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美爾人

蘇美爾人

蘇美爾人(也譯作蘇默),是歷史上兩河流域(幼發拉底河底格裏斯河中下遊)早期的定居民族。他們所建立的蘇美爾文明是整個美索不達米亞文明中最早,同時也是全世界最早產生的文明。蘇美爾文明主要位于美索不達米亞的南部,通過放射性碳十四的斷代測試,表明蘇美爾文明的開端可以追溯至公元前4000年。約結束在公元前2000年,被閃米特人建立的巴比倫所代替。這裏發現的含有楔形文字前文字的最古老的石板(這是目前公認的最早的文字記錄)可以被定期為約前36世紀。

  • 中文名稱
    蘇美爾人
  • 外文名稱
    The Sumerians
  • 人種
    黃色人種
  • 基本介紹
    歷史上兩河流域早期的定居民族

基本簡介

蘇美爾人(Shinar 也譯作蘇默),黃色人種,是歷史上兩河流域(底格裏斯河和幼發拉底河中下遊)早期的定居民族,他們所建立的蘇美爾文明是整個美索不達米亞文明中最早,同時也是全世界最早產生的文明。

發展歷程

早期高度文明

歷史學家把從公元前4000年到公元前3000之間的蘇美爾文明稱作“早期高度文明”,一方面,這一時期各蘇美爾城邦都已經存在,蘇美爾人的文字也已經存在,但是這段時期的歷史仍然很不清楚,原因可能有多個方面的,比如考古發現的不充分,或者文明剛剛起步之時,本身尚未進行系統的歷史記載等。現在發現的這一時期的楔形文字的文獻主要是經濟或者行政方面的文書,尚無法勾勒出當時完整的歷史來。

蘇美爾人

最早的蘇美爾時期由數個獨立的城市國家組成,這些城市國家之間以運河和界石分割。每個城市國家的中心是該城市守護神的廟。每個城市國家由一個主持該城市的宗教儀式的祭司或國王統治。

蘇美爾早王朝時期

從考古發現已經得到的史料來看,從公元前2900年開始,蘇美爾城邦進入一個“諸國爭霸”的時代。

比較大的城市有埃利都、基什、拉格什、烏魯克、烏爾和尼普爾。這些城市因水權、貿易道路和遊牧民族的進貢等事務進行了近千年為時不斷的互相爭戰。考古已經能大致勾勒出當時的歷史情況,但是由于考古發現的史料有限,今天人們所知道的那段歷史可能隻是實際情況的冰山一角而已。

蘇美爾人

基什被認為曾經是一個比較強大的城邦,因為後來許多蘇美爾君主甚至沒有實際統治過基什,卻自稱基什之王。(不過現在也有歷史學家認為,這並不足以說明基什曾經稱霸,自稱基什之王可能有其他如宗教方面的原因)已證實最早存在的國王就是基什國王恩美巴拉格西。

後來一些比較強大的城邦是烏魯克、烏爾、溫馬,以及拉格什等。

考古學家在拉格什發現了王室的銘文,使今天的人們得以知道從公元前2500年到公元前2350年約一百五十年間完整的拉格什國王列表,以及相關的史事,也使得拉格什成為蘇美爾各城邦中,唯一比較完整了解的城邦。

“約公元前2500年左右,拉格什強大起來,烏爾南什王時,拉格什在蘇美爾中稱霸,到了安那葉姆王和恩鐵美那王時,拉格什征服了不少地方,蘇美爾頗有統一的趨勢。後來,國王盧加爾安達因治國不善,引起了暴動,一個名叫烏魯卡基那的人推翻了盧加爾安達的統治,在平民的擁護下,自己登上了王位,並進行了已知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政治改革運動,和編撰《烏爾卡基那法典》,以此嘗試維護平民的利益。正當拉格什內亂之時,蘇美爾各國爆發了大規模的戰爭,溫馬王盧加爾扎克西征服拉格什,殺死烏魯卡基那,並血洗全城。烏魯卡基那在位僅六年,他的改革也因此而廢棄。”

溫馬的祭司國王盧加爾扎克西(Lugal-Zage-Si,公元前2259~公元前2235年)消滅拉格什的王朝,佔領烏魯克,並將它作為他的首都,他自稱他的帝國從波斯灣一直延伸到地中海。

但是閃族的阿卡德國王薩爾貢打敗了盧加爾扎克西,俘虜了他,而蘇美爾城邦的歷史也就此結束了。

阿卡德王國時代

阿卡德王國統一了美索不達米亞,阿卡德人屬于閃族,並非蘇美爾人。

蘇美爾復興

但是阿卡德王國晚期,不少蘇美爾城邦就已經開始復興。而阿卡德被蠻族庫提人(Gutium)所消滅。阿卡德王國崩潰後,蘇美爾得以復興。拉格什也在一位叫做古地亞(Gudea)的國王的統治下非常繁榮富強(或稱拉格什第二王朝)

烏爾第三王朝

蠻族庫提人摧毀了阿卡德王國,但庫提人的統治並不穩固,使得各蘇美爾城邦得以短暫復興。烏魯克的國王烏圖赫加爾(Utu-hengal)是趕走庫提人的英雄。烏圖赫加爾的強大,也對拉格什構成威脅。烏圖赫加爾讓烏爾納姆鎮守烏爾城,烏圖赫加爾死因不詳,但是烏爾納姆在烏爾建都,統一了美索不達米亞,建立了烏爾第三王朝(公元前2111年~公元前2003年),烏爾納姆開始自稱“蘇美爾和阿卡德之王”。

蘇美爾人

烏爾第三王朝雖然是蘇美爾人的王朝,但是與以前的蘇美爾城邦不同,她同阿卡德王國或以後的巴比倫王國一樣,是個強大的中央集權製的國家。目前已知人類歷史上最早的法典,就是《烏爾納姆法典》,雖然隻儲存下來一些片段。烏爾第三王朝時期也對烏爾城大興土木,烏爾的神廟遺跡今天仍可供憑吊。王朝末期,王權衰落,各地割據,再加之外來的阿摩利人不斷入侵。最後埃蘭人的入侵給烏爾第三王朝以最致命的打擊。國王伊比辛(公元前2026年-公元前2004?年在位)兵敗被俘。烏爾第三王朝滅亡。

烏爾第三王朝滅亡後,歷史上就再也沒有蘇美爾人建立的政權。蘇美爾民族也逐漸從歷史上消失,雖然在以後的巴比倫和亞述時期,蘇美爾語和楔形文字仍然存在,蘇美爾國家的歷史被當成神話般的傳說。

蘇美爾人的文明仍然繼續承繼著。但是蘇美爾人卻逐漸被遺忘,古希臘以及猶太人的文獻中從來沒有提到過蘇美爾人。有關蘇美爾人的文明及其歷史完全是近代考古學的成果。

沒落

隨著周邊勢力的發展,蘇美爾人漸漸失去了他們對美索不達米亞大多數地區政治上的霸權地位。亞摩利人佔領了蘇美爾,建立了巴比倫。約前1595年胡裏特人在美索不達米亞北部建立了米坦尼王國,而巴比倫則控製著美索不達米亞的南部。這兩個國家抵擋了埃及和赫梯王國的進攻。最後赫梯王國戰敗了米坦尼王國,但被巴比倫戰敗。前1460年加瑟人戰敗了巴比倫(漢謨拉比國王)。前1150年左右加瑟人又被伊勒姆戰敗。

歷史背景

蘇美爾這個名字並不是蘇美爾人自己的稱呼,而是其它人給他們的名字,最早使用這個名字的是阿卡德人。蘇美爾人稱自己為“黑頭的人”,人種不詳,他們稱其居住的地方為“文明的君主的地方”,阿卡德人所使用的Shumer這個詞有可能是這個名稱的一個地方方言的變異。

蘇美爾人的語言、文化,可能也包括外表,都與他們的閃族鄰居和繼承人不同。過去有人認為他們是入侵者,但是考古發掘證明從前53世紀到前46世紀的早期奧貝德文化開始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的居住文化就是連續的。

相關信息

農業

蘇美爾人種植的植物中包括大麥、鷹嘴豆、小扁豆、黍子、小麥、蕪菁、棗椰、洋蔥、大蒜、苦菜花和山葵,他們的牲畜包括牛、綿羊、山羊和豬。家牛是他們主要的負物牲畜,驢是主要的運輸牲畜。蘇美爾人還打魚和獵鳥。

蘇美爾人

蘇美爾農業依靠灌溉系統,包括汲水吊桿、運河、水渠、堤壩、堰和水庫。水渠和運河必須常常修補,清除淤泥。政府有專門管理水渠和運河的人,富人則可以使用他們自己的水渠。由于過度使用,蘇美爾人受土壤鹽化所苦[2]。

農民先引運河的河水來淹他們的田地,待水浸泡一段時間之後,將水排掉,用牛來犁田和殺草。再使用鶴嘴鋤來挖地。地幹後他們鋤地、耙地和用鏟將土壤松散開來。

蘇美爾人秋季收割,收割時他們三人組成一隊。收割後使用碾石分離谷粒和莖,使用打稻棍來分離谷粒及麩皮,最後使用風吹開來分離谷粒和麩皮。

建築

兩河平原缺乏石礦和樹,因此蘇美爾的建築都是泥磚造的,磚與磚之間沒有灰漿或水泥連線。泥磚建築隨時間會損毀,因此它們過一段時間就得被拆除、鏟平和重造。隨著時間的延續兩河平原的城市因此不斷抬高。這樣的古跡被稱為台勒(Tell)。在中東到處都可以見到這樣的古跡。蘇美爾人最壯觀和最著名的建築是塔廟,它們建築在巨大的平台上。蘇美爾的圓形印章上還有類似于直到不久前伊拉克南部沼澤阿拉伯人還在使用的蘆葦造的房子。

蘇美爾的廟和宮殿使用更加復雜的結構和技術如支柱、密室和黏土釘子等。

文化

蘇美爾文化有兩個中心,南部的埃利都和北部的尼普爾。這兩個中心的文化影響截然不同。尼普爾是恩利爾的聖地。恩利爾是陰間的主神。他給予人類的咒語和魔法可以驅動好鬼和惡鬼。他的領域在一座山裏,他的產物生活在地下。

蘇美爾人

埃利都則是文化神恩基的聖地,他是光和善的神,地下的淡水的主宰,醫生和人類的朋友,他為人類帶來了藝術、科學、工業和文明。據說最早的法書是他的產物。埃利都本來是一個海港,它與外界的貿易和各種文化在這裏的交流對它的文化的發展無疑起了重要作用。它的世界觀與它的地理位置有關:它認為大陸是從海水裏冒出來的,就象幼發拉底河入海口不斷擴大一樣。在歷史紀錄開始以前埃利都的文化就已經與尼普爾的文化交流了。巴比倫似乎是埃利都的一個殖民地,而埃利都附近的烏爾則是尼普爾的殖民地,在那裏供奉的月神是尼普爾的恩利爾的兒子。在兩個文化的融合中埃利都的影響似乎佔主要地位。

後期的蘇美爾法律保護婦女,而且婦女可以達到相當高的地位,但整個文化裏都由男人做主。

經濟

考古發現的來自安那托利亞的黑曜石、來自阿富汗東北部的青金石、來自迪爾蒙(今天的巴林)的珠串和一些刻有印度河文明的文字的印章說明當時在波斯灣沿岸有著很廣的貿易網。

吉爾伽美什史詩中提到與遙遠國家的貿易來換取美索不達米亞稀少的貨物如木頭。尤其黎巴嫩的雪松木獲得好評。

蘇美爾人使用奴隸,但是奴隸不是蘇美爾經濟的支柱。女奴隸被用來織布、印刷、做磨房工和搬運工。

蘇美爾的陶瓷上有使用雪松油畫的圖案,他們使用弓鑽引火來烤陶瓷。蘇美爾是石匠和首飾匠會加工雪花石膏(方解石)、象牙、金、銀、瑪瑙石和青金石。

軍事

蘇美爾人使用城牆來保護他們的城市,但是他們的城牆是泥磚做的,因此敵人有充分時間的話可以在圍困的時候挖掘牆來導致城牆的倒塌。

蘇美爾的軍隊主要由步兵組成。輕步兵的武器是斧、匕首和矛。正規步兵還配有銅盔、氈披風和皮革裙。

蘇美爾軍隊中還有由野驢拉的車。這些早期的戰車在作戰時不很有用,有人認為它們主要用來作為運輸工具,但是上面的士兵佩戰斧和長矛。蘇美爾戰車有四個輪,上面有兩名士兵,由四頭野驢拉。車身是一個織成的籃子,車輪是實心的。

蘇美爾人使用的遠兵器包括投石索和簡單的弓。

語言

蘇美爾語是一種孤立語言,它不與任何其它已知語言相近。將蘇美爾語與其它語言,尤其是烏拉爾-阿爾泰語系的語言聯到一起的企圖都沒有成功。根據John D. Bengtson的觀點[5],蘇美爾語可能屬于德內-高加索語系,目前已知蘇美爾語是一種黏著語,也就是說,它的詞由粘在一起的詞段組成。

蘇美爾人發明了一種象形文字,後來這種文字發展為楔形文字。這是最古老的已知的人類文字之一。今天已經發掘出來的有上十萬蘇美爾文章,大多數刻在粘土板上。其中包括個人和企業信件、匯款、菜譜、百科全書式的列表、法律、贊美歌、祈禱、魔術咒語、包括數學、天文學和醫學內容的科學文章。許多大建築如大型雕塑上也刻有文字。許多文章的多個版本被保留下來了,因為它們經常被復製(比如作為寫字練習)。抄寫是當時的人唯一的傳播文章的方法。閃族語言的人成為美索不達米亞的統治者後蘇美爾語依然是宗教和法律的語言。

即使專家也很難懂蘇美爾文字。尤其早期的蘇美爾文字非常困難,因為它們經常不包含所有的文法結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