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官話

西南官話

西南官話,又稱為上江官話,是流行于中國西南部四川、重慶、貴州、雲南、湖北、廣西等地以及鄰近的湖南省西部、陝西省南部、緬甸果敢的主要語言,在寮國、越南等地也有部分華人使用。西南官話在緬甸撣邦第一特區(果敢)具有官方地位,是僅有的3個具有官方地位的漢語分支之一。西南官話的主要特征是古入聲不分化,整體保留或整體混入它調(陽平、陰平或去聲)。

  • 中文名稱
    西南官話
  • 外文名稱
    Southwestern Mandarin
  • 特    點
    普遍沒有翹舌音
  • 使用人口
    超過2.6億
  • 範    圍
    川、渝、滇、黔、鄂、桂、緬北等
  • 使用國家
    中國
  • 代表語言
    成渝片、灌赤片等十二片
  • 地    位
    西南地區漢族母語、日常生活用語
  • 官方語言
    緬甸撣邦第一特區

​基本介紹

西南官話的形成與元朝之後進入中國西南地區的移民具有很大關聯,成渝片四川話與湖北話音系產生分化的年代都至少可以上溯至明朝,因而西南官話的形成年代應當更早。同時有學者認為其可能與另一種南方官話江淮官話同源。西南官話在辭彙、音韻等方面與北方官話相比都具有顯著差異,因而在民國時期,上江官話一直被認為是與粵語、吳語等並列漢語大方言區,而非官話的分支,其直到1955年才首次被劃入官話。西南官話的使用者超過2億,如果將其劃出官話,其使用者將在全球所有語言中排第6位,僅次于漢語、西班牙語、英語、印度斯坦語、阿拉伯語及孟加拉語

分布地區

西南官話是使用人口最多、分布區域面積最廣的漢語分支之一。據統計使用西南官話的人口超過2億,約佔中國全國人口的五分之一,整個官話區人口的三分之一,相當于湘語、贛語、粵語、閩語人口的總和。西南官話中最大的分支四川話的使用人口都超過1.2億

西南官話

西南官話在中國境內主要分布于西南部的四川省、重慶市、雲南省、貴州省的絕大多數漢語地區,以及臨近的湖北省大部、湖南省西部、廣西壯族自治區北部、陝西省南部、甘肅省南部,另在江西省擁有方言島。鄰近雲南的緬甸果敢也使用西南官話。

中國語言地圖集》中將西南官話分為成渝、灌赤、黔北、昆貴、滇西、鄂北、武天、岑江、黔南、湘南、桂柳、常鶴等十二片。其中音韻現象復雜的灌赤片又分為岷江、仁富、雅棉、麗川四小片;滇西片又分為姚理、保潞兩個小片。

音韻介紹

聲調信息

西南官話古入聲未發生分化,整體保留或整體混入它調(主要混入陽平),不似北方官話入派三聲般復雜而混亂。例如四川話中,成渝片入聲整體混入陽平;岷江小片中整體保留了入聲,部分地區甚至還保留塞音韻尾;仁富小片入聲整體派入去聲;雅棉小片入聲整體派入陰平。

在湖廣片中,不乏去聲分陰陽的次方言,同時也有少部分入聲分陰陽者。例如湖南北部的津市市,其方言中:古全濁入歸陽入(調值44),其餘歸陰入(調值35),但陰去卻歸入陽平(調值13),故去聲實際上僅僅是陽去(調值33)。

西南官話聲調調值大致可分為8個類型,各類型之間差異顯著。其中分布最廣的一種類型(陰平是最高調,陽平是最低調,上聲是次高降調,去聲是低降升調),即四川話的聲調類型,主要流行于四川盆地一帶以及毗鄰的貴州北部。這種聲調類型內部一致性很高,是西南官話最具代表性的聲調類型。

考量入聲

西南官話中凡國語讀陰、上、去而入派陽平地區的西南官話讀陽平的字都是古代入聲字(例外字玉)。凡不送氣的陽平字是古代入聲字。凡鼻音韻尾(陽聲韻)字都不是古代入聲字(例外字廿)。凡ər音節的字不是古代入聲字。凡uai、uei韻母的字不是古入聲字(例外字蟀)。除靴瘸以外的yɛ韻母字是古代入聲字。凡國語有母音韻尾而西南官話沒有的字是古代入聲字。除了西蜀片的樂山話的瘸和德江話的祛白讀韻母為io,凡方言中的io韻母字都是古代入聲字。

聲母簡介

西南官話的聲母系統的內部差異十分巨大。西南官話主流濁音清化,但部分地區仍然保留濁音,如四川遂寧攔江話。西南官話部分地區無尖團對立,但部分地區卻仍然保留尖團對立,如桂柳片部分、成渝片部分、岷江小片部分等。西南官話部分地區不分平舌音翹舌音,但也有部分地區完全區分平翹舌音,如仁富小片、岷江小片、成渝片部分、貴昆片部分;西南官話部分地區不分fu和hu(甚至hu與f全混或h、f全混),但也有部分地區能夠全部區分。西南官話的聲母系統和湘語、客家話、粵語、贛語有不少相似之處(比如保留了大部分ng聲母),是一種帶有過渡性質的南方官話。

歷史發展

商周秦漢時期,洞庭湖還屬于原始漢語與藏緬語、苗瑤語、融合而形成的楚語,永嘉亂後,遷入湖北的秦雍流人(陝西甘肅以及山西一部分)有6萬,出現了西南官話的最初雛形。安史之亂後,十倍于土著的北方移民入洞庭湖北部西部,甘肅方言沖擊、涵化並最終取代了當地的楚語,奠定了西南官話的基礎。先秦時期,四川操藏緬語組的巴、蜀語。前316年秦滅巴蜀並移民,巴蜀官方開始操中原官話秦語,漢朝又有甘肅人移民四川,諸葛亮亦曾組織向四川移民。永嘉亂、唐末亂、靖康亂時,甘肅百姓紛紛遷入四川。

元朝時期,四川已經形成巴蜀語與秦語融合的梁益方言。由于元滅南宋、元末的戰亂和自然災害,四川人口劇減。元末隨明玉珍入川的移民來自湖北,明初入川的移民也以湖北人為主,這些湖北移民(今四川人稱老戶、土著)以江淮區的麻城為主,麻城人又大多原籍江西。以基礎西南官話為主幹,吸收贛語、梁益方言混合而明代四川方言。明末清初,四川人口再次慘重損失,結果再度引發了湖廣(特別是湖北)填四川,明代四川方言與湖北話融合成今天的西南官話四川話。明初,以衛所軍屯方式對雲貴大量移民江淮人士,及至清朝雲貴接受的移民主要來自四川、重慶、湖南、江西,所以雲貴西南官話亦受江淮官話、贛語很大影響。

在大多數漢語方言在感嘆由于推廣共同語而引起的方言生態危機的同時,

西南官話不但沒有受到共同語的威脅而萎縮,反而不但發展壯大:

⒈東進:由湖北江漢地區、重慶及湘西地區向東逐步吞噬湘語的地盤。

⒉南侵:廣西漢族地區,西南官話越來越通用,雲南貴州兩個西南官話的老地盤,全面包圍操壯侗、苗瑤語的少語民族語言,這些少數民族大多數處于雙語狀態,有的基本上在青壯年一代完成了語言轉用,他們所使用的漢語,為當地西南官話。

⒊西擴:川西及滇西操藏緬語的少數民族,很多已經轉用漢語,或使用民漢雙語,他們使用的漢語也是西南官話;由于西藏軍分區隸屬于成都軍區,大多數官兵來源于雲貴川渝,同時由于地緣因素,西藏人民同西南人接觸最多,他們在非課堂中學習的漢語也是西南官話。

⒋內沒:川渝地區有不少非官話方言島,在西南官話的強勢下,逐步被淹沒。

⒌同化:由于西南官話是漢語方言中音系最簡單的方言之一。因此不管是從北方的官話區南方非官話區到西南地區工作學習的人,以及長期或短期停留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學會了西南官話。

⒍同時,西南官話由于內部一致性較高(主要是聲調調形的同一性較高),彼此都能接受對方的口音,所以通用性較廣,事實上形成了接近成渝方言的區域共同語,同時這種區域共同語在很大多程度上避免了較多的方言詞,同漢民族共同語書面語較為統一,文-語及語-文轉換與國語的功能相差無幾,所以在廣播電視傳媒,中國小教學甚至高等學校教學中都大範圍使用。

⒎由于西南官話文法系統與國語有較大的一致性,她跟隨國語一道發展,現代漢語書面語一切現代化成果都能為之所用,所以不存在象吳語、閩語、客語那樣的書面文字化及語文現代化的問題。西南官話辭彙中隻有與國語不同的說法,而較少規範漢字中沒有的獨特方言字,中國現行的字典、詞典都能直接為西南官話服務。

⒏最重要一點,西南官話內部不存在象東南方言那樣的地域歧視現象,彼此都能接受對方口音,兼容性很大,無須在選擇中心方言點上糾纏不休,不惟標準,隻須內部調和,即形成流通性較大的區域共同語。由此發展下去,佔漢語人口之半壁江山極有可能。

區分

西南官話與中原官話的分界線是:淮河上遊-秦嶺-湖北陝西省界-信陽-南陽/駐馬店市界-牛頭店-重慶市東安東北-重慶陝西省界-正陽西南-花裏-嵐皋北-洞河-紫陽東-漢王-漢陰西-木王-鎮安北-石瓮-柞水東-營盤-廣貨街-佛坪西北-金水東-石泉水庫-高川-五裏壩-楊家河-大通江與陝西省界交叉處-四川陝西省界-四川甘肅省界。陝西省留壩縣是受中原官話包圍的西南官話孤島。

《中國語言地圖集》把陝南的西南官話全部歸入西南官話。但陝南東、西兩片西南官話存在明顯的差異。東部安康地區的西南官話與西南官話鄂北片相似且有共同的歷史來源,西部漢中地區的西南官話與西南官話成都片相似且有共同的歷史來源。依照方言特點和歷史來源,陝南東、西兩片西南官話宜分別歸屬西南官話鄂北片(或武天片)。

漢陰話:漢陰話屬于西南官話區,位于南北方言過渡帶,處于西南官話、中原官話、江淮官話三大官話區交界處,具有明顯的方言融合特征,漢陰人的移民主體為湖南人,其次是湖北人、河南人、廣東人等,因此在發音和辭彙方面,有大量的湘語辭彙和部分粵語辭彙,相對于鄰縣石泉縣漢陰縣受四川影響較石泉縣小,反之受湖北湖南影響較大,因此漢陰話屬于西南官話哪個片的問題很有爭議。

關于漢陰話,有三四種說法,分兩派,一派認為漢陰話屬于中原官話秦隴片,一派認為漢陰話屬于西南官話,但這一關于漢陰話屬于哪一片有爭議,主流認為漢陰話屬于西南官話成渝片,但是由于漢陰話和石泉話有明顯區別(在方言辭彙和調值上,辭彙上和湖南湖北交界的荊州常德方言類似),石泉話是典型的成渝片,而漢陰話受湖北湖南影響較大,所以有人認為漢陰話屬于西南官話武天片或者常鶴片,目前尚未有定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