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魯

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蘇魯,人名,同名人士有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1902-1976)原名蘇達餘。湖南省瀏陽縣北盛區洞陽鄉人。河北師範大學副校長,江蘇徐州人。中共黨員。1959年畢業于河北大學漢語言文學系。下面分別詳細介紹。

  • 中文名稱
    蘇達餘 
  • 出生地
    湖南瀏陽縣北盛區洞陽鄉 
  • 畢業院校
    河北大學漢語言文學系
  • 逝世日期
    1976
  • 主要成就
    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 職    業
    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
  • 出生日期
    1902
  • 別    名
    蘇魯

簡介

蘇魯(1902-1976),原名蘇達餘。湖南瀏陽縣北盛區洞陽鄉人。一九二七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7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六軍第十八師五十二團排長、副連長、連長,第五十三團副營長、營長、代副團長。參加了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任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第一縱隊三大隊大隊長,特務二隊大隊長,第二十五團團長,參加百團大戰,親自帶領三營參加圍殲關家堖號稱精銳的日寇岡崎大隊,並派九連指導員艾培悟帶一個連擔任阻擊,掩護部隊轉移,在大戰中先後進行各種戰鬥十五次,勝利完成戰鬥任務受到八路軍總部和129師首長的嘉獎。四五年初任太岳軍區第一軍分區司令員。解放戰爭時期,任大岳軍區第十八軍分區副司令員,華北軍區第十五縱隊一八四師副師長,第十八兵團六十二軍副師長,在太原戰役中不幸負傷,成為獨臂將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山西省軍區長治軍分區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械部第四九五倉庫庫長。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蘇魯蘇魯

人物事跡

蘇魯是一員虎將。每當戰鬥難解難分,或所部情況危急之時,他總是提起駁殼槍,對身邊其他指揮員說一句"讓我看看去!"即跳出指揮所,來到最前沿。然而,就是這句"讓我看看去",讓他在太原作戰中失去了一條胳膊。

1949年1月,平律戰役結束。2月,全軍實行統一編製。蘇魯所在的四十三旅改為十八兵團第六十二軍一八四師,蘇魯任副師長。4月2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發起對太原總攻擊的外圍作戰,一八四師奉命攻擊太原東門外的紅房子據點。戰鬥打響後,一八四師進攻部隊連續沖擊,但因敵人垂死掙扎,加上通往紅房子是一片開闊地,地形對我不利,雖付出了極大代價,卻未成功。蘇魯非常焦急,決定親自率領突擊排拿下紅房子,給部隊殺出一條血路。于是他扭頭對師長、政委說了句:"讓我看看去!"便躍出指揮所,向前沿沖去。師政治部主任時雲峰見狀,也跟著躍出了指揮所。

突擊排在蘇魯、時雲峰的帶領下,很快進入敵人的布雷區。走在前面的突擊排長排除兩顆地雷後,剛邁兩步,不想陷入敵人的地雷群,踩響了連環雷,開闊地上頓時爆炸聲連成一片。時雲峰不幸當場犧牲。蘇魯右大臂被炸得筋斷骨折,鮮血泉涌。不過他們突擊排的戰士們,終于用鮮血和生命為部隊開出了一條通道。後續部隊高舉紅旗,踏著戰友們的鮮血,呼喊著沖上去,一舉消滅頑抗的敵人,攻下了紅房子據點。

蘇魯看著沖上去的部隊,微笑著,用左手抓著斷臂,大聲喊叫:"狠狠打!狠狠打!"這時擔架隊員跑了過來,讓蘇魯坐上擔架。蘇魯明白前沿部隊更需要擔架,因此堅持不坐,咬緊牙堅強地和負傷的警衛員互相攙扶著一起來到戰地醫院。由于傷勢過重,他的右臂無法保留,當即做了截肢手術。

翌日,太原解放。人民解放軍又馬不停蹄地跨越汾河、黃河,向大西北進軍。部隊出發前,蘇魯的老警衛員鄧天順到醫院看望他。鄧天順摸著老首長那空蕩蕩的右袖筒,嗓子哽咽了。看到鄧天順難過的樣子,蘇魯卻說:"沒什麽嘛,一條胳膊照樣幹革命嘛!"

離職休養後曾經看守倉庫 ?

蘇魯蘇魯

蘇魯傷愈出院時,他所在的一八四師早隨大部隊進軍大西北了。解放戰爭的號角在大西北、大西南吹響,他心裏癢癢的,堅決要求回原部隊去沖殺。山西省人民政府主席裴麗生得知蘇魯的想法,趕忙跑到野戰醫院找他談話,讓他留在山西工作。1949年10月,蘇魯被任命為長治軍分區司令員,開展人民武裝工作。

1955年初春,當了5年長治軍分區司令員的蘇魯,剛忙完一年一度的冬季征兵任務,省軍區司令員、政委找到他,向他傳達了組織上讓其離職休養的想法。

蘇魯聽後,心情很是復雜。作為一個南征北戰幾十年的軍人,從野戰軍調到地方部隊是個轉折,從地方部隊又要去離職休養更是一個轉折。蘇魯太愛這支軍隊了,雖說已五十有三,又少一隻手臂,可是能吃能喝,能一連幾天不睡覺地幹工作,因此他不願離職休養;但又一想,組織上既然讓自己休養,這說明分區司令員的職位已有更合適的人選,就應該為組織想一想,為奔騰向前的革命事業想一想,應愉快地讓位給有文化有知識的年輕同志去幹。想來想去,他覺得不當分區司令員,做些其他力所能及的工作總還是可以的。于是他對省軍區領導要求說:"我是個閒不住的人,讓我休養沒事幹,我會悶出病來。我請求領導讓我去看倉庫。"省軍區領導考慮到看倉庫相當于降職,沒有直接答應他。蘇魯見不答應,就不斷解釋說這與職務沒關系。在蘇魯堅決要求下,省軍區向上級反映了他的要求。

數日後,在上級組織的同意下,蘇魯被任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械部第四九五倉庫庫長。蘇魯當了庫長後,以庫為家,整天忙碌,不是鑽進這個窯洞查濕度,就是鑽進那個窯洞查銹情。風天,雨夜,他睡不著,便一個人悄悄起床,抄起手電筒到庫區巡邏。在他的影響下,他的愛人張國英和孩子也都加入到了巡庫的行列中來。

蘇魯一家以庫為家的事兒在倉庫傳開,幹部戰士們深受感動。那些原來嫌在倉庫抬頭看山頭、低頭看黃土、進庫就鑽洞的同志,也暗暗下決心學習蘇魯一家,以庫為家,安心工作了。

夏去秋來。9月的一天,蘇魯突然接到命令,進京接受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授予的少將軍銜。授銜時,周恩來握著他的左手說:"蘇魯同志,你為人民立了功,我代表人民感謝你。"

蘇魯卻回答:"我做得很不夠,人民給我的太多。"

授銜完畢,蘇魯被華北軍區任命為山西省軍區副司令員。

蘇魯和省軍區的司令員、政委等回到山西後,省軍區立即給他安排了辦公室。司令員還專門派人將蘇魯的家由剪子灣搬進軍區大院。就這樣,從1955年9月到1975年退居二線,蘇魯在省軍區副司令員的崗位上整整幹了21年。

1976年12月,蘇魯因病醫治無效在山西去世。在撰寫悼詞時,幾個"筆桿子"開啟從上級機關要來的蘇魯檔案,仔細一看都傻了。他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會診"似地一頁又一頁地細看,還是眼睛發直。原來蘇魯在山西省軍區副司令員的崗位上幹了這麽多年,卻沒有任職命令,有的隻是他21年前當軍械倉庫庫長的任職命令。

一個人的價值

為什麽沒有蘇魯當省軍區副司令員的任職命令?事已至此,埋怨無用,也無法補救。好在蘇魯是一個高尚的人、毫無自私自利之心的人,正如他生前在向部隊談自己學習毛主席《為人民服務》一文時所說:"一個人的價值,不隻看他的職位高低、權力大小,更重要的是看他是否能上能下,是否服從組織分配,並在本職工作中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樣的人才是高尚的人。"長征前,蘇魯就當紅軍營長,這營職幹部一幹就幹了將近六七年,但他從沒計較。1939年2月當了團長,隨後又當太岳軍區一分區司令員。可這時又趕上精兵簡政,分區復原,職務不好安排,他怕組織為難,又請命回團裏當了團長,一直幹到日寇投降,才當上太岳十八分區副司令員。後分區部隊升為野戰軍,他改當副旅長、副師長,依舊是副師職幹部,但他毫無怨言。不論打什麽樣的仗,槍一響,哪裏最艱苦,哪裏最危險,他都身先士卒,出現在哪裏。跟隨蘇魯多年的老警衛員鄧天順感慨地說:"我跟蘇司令多年,他沒有官癮,沒有官架子,戰爭年代心裏裝的總是帶領部隊向敵人沖殺,解放後心裏裝的是為部隊建設做貢獻。"如此看來,這悼詞中的團職不團職,也就大可不必較真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