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蕭

裏蕭

"裏蕭"郭敬明小說女主角顧裏和林蕭人物CP,屬性為GL。

  • 中文名稱
    裏蕭
  • 性    別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裏蕭

顧裏

英文名:Lily

生日:1986年8月18號

血型:RH陰性血

星座:獅子座

專業:會計、金融專業

喜歡的品牌:LV、Chanel、Hermes、Prada、MiuMiu、等一線奢侈品

喜歡的食物:超市進口、國外食品咖啡、學校的肉丸湯等

常看的雜志:《當月時經》、《VOGUE》等財經 時尚類雜志

性格:冷靜理智,精致,刻薄,有原則,有計畫,做事有條不紊,崇尚快節奏生活,抵製一切庸俗的事物,拜金主義,個性獨立堅強,鮮少露出失措的一面,有很強的情緒控製能力。

林蕭

生日:3月4日

血型:O型

年齡:25歲。

畢業學校:上海大學中文系

職業:《M.E》雜志執行主編的私人助理

性格:喜歡文字、重視友情、性格溫和、膽小怕事、沒有主見,有時候有點孩子氣。

人物關系

林蕭&顧裏

"顧裏能頂十個顧源,亦可以失去十個顧源,但她不能失去一個林蕭。"

"我低下頭,發現顧裏的無名指,不知什麽時候,已經死死地鉤住了我垂在她床邊的手。"

"如果不是手機沒電,我不會知道,我能順利背出來的手機號碼,隻有這一個。"

"我終于明白,刻薄毒舌的她也好,趾高氣昂的她也好,隻要在顧裏身邊,無論我身在何處,我都能放心大膽的睡去。"

"在我的記憶裏,那是顧裏僅有的幾次狼狽,她流淚的時候比她流血的時候還要少。她的冷漠刻薄,無情殘忍的一面根本刺激不了我,但她脆弱的一面,卻能摧毀我。"

"林蕭我的手術提前了。我現在在醫院,想了想,還是希望你來陪我。我一個人害怕,你快來。"

顧裏林蕭顧裏林蕭

林別一顧

從第一部到第三部,林蕭你還不懂顧裏的心麽?在你下雪的時候,她拿著傘,走到你的面前,把傘遞給你,把花給你,那花是"一輩子隻送給一個人"而顧裏送給了你。她情願自己淋著雪,也不想讓你淋著。在你拿玫瑰花甩到她臉上,她顧裏連躲都沒有躲。一個人沒有任何責怪的去處理傷口。顧裏願意放下女王的架子隻對你說對不起,她想管你一輩子啊,她想愛你一輩子,她想讓你一輩子都呆在她的身邊,林蕭你不記得任何人的手機號碼,當別人出了事第一反應是去找警察,而你林蕭隻要一有事,你會第一時間撥出顧裏的號碼,你難過,顧裏更難過,她愛你啊。

裏蕭裏蕭

林蕭有任何解決不了的事,第一想起的都是顧裏,她對顧裏的依賴簡直形成了一種習慣……如果有一天顧裏倒下了,林蕭也會崩潰。

林蕭最愛的是顧裏,顧裏最愛的是林蕭,因為她們之間的這種感情已經超越愛情、友情、親情了,她們是彼此最愛的人。

裏別一蕭

1.林蕭:你有過半點愧疚嗎?你哪怕有過一秒鍾的心疼嗎?

顧裏:我比誰都心疼。

2.林蕭:我跟你不一樣,我丟了飯碗誰管我?

顧裏:我管你啊!我從小到大管你管到現在,我管你管得還不夠嗎!

林蕭:那你能管我一輩子嗎!

顧裏【不假思索地】:我可以!

雪地裏的顧裏林蕭雪地裏的顧裏林蕭

3.林蕭:"電梯載著我往下墜。

我也不知道下沉了多久,好像無窮無盡地往下墜落著。

我坐在電梯的地上,眼淚刷刷地往外滾。

電梯到達底樓時門開啟了,我抬起頭,看見顧裏站在我面前。她眼睛紅紅的,走過來朝我伸出手。

她把我帶出去,塞進了她的車裏。

我好像是從那個時候,就昏睡過去。後來發生了什麽,都不太清楚。

我終于在內心裏發現,隻要有顧裏在身邊,我就敢放心大膽地睡過去,無論身處什麽地方

我知道,她一定會守護我。"

4."我還是搖頭。我受不了顧裏還在手術室裏,而我卻睡死過去。我很害怕一覺醒來,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顧裏這個人了。我一想到這一點,眼淚刷刷地掉出眼眶,我忍不住發起抖來。"

5."後來,每當我回憶起顧裏那時的眼神,和臉上的微笑,我就難以掩蓋內心仿佛針刺到穴位時酸脹般的痛楚。我是在當晚離開了那個別墅,回到自己家開啟手機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發給顧裏的那條簡訊"我買一點東西就過來,稍微遲到一會兒"後面,有一個紅色的感嘆號,那是傳送失敗的標識。我在那一刻,終于明白過來了顧裏為什麽看著我時,臉上會露出那種如釋重負般的高興,和目光裏喜悅的滿足。在我到達之前,她一定是一個人在寂靜的客廳裏坐了好幾個小時,一定是久久地面對著一張擺滿了大魚大肉、熱湯美酒卻空無一人的餐桌,她肯定覺得自己已經被所有人拋棄了--但我在最後出現了。所以她才會那麽高興,像過年似的張羅著我坐下,一起吃飯。她竟然因為這理所當然的出現,對我感激。

不,這不應該是顧裏。她不應該這麽卑微,她不應該這麽容易滿足,她應該是所有人圍繞著旋轉的中心,她應該是永遠挑剔我們、讓我們時刻遷就她的刻薄貴婦,她應該在我們遲到一分鍾時,就在手機裏沖我們咆哮,並且在我們到達之後打斷我們的狗腿。

這才是她。

這才是那個驕傲的她啊。

我躲在自己的被子裏,哭得撕心裂肺。那是我人生中,哭得最傷心的一次,比簡溪離開我的時候,和我參加崇光葬禮的時候,哭得都還要傷心。哭到後來,我整個人開始咳嗽,停也停不下來。我的胸腔像一座千瘡百孔的城牆,大風呼嘯著,把一切都刮沒了。" 首先是顧裏,我對顧裏的依賴其實是一種反作用力,那是建立在顧裏對我的依賴上的一種投射,我對她所有表現出的難分難舍、不離不棄,其實全部都是她投影在我身上的鏡像。對于顧裏,我的優越感來自我打心眼裏明白,無論她看上去多麽金光燦燦、刀槍不入,原地打坐就能修得金身,但是蛇有七寸、龍有逆鱗,她的罩門就是她的孤獨。她在滿足人類最基本的群居動物需求上,是一個徹底的失敗者。她沒有朋友,她少人關心,她唯一的男朋友也和她一樣是一台電腦。而我,是她生命中唯一的一個朋友。盡管她也和南湘唐宛如混在一起,但是我內心明白,那僅僅隻是因為我和南湘唐宛如混在一起。我對她所有的依賴都是為了讓她對我更依賴,我潛意識裏住著一個陰險的怪物,它想要霸佔她,想要吞噬她,想要將她連皮帶血地生吞活剝,想要將她的人連同她的魂,都一起吞進肚子裏據為己有。這也是為什麽,每一次隻要我覺得她有什麽秘密隱瞞著我,有什麽事情欺騙了我,我就會歇斯底裏地勃然大怒。因為我自私地認為,顧裏不應該對我有所保留,如果世界上還有一個人可以和她分享,那麽這個人隻能是我。但是,當我想通這一切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裏蕭裏蕭

崇光俯過身子,他在我耳邊,用他低沉而又迷人的聲音對我說:"林蕭,你搬到我家,和我一起住吧。試試看,好麽?"他呼吸裏的荷爾蒙芬芳,仿佛一把鋒利的剪刀,將我的所有理智都剪成了碎片。

然而,當那些碎片紛紛揚揚地在我腦海裏吹起浪漫的雪花時,我突然發自潛意識地說了一句話,那句話仿佛是我唯一殘存的理智,又或者像是出自我的本能,崇光聽完後,突然愣住了,他不由自主地放開了我的手。其實我明白他的驚訝,我的話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如果換了是我,聽到對方一句這麽莫名其妙的回答,我也會和他一樣不知所以。

我當時脫口而出的是:"那顧裏怎麽辦?"

"什麽叫我怎麽辦?"顧裏那雙尖頭高跟靴子剛剛穿上了一隻,就迫不及待地直起身子把另外一隻靴子拿在手上,她把靴子的尖頭抵在我的喉嚨上,仿佛是徐克武俠電影裏的女刺客,但是她一高一低的樣子卻像是賈樟柯農村題材電影裏的瘸子,"林蕭,我警告你,我不搞同性戀!你對我死了這條心吧!"

說完,她把另外一隻靴子麻利地穿好,立刻比我又高了12cm,她剛剛低垂下她那刷得又濃又黑的睫毛,想要站在更高的層面繼續訓斥我的時候,我一把抱住了她。

那是我今年,哭得最久的一次。我的鼻涕毀掉了顧裏的一件細山羊絨短毛大衣。

(唐宛如搬家時,準備拆開"最美好的時光")

它是屬于我們的,過去。

它喚醒了我身體裏所有的對顧裏的信任和喜歡,依賴和縱容,回憶征服了我,過去抓緊了我。從那個時候起,我就再也沒有懷疑和憎恨過顧裏。但是,我也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全世界都冷漠地轉過身背對顧裏的時候,她的身邊,剩下的人,竟然隻有我。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