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公司企業文化

蘋果公司企業文化

喬布斯將他的舊式戰略真正貫徹于新的數位世界之中,採用的是高度聚焦的產品戰略、嚴格的過程控製、突破式的創新和持續的市場行銷。 重回蘋果後的喬布斯採取的第一步驟就是削減蘋果的產品線,把正在開發的15種產品縮減到4種,而且裁掉一部分人員,節省了營運費用。之後,蘋果遠離那些用低端產品滿足市場份額的要求,也不向公司不能佔據領導地位的臨近市場擴張。

  • 中文名稱
    蘋果公司企業文化
  • 秘密武器
    一種敏銳的感覺和能力
  • 製    造
    手機
  • 地    點
    美國

​喬布斯

秘密武器蘋果公司的喬布斯真正的秘密武器是他具有一種敏銳的感覺和能力

拯救蘋果

1997 年7 月某個工作日的一大早,因連續5 個季度虧損,時任蘋果公司CEO的吉爾·阿米利奧(GilAmelio)帶著難以掩飾的痛苦向公司高管做最後告別: "我很難過地說是到了我該離開的時候了。保重!"然後他就離開了。幾分鍾後,穿著短褲、運動鞋,蓄短胡須的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走進來,他坐在旋轉椅裏緩慢地轉著,說: "告訴我這裏發生了什麽?"在幾聲咕噥的回應之後,他跳起來: "是產品的問題!那麽,產品到底怎麽了?"高管們又一陣的咕噥聲之後,喬布斯咆哮著打斷他們: "現在的產品都是廢物!這些產品根本沒有任何人性化特色!"

蘋果公司企業文化蘋果公司企業文化

作為蘋果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喬布斯曾在1985 年被當時外聘的CEO掃地出門。那時,他還被很多人認為是一個喜怒無常的微觀管理者,他曾經倡導的花哨的創新變革及他所堅持的全面控製也帶來諸多枝節問題。

1997 年,喬布斯又重新掌管蘋果。10年後,蘋果的股票每股已從7 美元飆升至74美元, 市場價值620億美元。 隨後,迪士尼以74億美元收購Pixar動畫工作室的股票,由于喬布斯是Pixar的主席和執行總裁,並持有其50.6%股份,作為交易的一部分,喬布斯擁有了迪士尼集團約7% 的股份,從而成為該集團最大的個人股東。至此,喬布斯大步邁入一個集音樂、電影和科技于一體的夢幻王國。

偏執創新

所有這些成績的取得就在于喬布斯將他的舊式戰略真正貫徹于新的數位世界之中,採用的是高度聚焦的產品戰略、嚴格的過程控製、突破式的創新和持續的市場行銷。

第一

重回蘋果後的喬布斯採取的第一步驟就是削減蘋果的產品線,把正在開發的15 種產品縮減到4 種,而且裁掉一部分人員,節省了營運費用。之後,蘋果遠離那些用低端產品滿足市場份額的要求,也不向公司不能佔據領導地位的臨近市場擴張。

第二

發揚蘋果的特色。

第三

開拓銷售渠道,

第四

調整結盟力量。

總之,喬布斯真正的秘密武器是他具有一種敏銳的感覺和能力,能將技術轉化為普通消費者所渴望的東西,並通過各種市場行銷手段刺激消費者成為蘋果"酷玩產品"俱樂部的一員。

第五

隨著個人電腦業務的嚴峻情勢,喬布斯毅然決定將蘋果從單一的電腦硬體廠商向數位音樂領域多元化出擊,于2001年推出了個人數位音樂播放器iPod。到2005年下半年,蘋果公司已經銷售出去2200萬枚iPod數位音樂播放器。

在iPod推出後不到一年半,蘋果的iTunes音樂店也于2003年4月開張,通過iTunes音樂店銷售的音樂數量高達5億首。在美國所有的合法音樂下載服務當中,蘋果公司的iTunes音樂下載服務佔據了其中的82%。與此同時,蘋果也推出適合Windows個人電腦的iTunes版本,將iPod和iTunes音樂店的潛在市場擴大到整個世界。通過iPod和iTunes音樂店,蘋果改寫了PC、消費電子、音樂這3個產業的遊戲規則。

盡管已經從最初對技術的一無所知變成今天的億萬富翁,但喬布斯做事情的熱情始終未變,他對創新的熱情就如他最喜歡的《全球概覽》停刊前的告別辭所寫: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求知若渴,大智若愚。)

第六

每當有重要產品即將宣告完成時,蘋果都會退回最本源的思考,並要求將產品推倒重來。以至于有人認為這是一種病態的品質、完美主義控製狂的標志。波士頓咨詢服務公司共調查了全球各行業的940名高管,其中有25%的人認為蘋果是全球最具創新精神的企業。

"在蘋果公司,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會問:它對使用者來講是不是很方便?它對使用者來講是不是很棒?每個人都在大談特談'噢,使用者至上',但其他人都沒有像我們這樣真正做到這一點。"喬布斯驕傲地說。

文化

與對產品和戰略高度聚焦的做法相似,在人才的使用上,喬布斯也極力強調"精"和"簡"。喬布斯曾創立並管理的Pixar公司倡導的是沒有"B團隊",每個電影都是集合最聰明的漫畫家、作家和技術人員的最佳努力而成。"質量比數量更加重要。"喬布斯表示從若幹年前看到Stephen G. Wozniak為製造第一台蘋果機而顯示出的超凡工程學技能的那些日子開始,喬布斯就相信由頂尖人才所組成的一個小團隊能夠運轉巨大的輪盤,僅僅是擁有較少的這樣的頂尖團隊就夠了。為此,他花費大量精力和時間打電話,用于尋找那些他耳聞過的最優秀人員、以及那些他認為對于蘋果各個職位最適合的人選。

喬布斯還在2000年蘋果的一度停滯期喊出了"Think Different"(另類思考)的廣告語,他希望這個斥資上億美元宣傳的廣告不僅讓消費者重新認識蘋果,更重要的是,喚醒公司內員工的工作激情。

而喬布斯本人也將一個企業家的能量貢獻于眾多別的CEO認為是自己不需要親自做的事情中,不論是校對合作協定、還是給記者打電話講述一個他認為非常重要的故事,他都會去做。而同時,與很多CEO不同的是,他很少參加華爾街分析家的研討會,傾向于做一些自己的事情。在員工的眼中,喬布斯承擔了很多責任,但在很多富于創造性的層面上他又非常放手而不參與。

前蘋果產品行銷主管Mike Evangelist離職後在他的部落格中透露,喬布斯每一場講演都需要幾個星期的預先準備和上百人的協同工作,經過精確的細節控製和若幹次秘密彩排之後,喬布斯總是以激情四射的演講者面目出現在現場。當喬布斯邀請百事可樂總裁約翰·斯高利加盟蘋果時,他這樣說:"難道你想一輩子都賣汽水,不想有機會改變世界嗎?"

在這樣的個人化文化指引下,喬布斯以使用者個人化引導產品和服務,以員工個人化來塑造公司文化和創新能力,以自身個人化獲得一種自由和愜意的人生。以曾經由喬布斯掌控的Pixar為例,Pixar最著名的企業文化就是"以下犯上",娛樂和自由的工作環境,我行我素、稀奇古怪的員工,隨時隨地隨便提出的新主意,都構成了一種職業文化中的高度個人化的元素。"什麽中層、部門、領導,這些詞我們統統沒有,這就是我們獨一無二的地方。"這是Pixar員工的描述。

機遇挑戰

正當喬布斯帶領蘋果的版圖越做越大時,波士頓咨詢公司的James Andrew提出質疑:"如果蘋果的產品真的比微軟、或戴爾、或IBM、或惠普的好,那麽為什麽蘋果這家公司這麽小?(想一想,在過去10年,蘋果申請了1300項專利,幾乎是戴爾的1.5倍。)"

Andrew認為在蘋果的創新和文化中存在一種偏見,即單純對技術革新的絕對信奉。"成為一個真正創新的公司不僅是追趕上最新的創意,或者新產品和新服務,它還包含著要能創造足夠的現金來彌補成本,並回報股東。"

與此同時,Yankee Group咨詢公司兼Battery Ventures風險投資公司的創始人Howard Anderson對蘋果提出另一個質疑:"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成功創新的要素,即完結(follow-through)。這也是蘋果所缺乏的。" Anderson說,"創新不是經濟成長的關鍵。管理才是。在實踐中,這一點就意味著通過堅固的銷售力、以及與開發者和銷售者協作的戰略、消費者服務的戰略來支撐產品創新。過度依賴創新的公司已經過時。很多時候,管理和執行更加重要。"

于是,業界的一些評論家開始提出這樣的疑問:iPod貢獻了蘋果的絕大部分利潤,很難想象,如果沒有iPod,蘋果會陷入怎樣的麻煩?

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創新者的兩難困境》一書作者Clayton M. Christensen表示,因iPod而大獲成功的蘋果將像以前一樣再次衰落。"我擔心蘋果會因iTunes的封閉性而失掉時機,就像當年它拒絕開放Mac系統一樣,結果成就了微軟的霸業。如果它能夠開放iTunes架構並兼容所有的MP3播放器,也許還能夠保持目前的領先地位。"

質疑歸質疑,但擺在人們面前的現實卻是,隨著喬布斯與迪士尼的這次聯盟,使他終于可以染指媒體內容的生產和發行業務,可以逐步實現他在數碼時代跨領域集成的遠大目標。熟悉喬布斯的人也清楚,他是一個極端追求完美的人,長久以來就想組建自己的媒體帝國。

當然這次聯盟也有諸多風險,喬布斯將在運營蘋果的同時也坐在迪士尼的董事會中,這讓他不得不面臨眾多雷區和沖突,他也必須證明自己能勝任新角色。如果他能將曾經讓蘋果高飛的活力和能量同樣帶給迪士尼,那麽喬布斯便能真正成為這個龐大夢幻王國的真實領袖。

企業文化

專註設計

首 先,每個員工都必須牢記蘋果比其他任何一家公司都更加註重產品的設計。像微軟這樣的公司向來不擅于打造讓人賞心悅目的產品,而蘋果才是真正地在做設計-- 了解消費者的需求,懂得如何滿足消費者的需求,然後著手實現這些目標。雖然實現起來並不總是很容易,但蘋果似乎每次都能恰到好處地完成。這難道不是員工的 努力造就了蘋果的成功嗎?如果離開了員工的努力,蘋果有可能會很快沒落。

信任喬布斯

蘋果是一家非常有意思的公司,它的企業文化從員工一直延伸到了消費者。這也就是說,它對員工的期望也是它對消費者的期望。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期望就是--相信喬布斯。在過去的十年中,喬布斯一直是蘋果的救星。他曾帶領蘋果走出老化的商業模式並進行革新,從而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並向市場推出了許多更好的產 品。不過,"相信喬布斯" 有時也會太過頭(比如最近的iPhone天線門事件)。但是,在大多數情況下,相信喬布斯對蘋果、對員工和對消費者來說都是有益無害的。

從頭開始

當員工初到蘋果時,公司就希望他們立即做一件事:忘掉曾經了解的技術。蘋果公司所做的事情與其他公司都不一樣。無論是產品的設計、新產品的設計理念還是公司 獨具的簡單運營方式,隻要是在蘋果,所有事情就會不同。把在其他公司的工作習慣帶到蘋果來,可能會造成更多的麻煩。蘋果是不同尋常的。

堅信蘋果

不同于行業裏的其它任何公司,蘋果公司非常自負。其中的部分原因是由于喬布斯非常自我,他相信蘋果是世界上最強的公司,有不同于其他公司的做事方式。雖然蘋果的仇敵無法忍受這一點,但是對所有該公司的冬粉和員工而言,這一信條已經成為了一種號召力。

聆聽批評

由 于自負的本性,蘋果用心聆聽人們對自己的產品的批評。但在真正的蘋果時尚裏,該公司會選擇更加惡毒的行為來回應這些批評,這一點是行業裏其它所有公司都不 能企及的。畢竟,行業裏有哪家公司可以在遇到諸如iPhone 4天線門這樣的事件時還能滿不在乎,依舊我行我素的呢?蘋果不喜歡聽到別人指責自己是錯誤的,並希望不管是自己的員工、還是外界的追捧者都能跟自己堅定的 站在一起。

永不服輸

蘋果最具魅力的一點就是它永不服輸。就算產品被批評得體無完膚,該公司似乎也能在危急時刻找到脫離火海的方法。沒有哪個領域能比計算市場把這一點展現得更加 淋漓盡致的了。在做出了一些有著不少爭議(和風險)的決策後,喬布斯憑借正確的策略扭轉了局面,使公司獲得了收益。今天,蘋果希望自己所創造的利潤可以打 破紀錄。喬布斯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競爭對手擊敗自己的公司。也許,這就是為什麽谷歌在移動市場的收益能讓這位CEO如此憤怒的原因。

關註細節

如果說蘋果懂得哪一條經營之道,那就是關註細節意味著長遠回報。例如,谷歌的Android作業系統,可能賣得很好,但在使用了一段時間之後,大多數 消費者就會發現Android與蘋果的ios作業系統相比缺乏一些閃光點。這點差距並不會讓消費者覺得Android作業系統不太好用,事實上,可以說 Android和ios一樣好用,但這點小小的差距確實會讓一些消費者禁不住懷疑谷歌為什麽就不能再做得更好一點。在大多數情況下,蘋果卻多努力了一點 點。但就是這一點點的努力使得蘋果成為了最大的贏家。與此同時,這也是蘋果對自己員工的期望。

不可替代

如 果佩珀馬斯特的離職暗示了蘋果內部是如何運作的,那麽很明顯隻有喬布斯是不可替代的人物。佩珀馬斯特曾幫助世界上最知名的智慧型手機取得了超乎尋常的成功, 如果在其它公司也好(不管文化差異與否),沒有人會願意看到他滿心悔恨的離開。不過,這一點也隻能歸咎于喬布斯的自我。很明顯,喬布斯認為自己才是蘋果成 功的關鍵。蘋果的愛好者和某些員工可能會同意這種說法,但佩珀馬斯特在iPhone的成功上也是不可或缺的一員。蘋果公司裏還有誰可以讓iPhone團隊 像佩珀馬斯特領導時那樣有效地工作呢?這一點的確值得每一個人去思考。但或許並這不重要。蘋果公司再次證明,隻有喬布斯才不會丟掉飯碗。

保密至高無上

談到蘋果的企業文化,就不得不提及該公司對保密工作的態度。不同于行業裏的其他許多公司,蘋果在即將推出新產品時很少會泄密。但實際上,由于該公司一名員工的疏忽,使得iPhone 4在推出之前就已經泄漏了相關的信息。也許,這就是為什麽蘋果公司會製定長期的保密準則,隻有那些能做好保密工作的公司才能取得成功。而那些泄露公司秘密的員工,哪怕是無意間,也隻有被炒掉的份。1977年時,蘋果還是一家創業公司,隻有一幢樓,它的大廳中寫著:"looselipssinkships(走漏風聲會讓船沉掉)"。

主導市場

在涉及到技術時,史蒂夫喬布斯腦海中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主導市場"。他所想的不隻是擊敗市場上的所有公司,而是要徹底摧毀他們。喬布斯想向世界表明,隻 有他的公司才是最強的。喬布斯就是想向所有競爭者、消費者和所有人證明這一點,並希望員工可以幫他實現這個目標。如果員工不這樣做的話,那麽就隻會被解 職。

發揚特色

蘋果素以消費市場作為目標,所以喬布斯要使蘋果成為電腦界的新力。1998年6月上市的iMac擁有半透明的、果凍般圓潤的藍色機身,迅速成為一種時尚象征。在之後3年內,它一共售出了500萬台。而如果擺脫掉外形設計的魅力,這款利潤率達到23%的產品的所有配置都與此前一代蘋果電腦如出一轍。

開拓銷售渠道

讓美國領先的技術產品與服務零售商和經銷商之一的CompUSA成為蘋果在美國全國的專賣商,使Mac機銷量大增。

調整結盟力量

同宿敵微軟和解,取得微軟對它的1.5億美元投資,並繼續為蘋果機器開發軟體。同時收回了對兼容廠家的技術使用許可,使它們不能再靠蘋果的技術賺錢。

語錄

我相信最終是工作在激發人們的能力,有時我希望是我來推動他們,但其實不是,而是工作本身。我的工作是使工作盡可能地顯現美好,並激發出人們的最大潛能。

有時我分不清"將要怎樣"和"可能怎樣"的區別,也不清楚應該一步到位還是循序漸進。平衡理想和實際是我應該註意的地方。 工作將是生活中的一大部分,讓自己真正滿意的唯一辦法,是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工作;做有意義的工作的唯一辦法,是熱愛自己的工作。你們如果還沒有發現自己喜歡什麽,那就不斷地去尋找,不要急于做出決定。就像一切要憑著感覺去做的事情一樣,一旦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事,感覺就會告訴你。就像任何一種美妙的東西,歷久彌新。所以說,要不斷地尋找,直到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要半途而廢。

我憑著好奇心和直覺所幹的這些事情,有許多後來都證明是無價之寶。隻有回頭看時,才會發現它們之間的關系。所以,要相信這些點遲早會連線到一起。你們必須信賴某些東西--直覺、歸宿、生命,還有耐力,等等。做這些從來沒有讓我的希望落空過,而且還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

讓我能夠做出人生重大抉擇的最主要辦法是,記住生命隨時都有可能結束,記住自己隨時都會死去,這是我所知道的防止患得患失的最好方法。

"記住你即將死去"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重要的箴言。它幫我指明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選擇。因為幾乎所有的事情,包括所有的榮譽、所有的驕傲、所有對難看和失敗的恐懼,這些在死亡面前都會消失。我看到的是留下的真正重要的東西。你有時候會思考你將會失去最重要的某些東西,"記住你即將死去"是我知道的如何避免這些想法的最好的辦法。你已經赤身裸體了,你沒有理由不去追隨自己內心的聲音。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