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漢

西漢

西漢(前202年-9年)是中國古代的一個朝代,與東漢合稱漢朝。前206年劉邦被西楚霸王分封為漢王,而後經過歷時四年的楚漢戰爭,劉邦取勝後,前202年最終統一天下稱帝,建國號為“漢”,定都長安。史稱西漢。項羽以“巴蜀漢中四十一縣”封劉邦,以治所在漢中稱“漢王”,稱帝後遂以封國名為王朝名。又劉邦都城長安位于劉秀所建漢王朝都城雒陽之西,為加以區別,故史稱“西漢”,有時又以都城與劉秀所建漢王朝的相對位置代稱為“西京”。而劉邦建立的漢王朝在劉秀所建漢王朝之前,因此歷史上又稱前者為“前漢”。

  • 中文名稱
    西漢
  • 貨    幣
  • 國土面積
    1400/1040/2560萬(說法不一)
  • 英文名稱
    The Han Dynasty
  • 主要民族
    漢族、匈奴、南越族
  • 所屬洲
    亞洲
  • 人口數量
    約6000萬(公元2年)
  • 主要宗教
  • 官方語言
    中原官話
  • 簡    稱
  • 首    都
    長安(今西安)
  • 文學體裁
  • 主要城市
    長安、宛、臨淄、洛陽、邯鄲
  • 國家領袖
    劉邦、劉徹、劉詢
  • 時    區
    東八區
  • 政治體製
    君主專製政體

歷史發展

秦末紛爭與西漢建立

秦末天下大亂,因為國嚴苛的法律、沉重的勞役賦稅,人民普遍對秦政府不滿,陳勝吳廣首先發動的農民起義席卷全國,隨即,全國的豪強地主和六國的舊貴族趁機割據地方,而劉邦項羽也在這時登上歷史舞台。項羽的叔父項梁是原楚國將領,利用時機起兵反秦,他找到一個小孩,號稱是楚王的後代,立為楚懷王(後為楚義帝),以楚國的名義號召原楚地的人民支持其起兵。同時,身為沛縣泗水亭亭長的劉邦在沛這個地方起義,在途中遇上項梁,便加上其軍隊。 西元前206年10月,劉邦軍首先進入鹹陽,秦王子嬰投降。但是,項羽在巨鹿之戰中,以勇冠三軍的神勇,一舉殲滅秦軍主力,成為了各路義軍事實上的統帥。巨鹿之戰後,項羽軍隨後也在12月進入鹹陽,並很快掌握大權。他殺掉了秦王子嬰及楚義帝,自封為“西楚霸王”。憑借自己強大的武力進行統治,分封諸侯。他將劉邦封在蜀地,且將劉邦的國號定為漢。不久,劉邦在自己的封地整飭軍隊對項羽進行進攻,前期處于弱勢和被動挨打的局面。不過,雖然劉邦的軍事才能不能與項羽相提並論,但劉邦善于用人,他重用蕭何、張良、陳平等謀士為他效力。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不被項羽重用的將領韓信,正是韓信出色的軍事才能使局面逆轉。在最後的垓下之戰中,劉邦打敗項羽,使項羽逃至烏江邊自刎而死。

西漢西漢

前202年,劉邦稱帝,建國號漢。五月定都長安,西漢正式建立。

與民休息

無為而治

西漢建國初,由于秦王朝的殘暴統治,加上連年戰爭的破壞,社會經濟凋敝,人民大量逃亡。漢初的人口,較之秦代大大減少,大城市人口剩下十分之二三。甚至出現了“自天子不能具鈞駟,而將相或乘牛車,齊民無藏蓋”的現象。 在這種情況下,劉邦遂採取“黃老治術”、“無為而治”的理念治理國家。

首先,在政治上採取“郡國製”,郡縣和封國並存。皇帝分封侯國和王國,其中侯國隻享有封地內的稅收,無軍事和行政權,並受郡的管轄,而王國則擁有獨立的政治和軍事權力。另外,在經濟對內註意興修水利,減免賦稅,組織軍隊復員,軍隊官兵復員為民。招撫流亡,令戰爭期間流亡山澤不著戶籍的人口,各歸原籍,“復故爵田宅”。釋放奴婢。詔令規定:因飢餓而自賣為人奴婢者,“皆免為庶人”。這些為恢復農業發展創造條件;對外則和親匈奴,維持邊區和平。

西漢西漢

劉邦的這一系列整治措施維持了幾十年的和平,擴大了漢王朝的統冶基礎,使封建統治秩序重新穩定下來,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農民戰爭的勝利成果,使脫離生產的農民回到了土地上,佔有少量土地,有了生產條件。這樣,客觀上緩和了階級矛盾,安定了社會秩序,有利于生產的恢復。但是引致一系列問題:對內的輕徭薄賦政策,令地方上一些豪強勢力日大,土地兼並現象嚴重;對外則匈奴背信棄義的寇掠邊境日頻,威脅邊區大漢國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對邊境的社會經濟帶來嚴重的破壞。

在執行這些政策之餘,劉邦也對在楚漢相爭中有大功的異姓諸侯王起了猜忌之心。早在楚漢戰爭中,劉邦為了打敗項羽,曾分封了韓信、英布、彭越等一些重要將領為王。漢初,被封的異姓王有七個。此外,還封了功臣蕭何等一百四十多人為列侯。這些異姓王的存在,對中央集權是一個嚴重威脅[8]。韓信就是在這時候被蕭何用計由呂後處死,隨後彭越、英布等人也相繼被鏟除。異姓諸侯王所剩無幾,取而代之的是劉姓諸侯王,陸續分封了九個劉姓子弟為王。劉邦在白馬之盟時對眾人說了一句話:“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其時封國的存在,對中央集權必然是個離心力。隨著社會經濟的恢復和發展,諸王的勢力日益膨脹,諸王掌握著封國內的征收賦稅、任免官吏、鑄造錢幣等政治、經濟大權。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勢。

前195年,劉邦在討伐英布叛亂時受傷,不治身亡。

呂太後專權

劉邦死後,呂太後漸漸掌握政權。繼位的太子漢惠帝因受到呂後的刺激,不理政事。惠帝死後,呂太後連立兩傀儡皇帝,並漸漸削弱劉氏宗室,並封諸呂為王,掌權長達八年。

呂後雖然在高層鬥爭中手段殘酷,但是在國家大政方針和人事製度,基本上沿用了劉邦生前的既定方針和政策。國家經濟形式和社會秩序進一步向良性發展。與此同時,呂後也開始進行恢復文化發展,她廢除了秦始皇時製定的《挾書律》,允許民間學術團體存在並教授,允許和鼓勵民間藏書,設立國家圖書機構,凡向官府獻書者一率給予獎勵。

漢初基本上沿用蕭何所刪定的《秦律》即《九章律》,雖然與秦律相比要改善了許多,但是《九章律》仍然留下《秦律》中許多嚴苛的條款。呂後下令對這些條款進行再次釐定,廢除了許多條款,如族誅、連坐等條款都予以廢除,同時還減輕大量刑罰的處罰標準。

呂後死後,周勃和陳平奪禁軍權,斬殺呂產等人,才清除呂氏在朝中的勢力。

文景之治

呂太後死後,由于諸呂掌握兵權,而功臣更不滿呂氏專權,太尉周勃、丞相陳平施計奪取呂氏的兵權。由于漢高祖隻餘下兩個兒子,朝臣以淮南王母家趙氏強橫,代王母家薄家善良,故以呂太後所立的傀儡皇帝非惠帝親生為由,迎立代王劉恆即帝位,是為漢文帝。

漢文帝時,提倡以農為本,多次發布詔令勸農,以發展封建的農業經濟。公元前167年七月,漢文帝下詔“除田之租稅”;公元前156年六月,漢景帝“令田半租”,即三十稅一,並成為漢朝的定製。文景時又減少地方的徭役、衛卒,停止郡國歲貢,開放山澤禁苑給貧民耕種;並頒布了賑貸鰥寡孤獨的法令。這些措施的施行,減輕了農民的負擔。文景之世,“流民既歸,戶口亦息”,糧價也大大降低,“谷至石數十錢”。

後來即位的漢景帝,也持續此種政策,同時還“懲惡亡秦之政,倫議務在寬厚”。施行“約法省禁”的政策,廢除了一些嚴刑苛法,如妻孥連坐法、斷殘肢體的肉刑等,並減輕笞刑,以緩和階級矛盾和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所以這個時期,許多官吏斷獄從輕,不求細苛,以至有“刑輕于它時而犯法者寡”、“斷獄數百,幾致刑措”之說。這和秦時“斷獄歲以千萬數”的慘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文景時期的“與民休息”政策,對恢復和發展生產起了一定的作用,從而使封建統治進一步鞏固起來[9]。因此歷史上將此時期稱為“文景之治”。文景二帝都是黃老思想的推崇者,主張無為而治,休養生息。在此期間,國家穩定發展,國力大大增強。

隻是,漢景帝在位期間,聽取晁錯的意見,進行削藩,開始削奪王國的一部分土地,劃歸中央直接管轄。但是在執行的過程中操之過急,吳楚等七國遂于公元前154年(漢景帝前元三年)舉兵叛亂。 吳王劉濞是這次叛亂的主謀,他聯合了膠西王、楚王、趙王、濟南王、菑川王及膠東王,借口“請誅晁錯,以清君側”,共同起兵。景帝派周勃的兒子太尉周亞夫等率大軍前去迎擊,同時又殺晁錯。但劉濞繼續進攻,于是景帝決心討平叛亂。 太尉周亞夫率領大軍迎擊吳楚七國叛軍。下邑(安徽碭山東)一戰,“吳大敗,士卒多飢死叛散”。七國之亂的平定,使諸侯王勢力受到致命的打擊[8]。朝廷設法剝奪各個諸侯王的權力,加強中央集權。

步入盛世

漢武盛世

漢武帝劉徹統治時期是西漢確立和鞏固國家基礎的時期。漢景帝死後,太子劉徹即位,即漢武帝,一上台便改“無為而治”的治國策略,對內進一步採取了一系列加強中央集權的措施, 繼續打擊地方勢力。

漢武帝採納主父偃的建議,頒布“推恩令”。規定每個諸侯王除由嫡長子繼承王位外,其他諸子都在王國範圍內分到封地,作為侯國。從此,“大國不過十餘城,小侯不過數十裏”。封國越分越小,勢力大為削弱。後來,又作左官之律和設附益之法。“左官律”規定,凡在諸侯王國任官者,地位低于中央任命的官吏,並不得進入中央任職。以此限製諸侯王網羅人才。“附益法”嚴禁封國的官吏與諸侯王串通一氣,結黨營私,以達到孤立諸侯王的目的。

公元前112年(元鼎五年),漢武帝以諸侯王所獻祭的“酎金”成色不好或斤兩不足為借口,奪爵、削地者達106人,佔當時列侯的半數。至此,王、侯二等封爵製度雖然還存在,但所封王、侯隻能“衣食租稅”,不得過問封國的政事,封土而不治民。通過這些措施,基本上結束了漢初以來諸侯王割據的局面。此後,中央政權對地方的控製加強了。

在打擊地方勢力同時,漢武帝還在中央提高皇權,採取了限製丞相權力的措施。他親自過問一切政務,令九卿不通過丞相直接向他奏事。與此同時,提拔了一批中下層官員,作為漢武帝的高級侍從和助手,替他出謀劃策。這樣,在朝官中有了“中朝“和“外朝”之分。由尚書、中書、侍中等組成的“中朝”成為實際的決策機關,而以丞相為首的外朝官,逐漸成為執行一般政務的機關了。中外朝的形成,顯示了皇權的高度集中。

對外則派衛青、霍去病等對外十一次攻打匈奴,期間一度把匈奴驅逐至漠北地區、打通西域,開通“絲綢之路”;在經濟上召開“鹽鐵會議”,其後將製鹽、製鐵和釀酒的事業收為國有。但武帝對外戰爭的代價是很大的,在武帝十一次打擊匈奴後繼續對匈奴攻伐,令匈奴邊患復燃。

武帝中後期官府的稅收再次增加,同時武帝將刑罰再次加嚴,武帝後期因此發生了大規模的流民起義;開銷甚大,因此創立“均輸官”、“平準官”,與民爭利。另外,“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使儒家成為了中國固有的文化潮流,對後世的影響十分深遠。自從漢武帝確定“獨尊儒術”以後,儒學成了封建統治階級的正統思想。

漢武帝晚年,由于連年的戰爭,再加上漢武帝本人好大喜功,十分鋪張浪費,國家人口大量減少,國家財政也處于崩潰邊緣,社會矛盾十分尖銳,如不進行改革,可能重蹈秦亡的覆轍。漢武帝即時發現了這種狀況,于是改弦更張,發表了著名的輪台之詔,這也表達了漢武帝對自己的深刻反省,重拾漢初與民休養生息的政策,國家也漸漸穩定下來,把漢朝從崩潰邊緣挽救回來。後世評價漢武帝:“雖有亡秦之失卻無亡秦之禍”。

昭宣中興

漢武帝末年,由于長時期的興師暴眾和嚴刑峻法,階級矛盾日益尖銳,農民起義的烽火四處燃燒。在民怨沸騰的情況下,漢武帝不得不下輪台罪己之詔,表示要發展生產,與民休息。漢武帝死後,由年僅八歲的漢昭帝劉弗陵即位,大臣霍光輔政,國家大政方針完全秉承漢武帝晚年的政策,國力進一步恢復,財政進一步好轉,社會秩序得到恢復。漢昭帝極為聰明,隻是天妒英才,21歲即病死。死後,荒唐的漢廢帝劉賀被廢,由漢宣帝劉病已即位。

漢宣帝來自民間,是西漢第二位平民皇帝。宣帝性格與其祖父衛太子劉據很不相同,而與曾祖父漢武帝極為相似。年輕時受到良好的儒家詩書禮樂教育,但為人卻極喜鬥雞走狗、遊俠,遍遊三輔之地,因此對民間的疾苦和社會弊病有極清醒認識。

漢宣帝上台初期,國家大政為霍光所操控,政策一如從前。霍光去世,漢宣帝開始真正主政,秉持“王霸之道雜之”的政治策略。他一方面沿續霍光時期的政策,繼續減輕各種稅賦和民眾的負擔,即所謂的“王道”;同時厲行法家政策,整飭吏治,即所謂的“霸道”。

在不影響民生的前提下進一步對外用兵,他在位期間,匈奴也表示了臣服的意願,甘露三年(前51年)呼韓邪單于以臣子的身分晉見宣帝,漢朝與匈奴的百年大戰,終告落幕。在西域,設立西域都護,把西域三十六國正式納入漢朝的疆域。最終,漢朝國力在經歷了武帝時期的衰退及其產生的惡劣影響之後,在漢宣帝時得以扭轉與恢復,並達到最頂峰。

漢宣帝和先前的漢昭帝御宇期間,統治集團主要採取了輕徭薄賦、重視吏治、平理刑獄等政策和措施。使一度動蕩的西漢王朝又穩定下來。被稱為昭宣中興或昭宣之治。

走向衰落

衰于元成

漢宣帝于43歲時病死,漢元帝即位。漢元帝即位以後,一反漢宣帝時期的政策,大力推行儒家空闊不切實際的政策,致使豪強大地主兼並之風盛行,國家的吏治也開始敗壞,中央集權逐漸削弱,社會危機日益加深。後來的漢成帝更沉迷女色。王氏的權力愈來愈大,自王太後的親戚王鳳以來,全由王氏子侄出任大司馬大將軍,王氏在朝廷的勢力日漸鞏固。

鐵官徒起義

漢在弘農等郡設立鐵官,利用刑徒冶鑄鐵器,在殘酷的奴役下,陽朔三年(前22年),潁川(今河南禹州)鐵官徒申屠聖等人發動起義,申屠聖自稱將軍,奪取武器,殺死官吏,歷經九郡;永始三年(前14年),山陽(今山東金鄉)鐵官徒蘇令等人發動起義,奪取武器,殺死官吏,歷經十九郡國,沿途釋放囚徒,殺死漢東郡太守和汝南都尉。最後被漢軍鎮壓下失敗。

敗于哀平

漢成帝死後,皇後趙飛燕聯同太子合力排擠王氏。成帝太子即位,是為漢哀帝。趙飛燕把哀帝祖母傅太後及生母丁太後入主宮禁。大司馬王莽見大勢已去,向太皇太後王政君建議暫時退讓,結果王莽辭官回到新野新鄉封國。

漢哀帝死後,王氏權力再冒起,此時,王莽以君子之姿逐漸幹預朝政。最後,他弒孝平,廢孺子嬰,于9年1月10日正式稱帝,改漢為新,西漢結束。

疆域範圍

西漢建立初期,各地叛亂不斷,劉邦連征叛亂而無暇顧及邊防。北邊河南地為匈奴所有。而南邊南越和西南的閩越,黔中地區趁機與漢朝脫離,後來漢文帝派人說服南越王和各國歸順,又恢復了一統的局面。不久之後南越就因為荊州兩湘地方不肯開關通商而發動進攻。此時恰值漢武帝時期,西漢的文治武功已到極盛,遂徹底剿滅了南越王政權,南越也首次直接歸中央管理。

前127年,衛青北擊匈奴,收復河南地、隴西、北地、上郡的北部,置朔方、五原二郡。雲中、雁門二郡的北界也向外擴展。西漢的北部疆界至此推到河套,陰山以北。前121年,霍去病出隴西擊滅居于河西走廊的匈奴部落,以其地設酒泉郡。後又分割為張掖、敦煌、武威三郡。連同在湟水流域設定的金城郡,合城河西五郡。前138年,東甌王迫于閩越王的威脅,舉國內遷到今江淮流域。前110年,漢朝又滅亡了閩越國。前111年,漢朝平南越,又佔有了海南島,在該地設十郡。在西南地區,漢朝征服了諸國,邊界推移到雲南哀牢山和高貢黎山。東北地區滅亡了衛滿朝鮮,設定了東北四郡。漢帝國的國土已基本成型。而在西域設郡也加強了對西域的控製。

西漢末期,由于政權的衰落和皇室的動蕩,疆域萎縮。東北復原了真番、臨屯二郡。西南地區由七郡變成五郡,並且放棄了海南島與象郡。王莽篡漢時期已經僅剩秦朝時的疆域,西域各國因為漢帝國的衰落而逐漸脫離管製。東漢王朝末年,中原戰亂不斷。遂放棄定襄、雲中、五原、朔方、上郡、北地六郡。河套、陝北、晉西北、河北北部地方先後放棄。高句麗與林邑兩國蠶食東北及南方國土。隻有西南地區擴展至大盈江一帶。

行政區劃

一級政區:郡(國)漢初年有60多個郡,2年共103郡、國。長官最初稱郡守,景帝時改稱太守。

西漢疆域圖西漢疆域圖

二級政區:縣(侯國、邑、道)邑是皇太後、公主所封的食邑;道是設在土著地區的縣級政區。公元2年,共有縣、侯國、邑、道等縣級政區1587個。萬戶以上的縣稱縣令,萬戶以下的縣稱縣長。

行部(又稱刺史部):自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始在郡之上又設了13行部,每個行部管轄若幹郡(國)。但此時的行部是監察區,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行政區。

西漢朝後期的疆域政區包括司隸部、十三刺史部所察各郡、國和西域都護府轄區,以及當時中國邊區各族的分布地。

政治概述

三公九卿

西漢初期,參照秦製,“置一丞相,十一年更名相國,綠綬”,到了漢惠帝、高後時期分為左右丞相,漢文帝二年“復置一丞相”,“掌丞天子助理萬機”。其職權大抵如陳平所言:“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陰陽,順四時,下育萬物之宜,外鎮撫四夷諸侯,內親撫百姓,使卿大夫各任其職焉。”據相關學者研究,將宰相的具體權力分為五個方面:選官權、督察百官並有一定的執法權、上計考課權、總領朝議與奏事權、封駁與諫諍權。

漢武帝時期,由于外部威脅消除,而此時的宰相集權已經威脅到皇權,進而對之裁抑。出于加強皇權、弱化相權的目的,漢武帝自親政起設立內朝逐步對相權進行削弱,並通過頻繁更換宰相以及以細事誅殺宰相來加強皇權、樹立自身對中央政權的絕對控製。毫無疑問,內朝的設立在完成上述目的之後,在武帝統治期間對外戰爭中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然而,內朝作為一項製度其自身的就不是完善與成熟的。

西漢三公九卿西漢三公九卿

內朝具有根源于皇權的巨大的依附性,脫離皇帝的領導,內朝不能作為一個獨立的權力機構存在。同時,宰相不得過問內朝事務,也使得內朝成為政權內部一個相對于外朝的獨立單位。總之,從中央集權的角度來看,內朝的設立增強了皇帝對朝政的控製權,使得專製製度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通過漢武帝時期創置內朝、裁抑相權的一系列政治改革活動,將西漢國家政治活動中的決策權較為完整地收歸皇帝手中,使得以宰相為首的外朝逐漸退化成為一個大政方針政策的執行機構。

除了丞相製度外,太尉、御史大夫,分別掌管政務、軍事和監察,稱為“三公”。“三公”之下,設有掌管國家軍政和宮廷事務的“九卿”。地方行政機構,除沿襲秦朝的郡縣製外,漢初還分封諸侯王,形成郡國交錯的局面。郡縣官製承襲秦代,封國官職仿照中央。縣以下的基層組織仍為鄉、裏。這樣就恢復了從中央到地方的一套統治機構。

選官製度

武帝時期為了擴大統治基礎,還頒行了一套新的選用官吏製度。漢初,官吏的來源主要有兩個:一是按軍功爵位的高低,選任各級官吏,二是選自郎官,即郎中令屬下的中郎、侍郎、郎中、議郎等。郎官的職責是守衛宮殿和做皇帝隨從,如果經過一段時間,中央或地方官有缺額,即可由郎官中選用。軍功地主到武帝時已經沒落。郎官多出自“任子”或“貲選”,難于選拔真正的人才。

因此,武帝即位後,除沿用上述製度外,又建立了新選拔製度:

西漢選官製度西漢選官製度

察舉製。文帝時已有“賢良”、“孝廉”之選,但未形成正式製度。武帝時,開始明文規定下來,凡丞相、列侯、刺史、守、相等推舉,經過考核,任以官職。不久又規定依人口的數量,按比例選舉,取消了資產的限製。這樣使察舉製逐步完善。

“征召”製。征召那些有一定能力而又不肯出仕的人,由武帝召見,確有才能,授予官職。與此同時相配合的還有“公車上書”之製,天下吏民上書言事,如有可取者,即以其所長,授以官職。

博士弟子考試成績優異者,也可入仕。公元前124年(元朔五年),武帝採納公孫弘的建議,置五經博士弟子,每年考試,凡能通一經以上者,可補文學掌故的官缺,成績得甲等者並為郎官。武帝通過這些措施,選拔了一批有才能的人,從而進一步加強了封建統治機構。

法律

劉邦在入關之初的時候就約法三章,但隻是臨時措施。西漢建立後,劉邦令蕭何根據《秦律》製定《漢律》。除去秦律夷三族及連坐法,在秦律的基礎上,又增加三章,合為九章,故稱《九章律》。 除了法律之一,皇帝的命令也起法律的作用,必須無條件執行。這是封建專製主義政治製度的特征[20]。

軍事概述

為了鞏固封建統治,西漢建立了比秦朝更為完備的武裝力量。西漢前期的軍事是實行征兵製,以正卒兩支來守衛京師。一支為南軍,守衛宮城,歸衛尉率領;另一支為北軍,保衛京師,歸中尉率領。兩支各有兩萬人。武帝時,各減至一萬人。正卒一年一輪換,不利于保衛京師。武帝著手組建職業兵為侍從軍和禁衛軍。   

期門軍和羽林騎

侍從軍有三支,就是期門、羽林和林孤兒。期門軍是漢武帝于建元三年(前138年)建立的,由侍中、常侍、武騎及待詔隴西、北地等六郡良家子能騎射者組成,共約有一千人,歸光祿勛掌管。因常為侍從漢武帝而期待于殿門,故有“期門”之名。羽林騎是于太初元年(前104年)選六郡良家子組成,約七百人,亦屬光祿勛。羽林騎原叫做建章營騎,因守衛建章宮而得名。後更名“羽林騎”,取“如羽之疾,如林之多”之意。羽林孤兒是由戰死者的子弟組成的,因養在羽林官署,教習戰射,而有此稱號。   

八校尉

禁衛軍是于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建立的,共有八支,每支有士卒約七百人,由八個校尉率領,因稱“八校尉”。八校尉為中壘、屯騎、步兵、越騎、長水、胡騎、射聲、虎賁。八校尉的士卒都由招募而來,是職業兵,這是中國古代有募兵製的開始。這支軍隊後來發展為西漢王朝的軍事主力,經常用于鎮壓勞動人民或進行民族戰爭。

在地方,有經過訓練的預備軍,根據地區的具體條件,分別設材官(步兵)和騎士(騎兵),這些預備隊皆由郡守和郡尉掌管。常備軍和預備軍的兵員,都由郡國征調來的“正卒”充任。

武帝時期強化了軍隊,增設樓船(水軍)等軍種。軍隊的加強,使中央集權有了更堅強的支柱。同時也加強了對外和對內鎮壓的力量。

西漢八校尉是武帝時設定的一支重要軍事力量,在內鎮守京師,出外對敵作戰,對整個西漢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但由于史書記載不詳,涉及八校尉的史料也十分匱乏。眾多學者對八校尉的設定目的及其歸屬問題,各家詮釋各不相同。細考史料,八校尉設定的目的是用于對外作戰。它是一支獨立的作戰部隊,不隸屬于任何部隊,直接聽命于皇帝。

經濟政策

西漢時期,牛耕和鐵器的使用已逐步推廣。手工業也獲得了巨大的發展。尤其紡織業和瓷器製作發達。西漢是古代中國商業非常發達的一個朝代,社會的穩定和交通的發展為商業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環境。不僅國內貿易興盛,而且對外貿易也非常發達。通過絲綢之路西漢甚至與大夏、印度、阿爾沙克王朝、羅馬帝國等國家有間接的貿易關系。西漢文化對當時的東亞和東南亞國家的也有一定的影響力,位于今越南中部和北部的交趾刺史部、位于今朝鮮半島北部的玄菟郡、樂浪郡、臨屯郡、真番郡、彌生時代的日本等地區都受西漢文化的或多或少影響。

農業

西漢初年,鐵製農具已推廣到中原以外的很多地區。武帝時冶鐵製器歸國家壟斷,鐵農具的傳播更為迅速。在中國各地都有出土的西漢的鏟、鋤、鐮、鏵等鐵製農具出土。

漢代兼用馬和牛耕地,但主要靠用牛。從考古所獲西漢牛犁模型、牛耕壁畫和犁鏵實物等看來,西漢普遍使用所謂二牛抬杠的犁耕法。《漢書·食貨志》中所說的二牛三人的耦犁,也是二牛抬杠。由于扶犁人使用牛轡穿牛鼻導引耕牛,省去了牽牛的人力,出現了二牛一人的犁耕法,這是犁耕法的重大進步。

西漢農業西漢農業

西漢時期,水利事業很發達。如龍首渠、六輔渠、靈軹渠、成國渠等溉田都很多。京畿以外,關東地區也興修了一些水利。至于鑿井灌溉,北方到處都有,甚至居延邊地,也鑿井開渠,進行屯墾。西漢時期最重要的水利工程,是治理黃河。漢武帝曾巡視工地,並命隨從官員自將軍以下,都負薪填決河。經過這次修治,黃河才流歸故道,八十年中未成大災。

隨著農業生產的發展,農業耕作技術也有提高。武帝末年,搜粟都尉趙過總結了西北地區抗旱鬥爭的經驗,推廣了“代田法”。

漢代農具漢代農具

趙過還發明了耬車。耬車是一種播種機,能同時播種三行,大大提高了播種效率。在遼陽三道壕西漢晚期村落遺址中發現過一件鐵製耬足,山西平陸棗園村王莽時墓葬壁畫上的三足耬畫像,可見當時已廣泛採用耬車播種技術。漢武帝曾下令在全國範圍內推廣這種先進技術、新式農具。

到成帝時,氾勝之又總結了“區種法”這種新的耕作方法。這是一種園藝式耕作技術,把土地劃成許多小區,集中使用水肥,精耕細作,提高了單位面積產量。 由于農業生產的發展,耕地面積也不斷擴大,到西漢末年,墾田面積已達8270500餘頃,人口達5900餘萬,比戰國時期增加兩倍以上。

手工業

在西漢的手工業中,冶鐵業佔有重要地位。西漢時期的冶鐵技術比戰國時有了重大的發展。西漢後期,吏卒徒開山採銅鐵,每年用人十萬以上,規模很大。鄭州古滎遺址的煉鐵爐,是現知漢代煉鐵爐中最大的,其中一座,估計日產生鐵可達一噸。古滎遺址資料表明,當時生鐵冶煉和加工工藝有較大的進步。遺址中煉鐵的燃料,除木材外,還有原煤和煤餅,這是現在所知的中國歷史上最早用煤的遺存。

西漢的採銅和銅器手工業也很發達。銅主要產在江南的丹陽郡和西南的蜀、越雟、益州等郡。銅製器皿的生產規模頗大。銅鏡、銅燈、銅熏爐等物,近年常有出土,最多的是銅鏡,是日用必需品。

西漢手工業西漢手工業

絲織業是西漢的重要手工業之一,是北方居民的家庭副業。臨淄(今山東臨淄)和襄邑(今河南睢縣)設有規模龐大的官營絲織作坊,產品供皇室使用。西漢的絲織物通過饋贈、互市或販賣,大批輸往邊陲各地,遠至中亞各國和大秦。西漢時不僅有紡紗的工具,而且出現了織布機。秦漢之際,斜織機在南北方地區已經比較普遍,在農村廣泛地採用了腳踏提綜的織機。同時還有織造提花織物的機械──提花機,提花技術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水準。 漢錦是漢代織物水準的代表,是多彩織物。經對絲織品的化學分析,知道是用茜草素和藍靛作染料,可染成綠、紅等色。這比戰國時的染色工藝提高了一步。 

西漢的漆器業發展也很大。在蜀郡(成都)和廣漢等地設定工官監造漆器。當時上層之家都使用漆器,長沙馬王堆漢墓中就出土了大量的漆器。漆器的種類很多,有耳杯、盤、壺、盒、盆、勺、枕、奩、屏風等。出土的西漢漆器,特別是馬王堆的器物,大多色彩鮮艷,光澤照人,精致美觀,特別是漆器上的彩繪,技巧更高,畫法瀟灑生動,奔放有力,線條幹凈流利。

此外,煮鹽(包括海鹽、池鹽、井鹽)、釀造等業,在西漢時都是重要的手工業行業,生產規模和技術都超過前代。

商業

隨著農業、手工業的發展,商業也繁榮起來了。據《史記》記載,西漢時期全國已形成了若幹經濟區域,每個區域都有大的都會。關中區域膏壤千裏,最為富饒[24]。

鹽鐵官營,均輸平準

漢初的鹽鐵為私人經營的,西漢政府僅設官收稅而已,特別是文帝時,對鹽鐵經營採取放任政策。武帝上台後採納大商人孔僅和東郭鹹陽的建議,把私人壟斷的冶鐵、煮鹽、釀酒等重要工商部門收歸國家壟斷經營,在全國產鹽鐵的地方設立鹽鐵專賣署,並任命當地的大鹽鐵商為鹽、鐵官,管理煮鹽、製造鐵器和買賣鹽鐵等事務。不產鐵的地方設小鐵官,以熔化廢鐵作農具或用具。鹽鐵官營後,嚴禁私人鑄鐵和煮鹽。自從鹽鐵官營後,漢政府大大增加了收入。但是管理鹽鐵的官吏多為鹽鐵商人,經營不善,往往產品質量低,價格昂貴,貧民購買不起。

武帝死後第六年,即公元前81年,郡國所舉的賢良文學,曾議罷鹽鐵官營事。會議的結果,取消了酒的專賣和關內鐵官,對官營政策作了很大的調整。

武帝在實行鹽鐵官營的同時,推行了均輸平準政策。公元前110年(元封元年),武帝採納大農令桑弘羊的建議,在全國實行均輸平準政策。均輸就是調劑運輸;平準即平衡物價。原先漢政府各部門常常搶購物資,引起物價上漲,地方上交中央的貢賦,往來煩難,“或不償其費”。而且富商大賈囤積居奇,操縱物價。于是由大農令統一在郡國設均輸官,負責管理、調度、征發從郡國征收來的租賦財物,並負責向京師各地輸送。又由大農令置平準官于京師,總管全國均輸官運到京師的物資財貨,除去皇帝貴戚所用外,做為官家資本經營官營商業。“貴則賣之,賤則買之”,調劑物價,並獲取收益。

實行鹽鐵官營、均輸平準政策後,“民不益賦,而天下用饒”。

貿易

西漢中期以後,對外貿易也十分發達。從河西走廊經塔裏木盆地南北邊緣通向中亞、西亞以及更遠地區的道路,已經暢通。沿著這條道路,運入各種毛織物和其他奢侈品,運出大宗絲織品。西方人稱這條道路為“絲綢之路”。海上貿易的重要港口是番禺(今廣東廣州)。近年來在廣州、貴縣、長沙等地,經常發現玻璃、琥珀、瑪瑙等物,其中一部分是從海外運進來的。

貨幣

西漢初年沿用了秦代的貨幣製度,實行黃金與銅錢並行。雖然銅錢因連年戰爭、生產萎縮而不斷減輕重量,但是仍然稱作半兩。 劉邦令民間自鑄莢錢,可能與他的無為思想有關。他曾經令陸賈分析秦失天下的原因,陸賈說:“(秦代)事逾天下逾亂,法逾滋而奸逾熾,兵馬益設而敵人逾多,秦非不欲為治,然失之者及舉措暴眾而用刑太極故也。”而西漢開始推行並流傳到隋朝的五銖錢,在中國歷史上流通了七百年左右,是目前歷史上流通時間最長的貨幣。錢幣外圓內方,為圓形方孔錢。

公元前113年(元鼎四年),漢武帝下令宣布禁止郡國鑄錢,把全國各地私鑄的錢幣運到京師銷毀,把錢幣大權收歸中央。成立了專門的鑄幣機構,即由水衡都尉的屬官鍾官、辨銅、技巧三官負責鑄造五銖錢。這次新鑄的五銖錢(也稱上林錢或三官錢),重如其文,錢的質量很高,便于流通,成為當時唯一合法的貨幣。

西漢貨幣西漢貨幣

漢武帝元狩五年(前118年),漢武帝廢半兩錢始鑄“五銖”錢,令各郡國鑄行,通稱“郡國五銖”。後因“郡國五銖”日漸輕劣,漢武帝于元鼎四年(前113年),專設“上林苑三官”錢局,鑄造形製規範、重量一致的“三官五銖”錢,成為全國統一的標準貨幣。從而,促進了當時西漢的社會經濟的飛躍發展,保證了討伐北部匈奴戰爭的勝利。為鼓勵遠征軍官兵的士氣,漢武帝特下令動用國庫黃金,鑄造了一批金質“五銖”錢,用來獎賞有功人員或因戰爭致殘的戰士。因此,在當時能夠獲得“五銖”金幣賞賜的人,則被看做是至高無尚的榮耀。後歷經漢昭帝,至漢宣帝(前73年至前49年),“五銖”錢在銅質、形製和錢文等方面更趨完善精美,史稱“宣帝五銖”。

而到了西漢晚期由于社會動蕩,出現了通貨膨脹,五銖錢也隨之貶值。于是政府在鑄造錢幣時,剪掉了錢幣周邊的輪廓再鑄造錢幣,稱之為“剪輪五銖”錢。這樣錢幣所用的銅就減少了,五銖錢的實際價值就遠遠低于票面的價值。2011年在對楊凌“尚德-石家墓地”考古發掘時出土了不少“剪輪五銖”錢,這是在西漢晚期發行的。

人口概述

秦末民變和楚漢戰爭,造成期間全國人口減少。漢朝建立後實施的政治措施“無為而治,休養生息”,經過六十餘年的休養生息;到元光六年(前129年)時,全國人口達到3,600萬。從元狩六年(前117年)起,期間因為征伐匈奴單于國和自然災害頻繁,並且賦稅徭役加重,到漢武帝征和二年(前91年),全國人口隻有3,200萬。漢武帝之後,繼任者吸取了教訓,繼而採取休養生息的政策。至漢平帝元始二年的戶口調查,戶口達到12,233,620戶,人口已經達到59,594,978人。根據現在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葛劍雄研究此時的實際人口超過了6,500萬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