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子夫 -漢武帝第二任皇後

衛子夫

漢武帝第二任皇後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孝武思皇後(?-前91年),衛氏,名不詳,字子夫,河東平陽(今山西臨汾)人。漢武帝劉徹第二任皇後,在皇後位38年,謚號思。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擁有獨立謚號的皇後。

衛子夫原為平陽公主家謳者。于建元二年(前139年)入宮,建元三年(前138年)封為夫人,元朔元年(前128年)冊立為皇後,征和二年(前91年)在巫蠱之禍中自殺身亡。身駐漢宮凡49年。育有一男三女,即戾太子劉據、衛長公主、諸邑公主、石邑公主

衛子夫一生恭謹克己,盡心盡力執掌宮掖數十載,令其夫漢武帝得無擾于省中瑣事,為開創漢武盛世減輕了負擔。其弟衛青及外甥霍去病則在漢匈戰爭中做出了偉大貢獻。

  • 本名
    衛子夫
  • 別稱
    孝武衛思後
  • 所處時代
    西漢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平陽(今山西臨汾)人
  • 逝世日期
    前91年
  • 主要成就
    漢武帝第二任皇後

人物生平

家世出生

衛子夫出生于漢景帝年間,身世寒微,其家號衛氏,在當時的平陽侯曹時(抑或曹時之父曹奇,因衛子夫出生之年不詳)封邑境內。其父之名史不見載,母親衛媼曾為平陽侯家僮,一說侯妾。衛子夫年少時或被送往平陽侯家教習歌舞,遂為平陽侯府謳者(歌女)。

衛子夫衛子夫

衛子夫上有一兄二姐,長兄衛長君,長姐衛君孺(衛孺),次姐衛少兒,衛少兒有子霍去病。衛子夫又有同母弟三人,即衛青、衛步、衛廣。

侯府初見

漢武帝建元二年(前139年)春三月,上巳日。十八歲的少年天子劉徹去霸上祭祀先祖,祈福除災。回宮時順路去平陽侯在京府邸看望當時嫁給平陽侯曹時(曹壽)的大姐平陽公主。雖然漢武帝方即位一年有餘,然自七歲為太子娶妃至十六歲即位亦已然數載,卻並無子嗣。平陽公主便效仿姑姑館陶公主(竇太主),擇良家女子欲以進獻天子。

衛子夫衛子夫

恰逢武帝霸上祓禊歸來小憩侯府,平陽公主便將先前物色好留在家中的十幾個女孩精心裝扮,並令她們拜見武帝,然而武帝卻並不滿意。于是平陽公主命十餘人退下,繼而酒菜開筵。這時,侯府的歌女上堂獻唱,子夫亦在其中。武帝望去眾人,一眼便看中了衛子夫。

繼而,武帝起身更衣,子夫則隨去侍候,並在尚衣的軒車中得到初幸。武帝回到筵席後非常高興,賜給了平陽公主黃金千金。平陽公主因此奏請將子夫送入宮中,武帝欣然答應。臨別上車之時,平陽公主親撫著子夫的背說:“走吧,在宮裏好好吃飯,好好自勉努力,將來若是富貴了,不要忘記我的引薦之功。”

尊寵日隆

自建元二年入宮以來,時隔一年多的時間裏,衛子夫竟然再也沒有受到召幸。

衛子夫衛子夫

建元三年(前138年),漢武帝再次選擇宮中年邁體弱等無用處的宮人釋放出宮。衛子夫得見天子,哭著請求武帝釋放她出宮回家。武帝憐愛衛子夫,再一次臨幸了她,衛子夫因此而懷孕。漢武帝對她的尊寵也一天勝過一天。

然而好景不長,當時的皇後陳氏是大長公主館陶公主劉嫖之女,因當初武帝尚為膠東王時,劉嫖為其得立為太子出了力氣,陳皇後亦以此原因而驕橫高貴。當她聽說衛子夫受到大幸而懷孕,自己卻數年沒能生孩子,便嫉妒衛子夫。其母劉嫖便派人去抓捕衛子夫的弟弟,當時在建章當差的衛青,欲殺衛青以恐嚇衛子夫。所幸衛青的朋友公孫敖帶領一幹壯士及時相救,使衛青免于一死。

武帝得知此事後,便召衛青為建章監,並加侍中。衛子夫的兄長衛長君也得到顯貴,亦加為侍中。數日之內,賜給衛家的賞金累計竟達到千金之多。

而後衛子夫得到大幸,有寵于皇帝,封為夫人,十年間先後為漢武帝生下三女一男。而其家族更是得到極度的顯貴。衛子夫的長姐衛君孺嫁給太僕公孫賀為妻,公孫賀亦因此更受親信;二姐衛少兒因與陳掌有私,漢武帝便召見陳掌使其顯貴;公孫敖因與衛家親近而受益;衛青則升為大中大夫之職。縱覽漢武帝一朝,更無此幸。

極寵冊後

漢武帝元光五年(前130年),因陳皇後巨資求子而不得,于是使用媚道害人邀寵的事情被察覺。武帝非常憤怒,便派御史大夫張歐負責此案。當時張歐的下屬侍御史張湯深入案件,追查出楚服等人為陳皇後施巫蠱之邪術,建立祠堂祭祀詛咒,祝告鬼神,禍害他人,屬大逆無道之罪。至此,為後11年的陳皇後于秋七月乙巳日以惑于巫祝被廢,退居城郊離宮。

衛子夫衛子夫 衛子夫衛子夫 衛子夫衛子夫

此後半年有餘,衛子夫再次懷孕。元朔元年(前128年)春天,已承寵10年的衛子夫為稱帝12年之久,時齡29歲的漢武帝生下第一位皇子。武帝異常欣喜,詔令當時善為文者枚皋東方朔作《皇太子生賦》及《立皇子禖祝》之賦。為感謝上蒼賜予他的第一位皇子,武帝又修建了婚育之神高禖句芒)神之祠以祭拜之。舉朝臣子亦為這位遲來十餘年的大漢皇長子的誕世而高興。武帝為皇長子取名為劉據

歡喜之暇,時為中大夫主父偃上書武帝,請立衛子夫為皇後。武帝欣然準奏,擇元朔元年的春天,三月甲子這一日冊立衛子夫為皇後。詔曰:“朕聽說天地不變,施化不成;陰陽不變,物不暢茂。《易》說:‘因勢變通,人民的精神才會振作。’《詩》說: ‘通天地之變而不失道, 擇善而從。 ’ 朕欣賞唐虞而樂觀殷周,願汲取歷史的經驗教訓以為借鏡。現在大赦天下, 與民更始。有的犯了罪畏罪逃亡及久欠官物而被起訴, 事出在孝景帝三年以前的,都免予處理。”

至此,空閒一年八個月的未央中宮椒房殿再次有了新的主人。而自衛子夫之後,大赦天下立皇後亦成為漢家製度。

衛子夫既立,當時的郎官枚皋自作《戒終賦》一篇獻予衛皇後,且一改往日詼諧的文風,勸誡衛皇後要將良好的品德作風一直保持下去。

元狩元年(前122年),皇子劉據和他的父親一樣在7歲之齡被立為皇太子。太子劉據稍稍長大後,漢武帝在群臣中甄選出萬石君少子,時任沛太守的石慶作太子太傅,又派德高望重的文學之士輔導他學習《公羊春秋》(《公羊傳》)。而太子通曉《公羊傳》後,又私自請求學習《谷梁傳》而喜歡它。待到太子加冠成年遷往太子宮時,武帝專程為劉據建了一座苑囿接待賓客,取廣博觀望之意,稱為博望苑

在衛子夫立為皇後之後,因她而顯貴起來的衛氏家族亦不負君王所望,並未如大部分外戚一樣寄居于裙帶之寵。以衛青霍去病為主導的衛氏外戚身著戎裝,揮師北上,憑借著個人才賦及暴骨他鄉的決心在十數次出生入死之後身封萬戶而不息,為大漢朝譜寫出戎車七次出征,北登闐顏山,六次深入匈奴,在祁連山設郡的赫赫戰功,基本瓦解了北方匈奴勢力,為解決漢朝邊患問題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績。衛氏一門亦獲以枝屬五人封侯的榮耀,更有姐姐作皇後,弟弟取公主的富貴。

其貴震動天下,遂有《天下為衛子夫歌》(《衛皇後歌》),歌曰:“生男無喜,生女無怒,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其後歷數代近八百年,才有唐玄宗楊貴妃盛寵之時的“生男勿喜女勿悲,君今看女作門楣。”的翻版坊間民謠。

衰寵而尊

隨著太子劉據一天天長大,衛子夫的美麗容顏也一天天衰老下去。元朔六年(前123年),隨著年輕貌美的王夫人的出現,漢武帝對衛子夫持續十五年的盛寵開始逐漸轉移。之後,又有李夫人尹婕妤、邢娙娥、趙婕妤(鉤弋夫人)等更替受寵。

衛子夫衛子夫 衛子夫衛子夫

然而,即使朱顏辭鏡色衰愛弛,衛子夫依然記著立後之時枚皋那篇勸誡之賦。再者衛子夫的弟弟衛青及外甥霍去病為漢武朝立下不世之功,威儀不泯,天下尊之。深曉月盈則虧,水滿則溢,盛極必衰道理的衛子夫寵辱不驚,憑借著平衡的心態,良好的德行及公正的處事,使她在寵衰之後,在衛青、霍去病相繼離世之後的17年內依然能夠得到武帝的禮遇與尊重。

除後宮諸事為衛子夫職責之內,武帝每每出巡遊幸天下時亦將少府所掌宮中事由交予衛子夫定奪。待武帝歸來之時,衛子夫將重要的裁決匯報給武帝聽,武帝從來沒有抗告,有的時候甚至免去衛子夫的匯報。武帝對衛子夫的信任即是如此。

巫蠱禍起

盛寵之下,功高相加,衛氏外戚的規模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內不斷壯大。龐大的外戚成員亦未能免于恃寵而驕之俗。公孫敬聲,丞相公孫賀的兒子,憑借著母親衛君孺是皇後的姐姐,行事驕奢不守法紀,居九卿太僕之高位,擅用北軍軍餉一千九百萬錢。事情敗露之後被捕下獄。這時,漢武帝下詔欲抓捕的陽陵人朱安世卻遲遲未能歸案,公孫賀便請命此差以贖公孫敬聲的罪過。武帝答應此請。後來朱安世果然被捕成功,卻在獄中上書誣告公孫敬聲與陽石公主私通以及行巫蠱詛咒天子之事。武帝知曉之後大為震怒,令有司深查公孫賀所犯罪過。

衛子夫衛子夫

征和二年(前92年)春正月,抓捕丞相公孫賀,並冠以公孫賀興利弟子賓客不顧黎民死活等多條罪名,公孫賀父子竟然死在獄中。然而,此事卻遠未結束。征和二年春天,涿郡鐵官鑄鐵的時候,鐵水熔化飛濺天空,後世所興讖緯之學認為這是火發生了變異,天下將有大難。一個月後的征和二年夏天,一場毫無預兆的風災在摧毀房屋折斷樹木的同時,也掀開了一場大難的序幕。閏四月,諸邑公主、陽石公主坐巫蠱之罪處死,衛青之子衛伉及衛長公主之子曹宗亦在連坐之內。而此時的寵臣江充因與太子有隙,害怕武帝死後被新帝誅殺,故而欲構陷太子為先,即妄言武帝生病是因為有人行巫蠱詛咒天子。于是武帝命江充為使者治巫蠱之案。江充指揮巫師四處掘地尋找木偶人,但凡挖到就逮捕周圍的人,並以炮烙之酷刑逼供認罪。百姓惶恐之間相互誣告,以此罪冤死者前後總計數萬人。

皇後之死

至此,天下人心惶惶,京師三輔更是籠罩在一片驚恐氛圍之中。而武帝卻因年邁體病愈加相信巫蠱之事。江充趁機說宮中有巫蠱之氣以致天子之病久不見好。于是開始查辦後宮中不受寵幸的夫人,依次查到皇後衛子夫。而整個後宮在衛皇後的治理下,無人行巫蠱之事。江充遂帶領胡巫來到皇後寢宮椒房殿,毀御座掘地以查蠱,仍一無所獲。

衛子夫衛子夫 衛子夫衛子夫

征和二年秋七月,江充終是將鐵楸挖到了太子東宮,在按道侯韓說、御史章贛、黃門蘇文的幫助下,得到了桐木人偶。

太子劉據欲往甘泉行宮辯白卻遭江充等人限製,無法向武帝辯明情況,情急之下又無上策,便聽從少傅石德之計。于七月壬午日,將江充緝拿,並斬殺韓說。而協助江充辦理此案的御史章贛逃出,去往甘泉行宮見武帝。盡管後宮經歷查蠱一事人心惶惶,宮外又情勢緊急,衛皇後依舊有條不紊地維持著宮禁秩序。因太子能指揮到的車馬有限,劉據希望得到母親的支持,在決定起兵後連夜派舍人求見皇後時,仍需持符節進入長秋門,通過長御倚華呈報皇後。

盡管事態進退兩難,但已經歷公孫家族滅、二位公主坐誅的衛子夫並未婦人之仁、任人宰割。衛皇後果斷行使皇後的權利,調動中廄皇後的馬車裝載射手,搬取武庫的兵器,調發長樂宮的衛隊以助太子。太子向文武百官宣稱江充造反,斬殺江充巡示朝野,並在上林苑燒死了一眾胡人巫師。

劉據起兵後,武帝認為太子一定是受到了江充等人的陷害才這樣做。便派遣使者入長安探查。使者卻因膽怯未敢入城,對武帝謊稱太子造反要殺自己。武帝由是大怒,派左丞相劉屈氂發兵討逆。面對劉屈氂手中這道不知真假的皇帝璽書,太子宣稱武帝在甘泉宮病重,發兵是懷疑京城有變,奸臣想作亂。武帝在這時從甘泉宮回長安,駕臨長安城西建章宮,下詔征發三輔附近郡縣之兵,及二千石以下官吏皆歸劉屈氂統領。劉據因此無法調遣三輔軍隊,便派遣使者假傳詔令赦免長安城中諸官府中的囚徒,征發看守武庫的軍隊,並派使者如侯持符節去調動長安附近長水和宣曲兩地的胡人騎兵,命令他們全副武裝之後前來長安會合以充軍。然而武帝派遣的使者侍郎莽通趕到,告知長水校尉太子的符節是假的,並斬殺如侯親自引長水宣曲胡騎入長安。武帝又征發船兵,一並交由大鴻臚商丘成。而後,護北軍使者任安雖接太子發兵符節卻作壁上觀。太子劉據屢次調兵失敗,故所率兵卒與劉屈氂的官兵數量差距越來越大。太子領兵離開北軍,驅使長安四市的百姓共有幾萬人。來到長樂宮西闕下面時,碰上了劉屈氂的軍隊,混戰五日後,血流入渠,死者數萬。長安城中擾亂,傳言太子造反,因此民眾不再歸附太子,歸附劉屈氂軍隊的逐漸增多。太子不敵,戰敗出奔

七月庚寅日,太子得丞相司直田仁之助,于覆盎門逃出長安,隱匿于湖縣。同日,武帝詔遣宗正劉長樂、執金吾劉敢奉策收回用以幫助劉據起兵、象征皇後實權的皇後璽綬,卻並未使有司下廢後詔書,亦未令衛皇後搬離椒房殿。衛皇後不願受辱,或為子擔責,或以死明志,自殺。

黃門蘇文、姚定漢置之公車令空舍,盛以小棺,將衛皇後葬在長安城南桐柏亭,即太子出奔所經之覆盎門外大道以東,西向明堂,南鄰博望苑,北對長樂宮。衛氏勢力悉盡覆滅。

至此,母儀天下38載,陪伴漢武帝49年的衛皇後溘然長逝。偌大的未央宮在經歷過一場血色浩劫之後依舊壯麗而重威,隻是長秋門後的中宮椒房殿,再一次失去了主人,直到漢昭帝即位。

主要成就

衛子夫由歌女而成皇後,除了她的容顏美色之外,還因為她有太子劉據和戰功赫赫的娘家做為她的支柱。在她為皇後的38年中,是安分守己的,所以武帝死後,她的名譽還是得到了恢復。另外,應該指出的是,衛子夫的入宮,使她的弟弟衛青、外甥霍去病得到了施展才能的機會,從而為西漢在反擊匈奴的戰爭中贏得了主動地位。從客觀上講,衛子夫對漢朝是有功勞的。因此,她的影響也是不能抹殺的。​

衛子夫衛子夫

歷史評價

衛子夫生于西漢前期,在漢元帝之前,西漢皇後多為寒門之女或與前代出生寒微的皇後有血緣之親。自武帝尊儒重教以來,歷數朝之後儒家經義的尊卑等級逐漸為權利集團所接受。漢成帝欲立趙飛燕為後時就有儒生為諫“腐木不可以為柱,卑人不可以為主”。至東漢《白虎通義·嫁娶篇》更提出“王者之娶,必先選于大國之女,禮儀備,所見多”。然而經學在武帝時期最為純正,後世一味“修學好古",樂褒堯舜之德,周之古禮。將董仲舒提出的適應時代所產生的今文經學駁斥的一無是處,反拘于古文經學不可自拔。以至于出生低微的衛子夫與西漢前期的其它皇後一樣在後來兩千多年的歷史上鮮有提及,更乏評價。

又因衛子夫為後38年史書未記其過,所以出生低微同為公主府歌女的衛子夫沒有如漢成帝皇後趙宜主(趙飛燕)一般致使“天下之惡皆歸焉”的結果和“漢立飛燕,成帝胤嗣泯絕”的指控。

衛子夫雖未獲後世經義之人所褒獎,然其以歌女之卑受寵至一朝為後,其中的平陽歌舞卻傳為一段佳話。民間多有以衛子夫與漢武帝的愛情為藍本的戲曲作品出現。而對于她的稱呼“衛娘”也成為了文學作品中姿容出眾能歌善舞的女子的代稱。衛子夫雖身世低微,後世也默認了其38年的恭謹的品行。以至于今日翻開詩詞歌賦,衛子夫的形象依舊是武帝在平陽侯府初次相見時的那個有著一頭綢緞般光澤秀發的豆蔻女子,美麗、迷人、未曾老去。

同時,衛子夫的出現也將衛青霍去病霍光引向歷史舞台。武功則衛青霍去病抵御匈奴內侵、拓寬漢朝版圖。文治則霍光佐八歲幼主,廢昌邑昏亂,立孝宣中興,匡國家,安社稷。衛子夫一生雖未插手政事,然因她所興之人卻對孝武、孝昭、孝宣三朝做出了巨大貢獻及深遠的影響。得以“長平桓桓,上將之元”、“封狼居山,列郡祁連”、“雖周公、阿衡,何以加此!”的高度認可與贊揚,光輝遠遠遮住了這個同時代至尊的女子。

司馬遷:嘉夫德若斯。

班固:子夫既興,扇而不終。

親屬成員

關系姓名兒女介紹
父親衛?

衛太子劉據生前深受武帝喜愛,隨著劉據的長大,他在許多政見上與武帝不同,並且對于酷吏製造的冤案多予平反。劉據性格仁慈恭謹,雖得群臣寬厚長者附之,然而喜歡用嚴酷刑法的人卻經常在武帝面前詆毀太子。衛青去世之後,奸臣邪黨以劉據沒有母親家的人保護,相競想要構陷劉據。有一次劉據去謁見母親衛皇後很久才出來,黃門蘇文便向武帝誣告太子與宮女嬉戲。武帝卻給太子宮中增加到二百人。武帝有一次生小病,讓常融召太子來見,常融卻說太子有喜色。等到劉據到了,武帝發現太子臉上有淚痕卻強顏歡笑,便將進讒言的常融誅殺。武帝雖然相信自己的兒子,污蔑太子的奸臣也受到懲罰。然而,隨著趙婕妤之子劉弗陵的出生,堯母門的掛牌,武帝的老去,那些害怕太子即位給自己帶來災禍的人也前赴後繼的踏上了構陷太子之路。最終,征和二年,巫蠱之禍,劉據用自己的生命交換了武帝晚年一幹奸臣賊子應有的懲罰。禍起之初,冤魂數萬,天下惶惶;禍結之時,血染長安,天下戚戚。後世西晉閻纘之于愍懷太子被害,唐韋湊之于節愍太子加謚,唐陳子昂之于來俊臣之禍,唐趙上交之于諫秦王從容等,皆用劉據受害之故,或諫君王之妄信,或勸王子之防嫌。漢昭帝崩後,劉據之孫劉詢即位,即漢宣帝。

母親

衛媼

(姓名不詳)

兄弟

衛長君

(衛長子)

衛青
衛廣
衛步
姐姐

衛孺

衛君孺

衛少兒衛長公主(當利公主),衛子夫之長女。是武帝最寵愛的公主。封地當利為鹽邑,非常富有,是西漢所有記載封地的公主中唯一受封鹽邑的公主。衛長公主長到婚配之齡時,武帝將她嫁予西漢開國功臣排行第二的平陽侯曹參之後,時襲侯爵的曹襄。曹襄去世之後,蠱惑武帝的方士巒大受到大寵,一個多月就得到了四個將軍印,封為樂通侯。並賞賜列侯規格的府邸,僮僕千人,各種車輿用品以填充其家。當時在守寡的衛長公主也在這時被武帝嫁給貴震天下的巒大。後來,巒大方術技窮卻多無校驗,便以欺君之罪被誅殺。史籍上也再沒有關于衛長公主的記載。征和二年,衛長公主之子平陽侯曹宗因巫蠱死,漢宣帝元康四年,衛長公主之孫曹喜復家。漢哀帝元壽二年,曹喜之孫曹本始襲平陽侯。漢光武帝建武二年,曹本始之子曹宏舉兵佐光武帝定河北,故襲爵。
丈夫

劉徹

(漢武帝)

兒女

劉據

(衛太子、戾太子)

衛長公主

(當利公主)

諸邑公主

石邑公主

(一說陽石公主

衛子夫所生其它兩位公主現存史書未做記載。唐初顏師古所著《漢書註》認為二公主為陽石公主與諸邑公主。唐中司馬貞所著《史記索隱》則認為,此二公主當為石邑公主與諸邑公主。

諸邑公主陽石公主在征和二年夏天死于巫蠱。

石邑公主則未見于現存史書記載。

註:司馬貞《史記索隱》中註陽石公主一名德邑公主。可見陽石公主與石邑公主並非一人。無論是諸邑公主、陽石公主還是石邑公主,都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其中任何一人為衛皇後所生。更不能因為其二位公主受害于巫蠱便認為是衛皇後的生女。

外甥 霍去病

霍光

(無血緣關系)

孫子

劉進(史皇孫)

另有二孫未留名

曾孫

劉詢

(漢宣帝)

軼事典故

衛子夫一生身伴君側,卻如深潭照影,平靜無波。史書中衛氏雖未能善終,但智者壽、仁者壽,積善之家必有餘慶。衛氏早年身受尊寵,後由微賤登至尊、穩居中宮三十八載;其家族為大漢立下赫赫戰功;而曾孫劉詢中興漢室,思後園中聲樂娛神,元康年間衛氏復家;衛子夫最終不願受辱而與君“相決絕”,雖為自盡,此生卻從未如棄婦一般嗟嘆怨望、乞憐君幸。失意文人無可借以言愁,野史小說亦未多言,至今可供翻閱者唯寥寥耳。

衛後鬢鬒

無論在詩詞歌賦中,還是現代文學中,總能偶爾看到關于衛子夫以一頭烏黑靚麗的秀發見寵于武帝的故事。然而,縱覽史書,卻難以從中尋覓到一絲一毫的蹤跡。

現今可查的,最早記載衛子夫發美的故事出自東漢文學家、天文學家張衡的《西京賦》。賦中描述說:衛皇後興于鬢發之美,趙飛燕得寵于體態輕盈。另外,在志怪小說《漢武故事》中,有一段關于衛子夫的描寫。其內容大致與史書相符,唯細節之處稍有增加。其中一處寫到:“上見其發美,悅之,遂納于宮中。”。到了宋朝時期,類書《太平御覽·卷三百七十三·人事部一十四》中更為誇張的說:衛子夫因一頭秀發被立為皇後。雖《史記》、《漢書》中均未提及衛子夫發美與否,然後世詩文作品中多借此言衛子夫發美之典故。亦借衛子夫之鬢發形容女子發美。

衛娘

衛娘,即衛皇後子夫。因歌女得寵于武帝而立為皇後,故詩詞中多用“衛娘”來形容姿容冶艷的女子。如:唐代詩人李賀的《浩歌》:“漏催水咽玉蟾蜍, 衛娘發薄不勝梳。”。又如:宋代詩人姜夔的《秋宵吟》:“衛娘何在,宋玉歸來,兩地暗縈繞。”

梓童

梓為木中之貴,古人以梓為有子的象征。皇帝立皇後,不僅是為了母儀天下,更重要的是為了建子嗣,承大統,以延續和維持王朝的長久統治,這是歷代帝王都極為重視之大事。把建儲稱作立國本。因而皇後稱梓童,也正迎合了封建統治者的這種心理。關于這種稱呼的來歷有二種說法。其中一種源于志怪小說《漢武故事》。《漢武故事》的兩個版本都曾寫道:衛子夫新入宮,名字排在登記宮人的名簿的末尾,以至于一年多還沒有輪到衛子夫入侍武帝。後來武帝挑選宮中不中用的女子釋放出宮嫁人,衛子夫哭著請求出宮。武帝說:“我昨天夜裏夢見子夫的庭院裏生長了幾棵梓樹,這難到不是天意嗎?”于是在這天寵幸了衛子夫,衛子夫懷孕,生了衛長公主。

史料釋疑

思後非廢後

有人根據《漢書·外戚傳》“及衛思後廢後四年,武帝崩,大將軍霍光緣上雅意,以李夫人配食,追上尊號曰孝武皇後。”一句認為,衛子夫自殺前被廢。甚至很多似是而非的“網路歷史科普文”也抱有此種觀點,這是非常錯誤的。

首先,《漢書·外戚傳》“詔遣宗正劉長樂、執金吾劉敢奉策收皇後璽綬,自殺”。可見,武帝“策”的內容即為收回皇後璽綬。璽綬代表皇後實權,而武帝下詔可以理解為,收回皇後實權(衛子夫支持太子起兵,武帝這個舉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皇後的名分仍然保留。這就有兩種可能,一是收璽綬時衛子夫自殺,正式的廢後詔書還未來得及下,廢後程式終結;二是武帝隻是暫時收回皇後實權,待太子起兵事塵埃落定後再做出是否廢後的決斷,但衛子夫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其次,班固這句“衛思後廢後四年”,是為下文霍光追尊李夫人為孝武皇後做鋪墊。如果班固在上文中沒寫“衛思後廢後”五字,那麽承接下文的追尊行為則會名不正言不順。而後來漢宣帝之所以能夠追謚衛子夫曰“思”,並將衛子夫以皇後身份厚葬,正是由于她沒有被廢的緣故,因為廢後是沒有資格獲得謚號的。

至于班固在《漢書》中所表達的真實情況,隻需用《漢書·外戚傳》中的數位廢後的記載稍作對比便不難得知。

“孝惠張皇後......獨置孝惠皇後,廢處北宮,孝文後元年薨,葬安陵,不起墳。”

“孝景薄皇後……立六年,薄太後崩,皇後廢。廢後四年薨,葬長安城東平望亭南。。”

“孝武陳皇後……使有司賜皇後策曰:“皇後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璽綬,罷退居長門宮。...後數年,廢後乃薨。葬霸陵郎官亭東。”

“孝宣霍皇後……使有司賜皇後策曰:“皇後熒惑失道,懷不德,挾毒與母博陸宣成侯夫人顯謀欲危太子,無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廟衣服,不可以承天命。嗚呼傷哉!其退避宮,上璽綬有司。”霍後立五年,廢處昭台宮。”

“孝成許皇後……許後坐廢處昭台宮。...凡立十四年而廢,在昭台歲餘,還徙長定宮。…天子使廷尉孔光持節賜廢後葯,自殺,葬延陵交道廄西。”

“孝成趙皇後......貶皇太後為孝成皇後,徙居北宮。...今廢皇後為庶人,就其園。”是日自殺。立十六年而誅。”

對于衛子夫的記載則是:“孝武衛皇後字子夫…衛後立三十八年,遭巫蠱事起,江充為奸,太子懼不能自明,遂與皇後共誅充,發兵,兵敗,太子亡走。詔遣宗正劉長樂、執金吾劉敢奉策收皇後璽綬,自殺。黃門蘇文、姚定漢輿置公車令空舍,盛以小棺,瘞之城南桐柏。宣帝立,乃改葬衛後,追謚曰思後,置園邑三百家,長丞周衛奉守焉。”

從中不難看出,《外戚傳》中但凡被廢的皇後均在個人篇幅內交代被廢事宜,改稱“廢後”並以此結束。而衛子夫傳記部分則從開始到結束,無論是自殺、追謚都未曾出現一個“廢”字。全篇以“孝武衛皇後”開始,間以“子夫”、“皇後”、“衛後”,並以“思後”結束,不同于以上被自己丈夫所廢黜的皇後。

再次,廢後之大事,在皇帝本紀中亦皆有記載,

《漢書·景帝紀》秋九月,皇後薄氏廢。

《漢書·武帝紀》秋七月,大風拔木。乙巳,皇後陳氏廢。捕為巫蠱者,皆梟首。

《漢書·宣帝紀》八月已酉,皇後霍氏廢。

《漢書·成帝紀》冬十一月甲寅,皇後許氏廢。

而《漢書·武帝紀》中有關衛皇後的記錄,則是【秋七月,按道侯韓說、使者江充等掘蠱太子宮。壬午,太子與皇後謀斬充,以節發兵與丞相劉屈氂大戰長安,死者數萬人。庚寅,太子亡,皇後自殺。初置城門屯兵。更節加黃旄。御史大夫暴勝之、司直田仁坐失縱,勝之自殺,仁要斬。八月辛亥,太子自殺于湖。癸亥,地震。】始終未言衛皇後、衛太子被廢。

另外,有人以東漢臣子討論竇後是否應該配食漢桓帝所言——【後漢書卷五十六《陳球傳》曹節王甫復爭,以為梁後家犯惡逆,雖葬懿陵,武帝黜廢衛後,而以李夫人配食。今竇氏罪深,豈得合葬先帝乎?李鹹乃詣闕上疏曰:“臣伏惟章德竇後虐害恭懷,安思閻後家犯惡逆,而和帝無異葬之議,順朝無貶降之文。至于衛後,孝武皇帝身所廢棄,不可以為比。今長樂太後尊號在身,親嘗稱製,坤育天下,且授立聖明,光隆皇祚。太後以陛下為子,陛下豈得不以太後為母?子無黜母,臣無貶君,宜合葬宣陵,一如舊製。”】,《資治通鑒》寫到後漢篇章時亦原文抄錄了《後漢書》中這兩位臣子的發言,便認定衛後被廢。

第一,沒有廢後詔書如何算廢後?衛子夫非但沒有苟活等廢,她連無實權的皇後都沒當——因為收走璽綬同時,皇後自殺,並沒給漢武帝進一步觀察和動作的機會。而漢武帝在衛後死後四年也沒有把那道廢後詔書補發公布,更是在報車千秋一文中提到,“朕日一食者累月,乃何樂之聽?···曩者,江充先治甘泉宮人,轉至未央椒房···有司無所發···朕愧之甚,何壽之有?”。其遺詔令掖庭養視曾孫劉病已從未詔令某位妃嬪配食于他。

衛後妻抗夫權,雖然太子起兵是為自保的“惶恐無他意”,但擅自弄兵、長安蒙難是事實。對于太子的開脫,武帝可以“子弄父兵,罪當答”。而在時人眼中,衛後作為皇後,弄兵已是逾矩;作為人母,衛後支持兒子子弄父兵;作為妻子,為子卻未為夫。于公于私,武帝都實難為她開脫,就更不可能把她遷葬到茂陵或單獨在桐柏為她修建後陵——那意味著嫡系曾孫劉病已的即位資格將超過庶出少子的劉弗陵,而桐柏距離長安不足五裏,除長安外,周圍亦無可作陵邑之縣。武帝臨終安排權臣輔政已是主少國疑,故亦不會再多此不妥之舉。而今天茂陵,在帝陵與衛青墓之間,位于帝陵東側這片本該屬于衛皇後陵址的一公裏之遠的大面積區域,仍為空地。

第二,研究西漢人物生平當首推《漢書》,豈得無視《漢書》而以《後漢書》所錄兩名臣子隻言片語為準?《資治通鑒》對後漢書此部分原文抄錄可以不提,但在漢武帝部分,亦從未提及衛後為廢後——“詔遣宗正劉長、執金吾劉敢奉策收皇後璽綬,自殺。”

第三,後漢書中這個例子本身就說明衛子夫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廢後。因為類比的對象——東漢竇皇後,並沒有被廢黜。為什麽曹節王甫舉衛子夫,而不舉廢後薄氏陳氏霍氏這些正式被廢而不能配食或與先帝合葬的女人?

舉衛子夫正是因為她是唯一一個並非嚴格意義上的廢後卻沒有和皇帝配食、合葬!縱觀《史記》《漢書》包括舉例的《後漢書》,衛子夫被認為是廢後的唯一理由就是她沒有和武帝配食,配食者是由霍光作主的李夫人。事實上,衛後沒有配食至關重要的一點即武帝死時巫蠱之禍尚未完全蓋棺定論,她雖然是不能自明自殺且沒有完全被廢,但在武帝下葬時任何人都不可能以她未退宮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廢後從而提議由她配食武帝,那就意味著太子劉據一脈的徹底平反,和嫡系劉病已超過庶出少子劉弗陵的皇位繼承資格!再者,配食亦非必須之舉:高祖劉邦追尊生母為昭靈夫人,未令生母配食其父;成帝兩任皇後皆廢,其母王政君未詔令某位妃嬪配食成帝;“安漢公”王莽為彰顯正統安撫百姓,甚至為宣、元二帝起廟號,卻亦未為成帝配食。

而與曹王相對,李鹹的觀點是竇太後當然要和先帝合葬——“而和帝無異葬之議,順朝無貶降之文”,為了反駁曹節王甫所舉衛子夫作為皇後也未能配食武帝——故竇皇後也不得配食,所以下一句必然卻也隻是提了一句“至于衛後,孝武皇帝身所廢棄,不可以為比”。而下文說服竇後應與先帝合葬的內容就與衛子夫再無關系。

兩方都僅根據衛後未配食武帝而認為衛後為廢後,卻都未能說明衛子夫是如何被廢——既無廢後詔書,亦未罷居離宮。衛子夫僅是他們為支持自己觀點找的一項論據,且是在《漢書》中經不起推敲的論據,尤其是李鹹的發言。

最後,《漢書·武五子傳》開篇:【孝武皇帝六男。衛皇後生戾太子,趙婕妤生孝昭帝。王夫人生齊懷王閎,李姬生燕刺王旦、廣陵厲王胥,李夫人生昌邑哀王髆。】不僅將衛氏依舊稱為皇後,且將劉據置于劉弗陵之前。

而由班固的《漢書·續傳下》:

【詭矣禍福,刑于外戚,高後首命,呂宗顛覆。薄姬墜魏,宗文產德。竇後違意,考盤于代。王氏仄微,世武作嗣。子夫既興,扇而不終。鉤弋憂傷,孝昭以登。上官幼尊,類禡厥宗。史娣、王悼,身遇不祥,及宣饗國,二族後光。恭哀產元,夭而不遂。邛成乘序,履尊三世。飛燕之妖,禍成厥妹。丁、傅僣恣,自求凶害。中山無辜,乃喪馮、衛。

惠張、景薄,武陳、宣霍,成許、袁傅,平王之作,事雖歆羨,非天所度。怨咎若茲,如何不恪!進《外戚傳》第六十七。】

可見,班固將衛子夫寫在自呂雉馮媛衛姬的西漢皇後/皇太後一列,並沒有將其歸于廢後(孝惠張氏、孝景薄氏、孝武陳氏、孝宣霍氏、孝成許氏、孝元傅氏、孝平王氏)此列。

因此,當史料記載存在沖突之時,應該以相符者多的為準。即,衛子夫並非廢後。

嘉夫德若斯

對于《史記·太史公自序》中“嘉夫德若斯”一句中“夫”的注解,中華書局、上海古籍出版社、岳麓書社等主流出版社均標註為人名或注解為衛子夫。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受網路小說影響而開始質疑“夫”字的含義。

質疑者給出的解釋有二:其一,“夫”為語氣詞,並無實質性含義;其二,“嘉夫德若斯”是作《外戚世家》的目的,與前面所提眾位皇後無關。但是,做出這兩種解釋者都是建立在“陳後太驕,卒尊子夫”與“嘉夫德若斯,作外戚世家十九。”兩句之間斷句為句號的基礎上——“句號表示一句話的結束和新一句話的開始,提示讀者該句的表達意思已結束”。質疑者認為既然“卒尊子夫”的句子已經結束,那麽“嘉夫德若斯”自然和衛子夫沒有關系。

首先,雖然中國早在甲骨文時代就已有一些奇特斷句符號的萌芽,然而世傳《史記》並沒有標點。現今《史記》的標點符號亦為出版社自行編輯增加。因此以此作為否定“夫”字人物名稱的理由並不合適。

其次,關于“夫”字解釋可由其出處——《太史公自序》得出。

《太史公自序》凡三十篇《世家》,以【嘉××,作××世家第×】格式者總計二十篇,如:

  1. “太伯避歷,江蠻是適……嘉伯之讓,作《吳世家》第一。”
  2. “尚父側微,卒歸西伯……嘉父之謀,作《齊太公世家》第二。”
  3. “依之違之,周公綏之……嘉旦金縢,作《周公世家》第三。” 註:周公名姬旦,亦稱周公旦。
  4. “召公率德,安集王室……嘉甘棠之詩,作《燕世家》第四。” 註:《甘棠》為懷念召公的詩作。
  5. “殺鮮放度,周公為盟……嘉仲悔過,作《管蔡世家》第五。” 註:仲,蔡叔度之子蔡仲。

除《外戚世家》外,其餘十九篇“嘉”後皆為人物。既有對人物的簡稱,如《吳世家》的“伯”為吳太伯的簡稱;也有對人物的代稱,如《燕世家》的“甘棠”代指召公。但無論是簡稱還是代稱,“嘉××”都是僅對個人,沒有泛指,更沒有“嘉”字之後跟語氣詞之例。而所嘉之人亦不必緊接上句人物,並不受標點符號影響。

因此隻要通讀全篇而非斷章取義,便可知曉“夫”字必定為《外戚世家》中所載的一人,且當為《自序》中所提到薄太後、竇太後、傈姬、王皇後、陳皇後、衛子夫六人中的一人。而六人中唯衛子夫名字中帶有一個“夫”字。可知“嘉夫德若斯”當指衛子夫。

史籍記載

史書中關于衛子夫的記載分散在司馬遷所著《史記》、班固著《漢書》、荀悅著《前漢紀》、司馬光著《資治通鑒》中,總計18篇,列表如下:

書名篇名
史記外戚世家
衛將軍驃騎列傳
平津侯主父列傳
太史公自序
漢書《外戚傳》
《衛青霍去病傳》
《武帝紀》
《元帝紀》
《五行志》
《賈鄒枚路傳》
《武五子傳》
《蒯伍江息夫傳》
《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
《敘傳第七十下》
《霍光金日磾傳》
前漢紀《武皇帝紀三卷》
資治通鑒《卷第十七》
《卷第二十二》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衛子夫可查的後世文學作品不多,僅東晉志怪小說及晚清艷情小說略提一二。詩詞曲賦亦多用衛子夫的典故如“平陽第”、“衛娘”之類為代稱出現。詩歌作品列表如下:

詩歌形象
(樂府)《衛皇後歌》劉禹錫《相和歌辭·阿嬌怨》
王昌齡《春宮怨》劉禹錫《詠古二首有所寄》
張輯《醉蓬萊》劉克庄《雜詠一百首·阿嬌》
孟浩然《美人分香》武平一《雜曲歌辭·妾薄命》
姜夔《秋宵吟》李鬥《揚州畫舫錄·卷十三》
沈一貫《楚宮詞》劉洎《安德山池宴集》
魏秀仁《題畫》劉子翚《吳傳朋遊絲帖歌》
高叔嗣《少年行》杜牧《出宮人二首》
林以寧《秋蟬》崔令欽《教坊令序》
李裕《秋千詞》佚名《對官戶判》
司馬逸客《雅琴篇》張淮《牡丹百詠》
羅隱《春思》鮑照《代朗月行》
李賀《浩歌》

戲曲影視

傳統戲曲形象
戲曲劇種劇名衛子夫扮演者
越劇電視劇《漢武之戀錢愛玲
越劇《漢武之戀》張妙玲何賽飛
越劇《主奴聯姻陳飛等多人
瓊劇《漢武之戀》
多人
潮劇《大漢天子多人
潮劇《血濺未央宮》多人
粵劇《漢武帝夢會衛夫人陳詠儀、曾慧
秦腔《衛子夫和番》(《玉梅絛》)多人
秦腔《霍去病》郭明霞
國劇《東方朔》不詳
歌仔戲《大漢春秋狄玫
電視電影形象
電視電影劇名衛子夫扮演者
1996年電視劇《漢武帝于小慧
2001年電視劇《大漢天子1王靈
2004年電視劇《大漢天子2》寧靜
2005年電視劇《大漢天子3茹萍
2005年電視劇《鳳求凰童蕾
2005年電視劇《漢武大帝林靜
2006年電視劇《東方朔劉晶晶
2010年電視劇《美人心計張檬
2014年電視劇《衛子夫王珞丹

後世紀念

衛皇後自盡後,葬于覆盎門外五裏的桐柏亭。覆盎門南對杜縣、下杜城,故又稱杜門,而出長樂宮便直達杜門。

衛子夫衛子夫 衛子夫衛子夫

其曾孫漢宣帝即位後,原地改葬衛皇後,追贈謚號為思後,按帝陵規製設定周衛供奉守護思後園陵。衛子夫因此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擁有獨立謚號的皇後。其陵園亦因此稱為“思後園”。自此,如祭祀帝陵一般,西漢官方每年皆需在思後園廟、寢殿、便殿中定時上食、祭祀。

宣帝因武帝正統而非庶孽即位,又因衛後對宣帝已隔數代、衛後未做太後,故宣帝未如文、昭二帝為生母起陵那般為衛皇後單獨起陵、設定一縣作為太後陵邑。且衛後葬地桐柏即在長安城外,距離不逾五裏,周圍皆為皇室場所,除都城長安外,無縣可作陵邑。故在奉邑方面,宣帝仿漢文帝追尊其外祖父母的舊例,為曾祖母設定園邑三百戶人家。

為使曾祖母神靈在天享樂,或因衛子夫曾為謳者,喜好音律,宣帝“以倡優千人樂思後園廟”、“縱聲樂以娛神”,思後園也被稱為千鄉。

因衛太子的博望苑在杜門外五裏(今製2-3公裏),思後園在博望苑西北,長樂宮為長安城地勢最高處,故在長樂宮便可看見思後園的歌舞升平。

思後園西對明堂、大學。漢成帝以後,皇帝開始在思後園南側的圜丘祭祀皇天上帝。可見思後園風水極佳。

東漢桓譚《新論 祛蔽第八》記載,衛後送葬時有乘輿馬十匹,這些馬善于飲酒,不能乘駕,竟活到六十歲才死去。

唐時記載思後園在唐長安城內金城坊西北,又稱千人聚。唐中宗為其女安樂公主所建豪宅位于思後園東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