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飲山房 -蘇州市清初木瀆文人徐士元的私家園林

虹飲山房

蘇州市清初木瀆文人徐士元的私家園林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虹飲山房,位于蘇州市吳中區木瀆古鎮山塘街,是清初木瀆文人徐士元的私家園林,乾隆下江南每遊木瀆,必先在此棄舟登岸,入園遊歷。因而,當地都習慣稱虹飲山房為乾隆的民間行宮。紀曉嵐、和珅、劉墉等大臣也都曾數次下榻于此,留下了段段膾炙人口的佳話。虹飲山房由秀野園和小隱園二處明代園林聯袂而成,其'溪山風月之美,池亭花木之勝,'遠勝過其他園林。清末,小隱園部分為一代'刺綉皇後'沈壽故居。

  • 中文名稱
    虹飲山房
  • 建    築
    恢宏大氣
  • 佳    話
    遠勝過其他園林
  • 位    于
    蘇州市吳中區木瀆古鎮山塘街

虹飲山房

虹飲山房是江南著名園林,乾隆六次幸臨之地,其建築恢宏大氣,傳說膾炙人口,令中外遊人迷醉,而園中聖旨館珍藏的二十道清代皇帝聖 旨真跡、科舉館珍藏的鄉試、會試、殿試試卷和作弊"夾帶",更令中外遊人大開眼界,興致盎然。

風景風景

木瀆聖旨珍藏館裏陳列著清代十位皇帝即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道光、鹹豐、同治、光緒、宣統的二十道聖旨。所謂"聖旨",是民間對皇帝"詔書"、"封詔"的尊稱。"詔書"專指皇帝的命令文告;而"封詔"就相當于現在組織部門的"委任狀"、"任命書"、"聘用檔案"之類。"封詔"分"誥命"和"敕命"兩種:一品至五品授以誥命,聖旨用七彩綾;六品至九品授以敕命,用的是白綾。在清代,這種貴重的綾錦絲織品專門由江寧織造,《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就曾任過江寧織造,而他的外公李煦也擔任過蘇州織造。

聖旨一般有3米至5米長,寬33釐米。內容不僅有官員的職銜、勛封等項,還有該官員的事跡。除了封勛官員本人,還對其先代和妻室實行"推恩封贈",甚至延及該官員的子孫後人。同時,清代聖旨書寫時採用"滿漢合壁"的方法:滿文從左到右,漢文從右到左,中間書寫"年月日",年月按奉旨日期書寫,上面蓋有"製誥之寶",也就是皇帝的"玉璽"。為了防止聖旨假冒偽造,清代聖旨還有它特定的防偽標志:聖旨兩端有兩條上下翻飛的銀龍,中間是"奉天誥命"四個氣韻非凡的篆字,既神聖威武,又動感壯美。從聖旨的圖案中,能看出被賜者的地位等級。五品以下文官一般用祥雲圖案,五品以上文官則為瑞鶴。

對于聖旨的保管,歷代都有相當嚴格的規定。官員得到皇帝授予的聖旨後,就把聖旨小心翼翼地珍藏于秘箱內,而另外復製木刻匾牌懸掛于殿堂之上,以顯示家族之榮耀。如果遇到水、火或偷盜導致毀失者,經申請復議,準許給予補給;如果是因為收藏保管不慎導致蟲蛀、損壞者,輕者罰俸祿六個月,重的革去官職;最為嚴重的就是將聖旨典當,這就違反了大清刑律,除了追奪繳還外,還將移交刑部,以欺君之罪論處。

明清二代專門書寫聖旨的人稱為"庶吉士",而"庶吉士"必須是進士出身的翰林院大學士,擅長書法,文採飛揚。我國著名書法家柳公權、顏真卿、董其昌等人都擔任過"庶吉士",專門書寫聖旨。因此,歷代聖旨的字跡圓潤飄逸,行文遣詞相當洗練,具有極高的藝術欣賞和學術研究價值。

聖旨用料的質量,還反映了當時國力的盛衰。清代盛世的聖旨用綾都很講究,到了後期,用料越來越差。木瀆聖旨珍藏館裏有一道光緒年間的聖旨,它的用絲已粗糙得像麻布一樣了。而偽"滿州帝國"傀儡皇帝溥儀索性將聖旨改為"指敘令",玉璽也由"法務部門"代替了。

木瀆聖旨館除了珍藏有二十道清代皇帝聖旨外,還收藏了一道慈禧太後的懿旨。慈禧在清後期因其專權保守,簽訂了不少不平等條約,留下了千古罵名。不過,她在光緒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達的公告全民的"一視同仁"懿旨中,卻有其非常進步的一面。懿旨中表述:一、廢除滿漢不準通婚的禁令;二、勸阻漢族婦女纏足的陋習,使其恢復自然;三、禁止在漢女中選秀女。

科舉製度

科舉製度是中國封建王朝培養人才,選拔官吏的一項根本製度,從隋至清的1300 餘年裏,有狀元750餘人,進士11萬餘人,舉人上百萬。中國歷代王朝的政治、經濟、文化的興衰,都與這一製度有著密切的聯系。西方文官考試製度的建立亦淵源于中國科舉製度,科舉製度是中國乃至世界歷史上的一大文化奇觀。

景觀景觀

木瀆科舉製度館珍藏有清代科考的各類"執照"、"試題"、"考卷"、"夾帶"真跡,彌足珍貴。"執照"由戶部開出,相當于現在的介紹信,上面有考生的曾祖、祖父、父親三代姓名,如果該考生的出身成份不好,就沒有考試資格。考生憑"戶部執照",可以到國子監換"監照",相當于現在的準考證。古代雖然沒有照相機,但他們通過文字把考生的五官相貌描繪得一清二楚,如館中展出的一份"監照" 中這樣寫道:"根據戶部冊報,溫世壽,系山西汾州府介休縣人,年十五歲,身中、面白、無須……"

館中藏有一套光緒二十年河南鄉試題目和一套完整的鄉試考卷。鄉試共分三場,第一場是"四書"三題,第二場是"五經"五題,第三場是"策"五道。清鄉試要求嚴格,起首是考生姓名、面形、年齡、描述,後面是考生三代的姓名,並印有監考、關防以及收卷官(分內收掌、外收掌)、彌封官、卷扒官等官印。鄉試考取者即是舉人了,三年後即可進京參加會試、殿試。館中便珍藏了這樣一套殿試卷。殿試是國家最高級別的考試,由皇帝親自主持,在太和殿(後改為保和殿)舉行,考中一甲第一名為狀元,第二名為榜眼,第三名為探花。考中第二甲者賜進士出身,第三甲賜同進士出身。館藏的這份殿試卷雙面書寫,書法功力深厚,內容切題,用語精彩,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學習範本。

封建科考可謂戒備森嚴,但依然擋不住各種稀奇古怪的作弊手段。館中藏有一件絲綢夾帶,長45釐米,寬38釐米,雙面書寫,每個字隻有2-3毫米,筆劃細如發絲,書寫俊秀,共2萬8千餘字,把它對折成兩部分,便于考生藏于鞋內。還有一種夾帶為迷你小書,隻有火柴盒大小,包含了《四書》的全部內容和主解。此書如此之小,顯然是為考生作弊方便,但狡猾的書商卻在扉頁上寫著"幸勿誤帶入場"的字樣,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無非是為了避免考生作弊一旦破功而牽連到自己。

虹飲山房展示的這些皇牘文化藏品可謂富麗堂皇,琳琅滿目,不失為一個了解清代吏治、解讀科舉文化的視窗,在欣賞文化的同時,留下更多的則是沉重的思索。

圖片

雪映山房

聖旨耀壁

滿塘荷風

滿塘荷風滿塘荷風

御戲台前

御戲台前御戲台前

虹飲山房旅遊心得

來木瀆前,就早已聽說在古鎮上有一座虹飲山房,是當年乾隆六下江南時必臨之地,且乾隆帝曾在這裏看戲、品味、用膳、遊園,隨臣劉墉、和珅、紀曉嵐也曾數次下榻于此,並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佳話。因此在民間虹飲山房又有"乾隆行宮"之譽。 虹飲山房,因園內近虹橋而得名。其建築風格融江南文人園林之秀美及北方皇家園林之雄麗為一體,由秀野園和小隱園二處明代園林聯袂而成。在二園的中央是待客迎賓之中廳,因此布局端庄、嚴謹,自南而北分別是門廳、舞彩堂、戲台等建築。

一個人站在空曠的古戲台前的青石廣場前,天藍雲白,被夕陽餘暉渲染得一片金黃的飛檐、樓台、重檐及池塘顯得是那樣的凝重、迷離。一個人獨享一個由亭台、樓閣、假山、碧池、曲橋所組成的世界,似乎每一寸的肌膚,每一根的汗毛,都被這裏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所感染,而變得異常的空明。

木瀆修葺乾隆民間行宮"虹飲山房"中新蘇州網9月24日訊息:(郭瑾)蘇州市木瀆鎮鎮長周雲祥在日前舉行的木瀆旅遊說明會上透露,韓隆民間行宮、劉墉曾二次下榻的清初私家花園―木瀆"虹飲山房"經一年的修葺,目前已初露端倪,不日即可與遊人見面。

虹飲山房是清初木瀆文人徐士元的私家園林。據方志記載:其"溪山風月之美,池亭花木之勝",遠勝過其它園林。乾隆下江南每遊木瀆,必先在虹飲山房門口棄舟登岸,入園遊歷一番,並與當地土紳一起看戲為娛。因而當地都習慣稱虹飲山房為乾隆的民間行宮。

據悉,隨乾隆遊木瀆的劉墉、和珅、紀曉嵐等大臣及其官眷,也都曾數次下榻于虹飲山房之內。其中,擅長書法的劉墉還曾向虹飲山房的主人及其街坊鄰居饋贈過墨寶,留下了段段膾炙人口的佳話。

據周鎮長介紹,修復後的虹飲山房佔地二十二畝,分東園、西園和古戲台二個部分。為了更好的充實其歷史文化內涵,虹飲山房在修復過程中還增設了很多專題陳列,尤其是其中的聖旨和科舉系列,展示了清代十位皇帝的聖旨真跡二十幅,以及古代考場作弊的各種"夾帶",實屬罕見,相信定能撩起遊者的極大興趣。

御花園--虹飲山房

虹飲山房位于木瀆,是清代乾隆年間蘇州近郊著名的園林,因為門對香溪,背靠靈岩,"溪山風月之美,池亭花木之勝"遠過于其它園林,所以乾隆皇帝每次下江南遊木瀆的時候,必到虹飲山房,在這裏遊園、看戲、品茗、吟詩,直到夜色降臨,才依依不舍,順著門前的山塘御道,返回靈岩山行宮。因此,虹飲山房在當地又被稱為乾隆皇帝的"民間行宮"。

虹飲山房的主人徐士元是個落第秀才,一生不慕功名,惟喜居家讀書。他還有個嗜酒的癖好,常和朋友在園中詩酒為樂,而且酒量極大,號稱"虹飲";又因宅園毗鄰虹橋,"虹所飲者,橋下之香溪也",虹飲山房之名即由此而來。徐士元嗜飲卻從不放浪形骸,一生循規蹈矩,尤其對父母孝順,是遠近聞名的大孝子。為討二老歡心,他專門在園中建造了一座古戲台,每逢春秋佳日,請來戲班子為二老表演,以怡其心,安享天年。乾隆到木瀆,必遊虹飲山房,而且一定要在這裏看戲。

虹飲山房雖因乾隆六次幸臨而顯尊榮,它由秀野園和小隱園二座明代園林聯袂而成,中路為門廳、花廳和古戲台,建築體量宏大寬敞,既有江南文人園林的秀氣,又兼北方皇家園林之大氣,于大開大合之間,盡顯宦家之氣度,幽人之韻致,別出于蘇州園林一貫之精致傳統,為南北園林不同文化風格巧妙融合于一體之典範。

我喜歡虹飲山房,經常向外地的朋友介紹虹飲山房,我認為,虹飲山房,既有江南私家園林的秀朗,又有皇家花園的大氣,她俊秀疏朗,精致有序,移步換景,令人擊節稱妙。她因在木瀆,離市區比較遠,很多人不知道,所以,這裏遊客稀少,正是遊玩賞景的絕好去處。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