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愛放逐

被愛放逐

《暗香》是一部中國大陸電視劇,全劇共有33集,曾用名《被愛放逐》。由楊文軍執導,張挺、李永群、汪啓南編劇,黃曉明、王珞丹任東霖雷恪生主演,于2009年播出。黃曉明同時為投資人之一。

《暗香》通過程氏家族幾代人在南洋的奮鬥,表現了海外華人的創業艱辛和赤子情懷,劇中豪門恩怨、愛情糾葛、商戰陰謀重重交織、懸念迭起,既具有偶像劇的種種特質,又突破了以往偶像劇的固有模式,立意更宏大,矛盾沖突也更加復雜 。

  • 中文名稱
    暗香
  • 外文名稱
    An Xiang
  • 出品時間
    2008年
  • 首播時間
    2009年5月22日
  • 製片地區
    中國內地
  • 集    數
    33集
  • 導    演
    楊文軍
  • 類    型
    商戰,懸疑,愛情
  • 主    演
  • 製作人
    李墨增
  • 上映時間
    2011年8月21日 東南衛視
  • 首播平台
    廣東公共頻道
  • 製片人
    葉青
  • 總監製
    金洪躍、吳昊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上星平台
    2011年8月24日 雲南衛視
  • 其它譯名
    被愛放逐
  • 編    劇
    張挺、泳群、汪啓南
  • 出品公司
    北京漢韻唐風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同一天,全世界華人商會的領袖都來到南洋,他們在送別一個老人的死去,同時等待一個王子的歸來……

被愛放逐

程氏家族第四代繼承人程遠從美國回來了。程遠在歸途上,有人在他船艙的臥室裏藏匿大麻,恰巧,因為他跟別人換了艙室,躲了過去。與他換艙室的一對中國男女,男的叫李克金,女孩叫伍月。李克金冤枉地被捕,伍月來到島上,並請求程遠營救李克金。程遠正深陷在父親去世之後家族的混亂之中,他必須跟費先生的女兒麗達聯姻,必須穩定家族各方面的關系才能從泥濘中走出來。

大姐的兒子皮皮虎視眈眈要奪權,愛他的二姐一意孤行,家族的元老七叔,希望他做傀儡,麗達的父親隨時都想一口吞掉程家,有太多的脈絡要梳清,有太多的真相要查明。從此兩個毫不相幹,天壤之別的年輕人程遠和伍月都陷入到一個復雜的家族爭鬥的大旋渦中,越陷越深。伍月指望程遠救李克金,程遠依靠伍月做掩護去解疑惑。

在家族爭鬥的過程中,伍月替他擋了一槍,程遠發現他漸漸愛上了身邊的這個北京女孩。但是和麗達的聯姻,也是家族的責任,責任重于生命。程遠知道,他無法擺脫自己的命運。二姐為了程遠的安全把他送到了北京,並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替他掃除了家族內部的障礙,沮喪的程遠再次見到了伍月,曾經滄海難為水。當他的事業逐漸走向正軌,他也發現自己逐漸漩入黑暗中,這個黑暗,來自于仇恨,來自于報復。伍月把他一點一點地從黑暗中挽救出來。

身處動蕩的程遠將怎樣延續祖父的傳奇,程遠不必再像他的祖先一樣,把辦公室設在大海前,眺望祖國。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職員表

出品人董永翔、葉青、吳昊、方升眾、黃曉明
製作人李墨增
導演楊文軍
攝影阿全
剪輯宋輝
燈光楊興洪

[以上資料來源]

[以上資料來源]

分集劇情

第1集

二十世紀初,一條開往馬六甲海峽的豬仔船,把程大一家帶到了英屬殖民地南亞。父母皆在佔領軍的炮火中喪生,少年程大跟隨五哥等礦工身後,開始了充滿凌辱艱辛的掘金生涯。五年後,長大成人的程大對漂亮富家小姐小金一見鍾情。在礦工暴動中,程大大難不死,來到金家求婚,卻遭到金老爺金大力的嘲笑和驅逐。血氣方剛的程大以自己的性命和金大力做註,發誓要找到金礦,娶金小姐為妻。程大和同伴們走遍南亞的海島尋找金礦,歷盡千難萬險終于在金蟾島發現金礦。當滿載而歸的程大找金大力履行諾言時,貪婪凶狠的金大力背信棄義,暗殺程大獨佔金礦。程大九死一生被礦工遺孀所救,他和同伴懷著仇恨重上金蟾島,在血火之中搶回屬于自己的金子。  

第2集

銜恨復仇的程大改頭換面,以英國華人富商身份出現在金大力面前,他利用金的貪欲假意與與之合伙做生意,也開始了對金小姐報復般的追求。金小姐被程大全新的面目所迷惑,真的愛上了他,並懷了他的孩子。等金大力發現自己被騙,還賠上了女兒的清白時,已經傾家蕩產。他帶著身懷六甲的女兒住進貧民窟,程大陰森亮相,向他們表明了自己身份,怒斥金大力當年的惡行。羞憤難當的金大力當晚在火災中喪生,金小姐在貧困和恥辱中誕子,她為自己和兒子的前途計量,忍受骨肉分離的痛苦,把嗷嗷待哺的孩子送到程家。程大對兒子從畏懼討厭到愛不釋手,被動地當上了父親。  

第3集

程大在昔日同伴小紀的介紹下,結識了初到南洋的孫中山先生。孫中山醫好了他兒子的病,為孩子取名程進,意喻中國未來要進步,他喚醒了程大的拳拳愛國之心。小金來程家要回兒子,程大終因不舍與小金成就了一段孽緣。在以後的歲月裏,程大發展遠洋航運業,終成一代南洋華人巨富,他資助孫中山和他的革命事業,與紀、費兩位異性兄弟建立盟約,誓言相互扶持,撫恤天下華人,他始終想回歸大陸,最後還是與小金終老在金蟾島。程家的子孫在南亞開始了家族企業的傳承。百年之後,世紀之初,程家第三代繼承人程仁先生暴卒,唯一的兒子程遠從美國回南亞奔喪,途中邂逅中國大陸的一對年輕情侶伍月和李克金,因為好心與之互換郵輪的客房,伍月二人被誣藏毒被捕。  

第4集

程遠踏上闊別已久的金蟾島,受到程氏家族的歡迎,他看到了從小一起長大的外甥皮皮和麗達,也被指定為程氏集團繼劇照承人。可是,童年喪母的痛苦記憶,加之離家十六載的生活經歷,使程遠與家族極度隔閡。他斷然拒絕對程家勞苦功高的二姐的懇求,堅決不肯接掌家族企業;他漠視在程氏集團舉足輕重的七叔的規勸,對程氏集團毫不關心。正當大家對他失望之際,程遠得知郵輪豪華客艙藏毒案與已有關,當他明白自己險遭陰謀陷害,開始對父親死因產生懷疑。程遠為了調查真相留在南亞,勉強接受集團董事長職務,卻拒絕接受歷代程家繼承人的信物-一隻裝有秘密的歐梅尼亞手機。七叔公開對他表示不滿和排斥,開始顯示出居心叵測;外甥皮皮也在瘋母的影響下對程遠充滿嫉妒和仇恨。程遠在調查中震驚地發現,父親可能死于慢性中毒。  

第5集

為查找父親死亡原因,程遠來不及趕回金蟾島參加父親葬禮,受到眾人鄙視,也令二姐極度傷心。隻有青梅竹馬的麗達信任支持他。蒙冤的李克金面臨極刑,伍月在異國他鄉奔走求救,絕望之際在報上發現程遠的身份。她在記者的幫助下混入程氏集團酒會,卻被程遠臨時利用掩飾自己。伍月為救男友,不惜醉酒助程遠脫身。當她苦求程遠做證時,程遠卻毫無同情心地甩下她,去會見父親老友-南亞國務秘書馬奎那為他安排的檢察官,伍月為之氣結。是夜,被愛情和嫉妒沖昏頭腦的皮皮約麗達在海邊見面,企圖強暴,卻和麗達同時得到訊息,程遠遭遇車禍。  

第6集

大難不死的程遠感覺危機四伏,他在麗達的幫助下從醫院脫身,卻在機場卻步,他決心冒著危險繼續調查案件真相。灰心喪氣的伍月發現高傲的程遠竟坐在她的旅館房間裏,還要與她達成協定,利用她來掩護自己的調查行動。伍月為救未婚夫,違心地陪著程氏集團的年輕董事長花天酒地四處嬉耍,兩個背景迥異的年輕人沖突笑料不斷。他們的行為讓七叔和皮皮暫時放松了警惕。善解人意的麗達看出程遠是在演戲,她依然盡力幫助程遠,並提醒他警惕皮皮。程遠和伍月的"情事"被記者大肆渲染報道,二姐憤怒訓斥之餘,明確指出她不會相信程遠愛上一個普通身份的中國女孩。程遠在姐姐的逼問之下,隻承認自己在追查毒品陷害案,並未完全說出實情。監中的李克金看見報道,也對伍月產生誤會。伍月解釋自己所做都是為了救他出獄,樂觀的伍月對未來充滿信心。

第7集

程遠公開和伍月在五星級酒店同居,暗中僱用偵探調查案情。當伍月得知已有足夠證據還李克金清白時,興奮地要去報案,卻被程遠綁在酒店的床上不得脫身。程遠請檢察官協助調查,隨即被告之藏毒案和車禍的主謀是外甥皮皮。皮皮的被捕讓程遠深感震驚混亂,也讓皮皮的母親-程遠的瘋大姐病情加重。二姐在程遠的追問下,隱瞞了皮皮父親當年死因。家裏發生的一切,讓程遠感覺親情缺失。伍月得知案情已白,立刻原諒了程遠的粗暴無禮。正當她滿心期待與未婚夫重逢之際,麗達突然找到程遠,說出車禍當夜的實情。程遠得知皮皮不在現場,說服麗達出庭做證,使毒品案件押後重審。伍月看到案情離奇翻盤,絕望之餘對程遠產生誤會,她懷著內疚和仇恨來到程家別墅,將刀架在程遠頸上。  

第8集

伍月聲淚俱下地痛斥程遠高高在上,漠視李克金的生命,程遠向她百般解釋,伍月終于沒能下手。她為求心安自行認罪,入獄誓與未婚夫共生死。程遠被她的勇氣和意志震撼,假造病情將她保釋出來。伍月與程遠再度發生爭執,程遠突然發現自己對這個率真開朗的北京女孩有了好感。為了進一步幫助她和李克金,程遠偷偷扣下伍月的護照,暗中安排住所。在程遠和麗達的苦勸之下,皮皮終于答應說出真相。當伍月得知案情再見曙光,回國在望,興奮地透支額度卡請程遠吃飯。兩人在排檔大吃火鍋,氣氛融洽,程遠也知心地講出程氏集團的經營困境,讓伍月驚訝不已。  

第9集

程遠和伍月喝得酩酊大醉開心不已,讓深愛程遠的麗達感到擔心。翌日,皮皮受到威脅臨陣反悔,讓案情一波三折再入絕境。無從發泄的程遠遷怒焦急等待的伍月,兩人再度生隙。伍月憤怒搬離程遠安排的住所,立刻陷入拮據的窘境。這時程氏集團的遠洋航運即將啓動,程氏集團的百年盟友、生意伙伴費氏集團的董事長費先生也將來南亞共商大事。麗達代表費氏公司,在董事會上詳解講解航運方案,又把父親公司資料毫無保留地交給程遠。程遠卻按一封匿名信的線索,獨自來到檳城暗訪遠洋航運公司。他在貨船結識了一位自稱船長的中年人,原來這就是想試探觀察程氏集團繼承人的費先生。兩人在KTV玩樂之際,程遠從麗達電話裏得知費先生身份,而被騙來當陪酒侍應的伍月,竟然打了費先生一記耳光,隨即被程遠認出來,羞憤之餘,伍月再度與程遠爆發爭吵。  

第10集

老道的費先生輕而易舉地勸服了伍月,並認她做幹女兒。他向程遠講述了當年程、費、紀三家結盟闖蕩南洋的歷史。這時七叔正接受一個神秘人物的指令,要程氏盡快啓動遠洋航運。麗達迎接父親到來,表達了對程遠的好感和信任。二姐專設家宴招待費先生,賓客雙方都在程遠面前表達了要聯姻結盟的熱情。這時伍月以費先生幹女兒的身份突然出現在宴會上,讓程遠吃驚又擔心,生怕她直率無忌再說錯話。伍月已經從領事館得知程遠對自己的幫助,她真誠感謝程家的照顧,感謝費先生的愛護,眾人心情各異。 費先生執意留伍月住在麗達別墅,麗達和伍月的談話,讓伍月發現自己喜歡程遠。二姐聰明地向程遠指出,費先生收留伍月,是希望皮皮案件早結,不要再牽扯麗達。二姐勸程遠接受現實,程遠仍堅持案件另有隱情,但調查再度受挫。伍月的無意之舉讓大姐瘋病發作,二姐終于向程遠揭開了程氏家族有關皮皮的禁令,當程遠得知母親當年竟然是被大姐夫害死,血淋淋的真相讓他深感驚心動魄。啓動遠洋航運的動議表決在際,程遠與七叔的沖突開始表面化,因為得不到費先生的支持,程遠決定再次暗訪船隊。在跑車裏,他發現一心逃離程家別墅的伍月。

第11集

熱心的伍月自告奮勇幫程遠去調查貨船,結果被水手圍困。程遠冒著危險在一眾打手的追趕中救出伍月,兩人跳海逃劇照生。伍月告訴程遠打手中有一人酷似郵輪"服務生"。程遠根據伍月所見線索,僱用偵探調查得出結論,有人利用程氏遠洋船隊販賣人口。七叔察覺程遠的異動,立刻表示要在國慶招待酒會上宣布退休,把程氏完全交給程遠;二姐得知勸告程遠不要輕舉妄動,程遠卻表示不能容忍犯罪。為維護家族榮譽,他通過一直幫助他的檢察官報案。程遠以朋友的身份為伍月送別,李克金發現他出手闊綽,竟慫恿伍月去釣程遠。伍月失望之餘,越發感到程遠的可貴,她用理智克製情感,拒絕了程遠的禮物。國慶招待酒會即將舉行,預感危險來臨的費先生拉著女兒欲逃離金蟾島,麗達決意要和程家共進退;七叔到監獄看望皮皮,暗示機會將至;二姐去找伍月,請求她勸阻一意孤行的程遠。  

第12集

程遠從馬奎那口中得知檢察官下落不明,遠洋船隊販賣人口根本未得到阻止,他不顧伍月的哀求,毅然在酒會上公布真相,矛頭直指退休的七叔。程遠在酒會現場遭遇殺手,伍月不幸中槍生命垂危,搶救過程中,程遠得知伍月是因為指認殺手保護自己而受傷,極度震撼,不停祈禱伍月活下去。麗達痛心不已,在電話裏憤怒指責父親;二姐也沖進七叔別墅,怒斥七叔下手狠毒,可費先生和七叔都竭力否認參與暗殺。馬奎那告訴程遠,遠洋船隊上根本找不到販賣人口的證據,案情的所有線索都被掐斷,程遠感覺局面錯綜詭異,找來二姐照顧術後的伍月,和麗達共同尋找最後的證據――船隊犯罪的照片文檔。  

第13集

程遠開車引開七叔的盯梢,掩護麗達找到了照片文檔時,這個過程卻被費先生發現。當程遠找來媒體,即將把證據公諸于眾時,手機傳來伍月被綁架的影片。為了伍月的安全,程遠聽從綁架者的指令,違心宣布引咎辭職,眾人嘩然不解之際,程遠又介紹新任董事長人選上場,皮皮得意洋洋地現身會場,再度引發驚嘆。在七叔的一手操控下,皮皮軟禁程遠和伍月,坐上代理董事長的寶座。他從二姐處接回瘋母,又向二姐索取程先生的信物,被二姐斷然拒絕並讓他好自為之,麗達也斥責他的所作所為。皮皮報復地告訴麗達,最終泄露訊息把程遠逼向絕境的,正是她的父親費先生。麗達萬念俱灰,在別墅內服葯自盡。  

第14集

麗達獲救,皮皮也遭到七叔的訓斥。程遠在別墅盡心盡力地照顧傷後的伍月,向她隱瞞了被軟禁的實情。皮皮借向程遠劇照請教公司發展方向來羞辱他,兩人唇槍舌劍被伍月發現,程遠急忙安撫伍月。費先生回島欲帶麗達離開,又威脅七叔提出要在程氏殘局中分一杯羹。皮皮鼓足勇氣向費先生表達了對麗達的愛意,遭到恥笑和拒絕,費先生明確指出他就是七叔的傀儡。麗達目睹爭執,向父親宣稱要留在程家替父親贖罪,費先生也無可奈何。殺手再度現身,聲稱是皮正南原手下的兒子,他挑拔皮皮與程家的仇恨,要聯手皮皮繼續幹掉程遠。皮皮去問七叔真相,七叔半哄半嚇地告誡他看好程遠,凡事不要深究。皮皮不服,遂暗中設計,用程遠的安危故意恐嚇麗達,麗達急忙去找二姐商議,兩人決定冒險幫助程遠逃離金蟾島。  

第15集

二姐送入帶有歐梅尼亞的手機面包,程遠帶著昏睡的伍月逃離別墅。不想皮皮已經等候在麗達準備好的快艇邊,還當著程遠的面打死殺手。皮皮放程遠和伍月離開金蟾島,七公向他興師問罪,皮皮卻聲稱他不想親手殺死舅舅,也不想受人擺布,這一切都是他設下的圈套,程遠現在已經成了殺人嫌犯,再也不能回到金蟾島了。他的話把七公氣了個半死。逃出生天的伍月不明真相,急于擺脫程遠打電話報警。程遠從麗達的電話中吃驚得知自己成為殺人凶嫌,正被警方通緝。這時警察找上門來,程遠機智應對脫身,帶伍月重返金蟾島。在郵輪的豪華客艙中,面對神情戒備的伍月,程遠始終無法說出深埋心底的愛意。他為伍月安排好歸國的事情,在麗達面前被警察帶走。伍月在記者家中與被釋的李克金團聚。歷盡劫難歸國在即,伍月卻發現自己對程遠的感情愛恨交織,仍然無法釋懷。  

第16集

歸國登機前,伍月從機場電視中看到程遠被捕的新聞,內心極度不安,即將踏上歸程的一刻,她接到麗達的電話,終于得知程遠為她所做的一切。她不顧一切離開即將起飛的飛機,跑向警察局為程遠做證。與此同時,二姐以大姐性命相脅,逼迫皮皮還程遠一個清白。慌亂中皮皮向七叔求助,遭到斷然拒絕。皮皮意識到自己和母親已然是程家爭權奪勢的犧牲品,無奈之下為了母親隻好選擇自首。馬奎那親迎程遠出獄,承諾說服七叔離開南亞,讓程遠重掌程氏集團。程遠見到伍月失而復得,真情流露地將她緊緊擁在懷中,這一幕被李克金看在眼中。程家設宴招待伍月和李克金,七叔不請自到送給伍月一盒貴重首飾。程遠暗中請麗達留下伍月,達麗理智又不失嫉妒地告訴伍月,自己也渴望與程遠有那樣一段生死交情,她又指出伍月其實早就愛上了程遠。  

第17集

麗達的話,讓伍月敏感地意識到程遠肯定又在設計圈套。她急忙跑回去見李克金,李克金果然和她翻臉,兩人爭執中伍劇照月跌倒昏迷,醒來發現又躺在程遠別墅。程遠坦承自己愛上了伍月,所以單獨去見李克金,利用其弱點將之收買,現在李克金已經離開南亞。程遠讓伍月安心養傷,向外單方面公開了他和伍月的感情。伍月雖然愛著程遠,但對異國他鄉的生活毫無思想準備,對程氏家族更是心存忌諱,她假意應付程遠,偷偷為自己訂購機票。七叔也將坐同班飛機離開南亞去中國大陸養老,臨行前被程遠截下,將他引向程家祖祠。在祖宗牌位前,程遠憤怒歷數七叔罪行,逼問他是否謀殺兄長。七叔拒不承認,突然心梗發作,被緊急送進醫院。  

第18集

重病的七叔仍然惦記著死後進入程家祖祠,二姐向程遠講述了七叔的身世和他對程家的功勞,肯定地說他不會謀殺父親。程遠再度陷入迷惘。二姐以殺手與皮家關系推斷,皮皮應該是真凶,程遠仍舊不信。混亂過去,程遠發現伍月竟然不辭而別,而且坐得就是七叔那一班飛機,震驚之餘懊悔萬分。失去伍月的程遠萌生去意,他向麗達說出自己痛恨金蟾島,痛恨這個充滿冷血和罪惡的家族。二姐想阻止程遠去中國,爭執中皮皮越獄的訊息傳來。程遠趕到現場,奮力救下跌落礁石的皮皮,大姐卻失足墜海身亡,皮皮痛不欲生。大姐之死讓程遠冷靜反思自己的責任,他安葬大姐,為皮皮爭取出獄,這期間又目睹因家族生意沒落,公司底層員工凄慘的生存狀況,開始起承擔家族賦予的使命。二姐欣喜之餘,暗中扣下弟弟寄給伍月的信,竭力促成程遠和麗達的聯姻。程遠在巡視下屬公司時,發現隱姓埋名的外甥,皮皮依然神情冷漠,不知其想。為振興家族企業,程遠開啓程氏繼承人的信物――歐梅尼亞手機,從而了解到程氏家族因為撫恤救濟海外華人,在華人心目中有著非同小可的地位和影響力。  

第19集

程遠整飭企業,致力程氏的上市計畫,他想爭取程氏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費先生的支持,費的態度卻先揚後抑。麗達為了說服父親,聲稱要與程遠訂婚,二姐得知興奮異常,立刻向媒體通報訊息。不料程遠延後上市計畫的表決時間,麗達騙父親說出的訂婚日程臨近,這讓麗達騎虎難下。她向皮皮酒後吐露實情,皮皮為鼓勵麗達向她求婚,被費先生氣急敗壞趕出別墅。麗達受皮皮影響,決意將錯就錯,用訂婚儀式向程遠表達愛的決心,她對二姐說即使程遠不出席典禮,也心甘情願。儀式當天,為上市閉關做方案的程遠及時趕到現場,為麗達解圍,他暗中給麗達看費先生出賣程氏集團的證據,麗達羞愧難當,宣布取消訂婚儀式。程遠事後對二姐說盡管費先生野心彰顯,但麗達是個好女孩,如果沒有伍月,他也許真的會選擇和麗達在一起。

第20集

二姐聽了程遠的肺腑之言,內疚坦承曾經扣下程遠情書。程遠原諒了姐姐,並說早晚會去中國找伍月,因為他已經萌生了到中國大陸做生意的念頭。皮皮在麗達別墅意外聽到費先生和七叔的電話,強行闖入董事會上向程遠示警,程遠發現桀傲的皮皮開始幫助自己,非常高興。上市計畫在董事會順利通過,費先生卻將麗達帶離金蟾島,預言程遠又要重蹈覆轍。程遠震驚獲知國務秘書馬奎那公開表示政府不支持程氏的上市計畫,程氏集團的改革頃刻之意化為泡影。直到此時程遠終于明白,馬奎那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他一直視程氏集團為黑金政治工具,所以操控了一系列的陰謀和命案。二姐帶程遠離島,說要借助馬的敵對政治勢力還擊馬奎那,二姐的小女兒尤娜不幸在新一輪暗殺中喪生。七叔重出江湖,躍躍欲試要接掌程氏集團。程遠和七叔針鋒相對,表示決不向惡勢力妥協。  

第21集

關于程遠的暗殺行動仍在繼續,為弟弟的安全擔驚受怕的二姐在絕望之際,指示程遠去中國大陸找當年三個盟友之一的紀家求助。程遠在追殺中孤獨踏上了去往中國大陸的旅程。在北京,伍月家的小飯館正上演著普通人的一幕幕喜怒哀樂。伍月在南亞的經歷被當成傳奇被人議論紛紛,父母擔心女大不嫁,還想促成她和李克金的婚事。李克金為了重新找回伍月的愛,把程遠贈予的重金全部捐出;當他發現伍月因為槍傷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天天為伍月擔心。金蟾島上的鬥爭漸漸白熱化,皮皮意圖幫助二姐,終被七叔所忌。李克金對伍月窮追不舍,酒後訴衷腸,可伍月曾經滄海,無論如何也不再動心。  

第22集

在北京街頭,程遠終于找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孩,可她身邊卻站著一個醉酒的李克金。在送李克金回家的路上,程遠誤會他們重歸于好,強忍嫉妒送上祝福,伍月也隻好將錯就錯。程遠為失去伍月黯然神傷之際,李克金的拳頭讓他徹底猛醒。程遠為伍月感到內疚痛心,開始尋找國際名醫。伍月忍不住來找程遠,聲稱要做為東道主好好招待朋友。她開著面包車拉程遠跑遍北京的大街小巷,程遠也暫時忘記南亞的血腥殘殺,找回普通人的快樂。與儒雅睿智的紀先生會面,又讓程遠感到心靈的豁達和寧靜。紀先生告訴程遠,能夠幫助他的隻有他自己,囑咐他要珍惜身邊的人和事。  

第23集

程遠被北京的大氣祥和所吸引,他向伍月求婚,承諾會永遠留在她身邊。與此同時,馬奎那派出的殺手也潛入北京。金蟾島程家別墅,二姐設宴單獨請來七叔;北京的伍月也在為程遠準備生日壽面,跟蹤而至的李克金發現殺手,三人與殺手的搏鬥過程中,伍月舊傷發作,程遠奮力保護,李克金卻不幸遇害。金蟾島上,二姐和七叔也正上演他們人生的最後一幕悲劇,二姐在彌留之際,笑著告訴七叔酒菜裏下了毒,她要為女兒報仇,要讓弟弟重歸程氏,七叔不甘離世。程遠在醫院承受著伍月父母的哭訴和指責,他懺悔地守在伍月身邊,痛恨自己給愛人帶來的一次又一次的傷害。  

第24集

程遠告別昏迷中的伍月,準備踏上復仇之路。紀先生又向他告知南亞發生的慘劇,接踵而至的打擊,讓程遠幾近崩潰。紀先生看出他的想法,勸慰他隻有復興程氏企業,才是告慰死去親人的最好方式。程遠把伍月托付給紀先生,回到南亞。七叔葬禮舉行的同時,皮皮率人抄了七叔的家。程遠陰森宣告,程氏家族一個時代結束了,現在程家要服從他的鐵腕。在馬奎那面前,程遠語帶雙關地表達對七叔遺物的關註。在二姐的靈堂上,程遠和皮皮終于聯起手來,誓言為程氏家族復仇。程遠與費先生達成了暫時和解,皮皮代表程遠和六大銀行達成妥協,兩人齊心協力對付馬奎那。七叔留下的帳簿成為各方爭奪的焦點,皮皮不忍麗達留在金蟾島,嘗試說服她離開是非之地,麗達卻說不忍看至親至愛再互相傷害。程遠告誡皮皮要放下對麗達的感情,自己卻在思念著遠在北京的伍月。伍月清醒後,出現了失憶症狀。  

第25集

程遠指使皮皮利用費先生向馬奎那傳遞假信息,麗達也在苦勸父親不要再和程遠鬥下去,費先生不以為然。皮皮取得費先生的初步信任,向老費透露七叔帳簿在程遠手上的訊息,並把程氏和六大銀行的協定副本交給他。皮皮向程遠復命,發現程遠將七叔的牌位放進祖祠,程遠淡淡地說那是擺給活人看的,皮皮為程遠的心機所震驚。麗達嘗試勸止皮皮,皮皮激動地說程家已經家破人亡,自己現在就是要幫舅舅守住程家,麗達非常難過。在北京的伍月從惡夢中醒來,似乎想起了什麽,拿著七叔送給她的首飾盒中獨自離家出走,馬奎那派去的人也隨後找上了伍家。程遠得知訊息,急著要去北京找伍月,這時南亞反貪局找到程遠,要他舉報馬奎那。程遠將計就計,說自己已經證據在手。伍月憑著僅存的一點記憶碎片,來到南亞尋找過去,竟然在街上與程遠擦肩而過。皮皮不想程遠在最關鍵時刻分神,隱瞞了伍月來南亞的事實,帶人在酒店旅館拼命尋找伍月的下落。四處尋找記憶的伍月終被費先生發現,隨即遭到綁架。  

第26集

馬奎那為拿回帳簿,單獨會見程遠。談話中,程遠巧妙安排竊聽器,引導著歷數馬的罪行。兩人的談話內容被皮皮一一錄下。當程遠以為勝券在握時,馬奎那終于露出猙獰面目,說有人質伍月在手。程遠震驚。程遠讓皮皮交出談話錄音去交換伍月。在交換現場,程遠簽下法律檔案欲帶伍月離開,遭遇追殺。在皮皮的幫助下,程遠和伍月死裏逃生,程遠也發現伍月已經失去記憶,難過之餘也為伍月慶幸,叮囑身邊人不要讓她恢復記憶。反貪局官員找上門來,說馬奎那開始要反訴程遠。瀕臨絕境之際,七叔的啞巴僕人交出遺囑錄像,裏面七叔遺言感激程遠把自己的牌位安放在祖祠裏,所以要告訴他帳簿下落。原來老謀深算的七叔竟然把帳簿藏在送給伍月的首飾盒中。被解救的伍月對所有人都極為恐懼,拒不說出盒子下落。程遠製止皮皮用強,溫柔安慰伍月。伍月突然心有所感,向程遠說出了盒子的下落。  

第27集

費氏集團的周年慶典,程遠帶著伍月盛裝出席,向馬奎那拔出最終的復仇之劍。伍月對對費先生和麗達的問候深感迷惑,她告訴皮皮,程遠給她的感覺又陌生又熟悉。當馬奎那得知程遠已將帳簿交給反貪官員,哀哀求饒不成,回到家中自殺。經此一役,程遠更加鞏固了在程氏集團的地位。在小尤娜的墓地前,程遠告訴皮皮下一個目標將是費先生。皮皮站在麗達和程遠之間,開始感覺到恐懼。伍月一點點恢復著記憶,在郵輪上,伍月終于被程遠感動,答應去國外治療。在麗達的追問下,皮皮終于說出是費先生策劃了對伍月的綁架。麗達拒絕父親為她安排和外國政要聯姻,卻主動向皮皮求婚。程遠開始激烈反對,直到皮皮說自己心裏很清楚,麗達嫁給他是為了程遠,即便如此,他也心甘情願。程遠無奈,隻好告訴皮皮結婚可以,前提是必須離開程氏集團。  

第28集

程遠把要程氏下屬幾家公司資料讓皮皮轉交費先生,當費先生得知程遠急于周轉,要賣公司時,興奮地表示會全部吃進。談起婚事,皮皮說他鄙視費先生,也不會娶麗達。費先生放心,交待手下全力以赴吃進程氏下屬的公司。董事會上,程遠的決定遭到董事們的激烈反對,程遠仍然態度強硬。程遠鼓勵皮皮把麗達娶到手,皮皮以為程遠改變主意,興奮異常地去找麗達。程遠吊足費先生胃口後,和費先生簽訂了契約,同時讓皮皮帶著屬于他的程氏股份辭職,說將來他們可能成為生意上的對手。皮皮為自己在程氏最困難之時,帶著大批股份離開程遠而內疚,程遠對他和麗達表達了真誠的祝福。費先生對程遠的舉動不解,當他了解到程遠急聚資金的原因是要開發吉滿金礦,感覺更好的機會來了。他假意答應麗達的請求,以放棄對程氏產業的收購為條件,讓準女婿皮皮為他竊取得有關吉滿金礦的資料,皮皮違心潛入別墅,在程遠的電腦裏取得了資料。  

第29集

因為皮皮取得的資料和商業間諜提供的資料一致,費先生穩操勝券地參與了對吉滿金礦的競拍,最終取得了金礦開採權。程遠暗國聯合六大銀行打壓費氏股票,費先生資金吃緊,決定把吉滿金礦開採的新聞發布會提前。當程遠得知新聞發布會與皮皮麗達婚禮在同一天舉行時,決定放棄自己的精心布局,指示吉滿村村民停止抗議活動。村民不聽勸阻上街遊行,抗議費氏對吉滿金礦的開採破壞環境,費先生的開採計畫落空,股票狂跌。在皮皮和麗達的婚禮,費先生當著眾人的面痛罵程遠,用槍自盡。憤怒已極的皮皮痛毆程遠,憤然離去。麗達為父親送葬,看到程遠的到來,憤恨涌上心頭,卻昏倒在程遠懷中。程遠派出代表赴北京,感謝紀先生在關鍵時刻對程氏的支持,決定由紀氏集團負責程氏在中國大陸的投資計畫。紀先生出示了程、紀、費三家在百年前訂立的盟約。麗達一病不起,皮皮主動代表她開始為費氏集團的利益奔走,費先生的手下也找到紀先生,提出對費氏集團擁有控製權。這時麗達卻突然找到皮皮,告訴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結束,她要嫁給程遠。皮皮震驚瘋狂,以為麗達受到程遠的挾製,對程遠充滿仇恨。  

第30集

程遠向皮皮宣稱會照顧麗達一生,皮皮已經對程遠完全喪失信心,認定這又是程遠的陰謀詭計。他和費先生的手下聯手,欲對抗程遠解救麗達。皮皮假意再找程遠,說要回到程氏集團,程遠拒絕了他,皮皮向遠舉起手槍,麗達及時出現製止皮皮,說自己一直愛程遠,讓皮皮忘記她,皮皮痛苦離去。程費集團聯合董事會宣布,由于麗達將財產托管,程遠成為費氏集團的代理董事長。程遠臨時介紹從北京趕來的紀先生代表,眾人震驚地發現,伍月面目一新地來到了會場上,麗達當場昏迷。程遠安撫麗達後,懷著復雜的心情來見伍月,發現她仍然沒有恢復記憶。皮皮找到伍月,談話中試探出伍月已經記起了一切,他馬上把這個訊息告訴程遠,讓他取消婚約去找伍月,程遠動心。伍月回憶紀先生派她來南亞的目的,向紀先生請示是否回中國去。程遠陪同伍月視察吉滿金礦,皮皮設計讓程遠對伍月真情流露,目睹這一切的麗達卻哭著讓程遠把她帶走。皮皮繼續勸說伍月去奪回自己的幸福,伍月理智地拒絕,忍痛說會金蟾島對她而言,永遠是異國他鄉。

第31集

伍月向程遠辭行,兩人都在強行壓抑著自己的情感。伍月臨行前又接到程遠的約會信,兩人在布置浪漫的餐廳對坐,感傷不已。當程遠發現這是一個圈套時,記者的照相機已經對準了他們。麗達拿著登著他們照片的雜志去找伍月,隨著對話的深入,伍月開始發現麗達有異。程遠發覺麗達失蹤,憤怒地去找皮皮算帳,兩人在程家祖祠找到了伍月和麗達。麗達正在厲聲阻止伍月離開南亞,看到程遠和皮皮沖入,又換上柔弱的表情,這一切變化讓伍月驚悚不安。經請示紀先生,伍月決定留在金蟾島繼續觀察,紀先生也感覺到南亞情勢復雜,命令派人保護伍月。皮皮在伍月的房間安裝了竊聽器。他從程遠和伍月的對話中,終于知道程遠娶麗達的原因是因為麗達得了絕症,皮皮瘋狂驅車去找麗達,此時的麗達正與香港的買家商議做空費氏股票。皮皮苦苦懇求麗達跟他離開金蟾島,麗達卻讓皮皮聽從自己的調遣。此刻的麗達,已經不能再回頭。  

第32集

費氏集團的香港股票出現異動,紀先生在調查中得知有人暗中操盤,他命令伍月提醒程遠註意。程遠卻推說不想再麻煩紀先生。麗達請伍月做她的伴娘,程遠卻讓伍月盡快離開金蟾島嶼,遠離他們的婚禮。皮皮再度苦勸麗達放棄報復,麗達卻命令他看緊伍月。程遠要把將程氏資金註入股市,挽救費氏的危機,遭到眾董事一致反對,但程遠仍然要執意而為。伍月要求出席會議,說自己會代表紀先生幫助程氏,程遠拒絕向紀先生求助。程遠手下和伍月聯手找到麗達欺騙程遠的證據,伍月向紀先生匯報,紀先生派來的人也到了南亞。皮皮把從伍月房間竊聽到的結果向麗達匯報,麗達得知程遠已經義無反顧地掉入自己設下的陷井,心情復雜。婚禮在即,麗達約伍月見面,就在伍月快要說服麗達之際,費先生手下綁架了伍月,威脅麗達必須把這場戲演下去。程遠來看麗達,費先生手下在她身後把槍口頂在伍月頭上,讓麗達有苦難言。

第33集

程遠絲毫不知潛在的危險,他告訴麗達有關打垮程、費兩個企業的陰謀已經破產,紀先生聯合香港商界製止了費氏的股市危機。他坦誠地自己已經知道麗達在欺騙他,但還是願意娶她為妻,來彌補程家對費家的虧欠。他還讓麗達當心這場危機背後的陰謀。麗達感動之餘,顧及伍月的安危,製止程遠再說下去。她向氣急敗壞的費先生手下表示,和程遠結婚是她一生最大的夢想,無論他們如何要挾她,她都要把這場婚禮進行下去。在化妝間,伍月打昏了麗達,在費先生手下的槍口威脅下,冒充麗達去完成這場充滿危險的婚禮。麗達脫險的電話及時打到婚禮現場,展示簽署好的檔案,她會把費氏完事地交給程遠。費先生手下陰謀破產要鋌而走險之際,警察沖入婚禮現場,費先生手下倉皇逃離。程遠和伍月趕到費家的海洋館解救麗達。費先生手下卻抱住麗達按下炸彈按鈕……麗達陷入深度昏迷,程遠和皮皮都守在她的身邊。伍月忍淚告別程,離開南亞。數年後的程氏集團終于回歸祖國,開始在大陸投資。深愛麗達的皮皮,在絕望中關閉呼吸機,離開金蟾島。程遠始終孑然一身,因為他無法忘記那個善良率真的北京女孩。程氏集團參與北京奧運場館的建設,在那裏安放了程氏祖先資助辛亥革命的文物,還有那份象征海外華人奮鬥血淚史的百年盟約。此刻的程遠,佇立于北京之夜的絢爛煙花之下,他,會與夢中的女孩再度重逢嗎?  

音樂原聲

曲序
曲目作曲作詞演唱者
備註
1
你是天使王備陳濤黃曉明片尾曲
2被愛放逐


純音樂

[以上資料來源]

幕後花絮

1.製作方為真實打造出豪門家族的氣派,在場景的選擇上大下血本,不僅選擇一天租金成本就高達五萬的連體別墅進行拍攝,而且還找來多家五星級酒店提供外景拍攝。這其中三亞亞龍灣家化萬豪酒店還是首次對劇組開放--無敵海景的總統套房做為劇中辦公室的拍攝場地,價格不菲但也確實奢華大氣,甚至提供私人海灘為劇組拍攝所用;在三亞亞龍灣為了劇組能順利的拍攝不被遊客圍觀,還特意為劇組拍攝曾封路長達八小時。

2.導演楊文軍希望把這部戲拍得更加厚重,而黃曉明則希望能拍得更加時尚,以吸引年輕人的關註。創作理念的不同,也導致了兩人不斷的爭論甚至是爭吵,然而正是在這種爭吵聲裏,兩人碰撞出了很多火花,並把這種靈感加入到了戲中。

3.在拍攝這場戲"面對著萬念俱灰的"麗達",皮皮雙膝跪地地苦苦哀求,希望能用愛喚回心愛的女人,"的時候,任東霖因為沒有事先準備好護膝,就這樣足足跪了一夜,雙膝跪到紅腫。

4.黃曉明在奧林匹克公園的中心區進行拍攝時,引來眾多人群的圍觀,造成現場混亂,趕來探班的黃曉明的三十多位冬粉,有秩序的手拉起手做起人牆,把圍觀的人群攔在了劇組拍攝現場外,還不斷的提醒著希望體諒不要開閃光燈,劇組甚至親切的稱黃曉明的"明教"為"娘家人"。

5.任東霖因為演戲的投入,整個《暗香》拍攝結束後,大病了一場,眼睛一度幾近失明,經過一個月的治療,才慢慢恢復。

創作背景

《暗香》是導演楊文軍與黃曉明的首次合作。其實在之前兩人曾經多次想要攜手,結果每次都是擦肩而過。這次《暗香》終于給了兩人合作的機會。然而在這合作的過程中,兩人之間卻時常充滿火葯味。而這源自兩人對該劇的不同理解。身為青春偶像的黃曉明希望把這部戲拍的更時尚,而拍攝歷史、軍事題材出身的楊文軍,則希望讓《暗香》更厚重一些。在這種爭吵聲裏,兩人由各持己見到互相妥協再到激情碰撞,反倒找到了最適合《暗香》的一條路。于是這部《暗香》,幾乎是在兩人一邊吵架一邊修改劇本的狀態下完成的。

角色選擇

當初黃曉明並不熟悉任東霖,當聽說導演要讓任東霖出演皮皮的時候,黃曉明曾經有很大的顧慮,皮皮這個角色戲份很重,人物個性又很復雜,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演員能否演好,然而在任東霖演完和他的第一場對手戲之後,黃曉明就徹底放心了。整部戲拍完之後,黃曉明更是感嘆,皮皮這個角色,任東霖簡直就是不二人選。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
播出劇場播出時間
廣東公共頻道黃金劇場
2009-05-2219:30
東南衛視
東南劇苑2011-08-2119:35
雲南衛視浪漫劇場2011-08-2419:36

劇情評價

正面觀點

1.《暗香》並不僅僅隻是一個名牌展銷會,它最引人入勝之處,當屬錯綜復雜的愛情故事。黃曉明扮演的程遠與王珞丹扮演的伍月之間的愛情,是這部大戲的一條主線,這部戲中所體現出來的愛的內涵,比以往偶像劇中花前月下、卿卿我我要更加高明和深刻。(網易網評)  

2.爾虞我詐的商海諜戰,槍戰等精彩博鬥場面不斷、境外十二層豪華遊輪、價值四百萬阿斯頓馬汀超炫跑車、數十輛各知名品牌汽車輪翻登場、先進數位產品的使用、陽光沙灘美女,更有由GUCCI贊助數十套最新款服飾,電視劇《暗香》何謂處處透奢華。(新疆天山網評)

3.《暗香》的立意宏大,它在劇中體現了一種責任感:大到海外華人、華僑維護民族尊嚴、報效祖國的責任感,小到一個人對家人、對愛情的責任感,即便是劇中的愛情戲,也遠遠突破了日韓、台灣偶像劇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模式。(網易網評)

4.《暗香》其實是潛藏在表象之下的高貴的精神世界,是在紛繁復雜的世界裏,經歷各種紛爭之後,所保留下的最純真、美好的東西。它或許並不濃烈,卻可以持久的存在,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人的一生。(網易網評)

反面觀點

1.這部電視劇有不少劇情挺不合理的。其中最為典型的就是黃曉明與伍月之間的感情糾葛,為何兩人能夠如何千纏百繞糾結不休,劇情十分拖沓。(金鷹網評)

2.整部《暗香》可以說就是圍繞著黃曉明來展開的:黃曉明在劇中扮演從美國留學歸來的海外華人第四代,在不斷經歷爾虞我詐的商海諜戰最終贏得了個皆大歡喜的結局。而在劇中可以供黃曉明耍酷的元素有很多:槍戰、肉搏、境外十二層豪華遊輪、價值四百萬阿斯頓馬汀超炫跑車、數十輛各知名品牌汽車輪翻登場、先進數碼產品、GUCCI贊助數十套最新款服飾。讓人覺得這是黃曉明的贊助商集體出資給黃曉明拍的這樣一部充斥著廣告植入的商業大片。(金鷹網評)

3.在《暗香》的前半段,能夠在王珞丹的表演方式上看到米萊甚至錢小樣的影子。在替程先生擋下那一槍之後,一個活生生的伍月才真正地出現在熒幕之上。可以說王珞丹在這部劇中沒有完全突破以往的人物形象。(金鷹網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