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洵

蘇洵

蘇洵(1009年5月22日—1066年5月21日),字明允,自號老泉,漢族,眉州眉山(今屬四川眉山)人。北宋文學家,與其子蘇軾、蘇轍並以文學著稱于世,世稱“三蘇”,均被列入“唐宋八大家”。

蘇洵擅長于散文,尤其擅長政論,議論明暢,筆勢雄健,著有《嘉祐集》二十卷,及《謚法》三卷,均與《宋史本傳》並傳于世。

  • 本名
    蘇洵
  • 字型大小
    字明允,自號老泉
  • 所處時代
    北宋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眉州眉山
  • 出生日期
    1009年5月22日
  • 逝世日期
    1066年5月21日
  • 主要作品
    《權書》、《衡論、《嘉佑集》
  • 主要成就
    唐宋八大家之一

人物生平

青年遊蕩

​北宋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出生于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蘇洵少時不好讀,由于父親健在,沒有養家之累,故他在青少年時代有點像李白和杜甫的任俠與壯遊,走了不少地方。

蘇洵蘇洵

北宋祥符九年(1016年),約于此年蘇洵開始讀書,學習斷句、作詩文但沒有學會就放棄了讀書。

北宋天聖六年(1027年),蘇洵與眉山大理寺丞程文應的女兒程氏結婚,程氏時年18歲。

北宋天聖六年(1028年),蘇洵尚未發奮讀書,終日嬉遊,不知有生死之悲。程夫人生長女但未滿一歲夭亡。

北宋天聖七年(1029年),蘇洵仍未發奮讀書,其父“縱而不問”。

北宋天聖八年(1030年),蘇洵遊成都,于重九日至玉局觀見青城山張仙師畫像,用身佩玉環換回安置于家中,每日旦起焚香禱告祈求得子,是年冬生長子景先。

發憤讀書

北宋明道元年(1032年),蘇洵母親史氏病故,葬于眉山縣修文鄉安道裏蘇氏祖墳。蘇洵第一次上歐陽內翰書說:“洵少年不學,生二十五歲始知讀書,從士君子遊。”時間實已太晚,何況一開頭的時候,態度又不很認真,仗著聰明,看看與他同輩的人,都不見得比自己高明,以為讀書沒有什麽難。但是到第一次應鄉試舉人,他卻不幸落第。這次失敗,使他痛自檢討,再搬出幾百篇自己的舊作細讀,不禁喟然嘆道:“吾今之學,乃猶未之學也!”憤然將這批舊稿,一把火燒個幹凈,決心取出《論語》、《孟子》、韓愈文來從頭再讀,繼續窮究詩書經傳諸子百家之書,貫穿古今。每日端坐在書齋裏,苦讀不休者達六、七年,並發誓讀書未成熟前,不寫任何文章。此時,蘇洵已二十七歲。所以歐陽修作墓志銘,張方平作墓表,史本傳皆言:“年二十七,始發憤讀書。”

生兒育女

北宋明道二年(1033年),老泉自序二十五歲,始知讀書。程夫人生次女。

北宋景佑二年(1035年),蘇洵發奮讀書,立下壯志。程夫人生幼女,因排行第八古稱“八娘”

北宋景佑三年(1036年),在家繼續發奮讀書。程夫人生次子蘇軾。兄長澹居家中,仲兄蘇渙為開封士曹官有兩子兩女。

北宋景佑四年(1037年),蘇洵去京師禮部考取進士,未被錄取。長兄澹病逝于家。

北宋景佑五年(1038年),蘇洵次年又舉茂才異等不中,返回家中,繼續閉門苦讀。長子景先年僅八歲而亡。

增廣見聞

北宋寶元二年(1039年),蘇洵居家竭力苦讀,考究古今治亂得失。程夫人生幼子蘇轍。是年蘇洵到閬州(現在的四川閬中縣)去探望在那兒做官的哥哥蘇渙,看到哥哥治理地方成績很好,頗受感動,不久東下出夔州巫峽,順流而到荊州(現在的湖北襄陽縣)一帶,遊學各地,結交有學問的師友,增加不少見聞和人生經驗。

北宋寶元三年(1040年),蘇洵經過五六年的刻苦研讀學問已成,仲兄蘇渙從開封士曹移任閬州通判。

教子讀書

北宋慶歷二年(1042年),蘇洵在家讀書考究古今治亂得失,並教授蘇軾讀書。是年蘇洵次妹病亡。

北宋慶歷三年(1043年),蘇洵送蘇軾入天慶觀北極院國小讀書,以道士張易簡為師。

北宋慶歷五年(1045年),蘇洵居家讀書,教授蘇軾。是年離家出外遊學,自眉州出發到嘉州,遊峨眉山,然後順流而下從夔州巫峽下荊諸,準備前往京師。程夫人在家教授蘇軾範滂專。

北宋慶歷七年到至和二年(1047年到1055年),蘇洵繼續居家讀書,考究古今治亂得失同時教授蘇軾和蘇轍讀書,年間蘇洵的幼女八娘在舅父(公公)家遭受虐待,蘇軾的表兄也就是八娘的丈夫助虐,憂憤而死,蘇洵蘇軾蘇轍與程浚及程之才斷絕來往。蘇洵也多次遠遊,和成都官員張平交好,張平曾向歐陽修舉薦蘇洵,未果。

三蘇遊京

北宋嘉祐初年(1056年),蘇洵帶二子進京應試,謁見翰林學士歐陽修。歐陽修很贊賞他的《衡論》、《權書》、《幾策》等文章,認為可與劉向賈誼相媲美,于是向朝廷推薦蘇洵。公卿士大夫爭相傳誦蘇洵,蘇洵文名因而大盛。在京期間,認識了保聰禪師,“予在京師,彭州僧保聰來求識予甚勤,及至蜀,聞其自京師歸,布衣蔬食以為其徒先,凡若啊年,而所居圓覺院大治。”

北宋嘉祐二年(1057年),二子同榜應試及第,轟動京師。

北宋嘉祐三年(1058年),宋仁宗召蘇洵到舍人院參加考試,蘇洵推托有病,不肯去應詔。

北宋嘉祐四年(1059年),蘇洵帶領全家乘船沿岷江而下,東出三峽,走水路進京,在豐都參觀了仙都觀,傳說這是陰長生升仙的地方,寫有《題仙都觀》詩憑吊這個仙人。

北宋嘉祐五年(1060年),經韓琦推薦,蘇洵被任命為秘書省校書郎,後為霸州文安縣主簿,後與陳州(今河南)項城縣令姚闢一同修撰禮書《太常因革禮》。

北宋嘉祐六年(1061年),七月,日蘇洵被任命為秘書省試校書郎,霸州文安縣主簿,是月命蘇洵去禮院與陳州項城縣令姚闢同修太常因革禮書,是月仲兄蘇渙出知漣水軍,未行提點利州路刑獄,蘇洵父子于西郊送別。八月蘇軾蘇轍參加製科考試及殿試。九月蘇軾被任命大理評事,蘇轍被任命秘書省校書郎。十一月蘇軾辭別父親去鳳翔赴任。

北宋志平三年(1066年),三月,《太常因革禮》編撰完成。蘇洵所著《易傳》尚未完成即病重,命子蘇軾述其志寫完《易傳》。四月二十五日病逝于京師,時年58歲。六月具官船載洵由蘇軾蘇轍扶護出都城,蘇軾妻王弗靈柩亦隨載而行,自汴入淮溯江而上抵江陵,十二月入峽延水路于第二年四月護喪還家,十月二子尊父命于其母合葬。

主要成就

散文

蘇洵的散文論點鮮明,論據有力,語言鋒利,縱橫恣肆,具有雄辯的說服力。歐陽修稱贊他“博辯宏偉”,“縱橫上下,出入馳驟,必造于深微而後止”(《故霸州文安縣主簿蘇君墓志銘》);曾鞏也評論他的文章“指事析理,引物托喻”,“煩能不亂,肆能不流”(《蘇明允哀詞》),這些說法都是比較中肯的。藝術風格以雄奇為主,而又富于變化。一部分文章又以曲折多變、紆徐宛轉見長。蘇洵在《上田樞密書》中也自評其文兼得“詩人之優柔,騷人之清深,孟、韓之溫淳,遷、固之雄剛,孫、吳之簡切”。他的文章語言古樸簡勁、凝煉雋永;但有時又能鋪陳排比,尤善作形象生動的妙喻,如《仲兄字文甫說》,以風水相激比喻自然成文的一段描寫,即是一例。

蘇洵的散文最突出的特點就是語言犀利,言必中時之過,對北宋社會的陰暗進行毫不留情的揭露和鞭撻;但同時在剖析問題嚴重性的過程中蘇洵又會巧妙地折轉筆鋒,淡化筆勢,改變文章節奏,緩和文章語氣,使人得以接受他的犀利與委婉,多體現于針砭時弊的文章中。

蘇洵的散文多為論辯文,據王水照《新選新註唐宋八大家書系》統計,蘇洵論辯文與雜文的比例為六比一,而字數之比為十比一,前者字數約有七萬字,後者則隻有七千字。論辯文必須把道理說深說透,使人沒有反駁的餘地。蘇洵為了達到這個要求,他毫不掩飾地承認自己對戰國縱橫家的愛好,說“吾取其術,不取其心”,即汲取縱橫家的雄辯手法,不學習他們的為人。縱橫家往往善于用對偶、排比等鋪張的手法,使文章氣勢磅礴,感情充沛,鋒芒所至,所向披靡,給人一種雄健、剛強的感覺,極具鼓動性。這一特點主要體現在一般的議論社會現象、歷史現象,或闡明個人見解的文章中。

蘇洵精于物理而善識權變。在他的論說文中,論點精深,說理透徹。他所發的議論,見人之所未見,發人之所未發。另一方面,他有高度駕馭語言的能力,把精深的道理用簡切的語言表達出來,把道理說得清晰明了。

蘇洵的文章,少或百字,多或千言,但不管文章內容多少,也不管是議政的還是議兵的,是議經的還是議史的,蘇洵都在文章的結構上,精心布局謀篇,因物賦形,構思出工整嚴謹而又富于變化的形體。他就像一位高明的建築大師,把文章的內容和形式有機地統一在一起,獨具匠心地設計出一幢幢風格各異的建築。

蘇洵文章的語言,字字珠璣,句句珍寶,既古樸凝練,又生動形象,妙語連篇,內涵豐富,讀了使人回味無窮。蘇洵論文,見解亦精闢。蘇洵提倡學習古文,反對浮艷怪澀的時文;主張文章應“有為而作”,“言必中當世之過”;強調文章要“得乎吾心”,寫“胸中之言”。他還探討了不同文體的不同寫法和共同要求。他特別善于從作品比較中品評各家散文的風格與藝術特色。

詩作

蘇洵作詩不多,擅寫五古,質樸蒼勁。宋人葉夢得評其詩“精深有味,語不徒發,正類其文”(《石林詩話》)。其《歐陽永叔白兔》《憶山送人》《顏書》《答二任》《送吳待製中復知潭州二首》等都不失為佳作,但總的成就遠遜于散文。

在宋代以多種版本流行的蘇洵著作,原版本大都散佚,今存的有北宋刊:《類編增廣老蘇先生大全文集》殘卷。通行本有《嘉祐集》《15卷、《四部叢刊》影宋鈔本。

譜學

蘇洵在譜學領域貢獻巨大,他創造了現代修譜方法之一的蘇氏譜例,影響巨大,時至今日仍然是許多地方和姓氏的修譜範例。其體平列,世序直陳,用表格的形式記述先祖世系。在表中人名下註出其仕宦、行跡、配偶、死葬、享年並依次書寫子孫後代,各代標明輩分。其譜例以五世為表,以宗法為則,詳近而略遠,尊近而貶遠,主張睦族、恤族、化俗。其特點是篇幅大,記載內容多。蘇氏譜例與歐陽修創立的另一譜例一道,被世人稱為“歐蘇譜例”。

軼事典故

信奉道教

道教則是中國土生土長之宗教,產生于東漢,到南北朝經陸修靜、陶弘景的改造,由民間道教發展為成熟的官方道教,受到統治者的歡迎和支持,到唐宋也發展到了頂峰。

宋承唐製,是一個重儒、崇道的時代。以道教為例,北宋崇道以真宗、徽宗二朝為盛。宋真宗時期,階級矛盾、民族矛盾和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都比較尖銳,真宗為了掩蓋矛盾,粉飾太平,便以神道設教,于是天書屢降,東封西祀,大建宮觀,普度道士,整理道教經籍,編集道教事跡,提高道士地位,掀起了北宋時期的第一次崇道熱潮。真宗的崇道活動對宋代道教的普及和發展起了巨大的作用。《長編》卷70載:"道教之行,時罕習尚,惟江西、劍南人素崇重。及時,天下始遍有道像矣。"由于真宗的過度崇道,浪費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招致眾人的非議,所以自仁宗起,接連幾位皇帝都採取了一些抑製政策,道教的發展由此處于一種停滯狀態。宋徽宗即位以後,道教的勢力又迅速膨脹起來,形成了北宋的第二次崇道高潮。徽宗崇道的主要內容是設定道官、道階,建立道學,大修宮觀,整理、刊印道教經籍以及改僧為道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一些道教經典,如《道德經》、《庄子》、《列子》等,都成為科舉考試的內容,是否精通道經,有時就決定了其在科考中的成敗,因此,一些州學生,紛紛要求轉入道學。官員在仕途中的升黜,也取決于其對道教的態度,崇道則賞,抑道則罰。這看來很荒唐,但卻是當時的事實。

由些可見兩次崇道對北宋文人學子的影響是多麽巨大。蘇洵親身經歷了北宋的第一次崇道高潮,不會不受到其影響,此契機之一也。

其二,蘇洵出生並成長于四川眉山。而四川是漢代民間道教的發源地。漢中、巴蜀一帶,很早就好《老子》及仙道,敬重鬼妖,巫風強勁。四川還出了不少的道家道教學者,其中較著名的有東漢成都嚴遵和楊雄。嚴遵隱居不仕,以卜筮為業,好老庄,專精《大易》,著有《老子指歸》,"為道書之宗"。楊雄自幼好學,博覽群書,出仕作過官,曾從嚴遵學習,思想上受道家影響很深,著作有《太玄》、《法言》等。五代後蜀有彭曉,永康人(今重慶),少通儒典,仕于後蜀。他性喜道術,後度為飛鶴山道士,著有《周易參同契分章通真義》以闡述《參同契》要旨,"使埋沒了八百年之久的《周易參同契》"又"流傳于世。"2除此之外,四川的成都--眉山一帶在唐末五代就是文化、刻書中心之一,所刻多陰陽、佔夢、九宮、相宅之類與道教有關的術數書。蘇軾指出當時:"士大夫至以佛老為聖人,鬻書于市者,非庄老之書不售也"4大概主要就四川情況而言吧。

蘇洵信奉道,其外在表現是遊道觀,交道士,舍心愛之物為死去的親人祈冥福等;其內在表現則體現了其文學藝術和政治思想之中,蘇洵的文學創作過程論受啓于《庄子》,他的文學作品涉及到道教的仙話傳奇,靈驗故事,宮觀勝境等,其政治思想從淵源、重要觀點到語言文字無不留下道家的痕跡。蘇洵的文學作品和政治思想中涉及佛教的比較少見,受道家道教的影響卻十分明顯。

蘇軾在《子由生日,以檀香觀音像及新合印香銀篆盤為壽》一詩中寫道:“君少與我師皇墳,旁資老聘釋迦文。”說的是蘇軾蘇轍兄弟慶歷年間在家以父為師時的事情,可見蘇洵對道釋經籍是有所研讀的,不僅如此,還讓兒子也一起讀。更給兩個愛子請了個道士當老師,蘇軾、蘇轍一生思想深受張易簡影響。但若結合父親蘇洵的經歷與所存詩文來看, 很難說他是一個佛教徒。蘇洵曾寫過自己的崇道事跡: “ 洵自少豪放, 嘗于天聖庚午( 公元1 0 3 0年) 重九玉局觀無礙子肆中見一畫像,筆法清奇。雲乃張仙也, 有禱必應, 因解玉環易之。洵尚無嗣, 每旦露香以告, 逮數年乃得軾, 又得轍, 性皆嗜書。乃知真人急于接物, 而無礙之言不吾誣也。故識 其 本末, 使 異 時 子 孫求讀書種者, 于 此加敬焉。 ”張仙是眉州人, 《 眉山縣志》 中加註: “ 張仙, 指唐眉山人張遠霄, 曾師事陸修靜, 後居邛崍崇真觀,觀中有石刻像, 相傳有求嗣者, 禱之則應。 ” 在後來的傳說中, 張仙又稱送子張仙, 是道教傳說中能賜人子嗣的神仙。

蘇軾在《張白雲詩跋》中說:“張俞,少愚,西蜀隱君子也。與予先君遊居岷山下……”張俞的事跡在王稱的《東都事略》中有傳,“張俞,字少愚,少嗜書,好為詩,……俞為人不妄憂喜,性淳情澹,有超然遠俗之志。”朝廷曾六次下詔要其出仕,“卒不起,遂隱居青城山之白雲溪。”按青城山白雲溪是著名道教學者杜光廷晚年所居之地,文彥博治蜀時安排張俞居住白雲溪,顯然是張俞對道教有特別興趣的原因,蘇洵與他交遊,道家道教大概是其交談內容之一。

嘉祐四年蘇洵帶領全家乘船沿岷江而下,東出三峽,走水路進京,在豐都參觀了仙都觀,傳說這是長生升仙的地方,寫有《題仙都觀》詩憑吊這個仙人。

認墨為糖

蘇洵發憤讀書後,讀書的態度和以前迥然不同。相傳有一年的端午節,程夫人看他一直待在書房裏,連早餐也忘了,特地剝了幾隻粽子,連一碟白糖,送去書房,沒有打他便悄悄地走開了!近午時分,收拾盤碟時,發現粽子已經吃完,糖碟原封未動,然而卻在硯台的四周,殘留下不少的糯米粒,蘇洵的嘴邊,也是黑白斑斑,黑的是墨,白的是糯米粒,原來蘇洵隻顧專心讀書,把硯台當成糖碟,蘸在粽子上的,是墨不是糖。

編寫族譜

蘇渙問蘇洵:“三弟啊,你遊歷了那麽多的名山大川,能不能寫點文章,讓我看看這紙上山川如何雄秀奇美啊?”這一下真的把蘇洵難住了,他覺得滿肚子都是錦綉河山,卻不知如何將它吐到紙上,想畫畫不成,想寫寫不出,急得他滿頭是汗。蘇渙見狀一笑,略轉話題:“三弟,你別著急。哥哥我有一件心願,想請三弟幫助圓了。”蘇洵忙問:“什麽心願?”“我們蘇家先人原是很有一些來歷的,可自大唐以來,我們隻知眉州刺史蘇味道是我們的先人,往後就語焉不詳了。從下往上推,也隻知道祖父叫蘇杲、曾祖叫蘇祜。三弟既然喜歡周遊,何不找些老人聊聊,再去查查別人的族譜,把我們蘇家族譜編出來呢?”蘇渙慢慢說道。蘇洵一聽,覺得這件事做起來蠻有意思,便一口應諾下來。眉山的程家、史家都是親戚,蘇洵一經詢問,他們都拿出族譜和先人的往來書信,再加上眉州府裏還有些陳年案卷,很快蘇洵便追根溯源,查到了唐朝刺史蘇味道的名字,可惜這位先人事跡,讓他看了臉上發燙。再往前,查到了漢代的蘇建和蘇嘉、蘇武、蘇賢三兄弟,還有先秦的蘇秦和蘇公。這時蘇洵的興趣越來越濃,為了弄明這些人的來歷,他為自己列下了長長的書單,把《史記》、《漢書》、還有更早的《左傳》、《國語》、《戰國策》都羅列到床前案頭,讀了個通透,一直讀到二哥“丁憂”期滿,離家上任,這時的蘇洵已是欲罷不能,他發現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必須發憤讀書,才能將心中所思,形諸文字——這年他已二十八歲。

焚稿奮發

有一天,蘇洵在書房裏整理他以前寫的書稿時,發現了自己的不足,因為連自己也感到不滿意,又怎能讓它們在世上流傳呢?于是他將這數百篇書稿統統抱出屋去,放在一個空地上,點上一把火,化為灰燼。他之所以這樣做,正是為了堅定從頭做起的決心。焚稿後,他如同放下一個沉重的包袱,更加輕松愉快地刻苦學習了。蘇洵有時在家閉門苦讀,有時奔走四方,求師訪友,一年到頭忙個不停,以致後來他兩個兒子的學習要靠他妻子教導。經過二十多年的努力奮鬥,蘇洵已經閱讀了大量的書籍,既精通《五經》和諸子百家學說,又同時對古今是非成敗的道理進行探討,使自己具有了淵博的知識和驚人的才智,再寫起文章來,往往到了“下筆頃刻數幹言”的程度。他寫了許多有研究價值的論文,受到了家鄉學者的傾慕,他自己也真正體會到成功的樂趣。

父子成名

北宋嘉佑二年(1057年),翰林學士歐陽修知貢舉,梅聖俞參與其事。他們看了蘇軾的試卷,“以為異人”;對蘇轍也頗欣賞,“亦以謂不忝其家”,于是兄弟倆同第進士高等。蘇軾當時二十二歲,蘇轍十九歲。由于蘇氏兄弟一起高中,還曾引起一場風波,落第的考生們有表示不服的,甚至怨謗紛紛。但三蘇卻因此很快的成名了。蘇轍兄弟就正是這樣在“士人”的“怨謗”中脫穎而出。這時歐陽修又特別贊賞蘇洵的文章,譽為“孫卿子之書”,並獻諸朝廷。于是,“一日父子隱然名動京師,而蘇氏文章遂擅天下”。許多考生,爭讀他們的文章,甚至學習他們樸實高古的風格。當時有諺語說:“蘇文生,吃菜根;蘇文熟,吃羊肉。”是說精熟三蘇的文章,就能登科及第,享有富貴,足見三蘇文章受世人重視的程度。據說,蘇轍兄弟登科時,蘇洵對兩個兒子以一舉成功,而自己卻曾是科場的敗將,有所感觸道:“莫道登科易,老夫如登天,莫道登科難,小兒如拾芥。”

個人作品

詩作:《雲興于山》《有驥在野》《有觸者犢》《朝日載升》《我客至止》、《歐陽永叔白兔》《憶山送人》《顏書》《答二任》《送吳待製中復知潭州二首》等。

散文:《顏書四十韻》《六國論》《管仲論》《辨奸論》等。

文集:《權書》《衡論》《嘉祐集》《類編增廣老蘇先生大全文集》殘卷。通行本有《四部叢刊》影宋鈔本、《嘉祐集》15卷。

家族成員

關系姓名
父親
蘇序
妻子
程氏,眉山富豪程文應之女。
女兒
蘇八娘,亦稱蘇小妹。
兒子
蘇軾,字子瞻,又字和仲,號東坡居士,贈太師,謚文忠。
兒子
蘇轍,字子由,自號潁濱遺老,謚號文定。

後世紀念

墓地

蘇洵墓,別名蘇墳山,位于四川眉山市東坡區土地鄉公益村西。為蘇洵及夫人程氏、蘇軾原配夫人王弗的墓地。始建于宋代,清嘉慶年間進行過大修。歐陽修《蘇洵墓志銘》中有“蘇君,諱洵,字明允……葬于彭山之安鎮鄉可龍裏。”早在北宋嘉祐二年(1057),蘇洵為葬亡妻程氏,便在武陽縣(屬眉州)東北安鎮鄉可龍裏的“老翁井”側面,距“老翁井”僅十餘步的地方尋得墓地。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蘇軾的前妻王弗病逝于京師,1066年蘇洵亦病逝于京城。蘇軾、蘇轍扶柩歸蜀,將蘇洵、王弗葬于此。蘇軾《亡妻墓志銘》載:“(王弗)葬于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

三蘇祠

三蘇祠位于四川省眉山市城西,是中國著名文學家蘇洵、蘇軾、蘇轍的故居。原為五畝庭院,元代改宅為祠,明末毀于兵火,清康熙四年(1665)在原址摹擬重建。經歷代增修擴建,現佔地86畝。祠內供奉陳列有三蘇及子孫、女眷塑像,還供奉有眉山始祖蘇味道畫像和列代先祖牌位;有木假山堂、古井、洗硯池、荔枝樹等蘇家遺跡;有三蘇祠沿革展、碑廊蘇軾手跡刻石80多通,宋、明、清、民國碑約30通。

館內收藏有上萬件有關三蘇的文獻資料和文物,是蜀中最負盛名的人文景觀。2007年,中共眉山市委、眉山市人民政府投巨資,新增東園碑廊、三蘇紀念館(生平陳列館)、旅遊接待中心等,面積新增20餘畝,總面積總計約104畝。生平陳列展廳面積由原300多平方米,增至約3000多平方米。

蘇洵公園

蘇洵公園于2013年正式開工建設。

該項目總用地144.3畝,總投資約6108萬元,是以人物紀念展示為主,兼具生態文化、市民健身、休閒運動的多功能城市綜合公園,以鮮明的文化主題為特色,公園建成後將起到深化地域內涵,提升城市知名度,改善生活環境質量,保護生態環境等重要作用。

人物評價

“看何等淵谷。若大河深溪,雖有勇者,如不善水,無由跳越。此等皆書生欺人之談。”毛澤東評)

“其文言當世之要,頗喜言兵”。“指事析理,引物托喻”,“煩能不亂,肆能不流”曾鞏評)

“博辯宏偉”,“縱橫上下,出入馳驟,必造于深微而後止”歐陽修評)

“精深有味,語不徒發,正類其文”葉夢得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