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維埃

蘇維埃

蘇維埃(俄文:совет 的譯音),意即"代表會議"或"會議"。因為俄國1905年革命時出現過一種由罷工工人作為罷工委員會組織起來的代表會議,簡稱"蘇維埃",其代表可以隨時選舉並隨時更換,暗含著巴黎公社式的政權形式。十月革命以後,蘇維埃成為俄國新型的政權的標志,城市和鄉村的最基本生產單位都有蘇維埃,蘇維埃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不僅可以立法,還可以直接派生行政機構。

  • 中文名稱
    蘇維埃
  • 外文名稱
    совет
  • 又名
    soviet
  • 起源
    1905年俄國革命
  • 黨派
    共產黨
  • 相關文獻
    《聯盟條約》

簡要介紹

蘇維埃本是俄文совет(soviet)的音譯,意思是代表會議。起源于1905年俄國革命,當時是一種工人和士兵的直接民主形式,其代表可以隨時選舉並隨時更換,暗含著巴黎公社式的政權形式。十月革命以後,蘇維埃成為俄國新型的政權的標志,城市和鄉村的最基本生產單位都有蘇維埃,蘇維埃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不僅可以立法,還可以直接派生行政機構。然而,對于當時的中國農村而言,蘇維埃的原義實在是過于生僻了,不僅絕大多數紅色區域的農民始終不甚了了,就是相當多的共產黨人也未必清楚。據一直擔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副主席的張國燾回憶說,農民根本弄不清楚蘇維埃是怎麽回事,廣東的農民知道著名共產黨人蘇兆征,因此就把蘇維埃當成蘇兆征的弟弟。

蘇維埃

而湘贛邊區的農民則管蘇維埃叫“埃政府”因為當地方言“埃”就是我的意思。實際上,農民的這些誤解是有幾分道理的,對于大多數農民,尤其是貧苦農民來說,他們理解的蘇維埃,就是共產黨的政府和"埃(我)政府"。這也是為什麽在四面國民黨軍隊的圍剿和包圍中,這種政府依然能夠立得住的原因之一,就當時的大多數時間而言,蘇維埃的確是農民最喜歡的政府。

發展歷程

十月革命勝利以後,根據革命軍事委員會的命令,年輕的蘇維埃國家于1918年12月8日在莫斯科成立了自己的最高軍事學府——工農紅軍總參學院。在這段十分艱難的時期,擺在學院面前的首要任務是為紅軍培養軍事幹部,而且要在學製縮短和艱苦的戰爭條件下完成,任務非常艱巨。

來自工農紅軍的第一期學員一半以上出身于工人和農民家庭,有25%隻有初等教育程度。蘇維埃政府始終關註學院的問題。包括人民委員會主席、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共和國武裝力量總司令和其他領導人在內的國家重要領導人不止一次地視察學院並幫助解決了許多緊迫的問題。

蘇維埃政府用最好的幹部充實學院。1918年10月11日,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頒布命令,從全俄總參謀部和軍事部門各總局調一批軍事專家到學院任教,其中包括А.А.斯韋欽、В.Ф.諾維茨基、Е.И.馬爾蒂諾夫、Г.И.傑奧多裏、Н.А.達尼洛夫等著名軍事指揮員和學者。

在學院全體工作人員的努力下和政府的關懷下,學院圓滿完成了所賦予的任務,其成績得到蘇維埃國家領導人的肯定和高度評價。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特別命令指出:“在國內戰爭中……在蘇維埃政權經受嚴峻的戰鬥考驗的緊要關頭,紅色總參謀部軍官們回響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的號召,加入到正規紅軍的行列中去,在不同的崗位上以年輕的革命熱情,不可阻擋的勇氣和忘我的工作精神,為保衛革命的事業註入了共和國最頑固的敵人也不能抵擋的強大精神和活力。”許多早期學員成為後來的著名蘇維埃軍事指揮員,其中有К.А.梅列茨柯夫、В.С.波波夫、В.Д.索科洛夫斯基、И.В.丘列涅夫等。

在國內戰爭期間,蘇聯同時存在2所專業相同的總參軍事學院:一所是站在白軍一邊的尼古拉總參謀部學院,一所是工農紅軍總參謀部學院。而前者的最後一批學員于1921年底在弗拉迪沃斯托克(俄羅斯島)的第3西伯利亞步兵團的兵營裏畢業。

蘇維埃

國內戰爭結束後,由于軍隊大規模裁減和對戰役戰略層次指揮員的需求減少,1921年,學院轉為以培養戰術指揮幹部為主,改名為工農紅軍軍事學院。但教員隊伍沒有發生變化,高級指揮人員的培養也沒有中斷。培養高級指揮人員的機構最初是軍事學院高級集訓班,後來是高級首長進修班,從1931年起改為戰役系,該系成為1936年4月重建的工農紅軍總參學院的基礎。

在集訓班(進修班)的畢業學員中有Г.К.朱可夫、И.С.科涅夫、К.А.梅列茨科夫、К.К.羅科索夫斯基、В.Г.索科洛夫斯基、С.К.鐵木辛哥、Ф.И.托爾布欣等許多衛國戰爭著名將領。1941-1945年的偉大衛國戰爭著名的統帥和英雄Л.А.戈沃羅夫、П.А.庫羅奇金、А.И.安東諾夫、А.М.華西列夫斯基、И.Х.巴格拉米揚、Н.Ф.瓦圖京、М.В.扎哈羅夫等都是學院的第一期學員。

在戰前的5年時間裏,學院共培訓了超過600名具有高級軍事業務水準的中、高級軍官。正是他們在實踐中出色地運用了學院在戰前創立的“縱深進攻戰役”理論。學院成為培養真正統帥的學校,這些統帥在前線和總參謀部證明了蘇聯軍事理論與實踐具有最高水準。

學院也正是在這一時期奠定了蘇維埃軍事科學的基礎。在這一時期出版了А.А.斯韋欽的《戰略》和《軍事藝術自古至今的演化》,В.К.特裏安達菲洛夫的《現代集團軍作戰特點》,Г.С.伊謝爾松的《軍事學術的發展》,Н.Е.瓦爾福洛梅耶夫的《突擊集團軍》和《進攻戰役》,В.А.梅利科夫的《大型諸兵種合成兵團的組織》和《根據世界大戰和國內戰爭經驗談戰略展開》等一批有價值的科學著作。

А.А.斯韋欽、А.Е.斯涅薩廖夫、М.В.伏龍芝、В.Ф.諾維茨基、А.А.涅茲納莫夫、М.Н.圖哈切夫斯基等人的名字被永遠載入學院史冊。В.К.特裏安達菲洛夫、М.Н.圖哈切夫斯基、Г.С.伊謝爾松及其他軍事思想家對武裝鬥爭的深刻形式進行了的科學研究具有重要意義,經過衛國戰爭檢驗的縱深進攻戰役理論今天仍是世界軍事科學之林中的一朵奇葩。

三十年代中期,由于爆發新的世界大戰的危險日益增加,擴充和加強蘇維埃武裝力量極其需要培養大量的高貭素高級指揮員,這一任務被賦予了1936年11月重建的工農紅軍總參學院,學院同時仍承擔研究現代軍事科學重要問題的任務。此時院長由基輔特別軍區參謀長Д.А.庫欽斯基擔任。學院內薈萃了當時蘇聯軍事科學界的全部精英、最優秀的教育家和教學法專家。138名指揮員成為第一批學員,其中有Л.А.戈沃羅夫、П.А.庫羅奇金、Г.К.馬蘭京、А.И.安東諾夫、И.Х.巴格拉米揚、А.М.華西列夫斯基、Н.Ф.瓦圖京這些後來的著名衛國戰爭將領。

1936-1941年,有5期學員從學院畢業。800多名受過高等教育的指揮員和高級參謀人員被充實到軍隊中去,他們構成了各戰役軍團、總參謀部、國防人民委員會各局指揮人員的骨幹力量,在衛國戰爭期間擔負起了領導這些部隊和機構的艱巨任務。

學院這一時期的勞動成果不僅在學院內發揮作用,還被紅軍戰役層次的指揮人員所使用。最有名的著作有Г.С.伊謝爾松的《新戰爭形式》(1940年),該書在研究西班牙內戰和1939年德波戰爭作戰經驗的基礎上,得出了關于戰爭發動方式和初期作戰形式的有益結論。1940年出版的《作戰詞典》具有重要的科學和實踐意義,直到60年代中期總參軍事學院編纂的《基本軍事術語詞典》問世之前,它都是軍事理論家和實踐家的參考資料。А.И.施特羅姆伯格(將軍)、А.В.基爾比奇尼科(將軍)、П.П.伊奧諾夫(旅長)、Б.П.傑普林斯基(旅長)、Н.И.特魯別茨基(旅長),Д.М.卡爾貝舍夫(師工程師)及其他學者則就各兵種的戰鬥和戰役使用問題著書立說。作者們的許多論點在衛國戰爭中得到了證實。學院完成了其主要任務。一個有力的證據是,衛國戰爭中蘇聯軍事學術取得了對德國戰略家的勝利,這一勝利的創造者們也是學院的畢業生。其中3人擔任過總參謀長:Б.М.沙波什尼科夫,А.М.華西列夫斯基,А.И.安東諾夫;1人擔任過總參作戰局長:С.М.什捷緬科;5人曾擔任方面軍司令:И.Х.巴格拉米揚,Н.Ф.瓦圖京,Л.А.戈沃羅夫,Г.Ф.扎哈羅夫,П.А.庫羅奇金;13人曾擔任方面軍和軍區參謀長,22人曾任集團軍司令,265人曾任師長,82人曾在總參謀部及方面軍、集團軍指揮機構任要職;63人榮獲“蘇聯英雄”稱號,而3人榮獲最高榮譽——勝利獎章,其中А.М.華西列夫斯基曾榮獲兩次。

戰爭年代,學院的工作一直處于緊張狀態,並按照經強化的大綱,對正規軍的需要迅速作出反應。學院在此期間特別重視培訓諸兵種高級指揮員。學院1942年4月9日易名為伏羅希洛夫高等軍事學院, 也體現了學院這一新的活動方向。戰爭年代,2000多名紅軍軍官和將軍在這裏接受了培訓。為了表彰學院所建立的功績,國家授予學院一級蘇沃洛夫勛章。

歷史

1917年二月革命時期,俄國各地成立了工人士兵代表蘇維埃和農民代表蘇維埃,作為勞動人民的政權機關,與當時的臨時政府並存。

蘇維埃

1917年11月7日(俄歷10月25日),俄國人民在B.И.列寧為首的布爾什維克黨領導下,推翻了地主資產階級政權,取得了十月革命的勝利。勝利的當天即召開了全俄蘇維埃第二次代表大會,通過了列寧起草的《告工人、士兵和農民書》,宣布全部政權歸蘇維埃。從此,蘇維埃成為俄國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權組織形式。十月革命勝利後,合並為工農兵蘇維埃,成為各級國家的權力機關。1934年改稱勞動者代表蘇維埃。

1917年11月~1918年3月,全國各地相繼建立了蘇維埃政權。1918年1月25日全俄蘇維埃第三次代表大會通過《被剝削勞動人民權利宣言》,宣布俄國為工兵農代表蘇維埃共和國。同年7月10日,全俄蘇維埃第五次代表大會通過的《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憲法(根本法)》(簡稱蘇俄憲法),確立了以蘇維埃為基礎的社會主義的政治製度。

1922年12月30日,蘇聯蘇維埃第一次代表大會通過了《聯盟條約》和《聯盟成立宣言》,宣告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成立。1924年1月31日,蘇聯蘇維埃第二次代表大會通過了《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憲法》(簡稱蘇聯憲法),確認蘇聯為統一的蘇維埃社會主義的聯盟國家。1934年蘇聯宣布剝削階級已經消滅,社會主義公有製經濟在國民經濟中已佔統治地位。1936年12月5日蘇聯蘇維埃第八次非常代表大會通過的蘇聯憲法,進一步完善了蘇維埃製度。

蘇維埃

1977年10月7日第九屆最高蘇維埃第七次非常會議通過蘇聯憲法。該憲法繼承前三部蘇聯憲法的思想和原則,宣布蘇聯已經建成發達的社會主義社會。憲法以專章規定了蘇聯的政治製度,宣布蘇聯是社會主義全民國家,代表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和國內各族勞動人民的意志和利益;規定蘇聯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人民代表蘇維埃,並規定蘇聯共產黨是蘇聯政治製度的核心。(註:蘇聯最高蘇維埃是蘇聯的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它的常設機構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

1988年12月以後,蘇聯多次修改憲法,其政治體製不斷變化,1989年,最高蘇維埃改作人民代表大會,由大會選舉了第一任總統。直至1991年底蘇聯解體,蘇聯解體後,蘇維埃這個權力機構已不存在。

主要作用

權利

其一,就權力來源看,議會民主製下的權力的合法性來自議會。政府或者直接由議會選舉產生,或者按議會通過的特定法律組成。也就是說,權力的產生是以承認和遵循現存的法律秩序為條件的。而蘇維埃則來自人民民眾的直接創舉,是直接的“奪權”,它是不承認現存的法律秩序的。在革命年代裏,歷史的發展和創造採取的是特殊的方法,即人民親自登上政治舞台,他們“不承認無論什麽人定出的任何法律和任何規章”,直接地使用暴力,實現政治自由,創立政權機關。世界上歷次革命都是如此。蘇維埃也不例外,它是在俄國革命中創造出來的政權機關,“這種政權就是專政”,“它不是依靠法律,不是依靠形式上的多數人的意志,而是直接依靠暴力”。

議會製

其二,在議會製下,人民選舉代表治理國家,管理國家事務。在蘇維埃製下,人民直接參與國家管理,這表現在:第一,國家的最高權力全部屬于人民,人民代表由人民選舉產生並可以隨時撤換;人民代表組成單一的人民議會,即單一的議院。第二,用全民的直接武裝代替脫離人民、同人民對立的機構即常備軍和警察;國家的秩序由武裝的工農自己來維持;工農武裝力量同人民保持著極密切的聯系。第三,官吏或者也由人民自己的直接政權取代,或者至少要接受特別的監督,變成不僅由人民選舉產生、而且一經人民要

求即可撤換的官吏;他們處于普遍的受托者的地位,從領取資產階級高薪和佔據肥缺的特權階層變為特殊“兵種”的工人。其報酬不超過熟練工人的一般工資。也就是說,在蘇維埃製度下,人民對官吏不僅有直接的選舉權,而且有隨時撤換的權力,官吏不再是一種特殊的職業,而是人皆可為的。這樣就保證了這個機構同民眾、同大多數人民的極密切的、不可分離的、容易檢查和更新的聯系,而這是以往國家所沒有的。也就是要“使所有的人暫時都變成‘官僚’,因而使所有的人都不能成為‘官僚’”。

蘇維埃

在社會主義條件下,“原始民主”的許多東西都必然會復活起來,人民民眾不僅獨立地參加投票和選舉,而且獨立地參加日常管理。“這樣,所有的人將輪流來管理,因此很快就會習慣于不要任何人來管理。”第四,議會製下,人民除了在選舉時或較少見的全民公決的情況下,一般是處在政治生活之外的。而蘇維埃則依靠它的層層組織把廣大勞動民眾組織起來並卷入政治領域,“它為先鋒隊即被壓迫工農階級中最有覺悟、最有毅力、最先進的部分提供了組織形式”,是被壓迫階級的先鋒隊用來發動、教育、訓練和領導這些階級廣大民眾的機構。

生產單位代表製

其三,針對議會民主製中地域代表製存在的弊端,列寧明確提出用蘇維埃的生產單位代表製代替之,即在蘇維埃製下,選舉單位和國家的基層組織不按地域劃分,而是按經濟和生產單位(工廠等)劃分的。這種選舉辦法可以使蘇維埃同各個行業和生產單位、經濟單位建立密切的聯系。此外,蘇維埃的多級選舉製也保證了廣大民眾與代表之間和政權機關的緊密聯系,因為勞動者與基層蘇維埃之間、基層蘇維埃與上級蘇維埃之間及各上下級蘇維埃之間存在著不可分割的相互依賴關系。

立法與執行結合

其四,蘇維埃“能夠把議會製的長處和直接民主製的長處結合起來,就是說,把立法的職能和執法的職能在選出的人民代表身上結合起來。同資產階級議會製比較起來,這是在民主發展過程中具有全世界歷史意義的一大進步”。巴黎公社已開始嘗試廢除立法權與行政權分立的議會製形式,目的是為了克服由這一形式產生的消極的一面。這種廢除是以人民可以隨時撤換、罷免自己的代表這一強有力的監督和製約手段為先決條件的。蘇維埃力圖繼承這一傳統。

新政權規定,蘇維埃不僅把立法權和對執行機關的監督權集中在自己的手裏,而且通過蘇維埃全體委員把直接的執行法律的職能也集中在了自己的手裏,以便逐步過渡到由全體勞動居民人人來履行立法和管理國家的職能。也就是說,蘇維埃代表要親自製定和通過法律,親自執行自己通過的法律,親自檢查實際執行的結果,親自對自己的選民直接負責。這便是列寧構想的作為“工作機構”而不是“清談館”的蘇維埃。

那麽在什麽意義上說它是“工作的”機構呢?第一,在經濟上,它的成員是工作者;第二,在政治上,不是“清談”,而是辦事情,不是分立,而是結合;第三,把立法職能和行政職能結合起來——向消滅國家過渡,就是說,處理國家事務的將不是一個或幾個特殊的機關,而是國家的全體成員。列寧認為,“現在必須把‘管理’和體力勞動結合起來,不僅有工廠勞動的換班,而且還有工廠勞動(農業勞動、一切體力勞動)和管理的彼此換班”。這是建立在另一種基礎即高級基礎上的“原始的”民主。

蘇維埃

居民享受權利和自由

其五,資產階級民主隻限于宣布形式上的全體公民一律平等的權利,例如集會、結社、出版的權利,至多也就是在一些最民主的資產階級共和國取消過這幾方面的全部立法限製。但實際上當局的實踐及勞動者所受的經濟奴役(這是主要的)總是使勞動者在資產階級民主製下不可能稍微地享受到權利和自由。

蘇維埃民主不是在形式上宣布權利和自由,而首先主要是讓居民中曾受資本主義壓迫的那些階級能實際地享受權利和自由。為此,“蘇維埃政權剝奪資產階級的房屋、印刷所和紙庫,並將它們全部交給勞動人民及其組織支配”。出版自由不再是假的,因為印刷所和紙張都從資產階級手裏奪過來了;最好的建築如宮殿、公館、地主宅邸等也是如此。蘇維埃政權把成千上萬座最好的建築物一下子從剝削者手裏奪過來,這就使民眾的集會更加民主百萬倍……它也因而使無產階級民主比任何資產階級民主要民主百萬倍,蘇維埃政權比最民主的資產階級共和國要民主百萬倍。

失敗原因

到底是什麽樣的原因導致蘇維埃失敗、蘇聯滅亡這個結局?這是有多方面原因的,不能簡單歸結為某一個原因或者某一個人的失誤。

客觀原因

首先,從社會歷史背景來看,俄羅斯這個國家有370年沙皇專製主義統治的傳統,它缺少資本主義民主憲政的實踐。沙皇專製的傳統,滲透到社會各個角落,對民眾有著深遠影響,對最革命的共產黨也有影響,這是客觀原因。

共產黨的領導問題

其次,沒有解決好共產黨如何領導蘇維埃的問題。列寧時期還有黨內民主,蘇維埃民主已經不充分,多黨合作的民主1920年以後已經不存在。如果能夠發展黨內民主、蘇維埃民主和多黨合作的民主,應該說蘇維埃不至于敗亡。最後,領導人個人的特點也起作用。如果列寧能夠多活20年,蘇維埃製度肯定不會變形、衰敗。列寧是彼得堡大學法律系畢業,又在西歐資本主義民主國家生活15年之久,還在俄國開創了社會主義民主製;而斯大林隻是神職學校中學未畢業的學生,長期從事地下革命鬥爭,多次被逮捕流放,作風粗暴,缺少民主思想,貪圖個人權力。

還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在民主資本主義國家,執政黨下台一般不會導致社會製度的變革,而在蘇聯和東歐的前社會主義國家,一旦執政的共產黨下台就產生了亡黨亡國亡製,那麽亡黨與亡國亡製之間有什麽必然的內在聯系嗎?,蘇聯亡黨以後就亡國亡製,表明這種國家和社會製度缺少廣大人民民眾的支持,跟人民民眾還沒有血肉的聯系。

它這種製度主要是靠一黨專政強力維系著,跟人民民眾沒有打成一片、融為一體,所以一旦黨垮台了,這種國家的政治、經濟製度都要垮台。隨後一個問題是:有人提出蘇聯很多領導人都嘗試進行改革,然而到戈爾巴喬夫這一代領導人執政的時候經濟改革失敗了,他一轉向搞政治製度改革,整座蘇維埃大廈就灰飛煙滅,全部崩塌了。

蘇維埃

政治體製問題

最後一個問題是,有人認為蘇聯劇變不是蘇維埃的失敗,而是背棄列寧建立的蘇維埃政權的結果。其理由是列寧、斯大林時期的蘇維埃是好的,黨政領導職務合一是任何民主國家的正常體製,而戈爾巴喬夫執政後推行錯誤路線才把蘇維埃政權搞垮了。

政治體製比政治路線更加重要。如果蘇聯實行的是民主共和的政治體製,如果蘇維埃是擁有實權的最高國家權力機關,那麽它就能夠糾正執政黨的錯誤路線。斯大林實行的並非一般的黨政領導職務合一,而是首創了集黨政軍三大權于一身的個人集權製、職務終身製和指定接班製等,從而把蘇維埃變成橡皮圖章、表決機器,甚至完全架空了。

所以,最後蘇維埃既無法糾正斯大林從1929年起長期推行的急于求成的“左“的路線錯誤,也無法糾正戈爾巴喬夫後期推行的右的路線錯誤。可見,背棄列寧建立的蘇維埃政權是從斯大林開始,到戈爾巴喬夫終結。因此,從蘇聯劇變應該汲取的首要教訓是要大力加快改革權力過度集中的政治體製,是要發展並擴大社會主義民主自由。有了民主自由,加上科學理論指導,就能形成正確的政治路線;有了科學和民主自由,即便政治路線錯了,也能及時得到糾正。正如鄧小平所指出的:“領導製度、組織製度問題更帶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和長期性。這種製度問題,關系到黨和國家是否改變顏色,必須引起全黨的高度重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