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靈公

衛靈公

衛靈公是春秋時期衛國第28代國君,也是著名的昏君之一,以其愛好男寵,多猜忌,且脾氣暴躁而留下不好的史學評價。但衛靈公的作為也有雙面性,他擅長識人,知人善任,也正是他用他提拔的三個大臣仲叔圉、祝鮀、王孫賈的合作,才使衛國的國家機器運行正常。

  • 中文名稱
    衛靈公
  • 別名
    姬元
  • 國籍
    衛國
  • 民族
    華夏族
  • 出生日期
    前540年
  • 逝世日期
    前493年
  • 職業
    國君

基本概述

衛靈公畫像衛靈公是春秋時期衛國第28代國君,也是著名的昏君之一,以其愛好男寵,多猜忌,且脾氣暴躁而留下不好的史學評價。但衛靈公的作為也有雙面性,他擅長識人,知人善任,也正是他用他提拔的三個大臣仲叔圉、祝鮀、王孫賈的合作,才使衛國的國家機器運行正常。

基本簡介

衛靈公,春秋時期衛國第28代國君,姬姓,名元。其生于“韓宣子為政聘于諸侯之歲”(即昭公二年,前540年),卒于哀公二年(前493年),壽47歲。初,因衛襄公夫人宣姜無子,嬖人(愛,愛也)婤(左女右合)生縶與元,而縶“惡疾”,不良于行,故孔成子與史朝借夢廢長立幼,昭公七年衛襄公卒,元登基,是為靈公,在位42年。衛靈公雖限于國勢未能稱霸,但其所作所為絲毫不遜于齊桓晉文楚庄秦穆那些霸主們,為一代諸侯之佼佼者,在魯哀公問“當今之君,孰為最賢”時孔子對曰:“丘未之見也,抑有衛靈公乎?”,評價不謂不高。但孔子因不見用于靈公,故一時激憤“謂衛靈公之無道”,後人不察其義,妄為註解,遂將衛靈公抹黑。

衛靈公衛靈公

人物生平

《左傳》載:昭公二年,晉韓宣子因“為政聘于諸侯”,是年衛靈公出生,名元,其兄縶患“惡疾”,不良于行,故孔成子與史朝借夢衛始祖康叔而立元為太子。

昭公七年,衛襄公惡卒,冬十二月下葬,明年靈公即位,時年六歲。

昭公十二年,靈公以國君身份“如晉”,賀晉頃公登基。明年,與晉、魯、宋、鄭等諸侯會于平丘。

昭公二十年,齊豹、北宮喜、褚師圃、公子朝四家叛亂,殺靈公兄縶,傷靈公叔南楚,兩日旋平,終靈公在世衛國再無此類內亂。

昭公二十一年,靈公使叛亂回國的公子朝領兵救宋,以安眾心。

昭公二十五年、二十七年,兩次使北宮喜會于諸侯,以彰其平亂之功。

定公四年,與晉、魯、宋、蔡等諸侯會盟,因聽說歃血時位次于蔡後,靈公即派祝佗遊說周王臣萇弘,事成,捍衛了衛國的國格。

定公六年,魯伐晉,過不假道,及還,陽虎又使季桓子、孟獻子不告而過衛都,靈公大怒,派彌子瑕率兵追擊,公叔文子入諫,靈公遂召彌子瑕還。

定公七年,派人與齊景公密謀,使其羈執衛行人(外交部長)北宮結並侵衛,趁機削弱北宮氏之勢力。

定公八年,因會盟時受晉沙陀、成何之辱,靈公表示:”我讓衛國受辱,請改立國君“。

定公九年,靈公以半數之兵過中牟,中牟欲擊之,一直逃亡在中牟的褚師圃說:”衛國兵力雖少,但衛靈公在那兒,是不可能戰勝的,還不如攻打齊軍“,中牟乃舍衛而擊齊,繳獲其戰車五百乘。

定公十年,晉師圍衛都,成何狐假虎威,靈公堅守不出,晉師乃退,殺辱于靈公之沙陀(成何逃亡)與衛講和。

定公十四年,靈公驅逐欲為亂的公叔戌(公叔發——即公叔文子,謚襄貞文子——之子)、趙陽(趙魘之後)、北宮結(前衛之行人)和太子蒯瞶、公孟驅(縶之子)。

哀公二年,靈公卒,生前欲立郢為太子,郢辭,靈公卒後南子傳其遺命令郢即位,郢又辭,並推舉蒯瞶之子即位,是為出公。

軼事典故

典故一 《左傳》載: 昭公二十年,因靈公之兄縶“狎齊豹(狎,輕褻;齊豹,衛司寇)、惡北宮喜、褚師圃,而公子朝”通于襄夫人宣姜,懼(公子朝乃襄公之弟、靈公之叔,與以相貌俊美著稱的宋朝無關,更與南子無關,公子朝私通的是其嫂宣姜,公子朝叛亂時靈公尚未娶南子)“,故四家叛亂,農歷六月二十九日齊豹首先發難,以伏兵殺縶,時靈公在平壽,聞亂返都,但時局已經失控,靈公隻得帶少數人逃至死鳥(地名,不知何處,應離濮不遠),其時齊公孫青(齊頃公的孫子,字子石)正要聘衛,聞訊後急忙請示齊景公,齊景公說:”隻要還沒出衛國的國境,(靈公)就還是衛國的國君。“,于是公孫青繼續聘衛,並”親執鐸“為靈公警戒。六月三十日北宮喜的家宰攻殺齊豹,靈公當晚即趕回國都與北宮氏盟約,第二天又跟”國人“盟誓,迅速穩定了局勢,然後才開始追究責任,所以八月二十五日褚師圃、公子朝、子玉霄、子高魴奔晉,閏八月十二靈公殺了叛亂根源之一的宣姜,徹底穩定了衛國內部局勢,自此之後二十九年內衛國再無此類內亂(公叔戌和蒯瞶未遂者不算),而靈公當時隻有18歲

衛靈公衛靈公

典故二 定公七年,北宮氏因”平亂“之功勢力越來越大,靈公幾不能製,故靈公與齊景公密謀,先派北宮結聘齊(其時北宮喜已卒,謚貞子,北宮結為家族長),再讓齊景公尋隙把北宮結抓起來並出兵侵衛,靈公把責任推到北宮結身上,趁機削弱北宮氏的勢力,然後再和齊景公盟約讓其退兵,既解決了北宮氏尾大不掉的問題又不使其他大臣起疑心,同時還加強了與齊國的關系,可謂一石三鳥的高招。

典故三 定公九年,為支援齊景公,靈公帶兵車五百乘欲過中牟,時晉國有兵車千乘在中牟,所以靈公令人佔卜(這在當時很重要,凡事均需謀之于天,得到指令後再定行止,《孔子家語》載孔子亦喜此道),但佔卜的那位不知是過于激動還是業務不精,竟將佔卜用的龜甲燒焦了,沒有了道具當然就無法與老天爺溝通了,就在那位誠恐誠惶的時候靈公卻豪情萬丈地說:“可以前進,我們衛國的兵車有中牟的一半,我本人也可以抵他們的另一半,加起來正好和他們的兵力匹敵!”。靈公這還真不是吹牛,中牟當時也真的想修理他,畢竟是在人家的地盤上,人家的兵力還比靈公多一倍,可逃亡在中牟的褚師圃卻說:”衛國的兵力雖少,但衛靈公在那兒,是不可戰勝的,還不如打齊國的軍隊。“中牟果然因此未修理靈公而去打了齊軍,結果繳獲了齊國的戰車五百乘。時隔二十多年,褚師圃仍畏靈公如虎,可見靈公當年平叛時手段之高超。

典故四 《孔子家語》載: 魯哀公曾頗為自負地問孔子:”現在的國君誰最賢?“,孔子回答:”最賢的我還沒見過,相比之下應該是衛靈公吧?“,哀公說:”我聽說靈公閨門之內無別(應指南子參政),你怎麽說他是賢君呢?“,孔子答道:”我說的是他在朝廷上的行事,不是指他在家裏的事(孔子尤不喜女子參政)。“,哀公又問:”他在朝廷上的行事如何?“,孔子答道:”靈公弟子渠牟,其智足治千乘,其信足以守之,靈公愛而任之;又有士林國者,見賢必進之,而退與分其祿,是以靈公無遊放之士,靈公賢而尊之;又有士慶足者,衛國有大事則必起而治之,無事則退而容賢,靈公悅而敬之;又有大夫史(苟),以道去衛,而靈公郊舍三日,琴瑟不御,必待史(苟)之入,而後敢入。臣以此取之,雖次之賢,不亦可乎?“。孔子在這裏講了四個人的事,一是渠牟,即彌牟,字子瑕,也就是被演繹為分桃奪車的那位,但人家韓非在《說難》中隻是借用衛靈公和彌子瑕這兩個人講了個故事,再拿這個故事作比喻罷了,人家還講過一個守株待兔的故事呢,你拿它當故事當成語都無所謂,可千萬別當了真,歷史上的彌子瑕乃衛國的將軍,智信兼備,死後謚文子,所以靈公”愛而任之“。而”士“(士在當時為”職稱“,貴族無職者為士,有職者為大夫、卿)林國和慶足一個”見賢必進“,一個”有大事則起而治之,無事則退而容賢(此為真君子也)“,故靈公”賢而尊之“、”悅而敬之“。再就是大夫史苟(原文缺字,應該為史苟,與孔成子同夢康叔而廢縶立元的史朝之子,靈公時與孔成子之曾孫孔圉共為相),其可能與孔圉政見不合而”去衛“,靈公就到郊外住了三天,禁絕聲色,一定等史苟回來後才回宮。

綜合評價

衛靈公在歷史上是被人為抹黑的,其原因就是因為孔子的一句激憤之語,而這句話又被記錄在了《論語》中。人皆有情,誰都有一時激憤而做偏頗之語的時候,孔子以近耳順之齡拋家別業而適衛,而靈公又先與之“奉粟六萬”,卻終不見用,以致其顛沛流離十餘載,老夫子為之激憤情有可原,而其弟子因此而將孔子的一時激憤之語錄之《論語》也無可厚非,畢竟《論語》乃一家之言。然讀史貴在察義,萬勿循言,且孔子的激憤之語當時即被人質疑:“夫如是,奚而不喪?”,老夫子隻得推說因靈公手下有仲叔圉、祝佗、王孫賈等大臣,但按老夫子的這個邏輯他為什麽還要去魯適衛?反正君賢與無道和大臣沒關系,昭公受不受齊國的女樂也無所謂,你幹你的代理“總理”就行了,為什麽昭公“三日不朝”老夫子就要去“優哉遊哉”呢?倘若康子再問:“夫如是,奚何以去魯?”,真不知道老夫子該怎樣回答了。

按《左傳》所載,衛靈公不失為一代君侯之佼佼者,而按《孔子家語》所論,衛靈公可直追堯舜,其任人唯賢(按:渠牟即彌牟,也即彌子瑕,為晉靈公庶弟之後,封于彌,遂以封邑為氏,其長于靈公二三十歲,在晉曾為司馬、鄔大夫,晉頃公卒後乃仕衛為將軍,封于渠,故又稱渠牟,死後謚曰文子——隻看年齡諸位就知道所謂的“分桃”是怎麽回事了——而其後衛與晉交惡,倒向齊國,但靈公仍對渠牟“愛而任之”,因其“智足治千乘、信足以守之”也),其國無遊放之士,更有“有大事則起而治之,無事則退而容賢”的謙謙君子,而靈公則因大臣出走而“郊舍三日、琴瑟不御”,以待其歸,如此君侯,何“無道”之有?如孔子在《家語》中所言屬實,那中國歷史上就隻有唐太宗可與衛靈公比肩了。偉哉衛靈公。

人物影響

衛靈公在歷史上是被人為抹黑的,其原因就是因為孔子的一句激憤之語,而這句話又被記錄在了《論語》中。人皆有情,誰都有一時激憤而做偏頗之語的時候,孔子以近耳順之齡拋家別業而適衛,而靈公又先與之“奉粟六萬”,卻終不見用,以致其顛沛流離十餘載,老夫子為之激憤情有可原,而其弟子因此而將孔子的一時激憤之語錄之《論語》也無可厚非,畢竟《論語》乃一家之言。然讀史貴在察義,萬勿循言,且孔子的激憤之語當時即被人質疑:“夫如是,奚而不喪?”,老夫子隻得推說因靈公手下有仲叔圉、祝佗、王孫賈等大臣,但按老夫子的這個邏輯他為什麽還要去魯適衛?反正君賢與無道和大臣沒關系,昭公受不受齊國的女樂也無所謂,你幹你的代理“總理”就行了,為什麽昭公“三日不朝”老夫子就要去“優哉遊哉”呢?倘若康子再問:“夫如是,奚何以去魯?”,真不知道老夫子該怎樣回答了。

按《左傳》所載,衛靈公不失為一代君侯之佼佼者,而按《孔子家語》所論,衛靈公可直追堯舜,其任人唯賢(按:渠牟即彌牟,也即彌子瑕,為晉靈公庶弟之後,封于彌,遂以封邑為氏,其長于靈公二三十歲,在晉曾為司馬、鄔大夫,晉頃公卒後乃仕衛為將軍,封于渠,故又稱渠牟,死後謚曰文子——隻看年齡諸位就知道所謂的“分桃”是怎麽回事了——而其後衛與晉交惡,倒向齊國,但靈公仍對渠牟“愛而任之”,因其“智足治千乘、信足以守之”也),其國無遊放之士,更有“有大事則起而治之,無事則退而容賢”的謙謙君子,而靈公則因大臣出走而“郊舍三日、琴瑟不御”,以待其歸,如此君侯,何“無道”之有?如孔子在《家語》中所言屬實,那中國歷史上就隻有唐太宗可與衛靈公比肩了。偉哉衛靈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