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士霄

袁士霄

袁士霄,出自金庸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 袁士霄是書中的第一高人,江湖人稱天池怪俠,性格怪僻,但疾惡如仇,愛憎分明。

  • 中文名稱
    袁士霄
  • 別名
    天池怪俠
  • 國籍
    清朝
  • 民族
    漢族
  • 職業
    俠客
  • 主要成就
    書劍第一達人

三角戀情

故事起源

袁士霄,出自金庸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天池怪俠袁士霄,乃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的師父,武功天下第一,環顧一部《書劍恩仇錄》裏,也隻有那個傳說中的大胡子阿凡提能相提並論。

三角關系

袁士霄的故事中,最好玩的地方是他和關明梅、陳正德之間既簡單又復雜的三角愛情關系。

袁士霄與關明梅可謂青梅竹馬,但袁士霄性格怪僻,最後關明梅嫁給了陳正德,避往回疆,而袁士霄又追隨其後。袁士霄變得更加怪僻,關明梅變得暴躁,陳正德則醋性如女,他們三人情孽的糾葛,更體現人性的復雜難解之處來。

關明梅和陳正德一對活寶,是世外高人,因此行事不近情理,不在乎他人的意見和感受。六和塔天山雙鷹莽撞前來上來不分青紅皂白亂打一氣,雖然很快就發現是個誤會,但面子上掛不住,還是不管場合和時機,一意孤行。

霍青桐黯然離去,途中遭遇關東三魔,險遭毒手。天山雙鷹關明梅陳正德趕到解圍,引出天池怪俠袁士霄來。三個世外高人之間的三角感情糾分,寫出一段趣筆。

三個世外高人

三個世外高人的性格脾氣,形象造型,各有各的特點。袁士霄武功最高,為人正直,但性格古怪高傲;關明梅脾氣急躁,性烈如火,但善良忠誠,也有溫柔和細膩的一面;陳正德有點小氣會吃醋,但比較講道理,特別是對關明梅能忍讓,所以關明梅才嫁給了他。

霍青桐天山雙鷹哭訴委曲衷腸,卻是找錯了人。關明梅話沒聽完,馬上沖出去要殺陳家洛和香香公主,真把霍青桐給急暈過去了。天山雙鷹性格太不夠細膩,難怪老都老了還要像小孩子那樣吵來吵去夾雜不清。

香香公主單純和天真無邪的魅力,把天山雙鷹也給征服了。看到陳家洛和香香公主之間令人艷羨的溫柔場面,天山雙鷹也心動了。他們補上了人生中愛情的一課,對感情之事又明白了幾分道理,兩人得以彼此諒解,和好如初。

完美結局

袁士霄、關明梅、陳正德三人之間最後還算有了較好的結局。陳正德轉了性,不僅不猜忌吃醋,反而還對袁士霄曲意奉承,以此來討關明梅的喜歡。關明梅也想通了,"一個人天天在享福,卻不知道這就是福氣",她理解了丈夫的愛,珍惜這份愛,不再去更多奢望。袁士霄也看開了,"咱們今日還能見面,我也已心滿意足"。三個怪僻的高人,最後一齊覺悟,不再意氣用事,要好好把握眼前日子,這是一樁美事。

陳正德臨死前對關明梅說:"我對不住你,……你回到回部之後,和袁……袁大哥去成為夫妻……我在九泉,也心安了。"三個世外高人之間的情感糾葛,在此點燃感人的真情火花。關明梅自刎以明其志,情深義重,讀之讓人不忍。

袁士霄用計殲滅狼群一段,最是十分精彩好看,少年時讀此書,掩卷遐思,真是神往不已。想像那種浩大的工程,浩蕩的場面,隻覺得已能親耳聽到野狼被困在沙城中無奈地發出的絕望嚎叫。袁士霄收拾張召重一段也讓人印象深刻。看張召重平日驕橫慣了,終于被袁士霄收拾得服服帖帖的,真是解氣,過癮。

小說簡介

缺乏真正的達人

《書劍恩仇錄》是金庸的第一部小說,不管怎樣,都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同後來的三部曲,天龍,笑傲相比,這部書的內容和人物都顯得單薄了一些。

情節也是--打是挺熱鬧的,不過反派夠分量的角色實在太少,打來打去,老是搞不定一個張召重,實在氣悶。至于天山雙鷹和紅花會的鬥法,以及紅花會和乾隆侍衛的西湖鬥法,也算不失精彩。

但是都掩蓋不了一個事實--真正夠分量的達人,還是太少了些。不過這些是題外話,不說。

本書第一達人

首先解決一個問題,袁士霄是不是本書第一達人?

這個問題,除了阿凡提之外,大概誰也沒法反駁。

但阿凡提深不可測,卻讓人覺得不是武功高強,而是神仙之流的人物,屬于民間智慧中的智者。而且不能否認的是,他是少數民族--自然我們不是搞民族歧視,但是,按照他的智慧,他是不會來爭武功第一這個名堂的。如果真打起來呢?袁士霄的實戰經驗比他豐富得太多,所以,最終的勝面還很大的。至于,其他人的話,張召重不過口上拆了幾招就乖乖束手--同等級別的無塵,趙半山,雙鷹,雙無常,王維揚,陸菲青,周仲英,自然也是如此。南少林的幾個當家,也給陳家洛闖關成功,相信也高得不多。其餘者,更不足觀了。

人物簡介

有智慧的人

之所以用智慧而不是聰明,是有道理的。先看他在武學上的成就,他的武功大半是通過自己磨練,實戰最後總結,創新而成就一派大師的。換句話說,他的武功第一的結果,是自己學習領悟得到的,而且隻是實戰,而不是偷什麽劍譜啊這樣下三爛的手段。窺一斑而知全豹。可見領悟力非凡,戰鬥力尤其了得。再看他在感情上的處理,誠然,少年意氣,以學武成名為己任,因而錯過了關明梅。在糾纏不果之後,終于徹悟,遠走他鄉,並立下不與人單打獨鬥的誓言。固然是為了避免傷害陳正德,但也正反應了他拿得起放得下的智慧,但也說明了他的驕傲。不過話說回來,在感情和武道上的取舍,何者為輕,何者為重,怕是難以分辨,隻有仁智之別了。除此之外,袁士霄對清廷的認識也比其他人深刻得多,就像不相信狼不會不吃肉一樣,他是絕不會相信清廷會放棄統治--而乾隆會自己革自己的命--他不但不是葉利欽,連李登輝都不會是--所以,他對徒兒的事業,根本就不看好。他培養陳家洛,隻不過是因為于萬亭,老朋友的交代,再加上反正沒事幹,陳家洛也聰明,那就教吧。至于怎麽搞,那是你的事,我不摻和。

隨性隨心之人

隨心,就是想怎麽幹就怎麽幹。不過這樣的人會有兩種表現,一種就是受欲望所製,大搞壞事,一種就比較淡薄,高興搞搞什麽就搞搞什麽,這個"什麽"第一是無害于人,第二是最好有益于人。少年時候的學劍,大概屬于前者,雖然不免搞得人家灰頭土臉,但既沒鬧出人命,有時候還順帶提升一下別人的劍法,從而達到提高自己,也就不錯了啊。教陳家洛,也許也是屬于前者。不知道他喜歡不喜歡陳家洛這樣的人,但是信守諾言是他的準則,他答應幫忙,就幫了。而驅滅群狼則是俠義之事了。從袁士霄這裏,至少我們可以知道一點,行俠仗義不一定要殺人,殺狼,或者保護一下環境,也是很偉大的嘛!

孤獨高傲之人

高傲好理解。他本領那麽大,又不合群,人家自然會理解為他是驕傲的。陳正德就是很不服氣。但是打打不過,鬥鬥不贏,有什麽辦法。偏偏袁士霄還愛理不理,任由他吃醋,也不爭辯,或不屑爭辯。這就很難讓人接受了。對于紅花會群雄,他也愛理不理的,別人尊敬他,他倒是連招呼都懶得打。和陳家洛下完棋,看到別人來了,雜事來了,徑自飄然而去。來者似乎陸菲青,也算是個人物了吧?連張召重他都不屑殺,誇他把 比馬真厲害,算是很抬舉了。

別人都可以不理,有一個人,他似乎也不顯得特別親近,那就是陳家洛了。

照說陳家洛是他的弟子,唯一一起生活的人了吧。但從他的表現,好像也不顯得親近,你看人家張三豐和武當七俠,那是非但是師徒,更是父子,哥們了。我估計這裏有幾個原因,第一,陳家洛本不是 他想教的,是任務,這不符合他做事從心所欲天馬行空的本性。第二,陳家洛註定是不會和他走一樣的路的,因為于萬亭讓他教導的原因是要陳家洛具備執掌紅花會的本領,換句話說,陳家洛出師後就是別人的老大,不是他可以隨意差遣的弟子啦,他的路子是別人定好 的,和他這個師父沒什麽太大關系。最重要的是陳家洛的公子性子紈絝習氣。你看陳家洛,做為文人,也就幾分酸氣,搞點棋子啊,書童啊,書生打扮啊之類而已,論起學識,比他師父估計還是有距離;做為武人,功夫多華而不實,偏偏還喜歡搶頭功,出風頭。渡口和張召重一戰,被寶劍破去劍盾珠索也就罷了,但著實影響了救文泰來的大計。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做為首領,他無謀少斷--無謀可以從誤解霍青桐那裏反應,少斷就多了,情愛糾葛,民族仇殺,都是。這樣一個徒兒,袁士霄肯定看得出。也許他就是要讓陳家洛自己去磨練吧。反正陳家洛從他那兒學得本領就同齡人來說是挺多,也挺高的,但出師後呢,就不見他有什麽指導,幾次碰面,也是很普通地點頭,表示看到了而已。

原來他的高傲隻是他的孤獨的表現啊。

沒有同一級別的對手/朋友,本來就是很寂寞的。愛錯了一個人,或者說錯過了一個異性紅顏,更是連最世俗的天倫之樂也錯過了。教的徒弟,又不是一路人,那又有什麽辦法呢?這樣的人,怎麽能不孤獨呢?所以他倒是寧願跟牧民們交朋友,做事情。

唯一能溝通的大概是阿凡提。但阿凡提是快樂的,他是憂鬱的。所以,縱然相會于心,也始終難解憂愁啊。

袁士霄不知活到什麽時候。苗人鳳提著"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招牌四處晃的時候,他還在嗎?他若聽到後,會有什麽反應?

但更可能是,聽到雙鷹的死訊後,他默默地祭拜一番,從此,成為"天池默俠"--沒有了心頭牽掛的人,不必再怪誕示人,也就不是怪俠了。但是,他連說話的欲望,也會消失吧。

陳家洛等人豹隱回疆,又自悟絕學,怕也不必太多指點了。

于是,一代大俠,最可能的就是,寂然死去,不留痕跡。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