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長公主

衛長公主

衛長公主,又稱當利公主,西漢嫡長公主,名、字皆不詳,一般認為是漢武帝長女,母為皇後衛子夫。因在武帝一朝以帝女而越級封為長公主、湯沐邑為最富庶的鹽邑、兩任丈夫皆貴震天下,被認為是漢武帝最喜歡的女兒。同母弟為漢武帝嫡長子戾太子劉據。

衛長公主的生年應為建元四年。衛長公主並未陷入征和二年巫蠱之禍,卒年當在征和以前。

衛長公主去世後與其夫平陽共侯曹襄合葬于茂陵。

  • 中文名稱
    劉氏,衛長公主
  • 別名
    當利公主
  • 國籍
    西漢
  • 民族
    漢族
  • 出生日期
    公元前137年
  • 職業
    漢武帝和衛子夫的長女
  • 封號
    衛長公主、當利公主
  • 父親
    漢武帝劉徹
  • 母親
    衛子夫
  • 同母姐妹
    諸邑公主、石邑公主
  • 同母弟弟
    衛太子劉據
  • 夫君
    曹襄、欒大
  • 兒子
    曹宗

家族成員

父親:漢武帝劉徹

衛長公主

母親:皇後衛子夫

同母姐妹諸邑公主石邑公主(據唐代司馬貞史記索隱》)

同母弟弟:戾太子劉據

丈夫:平陽共侯曹襄、欒大

兒子:曹宗

舅舅:侍中衛長君衛青

姑姑\婆婆\舅母:平陽長公主

姑姑南宮公主隆慮公主

公公:平陽夷侯曹壽(曹時

姨母衛君孺衛少兒

姨夫:丞相公孫賀、詹事陳掌

表兄弟霍去病、長平侯衛伉、發幹侯衛登、陰安侯衛不疑、太僕公孫敬聲

其他姐妹:夷安公主、鄂邑長公主陽石公主

宗族後裔

六世 元鼎二年,侯嗣。二十四年。征和二年,坐與中人奸,闌入宮掖門,入財贖,完為城旦戶二萬三千。

七世 元康四年,參玄孫之孫杜陵公乘喜,詔復家。

九世 元壽二年五月甲子,侯本始以參玄孫之玄孫杜陵公士紹封,千戶,元始元年益滿二千戶。

——《漢書卷十六 高惠高後文臣表第四》

衛長公主的兒子曹宗承嗣平陽侯位時,大概是衛長公主把自己的家產盡皆留給了兒子,使得平陽侯位的戶數由初封時的一萬六百戶增至兩萬三千,側面可見衛長公主因受其父寵愛封邑為鹽邑而得的家產之豐厚。

漢宣帝元康四年,曹參玄孫之孫,即曹襄衛長公主之孫曹喜,當時爵位為民爵中的第八級也即民爵中的最高級-----公乘,奉詔復家。在漢代的二十等爵中,從第一級公士到第八級公乘都是“民爵”,其身份都是老百姓,第五級大夫以上才有資格叫做貴族。而在“民爵”中,隻有公乘是可以繼承的,第一級公士到第七級公大夫都沒有繼承資格。漢武帝以後,第十九級關內侯以下的爵位是可以買賣的,漢代的爵位和宅邸的大小直接掛鉤,庶民隻有一宅地,公士不過1宅半。平陽曹氏因其六世萬戶侯的家底、陽信長公主和衛長公主兩代長公主的豐厚遺產, 成為了買得起民爵中最高級-----公乘的富家翁。

漢哀帝元壽二年,侯本始紹封。東漢漢光武帝建武二年,侯宏嗣。曹宏去世後,侯曠嗣。

東漢光武帝隻襲封了西漢所有侯中的兩個,一個是平陽曹氏,另外一個是張湯的後人張安世家族。衛長公主與曹襄的後嗣到東漢還享著侯位,可謂是風光的百年侯爵。

人物爭議

排行

史記》《漢書》中未雲諸邑公主、陽石公主的生母,也未出現石邑公主此人,同時代史籍中可確定的衛皇後女兒隻有衛長公主一人。唐初顏師古注解《漢書》雲諸邑公主、陽石公主為衛後另外兩女,而唐玄宗時期司馬貞在《史記索隱》注解雲衛後另外兩女為諸邑公主石邑公主。 二人同處唐朝注解彼此矛盾,皆為孤證,或有一人錯註或二人皆錯。陽石公主、諸邑公主、石邑公主的出生年份皆不詳,因此無法得知她們與衛長公主的排行。同時衛太子劉據十四歲時,衛長公主就已成為寡婦,一般推斷衛長公主是劉據的姐姐。

又通過《史記 外戚世家》中對衛子夫【上憐之,復幸,遂有身,尊寵日隆】的記載,一般推斷衛長公主為漢武帝長女、也為漢武帝第一個孩子。

衛長公主的出生打破了漢武帝不能生育的謠言。劉徹7歲起做太子九年、即位二年一直無子,武帝舅父田蚡甚至在建元二年淮南王劉安來朝後與其言【“方今上無太子,大王親高皇帝孫,行仁義,天下莫不聞。即宮車一日晏駕,非大王當誰立者!”】淮南王聽聞大喜,厚贈田蚡金銀錢財物品,暗中結交賓客,安撫百姓,謀劃叛逆之事。其時武帝未滿十八歲,何來晏駕之說,武帝無子則國無本,滋生他人謀逆的野心。田蚡言武帝晏駕是假,淮南王謀逆是真。但衛子夫的懷孕證明漢武帝並非不能生育,或許這是衛子夫懷孕後“尊寵日隆”的原因。也不難得知衛長公主出生後,漢武帝為何對長女尤為寵愛。

封號

西漢時,皇帝的女兒稱公主,姐妹才可稱長公主,姑姑稱大長公主。比如昭帝朝鄂邑公主因撫養昭帝而以帝姊身份封鄂邑長公主衛長公主在武帝朝以帝女身份越級稱長公主,其待遇遠超她的其他妹妹,引起後世史家註解的不解。如裴駰註“此帝女也,而雲長公主,未詳。”

其實在兩漢,地位特別崇高受到尊崇的公主可以帝女之身而封長公主,並非隻有皇帝姐妹可以封長公主。衛長公主作為西漢第一位以帝女而封長公主、武帝朝唯一一位為長公主的帝女,可見衛長公主的受寵。

食邑

衛長公主第一次出嫁時的食邑未記名。再嫁給欒大時,武帝將公主的食邑改名為當利,衛長公主又號當利公主。

《漢書 地理志》東萊郡,高帝置。屬青州。戶十萬三千二百九十二,口五十萬二千六百九十三。縣十七:掖。腄。平度。黃。臨朐。曲成。牟平。東牟,有鐵官、鹽官。<巾弦>,有鹽官。育犁,昌陽,有鹽官。不夜。當利,有鹽官。盧鄉。陽樂。陽石。徐鄉。

東萊郡地處富裕的齊國舊地,有鹽官。齊國是東方大國,也是富國。春秋時管仲在齊國廣開鹽田,鼓勵農民曬鹽,支持百姓大力發展煮海鹽的事業,然後與中原各國交易,大獲其利,齊國也因此走上富強的道路,這是齊國暴富的一個大宗。所以武帝給衛長公主一個鹽邑作為湯沐邑,其意義不下于文帝賞銅山給鄧通

古代的富商,最賺錢的職業一為開礦,一為販鹽。漢書食貨志裏有記載,南陽的宛氏,是靠冶鐵起家的。卓文君的父親卓王孫,也是靠鹽、鐵起家的,因為四川自貢自古多鹽,隻不過產的是岩鹽。漢武帝任命掌管國家經濟的大司農東郭鹹陽,也是資產累千金的大鹽商出身,可見販鹽有多麽暴利。衛長公主的封地在當利,有鹽官,則這個地方產鹽,肯定有富有的鹽商,那麽向他們征的賦稅就其量來說是相當可觀的,更何況國家對于鹽業課以重稅。

就衛長公主而言,因為鹽是她的封地所產,商人是她食邑上的人,所以她有權抽稅且是重稅,這是天經地義的。以20世紀所知的歷代公主的封地,封到鹽邑的隻有衛長公主一個人,可見她受寵程度和家產之豐厚。

腰斬

關于現今網路上流傳的“衛長公主和當時的一系列涉案人員中的主犯因為巫蠱而被漢武帝判了腰斬及衛長公主發瘋”的傳言,正史、野史都未有相關記載,是今人無根據編造詆毀之詞。

元鼎五年被腰斬的是衛長公主第二任丈夫欒大,與衛長公主何幹?史書記載中衛長公主從未陷入征和二年的巫蠱事件,何來主犯?就是征和二年坐誅的陽石公主和諸邑公主也沒有腰斬記載,何況未被牽連的衛長公主!

且巫蠱冤案乃後世史家定論,是江充及幕後欲奪太子位的人的陰謀,

【《漢書 蒯伍江息夫傳》江充造蠱,太子殺。】

【《漢書 武五子傳》武帝末,衛後寵衰,江充用事,充與太子及衛氏有隙,恐上晏駕後為太子所誅,會巫蠱事起,充因此為奸。】正是因為劉據至死太子身份都未被武帝下詔廢黜,衛子夫被收走璽綬後自盡但武帝亦未遣有司下廢後詔書,盡管劉據自盡,但他仍是嫡長子和太子的大宗身份,故此篇記錄武帝兒子的傳記名為《武五子傳》而非《武五王傳》,開篇更是把大宗身份的太子劉據置于昭帝之前。【《漢書 武五子傳》孝武皇帝六男。衛皇後生戾太子,趙婕妤生孝昭帝】

太子無辜、公孫敬聲無辜、巫蠱連累至皇後衛子夫是漢武帝晚年喪妻失子後的苦痛反省,何來主犯一說?

【《漢書 車千秋傳》會衛太子為江充所譖敗,久之,千秋上急變訟太子冤,曰:“子弄父兵,罪當答;天子之子過誤殺人,當何罷哉!臣嘗夢見一白頭翁教臣言。”是時,上頗知太子惶恐無他意,乃大感寤,召見千秋。至前,千秋長八尺餘,體貌甚麗,武帝見而說之,謂曰:“父子之間,人所難言也,公獨明其不然。此高廟神靈使公教我,公當遂為吾輔佐。”立拜千秋為大鴻臚。數月,遂代劉屈氂為丞相,封富民侯。千秋無他材能術學,又無伐閱功勞,特以一言寤意,旬月取宰相封侯,世未嘗有也。】

【《漢書 車千秋傳》勸上施恩惠,緩刑罰,玩聽音樂,養志和神,為天下自虞樂。上報曰:‘朕之不德,自左丞相與貳師陰謀逆亂,巫蠱之禍流及士大夫。朕日一食者累月,乃何樂之聽?痛士大夫常在心,既事不咎。雖然,巫蠱始發,詔丞相、御史督二千石求捕,廷尉治,未聞九卿、廷尉有所。曩者,江充先治甘泉宮人,轉至未央椒房,以及敬聲之疇、李禹之屬謀人匈奴,有司無所發,令丞相親掘蘭台蠱驗,所明知也。至今餘巫頗脫不止,陰賊侵身,遠近為蠱,朕愧之甚,何壽之有?敬不舉君之觴!謹謝丞相、二千石各就館。書曰:‘毋偏毋黨,王道蕩蕩。’毋有復言。”】

這場冤案中衛氏精英殆盡但沒有滅族,後來宣帝時期衛青之孫得到賜錢五十萬並復家。

【《漢書 外戚恩澤表》 元康四年,詔賜青孫錢五十萬。復家。永始元年,青曾孫玄以長安公乘為侍郎。 元始四年,賜青玄孫賞爵關內侯。 】

真正詛咒皇帝被腰斬和滅族的是左丞相劉屈氂和貳師將軍李廣利,他們詛咒漢武帝,欲立李夫人之子昌邑王劉髆為太子。

【《漢書 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廣利曰:“願君侯早請昌邑王為太子。如立為帝,君侯長何憂乎?”屈嫠許諾,昌邑王者,貳師將軍女弟李夫人子也。貳師女為屈氂子妻,故共欲立焉。是時治巫蠱獄急,內者令郭穰告丞相夫人以丞相數有譴,使巫祠社,祝詛主上,有惡言。及與貳師共禱祠欲令昌邑王為帝。有司奏請案驗,罪至大逆不道。有詔載屈氂廚車以徇,要斬東市,妻子梟首華陽街。貳師將軍妻子亦收。貳師聞之,降匈奴宗族遂滅。】

墓葬

漢武帝茂陵東側平陽公主墓旁,有兩座並列排布其間幾乎沒有間隙的的覆鬥型墓,完全符合西漢同塋不同穴的合葬製,疑為衛長公主與其夫曹襄合葬墓。

史籍記載

《史記》與《漢書》記載

史記》和《漢書》中對衛長公主的記載,都是關于她的兩次婚姻。

第一次,衛長公主下嫁第五代平陽侯曹襄,曹襄是西漢開國功臣曹參之後,曹參身經百戰屢建戰功,在《高惠高後文功臣表》中排名第二,封平陽侯,一萬六百戶。曹襄是漢武帝大姊平陽公主的兒子,也即衛長公主的姑表兄弟,二人生有一子曹宗。曹襄曾在元狩四年(公元前119),漠北之戰中為後將軍跟隨衛青出戰。後由于情況有變,衛青所率五萬騎兵,包括後將軍曹襄,改由定襄出發,北上進擊左賢王,最終以漢軍的全面勝利而告終,使得危害漢朝百餘年的匈奴邊患已基本上得到解決。可見曹襄並非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同其先祖戰將曹參一樣,曹襄也是馳騁疆場殺退匈奴的好男兒。曹襄逝世于元三年(公元前115年)。

第二次,衛長公主下嫁方士欒大。元鼎五年(公元前113年),武帝寵信欒大,封他為五利將軍,又拜為天士將軍、地士將軍、大通將軍、天道將軍,後又封為樂通侯,時欒大佩六印,貴振天下。武帝又為他建豪宅,置車馬帷帳充其家。欒大身材修長容貌俊美,說話周到而有策略,敢說大話,神色自若。後因方術不驗,欒大被腰斬。今當利故城之南,有一大冢,傳為“欒大墓”。1957年調查,墓為較高規格的覆鬥狀,長寬各約61米,高約13米。欒大因欺騙武帝被腰斬,卻有如此規格的墓葬,或許是武帝看在衛長公主的面上默許,或是衛長公主不顧武帝有意在自己的食邑厚葬欒大。

嫁與欒大之前,武帝送金萬斤(漢書記載為金十萬斤)給公主做嫁妝,並將公主的封地改名為當利,衛長公主又號當利公主。當利有鹽官,即是“鹽邑”,是膠東半島最富裕的地方,武帝其他公主的封地皆不如她。衛長公主也是東西兩漢唯一受封鹽邑的公主。

其後,史書再沒有公主的記載。征和二年(前91年),《史記》記載衛長公主的兒子平陽侯曹宗坐衛太子死,《漢書》則記為處以完刑,為城旦。曹宗的子女無遇害記載。漢宣帝元康四年衛長公主之孫曹喜復家。

《史記·外戚世家第十九》

上憐之,復幸,遂有身,尊寵日隆。召其兄衛長君弟青為侍中。而子夫後大幸,有寵,凡生三女。

○索隱按:謂諸邑石邑及衛長公主後封當利公主是。一男。男名據。○索隱即戾太子也。

《史記·曹相國世家》

陽侯窋,高後時為御史大夫。孝文帝立,免為侯。立二十九年卒,謚為靜侯。子奇代侯,立七年卒,謚為簡侯。子時代侯。時尚平陽公主,生子襄。時病癘,歸國。立二十三年卒,謚夷侯。子襄代侯。襄尚衛長公主,生子宗。立十六年卒,謚為共侯。子宗代侯。征和二年中,宗坐太子死,國除。

《史記·孝武本紀第十二》

賜列侯甲第,僮千人。乘輿斥車馬帷帳器物以充其家。又以衛長公主妻之金萬斤,更名其邑,曰當利公主

◇集解孟康曰:“衛太子妹。”如淳曰:“衛太子姊也。”蔡邕曰:“帝女曰公主,儀比諸侯。姊妹曰長公主,儀比諸侯王。”駰案:此帝女也,而雲長公主,未詳。

◇集解地理志雲東萊有當利縣

《漢書 外戚傳上》

上憐之,復幸。遂有身,尊寵。召其兄衛長君、弟青侍中。而子夫生三女,元朔元年生男據,遂立為皇後。

《漢書 郊祀志》

是時,上方憂河決而黃金不就,乃拜為五利將軍。居月餘,得四印,得天士將軍、地士將軍、大通將軍印。製詔御史:“昔禹疏九河,決四瀆。間者,河溢皋陸,堤徭不息。朕臨天下二十有八年,天若遺朕士而大通焉。《乾》稱‘飛龍’,‘鴻漸于般’,朕意庶幾與焉。其以二千戶封地士將軍大為樂通侯。”賜列侯甲第,童千人。乘輿斥車馬、帷帳、器物以充其家。又以衛長公主妻之,齎金十萬斤,更名其邑曰當利公主

《漢書 蕭何曹參傳》

窋嗣侯,高後時至御史大夫。傳國至曾孫襄,武帝時為將軍,擊匈奴,薨。子宗嗣,有罪,完為城旦。

影視形象

1996《漢武帝楊童舒飾演衛長公主

2006《大漢天子3熊乃瑾飾衛長公主

2014《衛子夫何心圓飾演(童年)衛長公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