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凱 -明代詩人

袁凱

袁凱,生卒年不詳,字景文,號海叟,明初詩人,以《白燕》一詩負盛名,人稱袁白燕。松江華亭(今上海市松江縣)人,洪武三年(1370)任監察御史,後因事為朱元璋所不滿,偽裝瘋癲,以病免職回家,終"以壽終"。著有《海叟集》4卷。

  • 中文名
    袁凱
  • 別名
    山豆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黑龍江 哈爾濱
  • 職業
    國家一級演員
  • 主要成就
    話劇獲“五個一工程獎”、“文華大獎”

人物簡介

袁凱袁凱

袁凱字景文,江南華亭(今上海市松江縣)人,元朝末年當過小小的府吏,博學有才,寫得一手好詩。一次在浙南名士楊維楨座上,有人展示一首《白燕》詩,楊對詩中“珠簾十二”、“玉剪一雙”等句十分贊賞,袁凱卻說,“詩雖佳,未盡體物之妙”,然後呈上自己的《白燕》詩。讀到“月明漢水初無影,雪滿梁園仍未歸”等句,“維楨大驚賞,遍示座客。”從此有了“袁白燕”這個美稱。

大明洪武三年(1370),袁凱被薦授為御史,成為皇帝的近臣。<明史·文苑>裏有袁凱的傳略,在短短二百餘字中,除了交代他生平行狀外,記述了他一生中的兩件大事。第一件屬政績,他看到朱元璋輕易殺戮功臣,便委婉上言:“諸將習兵事,未悉君臣禮,請於都督府延(請)通經閱古之士,令諸武臣赴都堂聽講,庶得保族全身之道。”朱元璋採納了他用心良苦的建言。

朱元璋坐穩江山後,疑忌心大膨脹,臣屬因一句話或幾個字而被殺的不少。因為他剃過光頭當過和尚,還做過流寇毛賊,忌諱僧、光等字。生和僧同音,則和賊同音,也犯他的大忌。有位官員因在賀表中有“天生聖人,為民作則”而掉了腦袋。他的殺戮濫而且酷,動不動就腰斬、剝皮。明人筆記<北窗瑣語>記載了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真事:中山王徐達夫人謝氏,“膂力過人,持鐵器重百斤”,跟隨朱元璋立過戰功。因沒有文化,即“未悉君臣禮”,在進宮看望親姐妹般的馬皇後時,無意間說了一句“我家不如爾家(闊綽)”的閒話,使朱元璋大不高興。“枕邊之言,中山寧(豈能)不動心乎!”於是安排妙計,召徐達進宮赴宴。席間皇帝親自為徐達斟酒,同時告訴他:“今日卿免赤族之災。”徐達哪裏知道,夫人在家裏已被御林軍武士砍了。袁凱無法阻止皇帝濫殺,但可以讓功臣不說錯話。“辦學習班是個好辦法”,史家不沒其功,記上了這一筆。

傳略中第二件大事,便是袁凱自己因為一句話而差點丟了老命的經過。“帝慮囚畢,命凱送皇太子覆訊,多所矜減。凱還報,帝問“朕與太子孰是?”凱頓首言:“陛下法之正,東宮心之慈。”帝以凱老猾,持兩端,惡之。凱懼,佯狂告免歸。久之以壽終。”朱元璋讓懿文太子“練習國事”,“每有大獄,輒付論之”。太子也嫌老子太狠,常想減刑。要讓監察御史袁凱來評判孰是孰非,這顯然是很難置詞的。平心而論,袁凱的回答十分得體。可是,朱元璋認為他“老猾持兩端”,禍從天降。

袁凱袁凱

兩端,也叫兩可說,即春秋時鄭人鄧析創立的一種辯術,<晉書>說它“是有不是,可有不可”<淮南子>說鄧析“操兩可之說,設無窮之辭,數難子產之政”。其實例是,有個富戶在淆水中溺死了,撈得屍體的人“求金甚多”。雙方僵持著,都去請教鄧析。鄧對死者家屬說:“等著,別人家是不會買的。”對撈屍者說:“等著,別地方他是買不到的。”朱元璋認為袁凱用“兩可論”來應付他,捉弄他,顯然是欲加之罪……正史十分簡單,“凱懼,佯狂告免歸,久之以壽終。”這十二個字,袁凱的後半生冤深如海,命懸似絲。明代吳郡文人徐禎卿<剪勝野聞>、祝允明<野記>和楊儀<明良記>,都或簡或詳地記述了詩人艱難屈辱的後半生。華亭學者陸深,本鄉本上加上本朝本代,所以他的<金台紀問>最翔實而具體。“太祖怒,下之獄”。三天後又放了他,仍讓他當御史,每天臨朝,朱元璋就指著他說:“是持兩端者!”在這種情況下,袁凱不得不在上朝過金水橋時裝瘋,“僕地不起”。朱元璋說:“風疾當不仁。”讓人用木匠鑽扎他身體,“凱忍死不為動”。這樣,朱元璋才放他回老家。一回到華亭,袁凱“鐵索鎖項,自毀形骸”。朱元璋仍不放心,說“東海走卻大鰻鱺”,派人到華亭宣旨,“起為本郡儒學教授”。袁凱“瞠目視使者,唱<月兒高>曲”。使者還報說真瘋了。朱元璋仍然不信,又派特務跟蹤觀察。於是,袁凱“使家人以炒面攪砂糖,從竹筒出之,狀類豬犬下,潛布於籬根水涯”,然後“匍匐往取食之”。這樣,朱元璋才相信他真的瘋了,才換得“以壽終”的結局。

文學成就

袁凱的詩作,言及現實其少,隻于個別篇內有隱晦、曲折的表露。其成功之作多為抒發個人情懷,描述旅人思鄉之篇。“落葉蕭蕭江水長,故園歸路更茫茫;一聲新燕三更雨,何處行人不斷腸”(<客中夜坐>),遠離故土的幽情思緒盡出,情真意切。此類佳品尚有<京師得家書>、<淮西夜坐>等。<客中除夕>中“戎馬無休歇,關山正渺茫,一杯椒葉酒,未敵淚千行”,則以飄泊異鄉的旅人身份來寫戰亂之苦。袁凱詩古體學魏晉,近體師杜甫,但並不囿于古人,有自己意境。古風<從軍行>、<楊白花>等古樸激越,餘韻悠然。律詩<採石春望>、<京師歸至丹陽逢侯生大醉>及七絕<淮東逢張十二信>等,都有杜詩渾厚深沉、真摯含蓄之風,“流出肺腑,卓爾自立”。何景明等推袁凱為明初詩人之冠。

袁著有《海叟集》4卷,附“集外詩”1卷。此集為明弘治間,陸深得舊刻不全本,與何景明、李夢陽更相刪定之本。

裝瘋保命

袁凱袁凱

袁凱在明朝初年曾任侍御史,有一次明太祖朱元璋圈錄應處決的囚犯,讓袁凱送給皇太子審核。皇太子將名單刪減了不少,惹得朱元璋很不高興,就問袁凱:“朕與太子哪個正確?”袁凱一聽此話,大費周折,雙方都得罪不起,弄不好就要掉腦袋。急切之間,他巧妙對答:“陛下對囚犯處以極刑,從法律上說是正確的。而太子寬宥罪犯,說明太子心地仁慈。”朱元璋平常對人猜忌多疑,苛暴寡恩,一聽此話,認為他在耍滑頭。就把他關進監獄,隨後又寬宥之。但是每逢早朝,朱元璋一見袁凱總要說“這是個滑頭”。 伴君如伴虎,袁凱深知朱元璋秉性;凶殘狠毒,許多功臣良將都被他誅殺,一定大事不妙,恐怕大禍臨頭。在一次早朝時,袁凱詭稱中風,僕倒在地不起。同僚們慌作一團,朱元璋冷冷地說:“他既然中風了,就一定失去知覺。讓我試試,看他是否假裝。”命侍從用鐵鑽鑽他,袁凱忍住痛,像死人般一動也不動。朱元璋這才相信,把他逐出朝廷,趕回家中。

袁凱回鄉後,知道朱元璋不會放過自己,就裝起瘋來,用鐵索鎖住自己的脖頸,毀壞自己的形體。他還叫家人用炒好的面粉和沙糖攪拌後,從竹筒裏擠出來,狀似拉下的糞便,暗地裏用布撒在籬笆腳下和水邊,故意讓人看見他爬著去取來吃。

後來朱元璋常念叨他:“東海跑掉了一條大鰻鱺,到哪裏找回來呢?”于是派人到他家去,起用他為本郡的儒學教授,在鄉飲酒禮上被尊為上賓。袁凱瞪著眼睛,註目細看使者,唱起了《月兒高》一曲。使者回報皇上,朱元璋這才認為袁凱真的瘋了,便擱置下來。

作品賞析

袁凱袁凱

《白燕》① 故國飄零事已非,舊時王謝見應稀②。

月明漢水初無影,雪滿梁園尚未歸③。

柳絮池塘香入夢,梨花庭院冷侵衣④。

趙家姐妹多相忌⑤,莫向昭陽殿裏飛⑥。

注解:

①本詩是袁凱最負盛名的作品。據楊儀<驪珠雜錄>載,常熟時大本賦《白燕》詩雲:“春社年年帶雪歸,海棠庭院月爭輝。珠簾十二中間卷,玉剪一雙高下飛。天下公侯誇紫頷,國中儔侶尚烏衣。江湖多少閒鷗鷺,宜與國盟伴釣磯。”錄呈楊鐵崖,鐵崖亟稱“珠簾”“玉剪”之句。袁景文在坐,曰:“詩雖佳,未盡體物之妙。”廉夫不以為然。景文歸作詩,翌日呈之,鐵崖擊節嘆賞,連書數紙,盡散坐客,一時呼為袁白燕。”全詩緊扣白燕寫來,征典引事,摹寫形容,略形傳神。

②“故國”二句:化用劉禹錫<烏衣巷>詩:“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飄零,飄失,零落。王謝,六朝時王、謝世為望族,後以代指高門世族。

③“月明”二句:化用謝庄<月賦>和謝惠連<雪賦>的意境,描寫燕之潔白。《月賦》假托陳王曹植因逝友憂傷,在“白露暖空,素月流天”之時,命王粲賦月。《雪賦》假托西漢梁孝王招鄒陽、枚乘司馬相如在兔園賞雪,鋪陳典故,賦雪抒情。“雪滿梁園”即指此境。

④“柳絮”二句:用晏殊<寓意>“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的詩句。

⑤趙家姐妹:即趙飛燕姐妹倆,漢成帝專寵十餘年。<漢書·外戚傳>:“趙氏姊弟驕妒。”

⑥昭陽殿:趙飛燕姐妹居住的宮殿,漢成帝立趙飛燕為後,居昭陽舍,裝飾極盡豪奢。事見《漢書·外戚傳》。

《京師得家書》

江水三千裏,家書十五行。

行行無別語,隻道早還鄉。

《客中夜坐》

落葉蕭蕭淮水長,故園歸路更微茫。

一聲新雁三更雨,何處行人不斷腸。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