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州

衛州

衛州,古地名,在今豫北境內,地理位置主要包括今河南新鄉、鶴壁等地。因地處春秋古衛國地,故名衛州,治所長期在汲縣(今河南省衛輝市),歷代稍有變更。

  • 中文名稱
  • 初置時間
    北周宣政元年(公元578 年)
  • 地理位置
    衛輝為中心的新鄉、鶴壁等地
  • 命名原因
    地處春秋古衛國地

​建立歷史

【衛州】

州名。北周宣政元年(公元578 年)置。治所在朝歌(改衛縣,今河南淇縣),貞觀初移治汲縣(今縣)。

區域規劃

唐轄境相當今河南新多市、汲縣、輝縣、浚縣及淇縣等地。大定間曾移治共城(今輝縣),貞佑間移治胙城(今延津北),蒙古時復舊。中統元年(1260 年)升為衛輝路。

衛州廨賊臣縊故主

卻說潞王從珂,入洛篡位的期間,正故主從厚,流寓衛州驛,剩得一個匹馬單身,窮極 無聊的時候。他自玄武門趨出,隨身隻五十騎兵,四顧門已闔住,料知慕容進變卦,不由的 自嗟自怨,躑躅前行。到了衛州東境,忽見有一簇人馬,擁著一位金盔鐵甲的大員,吆喝而 來。到了面前,那大員滾鞍下馬,倒身下拜,仔細瞧著,乃是河東節度使石敬瑭。便即傳諭 免禮,令他起談。敬瑭起問道:“陛下為什麽到此?”從厚道:“潞王發難,氣焰甚盛,京 都恐不能保守,我所以匆匆出幸,擬號召各鎮,勉圖興復,公來正好助我!”敬瑭道:“聞 康義誠出軍西討,勝負如何?”從厚道:“還要說他甚麽,他已是叛去了!”敬瑭俯首無 言,隻是長嘆。也生歹心。從厚道:“公系國家懿戚,事至今日,全仗公一力扶持!”敬瑭 道:“臣奉命徙鎮,所以入朝。麾下不過一二百人,如何御敵?惟聞衛州刺史王弘贄,本系

衛州衛州

宿將,練達老成,願與他共謀國事,再行稟命!”從厚允諾。敬瑭即馳入衛州,由弘贄出來

迎見,兩下敘談。敬瑭即開口道:“天子蒙塵,已入使君境內,君奈何不去迎駕?”弘贄嘆

息道:“前代天子,亦多播越,但總有將相侍衛,並隨帶府庫法物,使群下得所依仰。今聞

車駕北來,隻有五十騎相隨,就使有忠臣義士,赤心報主,恐到了此時,亦無能為力了!”

樂得別圖富貴。

敬瑭聞言,也不加評駁,但支吾對付道:“君言亦是,惟主上留駐驛館,亦須還報,聽

候裁奪。”便別了弘贄,返白從厚,盡述弘贄所言。從厚不禁隕涕。旁邊惱動了弓箭使沙守

榮、奔洪進,奔與賁同系洪進姓。直趨敬瑭前,正辭詰責道:“公系明宗愛婿,與國家義同

休戚,今日主憂臣辱,理應相恤,況天子蒙塵播越,所恃惟公,今公乃誤聽邪言,不代設

法,直欲趨附逆賊,賣我天子呢!”說至此,守榮即拔出佩刀,欲刺敬瑭。忠義可嘉,惜太

莽撞。敬瑭連忙倒退,部將陳暉,即上前救護敬瑭,拔劍與守榮交鬥,約有三五個回合。敬

瑭牙將指揮使劉知遠,遽引兵入驛,接應陳暉。暉膽力愈奮,格去守榮手中刀,把他一劍劈

死。洪進料不能支,也即自刎。知遠見兩人已死,索性指揮部兵,趨至從厚面前,將從厚隨

騎數十人,殺得一個不留。從厚已嚇做一團,不敢發聲,那知遠卻麾兵出驛,擁了敬瑭,竟

馳往洛陽去了。不殺從厚,還算是留些餘地。看官!你想此時的唐主從厚,弄得形單影隻,

舉目無親,進不得進,退不得退,隻好流落驛中,任人發落。衛州刺史王弘贄,全不過問,

直至廢立令下,乃遣使迎入從厚,使居州廨。明知從厚難保,因特視為奇貨。一住數日,無

人問候,惟磁州刺史宋令詢,遣使存問起居。從厚但對使流淚,未敢多言。皇帝失勢,一至

于此,後人亦何苦欲做皇帝。既而洛陽遣到一使,入見弘贄,向贄下拜,這人非別,就是弘

贄子巒,曾充殿前宿衛。贄問他來意,他即與贄附耳數語。贄頻頻點首,便備了鴆酒,引巒

往見從厚。從厚識是王巒,便詢都中訊息。巒不發一語,即進酒勸飲。從厚顧問弘贄道:

“這是何意?”弘贄道:“殿下已封鄂王,朝廷遣巒進酒,想是為殿下餞行呢。”從厚知非

真言,未肯遽飲,弘贄父子,屢勸不允,巒竟性起,取過束帛,硬將從厚勒斃,年止二十一

歲。

從厚妃孔氏,即孔循女。尚居宮中,生子四人,俱屬幼稚。自王巒弒主還報,從珂遣人

語孔妃道:“重吉等何在?汝等尚想全生麽?”孔妃顧著四子,隻是悲號。不到一時,復有

人持刃進來,隨手亂斫,可憐妃與四子,一同畢命。從厚隻殺一重吉,卻要六人抵命,如此

凶橫,寧能久存!磁州刺史宋令詢,聞故主遇害,慟哭半日,自縊而亡。從厚之死,尚有宋

令詢死節,後來從珂自焚,無一死事忠臣,是從珂且有愧多矣。從珂即改應順元年為清泰元

年,大赦天下,惟不赦康義誠、葯彥稠。義誠伏誅,並且夷族。此舉差快人意。餘如萇從

簡、王景戡等,一律釋免。

衛州名人

賀鑄詞鈔賀鑄詞鈔

賀鑄(1052-1125)字方回,自號慶湖遺老,祖籍山陰(今浙江紹興),生長于衛州(今河南汲縣)。長身聳目,面色鐵青,人稱賀鬼頭。孝惠皇後族孫,授右班殿直,元佑中曾任泗州、太平州通判。晚年退居蘇州,杜門校書。不附權貴,喜論天下事。能詩文,尤長于詞。其詞內容、風格較為豐富多樣,兼有豪放、婉約二派之長,長于錘煉語言並善融化前人成句。用韻特嚴,富有節奏感和音樂美。部分描繪春花秋月之作,意境高曠,語言濃麗哀婉,近秦觀、晏幾道。其愛國憂時之作,悲壯激昂,又近蘇軾。南宋愛國詞人辛棄疾等對其詞均有續作,足見其影響。代表作為《青玉案·橫塘路》、《鷓鴣天·半死桐》、《芳心苦》、《生查子·陌上郎》、《浣溪沙》([一]、[二]、[三])、《搗練子·杵聲齊》、《思越人》、《小梅花·行路難》、《搗練子·望書歸》、《採桑子》等,其中以《青玉案·橫塘路》、《鷓鴣天·半死桐》、《芳心苦》三首為最著名。《鷓鴣天·半死桐》悼念詞人相濡以沫的妻子,字字悲切,如泣如訴,“空床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這一句更是飽含深情,哀婉凄絕。《芳心苦》寫“斷無蜂蝶慕幽香,紅衣脫盡芳心苦”的荷花,視角新奇卻又不失于理,且托物言志,可謂手法高妙

文化

衛州地屬中原,文化昌盛。周為京畿之地。自春秋時,衛國與鄭國隔河相望,鄭衛文明一衣帶水。鄭衛兩國雖以黃河為界,文化相似,都屬中原諸侯國。五代之後,分演為衛州、鄭州。

自民國後,衛州故地開始分割。

衛州先民善音樂,《詩經》中《衛風》為古衛地的生活寫照。《禮記·樂記》載:“魏文侯問于子夏曰:‘吾端冕而聽古樂,則惟恐臥;聽鄭衛之音,則不知倦。敢問古樂之如彼,何也?新樂之如此,何也?’” 明代嚴嵩曾做“閒客清宵撫玉琴,露涼新月在高林。憑君洗凈松風耳,無限人間鄭衛音”來高度贊賞。

衛州忠賢,歷朝歷代,層出不窮。如亙古忠臣比幹、軍事家姜尚(姜子牙)、戰國政治家商鞅、衛國賢大夫蘧伯玉、東漢水力專家太守杜詩、三國隱士孫登、唐代丞相關播、周武酷吏傅遊藝、唐代天文家尚獻甫、唐代尚書班宏、唐高僧釋明誕、宋名臣魏仁浦、宋名臣韓璹、宋賢相呂大防、宋詞人賀鑄、金太一道創始人蕭抱珍、元代翰林大學士王惲,以及近代的中州名儒李敏修、民國大總統徐世昌、歷史學家嵇文甫、、實業家王錫彤、地質學家李春昱、地質學家潘鍾祥、航空航天專家高為炳、著名畫家(齊派四大家之一)盧光照、著名詩人王綬青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