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文中 -古生物學家裴文中

裴文中

古生物學家裴文中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裴文中(1904 01.19 - 1982 09.18),史前考古學、古生物學家。河北豐南人。1927年畢于北京大學地質系。1937年獲法國巴黎大學博士學位。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1929年起主持並參與周口店的發掘和研究,是北京猿人第一個頭蓋骨的發現者。1931年起,確認石器、用火灰燼等的存在,為周口店是古人類遺址提供了考古學重要依據。主持山頂洞人遺址發掘,獲得大量極有價值的山頂洞人化石及其文化遺物。1949年後,積極開展中石器和新石器時代的綜合研究,為中國舊石器時代考古學的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

  • 中文名
    裴文中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河北唐山市豐南區
  • 出生日期
    1904年1月19日
  • 逝世日期
    1982年9月18日
  • 職業
    考古學家、古生物學家
  • 主要貢獻
    發掘出北京猿人第一個頭蓋骨
  • 語言
    英語精通、法語精通
  • 擅長
    舊石器考古、第四紀地質、第四紀哺乳動物

個人概述

1904年1月19日生于河北省豐南縣胥各庄鎮大新庄鄉瓦子庄。

裴文中在周口店裴文中在周口店

1921年裴文中考入北京大學預科,1923年轉入大學部地質系。

1927年畢業于北京大學地質學系。同年到北京地質調查所工作。

1928年參加北京周口店遺址的發掘工作。

1929年成為發掘現場負責人。1929年12月2日在周口店發掘出北京猿人第一個頭蓋骨。

1931起,確認石器、用火灰燼等的存在,為周口店的是古人類遺址提供了考古學重要依據。主持山頂洞人遺址發掘,獲得大量有價值的山頂洞人化石及其文化遺物。1935年赴法國留學,師從步日耶教授進修史前考古學。

1935年,裴文中到巴黎大學學習史前考古學。1937年獲巴黎大學自然科學博士學位,並成為法國地質學會會員。回國後繼續在實業部地質調查所新生代研究室從事古人類文化和第四紀生物地層學研究工作,先後任該所技士、技正。並在北京大學、燕京大學和北京師範大學講授史前考古學。

裴文中在作報告裴文中在作報告

抗日戰爭期間,日寇曾將其逮捕、審訊和監禁,以追問中國猿人頭蓋骨化石的下落,但他始終保持高尚的民族氣節。

1949年後積極開展舊石器時代考古學的研究,為這門學科的發展作出重大貢獻。

1950-1953年任文化部社會文化事業管理局博物館處處長。

1954年任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研究室研究員。

195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部首批學部委員。

1957年榮獲英國皇家人類學會名譽會員稱號。

1963年任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古人類研究室主任。

1979年任北京自然博物館館長。同年,當選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屬史前學和原史學協會名譽常務理事。

1982年當選為國際第四紀聯合會名譽委員。1982年9月18日在北京病逝。

擅長舊石器考古、第四紀地質、第四紀哺乳動物。語言:英語精通、法語精通。

學術生涯

裴文中出生于清貧的教師家庭。他從青少年時代起就追求進步,追求真理。

裴文中認為,勞動手段遺物的研究是恢復社會生產發展狀況的可靠物證,如何鑒定人工製品和非人工物,成為史前考古學理論和實踐的關鍵。裴文中以敏銳的觀察力和認真的對比實驗,在周口店發掘中便從岩石痕跡上弄清了人工打擊和自然破碎的區別,從而明確中國猿人石器的存在。在法國留學期間,裴文中結合人工打擊的實驗及國外收集的自然破碎的岩石標本,深入分析人類製作的石器與自然形成的"假石器"之間的根本區別。以"史前人類使用的硬岩石的破碎和形成中自然現象的作用"為題的博士論文獲得學術界的好評,它既為"曙石器"的破產作了有力的詮釋,又在史前考古方法論上有著重要的實踐意義。裴文中在周口店的發掘標本和新生代所藏標本的基礎上研究分析非人工破碎的骨化石,並指出其成因包括嚙齒類動物咬碎的骨化石、食肉類動物咬碎的骨化石及其所呈現的食肉類動物爪痕、骨骼腐蝕後所出現的曲紋以及化學作用和水蝕作用的變形等,以物標本為依據並通過實驗證明的觀察使非人工破碎骨化石的性質和特征更加明確。裴文中對中國舊石器時代的文化體系和年代分期也作了開創和深入的綜合研究。1937年美國費城舉行了早期人類國際學術研討會,會上裴文中宣讀的"中國舊石器時代文化",是中國學者首次發表的全面總結,引起了學術界的廣泛重視。這篇論文把中國猿人文化、河套文化和山頂洞文化列為早、中、晚三個階段,奠定了中國舊石器文化的分期基礎,並指出它不同于歐洲的舊石器文化。1955年、1959年和1965年,他發表了一系列總結性論文,根據新的發現和研究,不斷擴充其內容和提出新的認識,如用水洞溝文化和薩拉烏蘇河文化來代替過去的河套文化等。裴文中對中國舊石器文化的體系和分期的論述領域的輪廓和基礎,在中國舊石器時代的研究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裴文中還把研究領域擴大到中石器和新石器時代,為中國舊石器時代考古的發展做出貢獻。《中國史前時期的研究》一書便是具體的代表。中國的中石器時代是裴文中首先提出的研究課題。1935年在廣西發現大批打製石器和個別的磨製石器,共生的動物又是現生種,裴文中提出這些遺存可能屬于中石器時代。1943年裴文中在內蒙古調查試掘,否定這裏屬于舊石器遺存,把該遺址和黑龍江哈爾濱顧鄉屯都作為中石器來處理,並強調細石器在這個時期的作用。在上述論點的啓示下,隨著新發現的增多,有關細石器的起源、時代和分布等有了更深入的認識,裴文中的開創之功誠不可沒。有關新石器時代考古,裴文中也做了不少野外工作。1947年他在甘肅渭河上遊,西漢水流域、洮河流域及蘭州附近做了三個月的調查試掘,共發現新石器時代遺址達93處之多。通過這次調查,對甘肅史前遺存的分布、分期有了更深入的認識,並對過去的錯誤有所糾正,對JG安特生(Andersson)所謂"六期"體系作了首次的突破。1948年他又繼續在甘肅河西走廊和青海湟水流域以及青海湖附近做了三個月的考古調查,對這一帶遺址的分布、分期以及史前時期的"絲綢之路"等,都有了更深入的認識,特別是沙井文化的命名又是對"六期"說的再次突破。裴文中同時還註意到某些器物的考古研究,如論述陶鬲和陶鼎的論文(1947)便是一例。該文首先對三足器的定義、分類及有關部位的名稱及其演化趨勢進行了闡述,並指出鬲、鼎的形製為中原文化的代表,而邊陲地區的變形鬲則受到黃河流域的影響,這是國內以陶鬲和陶鼎為專題的最早論文,樹立了器物類型學研究的典範。

1927年周口店挖掘現場1927年周口店挖掘現場

裴文中在第四紀哺乳動物化石和地層學研究上,也做出重大的學術貢獻。早期研究是環繞周口店發掘進行的,如第十三地點、第一地點、第四地點、第十五地點和山頂洞的動物化石研究,明確了不同地點的相對年代及其演化過程,為中國第四紀哺乳動物學的研究奠定基礎。後期則集中于華南一帶,如巨猿化石,巨猿調和巨猿動物群便是在他的領導和參加下發現的。他從古生物學和地層學上建立了華南早更新世的標準剖面。裴文中經過廣泛調查和研究後指出:大熊貓-劍齒象動物群在整個更新世都有生存,早更新世以巨猿洞動物群為代表,中、晚更新世可以智人化石的出現作為晚更新的標準。在第四紀哺乳動物化石的研究中,裴文中提出劃分為華北、江南、東北和淮河四大區的概念,指出淮河是華北和江南的過渡地帶,包括兩大區的典型種屬,有利于全面性的分析。他對三門系的劃分和第三紀第四紀的分界線以人類的出現為標志等都提出了特有的見解。裴文中在50多年的科學生涯中,刻苦鑽研,重視野外實踐。他曾到全國19個省、市、自治區作廣泛的史前考古學、古生物學和地質學的調查、發掘,共發表論文、專著168種。他關心考古人才的培養,曾擔任四屆考古工作人員訓練班的班導,並親自授課和輔導野外實習,培養大批考古工作者。他還常常利用外出考察之際舉辦有關考古學、第四紀哺乳動物的講座。廣泛的考古實踐和淵博的知識素養,是他在學術研究中取得豐碩成果的保證。他熱愛考古事業、愛護青年、治學嚴謹、富于創造和進取精神。作為中國猿人頭蓋骨的發現者,裴文中的名字將永遠為後人所銘記。

裴文中科學生涯數十年間,足跡幾乎遍及全國,領導並參與了許多大型的古人類調查與發掘。如1955-1957年廣西山洞的調查,發現了巨猿的確切產地和層位,為華南建立了第一個早更新世洞穴堆積標準剖面。50年代山西襄汾縣丁村舊石器地點群的發掘和研究,改變了對紅色土層時代的部分看法。為華北建立起了晚更新世早期的標準剖面。堅實的野外工作,精心的室內研究,使他對第四系與第三系界線問題、第四紀哺乳動物區系、體形變化規律、中國舊石器文化特征和多樣性,以及原始社會理論等方面都有獨到見解,取得卓越成就。

裴文中也是傑出的科普作家,他的科普著作《周口店洞穴層採掘記》(1934)《中國石器時代》等等,對于進行愛國主義、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宣傳教育工作,效果十分顯著,影響極為深遠。

個人榮譽

中國科學社于1930年授予他金質獎章。1937年獲巴黎大學自然科學博士學位,並成為法國地質學會會員。

裴文中手持北京人頭蓋骨化石裴文中手持北京人頭蓋骨化石

1957年,英國皇家人類學會授予他名譽會員稱號。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屬的史前和原史學協會名譽理事(1979年)。

國際第四紀研究聯合會名譽委員(1982年)。

重大研究項目:

中國猿人石器研究,負責人,獲中國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

周口店發掘與研究,"中國猿人第一塊頭蓋骨發現"獲國家科學金獎。

個人影響

裴文中是中國古人類學的重要創始人。他于1929年12月2日在周口店發掘出北京猿人第一個頭蓋骨,轟動了中外學術界,成為中國古人類學發展史上重要的裏程碑。為此,中國科學社于1930年授予他金質獎章。他學術研究涉及面很廣,包括史前人類學和考古學、第四紀哺乳動物及地層學等等,其主要著作有:"周口店洞穴層含人化石堆積中發現的石英器和其他岩石的石器"(1931)、《周口店第1地點之肉食類》(1934)、《周口店山頂洞文化》(1939)、《周口店山頂洞動物群》(1940)、《廣西柳城巨猿洞及其他山洞之食肉目、長鼻目和嚙齒目化石》(1987)等等。他在中國建立了若幹第四紀不同時期的生物地層標準剖面。1955年被選聘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1946年加入九三學社。九三學社第一、二屆中央理事會理事,九三學社中央委員會常委兼秘書長,第三、四、五、六屆中央委員會常委;政協全國委員會委員。中國考古學會前副理事長,中國古生物學會前名譽理事,北京大學教授,北京師範大學教授,燕京大學教授,中法大學教授;並擔任北京自然博物館館長。法國地質學會會員、英國皇家人類學會名譽會員(1957年)、先史學與原史學國際會議名譽常務理事(1979年)和國際第四紀聯合會名譽會員(1982年)。

國際合作與交流項目:

1980年9月,考察日本東北大學;

1964年1月-1964年3月,史前學討論會,法國國家博物館;

1957年6月-1957年8月,國際第四紀地質學會會議,蘇聯莫斯科大學;

人物評價

裴文中也是傑出的科普作家,他的科普著作《周口店洞穴層採掘記》(1934)《中國石器時代》等等,對于進行愛國主義、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宣傳教育工作,效果十分顯著,影響極為深遠。

生活往昔

裴老的"一塊心病"

在1929年裴文中發現第一個北京人頭蓋骨之前,學術界還沒有對人類是否經歷"猿人"時代形成定論。這枚北京人頭蓋骨出土之後,此前幾年在世界其他地區發現的相似化石才被確定為人類化石,從而平息了學術界相當關鍵的爭端,揭開了古人類研究的新紀元。

裴老的學生、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張森水教授在講述這段往事時說:那是11月底,天氣已經很冷,到了該結束野外工作的季節,但裴老仍想把北京人洞穴的底部堆積弄個清楚,挖掘工作就又延長了下來;12月2日,裴老又一次腰系繩索下到"下洞"中,終于發現了這枚震驚中外的頭蓋骨。

盡管考古發現本身就有很多機緣巧合的成分,但裴文中的後輩學者仍然把他的"幸運"歸結到他那"不畏艱險、身先士卒"的品格和性情上。

從那天開始,裴文中就與北京人頭蓋骨牽牽絆絆,直到生命的終點。張森水說,裴老不僅發現了第一枚頭蓋骨,"而且他的一生都在追尋失蹤的頭蓋骨,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還在掛念著"。

20世紀50年代,他多次接受香港和內地報社的採訪,對竊取北京人頭蓋骨的行徑進行聲討,並根據自己掌握的線索寫信給國外的學者和官員,詢問北京人頭蓋骨的下落。

1966年,裴文中在尋找了20年但北京人頭蓋骨依然杳如黃鶴後,又組織了對周口店的發掘,"希望能再次從自己手中找到中國猿人的化石"--張森水說,這是裴老的"一塊心病"。

裴老的多舛命運

裴老那一代知識分子,經歷了抗戰、內戰和"文革",是中國近當代知識分子中人生最艱難的一代。裴老的一生,也嘗遍了戰亂、動蕩、牢獄、貧困的終極考驗。1942年,裴老失業半年後接到了北師大的聘書,盡管已經是名教授,但戰亂中的微薄收入依然無法讓他維持生計。從1943年開始,一家人便靠典當過日子,連國外學者送的鋼琴也當了出去。在依然難以維持生活的壓力下,這位名教授又不得不兼做小買賣,並幹一些給人接送電話、送葯的雜活。張森水說,1945年日本投降的那一天,同事到他家報告喜訊,裴老還在德勝門早市賣東西。

裴文中裴文中

為了北京人頭蓋骨,裴老曾多次受到日本軍方的威脅。1941年,"珍珠港事件"後三四天,日本軍官就找上門來詢問北京人頭蓋骨的下落,裴老拒不合作。不久之後,日本憲兵沒收了他的居住證,不許他出城。1944年,裴文中被日本軍隊逮捕,但他依然拒絕合作,甚至托人帶字條給夫人,料理自己的後事。

"文革"期間,裴老和大多數知識分子的命運相同,難逃被審查、批判、隔離的命運。雖然裴老的一生可以寫成一本"大書",然而張森水說,他在裴老在世的時候就有為其做傳的念頭,但裴老沒有答復;現在,恐怕沒有人能說清裴老對自己傳記的心態了。

裴老的探索創新

中國科學是在向西方學習、與西方競爭的歷程中成熟起來的,這在考古研究和文物發掘方面表現得尤為明顯,因為它關乎一個國家的歷史與榮譽。最早在周口店進行發掘的依然是外國學者,但裴老第一個發現了意義非凡的頭蓋骨,為在早期與西方列強競爭中屢屢落敗的中國文物發掘事業贏得了關鍵一局。

談起裴老的學術貢獻,中科院院士吳新智列舉了幾個方面:參與領導重要古人類化石地點的調查與發掘;接收保護扎賚諾爾人頭骨化石;推動中國古靈長類學科研究;對中國古人類演化理論作出貢獻等等。吳院士的評價,在裴老的後輩學者中,應當算得上是最權威的。同時,從更年輕一代學者對裴老貢獻的回顧上,我們更看到了裴老在中西方理論上的探索與創新。

與裴老同時代的學者大多有西方留學的經歷,他們把西方科學帶回中國,又在探索和創新中成為中國科學某一領域的奠基者。

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副所長高星說,裴老的一生是探索和創新的一生。早期舊石器研究的基礎理論大多由西方學者提出,有些理論用于中國的具體情況時會導致研究陷入僵局。比如,法國學者基于西歐石器材料提出的基本方法就一度使周口店研究陷入困境。裴老留學法國,卻不囿于法國方法,在多方嘗試、探索後,鋪設了中國舊石器考古研究的方法論基礎。

在高星看來,裴老在西方權威面前敢于獨立思考,勇于挑戰。20世紀50年代,美國學者提出了"古生物體形增大定律"--每一個古生物分支都是從小的體形開始,逐漸增大,在達到最大的時候滅絕。

裴老在20世紀60年代開始撰文質疑這一定律,通過自己的研究和實踐,最終使該定律修正為:在達到最大,並開始縮小的過程中滅絕。

沒有學習,就沒有中國科學的創立;沒有探索、創新與大膽的質疑,就沒有屬于中國的理論方法,沒有屬于中國的科學榮譽--這,大概也是中國當代科學和科學家曾經經歷、也正在經歷的傳奇吧。

主要著作

《周口店洞穴層採掘記》(1934)。

《柳城巨猿洞的發掘和廣西其它山洞的探查》(1965)等。

資陽人》(1957)。

《廣西柳城巨猿洞及其他之肉食目、長鼻目和嚙齒目化石》,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集刊,科學出版社,1987年18號5-134頁。

"中國猿人石器研究",合著,《中國古生物志》(新丁種)第12號,科學出版社,1985年1-277頁。

《中國石器時代》,中國青年出版社,1963年1-78頁。

《山西襄汾丁村舊石器遺址發掘報告》,科學出版社,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專刊(甲種),1958年2號1-111頁,合著。

《中國史前時期之研究》,商務印書館,1948年1-235頁。

"周口店山頂洞動物群",《中國古生物志》(新丙種)第12號,1940年10期1-84頁。

"周口店山頂洞文化",《中國古生物志》(新丁種)第12號,1939年9期1-58頁。

"中國猿人史要",地址專報,1933年11期1-158頁,合著。

發表有80多篇論文。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