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考

裸考

"裸考"就是什麽加分都沒有的,僅憑考試成績報考高一級的學校。近年來,聯考"加分製"在國內名聲不佳,有學者將其稱為"腐敗通道",更有呼吁取消加分製的。"加分製"規則的不規範,隨意性較大,導致"加分製"成了"腐敗通道"。對加分製進行改革,是刻不容緩了。而這種改革,最重要的是要體現正義原則,實現教育公平。此外,"裸考"尚有另一種意思:沒經過任何準備就去進行考試,多用于大學各學科及四六級考試。

  • 中文名稱
    裸考
  • 外文名稱
    Naked exam
  • 範圍
    考高一級的學校
  • 目的
    實現教育公平

簡介

​“裸考”,顧名思義,就是“光著考”,意即不復習就參加考試。近日,隨著研究生考試成績即將出爐、國家和各地公務員考試先後進行、畢業生求職再成焦點,“裸考”在大學生中“火”了起來。在如今的大學生中,“裸考”一族正在壯大。

詞語解釋

裸考裸考

聯考新名詞,簡而言之,就是什麽加分都沒有的,僅憑考試成績報考高一級的學校。據教育部學生司介紹,按照國家規定,能夠在聯考成績獲得加分的學生,大體分為兩類:一類是體現自然屬性的,如少數民族、歸僑、革命烈士的子女,這一類學生大約佔考生總數的7%;另一類則是後天表現特別優秀的,像三好學生、國家二級運動員、在各項奧賽、小發明等競賽活動中獲獎的學生。除此之外,各省市及高校還有自己的加分“土政策”。這兩項都沒有的學生是佔大多數的,僅憑分數考取高等學校為“裸考”。

裸考原來是聯考名詞,後來延伸到求職考試中,指沒有經過任何復習和準備就去參加考試。尤其是去年的國家公務員考試,七成以上的職位要求報名者具有基層工作經驗,讓在職人員很開心。但是白天忙工作,晚上忙家務和應酬,使得他們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備考,隻好“裸考”。由此還衍生出“比基尼考”,比“裸考”多準備了一點點,經過簡單復習就上場了;或者在考試前硬著頭皮惡補了一下考試類型,或做了一兩套歷年真題,就參加考試。

法律保護

裸考裸考

“裸考”這一2007年聯考新增名詞,意指什麽加分都沒有的,僅憑考試成績的人。早已有人質疑考試加分有失公平,誰來溫暖“裸考”者“那顆冰冷的心”?

考試加分政策其出發點是想在優秀人才的選拔機製和方式上作一些探索的初衷,然而,誠如教育部門的官員所言,一些改革方向正確、具有針對性的改革舉措在實施過程中走偏了,演變成帶有功利目的的工具。

地方長官可以“金口玉言”般地出台考試加分政策福建省漳州市市長親自拍板,隻要納稅300萬元以上,其子女中考就可以加20分。

“特別優秀”又可以這樣產生四川省威遠縣教委將“省三好”、“省優幹”名額全部安排給了主管教育副縣長的親戚、公安局長的外甥、農行副行長的兒子等“有背景”的學生。

“自然屬性”有時也顯得“不自然”有些考生根本就不是什麽華僑子女,但是,隻要在聯考前到國外旅遊一趟,便可以通過有關渠道“變身”為華僑子女,獲得加分特權……

是否應規範考試加分,如何規範?成為《重慶市國家教育考試條例》(征求意見稿)日前在網上進行立法聽證時的討論熱點之一。民眾之所以如此關註考試加分,是因為“裸考”者缺少一件“法律外衣”,“裸”得不心甘,裸”得心寒。

法治社會裏,立法規範是解決問題的基礎,尤其是開門立法能夠最大限度地暢通與吸納民意。可喜的是,國家考試法已進入立法調研階段,重慶市已先走一步,在全國率先開始了教育考試地方立法工作。更讓人欣慰的是,民眾的參與熱情與立法部門的開明相得益彰,是法治社會不斷進步標志

利弊現狀

裸考裸考

在2006年報名參加全國統一考試的950萬名考生中,“裸考”的考生肯定會是大多數。在一分就可能決定一生命運的聯考錄取中,能夠在同一起跑線上比別人多出哪怕10分,都將起到決定性的作用。正因為如此,考生、眾多家長和公眾輿論對聯考錄取加分照顧政策十分關註。

考慮到歷史現實的原因,對于自然屬性一類的考生加分,考生及家長一般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但是,對那些所謂“後天表現特別優秀的”學生在聯考這樣一個激烈的競爭中予以加分,其合理性何在?20分的加分又是依據什麽計算出來的?如果加分政策照顧了不該照顧的考生,出現魚目混珠的現象,考試的公正性、公平性又從何談起? 家長們這種擔心並非空穴來風。近年來,聯考加分不僅門類繁多,而且還有不斷增加的趨勢。除了傳統的三好學生、文體特長生、少數民族考生可以享受加分優惠外,在不少地方,見義勇為、城鎮退役士兵、農村獨生子女等名目也納入了加分行列。更有甚者。有的僅因為是電影名人或體育明星,竟可一路綠燈、免試入學。這種不太嚴密的製度設計,讓“假少數民族”、“假運動健將”、“假三好學生”有了滋生繁衍的空間和土壤。

不可否認,聯考加分政策的設計初衷,是出于軟化過于僵硬的“唯分數論”弊端,以實現更大程度上的招生公平。這種利好政策之所以腐變,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加分製度本身的缺陷,即對“程式公正”的忽視,其操作過程往往是封閉的、不公開和不受監督的。比如,按加分政策,考生擁有國家二級運動員證書就可享受加分優惠,而這一證書的發放權又在地方體育局,這種情況下,如何保證體育部門不在利益驅動下濫發證書?

事實上,在“一榜定終身”的大氣候下,即便有如何嚴密的審核程式,有如何細化的評選標準,隻要有加分項目的存在,就會有家長想盡各種辦法去找關系、托門路、製造假材料假證明,通過不法手段謀取能用以聯考加分的證明。

2004年6月,西安市就發生過大批學生通過非正當手段獲得二級運動員證書的事件;前不久,新華社也報道了近年來一些中介機構採取不正當手段,為國內學生辦理華僑身份,致使“華僑考生”數量出現“不正常”增加的現象。

應對措施

裸考裸考

嚴格的說,“裸考”這個新名詞的內含和外延是不準確的。我國聯考享受優惠政策的大多是若幹類考生的加分或降分投檔(保送生和自主招生等除外)。

也就是說,加分和加分投檔是有區別的,加分投檔和降分投檔也是有區別的,是不能隨意混淆的。對此加以修正即為:“裸考”,就是什麽加分或降分投檔都沒有的,僅憑考試成績的聯考生。很顯然,與“裸考”相對應的“非裸考”,就是既憑考試成績又有加分或降分投檔的聯考生。

當然,不容否定的是,“裸考”與“非裸考”相比,“裸考”是處于明顯的不利位置上,但也不是一點辦法和技巧都沒有,而是大有技巧可用。

首先了解和掌握享受優惠政策的若幹類考生的加分或降分投檔的利、弊之所在,即“非裸考”的現況及利、弊之所在,在此基礎上,再探尋“裸考”與“非裸考”之技巧就有事半功倍之效了。

一、非裸考之概況

“非裸考”,就是既憑考試成績又有加分或降分投檔的聯考生。

看教育部關于加分投檔或降分投檔的政策規定。

(1)、教育部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屆高中畢業考生,由省級招生委員會決定,可在考生統考成績總分的基礎上適當增加分數投檔,由學校審查決定是否錄取。同一考生如符合多項增加分數投檔條件的,隻能取其中最高一項分值,增加的分值不得超過20分。

裸考裸考

1、按<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適應新情勢進一步加強和改進中國小德育工作的意見>(中辦發〔2000〕28號)和<教育部關于學習貫徹的通知>(教基〔2001〕1號)評選獲得省級優秀學生稱號者;

2、高級中等教育階段思想政治品德方面有突出事跡者;

3、高級中等教育階段獲得全國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省賽區一等獎以及全國決賽一、二、三等獎者;

4、高級中等教育階段獲得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含全國青少年生物和環境科學實踐活動)、“明天小小科學家”獎勵活動及全國中國小電腦製作活動一、二等獎者;

5、高級中等教育階段在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國際環境科研項目奧林匹克競賽中獲獎者;

6、高級中等教育階段參加重大國際體育比賽或全國性體育比賽取得前六名者(須出具參加比賽的原始成績);高級中等教育階段獲國家二級運動員(含)以上稱號並經省級招生委員會在報考當年組織測試、認定的考生。”

(2)、教育部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考生,由省級招生委員會決定,可在高等學校調檔分數線下適當降低分數要求投檔,由學校審查決定是否錄取。同一考生如符合多項降低分數要求投檔條件的,隻能取其中降低分數要求幅度最大的一項分值,且不得超過20分。

1、邊疆、山區、牧區、少數民族聚居地區的少數民族考生;

2、歸僑、華僑子女、歸僑子女和台灣省籍考生;

3、烈士子女。

(3)、教育部規定:“自謀職業的退役士兵,可在其統考成績總分的基礎上增加10分投檔;在服役期間榮立二等功(含)以上或被大軍區(含)以上單位授予榮譽稱號的退役軍人,可在其統考成績總分的基礎上增加20分投檔。

同時符合第43條、第44條、第45條有關情形的考生,省級招辦投檔時隻能取最高的一項分值作為考生附加分。凡符合第43條、第44條、第45條有關情形的考生必須向社會公示,公示由各省級招生委員會負責進行,未經公示的考生不得享受相關項目分值。

退出部隊現役的考生,在與其他考生同等條件下,優先錄取。殘疾軍人、因公犧牲軍人子女、一級至四級殘疾軍人的子女,駐邊疆國境的縣(市)、沙漠區、國家確定的邊遠地區中的三類地區和軍隊確定的特、一、二類島嶼部隊現役軍人的子女報考高等學校,在與其他考生同等條件下優先錄取。殘疾人民警察、因公犧牲人民警察子女、一級至四級殘疾人民警察子女報考高等學校,在與其他考生同等條件下優先錄取。

散居在漢族地區的少數民族考生,在與漢族考生同等條件下,優先錄取。”

(4)、教育部規定:“各省級招生委員會增加分數或降低分數要求投檔的項目不應超出第43條、第44條、第45條規定的範圍。經省級招生委員會討論決定,確需增加的政策性照顧項目,其分值不得超過20分,且不得與其他項目分值累加。有關省(自治區、直轄市)增加的政策性照顧項目及分值僅適用于在地區高等學校,並須報教育部備案,經核準備案後方能向社會公布。”

以上是教育部2006年關于加分投檔或降分投檔的政策規定,也可以說是“非裸考”的概況。

當然,各省市區會有一些適應當地情況的調整,不過都大同小異。

在這裏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教育部政策規定中有這樣兩句話必須把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屆高中畢業考生,由省級招生委員會決定,可在考生統考成績總分的基礎上適當增加分數投檔,由學校審查決定是否錄取”。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屆高中畢業考生,由省級招生委員會決定,可在高等學校調檔分數線下適當降低分數要求投檔,由學校審查決定是否錄取。”

這兩句話的核心是,可在考生統考成績總分的基礎上適當增加分數投檔和可在高等學校調檔分數線下適當降低分數要求投檔,由省級招生委員會決定;而適當增加分數投檔和適當降低分數要求投檔的考生在學校提檔(調檔)後或者說在考生進檔後如何對待、錄取,即是否繼續優惠照顧予以錄取,則由學校審查決定。這同時構成了“裸考”與“非裸考”之志願填報技巧的基礎。

政府措施

裸考裸考

一年一度的全國統一聯考被尊稱為“國考”,其考試的公正性、公平性自然是廣大公眾最為關註的問題。

教育部學生司一名負責人解釋說,在聯考中設立一些保送生的名額、設立一些加分的項目,其出發點是想在優秀人才的選拔機製和方式上作一些探索。因為人們都已認識到,“一榜定終身”,即僅憑一次考試來判斷一個人的才能,甚至決定一個人的命運,並不是一種科學的方式,而應該通過多種形式的考量來判斷,來衡量,同時通過淡化“聯考指揮棒”的作用,改變貭素教育轟轟烈烈、應試教育扎扎實實的現狀。

同時他也坦率地承認,由于中國特殊的國情以及獨生子女政策,造成了在聯考這個環節的競爭異常激烈,導致了一些改革方向正確、具有針對性的改革舉措在實施過程中走偏了,演變成帶有功利目的的工具。他不無遺憾地說,“我認為,這絕不僅僅是教育部門的事情,而是值得全社會思考的事情。”

5項學科的“奧賽”本來是讓那些學有餘力、學有興趣的孩子受益的課外活動,由于可能成為進入重點大學的一條捷徑,眾多望子成龍的家長從小就把孩子綁在“奧賽”的戰車上,帶起了規模龐大、持久不衰的“奧賽經濟”;作為地方政府,從某個角度來說,聯考升學率帶給他們的壓力有時甚至比GDP指標還要大。出于地方利益的考慮,在聯考中違規違紀常常成為一種有組織行為。

有關社會對保送生及加分製度的質疑,教育部學生司負責人這樣回答:“作為國家出台的政策,是一項極其嚴肅的工作,不會輕易改變。現在的關鍵是我們要繼續完善現有的政策,譬如,今年年初有記者提出將‘奧賽’與聯考保送脫鉤,那麽在這次聯考中我們就提出了讓接收保送生的學校要加強文化課復試的要求,而且,我們還會和中國科協商量如何進一步改進管理的辦法。”

由此可見,“裸考”雖是新名詞,但放大的卻是老問題。

讓人欣慰的是,湖南省教育廳近日宣布了一條措施,取消省級三好學生和優秀學生幹部、服役期間榮立三等功的退役軍人、省級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獲將者等相關人員的聯考加分獎勵製度。這對于那些“裸考”一族來說,無疑是一項利好訊息。期待湖南此舉能產生示範效應,在全國推而廣之。

裸考壯大

裸考裸考

陳馨剛剛參加完今年的國家公務員考試,考試結果與自己的預期完全相符——沒過線。“一開始就隻是想試一試,說不定能進面試呢,如果進面試了再花時間好好準備。”她笑著對記者說,“考公務員也是找工作的渠道之一,不試一下的話挺可惜的,但報名之後發現其實沒什麽時間可以準備。”

陳馨是北京某高校法律專業大四學生,去年她參加了好幾次“裸考”:司法考試、考研、考公,幾乎每次都是“裸考”。用她自己的話說:“就當多碰幾次運氣,總有一樣能成吧。平時白天有兩三節課,還要準備畢業論文,還在一個公司實習,實在沒什麽時間。”

陳馨把沒有足夠的時間精力看成是自己“裸考”的“罪魁禍首”。而在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張斌賢看來,現在越來越多大學生選擇“裸考”的根本原因在于,學生沒能很好地對自己的學業、職業進行良好規劃,沒能選定明確目標,而是處在“到處撒網”的“跟風”狀態中。

“以考研為例,許多學生並不很清楚自己真正的興趣在什麽學科,隻是隨大流地報考了研究生,這樣就很難花時間很好地復習,很容易導致最終‘裸考’。”張斌賢分析道,在考公務員、應聘考試方面,他自己的學生也時常因為沒有規劃,到招聘會隨便投簡歷,參加各類筆試面試,最終很難找到令自己滿意的工作。

裸考看點

裸考裸考

在QZZN論壇,一個吸引7000人目光的“裸考”帖子是“四年沒看書,直接‘裸考’進省機關第二名”,跟帖者大多對發帖者表示崇拜,呼其為“神人”、“牛人”。在採訪中,不少裸考者對記者表示,正是因為即使是“裸考”,也有可能出現類似的“奇跡”,因此,“多裸考,沒壞處”。

“其實這是一種誤解。”自譽為“資深裸考人”的李嚴告訴記者,3年前,他大學畢業後到福建一家電子公司工作,但一直不滿足于這份普通工作,連續3年參加當地公務員考試、事業單位考試。“每次都想碰一下運氣,都是‘裸考’,最後,因為這樣分散了精力,不僅業務上沒什麽進步,好運也沒能降臨到我的頭上。”李嚴嘆道,“看來,還是應該腳踏實地地找準發展方向。”

張斌賢建議大學生,不管在校內還是離校後,都應該隨時考慮清楚自己的興趣所在,知道自己要何去何從,如果有什麽疑難問題,不要抱著“反正不試白不試”的僥幸心理,把精力耗費在沒有實際意義的事情上。

裸考反思

裸考裸考

“從學校和老師的角度出發,應該多引導學生,多開展一些活動讓學生明確自己的前進方向。”張斌賢認為,越來越多學生選擇“裸考”,這與一些學校對學生發展規劃的引導不力有關。

北京某高校工商管理專業大四學生孫曉靜這幾天正為解決了一個“心頭大患”開心不已。上學期就開始找工作的她已前後參加了二三十場筆試、面試,每次連續接到考試通知後,她總是覺得無法權衡,不知該為哪個崗位花更多時間和精力去準備,最終她大多選擇了“裸考”,“當時想著,反正時間還早,就當做鍛煉吧。”

然而,二三十場考試下來,還是沒有一個單位表示接收孫曉靜。後來,在跟班導王老師一起吃飯時,孫曉靜說起了這個問題。“王老師當場就批評了我,放假前,她特意跟我談了幾次話,幫我理清我的求職規劃,挑出一些,建議我全力以赴準備的職位。”回家過年前,孫曉靜參加了一家外資企業的筆試、面試——這次她準備得很充分。幾天前,還在老家的她拿到了該公司的offer。

“如果沒有班導的引導,恐怕我現在還在考試中‘裸奔’呢。平時學校也會零星地有一些教學生規劃人生的講座,但情勢比較單一,我去聽過一場之後就沒興趣了。”孫曉靜笑道。

張斌賢表示:“現在,高校對學生人生規劃的指導還很不夠,這容易讓學生在面臨選擇時不知所措。而作為老師,不可能逐一去詢問每個學生的具體情況,因此,當學生面臨困難抉擇時,應該主動多向老師尋求幫助,而不要被動地盲目選擇,隨便‘裸考’。”

相關評論

聯考加分設立的初衷,本是為了照顧弱勢群體,兼顧考試公平,但這項政策實施若幹年,眼下卻因為弊案頻出,而帶來越來越多不公平,正遭遇多方抨擊...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最初設立的時候目的本意都是好的,但一到執行的時候就變了味道,很多人就認為或許取消才是最為合適的選擇。

但是這些造假不正之風,不是加分政策本身的問題,而是政策執行過程中的偏差,糾偏的最好辦法不是因噎廢食,不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而是加強製度建設、加強對學生的檔案管理、加大對考生基礎材料的查驗力度,完善對政策執行程式中的細節管理,這才是根本之途。否則,好政策的初衷就會被徹底拋棄,用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去引領青少年的目標就將成為一紙空文。

評論一

聯考加分,誰說了算?

聯考加分之亂

據了解,教育部目前確定的聯考加分項目隻有14種,而全國各省、市、自治區的加分項目卻林林總總有近200種。在湖南省,今年的加分政策有7類,最高分20分;在海南,加分政策有24項;在新疆,7種情況考生加10分,體育突出加20分;在廣州,8種情況,涉及10餘類考生可以獲得加分錄取。

21世紀教育研究院一位專家告訴記者一組資料:2009年,重慶市19.6萬考生中,獲得各種加分的高達7萬人,佔35%以上。據對2008年北京市聯考文史類考生成績分布分析,在考取600分以上的599名考生中,得到加分照顧的考生214人,比例高達35.7%。

加分受益面越來越廣,且大多是高分學生或家庭經濟狀況良好的學生。有專家認為,加分政策“奉有餘而損不足”的現狀將使考生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于是,原本是匡扶公平的聯考加分政策似乎變味了。採訪中,不乏見到如下事例:一些家長為了給子女加上關鍵的分數,出盡百寶搏二級運動員證、搏武術加分;甚至有的中學為了升學率,也利用各種關系為優秀學生爭取加分,希望押中“狀元”。

中央教科所研究員儲朝暉介紹說:“近年來,三好學生、優秀學生幹部、學科競賽獲獎者、華僑、港澳台學生、烈士子女、榮立二等功以上的退役軍人、報考農林、地質等特殊院校者,乃至‘實踐經驗豐富的優秀青年及有特殊貢獻的公民’都開始享受降分投檔、高校審查錄取的政策優惠。”

對此,一位長期從事聯考改革研究的老師這樣總結:“繁復的條文,政出多頭,操作有漏洞。”種種亂象,令許多公眾發出倡議:“取消加分,聯考方能公平。”

聯考加分之困

此前,教育部曾明確表示,對近年聯考加分政策實施中存在的不規範、不合理甚至腐敗現象,必須認真清理。但“清理”與“亂象”卻長期並存,聯考加分最大的政策困境又在哪裏?

“過多過濫。”21世紀教育研究院相關負責人如是說,“聯考加分政策的弊病,首先是由于地方可自行製定政策,導致加分項目過多,受惠面過大。”

而高校對于聯考加分隻能被動承認,也使得聯考加分政策成為各地方追逐的對象。在2009年清華大學各學院的招生簡章裏,有“承認各省聯考加分政策”的字樣,在2010年招生簡章裏,這句話前加上了“原則上”三個字。清華大學招生辦負責人表示,這“顯示了清華大學對于加分的態度”。

華中師範大學考試研究院副教授但召彬認為,目前聯考加分政策最大的問題是隨意性大,政策執行缺乏監督,缺乏公眾參與。同時,加分對象範圍界定模糊,各地方政策各自為政。

湖北省教育考試院研究員胡向東分析道,聯考加分的政策困境主要是聯考負擔過重,當這種過重的負擔常以加分方式分擔時,便讓聯考加分不堪重負,這也使得一些原本出發點良好的聯考加分政策在執行過程中變形走樣,引起民眾不滿。

胡向東說,聯考除選拔功能外,在我國還被賦予了過大的政治功能、文化功能、教育功能。比如,聯考要彰顯社會公平,對歷史遺留的和短期難以改變的一些“不公不平”之處,則先通過聯考加分予以彌補;聯考要承擔社會教化之責,因而“見義勇為”要通過聯考加分來獎勵;艱苦行業吸引不來考生報考,通過加分招滿生源;為推進農村計畫生育,便對“農村獨生子女”進行加分;為了推行貭素教育,則通過加分鼓勵德、智、體全面發展者……聯考面臨的沉重負擔決定了聯考加分的負擔同樣沉重,這麽多的國家意志、地方政府意志甚至部門和行業的意志,通過聯考加分來貫徹,操作簡便,當然會使相關部門趨之若鶩。而聯考加分一旦走上“層次多樣、種類繁多”的“發展之路”,其功利性又十分明顯,自然亂象紛呈。

而聯考加分政策的初衷是什麽?取消聯考加分政策是否必要?真的能如網友所認為的那樣,“把聯考重新拉回理性、公平的軌道”嗎?胡向東認為,聯考加分的初衷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歷史也證明它曾發揮過良好的作用。現在出現的問題,主要還是由製度性缺陷造成的,完全可以通過製度創新、製度完善來克服,沒必要一棍子打死,也不可能一棍子打死。對照顧性加分,如少數民族加分等應予堅持,並在各種錄取方式中予以推行;對鼓勵性加分,則需要按照最近發布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精神進行重新審定,比如,《綱要》提出要“以考試招生製度改革為突破口,克服一考定終身的弊端,推進貭素教育實施和創新人才培養”,形成“統一考試擇優錄取”、“特長顯著自主錄取”、“全面發展推薦錄取”、“符合條件定向錄取”、“突出人才破格錄取”的多元錄取格局,鼓勵性加分就可以放在統一考試之外的錄取方式中予以體現。

聯考加分之解

對于聯考加分,但召彬認為有三句話可以概括:“初衷可嘉、過程異化,監督缺乏”。他建議,應該從三個方面完善加分政策:首先是製度設計,建立完善的製度架構,在製定過程中,應舉行聽證,吸納公眾參與,同時,政策的製定權應由教育部統一規範,各地方政府不該有製定政策的權力。其次,應建立全方位的監督製度,審查加分考生的資格,對加分考生進行公示。不但要有黨的監察機關監督,還要有社會監督和媒體監督。最後是加大打擊造假力度,發現一起,對造假者行政開除,還可以上升到法律程式。

胡向東說,由于我國幅員遼闊、民族眾多、情況復雜,又處于社會轉型時期,腐敗對聯考的侵蝕愈演愈烈,要確保聯考加分政策執行不走樣,必須從政策製定、措施設計,到程式步驟、操作規範都予以明確規定。在具體政策製度製定時,要廣泛征求老百姓的意見和建議,盡可能照顧到最廣大的人民利益;要製定詳細的操作程式規範,使加分操作的每一步都具備“可追溯性”,都明晰可查,過程透明。

21世紀教育研究院聯考改革研究項目專家認為,規範聯考加分已經成為共識,但如何從現實出發進行調整和改革,仍需要精心設計:

首先,建立科學民主的決策程式。如何改革、保留多少、如何加分等,應當有科學民主的決策程式。建議提高聯考加分政策的決策權力,加分政策的方案應提交省人大審議和決定。

其次,大幅度減少聯考加分項目。建議對目前實行的各種加分項目進行效果評估,對那些已經明顯有違考試公正,或者雖有小利但弊大于利的項目,予以堅決取消。照顧性加分政策則應提高“靶向性”,幫助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第三,賦予高校自主承認聯考加分的權力。在各地對現行的加分項目尚來不及進行評估和清理的情況下,如何保障今年的考生有一個相對公平的聯考競爭環境,建議可賦予高校自主承認聯考加分的權力,即高校可以不承認在教育部14種加分之外的地方加分項目,在其錄取程式中不考慮加分投檔或錄取的要求。

聯考加分之公

聯考加分政策的設計初衷,是為引導應試教育向貭素教育轉變。然而近年來,這項製度在推行過程中卻出現了加分項目過多、弄虛作假等問題,引起了廣泛質疑。加分製度備受詬病,原因之一在于一些加分內容已經異化為另一種應試教育、加分教育,偏離了提升貭素教育的初衷,這從全國各地興起的考級熱可見一斑;原因之二在于加分政策已經成為少數特權階層的“紅利”。

<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的一項調查顯示,聯考加分政策已和擇校費、大學高學費一起,成為公眾心中的三大“教育不公”;76.9%的人建議取消一切可能滋生腐敗的聯考政策,讓聯考重新“裸”起來。其實,聯考腐敗的根源不在加分不加分,而在于考分本身的權重太大,且決定考分的社會力量(權、錢、情)缺乏有力監督和有效製衡。換句話說,隻要影響聯考加分政策從“良好初衷”走向“變異與腐敗”的環境和土壤不除,即便聯考加分取消了,特權階層還會以其他方式不斷侵犯普通人的合法權益。

因此,為了確保加分政策在公平公正原則下實行,除了要清理不合理的加分政策,更需要在加分的過程中最大程度公開透明。

評論二

各方觀點

政策必要

聯考加分政策伴隨著聯考製度已經走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客觀地看,作為彌補高校招生製度的某些缺陷而製定的一項政策,聯考加分在平衡地區教育水準差異、選拔各類特殊專門人才等方面確實發揮了一定的作用。同時,這個政策的一些設計漏洞及其造成的不公現象也確實值得認真反思和探討。

一次考試不能也不應該決定一個人的終身,但是破除分數一元標準的改革探索又屢屢引發公眾質疑。高校招生製度如何在選拔人才與體現公平之間實現突圍,如何兼顧考試的統一性與學生發展和教育發展多樣性之間的矛盾已經成為一個難題。

聯考加分製度中的鼓勵性加分,同保送生製度、自主招生製度等一樣,是破除對高等教育考試一考定終生的分數一元標準的有利補充和探索;也是在目前應試教育體製下,鼓勵引導學生註重綜合貭素的全面提高,保證高校不拘一格選拔人才的一項重要舉措。同時,為體現對某些特定群體考生的人文關懷,按照國家相關照顧政策,可對某些地區的少數民族考生、烈士子女考生等實行照顧性加分政策。這些舉措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現行製度中分數一元標準的局限和地區教育資源不均衡等情況造成的實質性不公平現象。

因此,盡管存在許多漏洞和弊端,但在人才發展多元化、社會人才需求多樣化的大方向下,聯考加分政策仍有存在必要。隻是,無論是聯考加分、自主招生、還是保送製度,都要建立健全一系列分類細致、可操作性強的配套製度,盡可能壓縮人為操作和權力尋租空間,同時通過改革高校管理體製、改革招生錄取方式,實行全程信息公開和公眾參與,接受社會監督,實行嚴格的問責製,加大對徇私舞弊行為的查處力度,既要保證程式上的公平,更要兼顧實質內容的公平。

成腐敗通道

講座中楊東平批評了聯考加分政策,認為越來越背離初衷,成為腐敗的通道。他舉例說,有學生的設計在全國比賽上拿了一等獎,但是招生辦發現,他的作品和他家長的工作領域高度重合。還有三好學生加分、優秀學生幹部加分,在現實中容易被地方的權力部門和教育部門控製。

“我特別反對三好學生和優秀學生幹部加分,不僅是因為它事實上已經成為了腐敗的重要通道,而且因為它價值上站不住。”楊東平說,一個人行善做好事,並不是為了追求特殊利益,三好學生在升學中獲加分,完全違背了道德教育的價值和原理,不應該把成為三好學生變成一個功利性的行為。

公平確保透明

聯考加分政策設立的初衷,是為了彌補聯考可能帶來的“分數決定論”和基礎教育向應試方向發展的不良傾向。從這一意義上說,聯考加分政策的本意是維護教育製度公平的。但從政策設計和執行上,可能有些環節並不完美。

現有的聯考加分政策粗略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反映社會價值觀的,比如對烈士子女、少數民族考生的照顧,以及對優秀學生、思想政治品德方面有突出事跡者的獎勵;第二類屬于純粹鼓勵技能性的具體項目,如奧賽、藝術體育特長加分等;第三類是近年一些地方政府製定的結合經濟發展的加分政策,如為人才引進、招商引資等對相關人員子女的加分。後兩類加分政策不但有損于公平,還誤導了教育。

此外,近年來,聯考加分政策的爭議增多,也有一些與聯考製度相關的深層次原因。如隨著聯考平行志願填報模式的推進,聯考分數的作用愈加強化。盡管平行志願改變了傳統志願填報中“考得好不如報得好”的局面,但也使大學錄取學生的分數分布過窄,考生成績一分之差錄取的院校或專業就完全不同。而聯考加分動輒10分、20分,在巨大利益的驅使下,以各種方式爭取加分的現象增多,而不少家庭鋌而走險作假造假也就不為怪了。

為了讓本來致力于發現合格人才、維護教育製度公平的政策能夠歸其初衷,聯考加分政策製定本身應該更加合理和科學。我個人的觀點是:僅保留極少量的引導社會價值觀的照顧政策,對其中較難界定的如優秀學生、思想政治品德方面有突出事跡者等的評選程式要嚴格和透明,確保在陽光下操作;對其他各種有礙公平的照顧政策,應予以取消,以凈化聯考環境。

同時,還要進一步改革和完善聯考製度,做好各環節的銜接和保證。如大力推進高校的自主招生,促進大學建立起獨特的培養理念、選才標準和選拔過程,並接受社會的檢驗,逐漸形成高中教育的多樣化和大學人才選拔的多元化。

多元體系替代

近日,教育部、國家民委、公安部國家體育總局、中國科協等五部門聯合發文規範和調整部分聯考加分項目,進一步加強聯考加分管理工作。根據調整方案,奧賽獲獎者不再具有保送資格,體育特長生省級統測隻設田徑、遊泳等8個項目以及不超過2個強身健體類項目。

對于取消奧賽獲獎者保送資格,有人叫好,認為這終于向奧賽開刀,對于消除中國小的奧數熱、學科培訓熱,將起到很大作用。而有人則表示擔憂,認為這是因噎廢食,畢竟學科競賽加分,在所有加分項目中,相對而言還是公正的,取消奧賽獲獎者保送,不利于培養有學科特長的人才。

在筆者看來,對于取消奧賽保送,且慢“叫好”,也無需“擔憂”。“叫好者”或許高估了奧賽保送對于中國小奧數熱、學科培訓熱的作用。客觀上說,其有一定作用,但作用並不大。一個事實是,很多家長送孩子上奧數,並非沖著獲獎而去,主要目的是為了學得更深、更難,以便在中考和聯考中獲得高分,如果能順便撈個獎,獲得加分或保送資格,就更好了。過去幾年中,一些地方早在中考中就取消了奧賽加分,但奧數熱依舊。可以說,如果升學考試以學科分數為主要錄取依據的錄取方式不變,奧數熱和學科培訓熱,將難有好轉。

“擔憂者”,可能認為一些有學科特長的孩子,由此就沒有了出息。這其實是誤會了現在的保送生政策,也不了解高校自主招生。首先,根據目前的保送生政策,獲得保送生資格的學生,仍舊要參加高校的測試,獲得測試通過,才可保送;其次,按照現在80所高校自主招生的政策,都比較青睞奧賽獲獎的學生,也就是說,不出意外,這些全國奧賽獲獎者大都可獲得高校的自主招生資格,包括低于一本線破格錄取這也幾乎等于保送了。

應該說,正是由于有80所高校的自主招生改革試點“接盤”,取消奧賽等學科競賽獲獎者的保送資格,也變得順理成章。這也是符合聯考改革方向的。在筆者近年來撰寫的探討治理聯考加分的文章中,曾多次提到要取消各類加分,將聯考加分變為高校自主招生多元評價,從目前情況看,邁出了一小步,有必要持續推進。

所謂多元評價體系,就是把一名學生參加統一測試的成績、中學學科成績、參與社會服務表現、中學學科競賽獲獎、專家推薦、體育特長、藝術特長、少數民族、家庭因素等都作為評價指標,賦予不同權重,得到對一名學生的綜合評價,在這樣的評價體系中,每個學生的個性、特長都得到評價,也就鼓勵學生按照自己的個性和興趣發展。這無疑將消除學科培訓熱。拿這樣的多元評價與現在的聯考體系對應,就不難發現,統一聯考可以作為統一測試成績,學科競賽加分、體育特長、藝術特長,都可以納入多元評價體系,這就解決了目前將聯考作為主要評價因素,用競賽加分、體育特長、藝術特長作為修正因素的問題。

當然,這樣的多元評價體系,必須基于高校自主招生,是高校自主設定指標、權重,認定、考察學生的各種個性因素、特長因素,不是由行政部門說了算,也非集中錄取。否則就無法操作。在這次加分調整中,還對體育特長生加分進行了調整,以筆者之見,減少體育減分項目固然重要,然而,更重要的是減少加分分值,以及賦予招生高校自主承認加分、復查體育特長生的權利。必須註意到,聯考加分之所以成為腐敗重災區,主要在于獲得加分之後,就將在原始分上加上加分,變為投檔分,內地高校都得按這一投檔分投檔、錄取。另外,體育特長生與體育類考生不同,特長生可以報考任何專業,而在具體大學教育中,可以完全用不到“特長”。因此,如果賦予高校自主根據教育教學需要,確定是否承認加分的權利(即考生可獲得政府承認的加分,但高校在投檔、錄取時,可以採取裸分投檔、錄取的方式,香港中文大學在內地錄取時就採取這種做法),同時可在招生錄取中,對相關特長生進行面試復查,就可以減少加分的效用,也減少腐敗的可能。

以此觀察這次體育特長加分調整,就更不徹底,其一,加分分值仍舊較大,雖然方案明確體育特長生加分不超過20分,但20分在聯考錄取中其實是一個不小的分值,近年來,一些地區已經把體育特長生加分分值縮小為10分或5分,此方案一出,會不會又用足20分加分呢?其二,對體育特長生加分過程中的權勢交易治理力度並不大,方案提到錄像、公示、審核等,這些手段過去其實已經採納,甚至媒體曾報道高中生參加少兒比賽這麽明顯的違規,但卻同樣過關。現在體育特長由地方教育部門復查,如果地方教育部門睜隻眼閉隻眼,也就蒙混過關。

所以,治理聯考加分,關鍵在于推進基于高校自主招生的多元評價體系構建,這才既可能鼓勵學生的個性發展,不讓聯考製度扼殺學生的個性、特長,又能在評價中發現學校所需要的學生特長,並減少權勢交易幹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