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

解放日報

解放日報最早創刊于1941年中國共產黨延安時期,是中國共產黨早期的政治理論早期刊物。建國後成為中國上海解放日報報業集團出版的一份日報,是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日發行量55萬份。

  • 中文名稱
    解放日報
  • 出版周期
    日報
  • 外文名稱
    Jiefang Daily
  • 國內刊號
    CN 31-0001
  • 語言
    中文
  • 類別
    報紙
  • 郵發代號
    3-1
  • 定價
    0.90 元/期
  • 主辦單位
    中共上海市委
  • 創刊時間
    1949年5月28日

基本簡介

《解放日報》是中國共產黨上海市委員會機關報。于1949年5月28日創刊。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上海前夕,經中共中央批準,沿用原在延安出版的中共中央機關報《解放日報》(延安)的報名。1949年5月至1954年12月,是中共中央華東局機關報兼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 1954年12月華東局復原後,是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1963年華東局恢復,是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兼中共中央華東局機關報,至1967年華東局停止工作。原日出對開1張,1988年起日出2張。日發行量45萬份左右(2001年)。

解放日報解放日報

該報在北京、無錫、蘇州、泰州、崇明等地設有分印點,同時發行日本、美國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解放日報》是大型綜合性日報,彩色印刷,每期對開16版,2001年廣告收入2億元,居全國省級黨報之首,實現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它及時、準確地報道上海和全國的政治、經濟、社會、體育、文化、國際和熱點追蹤等新聞,刊發有份量的新聞分析和評述,配有《朝花》、《百姓健身》、《新論》、《讀者心聲》、《文博》、《解放畫刊》等副刊,每周一至周日輪流刊出《網路周刊》、《財富周刊》、《汽車周刊》、《住宅消費周刊》、《周末周刊》、《證券周刊》、《新企業周刊》等系列周刊,以適應不同讀者群的需要。

創辦歷程

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後,隨著黨領導的敵後抗日根據地和抗日武裝力量的日益發展壯大,中共中央亟需主辦一個大型日報,以加強對各地的宣傳和工作指導。 1941年春,中央政治局決定停辦三日刊的中央機關報《新中華報》,將該刊與新華社編發的《今日新聞》合並,在延安出版大型日報《解放日報》,作為中央機關報。5月15日,毛澤東為中央書記處起草了“中央關于出版《解放日報》等問題的通知”,指出:“一切黨的政策,將經過《解放日報》與新華社向全國宣達,《解放日報》的社論,將由中央同志及重要幹部執筆。各地應註意接收延安的廣播。重要文章除報紙刊物上轉載外,應作為黨內學校內機關部隊內的討論與教育材料,並推廣收報機,使各地都能接收,以廣宣傳,是為至要。 ” 1941年5月16日,《解放日報》正式創刊,這是抗日民主根據地出版的第一個大型日報,毛澤東題寫報名並撰寫發刊詞,闡明了報紙創刊的宗旨和任務,論證了黨報使命與中國共產黨使命的一致性,黨報就是要準確地宣傳黨在不同時期的政治任務及為了完成政治任務而製定的路線、方針和政策,成為教育人民民眾、指導革命工作的武器。

初創時,《解放日報》是鉛印四開兩版。出版四個月後,1941年9月16日起,擴大為四版,增加反對主觀主義和宗派主義的宣傳教育內容;中央要求報紙的文字,應力求生動活潑,堅強有力,反對黨八股;中央各部委工作同志要多給《解放日報》寫文章,介紹工作經驗,使之真正成為全黨反映實際領導工作的機關報。 1947年3月,國民黨軍進犯延安。自3月14日至17日,兩社人員先後撤離。3月27日,《解放日報》停刊。報社編入黨中央隊伍序列,跟隨毛澤東轉戰陝北。從此,新華社擔負起黨中央的通訊社、機關報、廣播電台這三重任務。在黨中央和毛澤東的關心指導下,延安《解放日報》在戰爭環境和物質條件十分困難的情況下,堅持出版,不斷改進,及時傳播黨的聲音,對革命做出重要貢獻,不僅宣傳了黨的政策,鼓舞了軍民鬥志,也為各解放區乃至新中國培養了一支特別能戰鬥的新聞隊伍。它出色地完成了黨賦予的光榮使命,以卓越的宣傳業績和豐富的辦報經驗,在中國新聞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成為我黨新聞史上一座高大的豐碑。 1949年4月24日,中央決定把《解放日報》的報名交給上海,作為中共中央華東局機關報和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上海《解放日報》于1949年5月28日創刊,現為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

創新發展

信訪接待的創新

在調研中發現,目前省級黨報的信訪接待工作主要靠接待室,雖然個別報社開闢了熱線,但熱線不熱是常有的事;城市黨報的信訪接待工作則主要靠熱線,24小時熱線值守,絲毫不亞于都市類報紙。而《解放日報》則對接待室工作和熱線工作都非常重視,在接待室這塊,許多省級黨報都還是傳統的書面登記,而《解放日報》早在幾年前就開始了電腦登記和編號,做到件件有登記、件件有編號、件件有回復、件件能查詢;同時,他們還推出了聯系卡片,卡片隨回復信件寄給來訪民眾,民眾可根據卡片編號查詢處理意見。在熱線這塊,《解放日報》兩條對外熱線都在群工部,一條熱線接受民眾投訴,一條熱線接受新聞報料,目前準備把兩條熱線合並;在熱線工作上,除了等待民眾打電話外,他們還重視主動出擊策劃選題與民眾互動。

《解放日報》《解放日報》

洞察民情的創新

《解放日報》群工部有個傳統,在部門業務會上記者先報社情民意再報選題。為準確全面深入地了解社情民意,他們有兩項舉措:一是倡導記者到基層去蹲點,二是就某一社會問題進行抽樣調查。為了破解靜安寺街道居民入廁難的難題,群工部記者去社區蹲點三個月之久。目前,在群工部試點成功的“辦公到基層”活動已經在《解放日報》社全面開展。為了掌握民眾的第一呼聲,《社會調查》版完全靠抽樣調查的資料說話;從問卷的設計、樣本的選取到資料分析、稿件成型,都要花費大量的精力。一蹲點,一調查,《解放日報》把握的社情民意自然更有說服力。

服務民眾的創新

為了使民眾工作服務民眾的職能更到位,《解放日報》群工部服務民眾的做法有三點值得肯定,一是到民眾身邊去,二是建立長效機製,三是善于借助外力。記者到基層蹲點深入民眾自不必說,《手拉手》版就是針對那些困難民眾,為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提供切實的幫助。為使相同情況的困難民眾都能得到幫助,他們從幫扶的長效機製上下功夫,在救助骨髓配型成功的困難白血病患者的活動中,倡導成立了專項基金。報社的力量有限,群工部編輯記者的力量更有限,他們非常重視對外力的借用,譬如救助白血病患者跟上海紅十字會合作,搞結對助學跟上海慈善會合作,社會調查跟復旦大學社會學系合作。

《解放日報》《解放日報》

在習慣思維裏,時政新聞財經新聞等好培育品牌欄目,民眾工作方面的新聞則不容易培育品牌。而《解放日報》民眾工作的品牌意識則比較強,一版上的輿論監督品牌欄目“解放監督”跟“解放調查”、“解放分析”一起成為報社的三大品牌欄目。可以說,在黨報系統中,把輿論監督欄目在一版上作為一個品牌來培育是不多見的。另外,像群工部直接負責的《手拉手》《社會調查》等版面,也成為民眾廣泛認可的品牌。不僅重視建立品牌,還註重品牌的延續性,譬如《手拉手》版上的結對助學活動已經延續了10年,《社會調查》版也有好幾年的歷史。值得註意的一點是,一些品牌意識淡漠的黨報經常因為部門調整或者人員變動而將一個好的品牌丟掉。據了解,某家省級黨報的“熱線新聞”開辦不到半年就成了民眾認可的一個品牌,在短短的4個月時間裏受到省領導批示的稿件就有10餘條,更有一些知名企業要在這個版上刊登題花廣告、贊助輿論監督頭條新聞大賽;可是沒多久這家報社改革中進行了部門調整,新部門領導不重視輿論監督,熱線題花也不允許在版面上刊登,熱線電話也經常沒人接聽,慢慢地“熱線新聞”這個品牌就煙消雲散了。像這種人一換就全盤換的觀念不改變的話,既做不好新聞,也培育不了品牌。

主要內容

《解放日報》以廣大幹部、工人、知識分子為主要讀者對象,兼顧其他各方面的讀者。在宣傳報道上立足上海,兼顧上海經濟區,面向全國。以上海和上海經濟區各省的經濟建設作為宣傳重點兼及黨的建設、文化、教育、科技工作以及社會生活各方面。並以較大篇幅報道全國各地的重要情況和國際新聞,反映人民的呼聲重視刊登讀者來信和回答讀者的提問,每月來信多時達1萬件。為滿足廣大讀者的需要,辦有十多種副刊、專刊,如“新論”“朝花”“人民廣場”“讀者來信”“上海市場”“上海經濟信息”“上海經濟透視”“海外博覽”“祝您健康”“讀書”“娛樂”“班組生活”“市郊大地”“上海鄉鎮企業”“上海經濟區之頁”等。另闢有“黨的生活”“社會新聞”“ 體育”等專欄。

《解放日報》《解放日報》

《解放日報》在50年代初,率先採用連環圖畫的形式,解釋鎮壓反革命條例和新婚姻法等重要法令;60年代初,以《我和祖國》為題公開征文,在報刊上進行社會主義製度優越性的教育;70年代後期帶頭提倡“短新聞”,力主“報紙應以發表新聞為主”,進行新聞改革;80年代初,與上海市總工會、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上海市委員會、上海市出版局共同發起了有近百萬人參加的“上海市振興中華讀書活動”,收到顯著效果。這一經驗被推廣到全國各地。解放日報社還出版《上海學生英文報》、《報刊文摘》《支部生活》《連載小說》等報刊,發行量十幾萬份到幾十萬份不等,《報刊文摘》每期發行270多萬份解放日報社以辦報為主,開展多種經營“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帶頭恢復刊登商品廣告。

創辦人物

原來的“文藝”副刊欄目由丁玲負責主編,1942年3月她被調到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延安分會後,副刊的重擔就落在舒群身上。舒群向博古訴苦,說他是搞文藝寫作的,不大懂其他社會科學、自然科學,而且副刊又要配合整風,任務太重,不能勝任。這事很快讓毛澤東知道了,引起他的關註。毛澤東直接找舒群談話。毛澤東坦誠地說,要找個既懂文藝,又懂社會科學、自然科學,還熟悉編輯工作的,實在難找啊!接著,他誠懇地鼓勵舒群:“工作嘛,可以在實際工作中學,努力做到點面結合。你是搞文學的,編文藝欄,文學是點,文藝是面。你現在編綜合副刊,文藝就是點,社會科學就是面了,由點到面地學。反過來也可以促進點的深化……由點到面,你就能夠勝任這項工作。”   

《解放日報》博古《解放日報》博古

毛澤東在做思想工作的同時,又具體幫助解決報紙副刊缺稿的問題。毛澤東找來舒群一邊商量、一邊起草《〈解放日報〉第四版征稿辦法》。在該《辦法》中毛澤東直接點名提出請陳荒煤、江豐、張庚、柯仲平、範文瀾、鄧發彭真王震之、馮文彬、艾思奇、陳伯達、周揚、呂驥、蔡暢、董純才、吳玉章等16位同志向副刊提供文學、戲劇、美術、音樂等各方面、各文化領域的稿件,還規定每人每月須征稿6000字到12000字,並具體要求對征集的稿件要從思想內容到文字潤色等全面把好關。為鼓勵寫稿人的積極性,毛澤東還特地在棗園擺下兩桌酒席,宴請這16位同志。人到齊了,毛澤東與緊挨著的博古低語了幾句,然後起身,在宣讀了《解放日報》第四版征稿辦法以後說:“辦好黨報,黨內同志人人有責,責無旁貸。我想諸位專家、學者必然樂于為第四版負責……當仁不讓、有求必應、全力以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毛澤東語言幽默、妙趣橫生,嚴肅而生動,與會者無不感動,接著他熱情洋溢地向大家敬酒。這次棗園之宴對《解放日報》副刊稿源起了很大作用,同時對全黨努力、共同支持辦好《解放日報》也收到良好效果。  

毛澤東對改版後的《解放日報》的進步給予肯定,但也指出,報紙尚未成為“真正的黨中央機關報”。博古對毛澤東的意見非常重視,多次召開編委會和全體編輯人員會議,討論如何進一步改進辦報工作。9月15日,博古將編委整改工作詳細向毛澤東作了匯報,毛澤東表示滿意。毛澤東致信時任中央宣傳部代理部長的何凱豐說,“今日與博古談了半天,報館工作有進步,可以希望由不完全的黨報變成完全的黨報。” 格勒和莫斯科以後,以150萬大軍猛攻斯大林格勒。希特勒狂叫要迅速攻佔這些重要城堡,在西伯利亞與日本法西斯會師。

《解放日報》陸定一《解放日報》陸定一

可是10月9日被圍困的蘇聯紅軍英勇突破了德軍防線,與北方來援的紅軍會師了。毛主席得訊後反應迅速,于11日下午三四點鍾就將剛脫稿的社論《紅軍的偉大勝利》(選入《毛澤東選集》時改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轉捩點》)手跡送到報社。博古拿著稿子,興沖沖跑到辦公室窯洞,笑眯眯地說,毛主席給我們寫了一篇非常精彩的社論,請大家先睹為快。原稿為鉛筆書寫,博古要求大家分頭用鋼筆仔細謄抄,立即發排,12日見報。13日下午,大約也是三四點鍾的時候,博古又拿來毛主席寫的題為《歷史教訓》的社論,要編輯們謄抄發排,14日見報。15日下午,博古又要編輯謄抄毛主席的社論稿《評柏林聲明》,16日見報。毛澤東在6天的時間裏就為《解放日報》寫了3篇社論,對蘇德戰場與世界反法西斯情勢作了明確分析,將德國法西斯的欺騙宣傳批駁得體無完膚。

辦報方針

一是領導重視

未到《解放日報》調研前有人介紹,說這家報社民眾工作搞得好離不開領導重視,因為報社有一個傳統,總編輯隻管兩個部門,一個是理論評論部,叫管“天”,另一個是民眾工作部,叫管“地”。實地踏訪,此言不虛。雖然《解放日報》群工部不是任何時候都是總編輯直接管,但大多數情況都是總編輯在管;就是總編輯沒直接管群工部的時候,也非常重視民眾工作;更值得關註的一點是,《解放日報》一直強調民眾工作不隻是群工部的工作,各部門都有責任來做這個事情。這樣,我們就不難理解輿論監督在《解放日報》搞得那麽有聲有色,除群工部直接負責的“百姓心聲”版外,“解放監督”欄目和社會新聞版的輿論監督稿件是每個部門記者都可以寫的。對比那些復原群工部的黨報以及那些民眾工作搞得不好的黨報,報社領導恐怕難辭其咎。

《解放日報》《解放日報》

二是主動出擊

《解放日報》群工部原主任蔣夢丹強調,“民眾工作要與時俱進,不能依賴來信來訪,要走出去,不能光是依賴來信來訪來判斷,要靠了解社情民意來判斷。”蹲點基層、抽樣調查、活動策劃,哪樣是呆在辦公室就能完成的呢?正是這種“主動出擊”的作風,鑄就了《解放日報》民眾工作的成績。相比之下,一些黨報記者動輒就電話採訪,經常靠改寫通訊員稿件掙工分的做法,實在是讓人汗顏。這種不良之風的孳生,既與這些報社的考核機製有關,更與領導的思路有關。“辦公到基層”的作風能夠在《解放日報》推行,既有領導的重視,更有廣大採編人員的配合。

三是方法科學

任何不實事求是的做法,都是不科學的。俗話說,眼見為實,《解放日報》把記者推到基層,推到人民民眾身邊去了解社情民意;一個人見到的可能是片面的,幾個人見到的也不可能全面,于是有了抽樣調查,完全靠資料說話。有了記者蹲點的“點”,又有了抽樣調查的“面”,若幹個“點”匯成“面”,點面結合,能說人家得出的結果沒有說服力嗎?而有些黨報的記者根本不重視社會調查,就是針對某個事件採訪民眾的看法,也是盡找自己的熟人、朋友,既不具有代表性,更不具有科學性。更值得註意的是,一些黨報的高層也不講究方法的科學性。據了解,某家省級黨報3年之內4次改版,就沒有做過1次讀者調查,這樣辦出來的報紙民眾能喜歡嗎?

四是不懈創新

創新是黨報的生存之本,也是黨報民眾工作不竭的動力源泉。《解放日報》民眾工作不僅創造性地繼承了黨報民眾工作的優良傳統,而且還進行了有益的創新。人家能夠把民眾工作辦得有滋有味,為什麽有的黨報領導總覺得民眾工作沒有多少事可做呢?恐怕根子在于這些黨報缺乏創新意識,創新力度不夠。譬如有的省級黨報熱線不熱,不從處理熱線的方法上找原因,簡單認為省級黨報搞熱線沒前途,幹脆把熱線取消了。又如有的黨報通訊員發稿難,影響了通訊員的積極性,通訊員隊伍萎縮,于是幹脆就放棄了通訊員工作,如此等等。近年來黨報生存環境發生了許多新變化,雖然民眾工作有很多傳統經驗,但我們不能抱守傳統經驗,也不能拋棄傳統經驗,必須在傳承傳統的同時勇于創新,拓展黨報民眾工作的空間。民眾路線是黨的生命線,民眾工作是黨各項工作的基礎性工作,黨報作為黨委的機關報理應在民眾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解放日報》的民眾工作能夠成功,說明黨報民眾工作有生命力,有發展空間。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不能沒有黨報,也不能沒有黨報的民眾工作,希望各級黨報都能重視民眾工作,並積極開展民眾工作,使黨報民眾工作上一個新台階。

改進措施

​《解放日報》創刊以來,一直受到毛澤東的關註。1942年1月24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就《解放日報》的工作問題指出:社論、新聞、廣播三者應並重。重視社論與專論,並出題目分配中央同志寫文章,報社要組織寫文章的工作。報紙的第三版和第四版應貫穿黨的政策,題材應切實,文字應通俗。要組織新聞,在新聞中表現黨的路線。中央各部委應組織自己的新聞。各部委要寫新聞稿、評論稿。毛澤東還談到廣播,他說:廣播比3000份報紙更重要,要成為第一位的工作。黨務廣播材料,要求中央各部委、西北局每月至少一條。  

《解放日報》《解放日報》

2月2日,《解放日報》在三版右下角不顯著的位置,報道了毛澤東昨天在中央黨校開學典禮大會上,發表關于整飭黨的作風的演說的訊息。2月10日,在三版左下角同樣不顯著的位置,報道了8日在中共中央宣傳部召集的幹部會議上,毛澤東發表《反對黨八股》文章的訊息。  2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開會討論《解放日報》的工作問題。毛澤東發言指出:現在《解放日報》還沒有充分表現我們的黨性,主要表現是報紙的最大篇幅都是轉載國外資產階級通訊社的新聞,散布他們的影響;而對我黨政策與民眾活動的傳播,則非常之少,或者放在不重要的位置。報紙應以自己國家的事為中心,《解放日報》應把主要註意力放在中國抗戰、我黨活動和根據地建設上面,要反映民眾的活動,充實下層訊息。毛澤東提議根本改變《解放日報》現在的辦報方針,使它成為貫徹我黨政策與反映民眾活動的黨報,會議同意毛澤東的上述意見,決定委托秦邦憲根據本日會議的討論,擬出改革方案,提交中央討論。在新方案實施前,先進行改造。  

2月20日,《解放日報》召開編委會,傳達毛澤東的意見:我們的報上不能反映黨的訊息的原因,不僅是報紙本身的缺點,而且延安各機關要負責。以後希望各部門的負責同志註意,尤其各機關的政治秘書要報道這些訊息。3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討論秦邦憲提出的《解放日報》改造草案。毛澤東發言說:我黨現有80萬黨員,50萬軍隊,但黨報是弄得不好的。我們自去年8月起已開始改造黨的工作,但黨報尚未實現徹底的改造。今年中央要抓住黨校、黨報、中宣部三個重要工作。黨報是集體的宣傳者與組織者,對黨內黨外影響極大,是最尖銳的武器。要達到改造黨的目的,必須首先改造黨報的工作。報社的同志要了解經過黨報來改造黨的方針,現在報社的同志沒有了解這個方針。報紙必須地方化,要反映地方情形。黨報要反映民眾,執行黨的政策。毛澤東還指出:黨性是一種科學,是階級性的徹底表現,是代表黨的利益的,無論什麽訊息都要想想是否對黨有利益。黨報要允許同情者作善意的批評。關于辦法問題,毛澤東提出發一個關于黨報工作的指示,學習寫分析文章,調一些好幹部到報社工作等意見。會議決定,由王稼祥、秦邦憲、凱豐、胡喬木、餘光生組成中央黨報委員會。3月16日,中共中央宣傳部發出《為改造黨報的通知》。  

3月14日,毛澤東致電周恩來,指出關于改進《解放日報》已有討論,使之增強黨性與反映民眾,《新華日報》亦宜有所改進。3月31日,毛澤東同秦邦憲在楊家嶺中共中央辦公廳召集延安各部門負責同志和作家70多人開座談會,討論《解放日報》改版問題。毛澤東在會議結束時講話,指出:利用《解放日報》,應當是各機關經常的業務之一。經過報紙把一個部門的經驗傳播出去,就可推動其他部門工作的改造。我們今天來整飭三風,必須要好好利用報紙。他在講話中還批評了在整飭三風的討論中出現的絕對平均的觀點和冷嘲暗箭的做法。指出:近來頗有些人要求絕對平均,但這是一種幻想,不能實現的。小資產階級的空想社會主義思想,我們應該拒絕。批評應該是嚴正的、尖銳的,但又應該是誠懇的、坦白的、與人為善的。隻有這種批評態度,才對團結有利。冷嘲暗箭,則是一種銷蝕劑,是對團結不利的。《解放日報》從4月1日起正式改版。當天發表社論《致讀者》。社論根據整風精神,從報紙的黨性、民眾性、戰鬥性和組織性等方面檢查了該報存在的缺點,提出改革的目的是要使該報成為“真正戰鬥的黨的機關報”。報紙的整個篇幅要“貫徹黨的路線,反映民眾情況,加強思想鬥爭,幫助全黨工作的改進”。

報刊貢獻

初期的《解放日報》在蘇德戰爭的宣傳報道上做出了自己獨特的貢獻,對敵後抗日遊擊戰和敵佔區人民的英勇鬥爭以及陝甘寧邊區的成就都進行了報道,對敵偽的暴行和國民黨的反共陰謀也作了一定程度的揭露。但是,作為中共中央的機關報,《解放日報》雖然擔負了黨報的任務,但尚未完全盡到黨報的責任。它存在的主要缺點是黨性不強,脫離實際,反映民眾生活不夠。這些問題主要反映在報紙的版面安排上沒有突出主次,沒有圍繞黨的中心工作辦報。如對延安整風運動的報道,對反映黨的有關民眾利益的政策問題,報道宣傳不夠。對此,毛澤東同志提出了尖銳的批評。

當時正值延安整風運動,《解放日報》也經歷了它辦報史上的一個重要歷史時期——改版。黨中央毛主席親自領導了《解放日報》的改版工作,從1942年4月1日發表改版社論《致讀者》開始,到1944年2月16日發表社論《本報創刊一千期》止,歷時1年零10個月。經過改版確立了黨報的性質、任務和作用。在黨的新聞事業中起著深遠的影響,是黨報史上重要的裏程碑。1946年6月,國民黨反動派全面撕毀停戰協定,悍然向解放區發動進攻。在敵人以優勢兵力重點進攻陝甘寧邊區的情勢下,黨中央做出了暫時放棄延安和保衛陝甘寧邊區的決定。從1946年11月起,《解放日報》開始疏散工作。在中央撤離延安後,該報曾在史家畔一帶堅持出版了短暫時間,由于軍情緊急,環境惡化,于1947年3月27日終刊。《解放日報》未竟的事業,由新華社、陝北新華廣播電台繼續完成。

報刊影響

1947年3月, 《解放日報》國民黨軍進犯延安。自3月14日至17日,兩社人員先後撤離。3月27日,《解放日報》停刊。報社編入黨中央隊伍序列,跟隨毛澤東轉戰陝北。 《解放日報》從此,新華社擔負起黨中央的通訊社、機關報、廣播電台這三重任務。在黨中央和毛澤東的關心指導下,延安《解放日報》在戰爭環境和物質條件十分困難的情況下,堅持出版,不斷改進,及時傳播黨的聲音,對革命做出重要貢獻,不僅宣傳了黨的政策,鼓舞了軍民鬥志,也為各解放區乃至新中國培養了一支特別能戰鬥的新聞隊伍。它出色地完成了黨賦予的光榮使命,以卓越的宣傳業績和豐富的辦報經驗,在中國新聞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成為我黨新聞史上一座高大的豐碑。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