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裏 -電影導演

蘇裏

電影導演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蘇裏(1919~2005),中國著名電影導演。原名夏傳堯。導演了《平原遊擊隊》、《哥哥和妹妹》、《青春的腳步》、《紅孩子》等影片。1959年蘇裏執導的《我們村裏的年輕人》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蘇裏1960年拍攝的《劉三姐》又為我國影壇奉獻了一枝奇葩,該片獲1960年第二屆百花獎中四項大獎。

  • 中文名稱
    蘇裏
  • 別名
    原名夏傳堯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安徽當塗
  • 出生日期
    1919年
  • 逝世日期
    2005年
  • 職業
    導演
  • 代表作品
    《平原遊擊隊》、《哥哥和妹妹》、《青春的腳步》、《紅孩子》

基本資料

蘇裏蘇裏

1919年1月26日生于安徽省當塗縣一個皮匠家裏。1938年加入抗大文藝工作團,開始話劇表演。1945年任東北軍政大軍戲劇隊長,1949年調入中央文化管理局,後任東北電影製片廠(長春電影製片廠前身)導演。1955年合作導演了<平原遊擊隊>以後,獨立導演了《哥哥和妹妹》、《青春的腳步》、《紅孩子》等影片。1959年蘇裏執導的《我們村裏的年輕人》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蘇裏1960年拍攝的《劉三姐》又為我國影壇奉獻了一枝奇葩,該片獲1960年第二屆百花獎中四項大獎。

蘇裏還是全國文聯委員、中國電影家協會理事。曾任長春電影製片廠導演、副廠長,吉林省影協副主席。

簡歷

1919年1月26日生于安徽省當塗縣一個皮匠家裏。

1938年加入抗大文藝工作團,開始話劇表演。

1945年任東北軍政大軍戲劇隊長,1949年調入中央文化管理局,後任東北電影製片廠導演。

1955年合作導演了《平原遊擊隊》以後,獨立導演了《哥哥和妹妹》、《青春的腳步》、《紅孩子》等影片。

1959年蘇裏執導的<我們村裏的年輕人>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

1960年拍攝的《劉三姐》又為我國影壇奉獻了一枝奇葩,該片獲1960年第二屆百花獎中四項大獎。蘇裏還是全國文聯委員、中國電影家協會理事。

蘇裏蘇裏

曾任長春電影製片廠導演、副廠長,吉林省影協副主席。印象蘇裏的“兩次半”採訪盡管時間的步伐一如往昔,《劉三姐》的影響卻是歷久彌新,當張藝謀接手導演桂林山水大型實景歌劇《印象·劉三姐》的豪華版本,當《我們村裏的年輕人》又有電視劇推出,當《電影傳奇》請來郭振清的兒子郭小清和方化的兒子方志丹重現《平原遊擊隊》的經典時,我們知道,有些東西是會被人永遠銘記的。曾經電話採訪過蘇裏老先生“兩次半”,一次是因為《我們村裏的年輕人》,另一次是《劉三姐》。老人因為哮喘的原因聲音很輕,卻聽得出話語裏的鏗鏘,說到四十多年前自己“不惑”之年時拍攝的影片,依舊激動不已,仿佛回到了那個火紅的歲月。長影很多人管蘇裏叫做“拼命三郎”,因為拍《劉三姐》時他被開水燙傷全身,冒著酷暑在擔架上完成影片拍攝。講到興起處這位八旬老人竟也“什麽花開節節高,什麽水中起高樓”地唱起來。講到《我們村裏的年輕人》如何處理情感戲時,他說年輕人很直爽,表現情感的方式很直接,應該抓起女孩子的手讓她摸摸心跳的感覺。記得本報“電影百年”在做<冰山上的來客>時,我曾向老人問起這部影片的導演趙心水,蘇裏導演特別向本報表達了對自己第一個學生英年早逝的懷念之情,說得很是動情。這就是最後的半次採訪。就讓那些山歌和年輕人的勞動和愛情沉浸在光影中不朽吧。願蘇老一路走好!蘇裏從影三十餘年,參加了十六部故事片的拍攝工作,其中執導影片十二部。他的作品盡管題材多種多樣,但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時代感強,生活真實。他曾說:“離開了生活,我就很難導戲,就像孩子沒有娘的奶吃一樣。”蘇裏對于探索電影導演藝術,有著廣泛的興趣和奮進的精神,正因為如此,使他不斷取得成功。

評價

2005年5月2日晚22時25分,著名的電影導演蘇裏在看完兩集電視劇後,坐在家裏沙發上仙逝了,享年85歲。噩耗傳來,親人們無不心碎。一天以前,鶴發童顏的蘇老還去菜市場買菜,還在餐後散步,和宿舍樓前的鄰居同事們開著玩笑。依照自己的習慣,他在家裏陽台的窗戶上伸出鮮紅的國旗和黨旗。兩面紅旗還在隨風飄揚著。每年的重大節日他總是這樣。他的妻子劉淑彩還和他開玩笑,問他“六·一”要不要掛,他說“六·一”不一定,但是“七一”肯定是要掛的。可惜的是,“五·一”未完,“七·一”未到,蘇老已經離我們遠去了。

蘇裏蘇裏

當年,他就追隨著紅旗去的延安。打過鬼子,殺過漢奸,如果不是工作的需要,憑他的性格,是一定要在陣地上浴血奮戰的。國家需要他的才華與天賦,他便與文藝結了緣。他當過演員,做過編劇,最得心應手的是導演。我們熟悉的電影<鋼鐵戰士>就是根據他和武兆堤先生攜手創作的歌劇《鋼骨鐵筋》改編的。他導演的《平原遊擊隊》、《紅孩子》、《我們村裏的年輕人》、《劉三姐》等都是名片。有多少人是唱著“準備好了麽”、“幸福不會從天降”、“山歌好比春江水”長大的,有多少人羨慕“雙槍李向陽”的膽魄,幻想著自己也該出生入死,有多少人愛慕著美麗的孔淑珍和英俊的高佔武,對困苦的山村生活也充滿了浪漫。

一部《劉三姐》更是紅遍大江南北,當年它可以在香港好萊塢打擂,創造了連映數十天至今無法突破的票房奇跡,也讓影片的外景地陽朔一夜成名,那棵著名的大榕樹每年還為當地創造著800萬的收益。沒有多少人知道,那是在國家最困難的時期,蘇老帥率劇組每天吃著饅頭夾腐乳拍出來的。那次,他燙傷了,躺在擔架上指揮拍攝,一天還拿下60多個鏡頭。 他當過長影的副廠長,拍過那麽多膾炙人口的影片,卻始終謙遜、平易。堅守爭吵在業務上的底線,2004年,他親口對我講,昨天夜裏又夢見武兆堤了,他哽咽著,思念故友的真情溢于言表,聽者無不動容。他尊重每一個和他走過的伙伴,談《平原遊擊隊》,他會說,可惜武兆堤不在了,談《紅孩子》,他說,應該採訪時佑平,談《我們村裏的年輕人》,他說,這裏面還有尹一青,談《劉三姐》,他說,這可是喬羽的功勞。他把一切功名都推開,甘願做長影廠一名退居二線的默默無聞的老頭。他對應得的尊重表現出的慌亂讓人吃驚。2005年春節,廣西南寧的楊春海夫婦以老影迷新朋友的身份請蘇老去南國過冬,他們拿出自己賓館最好的房間盛情款待,這是對偶像發自內心的情誼。蘇老卻總覺得受之有愧,天天嚷嚷著要換個小房間,要飯菜簡單一些,要結束假期,回到長春

名導逝世

蘇裏蘇裏

崔永元在飛機上大哭

5月3日,劉淑彩將蘇裏去世的訊息電話通知了正在秦皇島休假的崔永元,因為做<電影傳奇> ,小崔與蘇老早已結下深厚的“忘年交”。劉淑彩告訴記者,崔永元接到電話後愣了半晌,然後控製不住抽泣起來。下午,崔永元立即飛往長春,在飛機上他忍不住大哭,同機有不少乘客認出他,都在猜測是什麽事情令“名嘴”小崔這麽傷心。下午4時抵達長春後,崔永元直奔長春電影製片廠蘇裏家,他緊緊抱著劉淑彩,不停地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崔永元在製作《劉三姐》的《電影傳奇》時,偶然“發現”當年蘇裏導演被開水燙爛雙腿、堅持躺在擔架上指揮拍攝的感人內幕,他表示一定要蘇裏導演重新回到桂林陽朔的拍攝地,再現這段感人的場面。現在蘇裏導演突然去世,小崔的想法也就成為了一個永遠的遺憾。 最後的冬天在南寧度過

因為北方寒冷的冬天對哮喘病人不利,2004年11月11日,蘇裏夫婦接受了南寧正和大廈老總楊春海的熱情邀請,來氣候比較溫和的南寧過冬,這一住就是近5個月。期間,蘇裏夫婦在南寧會見老朋友、到北海等周邊城市旅遊,直到2005年4月8日才返回長春。採訪中劉淑彩感慨地說:“南寧的朋友太熱情了,蘇老可以說是在南寧度過了一生當中最後的時光,也是最安詳、寧靜、溫馨的一段日子。”蘇裏在南寧的日子裏,記者曾多次看望、採訪過他,他一再表示自己對廣西很有感情,同時十分感激楊總的熱情招待。期間,崔永元也專程從北京飛來南寧看望他,兩人晚上就在賓館房間談心,十分愉快。蘇裏還對南寧的朋友流露了一個想法,打算在南寧買一個二手房,這樣每年北方秋風起的時候,他就可以來這邊過冬,沒想到這個願望也沒能夠實現。

蘇裏蘇裏

傅錦華:他永遠是我恩師

蘇裏在南寧度假期間,廣西著名彩調藝術家、電影《劉三姐》的原唱傅錦華是他們夫婦接觸的最密切的人。不久前傅錦華因病住院,蘇裏夫婦不僅經常去探望,還將崔永元也帶去探望,使得傅錦華大受感動。

5月3日上午,當傅錦華從劉淑彩那裏得知蘇裏導演去世的訊息,感到就像是“晴天霹靂”。她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還在悲傷地哭泣:“我從19歲開始到長春為電影《劉三姐》配唱音樂時起,蘇裏導演就在我的從藝道路上給了我很大的幫助。現在他老了,我很希望他能多享些福,真是沒想到……他永遠是我的恩師!”傅錦華說,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冬天,她和蘇裏相處得特別愉快,經常在家裏做些家常菜吃,一起聊電影和往事。她還和蘇裏夫婦約了今年的秋天再過來,怎奈人間的離合悲歡都那麽無常。

​劉三姐

導演:蘇裏 編劇:喬羽YuQiao

主演:梁音、黃婉秋、劉世龍、 張巨克

影片類型:戲曲 片長:117min

國家/地區:中國 對白語言:漢語國語

色彩:彩色

蘇裏蘇裏

劇情介紹:

風景如畫的桂林,壯族民眾劉二劉三姐兄妹,與老漁夫、阿牛、舟妹住在一起親如一家,過著勤勞幸福的生活。劉三姐和姑娘們喜歡在山上邊採茶邊唱歌。地主莫懷仁霸佔茶山禁止百姓採茶,但鄉親們在劉三姐的鼓舞下拔掉了禁止採茶的牌子。莫懷仁氣急敗壞,又想禁止百姓唱歌。劉三姐與莫懷仁打賭,隻要他在對歌中取勝,就可以禁歌。莫懷仁請來秀才與劉三姐對歌。百姓紛紛前來觀看。劉三姐機敏過人,用山歌戰勝了對手,莫懷仁狼狽逃走。但他不甘失敗,又出毒計,把劉三姐搶到家中百般威脅,劉三姐堅貞不屈,阿牛勇敢地闖進莫家將劉三姐救走,莫懷仁帶領家奴乘船追趕,百姓幫助劉三姐逃走。劉三姐和阿牛用山歌表白了彼此心意。封建官府下令禁歌,劉三姐帶領鄉親們用歌聲進行反抗,但在封建黑暗勢力的壓迫下,劉三姐被迫離開。但她繼續在新的地方,用自己的歌聲鼓舞民眾,喚起大家與封建勢力做鬥爭。

我們村裏的年輕人

導演:蘇裏、尹一青 編劇:馬烽

主演:李亞林、梁音、金迪 影片類型:愛情

國家/地區:中國 對白語言:漢語國語

劇情簡介:

蘇裏蘇裏

遠處,兩輛腳踏車飛馳而來,原來是孔淑貞和李克明洪洞縣小型水電站學習歸來,續集的故事就從這裏開始了。大隊派孔淑貞和李克明去學習,本是要他們回來領導修電站。老社長和劉會計正在計算勞力,全年尚缺3600個工。如今見孔淑貞和李克明回來,立刻抓他們下地勞動,不同意修電站。但是副大隊長高佔武的意見恰恰相反,他認為正是因為缺少勞力才要修電站,兩人意見相持不下,于是他們回到公社找黨委書記“告狀”。途中恰好遇見了趙書記,他不說誰對誰錯,而是同他們來到村裏聽取民眾的反映,社員們紛紛要求辦電站。老社長聽見民眾的呼聲,自知理屈,隻得點頭同意。水力發電站的工程立刻動工了。李克明白告奮勇地設計水電站的圖樣。經過一夜的苦戰,圖樣完成了。大家一看,無不稱贊。心直口快的馮巧英說圖樣太闊氣,不符合需要。李克明一聽就火了,兩人話不投機,便爭吵起來,幸虧高佔武和曹茂林走來,鼓勵了李克明,說服了馮巧英。兩人心服口服,敬佩高佔武的見解,李克明決心重新設計。馮巧英並不是孔家庄的姑娘,她是別村派來學習的。這件事本來與她關系不大,而且又是與李克明初次相見,可是她的性格就是這樣,有意見就提,因此這次爭吵,不僅沒有妨礙他們的同志關系,而且成了他們愛情的開始……“你知道電這玩藝兒一斤能稱幾個?”這是劉會計問孔陰陽的話。孔陰陽張口結舌半天,回答不出:“是啊,‘電’這玩藝兒到底是股氣?還是股油?咱也鬧不清。”他們對于“電”確實是一竅不通。全村隻有孔淑貞和李克明剛學成回來,就是這些年輕人要建起一座小型水力發電站,對于思想保守的人來說,這確實是異想天開。然而,這些敢想敢幹的年輕人並沒有在困難面前低頭。他們在趙書記的支持下,成立了電氣化訓練班,高佔武擔任訓練班導,孔淑貞和李克明擔當教員,全村掀起了學“電”的高潮。他們晚間上課學,休息時學,走在路上學,句句話不離“電”,簡直到了入迷的程度,就連孔陰陽也是那麽積極。胖大嫂叫他趕著毛驢車去拉菜,孔陰陽躺在車上看著“用電常識”的書,二狗和小亮把他的車趕回原路,他也不知道。胖大嫂出來見狀,又好氣又好笑。周村請求支援一個技術員,高佔武決定派技術比較高的孔淑貞去,引起大家反對。孔淑貞也想不通,擔心去支援別人,自己完不成任務,與高佔武吵起來。但是回到家裏,孔淑貞認識到思想不對頭。第二天早晨當高佔武去找她時,孔淑貞卻早已動身到周村去了。水電站試車失敗,發電室被水淹沒了。老社長又有了借口,反對繼續

蘇裏蘇裏

再試,把失敗的責任歸于高佔武把孔淑貞派去支援周村。但是曹茂林和李克明終于找出了失敗原因,原來是自製的水輪機在旋槳和倒水葉的角度計算上出了差錯。老社長隻好答應繼續再試。水電站建成了,試車成功,全村裝上了電燈。高佔武和曹茂林本來約定在水電站建成後一起辦婚事。可是高佔武突然接到孔淑貞從周村寄來的一封退婚信。這時李克明也被老社長派去支援周村。村裏年輕人都以為是李克明搞的鬼。李克明從周村回來,大家便把他扭住不放,質問他到底是怎麽回事。把李克明弄得莫明其妙,幸好曹茂林趕到,仔細一問,才知道李克明的對象是馮巧英。鬧出了一場誤會。原來孔淑貞自從去周村支援之後,工作非常積極,但在一次工地勞動中腿被砸傷,情況非常嚴重,被送進醫院。老社長前來看她,回村後沒有把情況告訴佔武,隨即又派李克明前去支援周村。孔淑貞怕連累佔武,便寫了退婚信。佔武聽到這個訊息,立刻跑到醫院去看孔淑貞,解除了誤會。不久,孔淑貞傷愈回村。秋天到了,孔家庄大隊獲得了大豐收。水電站的建成,使村裏實現了電氣化,不僅解決了缺少勞力的困難,而且減輕了勞動強度。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