先生因年事已高不再收徒,隻有黃石公尚在潁川歸谷山中。黃石公深諳神仙之道,精通三易之秘,擅長相人之術,令愛若能拜其為師,前程將不可限量。"

訪師求學

許望覺得教書先生說得有理,遂攜女兒到潁川尋訪黃石公。不料黃石公已離開歸谷,雲遊四海去了,人皆不知其蹤。父女無奈,隻得返回溫城,準備另外擇師受教。

一日,莫負在大門外玩耍,有一白發老翁上前朝她看了一眼,對她說道:"小妹妹,我口幹舌燥,能否給我一口水喝?"

莫負道:"你等著,我進去給你篩茶。"說罷,轉身進屋倒茶。

可是,當她端著茶碗從屋裏出來時,卻不見白發老翁。正當她準備呼喚時,忽然發現門前的一尊石獅的底座上有一卷絹書,上壓一石。她忙放下茶碗,拿起絹書看了起來。隻見卦皮上寫著"心器秘旨"幾個大字,旁邊寫著幾行小字:"天道暗,莫負誰?相人者,具慧眼。群雄起,天下亂。慎相之,助君賢。"

莫負連翻數頁,全是有關相人之術的決竅。她知道,這位老人乃方外高人,他來討茶隻不過是幌子,目的是給自己贈送此書。他之所以匆匆離去,是不願向自己暴露他的真實身份。她是個聰明人,意識到這位老翁很可能就是黃石公。為此,她十分感動,立即雙膝跪地,對遠方遙拜道:"師父,徒兒一定不辜負您的期望……"

得到《心器秘旨》後,莫負便潛心閱讀,很快就對書中內容了如指掌,並能觸類旁通,又將相人術與陰陽八卦結合起來,形成自己獨特風格的面相八卦、手相八卦。並開始為人看相。她根據白發老翁的指點,知道秦朝即將覆滅,為此,特將自己的名字由"莫負"改為單名"負"。

名聲鵲起

一次,許負的哥哥正與他的一位朋友在自家門前的一片樹林中用彈弓打鳥,許負見了哥哥的這位朋友,朝他仔細打量了一番,說道:"你快回家去!你母親在家突染重病,若能請醫生及時診治,或許還有救。

哥哥的這位朋友雖然不信,但知道她是個神異的女孩,還是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回家了。回到家裏,果見母親躺在床上,大汗淋漓,呻吟不止,遂立即背上母親到一家郎中的葯鋪去診治。由于診治及時,終于使母親轉危為安。事後,他帶著母親到許府感謝許負的救命之恩。

此事很快傳遍了溫城全縣。許負善相的本領由是廣為人知,都誇她是活神仙。

自此之後,前來找她看相的人便絡繹不絕,就連外縣的人聞其名,也不顧路途遙遠前來找她看相。

由于許負善相的名聲大震,很快傳到鹹陽,始皇帝聞知,便令河內郡守送她到鹹陽為其看相。許負仿佛早就知道始皇帝要來征召自己似的,事先便同父親商量,以裝病拒不赴召。

等到郡裏官員來到溫城傳旨時,見許負躺在床上,看上去病得不輕,隻好失望而回。

許望送走郡裏官員後,問女兒道:"皇上前來征召,你為何不去?"

許負道:"天下將大亂,女兒去有何益?"

許望一聽,大驚失色道:"你小小年紀,為何講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許負隻是笑了笑,並不作答。

許望怕她年幼,口無遮攔,遂不準她再為他人看相。

​主入漢軍

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年)十月,始皇第五次大巡狩,崩于沙丘。中車府令兼行符璽令事趙高串通左丞相李斯,偽造遺詔,逼始皇長子扶蘇自殺,立胡亥為二世皇帝。胡亥繼位後,在趙高的操縱下,繼續大修阿房宮和馳道,大規模出巡,賦稅徭役更甚于始皇,終于激起民變。二世元年(前209年)七月,陽城(今河南登封東南)人陳勝和陽夏(今河南太康)人吳廣在蘄縣大澤鄉揭竿而起,連下數縣,並于同年在陳縣(今河南淮陽)建立"張楚"政權。陳勝、吳廣起事的訊息很快傳遍大江南北、各地英雄豪傑紛紛舉兵回響。一時之間,天下大亂。

面對這種現實,許望方寸大亂。一方面,他深受皇恩,現在,朝廷有難,他不能坐視不管;另一方面,溫城乃區區小縣,全縣兵丁加起來不過千人,無異于飛蛾撲火,自取滅亡。他的三個兒子都已長大成人,均在司職,老大許忻為縣尉,老二許欽和老三許安皆為遊徼(主徼巡盜賊之職)。他們都主張自樹旗幟回響陳勝義軍,與暴秦決裂。

許望卻猶豫不決。他找來女兒許負,對她說道:"兩年前,你就預言天下將亂,並將名字由莫負改為負。現在,天下果然大亂,你說為父該如何是好?"

許負回答道:"我基本上同意三個哥哥的意見,應與暴秦決裂。不過,在公開決裂之前應盡一切能力招募賢人志士,擴大部隊數量,嚴加訓練,以備應急之需。在此之前,不宜馬上亮明旗幟。"

許望和三個兒子一聽,均表示贊同,決定聽從許負的話,擴大隊伍,然後再視情況。由于情勢緊張,許望父子十分謹慎,一日之內僅于早晚各開城門一次,即使在開門期間,進出人員亦須嚴格盤查。

翌年春,劉邦率部攻鹹陽,路經溫城,因聽人說溫城縣令許望為政清廉,深孚人望,而且亦在廣募賢能之士,有舉兵反秦之意,很想去探個虛實。又聽說其女善相,更增加了進城拜訪許望一家的欲望。遂將部隊駐扎于城外數裏處,自己率蕭何、周勃、曹參、陳平等人著便裝,準備入城看個究竟。可是,當劉邦一行來一東門城樓時,城門已死死關閉。

周勃是個急性子,見城門緊閉,不由朝城樓上的守衛士卒大聲叫喊道:"快開城,我們有事要進城--"

守門士卒回答道:"有事等下午開城時再來吧!"

陳平叫周勃不要再做聲,然後對城樓上喊道:"聽說縣令大人正在招募人才,我們是來拜訪許大人的,快開門吧!"

守城士卒說道:"這是許大人製定的規矩,我們不敢違抗,你們還是等到下午開城門時再進來吧。"

就在此時,許負陪同她的大哥許忻巡城來到東門城樓,聽到叫喊聲忙朝城下望去,見劉邦等五人個個氣度非凡,不由大為驚異,遂對許忻說道:"這五個皆奇人。從適才喊話的兩個人的聲音來判斷,皆有宰相之質,不可怠慢。"

許忻道:"你的意思是開城門讓他們進來。?"

許負道:"這五個人絕非是前來應募的,極有可能是陳勝王派來的說客。這樣吧,你先讓守城士卒開城讓我去會會他們,然後再視情況定奪。"

許忻深知妹妹的過人之處,現見她如此講,自然也覺得這樣處理較為妥當。遂命令士兵開門讓妹妹出城。

許負出得城來,向劉邦等人自我介紹道:"小女乃溫縣縣令許望之女許負,因父親事務纏身,所以先讓小女前來問問諸位大人所來何事。"

劉邦等人一聽她就是那個傳得沸沸揚揚的神奇女童,自然興趣大增。劉邦便對她說道:"本人姓劉,名邦。"說罷,接著又將蕭何、曹參、陳平、周勃等人一一作了介紹,然後說道:"今天我們來到貴縣,一是拜訪許大人,二是慕名請小姐為我們看看相,不知小姐能不能給我們一個面子?"

許負聽罷,朝劉邦和蕭何、曹參、陳平、周勃各打量一番,露出驚詫的神色,遲遲沒有言語。過了半天,才說道:"請諸位大人在此稍等片刻,待小女回城稟告父親,讓他親自出城迎接諸位。若要看相,等到了城裏,小女一定再為諸位大人效命。"劉邦聽她如此講,又想到她適才露出那種神色,不免心下忐忑不安,但她既然叫自己一行在城外等候。也隻有如此了。陳平見到劉邦神情惆悵,遂安慰道:"主公不必煩惱,我看許負一定是已為我們都看過相了,知道主公貴不可言,所以才說要讓她的父親親自出城來迎接我們。"

蕭何、曹參和周勃一聽陳平這樣講,也都應和道:"護軍中尉言之有理!許負一定是覺得主公絕非平常之人……"

就在此時,城門忽然大開,隻見許負後跟著一位年過四旬的人走出城來,他們的身後跟著三個全副戎裝的年輕人。來到劉邦跟前,那個四十多歲的人拱手道:"許某不知是劉將軍駕到,有失遠迎,得罪!得罪!"

許望對劉邦等人道:"如蒙不棄,尚望劉將軍到城裏一敘。"說罷,又指著三個年輕人道:"這三位是犬子許忻、許欽和許安……"

許忻、許欽、許安立即單膝跪地,向劉邦行禮。劉邦忙將許氏三兄弟扶起,說道:劉某乃慕名而來,怎受得此等大禮?快快請起!"

許望領著劉邦等人進城後,徑自來到縣衙,讓劉邦坐到上位,蕭何、曹參、陳平、周勃依次入座。等大家坐定,許望突然拿出縣令大印,然後讓三個兒子和女兒許負,跪到劉邦跟前,自己雙手托舉著大印,單膝跪地對劉邦說道:"許望早有投奔義軍的願望,隻是投報無門,故遲遲不決。今日劉將軍前來,正遂許某夙願,望劉將軍接納,我許氏父子跟隨劉將軍鞍前馬後以盡綿薄".

劉邦等人既驚且喜,他們萬萬沒有料到,許望竟然會在初次見面便作出如此決定。劉邦知道,許望雖為一個小小的縣令,但因其女出生時的祥瑞之兆而深受秦始皇的恩寵,現在竟然毫無顧慮地要歸附自己,覺得于情于理有悖。為了進一步試探其是否屬于心甘情願,便佯作謙恭地對許望說道:"請許大人千萬不要多心,我等此次來溫縣,一是慕名前來拜訪;二是想請令愛為我們看看相,除此之外,另無他意。"說罷,他扶起許望,接著說道:"若許大人對我等心存疑慮,我等馬上離去……"

許望說道:"劉將軍多慮了,我許望雖為秦朝小吏,也曾仰受始皇帝隆恩,但自從始皇帝崩天後,胡亥在奸佞趙高操縱之下,弒兄篡逆,罪惡滔天。他繼位之後,橫征暴斂,枉殺忠良,令人發指。我許望雖然魯鈍,但兩眼尚能辯別是非。我決定攜子投奔劉將軍,決非一時之沖動……"

劉邦聽罷,知道他所言絕非假話,于是,他又問道:"現在天下大亂,英雄輩出,許大人何以獨獨看中劉某?"

許望笑道:"良禽擇木而棲,我許望自然也要擇主而事。至于為何獨擇將軍,這還要從小女為各位看相說起了……"

劉邦一聽,情不自禁地叫了起來:"看相?可是許小姐並未給我們看呀!?"

許負說道:"我和長兄在城樓巡視,忽聽周勃將軍和陳平將軍的喊話聲,知二公乃貴人也,其後必為輔政之人,遂出城拜會諸公。見過劉將軍和蕭、曹、陳、周四位大人,不由大驚。許負雖然年幼,但深得相人秘旨,見劉將軍龍行虎步,日角插天,乃帝王之表;又見蕭大人、曹大人、陳大人和周大人皆有位極人臣之像,知道貴人臨幸我溫城偏僻之地,真乃我們許家之幸也。故請家父親自出迎。因我知父親早蓄叛秦之志,故勸說父親和兄長投奔劉將軍……"

劉邦聽罷許負之言,乃大喜。于是,對許望說道:"既然許大人抬愛,劉某便恭敬不如從命,從今以後,我們就同心協力,除暴秦,安萬民!"

許望亦大喜,對劉邦說道:"我手下經過擴軍,已有兩千餘眾,悉交劉將軍……"

蕭何對劉邦說道:"溫縣雖小,但為通往鹹陽的咽喉之地,我認為應仍由許大人留守,以為策應。"

劉邦點頭表示贊同,遂對許望說道:"你暫時不要隨軍行動,仍留溫縣。可從兩千兵丁中分出一千人,由貴公子許忻率領,隨我去攻打鹹陽。令愛乃巾幗英雄,暫時輔助你,待戰事稍有些眉目,我自會前來征召。他日我劉某若真如令愛所言取得天下,再行封賞。"

吃過午飯後,劉邦便令許忻率領一千餘眾隨自己一道返回行營。

相算廟堂

​公元前206年,秦滅,項羽封劉邦為漢王。當楚漢相爭之時,魏王豹先隨劉邦攻項羽。魏豹的岳母魏媼請許負到魏王府給魏豹夫人薄姬算卦、相面。許負說薄姬相貌大貴,將來生下孩子一定能當天子。魏豹深信許負之言,後叛劉邦,結盟項羽,劉邦派酈食其去說服,魏豹對酈其食說:"人生一世間,如白駒過隙。今漢王謾侮人,罵詈諸侯群臣如奴耳,吾不忍復見也。"于是聯楚擊劉。由于魏豹錯誤估計情勢,戰敗于韓信,虜至滎陽,後被周苛所殺。

公元前202年,劉邦登基,封許負為鳴雌亭侯。許負時年19歲。

一次選秀,許負言一女子當貴,其即為薄姬,劉邦信其言,納之。高祖五年(前202年)她生下劉恆。許負進言,朝廷將來必起紛爭,為保劉恆安全,宜早外放封地,劉邦從之,于高祖十一年(前196年),劉邦帶兵平定了代地陳豨的叛亂,即立8歲的劉恆為代王,都于晉陽(今山西太原)。是以于呂後之亂中得以保全。

文帝即位後,作陳平、周勃為左、右丞相,立薄妃為太後。

文帝感念許負拯救自己和母親的恩典,將其稱之為義母,又將裴鉞稱為義父。賞賜頗豐。又封裴鉞為洛商侯,秩兩千石。

文帝特將她請到宮中,讓她為自己的寵臣鄧通和周亞夫看相。鄧通時為黃頭郎,深得文帝寵信。而周亞夫乃周勃之次子,時為河內使,亦為文帝信重。這次周亞夫是應召回京城,商討防備匈奴進攻之事,正準備離京返回任所。文帝正要提拔二人,所以要許負為他們看看相,以幫助自己決斷。

許負讓二人近前,仔細審視一番之後,忽然嘆道:"怪哉!二人本皆富貴之人,為何結局卻如此相像!"

二人一聽,皆愕然道:"到底怎麽回事!請國太明講無妨!"

許負對周亞夫說道:"將軍三年後定然被封侯,卦侯之後再過八年,定為將相,持國柄,貴重一時,人臣中再無勝過將軍者。不過,為相後再過九年而餓死。"

周亞夫一聽,大笑道:"國太大概是開玩笑吧,吾之兄已代父親為侯,又怎麽會輪得上我呢?既然你說我貴重冠人臣,又怎麽會餓死呢?"

許負指其口說道:"君有縱紋入口,此當為餓死之征也!如不信,且拭目以待!"

文帝聽罷,亦感到不可理喻,遂對周亞夫道:"朕的義母乃說說而已,卿姑且聽之,不必在意。"他說罷,又對鄧通道:"愛卿也請朕的義母看看吧!"

鄧通因剛才見許負的驚訝之狀,遂問道:"國太是不是說鄧通將來也會餓死?"

許負道:"不錯,你將來也是飢餓而死!因為你也是縱紋入口,不過,你在餓死之前,亦官運亨通,受聖上封賞尤多,官可到上大夫。"

文帝聽了許負對周亞夫和鄧通的相評,認為她是在挖苦諷刺二人。他估計,一定是二人對她禮數不周,故而她以這種詛咒式的言語對二人進行責罵。

但是,誰又有料想得到,後來的事實竟完全如許負所言!三年後,周亞夫被封為條侯。八年後,于景帝時,他任尉,因平定七王之亂有功,遷為丞相。後因其子私購御用物品,受牽連被下獄,竟絕食而死。而鄧通,因受文帝寵幸,很快以黃頭郎升為上大夫,前後受賞賜無數,乃至將蜀郡嚴道的銅山賜給他,許以鑄錢,鄧氏錢遍于天下,他的名字遂成為富有的代名詞。景帝即位,他被免官,不久家財盡被抄沒。他隻得寄食他人,以致窮困餓死!

歸隱山林

文帝九年,許負五十大壽時,文帝為她舉行了盛大的慶賀儀式。在慶典儀式上,賜封其子裴洛為郎中令。就在這次慶典之後,許負請求致仕。文帝初不準,許負請之益堅,說道:"臣已年邁,難以供聖上驅使。而且,臣志在相人之學,雖顛簸連年,卻無甚建樹。現年已邁,意欲靜下心來,潛心著述,或許能為後人留下一些有用的東西,萬望陛下恩準。"

文帝見其言詞懇切,亦不願看到她的相人之術失傳,遂準其所請。

許負離開京城後,隱居于夫家商洛山中,在潛心著述之餘,以相夫教子為樂,直至去世,享年八十有四。

後世著作

漢代著名大俠郭解便是許負的外孫(《史記》遊俠列傳有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