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風烈 -鄭克洪執導電視劇

西風烈

       鄭克洪執導電視劇

       戰國晚期,秦趙爭鋒,雙雄對峙,至長平之戰,秦統一天下初成定局。全劇從驚險刺激的和氏璧完璧歸趙入手,推出了藺相如。通過偷襲石城引出白起。

  • 中文名
    西風烈
  • 主演
    謝園、鮑國安、巍子
  • 集數
    30集
  • 類型
    古裝/歷史/戰爭
  • 出品時間
    2008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內地
  • 導演
    鄭克洪
  • 編劇
    趙冰玉

劇情簡介

戰國晚期,秦趙爭鋒,雙雄對峙,至長平之戰,秦統一天下初成定局。全劇從驚險刺激的和氏璧完璧歸趙入手,推出了藺相如。通過偷襲石城引出白起。其後澠池鬥智,相如拜相,廉頗"負荊請罪"。藺相如使秦不辱使命,為趙國贏得了休養生息之機。趙括能言善辯,頗得太子青睞,其父趙奢深藏不露,閼與打敗秦軍名揚天下。秦昭襄王為一統天下而廢棄了母舅魏冉的相位,拜範雎為相,遠交近攻屢屢奏效。秦國攻陷上黨,廉頗拒守,使秦軍進退兩難。于是範雎買通繆賢,用反間計使趙王走馬換將,啓用了空談兵法,毫無實戰經驗的趙括。白起分兵擊破趙括,一夜坑殺趙國戰俘四十多萬。趙國震撼,藺相如雖被罷相卻挺身而出,使蘇代遊說範雎,智退秦兵。白起功敗垂成,怒懣而歸。秦王醒悟後又發兵攻趙,趙國已然眾志成城,誓守都城。秦師久攻不勝,白起又不肯領兵,加之範雎和楚姬讒言,秦王大怒,致使白起飲恨而死。藺相如和廉頗團結一心,秦軍敗逃,邯鄲大捷。長平一役,趙國國力衰竭,元氣大傷,邯鄲保衛戰雖勝,藺相如卻清醒地認識到秦國的統一趨勢不可阻擋,果不出其所料,二十七年後,秦王政掃平六國,終于完成先祖秦昭襄王一統天下的夙願!

西風烈

分集劇情

第1集

飛賊公孫相盜取和氏璧,逃竄到趙國;卞楚卞玉欲追回玉璧送歸楚國,卻發現和氏璧早已被飛賊出售給趙宦者令繆賢。公孫相被卞楚斷臂,又向趙惠文王透露了和氏璧的訊息。貪婪的繆賢欺瞞趙王,卻不知胡姬已將玉璧交于搜寶的平原君趙勝;繆賢倉皇之下欲逃往燕國,在門客藺相如指點下肉袒伏鍘,趙王終于赦免繆賢。 趙王得寶,將其交給惠文後珍藏。死裏逃生的繆賢將胡姬獻與平原君以表謝意。卞氏兄妹終于和大師兄藺相如相聚。秦昭襄王率臣探營,大將白起治軍縝密,深得秦王贊賞;貪婪成性的公孫相竄至秦國,又將和氏璧所在報之秦王,秦王決計以十五城易璧,以探趙國虛實。

第2集

秦王欲以城易壁,趙國文武大臣窘迫之至,此時繆賢舉薦了藺相如;相如膽識俱備,趙王拜相如為大夫,卞氏兄妹反對相如入秦。藺相如決心不辱使命,奉璧入秦。相如智鬥秦國群臣;秦王被迫答應齋戒五日,換城易璧。秦將王齕領命將館舍團團包圍。卞氏兄妹設計騙過王齕,藺相如將和氏璧拜托卞楚送還趙國。 卞楚欲持壁入楚,卞玉說服哥哥將和氏璧交付與趙王;趙惠文王憂心忡忡,為人才難得的藺相如擔心。五日後,隆重庄嚴的秦章台宮中,藺相如空手上殿。

第3集

秦宮中,藺相如大義懍然,郎聲陳述,秦王暴怒,藺相如據理力爭,勇鬥秦王,化險為夷,反令秦王刮目相看。卞楚將壁送還趙國,趙王敬佩藺相如為人。相如婉拒秦王留賢之意,不辱使命,安然歸趙,被封為上卿。趙舉國歡慶,藺相如卻在歌舞升平之時憂心忡忡,趙王不以為然,秦將白起勸秦王趁機偷襲趙國。趙國石城守將趙奢妻弟賈偃趙府探望,恰逢太子來約趙奢之子趙括出獵。 趙括分析藺大人所慮,眾人面前初露鋒芒。賈偃將信將疑返回石城,派遣裨將賀虎過界河偵探,白起將計就計,迷惑賀虎。賈偃根據情報,空城以待,全面出擊;白起拂曉偷襲,水漫界河,溺斃趙軍兩萬,攻佔石城。

第4集

石城大捷後,秦王將空城歸還趙國,欲離間六國合縱對策,並約趙王澠池會盟。藺相如、廉頗膽識俱佳,力主前往,君臣赴會。一路上,藺相如陳述富國強兵、一統天下的策略,趙王深為嘆服。秦趙君王澠池聚會,秦王羞辱趙王,藺相如威武不屈,確保趙王不落下風。卞氏兄妹及時護駕,捍衛趙國尊嚴。 澠池會盟歸國,趙惠文王封賞功臣,並以藺相如勞苦功高,拜為相國,執掌朝班,廉頗忿忿不平,相如去趙勝處赴宴,廉頗數次擋道,意欲羞辱相如相如大局為重,處處避讓,托病不朝,不與廉頗正面沖突。澠池之盟後,秦國不敢輕舉妄動。

第5集

國色天香的卞玉被封為安國君,趙國上下對她的美貌無不心思神往,卞玉和相如坦白心跡。 平原君奉趙王之命去探望藺相如,相如告之退讓廉將軍實情,並說明與安國君卞玉的戀情。趙王探知實情,召集相如、卞氏兄妹入朝,命相如卞玉二人婚配。平原君趙勝面見廉頗,陳之回避實情,廉頗羞愧難當。相如卞玉大婚之日,廉頗負荊請罪,廉藺交歡,將相和成為千古美談。秦軍攻破楚國郢都,白起滿載而歸,秦國相國魏冉垂涎三尺。 白起賞罰分明,將戰利品分發眾將士,自己分毫不取。秦王大悅,重賞諸將。白起面見魏冉,坦言相國權重勢大,兄弟為所欲為,奴僕橫行京郊,望居安思危,魏冉不以為然;魏冉欲將楚姬佔為己有,白起卻托他將楚姬獻給秦王。楚姬面對魏冉淫威,毫無懼色,陳之利害。

第6集

相如廉頗同心協力,共商國策。聽聞家鄉國破人亡,卞氏兄妹悲憤難平,卞楚離家出走。 魏冉將她獻與秦王。秦軍得勝歸來,秦王出迎,並親自為白起牽馬。 卞楚到秦國,欲刺殺秦王,卻碰見楚姬的丈夫屈永行刺白起。屈永刺死假白起,陷入重圍,卞楚救走屈永;白起警覺,嚴加防範。卞楚屈永二人合謀潛入宮中刺殺秦王,再遭伏擊,屈永瞥見楚姬已在秦王身邊,方寸大亂,受傷被擒;楚姬為其求情,秦王放了屈永,他卻悲憤地自刎郊外。秦王對楚姬的親近屢遭回絕。逃亡中,卞楚中了一箭,幸遇渭河漁女鄧姑救助。

第7集

白起疑心卞楚是趙王派來的刺客,命人追擊。秦王派王稽出使趙國意欲挑釁;卞楚下落不明,相如為防秦國找到入侵的口實,決定三赴秦國。卞楚說明原由,鄧姑決心救助,二人頓生情愫。相如大張聲勢出使秦國,卞楚在鄧姑幫助下與相如會面,安然脫險。相如放心面見魏冉,白起推出假卞楚,被相如一眼洞穿,再次圓滿歸趙。秦王微服出巡,目睹魏冉專權擅行,嫉賢妒能,心有不滿。卞楚回趙,日夜思念鄧姑。秦王出巡歸來,和楚姬坦誠相見,楚姬為其真情感動。

第8集

藺相如向趙奢請教治國之策,為趙奢之材大為嘆服。平原君手下公然抗租拒稅,還將依法征糧納稅的小吏亂棒打出;趙奢一怒之下連殺平原君麾下九名管事,震懾朝野,轟動京師,糧稅如數收繳,卻因此得罪平原君。趙奢獨自拜訪趙勝,府內刀光劍影,趙奢毫無懼色,竟在客廳安然入睡。毛遂勸諫未果,相如趕到,談笑數言,化解恩怨。平原君不計前嫌向趙王舉薦趙奢,博得眾人贊許。

第9集

相如廉頗尋求富國之策,委托趙奢製訂稅法。魏冉攻韓伐魏,得勝班師,以金錢美色拉攏胡陽。 魏冉為立威斂財,進攻趙國閼與,秦王答應了。白起分析利弊,胡陽領軍,魏冉托病不出。楚姬向秦王進諫,魏冉借戰爭之名大斂其財,秦王深為不滿。趙王為閼與之變憂心忡忡,朝中又意見不一,相如趙奢力主出兵,以壯國威。趙奢被授國尉之職,出兵閼與,他審時度勢,賞罰分明,深受將士愛戴。這一天,附近抓到一個打探軍情的佔卜老頭,趙奢暗笑,殷勤接待。 趙軍以逸待勞,聲東擊西,暗伏奇兵,閼與一戰,殲敵五萬,胡陽脫逃。

第10集

趙奢一戰成名,趙王封趙奢為馬服君,賜千金,食萬戶。秦王惱怒之下,將胡陽削職為民。魏冉在秦一手遮天,魏人範雎在鄭安平和王稽幫助下來到秦國,路遇魏冉,範雎機警,化險為夷;二人在秦國驛館受盡委屈。 秦王召見化名張祿的範雎,相談甚為投機,範雎為秦國的統一大業獻上遠交近攻的策略,秦王深服。秦王駁回魏冉伐齊請求,封範雎為客卿,參贊軍機。範雎立刻查辦驛官,將其羈押。魏冉則先下手為強,逼死驛官,又以珠寶饋贈楚姬,令其說是範雎所贈,挑撥離間,卻未想楚姬對秦王實言相告,秦王楚姬心心相印。朝堂上,魏冉又想出兵攻打齊國綱壽,範雎智鬥魏冉。

第11集

魏冉貪贓枉法的事實敗露,被免去官職,沒收財產,逐出關外,秦王以範雎替代魏冉相國職位,秦國政治面貌煥然一新。 範雎向秦王請罪,說明隱姓埋名的緣由,並且意味深長說出仇人魏齊已避入趙國,秦王赦免範雎。君臣虎視眈眈地註意趙國動向。魏齊入趙,相如知道收留魏齊必將得罪範雎,而得罪範雎就是得罪秦國,不留魏齊又有失道義,進退兩難。平原君終收留魏齊。 趙王積勞成疾,患病嚴重,臨終前托孤與相如、趙勝、廉頗、趙奢。

第12集

趙惠文王駕崩,趙孝成王登基,相如決心堅持不懈,忠心進言,打動新君,發奮圖強。趙王病逝,秦趙平衡局勢被打破,範雎諫秦王趁機進攻趙國。苦于師出無名,範雎設計邀平原君入秦,意欲發兵攻趙。 毛遂身有腿疾,打水摔倒,胡姬和眾人嘲笑不止,平原君為此冷落眾人,門客皆欲散去,愛姬也被毒死。 相如識範雎詭計,周密安排,平原君依計大張旗鼓出訪秦國,秦王計謀環環落空。相如料定秦國會有新的對策;秦王果然故伎重施,剛愎自用的趙孝成王果然中計,避開相如,欲犧牲魏齊;相如聞訊急切送魏齊出逃,魏齊仰天長嘆,拔劍自刎。

第13集

範雎將仇人人頭做成便壺使用。為國操勞。盡忠盡力的趙奢不幸身患重病。 趙括熟讀兵書,雄心勃勃,深得趙孝成王器重。迎接平原君回趙之時,趙孝成王主婚,將平原君之女趙琪許配趙括,並且遂其心願,封其為將,平原君大喜,相如欲言又止。相如前來趙府傳旨,病逝前的趙奢緊抓相如之手,他對好讀兵書、不懂變通的趙括加封為偏將軍死不瞑目。聖旨掉地,相如愕然。秦王派白起攻打韓國野王,將對趙國形成威懾;河東太守王稽欲圖霸業,以美色誘惑鄭安平透露軍情,差屠鴻向上黨通風報信;白起當機立斷,立斬王稽;秦王怒不可遏,範雎為自己的舉薦之責請求自裁。

第14集

秦王滅王稽九族,赦免舉薦失察的範雎,範雎熱淚盈眶。相如建議趙王發兵韓趙邊境,威懾秦軍,趙王以相如是上黨人,不屑一顧。韓王獻上黨于秦國,上黨軍民決計死不降秦,守將馮亭順應民心,決定依附趙國。相如為趙國大業嘔心瀝血,趙王因舊怨耿耿于懷,卞玉憂心忡忡。面對飛來的上黨土地,相如憂慮趙國實力不濟,而秦趙會因爭奪上黨之地決一死戰;趙王卻聽喜不聽憂,趙括侃侃而談,投其所好。趙王派平原君接受上黨,卞楚鎮守上黨。馮亭自覺為辱國之將,閉門不見平原君;平原君于府門外搭一帳篷,靜坐以候,誠心打動馮亭。

第15集

秦王獲悉上黨歸趙大發雷霆,封王齕為上將軍,星夜兼程,發兵二十萬趕往上黨;趙王還沉浸在喜悅之中,面對馮亭增兵上黨的請求置若罔聞;秦趙生死決戰提前到來,為搶佔獲勝的先機,相如決定入宮力諫。趙王隻顧縱情淫樂,不理會寒夜進諫的相如。相如無奈,寫罷帛書,毅然掛冠,希圖以退為進,警醒趙王,哪知趙王順水推舟,立平原君為相國;秦王聞訊大喜。趙王昏庸,屢失良機,馮偉戰死,上黨被圍,趙王方派廉頗率兵二十萬,增援上黨;廉頗向相如問計,相如以為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第16集

馮亭之女馮珠夜闖敵營,刺殺王齕遇險,幸得卞楚救助。 援軍遲遲不來,上黨危急,馮亭無奈,率百姓撤退。王齕佔領空城,得意非凡。馮亭決定與廉頗一起抗擊秦軍,無奈貿然出擊接連受挫,廉頗採用相如對策,堅守不出,欲將敵軍拖垮;王齕束手無策。戰爭中,卞楚馮珠結下了深厚的情意。王齕派張唐在相持中進攻廉頗,損失慘重,趙軍大勝;秦趙大軍兩相對峙,秦軍已是強弩之末。蒙驁斷掉趙軍水源,豈料廉頗對糧草水源早已作好安排,秦軍無奈。長平對峙已到緊要關頭。平原君建議一邊催戰廉頗一邊向秦國示好議和。趙王採納了建議,派繆賢去長平催戰,遣鄭朱去秦國議和,相如氣昏倒地。

第17集

相如深知廉頗繆賢一向不睦,勢必影響國家大事,病中的相如托付卞玉赴長平勸說廉頗須冷靜面對督戰的繆賢。 在相如的啓發下,平原君也感覺鄭朱使秦與長平催戰都欠斟酌,但卻已無能為力;繆賢前線督陣,和廉頗話不投機。秦國君臣利用鄭朱求和大肆渲染,離間六國;並且秘密策劃,希圖昏庸的趙王換掉能征善戰的廉頗。兵器補給困難,馮亭獻計,組織民間鐵匠打造兵器,廉頗大喜,但他對相如辭相惋惜不已,並感慨兩軍對峙最重要的是比國力賽君王!範雎欲使反間計使趙括替代廉頗,鄭朱無能,被範雎騙得暈頭轉向。

第18集

鄭安平潛入趙國,聯絡地痞黑熊大造謠言,又以重金賄賂繆賢,希圖趙王以趙括為將,替代廉頗。繆賢添油加醋地匯報說廉頗苦守不出,不敢主動出擊;鄭朱匯報說秦國將進攻韓國,秦國君臣獨對趙奢父子敬若天神;宮裏宮外流言四起,趙王對廉頗越發不滿。卞楚向馮珠表明鄧姑之事;戰亂中,廉頗作主,馮亭將女兒托付給卞楚。趙括在趙王面前敘說作戰方略,趙王為之振奮,拜趙括為上將軍,赴長平替代廉頗。聞聽長平換將,已被免官的相如冒死闖宮,偏執的趙王不納忠言,反起殺心。

第19集

趙括為將,得意忘形,威風八面,賈氏記起趙奢遺命,苦勸愛子不成,趙琪決定求父親平原君規勸趙王,趙括憤打趙琪;為防趙括斷送趙軍,貽誤趙國,賈氏攜兒媳趙琪進宮上書,趙王心意已決,一意孤行,不予理會。木已成舟,相如自覺無力回天,愧對先王。秦王卻異常重視秦趙對決,秘密派遣名將白起擔任主將,欲佔取統一先機。長平軍民忍痛送別廉頗;趙括上任,以鬼縮不前的名義斬殺許歷兵士,許歷悲憤之中自盡。偷襲王齕得手,初戰告捷,趙括十分得意。

第20集

趙括不聽勸告,撤換舊將,更易舊令,大張旗鼓改變戰略決策。親率三十萬大軍冒然突進。 鄭朱使秦,使各國對趙國起疑,六國聯盟面臨瓦解。馮亭決計盡力死戰,保全氣節,他將馮珠托付于卞楚。白起識破趙括用兵之道,夜查地形,以退避三舍之計策迷惑趙括,以待援軍;年輕氣盛的趙括果然中計。卞楚為未來無限擔憂,無奈人微言輕,但是戰爭中他和馮珠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相如探望賦閒在家的廉頗,二人為趙王獨斷專行、為趙括紙上談兵、為趙軍的岌岌可危擔心不已;秦軍退避三舍,趙括輕敵,冒然進逼。

第21集

前方傳來趙括殲敵五千訊息,賈氏和懷孕的趙琪更是坐立不安。 白起胸有成竹,周密部署,設下天羅地網,以待趙括;大戰之後,趙括不聽馮亭勸阻,就地安營,正中白起下懷。長平戰場,四十多萬趙軍分頭被圍,趙軍成了瓮中之鱉;秦王輕騎簡從,直奔河內,增兵助陣,並派範雎去河東籌糧集餉,支援白起。得知前線危難,趙王方才醒悟,大叫"趙括誤國"!相如廉頗聯名上書,懇求發兵救援長平趙軍;鄭朱使秦在先,各國早已冷心,面對趙國的求援,他們一口回絕。

第22集

陷入重圍的趙括命卞楚突圍求援。秦軍殺入石門村,馮珠陷入重圍,生死不懼,怒斥白起,白起令來服役的鄧姑看守馮珠。 趙括嚴詞拒絕勸降的陽霍,誓與秦軍抗爭;糧草短缺,趙軍隻能以稀粥野菜充飢,四十多萬趙軍被秦國鐵桶陣團團包圍!趙括兵分四路,以期沖出重圍,均被亂箭射回,趙括無地自容。卞楚潛入秦營,找到鄧姑馮珠,三人幸喜脫離險境。趙軍被圍四十五日,趙括孤註一擲,決定拼死突圍;白起早有防備,空談兵法的趙括身中數箭,含恨而死,突圍的馮亭目睹慘狀,拔劍自刎。

第23集

白起一戰奇跡般俘虜四十多萬趙軍!長平大敗的訊息令趙王跌坐在地。四十多萬俘虜如何妥善處置,成了困擾秦國的一大難題。 為了秦國統一大業,消滅趙國有生力量,白起決定將四十萬趙軍全部殺害。長平一戰,秦國一舉改變戰略形式,大業有成,秦王大喜。白起一夜間坑殺四十萬戰俘,僅放回幾百名小兵回趙報喪,擾亂人心,意欲兵伐邯鄲;邯鄲城內,大群孤兒寡母聚集趙括府第索夫要父;趙王又驚又怕,又羞又惱,空談誤國的慘劇令其無顏以對,他在平原君提醒下去求廉頗救助,廉頗指出隻有相如可救趙國;忠直坦蕩、虛懷若谷的藺相如忍辱負重,推卻相位輔佐趙王。

第24集

趙王在平原君提醒下決計查處內奸,使國人泄憤。 收受秦國奸細賄賂的繆賢被當作辱國首犯,處死刑場。劫後餘生的鄧姑、馮珠效法娥皇、女英與卞楚走到了一起。白起拉開攻趙序幕,希圖直搗邯鄲。家破人亡,長平石老漢叫賣白起豆腐,白起夜夜驚夢,忙為趙括馮亭立墳。時局不利,相如決定也使反間計,利用範雎為人多智,獨攬大權,卻又心眼極小,睚眥必報的弱點,離間白起範雎;平原君三千門客,無一人勝任,蘇代前來以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之比啓發趙王;趙王托付大義援手的蘇代遊說秦國,範雎中計。

第25集

為了自己的權利地位,範雎力說秦王休兵整飭,稱蘇代可讓趙韓割地求和;秦王傳令白起班師回京,白起暈厥,無可奈何接受王命,隨即稱病。趙王聽從相如廉頗拒絕割城,並且組織新軍,聚賦集稅,為增強國力奮鬥。卞楚去留兩難,隻得隱居山林,夫妻三人拜祭趙括馮亭之墓。白起賦閒在家,憤懣難平,托病不出。

第26集

範雎為蘇代許下退兵割城之事惴惴不安;白起卻一直裝病,連秦王封賞群臣也不到;秦王大為生疑,了解實情後,大為後悔。秦王聞知趙國拒絕割城,怒氣沖天派遣王陵率領十萬精兵攻打邯鄲;白起依舊裝病,冷觀朝中變化。趙王在相如輔佐下,下詔書號令全國團結一心,廉頗全權負責軍事保衛京師,擅長外交的平原君派使者分赴各國求援。相如參贊軍機,廉頗巧作安排,王陵四個多月,一戰未捷,寸功未建,秦王急召白起。

第27集

白起應對如流,料定此時出戰必輸無疑,秦王懊惱不已。鄧姑已有身孕,聞聽邯鄲有難,卞楚坐立不安。拋妻棄子,趕去救援,被馮姑追回。王陵兵敗求援,秦王不容分說,命範雎勸說白起;範雎到達白府,受盡冷落;範雎靈機一動,要秦王親自登門勸說;秦王親往白府,白起依舊不肯出戰;秦王將敗軍之將王陵削職為民,命王齕為攻趙主將,增兵十萬進攻邯鄲。趙王在相如廉頗鼓勵下,親自督戰,趙國軍民同仇亂愾,氣勢如虹,英勇慘烈之舉層出不窮,令趙王熱淚盈眶;王齕敗退,撤軍五裏,偷設陷井,賈凌率軍偷襲被擒。

第28集

賈凌被俘,生死不懼,他拉攏看守他的秦兵趙虎,兩人逃回邯鄲,卻不料趙虎是王齕安插的奸細。趙虎勾結城中地痞黑熊,欲內外夾攻,兵破邯鄲,廉頗識破陰謀,將計就計,秦國損兵折將,三千鐵騎無一生還。秦王在範雎挑撥之下再赴白府,白起依然抗命,秦王一怒之下,將其削去官爵,貶為士伍,逐出鹹陽。白起屢建功勛,深得人心,連胡陽都封印辭官伴其前行;探明這一情形的秦王在範雎和楚姬旁敲側擊下,命白起自裁;白起拔劍自刎。白起之死讓秦王懊悔不已,他命範雎釋放白起家眷,並且賞賜財寶馬車,準其離開鹹陽逃生,範雎心驚膽戰,萌生退意。

第29集

秦王繼續派兵遣將圍攻邯鄲;相如決定催請外援,平原君親往楚國,毛遂自薦一同赴楚。楚考烈王猶豫不決,關鍵時刻,毛遂挺身而出,楚王答應派春申君和上將軍景陽率大軍救趙。國難當頭,平原君將自家姬妾、奴僕編于卒伍,全力守城,散發財物于守城士卒,並招募三千勇士,組成敢死隊。毛遂英勇,戰死沙場,平原君痛哭。魏國國君懼怕秦昭襄王報復,下令晉鄙駐扎于邊界觀望不前,信陵君魏無忌接平原君書信,擔心不已,親率門客赴邯鄲援趙,侯贏獻計使如姬竊取調兵虎符,奪取晉鄙軍權,統率大軍南面擊退秦軍,北面救援邯鄲。

第30集

朱亥相助,信陵君率十萬大軍救趙。楚國春申君黃歇和上將軍景陽亦率十萬精兵兵赴邯鄲;趙國君臣齊心協力,解邯鄲之圍。信陵君將大軍托付衛慶帶回魏國,謝絕趙王財寶城邑,在平原君勸說下接受鄗地為棲身之地。鄧姑生子,卞楚以"平"為其命名,馮珠悄然返回邯鄲,繪圖絹綢告知相如夫妻卞楚所在;為趙國統一大業鞠躬盡瘁的相如認為趙國大勢已去,秦國定將完成統一大業,夫妻遠走隱退山林。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鮑國安秦昭襄王
蓋麗麗楚姬
巍子白起
魏宗萬魏冉
徐小健王齕
高照胡陽
翟雲鵬陽霍
張振東陽赫
何國斌王陵
孫維民範雎
彭志東鄭安平
許還山趙惠文王
嚴曉頻趙惠文後
酞勝趙孝成王
郭偉華平原君
劉波毛遂
謝園藺相如
徐正運廉頗
陳繼銘趙奢
閆妮賈氏
李成彬馮亭
李馨雨馮珠
郭靜卞玉
一真卞楚
磷銨趙括
樂珈彤趙琪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