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開發 -中國中央政府政策

西部大開發

中國中央政府政策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西部大開發"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的一項政策,目的是:把東部沿海地區的剩餘經濟發展能力,用以提高西部地區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水準、鞏固國防。"2000年1月,國務院成立了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由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擔任組長,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溫家寶擔任副組長。經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通過之後,國務院西部開發辦于2000年3月正式開始運作。2012年2月,國家發改委官員對西部大開發十二五規劃進行解讀,明確了戰略部署的基本戰鬥思路。

  • 中文名稱
    西部大開發
  • 外文名稱
    The development of the western region in China
  • 類別
    政府政策
  • 範圍
    重慶、四川、甘肅、雲南等

指導思想

繼續推進西部大開發的指導思想是,以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六大和十六屆三中全會精神,根據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的目標、任務和要求,認真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西部大開發的戰略部署、方針政策和重點任務。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按照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改革方向,不斷探索西部大開發的新路子。堅持以人為本,樹立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發展觀,按照“五個統籌”的要求,使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社會進步協調推進,促進經濟社會和人的全面發展。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積極進取,量力而行,有重點、有步驟地解決關系全局的重大問題,堅持把西部地區自力更生、艱苦奮鬥與國家政策支持結合起來,更大程度地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不斷增強西部地區的發展能力。

西部大開發西部大開發

​城市範圍

西部大開發的範圍包括12個自治區直轄市(加上湖北省恩施、湖南省湘西、吉林省延邊州):重慶市、四川省、陝西省、甘肅省、青海省、雲南省、貴州省、廣西壯族自治區、內蒙古自治區、寧夏回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西藏自治區、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面積為685萬平方公裏,約佔全國的71.4%。2002年末人口3.67億人,佔全國的25%.約佔國內生產總值的15%。西部地區自然資源豐富,市場潛力大,戰略位置重要。但由于自然、歷史、社會等原因,西部地區經濟發展相對落後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僅相當于全國平均水準的三分之二,不到東部地區平均水準的40%,迫切需要加快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步伐。

三個階段

西部大開發整體規劃可按50年劃分為三個階段:

奠定基礎階段

從2001年到2010年,重點是調整結構,搞好基礎設施、生態環境、科技教育等基礎建設,建立和完善市場體製,培育特色產業成長點,使西部地區投資環境初步改善,生態和環境惡化得到初步遏製,經濟運行步入良性迴圈,成長速度達到全國平均成長水準;

加速發展階段

從2011年到2030年,在前段基礎設施改善、結構戰略性調整和製度建設成就的基礎上,進入西部開發的沖刺階段,鞏固提高基礎,培育特色產業,實施經濟產業化、市場化、生態化和專業區域布局的全面升級,實現經濟成長的躍進;

現代化階段

從2031年到2050年,在一部分率先發展地區增強實力,融入國內國際現代化經濟體系自我發展的基礎上,著力加快邊遠山區、落後農牧區開發,普遍提高西部人民的生產、生活水準,全面縮小差距。 “十五”計畫時期,實施西部大開發的重點任務是:加快基礎設施建設;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和建設;鞏固農業基礎地位,調整工業結構,發展特色旅遊業;發展科技教育和文化衛生事業;特別是要做好少數民族地區、革命老區、邊疆地區和特困地區的扶貧工作,從根本上改善這些地區的生產和生活條件,要集中有限力量,精心規劃,組織建設一些關系西部發展全局的標志性工程。力爭用5到10年時間,使西部地區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建設取得突破性進展,確保西部開發有一個良好的開局。

發展歷程

1999年9月,中共十五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國家要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

2001年3月,九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畫綱要》對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再次進行了具體部署。西部大開發整體規劃可按50年劃分為奠定基礎、加速發展、和全面推進現代化三個階段。

2006年12月8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並原則通過《西部大開發“十一五”規劃》。目標是努力實現西部地區經濟又好又快發展,人民生活水準持續穩定提高,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建設取得新突破,重點區域和重點產業的發展達到新水準,教育、衛生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取得新成效,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邁出扎實步伐。

2008年西部地區進出口總額達1068億美元,是1999年的近8倍,年均成長23.2%;進出口總值佔全國比重由1999年的3.8%,上升至2008年的4.2%%。10年來,西部地區“引進來”快速成長,實際使用外資金額由1998年的23.51億美元增至2008年的66.19億美元,成長181.54%。實施西部大開發10年來,中國西部呈現區域合作、全面對外開放新格局。

2009年12月11日,國務院發布《關于進一步促進廣西經濟社會發展的若幹意見》國發(〔2009〕42號)。《意見》指出,廣西壯族自治區地處華南、西南結合部,是我國面向東盟的重要門戶和前沿地帶,是西南地區最便捷的出海大通道,在促進區域協調發展、深化與東盟開放合作、維護國家安全和西南邊疆穩定中具有重要戰略地位。進一步促進廣西經濟社會發展,有利于形成我國沿海經濟發展新的成長極,促進西部大開發和東中西互動;有利于全面實施國家周邊外交戰略,深化我國與東盟戰略伙伴關系;有利于進一步鞏固民族團結和邊疆穩定,實現各民族共同發展、共同繁榮;有利于克服當前國際金融危機影響,化危為機,促進經濟社會發展邁上新台階。

西部大開發 鐵路建設西部大開發 鐵路建設

2009年12月24日,國務院正式批復《甘肅省迴圈經濟整體規劃》(國函〔2009〕150號),這是我國第一個由國家批復的區域迴圈經濟發展規劃,實現了迴圈經濟由理論到實踐的重大突破。

2010年3月21日至23日,在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10周年之際,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來到寧夏回族自治區考察工作。胡錦濤指出,經過10年不懈努力,西部大開發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過去的10年是西部地區經濟發展最快、城鄉面貌變化最大、人民民眾得到實惠最多的10年,也是西部地區對國家貢獻最突出的10年。這充分證明,黨中央關于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的重大決策是非常正確的,採取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是卓有成效的。胡錦濤強調,西部大開發第一個10年取得了良好開局、打下了堅實基礎,第二個10年將成為承前啓後、深入推進的關鍵時期。中央將把深入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作為具有全局意義的重大方針、作為“十二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任務,進一步完善扶持政策,進一步加大資金投入,進一步體現項目傾斜,以更大的決心、更強的力度、更有效的舉措,推動西部地區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為我國發展開拓新的廣闊空間。

2010年4月7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深入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的重點任務和政策措施。

2010年5月17日至19日,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胡錦濤指出,新情勢下新疆工作的目標任務是,堅持走具有中國特色、符合新疆實際的發展路子,全面推進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以及生態文明建設和黨的建設,到2015年新疆人均地區生產總值達到全國平均水準,城鄉居民收入和人均基本公共服務能力達到西部地區平均水準,基礎設施條件明顯改善,自我發展能力明顯提高,民族團結明顯加強,社會穩定明顯鞏固;到2020年促進新疆區域協調發展、人民富裕、生態良好、民族團結、社會穩定、邊疆鞏固、文明進步,確保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奮鬥目標。

為深入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積極擴大內需,促進西部地區又好又快的發展,國家計畫2010年西部大開發新開工23項重點工程,投資總規模為6822億元。

2010年7月5日至6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北京召開西部大開發工作會議。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他指出,今後10年,深入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的整體目標是:西部地區綜合經濟實力上一個大台階,基礎設施更加完善,現代產業體系基本形成,建成國家重要的能源基地、資源深加工基地、裝備製造業基地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人民生活水準和質量上一個大台階,基本公共服務能力與東部地區差距明顯縮小;生態環境保護上一個大台階,生態環境惡化趨勢得到遏製。

2011年3月3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通過《青藏高原區域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規劃(2011-2030年)》。青藏高原區域包括西藏、青海、四川、雲南、甘肅、新疆6省(區)27個地區179個縣,地理位置特殊,自然資源豐富,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螢幕障。2001年以來,累計退牧還草約16萬平方公裏,退耕還林約4200平方公裏,治理水土流失面積約9000平方公裏,森林覆蓋率提高0.8個百分點,主要河流、湖泊水質優良,大部分城鎮大氣環境質量優于國家一級標準。

2011年4月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部署促進牧區又好又快發展的政策措施,討論通過《全國中小河流治理和病險水庫除險加固、山洪地質災害防御和綜合治理整體規劃》。會議指出,我國牧區包括12個省(區)的264個牧區半牧區縣,佔全國國土面積的40%,是我國主要江河的發源地和水源涵養區,在全國經濟社會發展大局中具有重要戰略地位。會議提出,經過努力,到2020年,全面實現草畜平衡,草原生態步入良性迴圈,牧區經濟結構進一步最佳化,牧民生產生活條件全面改善,基本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目標。會議指出,加強中小河流治理和病險水庫除險加固、山洪地質災害防御和綜合治理,是黨中央、國務院對我國防災減災體系建設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規劃的範圍主要包括:流域面積200平方公裏以上有防洪任務的5000多條中小河流的重要河段,300多座大中型病險水庫和2萬多座小型病險水庫,2000多座大中型病險水閘,洞庭湖、鄱陽湖重點圩垸和蓄滯洪區;山洪地質災害防治區和災害易發地區生態環境綜合治理範圍487萬平方公裏,涉及2058個縣(市、區)。

2011年5月12日,交通運輸部部長李盛霖在寧夏銀川召開的深入實施西部大開發交通運輸工作會議上披露,西部地區國道主幹線全部建成,高速公路達到1.86萬公裏,是10年前的7.4倍。到2015年,西部地區國家公路運輸樞紐的客、貨運輸站場建成率要達到50%和40%;到2020年,我國西部地區國家公路運輸樞紐將基本建成,骨架公路將基本實現高速(或高等級)化。另外,截至2009年底,西部地區內河航道裏程達31288公裏,佔全國內河航道總裏程的25%,是10年前的1.4倍。其中高等級航道裏程3433公裏,是10年前的2.1倍。內河港口生產用碼頭泊位達4172個,其中新增泊位超過1000個,新增吞吐能力6500萬噸、3100萬人次西部地區特指陝西、甘肅、寧夏、青海、新疆、四川、重慶、雲南、貴州、西藏、廣西、內蒙古12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

2009年2月5日,國務院發布《關于推進重慶市統籌城鄉改革和發展的若幹意見》。重慶市是中西部地區唯一的直轄市,是全國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在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和推進改革開放大局中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重慶市集大城市、大農村、大庫區、大山區和民族地區于一體,城鄉二元結構矛盾突出,老工業基地改造振興任務繁重,統籌城鄉發展任重道遠。推進重慶市統籌城鄉改革發展的戰略任務是“一圈兩翼”開發、擴大內陸開放、產業最佳化升級、科教興渝支撐、及資源環境保障。“十二五”期間,重慶規劃儲備重大項目達到1000個,規劃總投資近3萬億元,接近“十一五”的5倍。其中以筆電集群和“雲計算”為主的電子信息產業,以及為實現國家中心城市功能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成為投資的重中之重。

2011年10月18日,中國政府網發布:國務院批復原則同意修訂後的《重慶市城鄉整體規劃(2007-2020年)》(國函[2011]123號),要求逐步把重慶市建設成為經濟繁榮、社會和諧、生態良好、特色鮮明的現代化城市。

基本原則

促進經濟社會、環境的綜合發展,推進現代化建設,引導人口與經濟活動平衡分布、城鎮合理布局,鼓勵公眾積極參與,保護和改善生存環境,普遍提高人民的生活水準。

堅持以生物多樣性的可持續利用和不可再生資源的慎重利用為前提。力求使所需能源及其他資源的輸入最小化,減少廢物排放,並進行回收利用。

西部大開發西部大開發

著眼于當地的特色與優勢,不是簡單的資源輸出,也不應沿襲東部地區大規模發展工業的做法,而是利用其豐富資源,運用市場機製,以提高其價值。在此過程中,發展經濟,培養人才。

應採取措施,將地方社區的傳統知識和技術同信息、空間、可再生能源以及對環境安全的生物技術等前沿技術結合起來,以促進地方社區的技術和信息能力,幫助地方社區實現可持續發展,並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製定城市及工業發展規劃應考慮西部的生態系統的功能和承載能力。同時,應註意維護歷史與文化遺跡及當地的自然景觀。

充分發揮政府調控和市場機製相結合的作用。把精力集中在幾個起導向作用的核心地區與城市。

水資源的可持續利用是影響開發的關鍵問題之一,要加強重點地區,如長江黃河上遊等的水資源綜合管理。

主要目標

西部大開發西部大開發

實施西部大開發是一項長期艱巨的歷史任務,一項規模想準備(表述不清)。總的戰略目標是: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到21世紀中葉全國基本實現現代化時,從根本上改變西部地區相對落後的面貌,努力建成一個山川秀美、經濟繁榮、社會進步、民族團結、人民富裕的新西部。

21世紀頭10年,力爭使西部地區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建設取得突破性進展,特色經濟和優勢產業有較大發展,重點地帶開發步伐明顯加快,科技教育和衛生、文化等社會事業明顯加強,改革開放出現新局面,人民生活進一步改善,為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奠定堅實的基礎。是西部地區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加快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要重點抓好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建設;積極發展有特色的優勢產業,推進重點地帶開發;發展科技教育,培育和用好各類人才;國家要在投資項目、稅收政策和財政轉移支付等方面加大對西部地區的支持,逐步建立長期穩定的西部開發資金渠道;著力改善投資環境,引導外資和國內資本參與西部開發;西部地區要進一步解放思想,增強發展能力,在改革開放中走出一條加快發展的新路。

西部大開發西部大開發

黨的三代領導人對西部地區發展的關註。東西部地區發展差距的歷史存在和過分擴大,是一個長期困擾中國經濟和社會健康發展的全局性問題。支持西部地區開發建設,實現東西部地區協調發展,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經濟工作的一條重要方針,也是中國現代化建設中的一項重要的戰略任務。早在五十年代,毛澤東同志在著名的《論十大關系》中就強調,要處理好沿海工業和內地工業的關系。他講道:“中國全部輕工業和重工業,都有約70%在沿海,隻有30%在內地。這是歷史上形成的一種不合理的狀況。沿海的工業基地必須充分利用,但是,為了平衡工業發展的布局,內地工業必須大力發展......”八十年代,在中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全面展開以後,鄧小平同志提出了“要顧全兩個大局”的地區發展戰略構想。“一個大局”是沿海地區加快對外開放,較快地先發展起來,內地要顧全這個大局。另一個大局是,當發展到一定時期,即到本世紀末全國達到小康水準時,全國就要拿出更多力量幫助中西部發展,東部沿海地區也要服從這個大局。

江澤民同志高度重視這個具有全局意義的重大問題,並多次就解決地區發展差距、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問題發表重要講話。1999年6月17日,江澤民總書記在西北五省區國有企業改革發展座談會上強調,要“抓住世紀之交歷史機遇,加快西部地區開發步伐”。江澤民同志還提出了加快西部地區開發的總原則,即把加快西部經濟社會發展同保持政治社會穩定、加強民族團結結合起來,把西部發展同實現全國第三步發展戰略目標結合起來,在國家財力穩定成長的前提下,通過轉移支付,逐步加大對西部地區的支持力度;在充分調動西部地區自身積極性的基礎上,通過政策引導,吸引國內外資金、技術、人才等投入開發,有目標、分階段地推進西部地區人口、資源、環境與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

戰略任務

2000年1月,國務院組成了以朱鎔基總理任組長、溫家寶副總理任副組長、國務院和中直19個相關部委主要負責人參加的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1月19日至22日,國務院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在京召開西部地區開發會議,研究加快西部地區發展的基本思路和戰略任務。會議指出,新中國成立5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20年來,中國綜合國力顯著增強,人民生活接近小康水準,國家有能力加大對中西部地區的支持力度。特別是正在實施擴大內需的積極財政政策,可以用更多的財力直接支持西部開發。現在中國已基本解決全國人民的吃飯問題,糧食出現了階段性的供過于求,這是在生態脆弱地區,有計畫、分步驟退耕還林(草),改善生態環境的大好時機。隨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進程的加快,對外開放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中西部地區也將像東部沿海地區一樣更加開放。加快中西部地區發展的條件已經基本具備,時機已經成熟。實施西部大開發是一項規模宏大的系統工程,也是一項艱巨的歷史任務。要集中力量抓好幾件關系西部地區開發全局的重點工作:

西部大開發 三部曲西部大開發 三部曲

第一,加快基礎設施建設。必須從戰略眼光出發,下更大的決心,以更大的投入,先行建設,適當超前。要以公路建設為重點,加強鐵路、機場、天然氣通路幹線建設;加強電網通信廣播電視等基礎設施建設;加強水利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要堅持把水資源的合理開發和節約利用放在突出位置。要在做好充分論證的基礎上,著力抓好一批重大骨幹工程。

第二,切實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和建設。這是推進西部開發重要而緊迫的任務。要加大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力度,同時採取“退耕還林(草)、封山綠化、以糧代賑、個體承包”的政策措施,由國家無償向農民提供糧食和苗木,對陡坡耕地有計畫、分步驟地退耕還林還草。堅持“全面規劃、分步實施,突出重點、先易後難,先行試點、穩步推進”,因地製宜,分類指導,做到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堅持先搞好實施規劃和試點示範。試點的規模要適當,不宜鋪得太大,防止一哄而起。要加強政策引導,尊重民眾意願,不能搞強迫命令。

第三,積極調整產業結構。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起點要高,不能搞重復建設。要抓住中國產業結構進行戰略性調整的時機,根據國內外市場的變化,從各地資源特點和自身優勢出發,依靠科技進步,發展有市場前景的特色經濟和優勢產業,培育和形成新的經濟成長點。要加強農業基礎,調整和最佳化農業結構,增加農民收入;合理開發和保護資源,促進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加快工業調整、改組和改造步伐;大力發展旅遊等第三產業。

西部大開發西部大開發

第四,發展科技和教育,加快人才培養。要充分發揮老工業基地、軍工企業、科研機構和高等院校現有科技力量的作用,加快科技成果的轉化和推廣套用,積極引進國內外先進技術。要確保教育優先發展,在辦好高等教育的同時,特別要加快少數民族地區和貧困地區教育的發展,提高勞動者貭素。要千方百計使用好現有人才,採取積極措施從國內外引進人才,大力培養各類人才。

第五,加大改革開放力度。實施西部大開發,不能沿用傳統的發展模式,必須研究適應新情勢的新思路、新方法、新機製,特別是要採取一些重大政策措施,加快西部地區改革開放的步伐。要轉變觀念,面向市場,大力改善投資環境,採取多種形式更多地吸引國內外資金、技術、管理經驗。要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大力發展城鄉集體、個體、私營等多種所有製經濟,積極發展城鄉商品市場,逐步把企業培育成為西部開發的主體。

會議強調要加強對西部地區開發工作的領導,必須在深入調查研究的基礎上,製定切實可行的整體規劃和專項規劃,並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五”計畫。所有的重要建設項目都要納入規劃,進行充分論證。推進西部大開發,既要有緊迫感,也要有長期奮鬥的思想準備,不能急于求成。要堅持從實際出發,按客觀規律辦事,積極進取,量力而行,註重實效。既要解放思想,勇于探索,又要認真執行國家法律和政策,不能亂集資、亂收費,增加企業和農民負擔。要加強民族團結,鞏固和發展安定團結的社會政治局面,保證西部開發扎扎實實地健康發展。

工作重點

一、西部大開發是面向21世紀的一項大戰略、大政策

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加快西部發展,逐步縮小各地區之間的發展差距,實現區域經濟協調發展,最終達到各地區經濟普遍繁榮和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既是社會主義本質特征的要求,亦是國民經濟持續協調發展的內在需要。西部大開發是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第三代領導集體,按照鄧小平同志提出的“兩個大局”的思想,開建立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局面的重要戰略部署。鄧小平同志曾指出:“沿海地區要加快對外開放,使這個擁有兩億人口的廣大地帶較快地先發展起來,從而帶動內地更好地發展,這是一個事關大局的問題。內地要顧全這個大局。反過來,發展到一定的時候,又要求沿海拿出更多力量來幫助內地發展,這也是個大局。那時沿海也要服從這個大局。”(《鄧小平文選》第3卷第277—278頁)對于什麽時候、在什麽基礎上把支持與促進西部地區發展,實施西部大開發提到日程上,鄧小平同志也做了深入的思考,要求對這些問題進行研究,並構想在本世紀末達到小康水準的時候,突出地提出和解決東西部經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

西部大開發論壇西部大開發論壇

中國東部地區經過20年的高速發展,經濟發展水準大大提高,實力大大增強,同時東西部經濟發展上的差距依然存在,並有不斷擴大的趨勢。所以,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不僅有了條件,而且成為刻不容緩的事情。黨中央和國務院根據中國經濟發展的實際,審時度勢,把加快西部地區的發展作為一項重大的戰略任務,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對國家經濟布局指向和區域經濟政策作出調整,是非常及時和正確的,既具有現實意義,又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西部大開發是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第三代領導集體,正確分析情勢,總攬全局,作出的面向21世紀的重大決策。

1.適應情勢變化適時調整巨觀經濟政策是這兩年來取得的一條極為寶貴的經驗,西部大開發是黨中央在對國內外政治、經濟情勢進行科學分析與判斷的基礎上,為促進國民經濟發展所作出的適時調整與部署。在市場供求情勢發生根本性變化的情況下,要保證下個世紀的長遠發展,必須實行以擴大內需為主的發展方針。全國人口中近1/4居住在西部地區,隻有加快西部的發展,提高西部民眾的收入水準,使龐大的潛在需求變成現實的市場需求,才能為經濟成長開拓出更加廣闊的市場空間。

2.西部大開發是實現國家第三步戰略目標的強有力的保證。第三步戰略目標的實現,有賴于全國各地區的共同發展。隻有東部地區的發展,而西部地區長期處于相對落後的境況,將影響全國經濟的發展,拖整個經濟發展的後腿。

3.西部大開發是中國國民經濟協調發展的內在要求。中國東、中、西部地區資源分布與要素秉賦各異,相互間具有很強的互補性,北煤南運、西油南輸、西電東送、西棉東調、南菜北運……,表明區際經濟之間存在很高的關聯度,加快西部地區的資源開發與經濟發展,才能保證國民經濟整體發展對基礎原材料和動力的需要,使整個經濟繼續保持較高的發展速度。

西部大開發西部大開發

4.西部大開發是可持續發展的需要。西部地區居長江、黃河、珠江等大江的上遊,是國家生態屏障之所在。隻有加快西部發展,使居于高山深谷者盡快從“越窮越墾、越墾越窮”的怪圈中走出,大江大河及其中、下遊地區的安全,全國生態環境的改善才有保證。

5.西部大開發是實現民族團結、社會穩定和邊防鞏固的重要保證。中國55個少數民族,大部分聚居于西部和陸地邊境地區,加快西部經濟發展,使愈來愈多的民族聚居地區和邊境地區走上繁榮之路,是鞏固、加強民族大團結,增強民族凝聚力,保持邊境安寧與社會政治穩定的重要基礎。

二、西部大開發要依靠兩個手段、三股合力

兩個手段是指市場機製和中央政府的巨觀調控尤其是區域政策。要素價格的變化和地區要素價格差異,是推動產業空間結構轉換的重要因素。改革開放20年來,東部沿海地區,特別是沿海大城市的土地、環保、勞動力等要素成本攀升,不少傳統產業、產品的優勢正在或已經喪失,西部地區應該利用要素價格相對低廉的有利條件,在這些產業和產品上形成優勢,贏得市場,站穩腳跟。傳統理論在講到產業空間轉移時,往往解釋為發達地區及大城市的工廠和設備向欠發達地區搬遷。實際上,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更多的是通過優勝劣汰,一地區某產業逐漸失去優勢和衰落,而在另一地區發展起來,形成優勢。因此,西部地區不能坐等“轉移”,而應打主動仗。方式不同,中西部的付出與收益都大相徑庭。

西部大開發 四川鐵路建設西部大開發 四川鐵路建設

要充分發揮市場機製對推進西部發展的積極效應,但單靠市場機製還解決不了東西發展的差距問題。這是因為西部地區的自然條件、區位(處于國內運輸網的末梢、國內大市場的邊緣等)、歷史基礎和歷史包袱(如“三線”建設時,工廠靠山進溝,社會負擔沉重)等因素,使西部的市場主體和東部並非處于同等的起跑線。實踐表明,區域發展差異完全依靠市場機製的作用在一定時期內不僅不會縮小,反而會擴大。具體表現為兩方面:一是人才、資金、能源、原材料的流出造成欠發達地區缺少人力、物力、財力而降低發展速度的“極化效應”;二是因發達地區經濟實力增強導致資金、技術、設備向外擴散而促進欠發達地區發展的“擴散效應”。在經濟起飛時,強大的“極化效應”和弱小的“擴散效應”是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的重要原因。

如果單憑市場力量的作用而不進行政府幹預,結果勢必造成發達地區和不發達地區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通過中央政府的政策投入和資金投入,使西部市場主體處于與東部大體相同的起跑線,非常重要。具體說主要在以下幾方面:一是中央財政支持加快西部各項基礎設施的建設,這是揭開西部大開發序幕的前提;二是支持西部地區的生態環境的保護與建設。保護與改善西部地區的生態環境既是為了實現在地區的可持續發展,亦是為了長江、黃河等大江大河中下遊地區的安寧。在上遊地區為改善生態環境實行退耕還林(草)的過程中,國家和中下遊地區應通過以糧代賑等方式予以補償;三是保證西部居民特別是農村居民在義務教育、初級衛生保健等社會公共產品的享用上與東部地區大體持平;四是為某些國有企業還清歷史舊賬。60年代從備戰出發在西部山溝裏建了一些軍工廠,現在產品要軍轉民,有的工廠要出溝進城,這幾筆“舊賬”讓企業靠加強經營管理或建立現代企業製度是消化不了的。十五屆四中全會的《決定》中有關“改善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結構和減輕企業社會負擔”所提的各項政策,有必要更多地向西部傾斜。

加快西部地區發展目標的實現,還有賴于三股合力的共同作用。一是進一步調整、完善區域政策,加大中央政府對西部地區政策與資金投入的力度。二是廣泛推進東部和西部之間多層次、多形式的經濟技術協作,加大發達地區對欠發達地區和貧困地區的幫扶力度;充分發揮市場機製最佳化資源配置的作用,推動要素的跨區域流動和跨區域的資產重組。三是加快西部改革開放的步伐,進一步探尋適應國內外大市場新態勢、適合西部區情的發展戰略與對策。前兩者是加快西部地區發展的啓動與推動力,後者則是關鍵與根本。隻有通過後者,來自外部的種種支援和幫扶,才能轉化為自身的“造血”功能,形成自組織、自發展的機製,成為推動西部發展永不衰竭的內在動力。

加快西部改革開放步伐包括加快西部多種所有製市場主體的形成與壯大;加快西部國有經濟布局與結構的調整,使國有資本集中布局于優勢產業,實行有進有退,以退求進;加快西部商品與要素市場體系的發育、市場規則的完善和市場秩序的建立;加快西部各級地方政府的職能轉換,由過去按行業隸屬原則管理所屬企業,轉向按屬地原則,面向多種所有製、多種經濟成分的所有市場主體,履行社會經濟管理職能,通過製度安排與政策誘導,構建良好的區域經濟發展與生活環境,使來自各個國家、國內各地區、各種所有製的投資者,在西部投資能取得合理回報,真正做到政府搭台,市場主體。

基本成就

第一,以加快發展為第一要務,國家不斷加大對西部地區的支持力度,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不斷加快。截至2009年,國家累計新開工西部開發重點工程70項,投資總規模約1萬億元,中央累計投入財政性建設資金5500億元、財政轉移支付7500億元、長期建設國債資金3100億元。國家投入帶動了社會投入,促進了西部地區經濟快速發展。2000-2004年,西部地區國內生產總值年均成長10.2%,與全國同口徑經濟成長速度的相對差距有所縮小。2004年西部地區地方財政收入較之1999年成長了將近一倍,自身經濟實力有了明顯提高。西部工業企業實現利潤大幅增加,西部地區的經濟效益和自我發展能力不斷增強,產業結構調整初見成效。

西部大開發 人才建設西部大開發 人才建設

第二,以基礎設施、生態環境建設為突破口,西部地區發展的基礎性問題開始得到解決。黨中央、國務院選擇西部地區最薄弱的方面、也是長期以來製約西部發展的瓶頸--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建設為突破口,提出力爭在西部開發頭十年取得突破性進展。截至2009年,西部地區基礎設施建設邁出實質性步伐,生態環境保護和建設得到顯著加強。西氣東輸工程提前一年全線貫通並投入商業運營,西電東送工程新增向廣東送電1000萬千瓦的任務提前完成,青藏鐵路提前一年全線鋪通。截至2005年底,西部地區累計退耕地還林8467萬畝,配套荒山荒地造林和封山育林11579萬畝,退牧還草工程安排治理嚴重退化草原2.9億畝。經過幾年的努力,許多項目已經開始發揮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

第三,堅持以人為本的指導思想,西部地區人民生活水準不斷提高。在西部大開發中,國家一手抓關系西部全局的重大工程,一手抓關系民眾切身利益的中小項目,使各族人民不斷得到實惠。油路到縣、送電到鄉、廣播電視到村基本實現,縣際公路、農村飲水、農村能源、生態移民等工程積極推進,"兩基"攻堅計畫穩步實施,公共衛生設施建設得到加強,城鄉居民收入和生活水準不斷提高。

第四,以改革開放為動力,西部經濟社會發展活力不斷提高。西部大開發以來,國家把深化改革、擴大開放作為西部大開發的強大動力和重大任務,積極推動國有企業改革,大力發展混合所有製經濟。西部各級地方政府積極鼓勵、支持、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製經濟發展,大力完善市場體系,不斷改善投資環境,進一步拓寬東西合作和對外開放領域。

中國三大經濟行政區域 東部地區:北京市11(京)、天津市12(津)、河北省13(冀)、遼寧省21(遼)、上海市31(滬)、江蘇省32(蘇)、浙江省33(浙)、福建省35(閩)、山東省37(魯)、廣東省44(粵)、海南省46(瓊)、香港特別行政區(港)、澳門特別行政區(澳)、台灣省(台)共14個省、市、區。

中部地區: 山西省14(晉)、吉林省22(吉)、黑龍江省23(黑)、安徽省34(皖)、江西省36(贛)、河南省41(豫)、湖北省42(鄂)、湖南省43(湘),共8個省、市、區。

西部地區: 內蒙古自治區15(內蒙古)、廣西壯族自治區45(桂)、重慶市50(渝)、四川省51(川或蜀)、貴州省52(貴或黔)、雲南省53(雲或滇)、西藏自治區54(藏)、陝西省61(陝或秦)、甘肅省62(甘或隴)、青海省63(青)、寧夏回族自治區64(寧)、新疆維吾爾自治區65(新)、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共14個省、市、區。

 發展情況

2013年重點工程

為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大關于優先推進西部大開發的戰略部署,加快西部地區基礎設施建設和特色優勢產業發展,改善民眾生產生活條件,2013年西部大開發新開工了重點工程20項,投資總規模3265億元。

20項新開工重點工程分別是:

(1)國道317線四川馬爾康至俄爾雅塘段改建、西藏類烏齊至丁青段公路整治改建工程;

(2)雲南嵩明(小鋪)至昆明公路;

(3)新疆烏魯木齊繞城公路東段;‘

(4)重慶江北機場東航站區及第三跑道建設工程;

(5)寧夏銀川機場三期擴建工程;

(6)西部支線機場建設;

(7)貴陽城市軌道交通1號線;

(8)南寧城市軌道交通2號線;

(9)四川南江紅魚洞水庫及灌區工程;

(10)中國石油雲南1000萬噸/年煉油項目;

(11)甘肅民勤紅沙崗風電基地;

(12)陝西榆橫礦區小紀汗煤礦和彬長礦區高家堡煤礦;

(13)神華寧煤煤炭間接液化示範項目;

(14)鄂爾多斯盆地東緣保德區塊北區煤層氣開發項目;

(15)西藏藏木、旁多水電站送出工程;

(16)哈密風電基地二期工程;

(17)新疆750千伏輸變電工程;

(18)青海鹽湖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年產100萬噸氯化鉀項目;

(19)酒泉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迴圈經濟和結構調整項目;

(20)京東方重慶8.5代新型半導體顯示器件項目。

2014年,國家將繼續加大對西部大開發的支持力度,重點支持西部地區基礎設施建設、民生改善、生態環境保護和特色優勢產業發展,著力解決西部地區交通和水利兩塊“短板”問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