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柏坡 -國家AAAAA級景區

西柏坡

國家AAAAA級景區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西柏坡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縣中部,曾是中共中央所在地,黨中央和毛主席在此指揮了震驚中外的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召開了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七屆二中全會和全國土地會議,解放全中國,故有"新中國從這裏走來"、"中國命運定于此村"的美譽。為我國革命聖地之一,是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又是5A級景區。

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從西柏坡遷入北平

  • 中文名稱
    西柏坡
  • 外文名稱
    xibaipo
  • 適宜遊玩季節
    四季皆宜
  • 所屬國家
    中國
  • 地理位置
    河北省石家庄市
  • 建議遊玩時間
    4小時
  • 門票價格
    免費
  • 氣候類型
    溫帶季風氣候
  • 開放時間
    1982年
  • 著名景點
    中共中央舊址
  • 歷史地位
    中國三大革命搖籃之一
  • 所屬城市
    平山縣
  • 佔地面積
    約45萬平方米
  • 景點級別
    5A級

歷史沿革

西柏坡

1948年黨中央、毛主席移駐西柏坡,在這裏指揮了震驚中外的三大戰役,召開了具有歷史轉折意義的七屆二中全會。

周恩來總理評語道“西柏坡是黨中央毛主席進入北平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 農村指揮所,指揮三大戰役在此,開黨的七屆二中全會在此”。經過緊張的籌備,1947年7月12日,中央工委在西柏坡正式成立。當然,為了適應戰爭環境的需要,中央工委當時對外稱“工校”和“勞大”。劉少奇任校長,朱德為董事,分別稱胡校長(胡服,劉少奇化名)、朱校董。

中央工委進駐西柏坡之後,幫助晉察冀野戰軍打了四次規模較大的勝仗,殲敵6.2萬餘人。其中解放石家庄戰役尤為著名。

1947年10月31日,朱德參加了晉察冀野戰軍區司令部召開的旅以上幹部會議,與楊得志、羅瑞卿、楊成武等共同擬定了攻打石家庄的戰略部署。11月1日,又致電聶榮臻、蕭克,要求晉察冀軍區必須充分準備好人員的補充。11月6日至12日,在朱德總司令的周密布置下,晉察冀野戰軍殲敵2.4萬餘人,勝利解放了石家庄。在總結作戰經驗教訓時,朱總司令欣然寫下了《七律·攻克石門》:“石門封鎖太行山,勇士掀開指顧間。盡滅全師收重鎮,不叫胡馬返秦關。攻堅戰術開新面,久困人民動笑顏。我黨英雄真輩出,從茲不慮鬢毛斑。”

自然氣候

西柏坡地處暖溫帶,屬半幹旱大陸性季風氣候,四季分明,冬季寒冷幹燥,夏季炎熱多雨,年平均氣溫12.5℃。

地理環境

西柏坡位于太行山東麓、滹沱河北岸的河北省平山縣中部,是黨中央、毛主席進入北京、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農村指揮中心。黨中央在西柏坡召開了全國土地會議,領導了全國土改運動;勝利指揮了震驚中外的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迎來了新中國的曙光;召開了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黨的七屆二中全會,描繪了新中國的宏偉藍圖。

西柏坡面臨碧波蕩漾的崗南水庫,背依松柏蒼翠的柏坡嶺。這裏在綠樹之間一道彎彎曲曲的圍牆,圍著一簇太行山區普通的白色民房。這個原中共中央機關大院,建築面積1.644萬平方米。中北部有一山,中設防空洞,五大書記舊居和其他機關用房沿山周圍而建。所有房舍,大多為四合院式小平房,均為土坯壘築,其牆面以白灰粉刷,顯得潔凈而雅致。

優越的地理位置,發達的經濟,堅實的民眾基礎,相距適中的村落分布,遂使西柏坡成為中央工委駐地的最佳選擇。

西柏坡村一帶村庄很多,為什麽偏偏選中西柏坡作為中央工委的駐地呢?朱德總司令的秘書潘開文當時實地參加了考察和選擇,他回憶說:“我們當時是這樣考慮的:一是村子要適當集中,將來後委一些機關要來,能放得下(至于中央、毛主席來不來,誰也沒說,我們更不知道,並且那應該是以後的事);二是交通要便利,便于和各解放區的聯系;三是安全問題。盡管洪子店、郭蘇、夾峪等村子很大,但目標也大,人多不便于保密。西柏坡村子較小,後邊有個小山好防空,並且離周圍村有一段距離(1公裏左右),便于保密;四是住宿條件。西柏坡當時許多房子被鬼子燒了,但基礎很好,便于建設,將來住在一起比較集中,方便工作。”

由此看來,西柏坡的被選中如同歷史上每個革命大本營的選擇一樣,既要著眼于眼前的戰爭的需要,又要考慮到將來事業的發展需要。西柏坡具備了這樣的條件,解放全中國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的使命,就落實到她的肩上。

發展記錄

西柏坡是全國著名的五大革命聖地之一,位于河北省平山縣中部。全鎮轄16個行政村,28個自然庄,1,600戶,6,040口人。 南臨西柏坡紀念館,作為革命聖地,政治優勢顯著,背靠京、津、石家庄,旅遊資源和區位優勢較明顯。全鎮以旅遊業和綠色食品開發加工業為主導產業。

"中國命運定于此村”,這是時任中共中央對外宣傳辦公室主任的朱穆之同志的題詞。“新中國從這裏走來”,這是作家閻濤同志在其創作西柏坡紀實文學《東行漫記》時概括出的一句名言,並作為這部紀實文學的副題(1999年該書再版時就以此作為書的名稱)。

溯源

據史書記載,西柏坡原名“柏卜”,始建于唐代,因村後坡嶺上翠柏蒼鬱而得名。1935年,該村一位教書先生將“卜”改為“坡”,又因與“東柏卜”村相對而居,遂改名為“西柏坡村”。西柏坡被選為解放全中國、籌備新中國的指揮中心,不僅有其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和自然環境,而且有多年來建立起來的革命基礎和政治優勢。 西柏坡,這個冀西山區滹沱河北岸的小山村,不僅風光秀麗,而且水土肥美。她位于平山縣中部,正處于華北平原和太行山交匯處,在一片向陽的馬蹄狀山坳裏,西柏坡三面環山,一面環水,西扼太行山,東臨冀中平原,距華北重鎮石家庄僅90公裏。這裏交通方便,易守難攻,既適宜危機時刻向山裏撤退,順利時又便于向城市進軍。

平山縣革命發動較早,大革命時期就建立了共產黨的組織,到1946年,全縣黨支部為608個,共產黨員由1931年的60人發展到19,535人,人民民眾聽黨的話,民眾基礎較好。自抗日戰爭以來,平山縣為晉察冀和晉冀魯豫兩大根據地所環抱。平山縣是晉察冀邊區第四軍分區和第二軍分區領導機關所在地,中共中央北方分局、晉察冀邊區政府、晉察冀軍區等首腦機關也曾在這裏居住長達三年半之久。平山縣是晉察冀邊區的模範縣,西柏坡是個模範村。西柏坡1937年冬建黨,到1948年時已有黨員40名,分布在33戶,佔全村人數的12.3%,佔全村戶數的33%。西柏坡村一帶村庄稠密,相距多在1-2公裏,且沿滹沱河分布,依山傍水灘地肥美,地寬糧豐,稻麥兩熟。對于西柏坡一帶以及平山縣的經濟條件,聶榮臻元帥曾這樣說過:“平山縣可稱得上是我們晉察冀邊區的烏克蘭。”較發達的農業經濟,有利于保障軍民的經濟供給,為黨中央駐地提供物質基礎。

全國聖地

石家庄西柏坡是全國著名的五大革命聖地之一,位于河北省平山縣中部。西柏坡始建于唐代,原名柏卜,民國時始稱西柏坡。全鎮轄16個行政村,28個自然庄,1,600戶,6,040口人。南臨西柏坡紀念館,作為革命聖地,政治優勢顯著,背靠京、津、石家庄,旅遊資源和區位優勢較明顯。全鎮以旅遊業和綠色食品開發加工業為主導產業。

西柏坡鎮位于太行山東麓,區域總面積5.5萬畝,林地面積2.7萬畝。該區域擁有華北地區內陸最大水面,水面面積達7,000畝。該地區地處暖溫帶,屬半幹旱大陸性季風氣候,四季分明,冬季寒冷幹燥,夏季炎熱多雨,年平均氣溫12.5℃。

指揮部

1948年黨中央、毛主席移駐西柏坡,在這裏指揮了震驚中外的三大戰役,召開了具有歷史轉折意義的七屆二中全會。

周恩來總理評語道“西柏坡是黨中央毛主席進入北平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 農村指揮所,指揮三大戰役在此,開黨的七屆二中全會在此”。經過緊張的籌備,1947年7月12日,中央工委在西柏坡正式成立。當然,為了適應戰爭環境的需要,中央工委當時對外稱“工校”和“勞大”。劉少奇任校長,朱德為董事,分別稱胡校長(胡服,劉少奇化名)、朱校董。

中央工委進駐西柏坡之後,幫助晉察冀野戰軍打了四次規模較大的勝仗,殲敵6.2萬餘人。其中解放石家庄戰役尤為著名。

1947年10月31日,朱德參加了晉察冀野戰軍區司令部召開的旅以上幹部會議,與楊得志、羅瑞卿、楊成武等共同擬定了攻打石家庄的戰略部署。11月1日,又致電聶榮臻、蕭克,要求晉察冀軍區必須充分準備好人員的補充。8月6日至12日,在朱德總司令的周密布置下,晉察冀野戰軍殲敵2.4萬餘人,勝利解放了石家庄。在總結作戰經驗教訓時,朱總司令欣然寫下了《七律·攻克石門》:“石門封鎖太行山,勇士掀開指顧間。盡滅全師收重鎮,不叫胡馬返秦關。攻堅戰術開新面,久困人民動笑顏。我黨英雄真輩出,從茲不慮鬢毛斑。”

房屋介紹

1、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即軍委作戰室為四間小平房,地處大院東部,是當時中央機關自己動手修建的。作戰室的牆上掛有大型軍事地圖,指揮聞名中外的三大戰役的作戰命令,就是從這裏下達的。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從1948年9月12日開始,到1949年1月31日結束,歷時4個月又19天,殲滅和改編國民黨軍隊154萬餘人,使國民黨賴以生存的精銳部隊基本上歸于消滅。

2、毛澤東舊居緊靠小山南端。原為農民住宅,曾被日寇燒得殘破不堪,後經多次修補。該房分為前後兩個小院。前院設有警衛室,甬道西邊有磨盤和豬圈。夏日裏,毛澤東同其他領導,經常圍坐在磨盤旁、楸樹下,商討軍國大事。北院西房三間,兩間為家屬住房,一間為書房兼資料室。北房兩間分別是毛澤東的辦公室和臥室。辦公室內現陳設的辦公桌、沙發、轉椅、茶幾等,都是當年毛澤東使用過的原物。在這裏三百多個日夜裏,毛澤東寫下了許多著作,僅收在《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中的就有20多篇。

3、朱德總司令的舊居在大院的北部,有一處惟一用青石砌成的房子。三個高大的拱形窗戶,與石牆相間,就像三眼並排的石窯洞。一明兩暗的三間北房窗戶大,採光好,彼此相通,中間為會客室,兩邊是辦公室和寢室。

4、中共七屆二中全會的舊址在大院西側,原為機關大伙房。大會于1949年3月5日至13日召開。十天後,中共中央和解放軍總部離開西柏坡,于3月25日進駐北京香山。這年10月1日,毛澤東主席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舊址大院原來位于西柏坡村東頭,有房屋40多處。1955年,因修建崗南水庫,中共中央和解放軍總部舊址及西柏坡村一起搬遷。在復原過程中,遵循了高度一致、修舊如舊、精益求精的原則,基本屋進行了布置,展品主要是當年領袖們的辦公和生活用品。

主要景點

西柏坡

西柏坡中共中央舊址

佔地面積16440平方米,目前對外開放的主要有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董必武舊居,軍委作戰室、中國共產黨七屆二中全會會址,九月會議會址,中共中央接見蘇共中央和上海人民和平代表團代表舊址,防空洞和中央機關國小舊址12處。1982年3月,國務院公布西柏坡中共中央舊址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西柏坡陳列館

建築面積6100平方米,共12個展室。展覽內容以解放戰爭後期中共中央在西柏坡時期的活動為主線,運用了大量的文物、照片和歷史資料,輔之于會畫、雕塑、景觀、幻影成像、半景畫等高科技手段來展現中共中央在西柏坡的偉大革命實踐。館名由鄧小平同志題寫。

西柏坡石刻園

坐落在三面環水的柏坡嶺上,佔地面積11000平方米,1997年對外開放。該園在建築設計上汲取了古典建築和南方園林的特點,碑廊迂回,亭台樓榭錯落有致,園名系薄一波和舒同的墨寶。其中鐫刻著老一輩革命家、社會各界名人、全國著名書法家作品320餘幅。

西柏坡紀念碑

位居停車場南側、紀念館後的山頂上。總高度為20.5米,碑名“西柏坡”系鄧小平同志的手跡,碑文是1991年江澤民同志為西柏坡的題詞“牢記兩個務必,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五位書記銅鑄像

位于西柏坡紀念館廣場中央,均高2.5米,青銅鑄像,藝術地再現了西柏坡時期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集體充滿勝利的喜悅和對未來無限憧憬的情景。

西柏坡青少年文明園

佔地面積4600平方米。園內花草、雕塑相間,更有偉人寄語青少年的名言警句,革命傳統和時代文明渾然一體。

國家安全教育展覽館

由國家安全部、河北省安全廳、西柏坡紀念館共同建設的。展覽面積770平方米,圖片114副,實物85件,文摘22段,動態模型7個 ,場景復原3處,藝術浮雕1組。該展覽充分運用博物館學的最新理念,通過虛實對比,動靜結合等綜合設計手法,採用多媒體、凹面鏡成像、幻影成像等陳列形式深刻詮釋了我黨隱蔽戰線的鬥爭歷史,整個展覽融教育、思想、科學、藝術于一體。

開發建設

交通

西柏坡位于平山縣中部,距平山縣城45公裏,距省會石家庄85公裏,距京石高速石家庄入口處79公裏,207國道橫貫全境,16個行政村全部分散在國道兩側,公路暢通,交通便利。

特產

柿子、黑棗、優質薄皮核桃、中華大杏、酸棗等。

歷史發展  

據史書記載,西柏坡原名“柏卜”,始建于唐代,因村後坡嶺上翠柏蒼鬱而得名。1935年,該村一位教書先生將“卜”改為“坡”,又因與“東柏卜”村相對而居,遂改名為“西柏坡村”。西柏坡被選為解放全中國、籌備新中國的指揮中心,不僅有其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和自然環境,而且有多年來建立起來的革命基礎和政治優勢。 西柏坡,這個冀西山區滹沱河北岸的小山村,不僅風光秀麗,而且水土肥美。她位于平山縣中部,正處于華北平原和太行山交匯處,在一片向陽的馬蹄狀山坳裏,西柏坡三面環山,一面環水,西扼太行山,東臨冀中平原,距華北重鎮石家庄僅90公裏。這裏交通方便,易守難攻,既適宜危機時刻向山裏撤退,順利時又便于向城市進軍。

平山縣革命發動較早,大革命時期就建立了共產黨的組織,到1946年,全縣黨支部為608個,共產黨員由1931年的60人發展到19,535人,人民民眾聽黨的話,民眾基礎較好。自抗日戰爭以來,平山縣為晉察冀和晉冀魯豫兩大根據地所環抱。平山縣是晉察冀邊區第四軍分區和第二軍分區領導機關所在地,中共中央北方分局、晉察冀邊區政府、晉察冀軍區等首腦機關也曾在這裏居住長達三年半之久。平山縣是晉察冀邊區的模範縣,西柏坡是個模範村。西柏坡1937年冬建黨,到1948年時已有黨員40名,分布在33戶,佔全村人數的12.3%,佔全村戶數的33%。西柏坡村一帶村庄稠密,相距多在1-2公裏,且沿滹沱河分布,依山傍水灘地肥美,地寬糧豐,稻麥兩熟。對于西柏坡一帶以及平山縣的經濟條件,聶榮臻元帥曾這樣說過:“平山縣可稱得上是我們晉察冀邊區的烏克蘭。”較發達的農業經濟,有利于保障軍民的經濟供給,為黨中央駐地提供物質基礎。

1948年黨中央、毛主席移駐西柏坡,在這裏指揮了震驚中外的三大戰役,召開了具有歷史轉折意義的七屆二中全會。周恩來總理評語道“西柏坡是黨中央毛主席進入北平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 農村指揮所,指揮三大戰役在此,開黨的七屆二中全會在此”。經過緊張的籌備,1947年7月12日,中央工委在西柏坡正式成立。當然,為了適應戰爭環境的需要,中央工委當時對外稱“工校”和“勞大”。劉少奇任校長,朱德為董事,分別稱胡校長(胡服,劉少奇化名)、朱校董。

中央工委進駐西柏坡之後,幫助晉察冀野戰軍打了四次規模較大的勝仗,殲敵6.2萬餘人。其中解放石家庄戰役尤為著名。

1947年10月31日,朱德參加了晉察冀野戰軍區司令部召開的旅以上幹部會議,與楊得志、羅瑞卿、楊成武等共同擬定了攻打石家庄的戰略部署。11月1日,又致電聶榮臻、蕭克,要求晉察冀軍區必須充分準備好人員的補充。8月6日至12日,在朱德總司令的周密布置下,晉察冀野戰軍殲敵2.4萬餘人,勝利解放了石家庄。在總結作戰經驗教訓時,朱總司令欣然寫下了《七律·攻克石門》:“石門封鎖太行山,勇士掀開指顧間。盡滅全師收重鎮,不叫胡馬返秦關。攻堅戰術開新面,久困人民動笑顏。我黨英雄真輩出,從茲不慮鬢毛斑。”

選址西柏坡原因

對于中央為什麽選址西柏坡,目前在黨史界已形成基本共識:第一,平山戰略位置重要,交通便利,環境優越,能進能退,能守能攻,是理想的戰爭指揮部;第二,平山物產豐富,可保障機關部隊有充足給養,曾被聶榮臻元帥贊為“晉察冀邊區的烏克蘭”;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黨和民眾基礎好。對于這一點,黨中央和毛主席在延安時就通過報紙和來自晉察冀的同志,通過駐扎在平山的晉察冀邊區首腦機關,通過保衛陝甘寧邊區的“平山團”,有了初步的了解,平山黨組織堅強有力,黨員數量多,政治貭素高,模範帶頭作用發揮得好,對敵鬥爭堅決;平山人民熱愛祖國、熱愛共產黨,熱愛子弟兵,勤勞樸實,忠誠可靠,不畏強暴,勇于犧牲,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做出過重大貢獻。

抗日戰爭期間,僅有25萬人口的平山縣,就有7萬人參軍,10萬人參戰。八年抗戰,聶榮臻、彭真率領邊區黨政軍首腦機關,就有三年半的時間在平山戰鬥生活。這片浸透烈士鮮血的土地,這些可歌可泣的英雄模範,這些忠厚老實的父老鄉親,都給中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毛澤東、周恩來等都對選址西柏坡給予了極高的評價。周恩來說:“西柏坡是毛主席和黨中央進入北平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指揮三大戰役在此,開黨的七屆二中全會在此”。1948年4月11日,毛澤東轉戰陝北,翻越五台山後,高興地對前來迎接的聶榮臻說:“到了晉察冀,就像當年在興國一樣,民眾見了我們都笑逐顏開。”到達西柏坡後,他又對葉子龍說:“西柏坡果然是個好地方,這個指揮部選得好!”應該說,傈再溫和他的戰友們為打造這個解放全中國的總指揮部和大本營付出了長期的、艱苦的努力,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獲得榮譽

1973年2月26日,周恩來為西柏坡作了如下的題詞評語:“西柏坡是毛主席和黨中央進入北平,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指揮三大戰役在此,開黨的七屆二中全會在此。”

西柏坡——紅色旅遊的勝地!

西柏坡——愛國主義教育的聖地。

西柏坡——新中國從這裏走來!

毛主席為什麽選擇西柏坡作為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 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某一天,此前任平山縣委書記的曹慕堯同志來到延安,在一次集會上,毛主席看了一眼身旁的曹慕堯,問道:“你是哪裏人?”曹答道:“平山人”,毛“喔”了一聲,又問道:“從前做什麽工作?”曹答道:“幹縣委書記”。毛說道:“你當平山縣委書記,一定對平山很熟悉,我正想了解平山方面的情況,”于是毛主席和曹慕堯長談起來……

抗戰初期,平山人民踴躍參軍,八路軍三個主力師中就編入了兩個團的平山子弟,這兩個團轉戰南北,屢建奇功,被聶榮臻同志親切地稱為:“太行山上鐵的子弟兵”。後來隨王震的三五九旅開墾南泥灣又聲名大震。這個時期還涌現了救死扶傷的子弟兵的母親戎冠秀。在抗日戰爭那艱苦卓絕的年代裏,聶榮臻同志開闢了晉察冀邊區,聶榮臻的足跡踏遍了平山的很多地方,在八年抗戰中,聶榮臻領導的晉察冀被毛主席稱之為“模範邊區”。這裏民風淳樸,地域遼闊,山水相間,是藏龍臥虎之地。那時西柏坡周邊十幾個村庄,在平山堪稱大村庄,坐落在滹沱河兩岸,土質肥沃,物產豐富,被聶榮臻稱為“邊區的烏克蘭”

毛主席從歷次各界人士的口中和聶榮臻反饋的信息中得知,平山西柏坡及周邊地區是一個很不錯的地方,是一個可容納千軍萬馬的富足之地,必要時可以借用一下。

一九四七年,胡宗南大舉進攻延安,中共中央書記處開會,決定成立中央工作委員會,由劉少奇朱德掛帥奔赴西柏坡開展工作,為以後中央首腦進駐西柏坡打前站。毛主席,周恩來,任弼時繼續留在陝北和胡宗南周旋。毛主席留在陝北的用意一是居住了十幾年的指揮所不能輕易地留給敵人,要和蔣介石鬥氣。二是為了鼓舞士氣,在敵人圍困萬千重中,我自巋然不動,可以極大地激發全軍將士的戰鬥意志。事實證明,毛主席的這一舉措是了不起的大手筆。

一九四七年十一月十二日石家庄解放。石家庄的解放,意義十分重大,它是解放戰爭中解放軍在敵人手中奪得的第一座城市,它的解放,使晉察冀與晉冀魯豫兩塊解放區連在了一起,切斷了蔣介石南北聯系的通道。這年《中國土地法大綱》在西柏坡頒布,解放區的人民分得了土地,實現了“耕者有其田”,這時解放區的天已是明朗的天,解放區的人民好喜歡。

隨著解放戰爭的步步推進和各個戰場的變化,毛主席在陝北完成了他的既定目標,在這時,他以一個戰略家的目光審視著全國的情勢,“天時,地利,人和”是兵家取勝的必備條件,如何選擇一個理想的指揮所指導全國的解放呢?毛主席把目光落在了平山的西柏坡。西柏坡的“天時”(石家庄已解放,無近敵威脅,晉察冀與晉冀魯豫連成一片),“地利”(地域遼闊,物產豐富),“人和(民風淳樸,民眾基礎好)正遂領袖的心意。于是毛主席東渡黃河,經雁門關,五台山,在城南庄稍作停留來到了向往已久的西柏坡。在這裏,要和蔣介石展開決定中國未來命運的大決戰了。

西柏坡北方墜劇團

西柏坡北方墜劇團,建立于一九八六年春,現團址在正定縣,該劇團是深澤墜子戲劇團,深澤墜子也稱北方墜劇。深澤縣是墜子戲發源地和流傳中心,現該劇廣泛流傳在河北中南部,山西東部、山東西部、河南北部。該劇種起源于曲藝河南墜子,傳到河北深澤後吸取了國劇、河北梆子、評劇、河南豫劇、周口越調、河南曲劇之精華是全國稀有劇種唯一的一大流派,別具特色的板式腔調,唱出了河北人民濃鬱的地方特色,具有通俗易懂語言流暢,地方味濃鬱的特點,幾十種板式優美動聽所到之處受到觀眾的好平和贊揚,該劇擅演出大型古裝連台本戲。西柏坡北方墜劇團演員四十餘名,主要演員為康敏芳、施書剛、包翠鈴等,以年輕化為主,二十年來從山區唱到平原到從城市唱到鄉村,在觀眾們的心目中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二零零六年五月份該劇團劇目被北京電市影像出版社全部錄製成光碟全國發行,把這藝術推向了全國的戲迷朋友們。

西柏坡精神

西柏坡精神于毛澤東西柏坡召開的中國共產黨七屆二中全會上提出。中共中央在西柏坡的時期,是中國革命的偉大歷史轉折時期,也是我黨民主革命過程中最成功、最輝煌的時期。在西柏坡,中共中央不僅領導新民主主義取得全國勝利,而且為實現黨的工作重心從農村到城市、從戰爭到建設的轉變,為從新民主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開闢了通途。黨中央在西柏坡時期的輝煌歷史和成功經驗,鑄就了偉大的西柏坡精神。這是一種代表歷史性轉折的革命精神,是中國無產階級革命精神發展的新階段,是井岡山精神延安精神的延續和發展。

西柏坡精神芻議

西柏坡時期,毛澤東思想繼續得到豐富和發展,包括軍事思想、戰略戰術思想,特別是建立人民民主專政、人民代表大會製度和多黨合作製度的思想,以及從國情出發,走中國式的建設道路,通過建設新民主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思想,都得到了進一步充實和完善。

西柏坡精神,不僅是我們黨,也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財富,在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時期,特別值得我們深入研究和發揚光大。

時值黨中央進駐西柏坡50周年,西柏坡——這個黨領導的“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自然成為人們瞻仰的必去之地,西柏坡精神也自然成為專門研究者的熱門話題。

本質上是無產階級的革命精神

弘揚西柏坡精神

家庄市社會科學院夏月娥主編的《建設一個新世界》一書指出,內涵是一個概念所反映的事物本質屬性的總和。我們認為可以這樣表述:西柏坡精神是中國無產階級在革命即將取得全國性勝利的歷史轉折時期所表現出來的既善于破壞舊世界、又善于建設新世界的革命精神,它既是對中國共產黨傳統和優良作風的概括和總結,又是中華民族自尊、自信、自強精神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升華。

領袖集團集體智慧的結晶

中共河北省委黨校常瑞平撰文指出,什麽是西柏坡精神呢?其基本內涵十分豐富,包括萬眾一心的團結精神,自強不息的趕考精神;團結進取的大無畏精神等。它是以毛澤東同志為首的,以周恩來朱德任弼時劉少奇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組成的領袖集團集體智慧的結晶。

精髓是實事求是

弘揚西柏坡精神

物辯證法認為,革命精神的產生與發展離不開一定的客觀物質條件,隻有建立在一定的客觀物質基礎上的革命精神,才會有強大的生命力、影響力和促進力。西柏坡精神作為歷史的產物是客觀存在的,我們後人不論從何種角度去概括總結,都不能超越當時當地的歷史條件。周恩來同志曾經指出:“西柏坡是毛主席和黨中央進入北平,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指揮三大戰役在此,開黨的七屆二中全會在此。”三大戰役和七屆二中全會都是決定中國前途和命運的大事件,在西柏坡這個農村指揮所裏,黨中央,毛主席運籌帷幄,決勝千裏,吹響了徹底埋葬蔣家王朝,建立新中國的號角,這就是歷史事實;人民革命力量發展壯大,革命情勢急劇高漲,群情振奮,勝利在望,這就是革命精神產生的客觀物質條件。

正是在如火如荼的革命高潮中,產生了兩個“敢于”(敢于鬥爭,敢于勝利)的革命精神,兩個“善于”(善于破壞舊世界,善于建設新世界)的科學精神,兩個“堅持”(堅持依靠民眾,堅持團結統一)的民主

弘揚西柏坡精神

精神,兩個“務必”(務必保持謙虛謹慎的作風,務必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的創業精神等多種革命精神,但這些革命精神的精髓隻能是實事求是,是實事求是在不同方面的表現。正確地分析敵情、我情、友情,適時作出戰略決戰的決策,動員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以敢于鬥爭,敢于勝利的革命精神,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體現了實事求是、的光輝思想;正確分析中國國情和革命勝利後的情勢,提出奪取民主革命在全國的勝利,這隻是萬裏長征走完了第一步,因此務必要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體現了實事求是的光輝思想;深入調查研究,緊緊依靠人民民眾,建立廣泛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前方打老蔣,後方搞土改、建政權等無不體現了實事求是的光輝思想。總之,實事求是是研究西柏坡精神的指導思想,也是西柏坡精神的精髓。

本質特征是兩個“敢于”、兩個“務必”

毛澤東同志曾指出:“對于物質的每一個運動形式,必須註意它和其他運動形式的共同點。但是,尤其重要的,成為我們認識事物基礎的東西,則是必須註意它的特殊點,就是說,註意它和其他運動形式的質的區別。”①革命精神是在繼承和發揚的基礎上不斷創新的,後者是包容了前者,因此,歷史愈向前發展,革命精神的內容愈豐富。不,“註意它和其他運動形式的質的區別”,就隻能籠統的稱為革命精神,而不能區別為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和西柏坡精神了。

研究西柏坡精神的本質特征,就是具體分析西柏坡精神產生的歷史條件。西柏坡精神是在戰略決戰的殊死搏鬥中產生的,是奪取全國勝利的前夜產生的,是黨中央在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的特定條件下產生的,因此,西柏坡精神有大決戰硝煙的洗禮,有迎接勝利喜悅的撞擊,有摧毀舊政權、建設新政權的各種困難的挑戰,有長期從事農村工作得心應手、爐火純青經驗的升華。這一歷史階段雖然短暫(不足一年,連同中央工委在西柏坡的活動不到兩年),但由于這是決定中國命運的關鍵時刻,是中國歷史上最生動、最活躍、最威武雄壯的一幕,因而,這種特定的歷史條件下產生的革命精神更具有創造力和表現力,應該有別于被逼上井岡山產生的井岡山精神,有別于被迫踏上長征路的長征精神,有別于極端困難條件下依靠自力更生發展壯大產生的延安精神。

弘揚西柏坡精神

進駐西柏坡期間,解放戰爭已進入第三年,敵我力量對比雖然在數量上仍然表現為敵優我劣,但如果加上人心向背和質量對比,我則已佔優勢。正是這種情勢下,我們黨發出了“敢于鬥爭,敢于勝利”的號召,用大無畏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鼓舞人民,藐視敵人,奪取勝利,毅然發動了三大戰役,展開了空前決戰;三大戰役勝利後,奪取全國勝利己成定局,面對紛雜萬端的社會矛盾,我們黨一方面要求全黨、全軍再接再厲,將革命進行到底,不要半途而廢,另一方面提出兩個“務必”,要求在奪取政權後,警惕糖衣炮彈的襲擊,永遠立于不敗之地。兩個“敢于”體現了大無畏的英雄革命主義精神,兩個“務必”體現了積極進取不斷革命的精神。這兩種精神貫穿于黨中央在西柏坡期間革命鬥爭的全過程,成為最突出的特點,並且兩種革命精神互相輝映,相得益彰,成為奪取勝利,迎接解放,戰勝困難,實現轉變的強大精神支柱。這一時期還有許多鼓舞軍民奮鬥的革命精神,諸如,著眼大局服從大局,全心全意依靠人民民眾,堅持團結統一,善于破壞舊世界、善于建立新世界等革命精神,這些革命精神是以往革命精神的繼承和發揚,是圍繞兩個“敢于”、兩個“務必”革命精神的展開,並為其服務的。總之,西柏坡精神盡管有多種概括,但其本質特征,應該是兩個“敢于”、兩個“務必”。

黨的優良傳統和作風的升華

黨在領導革命鬥爭中產生的精神總是一脈相承的,這是由黨的事業是在連續不斷中開拓前進,後一時期總是包含前一時期鬥爭成果的客觀規律決定的。一種革命精神一旦形成,就會轉化為巨大的精神財富,具有長久的影響力。因此在概括某一種具有時代特征的革命精神的涵義時,總會包含以往革命精神的成分。如井岡山精神包含著堅定的理想信念,不屈不撓的英雄氣概,血肉相連的黨群關系,艱苦奮鬥的創業精神;長征精神包容著堅定不移的革命信念,堅韌不拔的英雄氣概,維護團結統一的高尚品德,聯系民眾艱苦奮鬥的崇高思想;延安精神包含著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精神,愛國主義精神,自力更生、艱苦創業的精神。由于歷史條件的不同,其中各自包含的理想信念、艱苦奮鬥、聯系民眾等革命精神都有其特定的內涵,但在其表述上卻很難分開,且這些革命精神都是用實事求是這根紅線,用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大目標聯在一起的,本質上是一致的。

革命精神一脈相承的特點,決定我們在概括西柏坡精神時,應著眼于繼承、發揚、發展、創新。所謂繼承和發揚,就是看黨中央在西柏坡這個歷史階段,有哪些老的、好的傳統和精神發揚光大了;所謂發展創新,就是看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有哪些是新產生出來並形成巨大影響力的思想作風。繼承和發揚了的革命精神,發展創新的革命精神,結合起來才能構成西柏坡精神的全部內涵。

總之,西柏坡精神是黨直接從事武裝鬥爭20餘年積累了豐富鬥爭經驗的產物,是黨的優良傳統和作風在重大歷史轉折關頭的一次大檢驗、大總結、大發展,是黨在長期革命鬥爭中鍛造的革命精神的一次大升華,它的內涵十分豐富,在註重研究它的本質特征時,必須歷史地、全面地概括它的全部內容。

全黨精神風貌的集中反映

西柏坡精神是與西柏坡緊緊連線在一起的,這是因為黨中央在西柏坡,黨的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在西柏坡,西柏坡同井岡山、延安一樣是革命聖地。但是,如果僅僅考查西柏坡的地理環境、戰略地位、風土人情,研究西柏坡軍民的精神風貌,並據此概括西柏坡精神,那是不完全的。因為,西柏坡和井岡山、長征路、延安的特定的時代條件和地理環境不同。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是敵強我弱對比懸殊的條件下,紅色政權被四面包圍或者被迫實行戰略轉移的特定環境下產生的。艱難困苦的環境要求黨領導下的軍民,以頑強的革命意志,堅毅的革命精神,頂住壓力,戰勝困難,求得生存和發展,因此,與之相適應的革命精神是被逼出來的,有自發產生,逐步發展的特點。而西柏坡精神則是黨已經取得了戰略決戰主動權的條件下產生的,它匯集了黨的傳統的革命精神,反映了黨進行戰略決戰的決心,體現了全黨和各解放區軍民的精神風貌,具有主動性、集中性的特點。

黨中央在西柏坡期間,反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民主革命進入高潮,戰略決戰戰場上軍民浴血奮戰,第二條戰線的鬥爭持續不斷,解放區人民分田地、建政權全力支援前線,國統區人民抗稅反暴此起彼伏,這些匯成了時代的最強音,產生了偉大的時代精神。因此,西柏坡精神是偉大時代的產物,是全黨和全國人民革命精神的象征。黨中央所在地的軍民固然在創造和實踐著黨的革命精神,並且成為全黨和各解放區軍民的典範,但如果僅從當地的環境和當地軍民的奮鬥中,概括西柏坡精神,會局限思路阻礙眼界,不能深刻揭示西柏坡精神的內涵。

具有指導現實、昭示未來的不朽意義

革命精神是一筆財富,具有凝聚黨心、軍心、民心的巨大作用。概括西柏坡精神,既要尊重歷史,總結出反映當時時代特征的革命精神的內涵,又要遵循歷史為現實服務的方針,挖掘出在當時產生,但對現實和未來都有指導作用的革命精神的內涵,以使其成為中華民族永久的精神財富。

凝結在西柏坡精神中的優良傳統和作風,有的是我國傳統美德的反映,如艱苦樸素、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等;有的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體現,如愛國主義、維護國家統一等;更多的則是在長期革命鬥爭中形成的革命精神的匯集和發展,如堅定信念、敢打必勝、求真務實、艱苦奮鬥、服從大局、聯系民眾等。這些精神對奪取三大戰役的勝利,對解放全國大陸,對順利實現工作重心由農村向城市的轉變,對建立和鞏固新生政權,對恢復國民經濟都產生了巨大的推動作用。由于這些精神並非一時一地的產物,而是全黨和全國人民的共同財富,因而能夠產生廣泛影響,具有強大生命力,乃至對新時期推動四化建設,對在改革開放和實行市場經濟中保持清醒頭腦,對在取得改革開放巨大成就時刻跨入二十一世紀,迎接更大的挑戰,都具有不朽的重要意義。

鄧小平同志曾經指出:“革命精神是十分寶貴的,沒有革命精神就沒有革命行動。”。他還將我黨、我軍在長期鬥爭中所形成的革命精神概括為:“革命和拼命精神,嚴守紀律和自我犧牲精神,大公無私和先人後己精神,壓倒一切敵人,壓倒一切困難的精神,堅持革命樂觀主義、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的精神。”③應該說,在西柏坡革命精神中,“五種革命精神”都有體現,而敢于鬥爭、敢于勝利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服從大局、嚴守紀律、自我犧牲的大公無私精神,密切聯系民眾、堅持團結統一的民主精神,戒驕戒躁、艱苦奮鬥的創業精神,則表現的更為突出。

西柏坡精神同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一樣,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財富。在歷史的長河中,它們作為不朽的豐碑,將成為激勵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為振興中華而拼搏奮鬥的精神支柱。

思想內涵

敢于鬥爭、敢于勝利的開拓進取精神

西柏坡時期,革命情勢迅猛發展,我黨領導的人民軍隊已轉入全國反攻,是否敢于不失時機地發起戰略決戰,將革命進行到底,是黨在西柏坡時期面臨的一個歷史性課題。中共中央發揚敢于鬥爭、敢于勝利精神,不失時機地組織了偉大戰略決戰,殲滅了國民黨賴以維護其反動統治的主要軍事力量,大大加速了中國革命勝利的進程。針對蔣介石1949年《元旦文告》發動的“和平”攻勢和當時國際勢力提出的“劃江而治”的主張,毛澤東號召全國人民“將革命進行到底”,在全國範圍內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不使革命半途而廢,顯示了中共中央在復雜的政治風雲和決定中國人民前途和命運的歷史關頭,敢于鬥爭,敢于勝利的徹底精神,這是一種抓住機遇,頂住壓力、挑戰,爭取最大勝利的革命進取精神。

堅持依靠民眾,堅持團結統一的民主精神

西柏坡時期,中共中央一方面要最大限度地發動農民民眾參加偉大的解放戰爭,為戰爭的勝利提供巨大的物質基礎;另一方面要加強黨內的團結統一,克服存在于黨內的某些無紀律無政府狀態,為爭取革命的最後勝利並順利實現兩個“轉變”提供了組織保證。這是中共中央面臨的又一重要課題。為此,共產黨依靠民眾、發動民眾,進行土地製度的徹底改革,極大地調動了廣大農民民眾參戰和生產的積極性,使解放戰爭“獲得了足以戰勝一切敵人的最基本的條件”。同時黨中央把加強紀律性和黨的集中統一領導作為具有重要意義的事情來抓,先後作出了建立報告製度、健全黨委會議製度等決議、決定,要求克服依然存在著的某些無紀律、無政府狀態,克服地方主義和遊擊主義,將一切可能和必須集中的權力集中于中央和中央代表機關手中,達到全黨、全軍在政策上、行動上的高度統一,並要求把加強紀律性與發展民主結合起來,充分體現了堅持依靠民眾、堅持團結統一的民主精神。

戒驕戒躁的謙虛精神、艱苦奮鬥的創業精神

在西柏坡時,中國革命即將全面勝利。執政問題擺在中國共產黨面前、提到黨中央的議事日程。共產黨人會不會變成李自成?能否避免重蹈“其亡也忽”的歷史覆轍?能不能經受得住勝利與執政的考驗?這關系到革命成果能否鞏固,社會主義目標能否實現,中國式的建設道路能否走下去?在解決這個重要課題時,毛澤東在中央七屆二中全會上向全黨敲起警鍾:“因為勝利,黨內的驕傲情緒,以功臣自居的情緒,停頓起來不求進步的情緒,貪圖享樂不願再過艱苦生活的情緒,可能生長。”“我們必須預防這種情況”。在他看來“奪取全國勝利,這隻是萬裏長征走完了第一步。革命以後的路更長,工作更偉大,更艱苦”。告誡全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毛澤東堅信:“我們有批評和自我批評這個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武器,我們能夠去掉不良作風,保持優良作風。”在離開西柏坡前夕和進駐北平途中,毛澤東多次強調:我們是“進京趕考”,發誓“我們決不當李自成”。所有這些,蘊含了對共產黨人理想、宗旨、奮鬥目標和作風風範等極為豐富的時代要求,科學地回答了共產黨人應怎樣經受革命勝利和執政考驗的歷史性課題,為共產黨在執政條件下如何防止腐化變質,永葆革命者本色,提供了極為寶貴的精神財富。

基本特征

徹底革命性

1.軍事上將革命進行到底。

抗日戰爭勝利以後,蔣介石憑借軍事上的優勢,出動160多萬軍隊,向解放區發動全面進攻。毛澤東洞察情勢,以大無畏的革命膽略,不被國民黨洶洶氣勢所嚇倒,與國民黨反動派針鋒相對、堅決鬥爭,並且提出人民解放戰爭分為防御階段、進攻階段、決戰階段等三個階段的理論。在解放戰爭的第一個年頭,以防御為主,殲滅國民黨軍隊正規軍98個旅78萬餘人,粉碎了國民黨的全面和重點進攻。接著又以大無畏的革命膽略敢于鬥爭、敢于反攻,開始了戰略反攻階段。人民解放軍遵照毛澤東同志的戰略部署,劉鄧大軍強渡黃河,挺進大別山;太岳兵團強渡黃河,挺進豫西地區;華東野戰軍挺進魯西南,三支大軍打到國民黨區域,轉入外線作戰,拉開了戰略反攻的序幕。1948年5月26日,毛澤東從阜平縣城南庄移駐西柏坡後,運籌帷幄,在國民黨軍隊數量上佔優勢的情勢下,敢于戰略決戰,組織了震驚中外的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1949年元旦,毛澤東發表元旦獻辭“將革命進行到底”,旗幟鮮明地提出“敵人不會自動消滅”,告誡人們不要象寓言中的農夫可憐凍僵的毒蛇,而要“堅決地主張徹底消滅反動勢力,徹底發展革命勢力”,“建立人民民主共和國”,把偉大的人民解放戰爭進行到底。當國民黨政府拒絕了和談協定,毛澤東、朱德于4月21日向全軍發布了“向全國進軍的命令”,“奮勇前進,堅決、徹底、幹凈、全部地消滅中國境內一切敢于抵抗的國民黨反動派,解放全中國、保衛中國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中國人民解放軍奮勇追殲國民黨殘敵,至1949年12月,解放了除西藏以外的中國大陸,把勝利推向全中國。縱觀整個解放戰爭的歷史,每個戰略階段、每次戰略決策,全部體現著敢于鬥爭、敢于勝利的大無畏革命精神。

2.政治上的不斷革命。在我黨歷史上,西柏坡時期是中國革命情勢急劇變化的偉大時期,也是新民主主義革命走向最後勝利的關鍵時期。毛澤東總是站在歷史的潮頭,以跨越時空的目光洞察世界,不斷用馬克思主義的不斷革命論,及時指導中國革命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

第一,全面否定封建專製,實行民主政治。

第二,徹底消滅盤根錯節的封建半封建土地製度。

第三,高瞻遠矚,提出新民主主義革命向社會主義的偉大轉變。

第四,敲響“警鍾”,告誡共產黨人時刻警惕“糖彈”的攻擊。

第五,不斷地調整政策,提出“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的著名論斷。

具有鮮明的階級性

西柏坡精神是中國無產階級的革命精神。它同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一樣,都是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指導,以實現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理想為內在動力。目標明確,表現堅定、持久。

具有明顯的時代性

西柏坡精神隻有在中國革命即將取得全國勝利的歷史轉折時期才能形成,而且隻有在這個偉大的歷史性轉折時期,才能集中地表現為善于破壞舊世界、善于建設新世界的革命精神,它是對長期以來中國無產階級革命精神的概括和總結。

西柏坡精神是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下的軍隊和人民,在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建立和建設新中國的偉大實踐中表現出來的革命精神,它既是對中華民族優秀傳統和革命精神的繼承和發展,又是對未來的昭示,激勵人民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而努力奮鬥。

本質特征是兩個“敢于”、兩個“務必”

中共平山縣委宣傳部閻保印、宋樂恆撰文提出,西柏坡精神的本質特征是兩個“敢于”、兩個“務必”。毛澤東同志曾指出:“對于物質的每一個運動形式,必須註意它和其他運動形式的共同點。但是,尤其重要的,成為我們認識事物基礎的東西,則是必須註意它的特殊點,就是說,註意它和其他運動形式的質的區別。”研究西柏坡精神的本質特征,就是具體分析西柏坡精神產生的歷史條件。西柏坡精神是在戰略決戰的殊死搏鬥中產生的,是奪取全國勝利的前夜產生的,是黨中央在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的特定條件下產生的,因此,西柏坡精神有大決戰硝煙的洗禮,有迎接勝利喜悅的撞擊,有摧毀舊政權、建設新政權的各種困難的挑戰,有長期從事農村工作得心應手、爐火純青經驗的升華。這一歷史階段雖然短暫(不足一年,連同中央工委在西柏坡的活動不到兩年),但由于這是決定中國命運的關鍵時刻,是中國歷史上最生動、最活躍、最威武雄壯的一幕,因而,這種特定的歷史條件下產生的革命精神更具有創造力和表現力。

黨中央移駐西柏坡期間,解放戰爭已進入第三年,敵我力量對比雖然在數量上仍然表現為敵優我劣,但如果加上人心向背和質量對比,我則已佔優勢。正是這種情勢下,我們黨發出了“敢于鬥爭,敢于勝利”的號召,用大無畏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鼓舞人民,藐視敵人,奪取勝利,毅然發動了三大戰役,展開了空前決戰;三大戰役勝利後,奪取全國勝利己成定局,面對紛雜萬端的社會矛盾,我們黨一方面要求全黨、全軍再接再厲,將革命進行到底,不要半途而廢,另一方面提出兩個“務必”,要求在奪取政權後,警惕糖衣炮彈的襲擊,永遠立于不敗之地。兩個“敢于”體現了大無畏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兩個“務必”體現了積極進取不斷革命的精神。這兩種精神貫穿于黨中央在西柏坡期間革命鬥爭的全過程,成為最突出的特點,並且兩種革命精神互相輝映,相得益彰,成為奪取勝利,迎接解放,戰勝困難,實現轉變的強大精神支柱。這一時期還有許多鼓舞軍民奮鬥的革命精神,諸如,著眼大局服從大局,全心全意依靠人民民眾,堅持團結統一,善于破壞舊世界、善于建立新世界等革命精神,這些革命精神是以往革命精神的繼承和發揚,是圍繞兩個“敢于”、兩個“務必”革命精神的展開,並為其服務的。總之,西柏坡精神盡管有多種概括,但其本質特征,應該是兩個“敢于”、兩個“務必”。

核心

夏月娥主編的《建設一個新世界》一書指出,西柏坡精神的內容十分豐富。可以說,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和美德,中國共產黨人的革命精神和優良作風,都匯集到了西柏坡精神之中。但我們認為,它的實質和核心是:善于破壞一個舊世界,善于建設一個新世界。這是因為:

破壞一個舊世界、建設一個新世界

當時一切工作的中心。當時我們國家處在一個偉大的歷史性轉折時期。大轉折是國民黨反動派的即將被推翻、人民自己的新中國即將誕生的歷史性轉折,是我們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轉向社會主義革命的偉大轉折,是中國共產黨即將成為執政黨的偉大轉折。在這個偉大的歷史性轉折時期,我們黨面臨的任務十分繁重、艱巨和復雜。既要同國內外敵對勢力作鬥爭,同國民黨軍隊進行決戰,解放全中國,又要為新中國成立後如何建設國家製定政治、經濟、外交等各方面的方針政策;既要加強黨和軍隊的自身建設,又要做好民眾工作、統一戰線工作,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為建設新中國而共同奮鬥。這一切工作,都是圍繞破壞一個舊世界、建設一個新世界而進行的。

任務提上了具體日程

隻有在這個偉大的歷史性轉折時期,破壞一個舊世界、建設一個新世界的任務才提上了具體日程。中國共產黨從成立那一天起,就把在中國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寫在了自己的旗幟上。她領導的中國革命的整個過程,都是破壞舊世界,建設新世界的過程。然而,在大革命時期、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以及抗日戰爭時期,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主要是一種理想和信念。當時的主要任務是探索革命道路,求得革命力量的生長。發展和壯大,主要是進行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完成民主革命任務,為向社會主義革命轉變準備條件。推翻國民黨反動派的統治、建立新中國、實現由新民主主義向社會主義轉變的任務,還沒有提到日程上來。隻有在解放戰爭開始後,特別是在人民解放軍向國民黨反動派全面反攻時,“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才作為現實的問題擺在了黨和人民面前;隻有在大決戰以後,徹底砸碎國民黨反動派舊的國家機器,建立人民民主專政的新中國,才成為全黨和全國人民的中心任務;隻有在這個時候,特別是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上,才能把如何建設一個新世界、應當採取哪些基本政策作為會議的基本內容。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通過三大改造,終于實現了由新民主主義社會向社會主義社會的偉大轉變。

善于破壞一個舊世界,善于建設一個新世界

集中表現了中國共產黨人無私無畏、徹底革命的浩然正氣和崇高風範。中華民族是一個勤勞勇敢的偉大民族,中華民族也是一個苦難深重的民族。特別是在近代,中華民族受盡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統治、蹂躪和壓迫。中國共產黨為了民族的解放、人民的幸福,把馬列主義同中國革命的實際相結合,有組織、有綱領、有計畫、有步驟地領導人民同三大敵人艱苦鬥爭二十多年,才奪取了中國革命在全國即將勝利的大好局面。為了推翻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徹底砸碎舊世界,我們黨製定了在戰爭、整黨、土地改革、工商業、鎮壓反革命中的政策和策略,並對各方面工作做了周密的部署。全黨全軍團結一致,嚴守紀律,緊緊依靠人民民眾,克服了各種困難,終于解放了全中國,使國家政權回到了人民手中,毛澤東同志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的報告中,總結過去,展望未來,鏗鏘有力地說:“我們不但善于破壞一個舊世界,我們還將善于建設一個新世界。”這正是對西柏坡精神的最好解釋,它說明,中國共產黨是無私無畏、能夠戰勝一切敵人、克服一切困難、為了民族的利益而英勇戰鬥的無產階級革命政黨。破和立是不可分割的。破中有立,立中有破,破是為了立。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鬧革命,就是為了破壞壓迫、剝削人民的舊世界,建設人民民主、自由、幸福的新世界。中共中央在西柏坡時,我們黨即將成為執政黨,黨的工作重心開始由農村轉移到城市、由戰爭轉移到和平建設新中國。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西柏坡精神也可以概括為建設一個新世界。

時代意義

西柏坡,一個永載中國革命史冊的名字。毛澤東同志和中共中央曾在這裏領導了全國的土地改革運動,指揮了震驚中外的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召開了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七屆二中全會。偉大的革命實踐產生偉大的革命精神。這就是以敢于鬥爭,敢于勝利;嚴守紀律,團結一致;謙虛謹慎,實事求是;依靠民眾,為民創業;艱苦奮鬥,不斷革命為主要內涵的西柏坡精神。

西柏坡精神博大精深,內涵豐富。毛澤東同志提出的“兩個務必”,即“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是這一精神的主題。“兩個務必”的核心是鞭策共產黨人面向未來,把中國社會主義事業不斷推向前進。

“兩個務必”:成功實現

新的歷史轉折的強大思想武器

1949年初,決定中國前途和命運的兩大階段的戰略決戰已近尾聲,中國革命面臨著從新民主主義革命轉變為社會主義革命的第一次歷史性轉折。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而是進行著清醒的思索:中國共產黨人能否避免重蹈“其亡也忽”的歷史覆轍?深諳中國國情的毛澤東同志預見到:“因為勝利,黨內的驕傲情緒,以功臣自居的情緒,停頓起來不求進步的情緒,貪圖享樂不願再過艱苦生活的情緒,可能生長”,如果任其泛濫,我們隊伍中的某些人就可能被“不拿槍的敵人”所征服,“其亡也忽”就可能成為現實。在毛澤東同志看來,奪取全國勝利,隻不過是萬裏長征走完的第一步,革命以後的路更長,更偉大,更艱苦。為此,他在七屆二中全會上向全黨敲響“兩個務必”的警鍾。在離開西柏坡前夕和進駐北平途中,毛澤東同志多次強調:“我們是‘進京趕考’”,發誓“我們決不當李自成”。毫無疑問,“兩個務必”是中國革命第一次歷史性轉折的產物,它集中反映了時代的要求,科學地回答了共產黨人應怎樣經受革命勝利和執政考驗的歷史性課題。三年後處決劉青山、張子善的槍聲,再次向國人表明中國共產黨堅持“兩個務必”的堅強決心,從而使中國共產黨團結和領導全國人民實現了向社會主義革命的轉變,取得建國初期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偉大勝利。

三十年後,中國革命的第二次歷史性轉折又在中國大地上發生。如果說第一次歷史性轉折的中心任務是鞏固革命勝利成果,走向社會主義;那麽,第二次歷史性轉折的中心任務則是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實現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較之第一次歷史轉折,第二次歷史轉折面臨的任務更加艱巨,環境更加復雜,挑戰和考驗更加嚴峻。其一,在我們這個人口眾多、經濟文化發展落後且極不平衡的大國裏,要完成現代化建設任務,其艱巨性、復雜性是空前的。其二,為完成現代化建設任務和推進改革開放,我國將由計畫經濟體製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轉變,這必將引起社會結構和利益關系的劇烈變動,使社會矛盾日趨復雜,社會不安定因素增加。其三,面對我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國際敵對勢力也正以“西化”、“分化”的各種手段幹擾我國現代化進程。加強黨的建設,鞏固黨的執政地位,防範“西化”、“分化”,將長期成為黨必須面對的艱巨課題。顯然,歷史條件雖然變化了,但西柏坡精神並沒有過時。鄧小平同志曾告誡全黨:“我們一定要恢復和發揚毛主席為我們樹立的謙虛謹慎、戒驕戒躁、艱苦奮鬥的優良傳統和作風”。1989年鄧小平同志又一次號召全黨堅持“艱苦奮鬥的創業精神”。1991年江澤民同志在西柏坡揮筆題詞:“牢記兩個務必,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1993年江澤民同志又提出全黨必須繼承、發揚、深化和發展“兩個務必”的“64字創業精神”。可見,“兩個務必”是我們黨實現新的歷史轉折,完成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任務,經受執政考驗和國際鬥爭挑戰,推動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健康發展的強大思想武器。

進行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的精神柱石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們黨的工作重心已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經濟建設成為全黨全國人民的中心任務;改革從農村到城市,從經濟到政治、科技、教育乃至社會各個領域,正成為改變中國面貌的第二次革命;對外開放從沿海到內地,形成全方位、多層次的格局。改革開放十七年來,我國經濟建設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這是與堅持“兩個務必”分不開的。

在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中,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我們就能做到:其一,以正確態度對待成就與挫折。我們沒有理由為所取得的成就而驕傲自滿,因為我們所取得的成就與需要完成的宏偉目標相比是微不足道的;我們也沒有理由為遇到的困難和挫折而悲觀失望,因為完成如此艱巨的事業,遇到一些困難與挫折是不可避免的和十分正常的:任何驕傲自滿和悲觀失望的情緒都將延誤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的進程。我們應當在成就與進步面前謙虛謹慎,在困難與挫折面前樂觀自信,在任何情況下都堅定不移,穩步扎實地將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推向前進。其二,以正確的態度對待新情況、新問題。伴隨現代化建設的發展和改革開放的推進,無數前所未有、難以預測的新情況、新問題必然紛至沓來,需要我們認識和解決;許多新課題、新領域等待我們去研究、去探索。黨的各級幹部隻有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才能虛心學習各種新知識,努力提高解決新問題的能力,盡量減少因意氣用事、盲目決策而導致的失誤。其三,以正確的態度實行對外開放。我們既要虛心學習國外一切優秀文明成果,為我所用,又要克服崇洋媚外、全盤西化的傾向,避免因盲目引進、決策失誤引起我國政治經濟利益的重大損失,警惕國外腐朽思想文化的侵襲;既要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發展與各國人民和有關人士的友好合作關系,又要時刻維護國家和人民的權益,保持中華民族的尊嚴、氣節和風貌。

在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中,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我們就能做到:其一,膽子大,步子穩。膽子大,就是克服僵化保守、因循守舊的思想觀念,積極探索、勇于創新、大膽試驗、敢為人先、不畏艱難、不怕挫折,在探索創新中走出社會主義新路;步子穩,就是充分認識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的艱巨性、復雜性,通過民主化、科學化程式,製定各項重大決策,並在實施過程中及時“總結經驗,對的堅持,不對的趕快改”。其二,永遠保持勤儉節約、艱苦樸素的本色。當前,我國貧窮落後的面貌還沒有徹底改變,人民生活水準還較低,7000萬人口尚未解決溫飽問題。即使將來經濟發展了,人民生活富裕了,社會財富豐富了,我們也沒有任何理由丟棄勤儉節約、艱苦樸素的本色。其三,永遠保持自強不息、奮鬥拼搏的精神。鄧小平同志告誡我們,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幹出來的,不幹,就半點馬克思主義都沒有。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大廈隻能靠全國人民一磚一瓦建成,隻能依靠全國人民同心同德、埋頭苦幹、不畏艱險、勵精圖治、艱苦奮鬥來實現。如果我們貪圖享樂安逸,懶于探索創造,現代化隻能是可望不可即的的海市蜃樓。正如江澤民同志指出的:“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不提倡艱苦奮鬥、勤儉建國,人們隻想在前人創造的物質文明成果上坐享其成,貪圖享樂,不圖進取,那麽,這樣的國家,這樣的民族,是毫無希望的,沒有不走向衰落的”。謙虛謹慎、不驕不躁、艱苦奮鬥將永遠是中華民族不斷進取,攀登人類文明高峰的精神柱石。

黨經受執政和改革開放考驗的理性長城

在新的歷史轉折時期,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鞏固黨的執政地位,是順利推進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的根本保證。改革開放以來,廣大黨員和幹部牢記“兩個務必”,不僅經受了執政和改革開放的考驗,而且贏得了人民的擁護和信賴。今天我們黨的執政地位和在人民民眾中的威望、凝聚力、號召力,是黨70多年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人民謀求解放,領導人民走向共同富裕的結果,是中國人民對此作出的歷史性選擇。“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黨的執政地位能否鞏固,取決于人民民眾對黨的信賴和擁護,而這又取決于全體共產黨員先鋒模範作用的發揮,取決于黨的幹部正確使用人民授予的權利,勤政廉潔。所以,各級黨組織要關心民眾、相信民眾、依靠民眾,傾聽民眾呼聲,解決人民民眾迫切希望解決的問題,製定和貫徹執行符合人民根本利益和願望的路線、方針和政策。每一個黨員都應從維護黨的執政地位和社會主義事業興衰成敗的戰略高度來認識腐敗和官僚主義的危害,增強徹底消除腐敗現象和官僚主義作風的緊迫感,採取堅強有力的措施,將反腐敗鬥爭卓有成效地進行下去。錦州人民十裏相送張鳴岐,焦裕祿30多年來活在人民心中,孔繁森的事跡從阿裏高原傳遍全國,在億萬人民心中引起震撼,正說明人民民眾對端正黨風,繼續發揚謙虛謹慎、不驕不躁、艱苦奮鬥作風的強烈呼喚和渴望。

堅持“兩個務必”,有助于我們提高執政能力。首先,黨的各級領導幹部隻要以謙虛的態度,認真研究我黨自身現狀及肩負的任務、所處的國內外環境、所面臨的各種挑戰和考驗,認真學習現代科技知識和管理技能,探索未知領域,分析新情況,解決新問題;以謙虛的態度深入民眾,學習和總結人民民眾創造和探索的新經驗,集中全體人民智慧,製定正確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就可以避免因脫離實際而導致執政過程中的種種失誤,以高超的領導藝術慎重處理各種復雜問題和矛盾,協調包括改革、發展、穩定關系在內的各種復雜關系,努力使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成為全黨和全國人民的自覺行動。其次,堅持“兩個務必”,開展愛國主義、社會主義思想教育和革命傳統教育,就可以提高黨員和民眾對資產階級腐朽思想的免疫力,增強中華民族的自信心和凝聚力,實現以中國共產黨為領導核心的全國人民的大團結。而最重要的是,堅持“兩個務必”,就能夠激勵鞭策全國人民奮發圖強,艱苦奮鬥,加快現代化建設步伐,進一步增強綜合國力,根本改變我國貧窮落後的面貌,最終以強大的、統一的社會主義中國崛起,使國際敵對勢力“西化”、“分化”圖謀徹底化作泡影。總之,堅持“兩個務必”,強化執政意識,我們就能像安泰那樣從人民民眾這個廣袤無垠的大地母親身上汲取無窮無盡的力量,我們黨的執政地位就不動搖。

走向新世紀的黨魂、民魂

20世紀將要過去,21世紀即將悄然來臨。站在世紀相接的交點,展望21世紀,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的任務將更加艱巨,面臨的國際國內環境將更加復雜,遇到的挑戰將更加嚴峻。這對跨世紀一代特別是青年黨員和青年領導幹部的政治貭素、思想作風、知識水準、工作能力提出新的更高的要求。

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事業的發展,需要一代又一代人堅持不懈的努力,而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須臾不可丟棄的優良作風也同樣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繼承發揚下去,從整體上看,當今跨世紀一代特別是青年黨員和青年領導幹部,與前輩相比,具有文化貭素高、視野開闊、思想活躍、改革創新意識強、業務水準較高、工作能力強等優勢。但是,由于年齡和閱歷的局限,他們缺乏必要的政治經驗和社會生活經驗,缺乏必要的政治敏銳性和洞察力;由于生活在和平環境裏,他們缺乏新舊社會縱向體驗和嚴酷階級鬥爭的磨練,缺乏對黨與人民民眾保持血肉聯系極端重要性、必要性的切身體驗,不容易了解建立一個美好社會需要經過怎樣的艱苦奮鬥;由于生活較為優裕,缺乏艱苦生活的磨難,他們也因而缺乏對艱苦樸素、勤儉節約、量力而行的極端重要性、必要性的深刻體驗。顯然,跨世紀一代特別是青年黨員和青年領導幹部在政治貭素、思想作風等方面還存在不可忽視的差距。因此,加強革命傳統教育,使“兩個務必”的精神一代一代傳下去,直接關系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前途和命運。“兩個務必”,不僅應當成為中國共產黨人永遠保持的優良作風,成為中國共產黨永遠擁有的黨的黨魂,而且應當成為全體中國人民永遠保持的優秀品質,成為中華民族世代相傳的民族之魂。

其他相關

中共中央在西柏坡指揮的重大戰役

宛西戰役 1948年5月2日至5月17日,殲敵合計21700人。

冀熱察戰役 1948年5月2日至6月25日,殲敵合計24390人。

宛東戰役 1948年5月29日至6月3日,殲敵合計11300人。

萊蕪戰役 1948年5月29日至7月18日,殲敵合計63620人。

開封戰役 1948年6月17日至6月22日,殲滅敵人合計100000人。

窪水戰役 1948年6月20日至7月15日,殲敵合計10240人。

濟南戰役 1948年9月16日至24日,殲敵合計84290人。

荔北戰役 1948年10月5日至18日,殲敵合計25550人。

太原戰役 第一階段1948年10月5日至12月4日,第二階段1949年4月20日至24日,殲敵合計124790人。

睢杞戰役 1948年6月27日至7月6日,殲敵合計54290人。

襄樊戰役 1948年7月1日至7月16日,殲敵合計20500人。

遼沈戰役 1948年9月12日至11月2日,殲敵合計472000人。

保北戰役 1948年7月15日至20日,殲敵合計10770人。

察綏戰役 1948年9月14日至10月31日,殲敵合計21060人。

鄭州戰役 1948年10月20日至24日,殲敵合計11270人;

解放應城 1948年10月24日至25日殲敵合計3500人。

淮海戰役 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殲敵合計555570人。

西北冬季戰役 1948年11月5日至28日,殲敵合計24660人。

平津戰役 1948年11月29日至1949年1月31日,殲敵合計521000人。

樊城戰役 1948年12月20日至22日,殲敵合計8620人。

荊門戰役 1949年2月2日至2月7日,殲敵合計8620人。

西北春季戰役 1949年2月20日至3月24日,殲敵合計7330人。

中央工委在西柏坡指揮的幾個戰役

(1947年5月—1948年5月):

青滄戰役 1947年6月12日至15日,殲敵合計9530人。

保北戰役 1947年6月25日至28日,殲敵合計7270人。

清風店戰役 1947年10月11日至22日,殲敵合計17250人。

解放石家庄 1947年11月6日至12日,殲敵合計24280人。

車車路線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