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鄉從道

西鄉從道

西鄉從道(さいごう じゅうどう,1843年5月4日-1902年7月18日)日本明治時期的海軍大將、第一位海軍元帥。明治維新九元老之一。甲午戰爭時期的海軍大臣。其兄為明治維新三傑之一的西鄉隆盛,兄弟二人在倒幕運動中十分活躍。

  • 中文名稱
    西鄉從道
  • 外文名稱
    Saigou Jyuudou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族
  • 出生地
    薩摩藩鹿兒島城加治屋町
  • 出生日期
    1843年5月4日
  • 逝世日期
    1902年7月18日
  • 職業
    樞密顧問官、海軍大臣
  • 主要成就
    日本第一位海軍元帥
  • 軍銜
    元帥海軍大將

​早年經歷

西鄉從道出生于薩摩藩鹿兒島城下的下加治屋町,曾以藩士身份在薩摩藩中任職,參加過薩摩藩自力攘夷的薩英戰爭,以及推翻德川幕府戊辰戰爭中的鳥羽伏見之戰明治二年(1869年),西鄉從道與長州出身的山縣有朋一同前往歐洲考察軍事製度,山縣後來成為日本近代陸軍的建立者。

西鄉從道西鄉從道

西鄉從道的哥哥西鄉隆盛並不是因領導征韓失敗辭職,他辭職和他的弟子死諫表明他也反對侵略。日本當時在美英等國控製下,列強主張侵韓,當時朝鮮對列強敵視,甚至因為日本從夷俗與日本斷交,美國的軍艦入侵大同江也被打退,列強是希望日本征韓。日本也積極準備征韓。但是西鄉從道要進攻台灣,與列強矛盾,他和哥哥都反對征韓,這是從日本自身利益出發,不願受列強控製,要奪取琉球和台灣。盡管從本質上侵韓、侵台都是入侵中國,但是從利害關系上講,侵韓是列強把日本推向侵中治俄的大陸政策,而侵台南下的海洋政策威脅了列強的海上利益,是向南洋列島發展,也是軍國主義派閥的兩大基礎政策,西方列強支持大陸政策派,海洋政策主要是親華和攘夷派支持。

西鄉暴走

起源

明治維新時期,社會結構重整,眾多士族(舊武士)失業,造成極大的社會問題,各地陸續出現士族叛亂事件。明治七年(1874年),九州島發生佐賀之亂,雖然僅十餘日便被弭平,但日本政府為安撫反抗意識最強的薩摩士族,以及下野隱居的西鄉隆盛,故特意任命西鄉從道為中將台灣蕃地事務局都督,買了兩艘商船裝上炮冒充軍艦來運輸,領兵三千餘名前往台灣南部攻打原住民部落,並企圖建立殖民地。日方史稱"台灣出兵"(中方稱為牡丹社事件)。

西鄉從道西鄉從道

當西鄉從道與部隊在長崎港待命時,以英、美為首的西方各國表示反對日本的軍事行動,並且禁止本國租用船隻給日本,日本政府因此下令暫緩出兵。但西鄉從道說:"延遲出兵將會有損士氣,如果政府強行阻止,我願退還天皇的全權委任敕書,以賊徒之姿直搗生蕃的巢穴,絕對不會累及國家!"同在長崎的大藏卿大隈重信苦勸不成,隻好電告中央:"士氣強盛,其勢難止。"西鄉從道隨即命令部隊陸續出發,而他的行動後來獲得中央的追認。此舉史稱"西鄉大暴走",成為日後日本軍國主義的原型,亦即軍事的先行和政治的追認。

結果

日軍于該年五月在社寮(今屏東縣車城鄉社寮村)登入,攻擊以牡丹社為主的原住民部落,隨後在龜山(今車城鄉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附近)長期駐扎。中國對此隨即提出抗議,日軍因為感染熱病死亡超過五百人,又耗費六百萬圓以上的巨額軍費(尚且未計算添購運輸兵艦的費用),因此日本政府透過外交手段與中國和解,5月下旬,大清派船政大臣沈葆楨來台,並調淮軍六千人赴台作戰。後來在英國公使威妥瑪斡旋之下中日之間達成《北京專約》,清廷糊裏糊塗賠了日本人50萬兩白銀不算,還承認了日軍出兵是"保民義舉",這就給了日本日後認定琉球是日本屬地的根據。第二年開始日本開始處分琉球,並在1879年強迫琉球國王移住東京。並在該年十一月撤兵。這次日軍的出兵台灣在東亞海軍史上引起的後果就是清日兩國同時進入了擴張海軍軍備的時代。

擴充海軍

西鄉從道在這次出兵之後感到了充實海軍軍備的必要,從陸軍中將轉到海軍中將,並且說服政府把海軍的預算提到到了陸軍的一半。1875年當年就花了當年海軍預算的90%,311萬日元向英國訂購了"扶桑""金剛"和"比睿"號三艘軍艦,到1878年投入現役。這三艘軍艦都不到四千噸,按當時歐洲國家所保有的萬噸左右級別的戰艦標準,實在不能算什麽戰艦,所以後來日本人自己也把這幾艘軍艦隻算成"海防艦"。但是在1885年北洋水師的"定遠""鎮遠"兩艘7200噸的鐵甲艦編入現役以前這三艘軍艦一直是亞洲國家所唯一保有的近代化裝甲艦。

甩手掌櫃

明治十年(1877年),其兄隆盛在西南戰爭中戰敗身死,西鄉從道遂成為薩摩閥的領袖人物。他在日本政府歷任參議、文部卿、陸軍卿、農商務卿、及兩任陸軍大臣。明治十七年 1884年,因為對明治維新的貢獻,受封為伯爵。後來又在伊藤博文內閣擔任海軍大臣及內務大臣等職。中日甲午戰爭中任陸軍大臣兼任海軍大臣,是侵華戰爭的主要決策者。

西鄉是陸軍出身,到海軍來做大臣,自是不懂。但氣人的是當過三次海軍大臣的西鄉從來也沒有打算去弄懂過。那幫自認為是水兵的人很不服,看他不起,幫西鄉大臣起了個綽號叫"原來如此大臣",因為西鄉從道不太知道海軍,聽人給他介紹情況時常常會作恍然大悟狀:"原來如此"。西鄉第三次當海軍大臣的時候後來的海軍之父山本權兵衛已經當了一年官房主事了。西鄉讓主事幫他弄一份海軍情況概要來,山本給了他一份,過幾天去問看了沒有。西鄉回答說已經看完了。這一下主事大佐爆發了:"不可能,準備這份資料花了7個月,大臣怎麽能五天就看完了,你根本就沒有看。"西鄉大臣笑了:"你還挺聰明,我確實沒看"。山本怒不可遏:"身為大臣,怎麽可以如此不負責任?對部下的心血不屑一顧?"西鄉招了招手,讓山本站得更靠近些,然後壓低了嗓門說:"我是陸軍出身,反正看不懂,何苦要看它?我是長官,不需要看的,有你們看就行了。我就是幫你們去要錢,去要權的,這樣不好嗎?"這回是山本大佐高呼"原來如此"了。從此山本就跟定了西鄉,西鄉指向哪兒,山本就肯定打向哪兒。

西鄉從道西鄉從道

殺身造艦

日俄戰爭前,已經是海軍大臣了的山本權兵衛為了議會不肯通過"三笠號"等戰艦的撥款而煩惱不已,去向當時是內務大臣的西鄉從道請教方策,西鄉給他出了個主意:"甭管哪的錢,先花了他不就行了?" 山本嚇得張口結舌:"那叫挪用預算,違反憲法,議會知道了能饒得了我?"西鄉笑了:"八嘎,饒不了就咱們倆加上文部大臣樺山資紀三人一起到皇居外面的二重橋上去切腹自殺謝罪不就行了?三條大臣的命總抵得上一條三笠的船了吧?你不就是要船嗎?有了船了還要命幹嘛?"山本想想也是那麽回事,但最後議會還是同意撥了款,西鄉和山本也就免了切腹之災。西鄉從道就是這麽一個敢賭的人。可以說海軍在陸軍帶領下走向了賭場,而帶領海軍的人還是一個陸軍將軍。這個陸軍將軍採取的還是甩手大掌櫃的方法。

西鄉從道故居西鄉從道故居

明治二十五年(1892年)出任元老樞密顧問官,隔年出任海軍大將。明治二十八年(1895年)晉封侯爵。明治三十一年(1898年)成為日本海軍軍人中第一位受封元帥稱號者。

西鄉從道一直都是日本首相候選人,不過他以其兄隆盛掛著"逆賊"污名的理由,再三推辭,始終未曾拜相組閣。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