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維匯人

蘇維匯人,也稱蘇維比人蘇威皮人,古日耳曼人的一支,居住于萊茵河沿岸。驍勇善戰,每年從每個村鎮征召1000名戰士出外作戰,餘者從事生產,下一年兩部分人員輪換。因蘇維匯人時常遷徙,無固定領域,按塔西佗記載,從多瑙河到波羅的海沿岸整個東部日耳曼地區,被叫作蘇維比亞。羅馬帝國後期,蘇維匯人成為沖擊帝國邊境的一支力量。公元409年,一部分蘇維匯人同汪達爾人、阿蘭人一起經高盧侵入伊比利亞半島,在半島西北部建立了蘇維匯王國。公元585年,被西哥特人所征服。

  • 中文名稱
    蘇維匯人
  • 出外作戰
    每年從每個村鎮征召1000名戰士
  • 屬    性
    日耳曼人的一支
  • 國    籍
    蘇維比亞

蘇維匯人,也稱蘇維比人蘇威皮人,古日耳曼人的一支,居住于萊茵河沿岸。驍勇善戰,每年從每個村鎮征召1000名戰士出外作戰,餘者從事生產,下一年兩部分人員輪換。因蘇維匯人時常遷徙,無固定領域,按塔西佗記載,從多瑙河到波羅的海沿岸整個東部日耳曼地區,被叫作蘇維比亞。羅馬帝國後期,蘇維匯人成為沖擊帝國邊境的一支力量。公元409年,一部分蘇維匯人同汪達爾人、阿蘭人一起經高盧侵入伊比利亞半島,在半島西北部建立了蘇維匯王國。公元585年,被西哥特人所征服。

蘇維匯人,也稱蘇維比人蘇威皮人,是古日耳曼部落的一大部族,居住于萊茵河沿岸。尤裏烏斯·凱撒(Gaius Julius Caesar)在公元前58年討伐阿裏奧維司都斯(Ariovistus,日耳曼部落首領。本是高盧人花錢僱來的日耳曼部落,後來搶奪了高盧人的土地並定居下來)的戰役中,首次提及到蘇維匯人,"蘇威皮人正嘗試渡過萊茵河,領導他們的是奈蘇亞Nasua和欽百裏烏斯Cinberius兄弟兩人。" 支援他們的日耳曼人同族阿裏奧維司都斯,聯合對抗羅馬軍隊。凱撒認為,蘇維匯人是日耳曼諸部中最大、最驍勇善戰的一族。

蘇維匯人佔據了日耳曼諸部半數以上的土地,劃分成多個小的部落,並依據居住地命名各自的部落,但依舊統稱為蘇維匯人。 以至于蘇維匯人一度成為日耳曼人Germani的代名詞。

古代學者將蘇維匯人與他們的日耳曼同族相比較,認為他們到處遷徙,不事耕作。多個蘇維匯部落從波羅的海沿岸和易北河沿岸集攏過來,威脅萊茵河和多瑙河的羅馬前線要塞。羅馬帝國末期,居住于上日耳曼行省耕種什一稅地區(agri decuma tes)阿勒曼尼人(Alamani,蘇維匯人的一支)渡過萊茵河並佔領了阿爾薩斯Alsace一部,該地區至今仍稱為斯瓦比亞(Swabia, 位于今天的德國西南部)。另一支蘇維匯人入侵高盧行省,直達加拉西亞(Gallaecia,今天的西班牙西北部加利西亞地區Galicia),建立蘇維匯王國。延續170年,最終被西哥特王國(Visigothic Kingdom)兼並。

羅馬帝國滅亡後,位于原高盧行省的蘇維匯人由法蘭克王國管轄,居住于斯凱爾特河流域(Scheldt area)。

蘇維匯人《高盧戰記》

凱撒所寫的《高盧戰記》,記述他在高盧作戰的經過,敘事翔實精確,文筆清晰簡樸。凱撒羅馬共和國時代第一個親身深入到高盧西部和北部、到過不列顛和萊茵河以東的日耳曼地區、親眼目睹過當地的山川情勢和風俗人情的人,給我們留下的是當時的第一手資料。其記述的精確性,在後來塔西佗的《日耳曼尼亞志》等史料中得到印證。因此,《高盧戰記》又成為記述這些地區情況的最古老的歷史文獻,是研究原始社會和民族學的重要依據。

《高盧戰記》第四卷開篇,對蘇維匯人的風俗有較大篇幅的記述。原文如下:

"一、下一個冬天,即克耐猶斯·龐培(Gnaeius Magnus Pompeius,前三頭同盟之一)和馬古斯·克拉蘇斯(Marcus Licinius Crassus,前三頭同盟之一)任執政官的那一年(即公元前55年),日耳曼人中的烏西彼得斯族和登克德裏族,大批渡過了萊茵河。渡河的地方離開萊茵河所流入的那個海不遠。過河的原因是為了蘇威皮人(Suebi,即蘇維比人,下同)多年以來一直在侵擾他們,戰爭的威脅使他們連耕作都受到了阻礙。蘇威皮族是所有日耳曼人中最大、最驍勇善戰的一族,據說他們有一百個部(pagus,原意是指義大利一種按地區劃分的小自治單位。蘇維比人未必具有這種組織,凱撒在這裏使用類比的方法),每年都從每一個部征召一千名武裝人員到境外去作戰,其餘留在本土的,即從事生產,以維持自己和那些出征者的生活。同樣,下一年就輪到他們出去參加戰爭,再由上年服役的人回家生產。這樣,無論是種地還是作戰的方略和技術、都不會荒疏掉。他們中間沒有私有的、劃開的土地,也不允許停留在一個地方居住一年以上。他們不大吃糧食,生活大部分都依靠乳類和家畜,特別著重打獵。因而,由于食物的特點、日常的鍛煉,再加上生活的自由自在--從童年時代起,他們就不曾受過責任心和紀律的束縛,無論什麽違反本性的事情都沒勉強做過--使他們既增強了筋力,又發育得魁梧異常。而且他們還讓自己養成一種習慣,即那怕在最寒冷的地方,除了獸皮之外,什麽東西也不穿,同時又因獸皮的稀少,迫使他們不得不把身體的大部分都裸露在外面。他們就在河裏洗澡。

二、商販們所以能接近他們,主要是因為他們要把戰爭中虜掠來的東西賣給人家,而不是他們希望人家販運什麽商品進去。日耳曼人甚至連輸入的牲口都不用,不象高盧人那樣最喜歡收買牲口,肯出很高的價錢。日耳曼人寧願把他們在地出生的瘦小而又醜陋的牲口,加以經常的訓練,使它能擔得起最艱苦的勞動。在騎兵戰鬥中,他們常常從馬背上跳下來進行步戰,他們的馬訓練得能夠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以便在必要的時候他們可以很快地退回到它那邊去。用他們的習俗看起來,再沒有什麽事情比使用馬鞍更可恥,更軟弱無能。因而,不管他們自己人數多麽少,遇到使用鞍轡的敵人騎兵時,不管對方人數多麽多,都敢于對之沖擊。他們無論如何絕對不讓酒類輸入,相信人們會因它變得不耐勞苦,萎靡不振。

三、就國家而論,他們認為如果能讓自己的領土外圍有一圈愈大愈好的土地荒蕪著,是一件極可贊揚的事情,這表明有許多國家抵擋不住他們的威力。據說蘇威皮人的邊境,有一面大約有六百羅裏(mille passuum,羅馬人以五羅尺pes為一羅步passus,一千羅步為一羅裏。一羅尺合29.6cm,一羅步合149cm,一羅裏合1.49km)的土地,是斷絕人煙的。蘇威皮人的另外一面跟烏皮人(Vbii)接境,按照日耳曼人的標準,烏皮人也是一個很大而且很繁榮的國家,比起他們其餘的同族人來,要文明一些,因為他們的邊境緊接萊茵河,商人們常到他們那邊去,再加上因為與高盧毗鄰,不免逐漸染上高盧人的習俗。對這些烏皮人,蘇威皮人雖然也曾發動過好幾次戰爭,但因為這個國家人口多,力量大,無法把他們逐出自己的領土,雖說如此,還是把烏皮人逼得成為向自己納貢的屬國,大大削弱了烏皮人的聲譽和力量。"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