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輝 -“星美”創始人

覃輝

“星美”創始人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覃輝,"星美"創始人。2002年,覃輝創辦星美集團,至今已成為中國領先的影視娛樂上市集團,中國文化傳媒領域創新發展的重要市場力量。星美的影視娛樂產業,形成了以影院投資及營運、影視節目投資、製作及發行、電子商務為主體的業務戰略構架和產業基礎。

  • 姓名
    覃輝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68年
  • 職業
    重慶長豐通信股份 董事長
  • 宗教信仰
    拜金主義、享樂主義
  • 籍貫
    四川達州

個人背景

“天上人間”幕後老板

覃輝

北京市天上人間、名門夜宴、花都、凱富國際等多家豪華夜總會近日被警方查封,引發了多家媒體的廣泛關註。5月18日,有媒體刊登“天上人間”夜總會老總背景解密文章,指出其幕後老板為“民營傳媒富豪第一人”之稱的覃輝,他祖籍四川達州市達縣,出生于北京,早年重慶求學時結識妻子,因其“沉迷于夜生活”而導致家庭不和。

林英的聲明

對此,覃輝先生夫人的哥哥林英特別發表聲明,稱覃輝與其妻子“一直在北京生活、工作,從未去過四川”,同時表示“文章所載內容完全與事實嚴重不符”,並將對刊發媒體進行“訴訟、仲裁等一切法律手段和途徑”,以下為聲明全文:

重要聲明

近期,部分報紙、網站等新聞媒體刊登、轉載了有關覃輝先生的報道文章,文章所載內容完全與事實嚴重不符,還對覃輝先生及其家屬進行了惡意中傷和毀謗。我本人作為覃輝先生夫人的哥哥,對此表示無比的憤怒!現特澄清如下事實:

一、我妹妹出生于北京,一直在北京生活、工作,從未去過四川。

二、我妹妹與覃輝先生共同就讀于北京的國小和中學。三、覃輝先生的岳母,即我本人的母親,系北京某中學的首任校長。

相關媒體不顧真相,惡意編造歪曲事實且不負責任的廣為傳播、轉載並以此牟取非法利益之行為,嚴重違反了新聞業的職業紀律和法律賦予的法定義務,嚴重侵犯了覃輝先生及其夫人名譽權等合法權益,對我妹妹及我的家庭造成了惡劣影響及精神損害。

為此,本人特鄭重聲明:要求相關媒體立即停止刊發、轉載等一切侵權行為,移除所有相關文章及跟帖等內容,以免造成不良影響進一步擴大。否則,本人將採取包括但不限于訴訟、仲裁等一切法律手段和途徑,以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屆時,侵權責任人不僅將承擔停止侵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賠償損失、支付律師費及訴訟費等民事侵權賠償責任,甚至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特此聲明!

林英

2010年5月18日

發家經歷

“天上人間”介紹

北京天上人間位于北京長城飯店西側副樓,目前是公私合營的娛樂性場所。目前最大股東是美籍華人(姓秦)約佔總股份的51%。天上人間之所以被炒作的如此神話主要是因為能在這裏消費起的個人還是很少的,大多數是公司性的消費(也就是燒錢的地方)所以就會出現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現象。

“天上人間”夜總會的全稱是:北京長青泰餐飲娛樂有限公司“天上人間”夜總會。法人代表林美鳳,外資企業。

“天上人間”夜總會還包括北京婦女活動中心的“鑽石年代”夜總會和深圳聖廷苑酒店中的“天上人間”夜總會。

天上人間的具體設施和消費情況,DISIC門票500周末580,可得免費飲料一份(一般就是礦泉水(天逸牌)可樂什麽的 零售價70元/份)大廳的音響是英國原裝進口的並由原廠專業音響師設計安裝的(絕對一流)價值20-30萬英鎊。大廳一般是酒店客人常光臨的地方年輕人較多(理由嗎,大家都知道能住的起長城飯店的不會在乎500塊的小錢HOHO)沒什麽說的下面主要介紹一下包廂的服務和消費。包廂分為小中大(總統包間)3中 ,正常價格小(2800加15%服務費)中(4800加15%服務費)大(6800加15%服務費)好有幾間總統包間其實也就是大包主要是提供業務招待的房間(價格在10000以上)這裏是大公司聚會和“所謂”名流經常出沒的場所!(最新訊息2003聖誕夜小包6800中包12800大包18800消費最高 可以獲得價值12萬的小車一輛榜眼為44寸等離子電視一台價值60000探花筆記本一台)包廂內有專職服務員服務(服務質量絕對一流)且都是女性服務員,男服務員一般隻負責傳菜酒水給包廂服務生,此外服務員一般是不允許進入包廂的。

服務員的個人貭素,所有包廂服務員都是要求很嚴格的女性身高必須在165-175,年齡28周歲以下18周歲以上(領班部門經理除外)之間,必須熟練掌握國語和英語必須為大專學歷以上(公司每年都會到各大高校招員工)上崗前必須接受正規培訓30天以掌握必須的服務知識包括簡單日語 ,韓語等以及各種選單的價格酒水名稱等。工作時間是晚上8:30到2:00 上下班一般是從員工專用通道進出。薪資為普通服務員底薪3000加包廂提成(包廂消費額的8-10%)規定不允許收小費。部門經理8000-10000加 補貼上班實行打卡製度(員工會員卡)通過保全部監督。

“天上人間”的杠桿

覃輝1991年離開職場,做起了自己的生意。1994年,他成立了一家卓京商貿公司,在鐵礦石進出口生意中賺了不少錢;也曾熱衷于在股市投機,不時有所斬獲。不過,覃輝最主要的發跡場所和顯赫的生意來自娛樂業——北京一家名叫“天上人間”的夜總會。

或與早年間做銷售時的個人經驗有關,覃輝對夜總會有特殊愛好。他的“天上人間”坐落在北京五星級酒店長城飯店內。鼎盛時不僅充滿奢靡氣氛,更以“美女如雲”在夜總會愛好者中傳為佳話。

覃輝是1995年接手“天上人間”的,他當時在武漢鋼鐵公司做進口礦石的買賣,第一次被“協助調查”,折戟而歸。為了找一個掙錢的買賣,向當時的首都機場管理公司的總經理借款180萬美元,並由軍隊一家貿易公司擔保,買下原隸屬廣泰公司(台灣人)的“天上人間”夜總會。

1999年,覃輝將“天上人間”75%的股份置于自己新註冊的北京中外合資長青泰餐飲娛樂公司時,工商登記上的出資額為195萬美元。以此推算,當時此夜總會的資產總額當估至260萬美元左右。但熟悉內情的人認為實際價值應不止于此,因為“天上人間”的年利潤至少在2000萬-3000萬元,可謂真正的“現金奶牛”。

“天上人間”給覃輝帶來的絕不僅僅是現金流,更有大量的關系和機會。他借這一交際場,結交了大量權勢人物、銀行行長和社會名流。而集結于此的一批模特和美女,招之即來,揮之則去,為其日後的“事業”巧妙助力。

A股公司掘金

覃輝和妻子育有一女。據說他沉湎于娛樂場的生活方式很難得到妻子的認可,兩人關系一度失和。但覃輝對女兒一直相當關愛。其妻29歲時在北京一家醫院病逝,其時,覃輝正流連于四川的夜總會。

此時的覃輝靠“天上人間”助力,翅膀已經比較硬。2000年6月,他成立了卓京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號稱註冊資金4800萬元,從此開始了大踏步發展。

與許多中國式“資本達人”一樣,覃輝將目光瞄準了上市公司。在早年炒長豐通信(000892)股票得手後(註:1999年-2000年間,長豐通信股價漲了6倍之多),他于2000年5月到6月間,以反收購方式低價進入,持股26。61%,掌控了這家公司。

長豐通信對于覃輝頗有融資功效:在反向收購中,上市公司于2000年5-6月分兩次收購覃輝控製的重慶連豐通信有限公司88。1%的股權,共支付近5。4億元,溢價4。2億元。2001年9月,卓京投資和長豐通信共同組建的星美傳媒宣布成立,上市公司是佔股35%的股東。後來幾經增資擴股,卓京投資持股達到88%,長豐通信成了僅佔12%的小股東。在此項目中,上市公司出資3850萬元。

2001年12月,卓京投資又將所持中華通信26%的股份拆開,將其中15。35%股份轉手長豐通信,從上市公司拿走1。25億元。而當初買下這部分股份,總計付出5000萬元。

2003年9月,長豐通信入股星美傳媒等投資的星美數位信源中心。該中心後更名為友通數位媒體有限公司(下稱友通公司),註冊資本4億元。在幾番變更後,長豐通信持股40%,前後出資總計1。92億元。

在上市公司資金流出的同時,長豐與卓京合資的星美傳媒也在大舉發展,進入了影視、演藝、廣告等行業。星美旗下陸續成立了星美影視文化傳播、星美演藝經紀、中影星美電影院線、北京星美廣告等公司。在長豐通信的大本營重慶,星美還投資1000萬元進入了網咖業。

與此同時,星美的對外合資並購行動也顯得頗有聲勢:2001年投資國家級電影檔案收藏和研究機構北京華夏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持股45%;2002年4月,購入北京台資企業飛騰影視製作六成股權;2003年3月,收購著名相聲藝術家姜昆的鯤鵬網城七成股權;2004年又購入上海中錄音像有限公司、北京東方正藝電視藝術公司等。

在長豐通信嘗到甜頭後,覃輝也曾對國內其他上市公司饒有興趣。2004年2月,他已確定將收購湘電腦(000748)25%的股份,作價3。8億元。然而,股權款尚未付清,卓京投資就通過各種渠道共從湘電腦“借”走了9000萬元。事情敗露後,原股東長城集團退還了卓京投資股權購買款1。59億元。

“香港仙股大餐”

可能由于“天上人間”的社交活動給了覃輝太多的機會和啓迪。一經跨出這一天地,他的擴張腳步便不可控製地提速。

2003年夏天,覃輝通過自己在英屬維京群島註冊的SMI公司(Srtategic Media International),開始了在香港的收購活動。一年多時間裏,他漸次入主了三家香港上市公司,分別為東方魅力(0198,HK)、流動廣告(0307,HK)和現代旌旗出版(8010,HK),並將另一家上市公司陽光文化 (0307,HK)所控製的陽光衛視70%的權益拿到手中。

覃輝在香港的“市場運作”被認為得不償失。他掌控四家上市公司後,在東魅(後來的星美國際)配股集資約1900萬港元,在星美出版于2004年4月和7月兩次配售集資2374萬港元,此外就再無斬獲。從股價一路下滑的軌跡看,也無法想像當年覃輝在內地炒作長豐通信的輝煌能夠在香港復製。

從2004年3月到2005年初,東方魅力及後來更名的星美國際曾宣布,在內地收購覃輝“星美系”國內資產的股權,主要為院線和網咖,所需現金總計近8億港元。此時的星美國際一直處于虧損,其收購資金從何而來、是否如數支付,也不得而知。分析人士認為,這一輪收購更多地像是在炒作“收購概念”以激發市場的想像力,但並沒有達到預期目的。

2003年6月,覃輝控製陽光衛視後,當月即全面改組了董事會。此後至2004年9月,陽光衛視廣告收入隻有約300萬港元,累計虧損已逾港幣3000多萬。覃輝大量裁員,拒付營運款項,致使陽光衛視長期欠付員工工資及各項運營費用。

不過,覃輝也從陽光衛視拿到了一些實利,隻是被指拿得“很不光彩”。《財經》從持股該公司30%股份的泰德陽光(0307,HK)獲悉,覃輝2003年9月得手陽光文化不久,即將一套電視製作設備走私至內地。此套設備購入價約300萬美元,公司轉讓時扣除折舊,估值1774萬港元。覃輝拿到內地後,自作主張作價1億元,賣給了有上市公司參股的友通公司。

2004年初,覃輝通過購入現代旌旗出版,獲得《成報》控製權,香港市場上有人甚至稱此項收購帶有某種“來自北京的政治背景”。覃輝亦在此後邀請原《北京娛樂信報》社長崔恩卿進入成報董事會,並高調宣布其加盟,向外界刻意強調崔是中共黨員、“身份特殊”之類。

個人經歷

1997年8月,覃輝透過卓京商貿,與其弟覃宏合作創辦重慶長豐通信。

2001年9月,長豐通信與卓京投資合資成立星美傳媒。覃輝一度持有香港及中國內地共4家上市公司的權益,其任主席的星美出版,持有香港報紙《成報》的股權。

2006年4月11日晚,覃輝被北京市公安局人員帶走,4月15日,以覃輝為主要股東的香港上市公司緊急停牌。覃輝此次被帶走的理由是“協助調查”,後被證實是與中國建設銀行前董事長張恩照行賄案有關。

覃輝,有“民營傳媒富豪第一人”的稱號,在北京、上海等地擁有幾十家傳媒公司,同時還是北京新天地東魅酒吧和京城曾經有名的夜店“天上人間”的大老板。覃輝因1999年起運作A股上市公司長豐通信(000892,SH)而在資本市場上揚名。該公司後更名為“星美聯合”,不過目前星美聯合因連年虧損,已遭特別處理,成為“ST星美”。現在的ST星美已由新世界(00017,HK)主席鄭裕彤的女婿杜惠愷接盤。2005年覃輝因涉及原建行行長張恩照案,被有關部門帶走協助調查,並逐漸淡出公眾視野。

歷任:

廣州三菱公司經理

北京卓京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

重慶市涪陵區國有資產經營公司顧問

重慶三愛海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公司聯營單位—星美傳媒有限公司董事長

重慶長豐通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我很負責的告訴你,我們兄弟倆(覃輝與覃宏)和星美傳媒,早在5年前就跟天上人間夜總會一點關系都沒有了。”

5月25日晚,南方周末記者在截稿時間再次致電星美傳媒董事長覃宏,嘗試求證一個自5月11日晚北京頂級夜總會“天上人間”被查並停業整飭後一直未見警方回答的關鍵問題——查的是誰的天上人間?

盡管竭力撇清,但在公眾輿論中覃輝已經成為“天上人間”繞不過去的一部分,正是這個“卓京系”與星美傳媒的實際控製者,“民營傳媒第一富豪”,把“天上人間”從一家普通的夜總會塑造成了一個傳說。而覃輝的“通天背景”和“神通手段”,則與諸多有關這家頂級夜場的豪奢傳聞和持續十年的屹立不倒一起,成為了構成傳說的元素之一。

“天上人間”被整飭停業以來,覃宏均在星美傳媒投資的陳凱歌電影《趙氏孤兒》的片場。在此前的電話溝通中,他曾對南方周末記者抱怨,這段日子以來,劇組很多人甚至圈內的朋友遇到他時都會向他詢問“天上人間”的話題。這正是“天上人間”作為覃輝最顯眼標志的例證:“連章子怡碰到我,也問我天上人間到底怎麽了”,覃宏哭笑不得地說。

傳說中的大佬

“已無關系”,如何證明?“我不需要證明,你要證明自己證明去。我們現在隻想專心做電影。”電話中,覃宏對外間傳聞既顯無奈,又顯怒氣。

巧合的是,覃輝跟“天上人間”的關系被輿論熱炒,上一次同樣是有關“天上人間”的負面訊息傳出之時。

覃輝覃輝

2005年,“卓京系”實際控製者覃輝先後卷入中國建設銀行(4.75,-0.11,-2.26%)原董事長張恩照和首都機場原董事長李培英受賄案,分別被控涉嫌行賄張恩照“6萬美元、20萬港元、10萬元人民幣,換得6.5億元貸款”、涉嫌行賄李培英“1867.68萬元,獲首都機場曲線拆借6.3億元”。最終的結局是,張恩照被判入獄15年,李培英被判死刑立即執行,而覃輝則全身而退。

當時的公開報道稱:原建行董事長張恩照正是覃輝通過在“天上人間”結識的政商兩界人脈搭上關系。張恩照畢業于復旦,發跡于上海,據說歷來隻信任“帶上海口音”的人。覃輝以“天上人間”為線,結識張身邊的“上海人”,從而敲開了通向張恩照與建行貸款的大門。

而覃輝與首都機場原董事長李培英之間的關系跟“天上人間”則更為直接,覃輝盤下“天上人間”,就曾經得到過李培英的資金支持。

覃輝究竟何人?傳說中的“通天背景”與“神通手段”是否真實?

目前被廣泛認可的信息是:覃輝祖籍四川達縣,其父任職于航空航天工業部五二九廠,母親曾是達縣教師。覃輝出生並成長于北京,原配妻子林菁 (1996年因先天性心髒病去世)。

天上人間事發後的5月18日,覃輝原配妻子的哥哥林英發布聲明指責近期媒體關于覃輝夫婦的生活經歷報道有誤。

現年42歲的覃輝,1994年涉足商場,成立卓京商貿,做鐵礦石生意,掘得第一桶金。

此後,覃輝在首都機場原董事長李培英的資金資助下盤下“天上人間”,並獲得了長豐通信作為融資平台。2001年9月,卓京投資和長豐通信共同組建星美傳媒,覃輝開始打造自己的商業帝國。

盤下“天上人間”成為了覃輝殺入資本市場的起點,也正是以“天上人間”為支點,覃輝把通過“天上人間”建立的諸多政商人脈資源加以套現,涉足多個領域,逐步壯大“卓京系”。一時間,覃輝被冠以“民營傳媒富豪第一人”的稱號。

隻不過,讓覃輝始料未及,他通過“天上人間”獲取政商資源,並用政商資源反哺旗下資本帝國的模式,在2005年走到了拐點。隨著張恩照和李培英案事發,覃輝轉手天上人間,開始了其弟弟覃宏所說的“反思和謀生存的蟄伏期”。

誰的天上人間?

“天上人間”到底是誰的?這或許可從“天上人間”註冊商標的轉手過程覓得玄機。

南方周末記者查閱工商登記資料了解到,“天上人間”的前身北京長泰歌舞廳有限公司,于1993年成立。

1997年5月,長泰歌舞廳經國家商標局核準取得“PASSION”與“天上人間”中英文組合註冊商標。1999年9月,國家商標局核準該註冊商標的註冊人變更為覃輝出資195萬美元控股75%的北京長青泰餐飲娛樂有限公司。

從國家商標局查閱資料可知,目前天上人間夜總會的商標(“PASSION”與“天上人間”中英文組合註冊)擁有權在北京石本投資有限公司手中。

“絕大多數情況下,商標的擁有者和商標背後企業的控製人是一致的。”作為商標專家的北京百世福達時代智慧產權代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浩對南方周末記者解釋。

國家商標局的一位工作人員則直截了當告訴記者,從目前商標所有權上看,天上人間夜總會屬于石本投資毫無疑問。

石本投資是一家極其神秘的公司,甚至沒有在114查號台登記。南方周末記者從北京市工商局查閱工商資料得知,石本投資系自然人投資的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08年1月,法定代表人為劉輝。其經營範圍相當廣泛,為投資管理;投資顧問;會議服務;企業文化藝術交流;勞務服務;信息咨詢(不含中介服務);承辦展覽展示;銷售機電設備、電子產品、五金交電、金屬材料、建築材料

從長青泰到石本投資,“天上人間”的商標從2005年覃輝“蟄伏”之後共發生了四次轉讓。分別是2005年11月、2007年5月、2008年7月和2009年11月。

這也就意味著自2005年覃輝“淡出”天上人間後,該夜總會四易其主。接手公司分別是北京賽華名豪娛樂有限公司、北京賽華名豪餐飲娛樂有限公司、中略投資有限公司和石本投資。

其中,中略投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註冊資本5000萬元,法定代表人是賈淑苓。

而前面兩家公司實為一家,但在北京工商部門網站均無法查到登記資料。天上人間多年來的招聘廣告都是以賽華的名義刊出。

有意思的是,當記者致電北京賽華名豪餐飲娛樂有限公司時,接電話的工作人員卻聲稱這裏即是天上人間夜總會,並表示“公司已經停業整飭”。

而南方周末記者找到石本投資公司位于北京市東城區玉閣一巷甲1號的註冊地址,又發現該地址目前為一座平房,屬于北京金美佳誠裝飾有限公司的辦公場所。該公司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本報,他不知道石本投資,房子的使用方往前追溯10年也跟石本投資扯不上關系。

從蟄伏到復出

“蟄伏”5年,覃輝對自己建構的資本體系進行了瘦身和重組,在資本市場收縮戰線,專註于傳媒業,特別是電影業。在度過了2005-2009這四年最為艱難的時期之後,覃輝從去年底重現當年“民營傳媒富豪第一人”的風範:出手香港上市公司漢傳媒,成為其單一最大股東。今年3月,覃輝以大股東身份增持星美國際的股權至64.23%。幾乎是在同時,王鉅成將星美國際董事局主席主席的位子讓給了覃輝的胞弟覃宏。

但“天上人間”的突然停業卻給他的高調復出摻進了刺耳雜音。堅挺近20年的“天上人間”一朝倒塌,半年停業整飭的處罰為此類處罰中最高限。輿論普遍評價:從中不難看出天上人間幕後控製者巨大能量的消退。

盡管覃宏堅稱覃氏兄弟已經跟“天上人間”毫無瓜葛,但“天上人間”遭到重創與覃輝復出的時間點如此合拍,不難讓外界浮想聯翩,輿論焦點依然落到了覃輝身上。

在官方解釋中,整飭“天上人間”是北京市公安局長傅政華履新後自2月底開展的專項打擊活動中的高潮事件,但資本圈和傳媒圈則對此有著不同的解讀。

“覃輝將現有的人脈資源關系用到了極致,可謂一將功成萬骨枯。”這是被業界認可的一個對覃輝的評價。正是這種“本不算太深厚的關系過度開發”行為,讓覃輝帝國的背後排上了諸多受到傷害者。

更為典型的受傷者還有覃輝曾經的合作伙伴,特別是香港資本市場上的諸多資本市場大佬。圈內向有傳聞,覃輝在資本運作中不乏“賴賬”等不光彩歷史:一個廣泛傳播的例子是,覃輝在入股陽光衛視過程中竟有倒賣電視設備的行為。盡管坊間也流傳過覃輝的辯言:“是吳征先把一個虧損的陽光衛視賣給我,他欺騙在先。”

正是類似的行為和做派,覃輝無論在資本市場有多大動作,圈內也始終視其為“娛樂圈的人”,似乎從未真正接納,坊間甚至猜測:“天上人間”的倒掉是仇家于其復出之際的尋仇之舉。

由此看來,大佬覃輝在蟄伏5年之後的復出並不一帆風順。不管天上人間是否已經與覃輝脫鉤,曾經在天上人間裏的如魚得水已儼然他的“原罪”。從天上墜入人間,覃輝的復出前景已經不佔天時地利和人和了。

人物爭議

巨額財富

覃輝是1995年接手“天上人間”的,他當時在武漢鋼鐵公司做進口礦石的買賣,第一次被“協助調查”,折戟而歸。為了找一個掙錢的買賣,向當時的首都機場管理公司的總經理借款180萬美元,並由軍隊一家貿易公司擔保,買下原隸屬廣泰公司(台灣人)的“天上人間”夜總會。

雖覃輝有“座騎”六輛:美製“悍馬”豪華吉普車一輛,德製賓士600一輛,寶馬750一輛,勞斯萊斯一輛,賓利一輛,其中“賓利”車是當時北京車展中僅有的三輛中最貴的一輛,總價888萬元人民幣。覃輝買下此車後,在收購著名相聲演員姜昆創辦的“昆朋網城”時,送給姜昆過癮,姜昆著實風光了一回。

以上私宅,私車總價值約5000萬元,墓地價值200萬元,而且賓士600掛的是中央警衛局的軍車牌,寶馬750掛的是中央警衛局的地方車牌,據說均是中央警衛局領導親自特批的。而這兩副車牌在黑市的價值是多少呢?一個溫州藉的民營企業家曾出資100萬元/年購買這兩個車牌,覃輝根本不賣。

媒體均認可的受覃輝實際掌控的內地公司和上市公司有:卓京控股、星美傳媒、長豐通信、英斯泰克、友通數位、飛騰製作、鯤鵬網城、華夏文化等。香港上市公司有:星美國際、星美出版、星美廣告等,這些令人眼花繚亂的公司總價值20多個億,但覃輝利用各種手段在銀行貸下的款就有多少呢?25個億左右!

其中建行6個億,民生銀行10億—11個億,招行、中信和其他小銀行約10個億。也就是說,覃輝同那幾位號稱“資本大鱷”的人一樣,用國家銀行的錢構築了卓投——星美系的龐大資本帝國。所以,確切地說,覃輝有錢,但覃輝應該屬于一家國營大企業的掌門人,並直歸國務院大型公委管轄,那樣就“名副其實”了。

“協助調查”

1994年前後,覃輝以卓京商貿的名義,依靠著一家軍隊的公司開始了當時控製非常嚴格的鐵礦石進口業務,由軍隊公司開具額度證,前國家主席家鄉的大鋼鐵企業——武漢鋼鐵公司接收礦石。短短八個月,覃輝就大賺了一筆,而軍隊某公司和武鋼虧損。不久,武鋼的原料科長被控受賄,首先交代的就是覃輝。覃輝被拘“協助調查”,十五天不到,檢察院接到上峰的意見,覃輝無罪釋放,武鋼的買賣自然終止。

1996年3月,不甘寂寞的覃輝接手了當時經營並不太好的長城飯店“天上人間”夜總會,首都機場管理公司的老總借給他公款180萬美元,軍隊某公司做了擔保。經過暴打局長一事,“天上人間”財源滾滾而來,可公款有借無還,機場公司自然追訴擔保公司。軍隊開始調查,覃輝又一次“協助調查”,但由于軍不管民,覃輝此次在家協助。不久,軍隊某公司的老總被撤退休,退到覃輝下屬某公司任職,安享晚年。

2002年,北京朝陽區稅務局發現國內外聲名顯赫的“天上人間”夜總會累計虧損幾百萬元,開始了稅務抽查。可查到“天上人間”,發現這個外資企業的法人林美鳳,幾年都沒來中國一次。再往深裏一查,原來實際掌控人覃輝就在眼前,這一次覃輝又開始了“協助調查”。這次“協助調查”同樣不了了之了,因為“虧損”幾乎是國內外很多企業偷逃所得稅的慣用伎倆之一。而究竟“天上人間”有沒有偷逃稅款呢?據說幾位稅檢人員在當年聖誕節被邀參加了聖誕抽獎,僅1800平方米的“天上人間”夜總會的包房和迪廳裏,眾多賓客當晚消費了80萬元,每平方米的產值高達450元/天,幾個稅檢人員瞠目結舌,驚詫不已。最後,“天上人間”虧損至今。

賴賬大王

覃輝的第一筆生意,即運作鐵礦石買賣時,就以欠款不還而著稱,他不僅不支付正常的航運費,甚至連積欠航運公司的運費都賴著不還,以至于涉足此行不久的卓京商貿就列入了航運公司的黑名單。

“天上人間”是覃輝的發家地,也是業界公認的創利大戶,但“天上人間”仍有巨額欠款,其中有近10年的裝修尾款,3年以上的貨款,1年以上的稅款,據說連當初購買“天上人間”的借款都沒有還清。

星美傳媒收購了姜昆的“昆朋網城”,姜昆一分錢沒拿到,僅坐上了“賓利”招搖過市。因股東多次置疑,姜昆一籌莫展,趙本山幫姜昆出主意:“這麽好一部車,幹脆讓我幫你忽悠出兩千萬來?”玩笑歸玩笑,無奈之下姜昆隻好把車還給覃輝,可購買股權的現金至今未見著落。

吳征、楊瀾夫婦把“陽光衛視”和“現代旌旗”賣給覃輝,覃輝根本不付餘下的欠款,幾乎月月拖欠員工工資,現今鬧到法庭上,覃輝對覃宏說:“兩個上市公司都是隻虧不賺的公司,他們首先騙了我,憑什麽還跟我要錢?打官司就打官司,拖到底就是勝利。”

“雙面”覃輝

然內地一些媒體一直傾向于將覃輝描述成“隱身富豪”,但熟識者說,此人實際上行事張揚,好出風頭,並無“隱身之想”。他之所以今年1月前陸續辭去諸多公司董事長、法人代表,主要是受一位“風水大師”的啓發。據說,此大師告訴覃輝,他必須行事低調,否則將有禍臨頭。

覃輝覃輝

覃輝轉為低調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得罪人太多,特別是早年得罪過公安人員。知情人說,上世紀90年代後期,曾有一位北京市高級警官到“天上人間”喝酒。喝出其洋酒為假酒,表示不滿,竟被這家夜總會的保全扣起來暴打了一頓。此事幾乎釀成警方與“天上人間”的沖突,“天上人間”為此歇業,不久通過關系復又開業。但覃輝自知與公安還是結了些“梁子”。

時至今日,曾與覃輝打過交道的人,對其評價可分為兩類:一類認為他主要是個“準黑道”人物,仰仗夜總會培植的關系橫行市裏,無論待人還是經商都罕有誠信,其主要手段為“賄”、“吹”、“騙”、“偷”。覃輝的“賴”也相當知名,聲稱以巨資買下大量資產,但其喧囂一時的購並,例如買入飛騰影視中心、鯤鵬網城、陽光衛視控股股權等,各家欠款均可以千萬元計;購買夜總會“鑽石年代”,至今還欠付幾百萬元,即為商界人士所詬病。

據說,覃輝與台商周令剛在經營飛騰影視中心發生分歧後,周令剛憤而出走,覃輝竟在背後舉報構陷。幸而周向警方出示證據以示清白,方免于牢獄之災。

但是還有一類評價,傾向于認為覃輝“有想法也有志向”,主要是欠缺能力和扎實肯幹的精神。曾在星美傳媒任職兩年、後出任董事長的李威即認為,覃輝並非有意賴賬,主要還是“攤子鋪得太大,用有限的資金打造無限的王國”,而且“不能容人,做什麽都恨不得100%控製,不能引進戰略投資者是他失敗的原因之一”。

感情生活

結識化妝品女皇鄭明明女兒陳維蕊

覃輝原配林菁死後,覃與女兒一同定居加拿大。已至而立之年的覃輝不久就看中了著名化妝品女皇鄭明明的掌上千金陳維蕊,陳小姐儀態端庄,鄭明明在他們初次相面時,恐怕來自中南海的大少瞧不起自己的女兒,再三說明:“我們蕊蕊可是經過英國良好教育的淑女”。兩人相識不久,覃輝即露了本性,他每天混跡于“天上人間”的眾佳麗中,不要說投懷送抱的不在少數,就是手下的經理和保全們隻要看出覃董的意思,哪一個不是沖在前面為其“保佳護送”呢?有一次,覃的司機兼保鏢小海為其挑選了一名大連美女,直送府上。那天原本覃輝一人在家,可以著實親熱一番,沒曾想陳維蕊突然從香港飛來,撞個正著。陳維蕊在香港花花世界長大,這類事見得多了,但還從未見過熱戀中的男友竟在“熱戀”中如此張狂無忌。經過近半年的拍拖,陳維蕊發現覃的許多令人無法容忍的粗鄙,而且真正了解了他的底細,就禮貌地與覃分手了,鄭明明問其祥,陳維蕊答道:“京城有‘空心大佬’,覃輝算一個”。

李嘉欣傳聞

覃輝收購“東方魅力”後,香港藝人曾志偉把號稱香港第一美女的李嘉欣介紹給他,覃輝欣喜若狂,拿出了混身解數陪伴她飛拉斯維加斯、赴巴黎,購買成箱成箱的巴黎時裝,千金買笑;一擲上百萬美元,送李美女生日鑽戒;整層包下豪華餐廳,與李嘉欣酙眉酌眼。但他太低估了港姐冠軍,曾被很多闊少、闊佬追逐過的香港第一美女豈是等閒之輩。僅僅又一個半年,覃輝欲見李一面都再無機會。無奈何,覃輝求曾志偉為其說情,曾問李何故不理覃董事長了,李說了一句:“‘空心大佬’一個,既無才又無財,算個過路朋友吧”!

2004年4月北京社交圈盛傳,李嘉欣跟內地傳媒大亨,北京超級富豪覃輝在03年初開始拍拖,已相戀一年,更有爆料稱,二人覃輝與李嘉欣在當年初曾舉行訂婚派對,而派對地點更在覃輝開設的,北京著名的高級夜店"天上人間"舉行,派對還廣邀了不少名人出席。之後李嘉欣澄清說連對方的電話號碼都沒有,連朋友都稱不上,更別說訂婚。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