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時健 -中國煙草大王

褚時健

中國煙草大王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褚時健,紅塔集團原董事長,曾經是有名的"中國煙草大王"。

1994年,褚時健被評為全國"十大改革風雲人物"。

1999年1月9日,褚時健被處無期徒刑剝奪公權終身。褚時健被判後減刑為有期徒刑17年。

2002年,保外就醫後,與妻子承包荒山開始種橙。2012年11月,褚時健種植的"褚橙"通過電商開始售賣。

2014年12月18日,褚時健榮獲由人民網主辦的第九屆人民企業社會責任獎特別致敬人物獎。

  • 中文名
    褚時健
  • 別名
    中國煙草大王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玉溪
  • 出生日期
    1928年
  • 職業
    玉溪卷煙廠廠長
  • 成就
    一手將紅塔集團建成大型企業
  • 榮譽
    全國優秀企業家終身榮譽獎“金球獎”

人物簡介

褚時健,紅塔集團原董事長,曾經是中國有名的“中國煙草大王”。一手將紅塔集團建成大型企業,後因貪污被捕,是中國最具有爭議性的財經人物之一。

個人履歷 

      1928年,褚時健出生于一個農民家庭。

褚時健褚時健

1955年,27歲時擔任玉溪地區行署人事科長。

1959年,31歲時被打成右派,帶著妻子和唯一的女兒下農場參加勞動改造。

1979年10月,任玉溪卷煙廠廠長。

1995年2月,一封匿名檢舉信指控玉溪卷煙廠廠長褚時健貪污受賄。

1997年,褚時健帶著把破落的地方小廠打造成創造利稅近千億元的亞洲第一煙草企業的榮耀,和被判無期徒刑的身份,黯然離開執掌18年的紅塔。

1999年1月9日,褚時健被處無期徒刑、剝奪公權終身。褚時健被判後減刑為有期徒刑17年。

2002年春節,辦理保外就醫,從此在哀牢山中包荒地種橙,84歲,他再次成為擁有35萬株冰糖橙的億萬富翁。

獲得榮譽

1990年,褚時健被授予全國優秀企業家終身榮譽獎“金球獎”。

1994年,褚時健被評為全國“十大改革風雲人物”,走到了他人生的巔峰。褚時健使紅塔山成為中國名牌,他領導的企業累計為國家上繳利稅數以千億計,他以戰略性的眼光,強化資源優勢,抓住煙草行業發展的機遇,使玉溪卷煙廠脫穎而出,成為中國煙草大王,地方財政支柱。但是企業家激勵機製與監督體製的不健全葬送了他的政治和職業生命。

重大事件

紅塔集團前掌門人

他曾經是位英雄,他擔任一家小廠的廠長後,臥薪嘗膽披荊斬棘,以非凡的膽識和能力,用18年光陰的拼搏,使這家小廠成長為每年利稅數百億元的大型集團。在那個普遍工資隻有幾百元的年代,他們廠一個普通職工的工資至少有四五千元。1994年,他當選為“全國十大改革風雲人物”。然而,由于體製原因,他對企業的巨大貢獻並沒有在個人所得上得到體現,18年來他的總收入不過百萬,個人收入的巨大落差使他心理嚴重不平衡,再加上缺乏有效的監督機製,他輝煌的人生之路偏離了航向,因為貪污174萬美元,1999年,他被判無期徒刑,此時,他已經是71歲的老人了。

保外就醫  

他的女兒在獄中自殺身亡,自己又身陷囹圄,這對于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來說,不可謂不是他這一生中摔得最痛跌得最慘的一跤。許多人既為他惋惜,也認為他這輩子完了。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這位老人並沒有垮掉,他先是獲得減刑,改為有期徒刑17年,在監獄裏待一年,勞改兩年後,2002年他因為嚴重的糖尿病獲批保外就醫,回到家中居住養病,並且活動限製在老家一帶。按照我們的構想,他在老家能頤養天年,這就是他最好的結局了。

2400畝荒山種果樹

然而他並沒有選擇這樣走下去,而是承包了2400畝的荒山,開種果園。這時,他已經有75歲了,身體不好,他所要承包的荒山又剛經歷過土石流的洗禮,一片狼藉,當地的村民都說那是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諸多困難並沒有阻止他的“瘋狂”行為,他帶著妻子進駐荒山,脫下西裝,穿上農民勞作時的衣服,昔日的企業家完完全全成為一個地道的農民。他用努力和汗水把荒山變成了綠油油的果園,奇怪的是,在昆明,街上的橙子10塊錢4公斤,而他種的冰糖臍橙1公斤8塊錢你都買不到,而且產品一出來就發往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在雲南根本見不到蹤影!

褚時健

雙贏

他的果園效益好得驚人。這一年,愛好爬山的王石來到了雲南,特意抽時間專程去看望他,他沒有看到一個曾經叱吒風雲的企業家,而是看到了一個面色黝黑但健康開朗的農民。他們倆在一起交談沒有一句言及企業管理,他向王石介紹的都是果園,氣候,果苗的長勢。言談之間,他自然談到了一個核心問題:兩千畝的荒山如何管理? 

褚時健褚時健

他使用了以前的辦法。以前他在管理煙廠的時候,採用了和煙農互利的辦法。為了讓煙農種出優質煙葉,他採用由煙廠投資,直接到煙田去建立優質煙葉基地的辦法,並且把進口優質肥料以很低的價格賣給煙農。當時煙農有好多都富了,與煙農“雙贏”的是煙廠,原料一天比一天好,競爭力一天比一天強,廠子最後變成了“印鈔工廠”。而在果園,有一百多農戶300多人忙碌,他給每棵樹都定了標準,產量上他定個數,說收多少果子就收多少,因為太多會影響果子質量,所以,多出的果子他不要。這樣一來,果農一見到差點的果子就主動摘掉,從來不以次充好。

他還製定了激勵機製,一個果農隻要承擔的任務完成,就能領到4000元工資,質量達標,再領4000元,年終獎金兩千多元,一個農民一年能領到一萬多元,比到外面打工掙錢還多。

以前,褚時健管理煙廠的時候,想到煙廠上班的人擠破頭;現在他管理果園,想在果園幹活的人也擠破頭。這個已過80歲的老人,面對人生的滄桑,懊惱過痛苦過,但流過淚後,擦幹淚水,又一次點燃希望之火,用心過日子,將日子過得紅火,讓周圍的人幸福、快樂。

王石感慨地說:“我非常受啓發。褚時健居然承包了2000多畝地種橙子。橙子掛果要6年,他那時已經75歲了。你想象一下,一個75歲的老人,戴一個大墨鏡,穿著破圓領衫,興致勃勃的跟我談論橙子掛果是什麽情景。 2000畝橙園和當地的村寨結合起來,帶有扶貧的性質,而且是環保生態。雖然他境況不佳,但他作為企業家的胸懷呼之欲出。我當時就想,如果我遇到他那樣的挫折、到了他那個年紀,我會想什麽?我知道,我一定不會像他那樣勇敢。 ”

如今,86歲的褚時健從“煙王”變身“橙王”。他的果園年產橙子8000噸,利潤超過3000萬元,固定資產8000萬元,跟他種橙的110戶農民,每年可以掙3萬到8萬元。

堅守中國企業家精神

國內一家很有實力的投資公司托人問褚時健對上市有無興趣,這家公司看好“褚橙”的口碑和潛力,有意運作“褚橙”上市。

他聽了連連擺手。“沒這個心情跟他們玩。再說,投資公司都要在上市後拿走股民一筆錢。我85歲了,管不了幾年,上了市,我倒是拿了錢,但虧了股民,怕別人背後指指戳戳。”

胡海卿對此並不意外。他的印象裏,褚時健是個很實在的人,“就想做點實實在在的事情。”褚時健言談間,流露出對上市的反感。

胡海卿推測,褚時健習慣了種好橙子,帶領老百姓致富的路徑,“他認為錢搞錢不是一個很正的道兒,不想弄個褚橙的概念,然後去圈錢。”

“畢竟到了他這個年齡,錢對他已經沒什麽概念。”中國企業聯合會研究部馮立果博士長期關註企業界動向。他註意到,與褚時健同時代的,或緊隨其後的企業家,正在走著相反的道路,他們要麽過早隕落,要麽逐漸放棄實業,轉型投身房地產、金融業,追求高利潤,掙快錢。

馮立果參與撰寫的《2012中國500強企業報告》揭示了這一趨勢。入圍中國企業500強的170多家民企中,已有40多家進入金融領域。

以服裝起家的雅戈爾,如今已是實業企業進軍金融投資領域的佼佼者。2009年,雅戈爾的品牌服裝業務實現凈利潤7.05億元,而公司的金融投資業務凈利潤已達到12.45億元。

馮立果悅,從經濟規律講,產融結合沒有錯,但它會消融企業家的實業精神。這種擔憂,在他去溫州調研後加劇。

一個當地企業家跟馮立果講起自己的故事,他和夫人分別拿1000萬元投資,企業家辛辛苦苦做企業,一年養活幾百工人,年底盤點利潤隻有幾十萬,而他的夫人出去炒樓、做風投,到年底收入翻倍。這位企業家非常感慨:“這種大反差,怎麽能實心實意做企業。”

在馮立果看來,幹實業的一個必需要求就是要實心實意打造一個品牌需要很長時間,產品開發也要好多年,“不能今天想幹這個、明天想幹那個,不能看什麽賺錢就幹什麽”。

這位經濟學博士調查發現,溫州很多企業家幹脆放棄實業,轉向炒房產、炒農產品、做PE。很多溫州的富二代怕吃苦,有的去搞字畫、古董這類投資,有的還去考公務員。

“中國經濟正處于激烈變化前夜,拜金主義盛行,很多經營者不擇手段拼命賺錢,認為人格理念修煉不著邊際,但事實絕非如此。”與松下幸之助齊名的日本經營管理大師稻盛和夫這樣警示他的中國同行。

褚時健褚時健

近幾年,稻盛和夫在中國非常流行,他經常被請來中國演講,許多網友甚至企業家都為他建立了微博群,多個地方政府甚至邀請他擔任經濟發展顧問。

“2008年金融危機後,日本是率先起來反思的國家。”日本產業經濟研究專家白益民悅,稻盛和夫等日本企業家在中國宣講的東西,一點都不神秘,大部分都是中國傳統文化裏的內容,他們的經營成功,恰恰悅明,過去多年,“中國企業丟了自己的經營之根”,必須重新找回來,這比請幾個日本企業家幫助拓展日本市場更有價值。

地基如果扎扎實實,一百年房子仍然會是好的

這個“經營之根”,在馮立果看來,就是踏踏實實做實業的精神。

“做實業是掙慢錢,但卻是企業家精神的完整體現;炒樓、炒股是掙快錢,屬于短期投機行為,無關企業家精神。”馮立果悅,在這點上,褚時健能夠花10年去做“褚橙”這個牌子,正是體現了如今這個浮躁的社會稀缺的“掙慢錢”的精神。“他們那一輩的老企業家不怕吃苦,是實實在在做企業。”

讓人擔憂的是,目前流行于中國的金融、風投等“時尚行業”,隻是少數人從事並且獲利的行業。而實業領域不僅是國家力量強大之本,更是龐大的人口賴以生存、發展的基礎。事實證明,即便把資本運作玩到極致的美國,最終,也面臨“99%反對1%”的民意洶涌。在參加“佔領華爾街”運動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就直斥華爾街的金融大鱷,“這是一個扭曲的經濟。”

貪污分析

對褚時健貪污問題的分析:

盡管褚時健帶領紅塔集團走過一路輝煌,但褚時健的腐敗問題在紅塔集團的史冊上留下了難以抹去的記憶,也為褚時健自己帶來了永遠的傷痛。今天我們不得不思考,為什麽一個優秀的企業家會變成階下囚?又為什麽有人為其喊冤而有人叫好?我們不妨探討一下:

價值觀的轉變

在計畫經濟年代,人們都是企業的主人,特別是國有企業,各種福利待遇都在統一的模式下運行,人們過著按部就班的生活,工作是為國家、為人民而工作,企業生產的目標是滿足國家和人民的物質需求,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完成了從計畫經濟到市場經濟的轉變,企業和政府脫離,企業開始走向市場自負盈虧,企業的經營目標也從計畫經濟時期按計畫生產轉向了以盈利為目的,按市場需求而生產。同時國家對民營經濟也從限製轉為鼓勵,涌現出一大批優秀的民營企業,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民營資本市場,公民的個人財富都飛速成長。在這個轉型時期,人們的思想意識、價值觀、人生觀和對社會的責任感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傳統的“為人民服務”思想被“向錢看”的思想所取代,物質的誘惑,私欲的膨脹使人們更加現實、更加追求個人財富和物質享受,有人鑽法律漏洞獲取不義之財,而一些有權勢的人就心理不平衡,開始濫用人民給予的權力為自己牟取私利,出現了大量的腐敗案,這一切歸根結底都是人們意識形態的轉變,人生觀和價值觀轉變的結果。

褚時健褚時健

監督不力

計畫經濟已經轉向了市場經濟,體製變了,人們的觀念變了,企業的角色也變了,而相應的有些政策和法律則顯得滯後和多變,有些根深蒂固的東西還沒有退去,政府從企業領導地位退出,企業應該按照公司法規定建立完善的組織架構,並各司其職,企業的股東會是最高權力機構,企業的董事會是企業的執行機構,監事會負責對董事會的監督,而現實中的股東會和監事會形同虛設,董事會幾乎成了無人監管的最高權力機關,董事長更是一手遮天,惟我獨尊,褚時健的下屬對其稱呼都是“老板”,“老爺子”,可見其在企業中享受的帝王般的待遇。

分配製度的影響

計畫經濟時期,分配的製度看似公平合理的,然而卻嚴重製約了經濟的發展,降低了人們的工作效率,阻礙了社會的進步。改革開放以來,農業的改革,允許農民對土地承包經營,農民種田有了積極性,產量大幅提升,使我國大部分農民解決了溫飽問題,有些地區還實現了小康生活;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經濟理論使私營經濟得到飛速發展,大量的民營資本投入到商業和製造業中,民營資本為社會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民營業主也從中獲得豐厚的利潤,實現了資本積累,出現了大批民間富豪;作為主導經濟的國有企業改革卻是舉步維艱,在摸索中前進,效果卻並未象預想的有效,國企改革也成了個沉重的話題,先是政企分離,讓企業自主經營,接著是破產重組,到後來的股份製改造,國企改革的步伐差別很大,不同企業裏職工的待遇也參差不齊,作為企業的領導層收入更是有很大差別,一些上市公司(比如科龍)的老總在企業嚴重虧損的情況下年薪可拿到幾百萬,TCL老總李東升資產則高達12億人民幣,相反象紅塔集團年上交利稅百億元的企業老總褚時建18年收入不足百萬,而類似規模的國外企業年薪則也遠遠高于這個水準,1996年,美國可口可樂公司總裁的收入為885萬美元,外加2500萬美元購股權;迪斯尼公司總裁年收入是850萬美元,外加1.96億美元的購股權。如果按照這樣的比例,紅塔集團的銷售總額距離世界500強並不遙遠,作為紅塔集團的最高管理者,褚時健所應得到的報酬要遠遠超過170萬美元。個人收入的巨大差異使他心理嚴重不平衡,認為作出的貢獻沒有得到回報。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褚時建這一步偏離了跑道,滑出的太遠,付出了自己一生的代價。

社會評價不一

紅塔集團的很多人認為,褚時健是在不該拿錢的時候,拿了他應該拿的錢。經濟學家晏智傑說:“我們為失去這樣一位優秀的經營管理者而惋惜。”懷有這種心情的人絕不在少數。香港中文大學郎鹹平教授則認為,是國家給了褚時建一個成功的平台,國家也給了他應有的報酬和榮譽,他隻是為國家打工的一個職業經理人,而他自己則把自己當主人,自己沒有把位子擺正。    

人物信息

回應與田樸珺親密照  

“非我所願,王石在不能不給面子”

褚時健

褚時健並沒有想到,前段日子與老朋友王石的一次私人會見,會被王石女朋友田樸珺的一篇文章揭秘。

讓他有點不高興的是,在那篇網際網路轉載率頗高的文章中,田樸珺還配發了一張她與褚時健的親密照。

那一天,“她就站在我背後,讓朋友照了一張相。”褚時健說,田樸珺與他的那張合影,並不是他自己情願的,但王石在,他不能不給面子。

褚時健評價王石“做事講信譽,講話是直話,和我有共同話題”,他說,前些年土地買賣要講關系,“但王石,條件攤開談,談完了,另外要錢不給。”

過,對田樸珺與王石的關系,褚時健認為,“思想保守的人,總覺得哪裏不合適。”

褚時健今年87歲,妻子馬靜芬今年81歲,熟悉褚時健的人都知道,兩口子相濡以沫數十年。他曾說,老兩口子“一個離不開另一個”。

褚時健說,田樸珺“這個小姑娘,把很多事情都想得太簡單。”他說自己的事情,田樸珺並不懂,文章也有很多錯誤,“她看到我的筆記本密密麻麻的,但我從來不做筆記,我都記在腦子裏,頂多怕忘記,寫一個提綱。”

田樸珺在文章中提到農葯,這也讓老人家不高興,“全世界的農業都要用農葯,美國歐洲都如此。”他稱,農葯有一個星期的殘留期,而他的橙子,在採摘前一個月就不會再用農葯。

後來他給王石打電話,“我和王石講,這張照片就說明我對你們沒有了偏見,看到文章的更多人就會認為,我老褚已經接受得了了。”

褚時健樂呵呵地說,他理解田樸珺的心情。

主要成就

1994年,褚時健被評為全國“十大改革風雲人物”,褚時健使紅塔山成為中國名牌,使玉溪卷煙廠成為中國煙草大王、地方財政支柱。

2012年11月5日,褚橙大規模進入北京市場。

2014年12月18日,褚時健榮獲由人民網主辦的第九屆人民企業社會責任獎特別致敬人物獎。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