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憂公主 -漢朝和親公主

解憂公主

漢朝和親公主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解憂公主(公元前120-前49年)出生皇族,祖父劉戊曾是霸居一方的楚王。景帝三年春,劉戊參與同姓諸王的"七國之亂",兵敗身亡。從此,解憂公主和她家人長期受猜忌和排斥,落入無法扭轉的苦難之中。當罪臣江都王劉建之女因"和親"遠嫁烏孫昆莫(國王)而鬱鬱以終之後,漢武帝為了鞏固與烏孫的聯盟,于太初四年(公元前101年)又將年僅二十的解憂,嫁給烏孫昆莫之孫岑陬。

  • 中文名稱
    劉解憂
  • 別名
    解憂公主
  • 國籍
    中國西漢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楚都彭城(今江蘇徐州)
  • 出生日期
    前120年
  • 逝世日期
    前49年
  • 職業
    公主,烏孫國母
  • 主要成就
    中國歷史上貢獻最大的和親公主
  • 相關人物
    馮嫽——我國第一位女外交家

人物生平

家族背景

解憂公主的先祖是劉交,就是漢高祖劉邦的小弟弟, 因其幫助劉邦打天下立下顯赫功勞,被封為第一代楚王。劉交博學多才,他兢兢業業,長期恭謹為官;重用賢德的人才,國民安享富足安康。著名的申培公是劉交的同窗學友,楚元王的詩經學著曾經風靡天下。劉交死後,隻因太子劉僻非早死,因而就由劉交的次子劉郢客承繼了楚王王位;呂後時期劉郢客遷職為宗正,掌管皇族的戶籍族譜;漢文帝時期改封為夷王;夷王在位僅四年,也有美好的名望被人稱道擁戴。隻因望子成龍,期望子孫能夠使漢朝的基業發揚光大,劉郢客聘請了天下堪稱泰鬥的名師,召募了許多傑出的人才群集在楚國都城彭城。傳授學業的是兩代楚王十分交好的申培公,他是魯學詩經派的祖師爺;輔佐政事的是三代楚王的老師韋孟,他是舉世聞名的儒學家。楚王府的書香氛圍,可謂得天獨厚;楚王的身邊,大都是君子一類的棟梁之材。

解憂公主

可嘆可悲呀!夷王劉郢客的壽命太短;可惱可氣的劉戊,目無尊長;不學無術的劉戊,生活淫蕩性情驕狂;父親去世以後,他把前輩的遺訓拋到腦後。申培公受到劉戊的無端侮辱告老還鄉;他在家鄉授業的子弟,後來都成了國家的棟梁;韋孟為此十分寒心,就效仿申公辭去官職;還作詩婉轉地規勸劉戊改邪歸正,屢次向他傾吐肺腑之言。可嘆劉戊,不知悔過自新,不信前車之鑒,國家大事荒廢不管;行為放縱為所欲為,整天遊山玩水;他所親近的都不是君子人才,小人因此而得志猖狂。

劉戊超越國家禮製修建自己的陵墓,規模宏大的可比秦始皇的兵馬俑。因為犯下所謂的私奸罪(皇帝皇後喪期裏親人不得尋歡作樂,此為急于削藩的晁錯強加的莫須有的罪名),險些被晁錯誅殺在京城,漢景帝感到這個罪名難以服人,就下了一道含糊其辭的詔書,削去了楚王直屬的東海、下邳兩個郡,劉戊因而心懷不滿。七國之亂時劉戊伙同楚元王的少子劉藝等人起兵參與吳王造反;最後兵敗如山倒,隻有自殺了斷,可他的罪過卻連累到子孫後代的悲慘命運。反王的後代如同普通老百姓,寄人籬下的日子想要出人頭地是很難的。史官的記載比較簡略,不可能寫那麽詳細,自從劉戊死後,他的家族從此敗落,皇親國戚的居住地沒有他們的一寸地盤,皇族宗籍裏找不到他們的名字,王侯將相都不敢和他們打交道,劉戊的後代如同黃鵠飛天,一去不返,杳無蹤跡。

解憂出世

元狩二年(前121),上天降下吉兆,如同石破天驚。黃河以西傳來戰事捷報,漢朝的軍隊取得巨大勝利,匈奴的祭天金人被漢軍繳獲送到皇宮,匈奴王廷出現了內亂和自相殘殺;渾邪王率領部屬投降了漢朝,漢朝安置匈奴人的五個附屬國在河西一帶連成一片坦途,因而才有了後來的張騫的鑿通西域,開闢了漢朝和烏孫聯盟的新天地。

解憂公主解憂公主

這一年,解憂出生了,雖說是女孩兒出生如同片瓦之喜,尚有用途,安貧樂道的人家也是歡喜異常,解憂雖然出生在楚王府的一個偏狹簡陋的屋子裏,卻也能給卑賤的小戶人家帶來生活的希望之光。漢家盛行的“百天慶賀”之禮,王府裏沒有一個人過問;千年之後的今天,解憂公主的芳名依然載于青史,垂範後人。號稱神算的東方朔也無法預卜,誰能料到這個小女子事後會名揚四海呢。

和親

太初二年(前103),西域最遠的烏孫國客人來到長安,上書漢廷為烏孫王求娶漢家公主,以此延續烏漢聯盟,垂憐大王失去細君公主的悲痛,漢武帝爽快地答應了烏孫的請求。詔書就是皇帝的命令,誰也不能違抗,解憂一家含著眼淚跪拜接旨謝恩;才女佳人的解憂即將奔赴西域,她並不畏懼和親公主肩負的重任。此一去九千裏的漫漫征途何其遙遠,此一去五十年的歲月裏經歷了無數的風風雨雨;解憂公主如鶴翔藍天一樣奮力展翅,其中的悲歡離合又有多少人憐憫動情?!

解憂公主解憂公主

迎接解憂公主的地方在烏孫的夏都特克斯草原,那裏的風光秀麗迷人。雨過天晴的山色空明透亮,藍天上祥和的白雲相依相偎;豐盛的牧草此起彼伏揚波歡歌,叮咚作響的山泉悠然如琴。一道彩虹飛架在層巒疊翠的山峰上,河谷裏的百鳥啾啾歡唱也來迎親。

碩大華麗的蒙古包門外,烏孫的王公貴族們伸長了脖子翹足遠眺;公主的專車被歡樂的人們前呼後擁,迎親的隊伍足有十裏之長。當公主蓮步邁出車廂的那一霎那,嬌美的容貌好似鮮艷的桃花令晚霞羞慚的匆匆落下;烏孫王和她結臂並行的時刻,公主那溫柔的舉止如同和煦的春風,幽嫻的神態勝似天鵝的姣姿。

喜筵達到高潮時,君臣和牧民在一堆堆篝火旁載歌載舞。烏孫人的風情歌舞熱情奔放,漢家兒女的歌舞更是大放異彩。公主應邀向大家展示才藝,兩支古樸典雅的《幽蘭》、《白雪》名曲,美妙的引誘鳳凰飛臨;公主的貼身侍女也離席獻藝助興,精湛的劍舞恍如銀蛇飛動,舞劍的人卻身輕似燕。烏孫的文臣武將門都目不斜視,個個張大嘴巴發呆;四處的歡歌笑語不絕于耳,大王的新婚裏牧民們通宵慶賀。

公主初到烏孫時嫁給軍須靡,岑陬是他過去的官號,位居右夫人的解憂公主遇到兩個大難題,一是多年沒有懷孕遭到冷落,匈奴公主自然十分開心;漢朝與匈奴的戰事多有失利,烏孫王軍須靡又因病去世。解憂公主和匈奴公主都依照烏孫國的習俗改嫁給了號稱肥王的翁歸靡,二是解憂公主始終位居右夫人的不利地位,始終處在親漢派和親匈奴派的矛盾沖突,和宮廷王位爭奪戰的險象環生的逆境中,忍辱負重的解憂公主志向堅定,極力維護漢朝和烏孫的聯盟,致力于烏孫國的興國之路,一點一滴的苦心經營,站穩腳跟。

人物評價

漢代史學家班固撰寫的《漢書》中記載了一個解憂公主,她是第三代楚王劉戊的孫女,她在出使烏孫和親的細君公主去世後,為了維護漢朝和烏孫的和親聯盟,也奉命出嫁到西域的烏孫國。

她一生經歷漢武帝,漢昭帝,漢宣帝三朝;曾嫁予三任丈夫,皆為烏孫王。解憂公主在烏孫生活了半個世紀,她一直活躍在西域的政治舞台上,積極配合漢朝,遏製匈奴,為加強鞏固漢室與烏孫的關系作出了貢獻。年逾七十之時,上書給漢朝皇帝陳述思鄉之苦,請求把自己的遺骨埋葬在故國 (《漢書·西域傳》:“公主上書言年老土思,願得歸骸骨,葬漢地。天子閔而迎之,公主與烏孫男女三人俱來至京師。是歲,甘露三年也,時年且七十,賜以公主田宅奴婢,奉養甚厚,朝見儀比公主。後二年卒。”)。甘露三年回到漢朝,天子憐憫她的境遇,親自出城迎接解憂公主的歸來。每逢上朝,解憂公主的禮儀待遇和皇室公主一樣。

歷史貢獻

興國安邦

解憂到烏孫國後,積極參與政事,致力于興國安邦的事業。她經常不辭辛勞的到各個部落中視察民情、訪貧問苦;每逢國中發生了山洪、寒流、地震等自然災害,她都毅然奔赴前線,與各族牧民並肩戰鬥抗洪救災;大力發展植樹造林和發展農業的活動;她還積極支持賢臣的建議,說服烏孫王和烏孫長老們,開通了烏孫通往大宛、康居和塔裏木城邦諸國的通商口岸。在她改嫁翁歸靡以後,烏孫的經濟發展很快,官辦的商業和民間的自然經濟都得到長足的發展,那真是財源滾滾,擋都擋不住,烏孫和四鄰國家的和睦關系勝過以前。天山南北都留下了她友好往來的蹤跡,各國民眾翹起大拇指贊頌她:漢家公主的美貌賽過天鵝,愛民如子的美德天下傳頌;烏孫國走出了一條濟世安邦的興國之路,前所未有的興盛局面如同太陽升到正午一樣。

解憂公主解憂公主

史籍記載

《漢書·卷九十六下·西域傳第六十六下》史籍記載。

民間傳說

當年解憂公主和親到烏孫,被封為右夫人,與左夫人匈奴公主同事烏孫王昆莫岑陬,誰更得寵將直接影響到烏孫與漢和匈奴哪邊的關系更為親近,兩個女人爭的不僅僅是一個男人,一個國王,而是一個王國,其中的爭鬥的慘烈可想而知。據傳,一次解憂公主偶患腹瀉,吃完隨行帶來的葯物後仍不見好轉。大漢的隨行御醫從當地找來一些對應葯材,由于不了解葯性有多大,又怕左夫人及匈奴隨從在防不勝防時下毒加害公主,便大膽的採用葯物“濯足”的方式(也就是現在的足浴)進行治療,結果卻誤打誤撞醫好了解憂公主。烏孫昆莫覺得此法甚是奇特,便命御醫將西域的一些獨特葯材與“濯足”方式結合,尤其是一些對身體有毒副作用的葯材,如此就避免了葯材毒性對身體的損傷。這些“濯足”的治病療方在烏孫國世代流傳,經百姓遷徙傳入各地,這種泡泡腳就能治病的方式流入西域並深受百姓認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