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浪漫 -2004年滕文驥執導電視劇

血色浪漫

2004年滕文驥執導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血色浪漫》是由北京潤亞影視傳播有限公司出品的電視劇,滕文驥執導,都梁編劇,劉燁連奕名孫儷林好等主演。

該劇描述了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一代年輕人成長的故事,並已于2004年11月30日在江蘇衛視首播。

  • 中文名稱
    《血色浪漫》
  • 外文名稱
    《Crimson Romance》
  • 出品時間
    2004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32集
  • 拍攝地點
    中國大陸
  • 導    演
    滕文驥
  • 首播時間
    2004年11月30日
  • 類    型
    青春,愛情
  • 發行公司
    北京潤亞影視傳播有限公司
  • 首播衛視
    江蘇衛視
  • 每集長度
    47分鍾
  • 主    演
    劉燁,連奕名,孫儷,林好
  • 上映時間
    2004年11月30日
  • 製片人
    張森;石衛平;孫雷;牟繼紅
  • 編    劇
    都梁
  • 其它譯名
    《浪漫人生》

劇情簡介

1968年,北京的鍾躍民和好友袁軍、鄭桐等整日遊蕩在大街上,為單調的生活尋求著刺激。在一場鍾躍民看來似乎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惡作劇中,高雅、純情、浪漫的周曉白無意中闖進了鍾躍民的生活,二人的生活悄無聲息的改變著。

血色浪漫血色浪漫

曉白的高雅、浪漫喚醒了潛藏在躍民內心深處的一種久違了的渴望。在袁軍、鄭桐等童年伙伴的戲弄下,鍾躍民向曉白展開了充滿嬉鬧而又看似認真的追求。這種突如其來的追求,對于周曉白這等靚麗的焦點女孩來說已是司空見慣,曉白遊刃有餘,躍民尷尬不斷。在時間面前躍民潛在的藝術氣質得到點點揮發,點點揮發的藝術氣質俘獲著曉白,高傲的曉白被徹徹底底的征服了,她情愫滋生,一天比一天強烈。

曉白沉浸在戀愛的快樂中,當躍民被鄭重地帶到曉白父母面前時,這個原以為被自己牢牢掌握的愛情出現了危機,躍民告訴曉白父母他對這段愛情不能給予任何承諾,曉白如墜萬丈冰窟。在躍民羨慕的眼神中,曉白帶著惶恐和好友羅芸、袁軍一同參軍入伍,躍民和好友鄭桐也來到農村。

信箋維系著曉白和躍民的戀情。曉白的擔憂終于成了現實,青春、質樸的秦嶺讓躍民真正懂得了羞澀、懂得了含蓄,秦嶺的悅耳的歌聲、秦嶺的一切都讓躍民沉醉,曉白失戀了。在極度的絕望中,曉白走到了對她傾慕已久的張海洋的身邊,此時滿腹心機的好友羅芸卻對袁軍展開了狂熱的追求。參軍入伍的喜訊突然而至,躍民的心願即將實現,可此時的躍民卻備感惆悵,因為平生真正的戀愛剛剛開始。在村邊的茅草叢中,躍民真正擁有了秦嶺,在不舍中躍民走了,當了一名出色的偵察兵

改革開放後,童年伙伴們結婚了,張海洋、曉白也有了自己的家庭,鍾躍民轉業回到北京,他們又相聚了。轉業後的躍民生活窘迫,在黎援朝的幫助下躍民到他的公司任職。長久的寂寞讓躍民接受了愛慕虛榮的秘書何眉,直到一日在音樂廳邂逅了思念中的秦嶺。秦嶺、躍民的愛情火速復燃,而此時的秦嶺非彼時的秦嶺,秦嶺隱瞞著已嫁富豪的婚姻事實。冷落讓何眉惱羞成怒,她舉報躍民挪用巨額公款。禍不單行,躍民停職接受調查,愛情又受到重創,躍民知道了一切,他身心疲憊。挪用公款案終于真相大白,一切都雨過天晴。

躍民、曉白和他們童年的伙伴走在烽火台上,一抹血色的夕陽映照在他們身上,映照著他們的浪漫人生。

演職員表

職員表

滕文驥Wenji Teng

演員表

劉燁Ye Liu....鍾躍民

血色浪漫血色浪漫

孫儷Betty Sun....周曉白

連奕名Yiming Lian....張海洋

王春Chun Wang....吳滿囤

王力可Like Wang....秦嶺

林好Hao Lin....高玥

潘藝心Li Pan....羅芸

陳寶國Baoguo Chen....周鎮南

孫鵬濱Pengbin Sun....李援朝

傅彪Biao Fu....王主任

角色介紹

鍾躍民

一個經歷過老三屆知青下鄉的人物,一個由頑主轉變為社會支柱的人物,曾經的他們,隻知道拍婆子,拿菜刀出門,由于其父親被隔離審查而被下鄉,經歷了基礎人民的鍛煉,了解了基礎人民的生活狀況和醫療狀況,討過飯,當過兵,蹭過車,見證了社會的改革,最後他終于找到自己的生活和陪伴自己一生的人。

鍾躍民鍾躍民

秦嶺

她是鍾躍民愛過的第二個女友,也是鍾躍民唯一想結婚的女人!

秦嶺秦嶺

張海洋

一個由頑主轉變為社會守護者的人物,和鍾躍民為了周曉白不打不相識,到攜手一生的戰友,一個正面光明人物的代表。

袁軍

一個大院裏的小流氓(父親是高官),雖然調皮淘氣過,但關鍵時刻方顯人物本色,是一個有責任,有義氣的國際流氓(外交官)。

鄭桐

典型的當代知識份子的寫照,他們選擇了做學問,卻也選擇了貧困,他們是偉大的一群人,比起鍾躍民,他們雖然看不到那麽多的光輝,但這種平凡更顯示了他們在社會中不可缺少的力量。

周曉白

一個敢愛敢恨的女孩子,有點自我。

周曉白周曉白

羅芸

一個和袁軍截然相關的人物,在關鍵時刻,她背棄朋友,她算錯麽?也許最多算是自私的一種人吧。

寧偉

這個人物絕對是裏面最悲劇的一個人物,也告訴我們,也許人的一生就在不經意間就被徹底改變,他是悲哀的。因為伸張正義而離開了軍隊,可是軍隊卻是最適合他的地方。離開了軍隊,他由于一些原因,一步一步走向黑暗, 可他做的有錯嗎?

其他角色

姍姍,一個舞女,他們卻有著善良的人,難道舞女就是心地骯髒麽?她是堅貞的。

高玥,一個為了愛情不求回報的人物,不會給男人壓力。

吳滿囤,軍人,人雖普通,但樸實善良。

李奎勇,他們是社會底層的一類人,經歷過老三界知青下鄉,卻因為家庭和個方面的原因,成為這個社會普通的一員,走過了一生,雖然一生都那麽辛苦,但他不後悔。

血色浪漫血色浪漫

李援朝,一個有手段的大院孩子。

小混蛋,新扇起來的小流氓,為了報六六年鬧紅衛兵時把他關進去的仇,見著穿將校呢的就插。應該比鍾躍民大些,二十二三歲的樣子,精幹幹練,出手黑。

鍾山岳,被隔離審查的幹部,1919年生人,過去時空49歲。

周曉白他爸周鎮南,軍人,老幹部,過去時空應該四十多歲的樣子。還是有點權的那種達官,說辦個軍人指標就辦個軍人指標。

周曉白他媽陳奕君,軍人。

常貴,陝北綏德石川村村支書,應該五十多歲的樣子。

革命委員會王主任,過去時空應該四十多歲的樣子。說話拉著長聲訓人的小人得了志的那路。

李奎勇他媽,病老太太。

蔣碧雲,原來師院附中的,十七歲左右,挺正派。

李會計,陝北綏德石川村村會計。 

秦嶺的男人

常貴婆姨

另外,有大量的扯架的青年,比如外交部華子、地雷之類,分幫結派。

有一些個婆子,還有找拍的圈子、女中學生都是挺漂亮的姑娘,風味各不相同。

有些雷子,各種警察。

知青若幹,錢志民李萍曹鋼之類。

軍人若幹、軍官若幹,張海洋和袁軍同班時的連長,指導員以及挨張海洋打的班代之類。

原聲資料

片尾曲 :《新阿瓦爾古麗》

詞/曲/唱:刀郎

血色浪漫血色浪漫

遠方的人請問你來自哪裏 你可曾聽說過她的美麗

她帶著我的心托付給流雲 多年以前播撒在養我的土地

流浪的人請問你來自哪裏 你可曾看見過她的美麗

她清澈的眼睛是否還多情 可曾聽見我心底憂傷的聲音

從南往北的大雁我問問你 你能否將我的思念帶去

不管是日落還是黎明 痴情人在等待她歸來的訊息

用最美的聲音我等你的訊息

精彩對白

1、周曉白:“流氓”

鍾躍民:“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

周曉白:“你混蛋”

鍾躍民:“嘿!真神了,連我小名也知道”

2、我們這裏七男三女,狼多肉少

3、這世上還有比人更壞的動物嗎?

4、全世界的無產階級革命者,因為國際歌,就可以成為親人。

5、就你還當流氓呢,真給流氓丟人,出去以後好好練練,別凈給流氓丟臉 。

6、馬主任,千萬別對鍾躍民這小子手軟,先灌辣椒水,再上老虎凳,一下墊八塊磚,千萬別使美人計,這孫子肯定將計就計。

7、勝不妄喜,敗不妄餒,胸有驚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將軍。

8、那照你這樣說,我們機械化部隊全改步兵連得了。等你當上了師長,咱的坦克大炮全開到練鋼廠回爐,以後一人發一大刀片子。實在打不過,用我們的鐵腳板踹敵人的坦克!

9、遞牙者,掰之啊

10、秦嶺:上次你們在縣城幫了我,我該怎麽感謝你們啊?

鍾躍民:隻要不以身相許,怎麽感謝我們都接受。

11、靠勞動吃飯,永遠不丟人。

12、您別客氣想要什麽盡管說,我是真心實意想賄賂你!

13、誰都有走背字的時候,但是哥爺們兒就咬咬牙挺過來。

14、你爸好歹也是個局長,你們家連戶口本副食本一塊兒算上,總共不到十本書吧?

15、曉白:“我要一直看著你。看你將來的妻子到底是怎麽樣的。要是還不如我。就別怪我當第三者。”

16、任何承諾在時間面前都是蒼白的

17、一個沒有未來的人很難想象他會忠于愛情

18、有天天拿著菜刀出門的詩人嗎?

19、周曉白:姓名?哪個部隊的?哪不舒服?

鍾躍民:就是滿肚子牙疼

20、鍾躍民:行,我明白了,以後就是有人往我嘴裏撒尿,我也得張嘴接著,還得說跟他媽啤酒似的味道好極了

21、王主任:你小子我從小看你長大,你什麽樣我不知道.就拿你六歲那年往豬圈裏撒圖釘,是不是你小子幹的

馬主任:七歲那年你用李阿麼的爐子燒開水,李阿麼還說呢“呀!這孩子長大了懂事了,還知道燒開水了”結果怎麽著。那水一開你拎起水壺直接澆花去了,這是你小子幹的吧(付彪對袁軍的話)

22、高玥:你流氓!

鍾躍民:早跟你說了~`你又不信~~

23、這就是契約精神,天下太平時,國家養著我們,國家有事時,我們就要為國家流血犧牲,這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

24、袁軍:我說你們怎麽跟澆了糞的庄稼一樣,蹭蹭往上躥哪

25、鍾躍民他們初下鄉時,斷糧了,鄭桐一個勁兒地喊餓,躍民說:我知道你餓,我知道你比誰都餓,但你得學會忍耐。不僅忍過今晚,還得忍到明天去縣城。明天到了縣城,還不一定能找到吃的;就算找到那麽一點吃的,咱們也不能吃。為什麽?因為得給村裏的老人和小孩吃。為什麽呀?不為別的,就因為咱是男人。

26、我們班可是個大染缸,別說是個寧偉了,就是蔣介石來了,我們也把他給改造囉

27、袁軍:警察叔叔

警察:別別別,我可沒你這種侄子!

28、四海翻騰雲水怒 五洲震蕩風雷激 一萬年太久 隻爭朝夕

29、高玥說:等你老了玩不動了,回來跟我老老實實過日子,好嗎?

血色浪漫血色浪漫

30、(鏡頭1:鍾和海洋面前有隻母雞在琢米)

鍾:海洋,你看那是什麽雞

海洋:母雞啊

鍾:不對,烤雞

(接下來的鏡頭就是他們在烤那隻雞)

31、鄭桐對蔣碧雲:我們配一對,紅它一輩子。

32、鍾躍民和鄭桐在陝北要飯時賣唱:

——“麽哈麽哈”

“正晌午說話誰也沒有家”

——“臉黃什麽?”

“防冷塗的蠟”

——“怎麽又紅了”

“精神煥發”

——“怎麽又黃了”

“我又塗了一層蠟”

33、周曉白:沒有我不能活了?

張海洋:能活,就是活的沒滋味。

34、張海洋:鍾躍民愛你

周曉白:餃子吃撐了把?

張海洋:我比他愛你十倍~

35、回頭咱們兩村勻勻,別旱得旱死,澇得澇死!

血色浪漫血色浪漫

36、拖毛主席的福,俺也當上八路啦,俺娘說啦,不打死幾個日本鬼子,不讓回家。

37、毒販子:你們在部隊好好的,幹嗎來這裏?

鍾躍民:我說來採蘑菇的,你信嗎?

38、軍人不是混飯吃的職業

39、秦嶺對鍾躍民說:鍾躍民你聽好,我同意做你的女朋友,因為你寂寞,我也寂寞。

40、鍾躍民和奎勇說:因為我更脆弱,所以早發現,早學本事了。

41、鍾躍民幫鍾山岳:就您這樣,要是敵人抓住了您,讓您說共產黨的秘密。都不用上刑了,幫您揉揉背就扛不住了。

42、哭什麽,又不是上刑場。小家子氣,大丈夫橫行天下,這才剛有點意思,好玩的事兒還沒開始呢!

分集劇情

第1集

20世紀60年代末的隆冬,紅色傳人的子弟們百無聊賴。鍾躍民和一幫幹部子弟在街頭公園模擬父輩們打仗,看見了周副司令的女兒、漂亮的女孩周曉白和女友羅芸。鍾躍民吹噓自己能認識上她們,當年的俗話叫“拍婆子”,結果被和周曉白同住部隊大院的張海洋撞見了。張海洋與鍾躍民第一次糾纏在一起,二人結了梁子。在天橋劇場買《紅色娘子軍》演出票時,幾路人馬相遇了,平民派的李奎勇被鍾躍民一哥們袁軍的傲慢激怒了,二人要動手,被鍾躍民勸阻;赫赫有名的老兵黎援朝也來了,他向鍾躍民打招呼;張海洋也來了。鍾躍民的人馬上前要開打,被黎援朝製止,他互相一介紹,原來他們都是一號院、二號院的八一學校、育英學校的。半路殺出個小混蛋,他要對黎援朝捅刀子,鍾躍民、張海洋挺身而出,黎援朝卻做了讓步,把票讓給了小混蛋。小混蛋依然把刀子抵在黎援朝腰間,李奎勇使了個眼色,小混蛋才收了手,從此命賤的和命貴的兩撥兒人結下了梁子。

第2集

冰場上,鍾躍民又見到周曉白、羅芸,他一直跟隨她們到十字路口,發現後邊有小混混跟蹤曉白、羅芸。他們打了一架,對方跑了,鄭桐背上挨了一冰刀。聽說張海洋院子有人被小混蛋捅了兩刀,鍾躍民要為民除害。小哥們兒袁軍帶著鄭桐到被封的自家撬鎖,拿出一個明瓷官窯花瓶賣了300元。鍾躍民翻牆到圖書館偷書被發現,他越牆逃出發現腳踏車不見了,正遇上周曉白、羅芸在牆外,周曉白把自己的車讓鍾躍民騎去,躲過一劫。

第3集

冰場上周曉白和鍾躍民又相遇了,周曉白的心中有了鍾躍民,鍾躍民也同樣,但故意視而不見。小混蛋也來到冰場,因技不如人被鍾躍民在冰上戲弄一番含恨而去。鍾躍民和周曉白終于碰出了愛的火花,互相贈送了初吻。小混蛋帶人到大院挑釁,小寧偉的兄弟被小混蛋捅了一刀,還被搶去了將校呢大衣。鍾躍民聞訊趕到大院,背起寧偉的兄弟直奔醫院但為時已晚。張海洋約黎援朝商議對付小混蛋的辦法,鍾躍民帶來了小寧偉,他們決心為民除害,決定在天橋劇場看演出時堵住小混蛋。鍾躍民勸阻李奎勇不要再插手小混蛋的事情,遭到拒絕。天橋劇場內正在演出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小混蛋來到劇場,黎援朝動手,卻被李奎勇、小混蛋從化妝間跑掉。警察扣留了看戲的周曉白、羅芸,兩個女孩子在派出所守口如瓶、拒不交代,警察隻得讓副司令員的小轎車把她們接走。

第4集

周曉白沒想到鍾躍民把柴可夫斯基的“船歌”詮釋得那麽浪漫,像個詩人,這個年代是打殺、鮮血和浪漫交融的血色浪漫。張海洋告知鍾躍民,小混蛋被李奎勇藏在陶然亭附近的筒子樓,二人策劃調虎離山抓小混蛋的計畫,但還是讓小混蛋跑掉了。袁軍和鄭桐看到造反派揪鬥父親,總想出口惡氣,就用居委會王主任的傻三兒子,給王家製造了一場家庭鬧劇。袁軍和鄭桐在外面碰上女中學生蔣碧雲糾纏不休,被兩個警察請進派出所,但二人花言巧語,他們隻得放人。

第5集

因調虎離山計受傷的李奎勇,正要送母親去醫院看病,被黎援朝堵在街口,要他告知小混蛋,3天後在先農壇10點,了斷他們之間的恩怨。鍾躍民和袁軍、鄭桐正在商量此事,周曉白闖了進來,她勸阻鍾躍民不要參與這場爭鬥,並要他在愛和友之間選擇。二人性格第一次大碰撞,鍾躍民摔車拒絕,曉白抹淚而去。此事黎援朝與公安機關打了招呼,一場爭鬥在先農壇展開了。為報仇小寧偉一刀刺倒小混蛋,李奎勇腹肩被刀砍企圖突圍,迅速騎車趕來的鍾躍民,被周曉白的車撞倒耽擱在半路,沒趕上這場拼殺,他救了逃出糗圍的李奎勇送到醫院。鍾躍民為搶救李奎勇打電話向周曉白借錢,周曉白毫不猶豫,從父親的軍大衣掏錢趕向醫院。黎援朝一伙被請進公安局,鍾躍民、張海洋、鄭桐花言巧語躲過這一劫。

第6集

參軍的要走了,插隊的也要奔赴陝北,周曉白把鍾躍民請到家裏,要認定和他的關系,但鍾躍民不願意借助曉白父親的關系參軍,並不承認他與曉白之間的戀愛關系。袁軍的父親被解放了,袁軍、張海洋要穿軍裝了,周曉白、羅芸也參軍走了。鍾躍民探望被隔離的父親後,與鄭桐、小寧偉插隊去了農村,從此這幫小哥們兒兵分兩路離開了首都。

第7集

村支書把知青的口糧卡下一半給了五保戶,知青們半年的口糧3個月就吃光了,知青們忍受著飢餓的煎熬,知青們男女相互照應。曉白被分到醫院內科,張海洋由于和部隊領導鬧矛盾,來醫院裝病被曉白識破。曉白一直和鍾躍民通信,她深深愛著鍾躍民。

第8集

部隊裏張海洋和袁軍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倆搬凳子砸班代、頂撞連長被關了禁閉,袁軍吞釘子以示威脅,在醫院的曉白和羅芸為張海洋和袁軍操心打掩護。鍾躍民送走了小寧偉,要他回京復課鬧革命,自己帶隊去縣城討飯,不想白店村的知青也出來討飯。挨戶乞討的鍾躍民聽到縣城街口傳來女人的呼叫聲,見到鄉下的地痞調戲女知青,揮動打狗棍痛打地痞。知青們被逼到一個飯館樓上,另一撥知青趕到,被救女知青秦嶺認出樓上是救自己的知青,李奎勇也認出了鍾躍民。縣知青安置辦馬主任帶來警察,才算平息這場糾紛。馬主任得知這個帶頭的鍾躍民是當年自己司令的兒子,答應給知青們解決糧食問題。鍾躍民向羊倌杜老漢學唱信天遊,他迷上了信天遊。為了克扣口糧的事,鍾躍民和鄭桐來找村支書常貴算賬,他們看到支書家的碗裏也是菜糊糊,村支書帶著鍾躍民、鄭桐來到五保戶家,證明自己把知青口糧勻給了五保戶。

第9集

周曉白向媽媽要錢買了吃的,和羅芸探望被關禁閉的張海洋、袁軍卻遭到拒絕。張海洋調離到坦克部隊,羅芸是個有心計的女孩,她冒人寫信約袁軍相見。電影院裏羅芸主動握住袁軍的手,她和袁軍擦出愛的火花。小河邊,羅芸警告袁軍:“以後你要是敢對不起我,看我不殺了你!”

第10集

鍾躍民和鄭桐不遠幾十裏到白店村找秦嶺,秦嶺的歌聲讓二人聽得如痴如呆,陝北民歌讓鍾躍民和秦嶺的心靈撞擊在一起,鍾躍民給曉白寫了長痛不如短痛的絕交信。曉白接到鍾躍民的斷交信,要去陝北找他,羅芸勸住了她。朝夕相處,蔣碧雲和鄭桐之間產生感情,蔣碧雲愛聽鄭桐講歷史知識,鍾躍民不失時機撮合蔣碧雲和鄭桐,讓鄭桐晚上講歷史課,好讓蔣碧雲敬佩。

第11集

杜老漢清晨喊鍾躍民,說憨娃病了,鍾躍民和鄭桐罵了赤腳醫生,背起憨娃上衛生院。馬主任走後門給鍾躍民爭取了當兵的名額,鍾躍民和秦嶺在雜草中相互奉獻了自己……曉白從袁軍口中得知鍾躍民到c軍參軍,寫信威脅鍾躍民為絕交信道歉,不然就把他返回陝北,因為C軍是她父親的部隊,鍾躍民不買賬,曉白很後悔。鍾躍民在五班碰上張海洋,班裏還有個憨厚的山東農村兵滿囤,他和這兩個城市兵成了好朋友。

第12集

鄭營長在訓練場上告誡鍾躍民,赤手空拳和對手打才是真本領。在格鬥訓練場,鍾躍民用詭計把營長撂倒,營長反誇獎鍾躍民。鍾躍民和張海洋這兩個不省油的燈,偷了雞還要滿囤從炊事班偷來佐料,用泥巴糊上燒烤,做成叫化雞大嚼了一頓。鍾躍民和張海洋死不認賬偷雞,滿囤怕離開部隊交代了,鍾躍民和張海洋借散打訓練報復滿囤,張海洋把滿囤的鼻梁骨打碎了。使他們受到震動的是,滿囤這個農村兵依然為他們洗衣服,鍾躍民和張海洋知道滿囤為什麽把偷雞的事情說了,因為他不想也不願離開部隊,3個戰友抱在一起哭做一團。鄭桐到白店村傳達鍾躍民對秦嶺的話,碰了秦嶺的軟釘子,她認為各人有各人的路,她和鍾躍民不會走到一起。袁軍為查看坑道沒響的兩個炮眼受傷了。

第13集

羅芸在入黨和與袁軍的關系上猶豫不決,曉白危難之時友情第一。當需要鮮血才能救活袁軍時,曉白毫不猶豫就獻出1000cc鮮血。鍾躍民和張海洋在訓練中顯出男兒本色,連長向他們敬了老兵的敬禮。鄭桐向支書們賄賂兩瓶一鍋頭、一條前門煙,求支書給他報上大學的名額。小飯館裏,老兵又在欺負一個新兵,這個新兵用空酒瓶把老兵給開了花,鍾躍民和張海洋沒想到,這個新兵竟是小寧偉。鍾躍民當了五班代,張海洋當了四班代,滿囤五班副,指導員把寧偉分到五班。曉白替羅芸照看、護理袁軍,她依舊忘不掉鍾躍民。醫院保送工農兵學員上大學隻有一個名額,羅芸暗地裏和曉白爭搶。c軍演習,作為藍軍偵察兵,鍾躍民大膽的把演習當做實踐來對待,調換紅方部隊的方向路標,俘虜了紅軍通訊營副排長,把紅軍的演習攪得亂七八糟。

第14集

郝營長從心裏喜歡鍾躍民,在路上給他出主意,軍長接受了鍾躍民對自己這個老兵的敬禮,並鼓勵他在軍區大演習中進一步鍛煉。鄭桐的名額被別人佔去,他失落極了,此刻蔣碧雲給予了他一個女人的理解,患難見真情,他們擁抱在一起。周曉白為了替羅雲照料袁軍,與教導員發生了爭執,失去了競爭上大學的資格。羅雲與袁軍告別,袁軍和羅雲在“友誼和良心應該是什麽”的問題上發生了分歧。小寧偉從鍾躍民、張海洋和吳滿囤身上把三個人的絕活都學到了手。

第15集

“東風101”演習正式開始,這是軍區大演習的預演,在戰地“搶救”的演習中,鍾躍民和寧偉被軍醫做了處理,當做傷員演練友軍之間的協作,鍾躍民發現做這個決定的原來是久未見面的周曉白。救護車裏,寧偉遞給周曉白給他們的罐頭糖果,並告訴鍾躍民,周曉白讓他少抽煙,並責怪鍾躍民不地道。周曉白也要上大學去了,袁軍告訴她,鍾躍民、鄭桐都要回北京,相約北京見面。大家在新僑餐廳各訴衷腸,秦嶺也和女友吃西餐,看見鍾躍民未打招呼離開了。張海洋提出要向周曉白進攻,鍾躍民支持並說有什麽可以幫忙的。晚上鍾躍民接到周曉白的電話,相約和平餐廳見,鍾躍民告訴周曉白,張海洋要向她進攻了,二人在戀愛觀上來了一個大攤牌。在人生道路上,鍾躍民的放浪形骸,對一個需要一個家庭的女人來說是不合適的,周曉白與鍾躍民在捷運站口最後一個深深的吻後,周曉白淚流滿面的離開了。張海洋送周曉白上軍醫大,對于張海洋的表白,周曉白說再給她幾年的時間。

第16集

偵察營裏,鍾躍民、張海洋、吳滿囤在慶賀提幹,為告別士兵生活、為新的人生,3個戰友又擁抱在一起,與上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不是淚流滿面而是喜慶歡笑。石川村的鄭桐和蔣碧雲,也在為自己的命運掙扎著,他倆想應聘到縣教育局報名當教師。考場上,考官驚嘆鄭桐的知識,預先告訴鄭桐他被錄取了。一晃3年,鍾躍民已是連長,吳滿囤是指導員,張海洋當了參謀,他們3個目睹了已是代理排長的寧偉和一個老兵打架,幾個人都不是他的對手,幸好鍾躍民及時製止了,寧偉隻服鍾躍民。回京操練的鍾躍民從鄭桐處得知,袁軍上了軍校,鄭桐在京讀研,蔣碧雲大學畢業到中學教書,周曉白在北京總部醫院,鍾躍民卻向他打聽秦嶺的下落。秦嶺在西安某歌舞團當了歌唱演員,一個有婦之夫的華僑款爺葉楚良在追求她,團長想利用秦嶺,讓葉楚良為劇團贊助。回到北京的鍾躍民,為張海洋和周曉白撮合,但周曉白依然喜歡著鍾躍民。

第17集

葉楚良開車撞人,秦嶺幫助解了圍,他展開了對秦嶺的追求。周曉白打電話質詢張海洋,是否向鍾躍民說愛她,張海洋在電話裏支支吾吾,周曉白掛了電話。鍾將軍想抱孫子了,軍部卻來了加急電報,隻得讓兒子回部隊。軍長親自點將組成特遣隊,把在邊境墜落的直升機上的絕密檔案取回來,鍾躍民、吳滿囤、張海洋、寧偉又湊到了一塊兒。鍾躍民帶領特遣隊做著充分的物質準備和精神準備,迎接這場和平年代的特殊戰鬥。秦嶺佯裝試探武團長,武團長原形畢露,她決意離開歌舞團。

第18集

北京,鄭桐畢業後放棄仕途選擇了做學問,他和蔣碧雲為房子發愁。秦嶺離開了歌舞團。鍾躍民、吳滿囤、張海洋等要出發了,在生或死面前,他們各自表露了心意。無奈的秦嶺答應了葉楚良的求婚,等他離婚後比翼齊飛。亞熱帶叢林,特遣隊遇上了武裝走私分子,經過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叢林戰,匪徒們被製服了。寧偉的特殊軍事才能顯露無遺,他救了張海洋一命。

第19集

沒想到被俘的匪徒也是當年知青、什剎海溜凍的玩主,這位玩主在被俘之前已吞下毒葯,他臨死前告訴鍾躍民,前邊5公裏的雷區是死亡地帶,不要往前走了。幸好鍾躍民讓隊員多帶了導爆索,排除了一顆又一顆地雷,導爆索用完了,還是未能走出雷區,3顆連在一起的連環雷炸死了排雷兵趙志誠。賓館的遊泳池邊,葉楚良正在向秦嶺做最後的表白,他為秦嶺買了兩層別墅。叢林中,吳滿囤一拳放倒了張海洋,他拿起探雷器和士兵走進了叢林。吳滿囤為了救戰友朱星,被炸響的地雷拋向半空,他臨死前求鍾躍民、張海洋到他家看看他的爹娘、兄妹……農村出身的吳滿囤被埋在烈士陵園。葉楚良帶秦嶺巡視別墅的多個房間。鍾躍民和張海洋去吳滿囤家探望他的家人。

第20集

賓士車內,葉楚良要為心愛的女人開唱片公司。在窮鄉僻壤戰友的家鄉,鍾躍民和張海洋把身上的一切都留給了犧牲戰友的兄妹,歸途中的車票錢、飯錢都沒有留。在公共汽車上,幾個劫車、劫財的歹徒被鍾躍民和張海洋打成重傷,直到汽車公司的錦旗送到部隊,王副主任才知道真相。鍾躍民想轉業,寧偉卻死不願離開部隊,可他在操練前進城給母親買土特產的路上,路見不平失手傷人,一腳踢傷了人家3根肋骨。鍾躍民為保寧偉留在部隊和賀主任鬧翻了,但寧偉還是復員了。軍隊不放鍾躍民,他當了副營長、營長、軍區直屬特種偵察大隊大隊長,可鍾躍民放棄進修軍官學院名額,堅決要求轉業,張海洋也動搖了,參加完國慶35周年大閱兵後二人復員了。去安置辦的路上,二人商量著當刑警,到了安置辦,鍾躍民跟工作人員吵了一架。在煎餅攤上鍾躍民邂逅了女復員兵高玥,鍾躍民異想天開跟她合伙開煎餅攤。

第21集

半路碰上找自己的張海洋和周曉白,鍾躍民謊稱高是新認識的女朋友,氣走了周曉白。回城知青餐館聚會,餐館老板竟是寧偉。寧偉帶鍾躍民打保齡球,碰見黎援朝,他們到咖啡廳敘舊,碰見已到公安局上班的張海洋和周曉白,張海洋向周曉白求婚並通知鍾躍民明天結婚。婚宴上,鍾躍民和張海洋酩酊大醉,鍾躍民和張海洋是裝醉,晚上周曉白提著行李走出了家門。不顧父親的反對,鍾躍民和高玥無照開起了煎餅攤兒,張海洋把此事告知周曉白,周曉白找趙副部長,請他為鍾躍民安置工作。

第22集

鍾躍民在煎餅攤兒前碰見李奎勇,二人到酒館敘舊。周曉白來煎餅攤與高玥交談,兩個女人相互試探。周曉白親自約鍾躍民,告知已為他找了上黨校的機會,沒想到鍾躍民謝絕了周曉白的好意,並戳穿她和張海洋未同居的假象。鄭桐和蔣碧雲終于搬進筒子樓,鄰居高琦不敲門就進屋,氣壞了床上的主人。高玥約鍾躍民到咖啡廳分賬散伙,高玥喜歡上了鍾躍民,但受不了他玩世不恭的態度。鄭桐請高琦吃煎餅,誇他這個開煎餅攤的哥們兒如何能耐,開煎餅攤還泡了一個妞兒。到了煎餅攤兒前,高琦見是自己的妹妹,氣得摔了煎餅轉身而去。

第23集

煎餅攤無照被扣,鍾躍民和高玥被請進工商局,處罰是沒收三輪車及全部炊具,罰款500元。門外煎餅車上的玻璃被砸,鍾躍民著急想出去被兩個工商按住,他一甩肩膀,兩個工商被甩倒,高勸住回去取錢認罰,張海洋把他接出來還搭上了一頓午飯。鍾躍民無奈來正榮集團找黎援朝,黎援朝讓他當貿易部經理,鍾躍民要求給高一個位置,黎援朝答應了。高琦勸妹妹和鍾躍民斷絕來往,被高玥拒絕了,她被派去南方出差。黎援朝要何眉做鍾躍民的貼身秘書控製鍾躍民,DL電氣公司的歐文和鍾躍民在生意上展開較量,歐文知道碰上了厲害的對手。張海洋總想請在京的幾個知青老友在家一聚,他和周曉白都關心著鍾躍民,但心思不同。聚會上為了秦嶺的突然出現,周曉白摔了酒杯,鍾躍民毫不客氣的訓斥周曉白,不要再耍大小姐脾氣。對于何眉的挑逗,鍾躍民迎風而上。秦嶺站在北展的舞台上唱起了“三十裏鋪”。

第24集

鍾躍民與秦嶺兩人在秦嶺的寬大別墅裏重溫了舊夢。寧偉遇到麻煩餐廳關張了,他想註冊一個公司,向鍾躍民借50萬作註冊資金,並答應一個月歸還,鍾躍民二話沒說,從公司劃撥了50萬。談生意的豪華包房外傳來了吵鬧聲,鍾躍民出去一看原來是柳建國,當年演習被他俘獲過的紅軍團通訊營副營長。酒飯過後,鍾躍民又接待了另一個女人,害得秦嶺空等了一夜。鍾躍民給高打電話,敘說心中苦悶。周曉白決定與張海洋和好,她去征求第一個戀人鍾躍民的意見,這也是最後一次表白。鍾躍民再一次拒絕了周曉白,可他心裏的一腔鬱悶都被他撒在了歐文身上,空手道訓練場,他一分鍾之內放倒了歐文。寧偉遇到了壞蛋錘子,他把那50萬交給他倒外匯準備撈一把,卻不見了錘子的蹤影。

第25集

周曉白終于從醫院搬回家住了。鍾躍民告訴黎援朝和歐文的生意之戰,黎援朝讓他放心幹。對于何眉腳踩兩隻船的把戲,鍾躍民一語戳穿,並把她調離自己身邊。鍾躍民和歐文最後攤牌,他戳穿歐文和何眉的把戲,歐文隻得屈從鍾躍民。鍾躍民手捧玫瑰來找秦嶺,看到秦嶺已和葉楚良過上了日子,他闖進別墅,第一次感到被女人涮了的滋味兒。秦嶺和葉楚良攤牌,對于葉楚良的真心求愛,秦嶺表示考慮再做決定。寧偉逾期不還賬,鍾躍民找到寧偉,得知寧偉被人騙了。

第26集

鍾躍民坐了大獄,看守所裏他經受了這裏的規矩,被“洗禮”了一次,他忍了,幾個戰友在商議怎麽解救鍾躍民。高玥向黎援朝辭職,她承擔了照顧鍾躍民父親的職責,怕老人傷心,她謊稱鍾躍民出差了。一個電話戳破了她的謊言,老人反過來安慰高玥。秦嶺對葉楚良坦言了一切,真愛秦嶺的葉楚良答應替鍾躍民還錢,她約了周曉白,兩個漂亮女人,為心中的男人操著心。秦嶺答應為這50萬想辦法,但要周曉白不要告訴鍾躍民。寧偉各處尋找錘子,他來到紅蘋果夜總會。

第27集

寧偉在夜總會遇到幾個惡漢欺負一個女孩子,寧偉出手擺平了那幾個壞家伙,女孩子叫珊珊,為了報答寧偉請他吃飯,寧偉求珊珊幫忙找錘子。看守所裏,檢查員通知鍾躍民的案子有了轉機,有人替他匿名還了那50萬。珊珊來電話告訴寧偉,錘子找到了,他在度假村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對寧偉的要賬,錘子一副無賴面孔,寧偉毫不客氣的教訓了錘子和他的手下,珊珊隻能看著警車載著寧偉而去。鍾躍民回到家,看到高在照顧父親,父親已認下這個未過門的媳婦。因重傷致殘3人、輕傷4人,寧偉被判刑15年。鍾躍民找周曉白詢問,是不是秦嶺替他還的錢,周曉白告知他秦嶺要去美國定居。鄭桐幫鍾躍民找工作,張老板聽了介紹不敢接受鍾躍民。鍾躍民到火車站貨運站扛大包,碰上了李奎勇,李奎勇讓鍾躍民開出租,鍾躍民求李奎勇開車找到秦嶺家,和執意出國的秦嶺告別。寧偉在獄中遇到獄霸,寧偉忍了。鍾躍民、張海洋來牢獄探望他,卻未能見到寧偉,因寧偉不願見他們。牢獄的圍牆阻止不了寧偉的身手,張海洋和鍾躍民太了解寧偉了,這次不見會出麻煩。高玥開了一家泰岳餐廳,要鍾躍民當經理。

第28集

鍾躍民的擔憂最終成了現實,寧偉越獄逃了出來,他偷衣服換上,又偷了一輛夏利車逃跑了。做了三陪的珊珊突然接到寧偉的電話,寧偉要珊珊為他買槍。賣槍人想幹掉寧偉,不想反被寧偉算計了,他用玩具槍換了真槍,一分錢沒花。珊珊牽頭兒,寧偉為沈老板幹起了毒品交易,為了3分利,寧偉圖財害人搶了對方的錢。寧偉在電話亭付電話費被售貨員報了警,張海洋找到鍾躍民,告訴他越獄的寧偉又犯案了。又有死者眉心中槍,從槍法看肯定是寧偉幹的。張海洋、鍾躍民都後悔自責,張海洋希望鍾躍民幫忙勸寧偉投案自首,他知道在部隊,寧偉就聽排長鍾躍民的話。復員後,又是鍾躍民借給寧偉50萬作生意讓人騙了,連累鍾躍民坐了牢,而鍾躍民不忍親手把當年的士兵送上刑場。張海洋接到電話:發現目標寧偉,他劫車向北郊廢棄的鋼材廠跑了,武警部隊配合行動,寧偉又搶劫換車,逃出了包圍圈。

第29集

珊珊與寧偉相愛了。寧偉暗地裏報答鍾躍民,他要女友帶人到高玥開的泰岳餐廳消費,他還收拾了來餐廳訛詐的地痞馬五。鍾躍民為女友高玥過生日,寧偉暗地裏買單。張海洋突然想到珊珊每天帶人到泰岳餐廳消費,而這個珊珊就是寧偉受審在旁聽席上痛哭的女孩子,這是一條線索。周曉白和高玥行了一次推心置腹女人間的談話。某歌舞廳,震宇公司的張震宇看到寧偉幹凈利落收拾自己保鏢的場面,約寧偉當助理,寧偉沒興趣,他說可以幹一次付一次款。

第30集

張老板要對欠5000萬不還的于老板下手,寧偉幹凈的幹掉了于老板和身邊的女人。在商廈閒逛的珊珊接電話,警察李東平跟蹤她到塘沽海濱區,寧偉用槍把李東平打昏離去。鍾躍民買了一輛切諾基,高玥對鍾躍民百依百順。開車的鍾躍民碰上了欲訛詐的曹陽,從曹陽口中知道其餘幾個知青錢傑民、郭潔生活卻很窘迫,鍾躍民要他們到泰岳餐廳來幹,高玥為留住鍾躍民高興的答應了,當年插隊的知青都聚在泰岳餐廳。鍾躍民下一步打算,再開一個餐廳,大家再重聚到一起。高琦勸妹妹罵鍾躍民的話,讓計程車司機李奎勇聽見了,他對高琦罵鍾躍民不依不饒時發現了寧偉的逃跑身影。他驅車跟蹤並打電話通知鍾躍民。寧偉把李奎勇引誘到一處未完工的大樓廳,準備收拾二人。鍾越民趕到,寧偉逃跑

第31集

此時鍾躍民出現了,寧偉隻得跳下3樓逃去,他不能對鍾躍民下手。分析情況後,張海洋決定從張震宇入手,引誘寧偉上鉤。李奎勇診斷得了肺癌晚期,鍾躍民和高玥伸出友誼之手,李奎勇和鍾躍民聊著人生。張震宇的賓士出動了,在郊外的高檔住宅區,他和寧偉最後攤牌,他讓寧偉出境別連累自己。寧偉發現有人跟蹤,當機立斷槍殺了張震宇和保鏢,從後門逃走。

第32集

張海洋和鍾躍民分析寧偉要是逃到境外,抓捕就更難了,鍾躍民突然想起還有一個機會,寧偉出逃前肯定要到父母墳前祭別。已經過了雲南邊境小鎮的寧偉,果然不出鍾躍民所料,他要最後一次祭奠父母回到北京。張海洋查明了寧偉母親的忌日,墓地在北山公墓,鍾躍民要求參加行動。珊珊堅決要跟寧偉一起回北京祭奠公婆,寧偉對墓碑說:“兒子和媳婦來和你們告別了。”這時鍾躍民露面了,他向寧偉做最後的規勸。寧偉把子彈夾裏的子彈全退出膛,他叮嚀珊珊要好好的活下去。寧偉走向鍾躍民、張海洋,他說出最後訣別的話:“兩位大哥,在上路之前,還勞你們相送,我寧偉夠有面子的,謝了……”寧偉掏槍引誘,狙擊手擊中他的眉心,珊珊也掏槍自盡。鍾躍民去看生死之交的李奎勇,隻看到李奎勇死前的空床。高玥為鍾躍民準備行裝,她對鍾躍民說:“你總有累的時候,總有走不動的時候,到那個時候我們再結婚,我天天守在你身邊。”所有的知青都聚在泰岳餐廳,惟獨鍾躍民的浪漫人生還在繼續,他到了可可西裏,加入了反盜獵隊伍。高玥第二天飛西寧,去到鍾躍民身邊,繼續他們的浪漫人生。

劇集評價

《血色浪漫》故事背景橫跨上世紀6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描寫鍾躍民、張海洋、袁軍、李奎勇等4個一同長大的年輕人,在經歷了青春歲月的磕磕絆絆之後,最終走向成熟、走上不同人生道路的故事。劇中許多情節和場面都以白描的手法真實地還原了歷史,比如軍隊大院的孩子們穿上從箱底翻出來的父輩的將校軍服,在北京街頭呼嘯而過;“小混蛋”在先農壇廣場被激憤的人群亂刀砍死;鍾躍民在西北插隊時帶領一幫知青討飯等戲,都會讓經歷過那個年代的觀眾感受到一種心靈的共鳴。而且該劇具有濃鬱的西北地域色彩的主題曲,烘托了主人公不羈而執著的性格。加上劇中多次出現的陝北民歌信天遊唱段,更充分表達了那個時代那些人們的精神狀態,為全劇增添了藝術感染力 。(新浪娛樂評價)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