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奧多·舒爾茨

西奧多·舒爾茨

西奧多·舒爾茨(Theodore W. Schultz),美國著名經濟學家、芝加哥經濟學派成員、芝加哥大學教授及經濟系系主任(1946-1961年);在經濟發展方面做出了開創性研究,深入研究了開發中國家在發展經濟中應特別考慮的問題,從而獲得197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

  • 中文名稱
    西奧多·舒爾茨
  • 外文名稱
    Theodore W. Schultz
  • 國籍
    美國
  • 出生地
  • 出生日期
    1902年4月30日
  • 逝世日期
    1998年2月26日
  • 職業
    經濟學家
  • 畢業院校
    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
  • 主要成就
    諾貝爾經濟學獎(1979年)

生平簡介

西奧多·舒爾茨西奧多·舒爾茨

1902年出生于美國南達科他州阿靈頓郡的一個德國移民家庭,父親是小農場主。 1930年畢業于威斯康星大學,獲博士學位;

1934-1943年擔任衣阿華州立學院經濟學與社會系教授;

1943-1972年擔任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1946至1961年間擔任芝加哥大學經濟學系主任,是“芝加哥學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1960年當選為美國經濟學會會長;

1972年榮獲美國經濟學會最高榮譽——弗朗西斯·沃爾克獎;

1979年獲諾貝爾經濟學獎。

1998年2月26日逝世。

研究領域

西奧多·舒爾茨西奧多·舒爾茨

西奧多·舒爾茨在他的青少年時期,他目睹了農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生活的艱辛,他在自傳中這樣描述,“農產品價格跌幅超過一半,銀行破產,農戶難以為繼”。也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經濟衰退使他對經濟活動產生興趣,並引導他進入經濟學的殿堂。

20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舒爾茨作為一名農業經濟學家,發表了一系列關于美國農業危機的研究論文。隨後他將研究延伸至全世界的開發中國家。他這一期間的經典著作包括《不穩定經濟中的農業》、《農業生產和福利》。他最光輝的著作是1964年出版的<改造傳統農業> 。該書從傳統農業的基本特征是什麽、傳統農業為什麽不能成為經濟成長的源泉、如何改造傳統農業三個方面具體分析了如何把弱小的傳統農業改造成為一個高生產率的經濟部門。 舒爾茨研究的主要特點是他沒有孤立地去研究農業經濟,而是將農業經濟作為經濟體的一部分。舒爾茨關註的是農業發展的滯後、貧窮與工業的高生產率、高收入水準之間的反差。

他是第一個系統分析教育投資如何影響農業生產率以及經濟發展的學者。舒爾茨基于非均衡方法對農業的發展潛力展開分析。他的研究對象不僅僅是美國,而且包括其他開發中國家。舒爾茨曾在不同場合抨擊一些開發中國家歧視農業的工業化政策。舒爾茨對第三世界國家健康因素、人口問題對經濟發展的影響也進行了論述。

他的學生蓋爾·約翰遜曾這麽評價他,“舒爾茨是發展經濟學的傑出創新者,他是一個傳道授業解惑的師者,一個成功的學術管理者,一個敏銳的觀察者。”

作為一名學者,舒爾茨在研究中始終與現實保持接近。隻要有機會,他就會走到田間,與人們交談,觀察人們怎麽解決問題。他在界定經濟發展因素時表現出一個經濟學家非凡的能力和智慧。在長期的研究中,他表現出探索問題的突出才能並開拓了一個新的研究領域。

舒爾茨十分關註農業發展的滯後、貧窮與工業的高生產率、高收入水準之間的反差,將農業經濟作為經濟體的一部分去研究,並將研究延伸至全世界的開發中國家;舒爾茨系統地分析了教育投資對農業生產率以及經濟發展影響,並在1960年提出了人力資本投資理論,認為人力資本投資是促進經濟成長的關鍵因素;他還基于非均衡方法對農業的發展潛力展開分析。

學術貢獻

西奧多·舒爾茨西奧多·舒爾茨

農業經濟理論

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經濟學家普遍重工輕農,他們把經濟發展等同于工業發展,認為農業對經濟成長無所裨益,甚至還拖了工業的後腿。舒爾茨堅決反對輕視農業的觀點,在他看來,農業絕不是那麽消極無為,相反,它可以成為經濟成長的原動力。但舒爾茨同時也強調,對于經濟成長,傳統農業很難做出什麽貢獻,惟有現代化的農業,才能像發射衛星的助推器,推動經濟騰飛。因此,如何把傳統農業改造成現代農業,也就很自然地成了要討論的中心問題。

傳統農業究竟“傳統”在哪裏呢?舒爾茨認為,在漫長的封建社會裏,統治者為了維護自己的切身利益,竭力阻礙技術進步,壓製工業發展,農民變革屢受打擊後,思想被禁錮得像能發酵的死面疙瘩,安于現狀、墨守成規,對技術創新失去興趣。他們世世代代使用相同的生產要素,技術水準長期在原地踏步,生產已經形成定局,不可能進一步增加產量。這是傳統農業的基本特征。它的直接後果是生產率低,由此導致產出低,農民收入微薄,生產出來的東西,除了填飽肚子外,所剩無幾。 但貧窮是否就意味著資源配置效率低呢?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許多政府官員和經濟學家的觀點,幾乎是眾口一詞,他們認為,農民之所以貧窮,是因為農民既沒有經濟頭腦,又缺乏管理知識,不能充分利用現有資源,因此,如果派專家深入到農村中去,把農民組織起來,幫助他們重新配置現有資源,採用西方先進的生產技術,那麽,效率可以大幅提高,產量也會隨之增加,貧窮落後的農村就可以烏雞變彩鳳。舒爾茨的觀點卻與此針鋒相對,他認為,即使在傳統農業中,農民也並不愚昧,他們精明能幹,錙銖必較,時刻盤算著怎樣才能少投入,多產出,生產要素在他們手裏,被配置得恰到好處,達到了最佳狀態,即便是學識淵博的專家,也不可能再作哪怕是一小點改進。所以,企圖通過重新配置現有生產要素,來改變傳統農業,隻能是一廂情願。

既然傳統農業中資源配置合理,那它為什麽停滯落後,不能成為經濟成長的源泉呢?人們一般認為,這是因為農民鋪張浪費,沒有節約的習慣,特別是婚喪喜事大操大辦,逢年過節山吃海喝,另外,缺少精明、善投資的企業家,也是一個重要原因,所以儲蓄少,投資低。舒爾茨認為,投資低的現象的確存在,但其根源不在于儲蓄少或缺少企業家,而在于投資收益率太低,刺激不了人們投資的積極性,結果傳統農業就像一潭死水,毫無生機。

作為改造傳統農業的關鍵因素,新的生產要素有供給者,也有需求者。供給者開發新的生產要素,並提供給農民。由于氣候、土地等條件的限製,發達國家的農業生產資料,對于開發中國家來說,不是拿來就可以用,而是要經過研究和改造,才能使之適應于傳統農業社會,能夠擔當起這一重任者,就是新生產要素的供給者。不僅如此,他們還可以利用現有的科學知識,生產出新的生產要素。因此,舒爾茨認為,是這些新生產要素的供給者掌握著經濟發展的“鑰匙”。

一隻巴掌拍不響,有了供給,還要有需求,農民是否願意接受新的生產要素,關鍵是看是否有利可圖,而一旦農民接受這些要素,就要學會如何使用,以便充分發揮它們的作用,這必然要求農民掌握新的知識和技能。天下沒有免費午餐,獲得知識和技能需要付出成本,從本質上看,它們就是人力資本投資。

人力資本是農業成長的主要源泉,這是舒爾茨反復強調的一個觀點。他多次借鏡歷史事實,來論證人力資本的重要性。例如他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西歐傷痕累累,一片廢墟,但它很快就擺脫了戰爭的陰影,重振往日雄風,這頗為出人意料。因為,在當時的經濟學家看來,物質資本受到如此重創後,國民經濟已經元氣大傷,短期內很難恢復原狀。他們沒有估計到幸存下來的人力資本對經濟恢復的巨大作用,因而對西歐經濟前景過于悲觀。相比之下,他們對開發中國家的經濟潛力又估計過高,因為他們隻考慮到物質資本的增加,而忽視了人力資本的匱缺,而後者又正是經濟成長的關鍵。

舒爾茨還指出,西歐早期工業化中,沒有文化的勞動者的確功勞不小,但這是因為當時資本極為缺乏,而且技術水準低下。在今天,此路已經不通。如果農民貭素跟不上物質資本的要求,傳統農業不可能舊貌換新顏。他做了一個構想:如果像印度這樣的窮國,在一夜之間獲得了美國那樣先進雄厚的物質資本,那麽僅靠現在技術水準和知識儲備,印度農民能套用自如嗎?顯而易見,物質資本和人力資本之間的鴻溝實在太大,有了金剛鑽,沒那手藝,照樣攬不了瓷器活。

在人力資本投資中,學校教育是最大的一塊。當農業是依靠開闢新土地,拓寬市場而成長時,學校教育起不了多大作用,但當技術進步成為推動農業前進的主要力量時,學校教育就至關重要。如果不大力興辦教育,1870~1900年丹麥的農業就不可能出現飛躍,日本今天的高科技農業,也隻能是海市蜃樓。按照成本收益分析,初等教育最為有利,因為成本最低,而學生完成初等教育後,就不再是睜眼瞎,他們能夠讀書看報,這可以大大降低普及農業技術,推廣農業信息的成本。但在農業現代化過程中,農民必須具有較高的文化貭素,否則就會阻礙農業進步。

舒爾茨樂觀地指出,農業可以成為經濟成長的發動機,這已不容置疑。但是,政府必須向農業投資,這不僅要註意投向,還要對農民給予指導和鼓勵。“一旦有了投資機會和有效的鼓勵,農民將把黃沙變成黃金。”

人力資本理論

首先提出人力資本理論並對經濟發展動力做出全新解釋的是舒爾茨。他在長期的農業經濟研究中發現,促使美國農業產量迅速成長的重要原因已不是土地、勞力或資本存量的增加,而是人的技能與知識的提高。同時,他發現工人工資大幅度成長中有一部分尚未得到解釋。他將這一部分歸功于人力投資的結果。于是,舒爾茨在1960年提出人力資本學說,其中心論點就是,人力資源的提高對經濟成長的作用,遠比物質資本的增加重要得多。

所謂人力資本(HumanCapital),指的是勞動者投入到企業中的知識、技術、創新概念和管理方法的一種資源總稱。它的最主要特點是人力資源天然屬于個人,可以交易。而企業,就是財務資本和人力資本的一種契約關系。

西奧多·舒爾茨西奧多·舒爾茨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以來,促進經濟成長的各種因素中,人力因素佔有越來越重要的位置,因此,一些經濟學家不再滿足于把勞動力看做是一種被動的、隻能為資本所僱傭的要素,而是提出了勞動同樣是資本的看法。

其一,人力資本投資收益率超過物力資本投資的收益率。舒爾茨認為人力資本與物力資本投資的收益率是有相互關系的,認為人力資本與物力資本的相對投資量,主要是由收益率決定的。收益率高說明投資量不足,需要追加投資;收益率低,說明投資量過多,需要相對減少投資量。當人力資本與物力資本二者間投資收益率相等時,就是二者之間的最佳投資比例。在二者還沒有處于最佳狀態時,就必須追加投資量不足的方面。當前相對于物力投資來說,人力資本投資量不足,必須增加人力資本投資。

其二,人力資本在各個生產要素之間發揮著相互替代和補充作用。舒爾茨認為,現代經濟發展已經不能單純依靠自然資源和人的體力勞動,生產中必須提高體力勞動者的智力水準,增加腦力勞動者的成分,以此來代替原有的生產要素。因此,由教育形成的人力資本在經濟成長中會更多地代替其他生產要素。例如,在農業生產中,對農民的教育和農業科學研究、推廣、套用,可以代替部分土地的作用,促進經濟的成長。

其三,具體數量化計算。進一步加以證明人力資本是經濟成長的源泉。舒爾茨運用自己創造的“經濟成長餘數分析法”,測算了美國1929~1957年國民經濟成長額中,約有33%是由教育形成的人力資本做出的貢獻。

教育促進經濟成長是通過提高人們處理不均衡狀態的能力的具體方式實現的。所謂處理不均衡狀態的能力,是指人們對于經濟條件的變化、更新所作出的反映及其效率,即人們根據經濟條件的變化,重新考慮合理分配自己的各種資源,如財產、勞動、金錢及時間等。舒爾茨稱這種“分配能力”為處理不均衡能力。這種能力的取得與提高,主要是由于教育形成的人力資本的作用。這種“分配能力”可以帶來“分配效益”,從而促進個人或社會的經濟成長,增加個人和社會的經濟收入。

主要著作

西奧多·舒爾茨西奧多·舒爾茨

舒爾茨的主要著作有:

《關稅對大麥、燕麥、玉米的影響》(1933);

《訓練和充實農村地區社會性工作者》(1941);

<改變農業> (1943);

《農業生產和福利》(1949);

《人力資本的投資》(1981)等。

在發展經濟學方面,其代表作有:

《改造傳統農業》(1964);

《不穩定經濟中的農業》(1945);

《農業的經濟組織》(1953);

《世界農業中的經濟危機》(1965);

<經濟成長和農業> (1968)。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