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 -中國歷史朝代

西周

中國歷史朝代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西周(前1046年 ―前771年)是由周文王之子周武王滅商後所建立,至公元前771年周幽王被申侯犬戎所殺為止,共經歷11代12王,大約歷經275年。定都于鎬京和豐京(今陝西西安市西南),成王五年建設東都成周洛邑(今河南省洛陽市)。

歷史上將東遷之前那一時期的周朝稱為西周。周朝是中國遠古社會的鼎盛時期。從西周開始,進行境內各個民族與部落不斷融合的過程,在這期間,華夏族逐步形成,成為漢族的前身。從周朝開始,進行境內各個民族與部落不斷融合的過程,其它還有夷、蠻、越、戎狄、肅慎、東胡等諸多少數民族。西周國野之製最為典型,到春秋時期國野之製開始瓦解,到戰國則普遍為郡縣。

西周後期社會矛盾包括統治集團內部矛盾日趨激化,對土地以及政權的爭奪,加速了西周的滅亡。國人暴動動搖了西周統治的基礎,公元前771年,周幽王被犬戎殺死,西周滅亡了。

公元前770年,申侯和其它一些諸侯立周平王(宜臼)為國王,平王將都城從鎬京遷至成周洛邑(今河南省洛陽市),歷史上稱東遷以後的周王朝為東周 。

  • 中文名稱
    西周
  • 英文名稱
    the Zhou Dynasty
  • 簡稱
  • 所屬洲
    亞洲
  • 首都
    鎬京、豐京
  • 主要城市
    雒邑、朝歌、亳州、臨淄等
  • 貨幣
    布幣、刀幣
  • 政治體製
    君主製
  • 國家領袖
    周武王、周成王、周康王等
  • 主要民族
    華夏族
  • 建立時間
    約前11世紀
  • 滅亡君主
    周幽王
  • 政治製度
    分封製
  • 主要諸侯國
    晉、燕、齊、楚、衛等

基本介紹

西周從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滅商朝起至公元前771年周幽王被申侯和犬戎所殺為止,共經歷11代12王,大約歷經276年。

周平王周平王

公元前770年,申侯和其它一些諸侯立周平王為國王,平王將京都從宗周遷至洛邑,歷史上稱東遷以後的周王朝為東周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中國歷史進入了周王朝時代,周朝是中國遠古社會的鼎盛時期。

從周朝開始,進行境內各個民族與部落不斷融合的過程,在這期間,華夏族的逐步形成,成為現代漢民族的前身,其它還有夷、蠻、越、戎狄、肅慎、東胡等諸多少數民族。

​地域信息

疆域範圍

東自大海,西抵羌戎,北達鬼方,南至荊楚。

主要城市

西周政權實行著名的兩都製度“宗周”位于陝西省長安區灃河兩岸,又分為兩部分:文王作豐邑在河西,周武王作鎬京處河東,之所以名“宗周”是由于這是周族的聚居地,祖先宗廟的所在地。“成周”位于今洛陽附近,在西周青銅器銘文和《尚書》等文獻中,又稱為新邑、新邑洛,又分為王城和城周兩個城邑:“成周”,意味周朝大業已“成”西周設立兩都架構,是不足為怪的。從地理上講,宗周處于西部邊陲。不僅無法有效的控製從商族手中奪取的中原地區,還時常收到西北方向戎族的威脅(最後鎬京就陷落在犬戎的手裏),所以在地處中原咽喉的洛邑附近建立根據地可有效的統治殷商遺民和周圍少數民族。雖然成周是周公一手興建的,但武王其實早註意到了這點他在滅商返回途中,曾計畫遷都中原,"宅茲中國,自之于民"。直到周公攝政,輔佐成王登基,平定三監叛亂,擊潰東夷聯軍,才正式的開始興建洛邑。

朝代概況

政治

中央製度

周王是奴隸社會國家的最高代表。在周王左右的重要輔佐人物,有太師太傅太保,合稱為“三公”或“師保”。如周文王、武王時的重要謀臣太公望,就被尊稱為“師尚父”。成王時,周公為師,召公為保,共同輔政。一直到康王時,召公還擔任太保。師保統轄諸侯百官以奉侍周王,在政治上享有崇高的地位。

與師保地位相當,而直接輔佐周王管理政事的官職,是太宰。成王時,周公以太師而兼為太宰,“相王室,以尹天下”。太宰擁有總攬政務的大權,是政府中的首腦。

太宰以下,有眾多的卿士,其中比較重要的政務官,仍然是司徒、司馬、司寇、司空等諸有司。司徒除管土地的墾闢、井田的劃分和有關奴隸耕作等事外,還要管理諸侯封疆的劃定和軍旅事宜。司馬負責征收軍賦、管理戰車以及駕車馬匹等軍政事宜。司寇掌握刑法。司空負責管理百工以及興建土木、水利等工程。他們還有很多的僚屬,分管各項具體事務,由中下級貴族擔任,構成相當龐大的統治機構。

周代的神職官吏在政權機構中大為削弱。一切有關喪葬、祭祀、佔卜以及文化教育等事,在《周禮》中都屬于掌禮機構管理,司巫在這一機構中地位是較低的。史官的地位,則有了很大的提高。

太史不僅掌管天文歷法的觀測製訂,文獻典籍的收藏整理和教育貴族子弟等有關文教方面的工作,而且熟悉國家的政令典則,常在周王左右以備咨詢。內史為周王起草詔令,出納王命,成為王室近臣。另外,還有小史、外史等官職。

周王朝的大小官職,有很多是世代相承的,這樣就形成了“世卿世祿”的局面。同時,還出現了不少以官職為氏號的家族。

周禮製度

周禮是表示等級製度的典章製度和禮儀規定。它的名目繁多,有吉禮嘉禮凶禮賓禮軍禮等。他是維護等級製度、防止“僭越”行為的工具。如周禮規定了貴族飲宴列鼎的數量和鼎內的肉食種類:王九鼎(牛、羊、乳豬、幹魚、幹肉、牲肚、豬肉、鮮魚、鮮肉幹)、 諸侯七鼎(牛、羊、乳豬、幹魚、幹肉、牲肚、豬肉)、 卿大夫五鼎(羊、乳豬、幹魚、幹肉、牲肚) 、士三鼎(乳豬、幹魚、幹肉)。樂舞數量也有差異。禮樂製度自周公製定後,任何人都不能修改。周王有權懲罰違禮的貴族。

周禮周禮

宗法製度

西周的國家實行分封製。即古書中所說的“封建”,而分封製的基礎則是宗法。

宗法是中國古代社會血緣關系的基本原則,其主要內容是嫡長繼承製。宗法製度是在父權家長製的基礎上不斷擴大和發展起來的,由它構成了等級階梯,形成為中國封建社會基本的社會政治製度。商代已有嫡長繼承的雛型,到了西周時期,這一製度得到充分的發展,達到完備的程度。

嚴格意義的宗法,隻在卿、大夫、士的範圍內施行。這些階層各家族的始祖,一般是國君的別子。國君的嫡長子立為太子,繼承君位,其他各子即為別子。因為別子也是國君之子,故又稱公子。別子不能與繼承國君的太子同祖,必須分出去自立家族,成為這個家族中嫡長繼承系統的始祖,不再改變,稱為大宗。別子的長子以外各子,長孫以外各孫……,都是庶子,對大宗而言,稱為小宗。其間血緣關系超過五代,就不再宗原來的小宗。由大小宗構成的整個家族中,大宗居于族長地位,稱為宗子。始立這個家族的別子一般有卿、大夫爵位,爵位即由宗子承襲。

廣義說來,宗法也適用于周王室。周王的嫡長子立為太子。其他王子多分封為王畿內外的諸侯,其間血緣關系原則頗與卿、大夫、士的宗法相似。周初分封同姓,就體現了這樣的原則。康王之後,周朝疆域大體固定,分封的機會減少,太子以外各子多留在朝中為卿、大夫,但分封並未絕跡。直到周宣王二十二年(前806),宣王還把其弟友分封在鄭(今陝西華縣東)。

小宗圍繞大宗,卿、大夫拱衛國君,諸侯藩屏周王。再加上與異姓間的婚姻聯系,構成龐大的血緣關系網。西周統治者希望用這種關系維護他們的地位和特權。

依據宗法製度的組織形式,周王既是普天之下最高的統治者,又是全體姬姓宗族的“大宗”,即最大的族長。他既代表社稷,又主持宗廟的祭祀。

天子的宗廟,祭祀自始祖以來的歷代祖先,是全國規模最大、地位最高的祭祀祖先場所,稱為“太廟”。歷代祖先,以始祖為中心,按昭穆排列,都有一定的地位,隻有天子才有這種祭祀列祖列宗的特權。

歷代的周天子應由嫡長子繼承,世代保持天下“大宗”的地位。其他諸子有的受封為諸侯,有的在畿內分得採邑,在王室擔任官尹,稱為別子。他們分別在自己的封地內建立宗廟和相應的政權機構,分成若幹新的別宗,各有自己的“氏”號,受封的別子成為這些別宗的始祖,其爵位和封地亦由嫡長子繼承。這些別宗的宗子,對周天子而言,他們是“小宗”。而在自己的宗族內,則為族長,就是“大宗”。

在諸侯國內,國君又分封自己的兄弟以採邑,建立卿大夫之家。這些卿大夫在自己的封邑內立有家廟,統率自己的家族,對國君而言,他們又是諸侯國內的“小宗”。

卿大夫以下,還可分出他們的家屬,建立各自的父權家長製家庭。這種家庭各有一定的田地,家長就是士。所有的士都要尊奉所屬家族的卿大夫為宗子。

士以下,就是各級宗子的比較疏遠的宗族成員,他們就成了一般的平民。

這種層層的相屬宗法關系,使族權和政權合一。于是,“天子建國,諸侯立家,卿置側室,大夫有貳宗,士有隸子弟,庶人工商各有分親,皆有等衰”。(《左傳》桓公二年)等級製度,就是依據這種宗法關系來確立的。這樣就形成了封建製國家的體製。

由于封建國家體製與貴族的宗法關系密切聯系在一起,所以各級貴族必須十分重視這種宗法關系,尊奉他們共同的祖先,樹立牢固的“尊祖”觀念。而直接繼承祖宗的事業,代表全族最大利益的,就是周王室這個全國最大的“大宗”和周王這個地位最高的“宗子”。

各級“小宗”都必須結合在周王的周圍,對周王無限的崇敬。等而下之,其他各級宗族成員,都要以各級“宗子”為核心,表示“尊祖”和“敬宗”。因此,“尊祖”和“敬宗”,就成了維護宗法製度的基本信條。

以周王為首的姬姓貴族,在整個封建製貴族階級中佔居首要的地位。但是這並不排斥異姓貴族。一方面,宗法製度的原則,通行于所有的百姓貴族;同時,在姬姓貴族與異姓貴族之間,還要通過婚姻關系,結成親戚之國,用以加強聯系。這種通婚關系,是對宗法關系的補充。

依據宗法製度的嫡庶、長幼、親疏等項關系,確定貴族的貴賤、大小、上下各種等級區別。這些等級區別,形成為宗法製度的各種名分。按照名分,也確立了倫理規範和禮法製度。

官製

據記載西周職官最詳細的《周禮》,周王朝設有各統轄若幹官員的六卿,其中冢宰,掌邦治,其諸官分司王的宮寢、飲食、皮裘、府藏以及貢賦等事;司徒,掌邦教,其諸官分司土地人民、鄉遂、山林川澤等事;宗伯,掌邦禮,其諸官分司宗廟祭祀、冢墓、禮樂、卜祝巫史、車旗等事;司馬,掌邦政,其諸官分司軍旅、田役、車馬、封疆道路等事;司寇,掌邦禁,其諸官分司刑罰獄訟、盟誓、約劑、盜賊、賓客等事。司空,因《周禮》原文殘缺,詳情不明。

學者多認為《周禮》所記過于詳密,西周不可能有這樣整齊劃一的官製。但與已發現金文對比,《周禮》很多地方相同或相似。據統計,《周禮》現存官名三百五十六官,和金文相同或類似的有九十六官。可見《周禮》有相當成分還是反映西周官製的實際的。

《尚書·顧命》記周成王臨終時召見“大保奭、芮伯、彤伯、畢公、衛侯、毛公、師氏、虎臣、百尹、御事”,大保奭即召公以下六人就是六卿。康王時金文小盂鼎有“三左三右”,也指在王左右的六卿。六卿的設立,是王朝官製的中心,諸侯國的官製與王朝相似,但規模較小,官名多同于王朝。

井田製度

井田製度是奴隸社會國家的經濟基礎,體現了中國封建社會生產關系的主要部分。它與宗法製度緊密相連,在西周時期,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井田製度井田製度

周天子在名義上是全國土地和人民的最高主宰者,所謂“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他以天下宗主身份,將土地和依附在土地上的人民分封給新舊諸侯,諸侯國的國君在封地範圍內又有最高的權力。

由于生產力發展水準的限製,古代封建製國家的墾田是有限度的,主要集中在一些都邑的周圍。特別是王都和諸侯國都的近郊,比較好的熟田大都集中在這裏。這些良田,都是經過精心的疆理,按正南北和正東西的方向,有縱橫交錯的大小道路和灌溉溝渠,整治成十分方正的大小相連的方塊田,這就是標準的井田。

井田的疆理,一般是以每一方塊為一百畝(約合今三十一畝多),作為一個耕作的單位,稱為一田。縱橫相連的九田合為一井,面積約為一平方裏。十井稱為一成,百井稱為一同。也有以一田為一夫,十夫為一井,再以百夫、千夫作為計算大田的單位的。

西周實行井田製。每個男性主要勞動力授田百畝(相當于現在31畝多),每隔3年耕作者之間更換一次分配的田地。當時普遍採用熟荒耕作製,使得農業生產有了很大進步。

也有學者有不同看法,如黃現璠說道:“井田製之有無,古今爭辯眾矣,然其所論多不從大處著想,博而寡。餘今否認井田之說的最大理由,即周天子無土地授民是也。 周為奴隸社會,封建者何?即天子以土地,封授諸侯,建立國家者也。諸侯有封地,卿大夫有採邑,封地之使用權,非天子所有。即畿內之地,亦分賜卿大夫,亦非天子所有。全國土地、一再分割,所存無幾,而謂天子以土授民,行井田製,寧有是理乎? 有論者曰天子雖無土地授民,然周已大一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蓋可頒布法規,通令諸侯施行,不必親以地授民而後可。是又不然,周之中央集權,是相對而非絕對,可能而非必然。天下宗周,固諸侯所承認。然周隻能宗之,非真能命之,諸侯亦隻能宗周,非真受命于周,所謂“朝諸侯而有天下”是也。諸侯與天子之關系,唯有一朝,不朝即無關系,天子亦即無天下,非如後世有君臣之義。諸侯內政,天子向不過問。事實上,亦無權過問。例如君位傳授,魯多行兄終弟及製,齊晉及其他國,則行父子相傳,各隨其便,皆不同周之傳嫡製,又如到任呈報,齊太公五月,魯伯禽三年亦皆聽之。周無一定法規,諸侯亦不一定用周製,而謂井田之製,周能通令,行諸天下,又寧有是理乎?施行井田製,大前提必須是天子有充分土地,以及中央權力健全集中,而周于此兩點未之能行,則井田製之實施,不知從何說起。”

法律製度

西周在《禹刑》和《湯刑》的基礎上,製定了《九刑》。《九刑》的主要內容,就是在于嚴厲懲治那些所謂“盜”、“賊”的行為,維護封建製度的基本法則和主貴族的根本利益。據《尚書·呂刑》所記,周代的刑罰,有墨(臉上刺字塗青)、劓(割鼻)、刖(斷足)、宮(男去勢,女禁錮)、大闢(斬首)五刑。此外,還有鞭刑和流放。判處五刑的律條,共有三千條。法網嚴密,遠遠超過了前代。

貴族犯法,往往可以獲得特赦,即使按律判刑,又可以“贖刑”。如墨刑罰一百鍰(一鍰為六兩銅),劓刑罰二百鍰等等,即可免刑。所謂:“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周王朝有嚴格刑罰,“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周禮以父系社會體製之下形成的宗法製為基礎,用以調解和調節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和關系。刑罰是用來控製、鎮壓平民,有死刑、墨刑、流刑、鞭刑、贖刑等刑罰和一套訴訟審判製度,極為殘忍。

軍隊製度

周王室保持了龐大的軍旅。這種軍旅,用于宿衛宗周的有六師,稱為“西六師”;在成周鎮懾東方諸侯的有八師,稱為“成周八師”。共十四師,達十四萬人以上。分封的諸侯國,都有一定的武裝力量。大國一般不超過三軍,小國也有一軍。

諸侯國的軍隊,周王都能調遣,實際上也屬于整個周王朝武裝力量的一部分。

西周的軍隊,名義上是由周王直接指揮和調遣,重大的征伐,周王常親自率兵出征。如果周王不親自出征,則指派重要的卿士統率中軍,作為全軍的指揮者。

軍隊的組成,以戰車為單位,一輛戰車謂之一乘。各級軍官,由地位與之相應的貴族擔任。最基層的甲士,則由最低級的貴族和平民充任。奴隸則在軍隊中服雜役。

軍隊是西周國家政權的又一根重要支柱,它肩負對內鎮壓異己、守衛疆土,對外征伐和擴張的職能。西周軍隊的最大編製單位與商代一樣仍然稱師,西周金文和《詩經》等文獻中屢有提及。《周禮。地官。司徒》雲:“五人為伍,五伍為兩,五兩為卒,五卒為旅,五旅為師”。按此,在師之下尚有旅、卒、兩、伍等編製單位。與此相應的軍事將領按《尚書。牧誓》所說有師氏、亞、旅、千夫長、百夫長等。郭沫若先生在《周官質疑》一文中說:“師氏見于彝銘者乃武職,在王之近側,是則師氏之名取諸師戍也”。西周軍隊的統帥是周王,他經常率領軍隊親自出征,《詩·大雅。棫樸》:“周王于邁,六師及之”的詩句以及屢見于史書的昭王南征的事跡即其例子。西周軍隊的各種主要軍官亦往往由周王任命。伯懋父敦銘文記載:“東夷大反,王命伯懋父以西六師、殷八師征東夷”,是周王任命伯懋父為西六師和殷八師的統帥。師克盨銘雲:“則唯乃先祖考有爵于周邦,幹害王身作爪牙……今女更乃祖考奡可左右虎臣”,是周王任命禁衛部隊統帥的例子。

經濟科技

農業發展

首先表現在出現了一些比較銳利的農具,當時一些有關農事的詩篇,都是說用比較鋒利的耜在“南畝”中開展耕作。這些專用農具都是比較鋒利的,當是金屬製造的。從考古發掘的情況來看,鐵製農器的使用始于西周是可能的。

西周時期,盛行耦耕,即二人為一組,合力而耕。這樣,既較省力,動作又快,當是耕作方法的一個進步。

金屬農具的套用和耦耕的推廣,使開墾荒地的規模越來越大了。“千耦其耘”的詩句,反映了成千上萬的人大規模耦耕的景象。

當時人們不僅能進行深耕、熟耘,而且也能使用綠肥和製造堆肥。“荼寥朽止,黍稷茂止”,就是把田間耨鋤的荼寥和雜草漚作綠肥,使黍稷等作物生長得更為茂盛。用火化、土化等方法製成的堆肥,也是常用的肥料。此外,對防治蟲害也非常註意。

由于耕作技術的進步,西周時期的農作物,如稻、粱、粟、麥、菽、稷以及桑、麻、瓜、果之屬,品種和產量都有了增加。《詩經》裏儲存著一些喜慶豐收的詩句。

耕作井田的農夫,仍然籠統地稱為“庶人”或者“庶民”。民,也作氓。奠(甸)是管理耕作的人,氓和庶人都是耕作人。這些耕作的人都以夫計,周王在分封諸侯和賞賜臣下時,是把這種耕作的人成批地作為物品賜予的。

屬于那些卿大夫之家的採邑,規模比王室或公室的“國中”當然要小得多。為他們所有的“庶民”,其家室往往都集中在這些“公子”的邑裏。這些“庶民”,長年在田間勞作,到秋收完畢,才能與妻兒一同過冬。在過冬時,他們還要為“公子”田獵,剝製獸皮,釀造春酒,收藏冰塊以及從事其他各種勞役。他們的妻女同樣是“公子”的僕人,要為“公子”進行採桑、養蠶、織帛、縫製衣裳等勞作。

一般貴族,除了按等級各有封地之外,其中有在王室或公室擔任比較重要的官職的,還要在“國中”的田地裏“分田製祿”,即按職位分得一定量的田地作為俸祿。卿大夫之家都要向公室繳納貢稅,而貢稅的征收,大致是收獲量的十分之一。

在井田製下,卿大夫以下貴族所分得的田地,不經王室或公室的特許,是不得隨意買賣轉讓,即“田裏不鬻”,因而稱為“公田”。

西周時期也有不少的自耕農民。他們多數是各級貴族的疏遠宗族成員,大都在所屬宗子的居邑附近,擁有一小塊耕地,過著比較獨立的經濟生活。但是他們也要向宗子繳納一定的貢物和服一定的勞役,對宗子也存在一定的依附性。他們也被稱為“庶人”,或者“小人”。還有一些逃亡的耕作奴隸,逐漸脫離了貴族的羈絆,取得了自由民的身份。

商業發展

在“工商食官”的製度下,商業由貴族國家壟斷,在較大的都邑中都出現了市場,有管理市場的“質人”。交易的商品,除了比較珍貴的“寶貨”和兵器、牛馬、絲帛等各種物資外,還有奴隸。奴隸的價格,據銘文所記,五名奴隸才值“匹馬束絲”。

在商業交換中,主要的貨幣仍是以朋為計算單位的貝。銅也被用作交換手段。銅本身是一種重要的商品,同時擔負著貨幣的職能,後來就發展為鑄造銅幣。

鑄幣鑄幣

民間的貿易活動,也在城邑內外展開,但一般數量較小,大都以物易物,相互交換一些日用必需品。“氓之蚩蚩,抱布貿絲”的詩句,反映了一般自由民以家庭手工業產品相交換的情景。

青銅農具使用比商代更為廣泛,排水與引水技術掌握較好,農作物中桑麻瓜果都有栽培種植。手工業部門多,分工比商代更細,有“百工”之稱,商業有了更進一步的發展,在“國”與“都”中,出現了更大的市場。

西周時期,商業發達,有專門從事貿易活動的商人。海貝、海蚌和佔卜用的龜甲等,往往都是從遠方貢獻和交換來的。海貝當時也作為貨幣,以朋為單位計算。舟船和馬車是重要的交通工具。

貝是夏、商、周三代的主要實物貨幣,以朋為計量單位,十枚貝殼為一朋。在當時帝王賞賜給臣子的物品中,最普遍的就是貝。貝字屢見于卜辭,在殷代,貝字與財字同義。貝用作貨幣,在中國文字結構上也留下了明顯的痕跡。一些與財富、價值、交換有關的文字,如財、貴、賞、賜都與貝字有關。

手工技術

手工業技術的提高由于社會經濟的發展和公私需要的浩繁,周王朝很重視手工業生產。周王室和諸侯公室都擁有各種手工業作坊,有眾多的具有專門技藝的工匠,號稱為“百工”。這些作坊和工匠,都由官府管理,所謂“工商食官”。

西周時期,一些主要的手工業生產部門都有比較顯著的進步。

青銅器鑄造仍然是手工業生產的重要部門。西周初年鑄造的青銅器,其形製、紋飾和品種和商末大致相似。康王以後,才逐漸推陳出新,表現出一些新的風格和特色。

西周青銅器鑄造的地域分布,比商代要廣泛得多。周王室和諸侯公室,乃至一般貴族,都擁有規模大小不等的銅器鑄造作坊,乃至影響到比較邊遠的少數民族地區。因此,這個時期的青銅器,既有共同的風格,又在一定程度上顯示出某些地方性的特色。

青銅技術

西周青銅器的數量遠遠超過商代。歷代出土的西周青銅禮器、用具、兵器、工具、飾物,數以千計,近年更有成批的出土。 如1976年3月在陝西臨潼出土一批青銅器,達60件,其中的利簋的銘文載錄了武王伐紂的事,是迄今發現最早的西周青銅器。同年12月又在扶風發現一個青銅器窖藏,內有微史家族的青銅器103件。西周青銅器的類型比商代有了顯著變化。有些商代常見的器物,如酒器中的方彝、卣、觚、爵等,逐漸減少或絕滅,新器物又不斷出現,如樂器中的鍾,兵器中的戟、劍等。器物紋飾從繁縟趨于簡易,逐漸減少了過去所帶有的神秘色彩,器壁也從厚重而趨于輕巧。

西周青銅器西周青銅器

西周時期車輛的製造,形製更為精巧,種類也有增多。車的部件和馬的佩飾有幾十種名目。製造一輛車,要有多種熟練工匠的密切協作,構成了綜合性的手工業。

玉器的套用,在貴族中更為普遍了。不僅用作華麗的裝飾,而且成為典禮中的禮器,如圭、璧等的製作都很精美,具有很高的工藝水準。當時,還有比較發達的煤玉雕刻。

陶器技術

陶瓷器的製作,西周時期有突出的發展。在陝西岐山、長安,河南浚縣、洛陽和江蘇丹徒等地的西周遺址和墓葬中,都發現了原始瓷器,有簋、豆、罐等。特別值得註意的是在安徽屯溪西周墓出土的原始瓷器,有碗、盂、豆、尊、盤等,數量和種類都超過前代。這些原始瓷器,基本上達到了成熟的程度,是中國瓷器史上的一個重大發展。

西周仍以泥質灰陶和夾砂灰陶為最多,也有少量夾砂紅陶和泥質紅陶。泥質黑陶和白陶,到西周後期已經不見了。西周陶器的器形,作炊器主要有鬲、 甑,作飲器的主要有爵、 觚等。但已經 很少,作食器用的重要有豆和簋,作盛器用的主要有勰、罐瓮、盆、盂等等。在造型上,西周陶器以袋狀足、圈足、平底為主要特征。紋飾仍以紋理較粗的繩紋為主,另有一些劃線紋、篦紋、弦紋、刻劃三角紋等。這時附加堆紋已很少使用。西周時期燒造陶器的窯爐主要還是饅頭窯,龍窯的使用還是相當少。

造車技術

西周時期車輛的製造,形製更為精巧,種類也有增多。車的部件和馬的佩飾有幾十種名目。製造一輛車,要有多種熟練工匠的密切協作,構成了綜合性的手工業。

玉器藝術

玉器的套用,在貴族中更為普遍了。不僅用作華麗的裝飾,而且成為典禮中的禮器,如圭、璧等的製作都很精美,具有很高的工藝水準。當時,還有比較發達的煤玉雕刻。

文化思想

周人在周原建國時,同時也形成了具有很大包容特征性的文化體系周文化,他們和商人的關系是並存的,可是他的勢力不如商人大,國家 不如商人大,人口不如商人多,但是他的文化有接受商人的影響,也有儲存自己固有獨特的色彩,同時還接受了草原的影響以及西邊羌人的影響,它本身就是很有包容性的混合體。他以這種混合體的特點,在打敗商人以後,由于人少,要治理這麽大的國家是很困難的,所以就建立了許多駐防的點,每個駐防的點到後來都變成了一個國家;從考古學上看最顯著的一個駐防點就是在今天北京附近的燕國所在地,從這裏我們看得清清楚楚,裏面有商人文化的地盤,有周人文化的地盤,也有土著民族文化的地盤,三者共存;由此可見周人又採取了所謂包容性極強的政策,對于舊日的敵人商人,採取尊敬、合作的態度,對于土著也採取合作、共存的態度,這種精神是很了不起的。

禮樂

西周禮製繼承商代而有所變革。周初,力求扭轉商末流行的奢靡風氣,曾反復告誡禁止酗酒。從成王時的《尚書·酒誥》,到康王時的大盂鼎銘文,都講到必須遵奉周文王的告誡,不得縱酒。反映到青銅製造的禮器上,商朝常見的許多酒器,西周時逐漸歸于消失。

周禮非常繁縟,據《周禮》有吉、凶、軍、賓、嘉五禮:吉禮指對先祖與各種神祗的祭祀;凶禮指喪葬,還包括對天災人禍的哀吊;軍禮指戰爭,以及田獵、築城等動員大量人力的活動;賓禮指諸侯對王朝的朝見、諸侯間的聘問和會盟等;嘉禮指婚、冠、饗燕、慶賀、賓射等。所有禮製都和法律一樣,體現出貴賤等級的區分。

樂在西周很受重視,有專門職官管理。金文中也記有樂官。例如師嫠簋“命汝司乃祖考舊官小輔(鎛)眔鼓鍾”,即相當《周禮》的鎛師和鍾師。

周代有的樂舞起源很早,如《大武》為周武王克商所作,曾在武王凱旋告于周廟時表演。這一樂舞的歌辭還儲存在《詩》中,即《周頌》的《武》、《酌》、《桓》、《賚》等篇。

宗教

周人的宗教觀念,與商代有較大的不同。商代那種尚鬼的神秘色彩,到西周已經淡薄。周代的祭祀對象分為天神、地祗、人鬼三類。天神有昊天上帝、日月星辰、司中、司命、風師、雨師;地祗有社稷、五祀、五岳、山林川澤、四方百物:人鬼則指祖先而言。

人殉現象在西周不象商代那樣普遍。由于沒有發現相當于殷墟西北岡、武官村規模的大墓,當時人殉數量尚難判定。用人作為祭祀的犧牲,在西周時期亦史無明文記載。

宗教思想的變化也表現在青銅禮器的紋飾上。商代流行的帶神秘意味的花紋,隻在周初延續了一個時期。到西周中期,大多數禮器的紋飾都圖案化了,除裝飾作用外,很少再有宗教或神話的意義。

祝宗卜史

周初封周公長子伯禽于魯,曾分以祝、宗、卜、史宗教事務的官員。當時這種人的地位較高,如太史可稱為公。後來他們的重要性逐漸降低,以至在社會中不再有顯赫的身分。

西周

祝管理禱祝,宗管理祭祀,卜職司卜筮,史職司文書記事。由于他們的專業需要特殊訓練,常在家族中世襲。例如陝西扶風庄白一號窖藏青銅器銘文所見史牆一家,從商末到西周中期代代都任史職,說明其職業的封閉性。

殷商時期使用甲骨的卜法繼續流行。已發現的周人甲骨最早有周文王時代的,其形製與殷墟出土的商代甲骨相近,足見商周卜法間有一定的聯系。西周甲骨也有上刻卜辭的,曾在山西洪洞坊堆、陝西長安豐鎬遺址、北京昌平白浮等地發現,而以陝西周原所出最多。

這一時期使用蓍草的筮法與卜法並用。筮書就是《周易》。當時常先筮後卜,特別在佔問國家大事時更要如此。在周人心目中,卜法比筮法更為重要,所問的事越重要,越要採用卜法。這叫做“筮輕龜重”或“筮短龜長”。

學校

西周已有較發展的教育製度。在國人鄉裏中設立的學校,稱為庠(一說稱序),教授知識技藝。貴族子弟的教育更為完備,專設有國小、大學。貴族子弟滿八歲入國小,到十五歲成童時入大學。《周禮》有師氏、保氏兩官,從他們的職掌看,教育的內容包括德行、技藝和儀容等方面。技藝兼及文武,有禮、樂、射(射箭)、御(駕車)、書(文字)、數(算術),稱為六藝。

典籍

西周時期文獻流傳至今的為數不多,《尚書》中出于西周的,有《牧誓》、《洪範》、《金縢》、《大誥》、《康誥》、《酒誥》、《梓材》、《召誥》、《洛誥》、《多士》、《無逸》、《君奭》、《多方》、《立政》、《顧命》、《康王之誥》、《呂刑》、《費誓》等篇,內容的時代自武王到穆王,而以成王時佔大多數。這十幾篇書記述了周初史事和政治情況,有重要歷史價值。

《逸周書》也有一些篇屬于西周。例如《克殷》、《世俘》、《商誓》、《度邑》、《作雒》、《祭公》、《芮良夫》等篇,都是關于西周的重要史料。

有重大文學價值的《詩經》,包括有很多西周時期的作品。有的是採自民間的民歌,如《豳風·七月》之類;有的則用于朝廷廟堂,收入雅、頌。一些篇有準確作者,例如《大雅·烝民》為周宣王時尹吉甫作。這些詩歌或反映當時社會狀況,或描寫歷史事跡,或對朝政進行頌揚及諷刺。

《周易》本為佔筮用書,其經文主要成于西周時期。封辭、爻辭中有些內容與周人歷史有關,如康侯用錫馬蕃庶等。由于佔筮必須由卦象推類,逐漸被賦以抽象的意義。有的封、爻辭,如《泰·九三》“無平不陂,無往不復”,即使從字面上也可看出其哲學意味。

天道觀

從西周文獻和金文看,周人的天道觀較之商代有相當大的發展。西周統治者強調天命和德的觀念,認為文王有德,故受天之大命,武王有德,故能克商。德的內涵包括敬天、孝祖、保民,既有宗教意義,也有倫理性質。《尚書》所載周公的許多言辭,都反復闡述天命與德的聯系,告誡王和貴族官吏要效法先王,不要失德,否則天命即將失墜,商朝的覆亡是為鑒戒。穆王時大臣祭公謀父繼承了他的先祖周公的見解。據《逸周書·祭公》,他曾以同樣的天命與德的觀點勸誡穆王及其他朝臣,類似思想在某些金文中也有所表現。

這種天道觀到西周晚年遭到動搖。由于當時社會動亂,災禍頻仍,人們對天和祖先的神聖產生了懷疑。這個時代創作的一些詩篇,充滿了對“浩浩昊天”怨恨不滿的情緒,一時形成思潮,為懷疑以至否定神權的進步思想提供了基礎。有樸素唯物主義性質的陰陽五行說開始形成體系。周幽王時臣伯陽父以陰陽之氣解釋地震,史伯也曾提出五行雜和作為比喻,就表明了這樣的趨勢。

華夏稱呼

周人是同姓不婚的民族,它以通婚的方式和其他的族群聯合在一起,同時以包容的方式來共存,不僅在燕國的地點如此,即使在長江邊靠近下遊的當塗縣所出現的遺址也有同樣的現象。這種包容性極強的情況使得周人可以繼承在新石器時代就已經有的傳統,那個傳統就是從一個交流混合體裏面構成的共同體系,它在周人身上得到延續。

那麽,周人為什麽要用“華夏”稱呼自己呢?可能在古代“華”和“夏”兩個字是同一發音,讀急了變成一個字,慢讀了就變成兩個字,說實話,梧溪人到現在對這兩個字還是分不清,如果要他們念的話,這兩個字的發音是完全一樣的。“華夏”變成周人用來稱呼整個的族群,不過他並不叫它“周”,因為他承認有別處不是周,這種精神很了不起,使得中華民族可以成型。在周人幾百年的統治裏,雖然它分出去的遠征軍或駐防軍的基地一個個變成國家,一個個逐漸地發揮了地方的特徵,可是那些特徵隻是小異,基本上還是大同的,大的同點就是遠到新石器時代已經逐漸成型的共同體系;所以我們說中國文化的統一性比政治的統一性先出現,而且維持的時間相當長,等到周人強大的文化包容性與政治包

容性出現以後,才造成了一個真正統一的政治秩序;這個政治秩序與剛才我們所講的文化體系相輔相成,替中國構成了一個永遠龐大而充實的核心體,這個核心體到了歷史時代以後繼續不斷的有人口的移植與人口的收容,不斷在吸收,也不斷在擴大,內涵極豐富,而且擴張性也很強,因此變成一個非常結實的文化大民族,它不會被打散,在世界上是個少見的例子。

周人以蕞爾小邦,崛起渭上,不僅代替文化較高的大邑商,成為古代中國的主流,而且開八百年基業,為中國歷史上重要的一個時代。在新石器時代的中國,若幹平行發展的文化,各在一個地區滋 生發達,相互影響,彼此交流,遂使處保地方文化的面貌逐漸接近。但是今日號為中國的東亞大陸,在新石器時代並未出現任何一個主文化,其勢力範圍可以籠罩全局。商王國的文化圈可能遠超過其政治權力所及的範圍,但是商人與各方國之間,大多有戰爭及貿易的交往,商以大邑商自居,大約隻有商王畿之內的人以此認同。在王畿之外,未必有一個廣泛的共同意識。

殷商時代可以看作一個主軸的政治力量,逐步擴張充實其籠罩的範圍,卻還未能開創一個超越政治力量的共同文化。因此殷商的神,始終不脫宗族神、部落神的性格。周人以小邦蔚為大國,其立國過程必須多求助力,因此在先周時代,周人崎嶇晉南陝右的山地,採擷了農耕文化及北面草原文化的長處,終于與姜姓部族結為奧援。此後翦商經過,也是穩扎穩打的一步步逼向殷都。天下歸仁,也未嘗不是多所招撫的另一種說法。及至克商以後,歷武王周公及成康之世的經營,周人的基本策略,不外乎撫輯殷人,以為我用,再以姬姜與殷商的聯合力量,監督其他部族集團,並以婚姻關系加強其聯系,同時進用當地俊民,承認原有信仰。新創之周實際上是一個諸部族的大聯盟。周人在這個超越部族範圍的政治力量上,還須建立一個超越部族性質的至高天神的權威,甚至周王室自己的王權也須在道德性的天命之前俯首。

于是周人的世界,是一個“天下”,不是一個“大邑”;周人的政治權力,摶鑄了一個周文化的共同體。周人克商,又承認商人曾克夏。這一串歷史性的遞嬗,代表了天命的交接,代表了一個文化秩序的延續。這是周人“華夏”世界的本質。中國人從此不再是若幹文化體系競爭的場合。中國的歷史,從此成為華夏世界求延續,華夏世界求擴張的長篇史詩。中國三千年來歷史的主旨是以華夏世界為文化主流。四周的四裔必須逐漸進入這個主流,因為這個主流也同時代表了天下,開化的天下。西周中期以後,周人對西北採守勢,當系由于以草原文化為主的西北,本來不是農耕的華夏文化所能進入。周人對東南採攻勢,則因為當地農耕文化的地盤,原與華夏農耕的本質隻有程度的高低,沒有根本性的互斥。

西周

分封在外的諸侯,一方面是華夏的代表,一方面也與各地方原有的文化接觸與交流。西周三百多年來,華夏意識滲入中原各地,自西徂東,無往而沒有分封網的觸角伸入各地,當地文化層次,一方面吸收取新成分,一方面反哺華夏文化,經過三千多年的融合,西周代表的華夏世界終于鑄成一個文化體系,其活力及韌度,均非政治力量可以比擬。這一面過程中,政府不復僅以人治為本而趨于組織化與製度化。封建的分封製度不再隻是點狀的殖民與駐防,而趨于由邦國與田邑層級式的組織。甚至世官世祿的貴簇社會,也因若幹新興力量的出現,而較為開放。華夏世界的韌力,經厲王幽王兩度喪亂的考驗,王室的威權削弱了,但是華夏世界凝聚性之強,足以維護其世界于不墜。平王東遷,王綱不振,這一個政治體系竟可由強大的諸侯接過去,依舊維持了對外競爭的團結。齊晉先後領導華夏世界抵抗戎狄,攘御荊楚,隻能歸之于華夏世界內部因共同意識而產生的文化凝聚力。

另一方面,西周文化不斷擴散,其文化的同化力也極為強大。任何文化體系本身若不具有普遍性和開放的“天下”觀念,這個體系就難以接納別的文化成分,也難以讓別的文化體系分享其輸出的文化成分。華夏文化在西周形成時,先就有超越部族的天命觀念以及隨著道德性天命而衍箋理性主義。為此,華夏文化不致有強烈的排他性。西周一代,周人文化的擴散,正由其不具排他性。春秋時期,南方的楚文化與中原華夏文化相激相蕩而終逐漸融合,為華夏文化增添了更豐富的內涵,對南方文化的吸納而統攝為更廣大的華夏文化,這一成就,也當歸功于華夏世界有廣大的包容性及開放性。

華夏文化體系,兼具堅韌的內部摶聚力,及廣大的包容能力,遂使中國三千年來不斷成長不斷擴大,卻又經常保持歷史性共同意識。世界上若幹偉大文化體系中有些有內聚力強的特質,如猶太文化系統;也有的包容力特強,如伊斯蘭教與基督教的兩大系統。中華民族的華夏文化卻兼具兩個特點,而且都異常強勁。

西周,是孔子心目中的典型,“鬱鬱乎文哉,吾從周”。孔子是中國文化的代言人,也正因為他體認了華夏文化的性格。儒家學說是華夏文化的闡釋,儒家理想人格是擇善固執,是以仁恕待人,這種性格,可稱為外圓(包容)內方(執善),也正是華夏性格的化身。儒家文化的基本性格成為中國文化的基本性格,而其成形期,正是在西周形成華夏文化本體的時候。

歷代君王

謚號在位年代年數都城
1周武王前1046年—前1043年4鎬京
2周成王前1042年—前1021年22鎬京
3周康王前1020年—前996年25鎬京
4周昭王前995年—前977年19鎬京
5周穆王滿前976年—前922年55鎬京
6周共王繄扈前922年—前900年23鎬京
7周懿王前899年—前892年8鎬京
8周孝王闢方前891年—前886年6鎬京
9周夷王前885年—前878年8鎬京
10周厲王前877年—前841年37鎬京

(共伯和)前841年—前828年14鎬京
11周宣王前827年—前782年46鎬京
12周幽王宮涅前781年—前771年11鎬京

著名天子

文王(姬昌)

出生:不詳--去世:元前1046年(在位51年)

文王姓姬名昌,父名季歷。在位51年姬昌即位後曾一度被商王所泅,後被釋放。他禮賢下士,有姜子牙等名臣輔佐,為以後滅商打下基礎。據傳文王死時97歲。

西周

武王(姬發)

出生:不詳--去世:元前1043年(在位3年)

武王姬發,父姬昌。即位後大舉伐商,並于牧野,大敗商軍,紂王自焚,商亡。根據最新的斷代工程確定武王伐紂是在公元前1046年.武王建都于鎬京。史稱西周。之後在商王畿設三監治理,並繼續派兵征討商朝各地殘餘勢力。同時,分封了一批同姓宗室或異姓功臣.克商二年後,武王病重死。武王死時54歲。

穆王(姬滿)

出生:不詳--去世:元前922年(在位44年)

穆王姬滿,昭王子。穆王時作《呂刑》,是流傳下來的我國最早的法典。穆王是西周在位時間最長的周王。

厲王(姬胡)

出生:公元前873年--去世:元前827年(在位21年)

厲王姬胡,夷王的兒子。厲王是一位暴君,對外戰爭屢敗,國勢日危。厲王橫徵暴斂,虐待百姓,還不讓國人談論國家政事。公元前841年,終于發生國人暴動。他竟被國人放逐。(厲王奔彘)

幽王(姬宮涅)

出生:不詳--去世:元前771年(在位10年)

幽王姬宮涅,宣王的兒子。貪淫無道,為博寵姬褒姒一笑,竟“烽火戲諸侯”,從而亡國被殺。這就是“一笑傾國”的由來。

大事年表

約公元前11世紀——周武王時期

周朝開始。周武王置三監,分封諸侯

肅慎貢 矢石約公元前11世紀——成王時期

周公攝政。三監叛,周公東征,平之

建設東都洛邑(成周)

東伐淮夷,踐奄

周成王盟諸侯于岐陽 約公元前11世紀——康王時期

周康王盟諸侯于酆宮 約公元前11世紀——昭王十六年

周昭王南征楚荊 約公元前11世紀——昭王十九年

周昭王喪六師于漢 約公元前11世紀——穆王時期

周穆王西征、北征,伐徐 約公元前11世紀——共王元年

周共王滅密 約公元前11世紀——夷王二年

蜀人、呂人來獻瓊玉 前841年——共和元年

周厲王暴虐,國人相與叛,襲厲王,厲王出奔于彘

召公、周公二相行政,號曰“共和”

自此,中國歷史始有準確年代 前828年——共和十四年

厲王死于彘。召公、周公立太子靜為王,是為周宣王 前824年——宣王四年

秦仲伐西戎,為戎所殺。復召仲子秦庄公伐西戎,破之 前797年——宣王三十一年

遣兵伐太原戎,不克 前792年——宣王三十六年

伐條戎、奔戎,周師敗績 前789年——宣王三十九年

伐姜氏之戎,戰于千畝,周師敗績 前780年——幽王二年

涇水、渭水、洛水三川竭,岐山崩 前771年——幽王十一年

申侯與繒、西夷犬戎攻周幽王,殺之于驪山下,西周亡

申侯、魯侯及許文公立平王于申,虢公翰又立王子餘臣于攜,周二王並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