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曼殊

蘇曼殊

蘇曼殊(1884~1918年),近代作家、詩人、翻譯家,廣東香山縣(今廣東省珠海市瀝溪村)人。原名戩,字子谷,學名元瑛(亦作玄瑛),法名博經,法號曼殊,筆名印禪、蘇湜。光緒十年(公元1884年)生于日本橫濱,父親是廣東茶商,母親是日本人。

蘇曼殊一生能詩擅畫,通曉日文、英文、梵文等多種文字,可謂多才多藝,在詩歌、小說等多種領域皆取得了成就,後人將其著作編成《曼殊全集》(共5卷)。作為革新派的文學團體南社的重要成員,蘇曼殊曾在《民報》、《新青年》等刊物上投稿,他的詩風"清艷明秀",別具一格,在當時影響甚大。

  • 中文名
    蘇曼殊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廣東香山人
  • 出生日期
    1884年
  • 逝世日期
    1918年5月2日
  • 職業
    詩人、作家、畫家、翻譯家

人物簡介

​蘇曼殊(1884~1918年),近代作家、詩人、翻譯家,廣東香山(今廣東省珠海市瀝溪村)人。原名戩,字子谷,學名元瑛(亦作玄瑛),法名博經,法號曼殊,筆名印禪、蘇湜。光緒十年(公元1884年)生于日本橫濱,父親是廣東茶商,母親是日本人。

蘇曼殊蘇曼殊

1903年蘇曼殊留學日本,曾在東京早稻田大學預科,成城學校等處就讀,並利用假期到泰國、斯裏蘭卡等國遊歷,在日本期間,參加過中國留學生的愛國組織革命團體青年會和拒俄義勇隊,傾向于民主革命。學成後回國,任上海《國民日報》的翻譯,不久即于惠州出家為僧。1907年赴日組織亞洲和親會,公然反抗帝國主義,後與魯迅等人合辦雜志《新生》,但未成功,此後遠赴爪哇。辛亥革命後歸國,對現實悲觀失望。

1918年5月2日,蘇曼殊在上海病逝,年僅35歲。

南懷瑾中國佛教發展史略》:“在民國初年以迄現在,由章太炎先生與“南社”詩人們烘托,擅長鴛鴦蝴蝶派的文字,以寫作言情小說如《斷鴻零雁記》等而出名,行跡放浪于形骸之外,意志沉湎于情欲之間的蘇曼殊,實際並非真正的出家人。他以不拘形跡的個性,在廣州一個僧寺裏,偶然拿到一張死去的和尚的度牒,便變名為僧。從此出入于文人名士之林,名噪一時,誠為異數。好事者又冠以大師之名,使人淄素不辨,世人就誤以為僧,群舉與太虛、弘一等法師相提並論,實為民國以來僧史上的畸人。雖然,曼殊亦性情中人也。”

文學成就

他的詩作現存約百首,多數為七絕,內容多是感懷之作,這種傾向在辛亥革命後詩作中體現得尤為明顯。在藝術上他受李商隱的影響,詩風幽怨凄惻,彌漫著自傷身世的無奈與感嘆,《東居雜詩》、《何處》等皆是這類詩的代表。然而在蘇曼殊詩歌創作的早期仍有一部分風格與後期迥異的作品,如《以詩並畫留別湯國頓》二首所體現的愛國熱情表現方式蒼勁悲壯,與一般詩歌有區別。另外蘇曼殊還創作了一部分風景詩,這些詩基調輕松,色彩鮮明,極富形象化,宛如一幅畫卷,清新之氣撲面而來,具有較高的藝術性,代表作有《過蒲田》、《淀江道中口佔》等。

蘇曼殊蘇曼殊

除詩歌外,蘇曼殊還翻譯過《拜倫詩選》和法國著名作家雨果的名著《悲慘世界》,在當時譯壇上引起了轟動。此外,蘇曼殊自己也從事小說的創作,從1912年起他陸續創作而成的小說有《斷鴻零雁記》、《絳紗記》、《焚劍記》、《碎簪記》、《非夢記》等6種,另有《天涯紅淚記》僅寫成兩章,未完。這些作品都以愛情為題材,展示了男女主人公的追求與社會阻撓間的矛盾沖突,作品多以悲劇結尾,有濃重的感傷色彩。蘇曼殊註重對主人公心理的矛盾揭示,實際是其內心痛苦掙扎的真實寫照。行文清新流暢,文辭婉麗,情節曲折動人,對後來流行的鴛鴦蝴蝶派小說產生了較大影響。

部分詩作

七絕  本事詩

【注解】: 原註:日本尺八與洞簫少異,其曲名有《春雨》者,殊凄惘。日僧有專吹尺八行乞者。

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

蘇曼殊

〖七絕·過若松町有感示仲兄〗

契闊死生君莫問,行雲流水一孤僧。

無端狂笑無端哭,縱有歡腸已似冰。

〖七絕·以詩並畫留別湯國頓〗

蹈海魯連不帝秦,茫茫煙水著浮身。

國民孤憤英雄淚,灑上鮫綃贈故人。

〖七絕·以詩並畫留別湯國頓〗

海天龍戰血玄黃,披發長歌覽大荒。

易水蕭蕭人去也,一天明月白如霜。

〖七絕·淀江道中口佔〗

孤村隱隱起微煙,處處秧歌競插田。

羸馬未須愁遠道,桃花紅欲上吟鞭。

莫愁湖寓望

清涼如美人,莫愁如明鏡。終日對凝妝,掩映萬荷柄。

柬法忍

來醉莖深露,胭脂畫牡丹。落花深一尺,不用帶蒲團。

南樓寺懷法忍

萬物逢搖落,姮娥耐九秋。縞衣人不見,獨上寺南樓。

為玉鸞女弟繪扇

日暮有佳人,獨立瀟湘浦。疏柳盡含煙,似憐亡國苦。

彥居士席上贈歌者賈碧雲

一曲凌波去,紅蓮禮白蓮。江南誰得似,猶憶李龜年

佳人

佳人名小品,絕世已無儔。橫波翻瀉淚,綠黛自生愁。

舞袖傾東海,纖腰惑九洲。傳歌如有訴,餘轉雜箜篌。

住西湖白雲禪院

白雲深處擁雷峰,幾樹寒梅帶雪紅。

齋罷垂垂渾入定,庵前潭影落疏鍾。

晨起口佔 

蘇曼殊

一爐香篆裊窗紗,紫燕尋巢識舊家。

莫怪東風無賴甚,春來吹發滿庭花。

花朝

江頭青放柳千條,知有東風送畫橈。

但喜二分春色到,百花生日是今朝。

春日

好花零落雨綿綿,辜負韶光二月天。

知否玉樓春夢醒,有人愁煞柳如煙

遲友

雲樹高低迷古墟,問津何處覓長沮?

魚郎引入林深處,輕叩柴扉問起居。

代柯子柬少侯

小樓春盡雨絲絲,孤負添香對語時。

寶鏡有塵難見面,妝台紅粉畫誰眉?

〖東來與慈親相會,忽感劉三、天梅去我萬裏〗

九年面壁成空相,萬裏歸來一病身。

淚眼更誰愁似我,親前猶自憶詞人。

【注解】: 原題:東來與慈親相會,忽感劉三、天梅去我萬裏,不知剃泗之橫流也

代河合母氏題 曼殊畫譜

月離中天雲逐風,雁影凄涼落照中。

我望東海寄歸信,兒到靈山第幾重?

西湖韜光庵夜聞鵑聲柬劉三

劉三舊是多情種,浪跡煙波又一年。

近日詩腸饒幾許?何妨伴我聽啼鵑。

〖久欲南歸羅浮不果,因望不二山有感, 聊書〗

【注解】: 原題:久欲南歸羅浮不果,因望不二山有感, 聊書所懷,寄二兄廣州,兼呈晦聞、哲夫、秋枚三公滬上

寒禽衰草伴愁顏,駐馬垂楊望雪山。

遠遠孤飛天際鶴,雲峰珠海幾時還?

柬金鳳兼示劉三

玉砌孤行夜有聲,美人淚眼尚分明。

莫愁此夕情何限?指點荒煙鎖石城。

生天成佛我何能?幽夢無憑恨不勝。

多謝劉三問訊息,尚留微命作詩僧。

本事詩

無量春愁無量恨,一時都向指間鳴。

我亦艱難多病日,哪堪重聽八雲箏。

丈室番茶手自煎,語深香冷涕潸然。

生身阿母無情甚,為向摩耶問夙緣。

碧玉莫愁身世賤,同鄉仙子獨銷魂。

袈裟點點疑櫻瓣,半是脂痕半淚痕。

淡掃蛾眉朝畫師,同心華髻結青絲。

一杯顏色和雙淚,寫就梨花付與誰?

愧向尊前說報恩,香殘玦黛淺含顰。

卿自無言儂已會,湘蘭天女是前身。

春水難量舊恨盈,桃腮檀口坐吹笙。

蘇曼殊

華嚴瀑布高千尺,不及卿卿愛我情。

烏舍凌波肌似雪,親持紅葉屬題詩。

還卿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剃時!

相憐病骨輕于蝶,夢入羅浮萬裏雲。

贈爾多情詩一卷,他年重拾石榴裙。

九年面壁成空相,持錫歸來悔晤卿。

我本負人今巳矣,任他人作樂中箏。

遊不忍池示仲兄

白妙輕羅薄幾重,石欄橋畔小池東。

胡姬善解離人意,笑指芙渠寂寞紅。

〖調箏人將行,出綃屬繪《金粉江山圖》,題〗

【注解】: 原題:調箏人將行,出綃屬繪《金粉江山圖》,題贈二絕

乍聽驪歌似有情,危弦遠道客魂驚。

何心描畫閒金粉,枯木寒山滿故城。

送卿歸去海潮生,點染生絹好贈行。

五裏徘徊仍遠別,未應辛苦為調箏。

〖過若松町有感示仲兄〗

孤燈引夢記朦朧,風雨鄰庵夜半鍾。

我再來時人已去,涉江誰為採芙蓉?

〖失題二首〗

禪心-任蛾眉妒,佛說原來怨是親。

雨笠煙蓑歸去也,與人無愛亦無嗔。

斜插蓮蓬美且鬈,曾教粉指印青編。

此後不知魂與夢,涉江同泛採蓮船。

〖水戶觀梅有寄〗

偷嘗天女唇中露,幾度臨風拭淚痕。

日日思君令人老,孤窗無語正黃昏。

〖西京步楓子韻〗

生憎花發柳含煙,東海飄蓬二十年。

懺盡情禪空色相,琵琶湖畔枕經眠。

〖落日〗

落日滄波遠島濱,悲笳一動獨傷神。

誰知北海吞氈日,不愛英雄愛美人。

〖讀晦公見寄七律〗

收拾禪心侍鏡台,沾泥殘絮有沉哀。

湘弦灑遍胭脂淚,香火重生劫後灰。

〖題《雪萊集》(原譯《師梨集》)〗

誰贈雪萊一曲歌?可憐心事正蹉跎。

琅玕欲報從何報?夢裏依稀認眼波。

〖寄廣州晦公〗

忽聞鄰女艷陽歌,南國詩人近若何?

欲寄數行相問訊,落花如雨亂愁多。

〖過莆田〗

柳陰深處馬蹄驕,無際銀沙逐退潮。

茅店冰旗知市近,滿山紅葉女郎樵。

〖過平戶廷平誕生處〗

行人遙指鄭公石,沙白松青夕照邊。

極目神州餘子盡,袈裟和淚落碑前。

〖題《擔當山水冊》〗

一代遺民痛劫灰,聞師陡聽笑聲哀。

滇邊山色俱無那,迸入蒼浪潑墨來。

〖題《拜倫集》〗

秋風海上巳黃昏,獨向遺篇吊拜倫。

詞客飄蓬君與我,可能異域為招魂?

〖步元韻敬答雲上人〗

諸天花雨隔紅塵,絕島飄流一病身。

多少不平懷裏事,未應辛苦作詞人。

舊遊如夢劫前塵,寂寞南州負此生。

多謝素書珍重意,憐儂憔悴不如人。

公子才華迥絕塵,海天廖闊寄閒身。

春來夢到三山未,手摘紅櫻拜美人。

〖束裝歸省,道出泗土,會故友張君雲雷亦歸〗

【注解】: 原題:束裝歸省,道出泗土,會故友張君雲雷亦歸漢土,感成此絕

範滂有母終須養,張儉飄伶豈是歸。

萬裏征程愁入夢,天南分手淚沾衣。

東居十九首

卻下珠簾故故羞,浪持銀燭照梳頭。

玉階人靜情難訴,悄向星河覓女牛。

流螢明滅夜悠悠,素女嬋娟不耐秋。

相逢莫問人間事,故國傷心隻淚流。

羅襦換罷下西樓,豆蔻香溫語不休。

說到年華更羞怯,水晶簾下學箜篌。

翡翠流蘇白玉鉤,夜涼如水待牽牛。

知否去年人去後,枕函紅淚至今流。

異國名香莫浪偷,窺簾一笑意偏幽。

明珠欲贈還惆悵,來歲雙星怕引愁。

碧闌幹外夜沉沉,斜倚雲屏燭影深。

看取紅酥渾欲滴,鳳文雙結是同心。

秋千院落月如鉤,為愛花蔭懶上樓。

露濕紅渠波底襪,自拈羅帶淡蛾羞。

折得黃花贈阿嬌,暗抬星眼謝王喬。

輕車肥犢金鈴響,深院何人弄碧簫?

碧沼紅蓮水自流,涉江同上木蘭舟。

可憐十五盈盈女,不信盧家有莫愁。

燈飄珠箔玉箏秋,幾曲回闌水上樓。

猛憶定庵哀怨句:“三生花草夢蘇州”。

人間天上結離憂,翠袖紅妝獨倚樓。

凄絕蜀楊絲萬縷,替人惜別亦生愁。

六幅瀟湘曳畫裙,燈前蘭麝自氤氳。

扁舟容與知無計,兵火頭陀淚滿樽。

銀燭金杯映綠紗,空持傾國對流霞。

酡顏欲語嬌無力,雲髻新簪白玉花

蟬翼輕紗束細腰,遠山眉黛不能描。

誰知詞客蓬山裏,煙雨按台夢六朝。

胭脂湖畔紫騮驕,流水棲鴉認小橋。

為向芭蕉問訊息,朝朝紅淚欲成潮。

珍重嫦娥白玉姿,人天攜手兩無期。

遺殊有恨終歸海,睹物思人更可悲。

誰憐一闋斷腸詞,搖落秋懷隻自知。

況是異鄉兼日暮,疏鍾紅葉墜相思。

槭槭秋林細雨過,天涯飄泊欲何之。

空山流水無人跡,何處蛾眉有怨詞。

蘭蕙芬芳總負伊,並肩攜手納涼時。

舊廂風月重相憶,十指纖纖擘荔枝。

吳門十一首

江南花草盡愁根,惹得吳娃笑語頻。

獨有傷心驢背客,暮煙疏雨過閶門。

碧海雲峰百萬重,中原何處托孤蹤?

春泥細雨吳趨地,又聽寒山夜半鍾。

月華如水浸瑤階,環佩聲聲擾夢懷。

記得吳王宮裏事,春風一夜百花開。

姑蘇台畔夕陽斜,寶馬金鞍翡翠車。

一自美人和淚去,河山終古是天涯。

萬戶千門盡劫灰,吳姬含笑踏青來。

今日已無天下色,莫牽麋鹿上蘇台!

水驛山城盡可哀,夢中衰草鳳凰台。

春色總憐歌舞地,萬花繚亂為誰開?

年華風柳共飄瀟,酒醒天涯問六朝。

猛憶玉人明月下,悄無人處學吹簫。

萬樹垂楊任好風,斑騅西向水田東。

莫道碧桃花獨艷,淀山湖外夕陽紅

平原落日馬蕭蕭,剩有山僧賦《大招》。

最是令人凄絕處,垂虹亭外柳波橋。

碧城煙樹小彤樓,楊柳東風系客舟。

故國已隨春日盡,鷓鴣聲急使人愁。

白水青山未盡思,人間天上兩霏微。

輕風細雨紅泥寺,不見僧歸見燕歸。

海上八首

綠窗新柳玉台旁,臂上猶聞菽乳香。

畢竟美人知愛國,自將銀管學南唐。

軟紅簾動月輪西,冰作闌幹玉作梯。

寄語麻姑要珍重,鳳樓迢遞燕應迷。

水晶簾卷一燈昏,寂對河山叩國魂。

隻是銀鶯羞不語,恐防重惹舊啼痕。

空言少據定難猜,欲把明珠寄上才。

聞道別來餐事減,晚妝猶待小鬟催。

綺陌春寒壓馬嘶,落紅狼藉印苔泥。

庄辭珍貺無由報,此別愁眉又復低。

棠梨無限憶秋千,楊柳腰肢最可憐。

縱使有情還有淚,漫從人海說人天。

羅幕香殘欲暮天,四山風雨總纏綿。

分明化石心難定,多謝雲娘十幅箋。

星戴環佩月戴璫,一夜秋寒掩洞房。

莫道橫塘秋露冷,殘荷猶自蓋鴛鴦。

東行別仲兄

江城如畫一傾杯,乍合仍離倍可哀。

此去孤舟明月夜,排雲誰與望樓台。

〖憩平原別邸贈玄玄〗

狂歌走馬遍天涯,鬥酒黃雞處士家。

逢君別有傷心在,且看寒梅未落花。

〖偶成〗

【注解】: 汽車中隔座女郎,言其妹氏懷仁仗義,年僅十三,機車遇風而歿。餘憐而慰之,並以示湘痕,阿可

人間花草太匆匆,春未殘時花已空。

自是神仙淪小謫,不必惆悵憶芳容。 

〖芳草〗

芳草天涯人似夢,碧桃花下月如煙。

可憐羅帶秋光薄,珍重蕭郎解玉鈿。

〖櫻花落〗

十日櫻花作意開,繞花豈惜日千回?

昨來風雨偏相厄,誰向人天訴此哀?

忍見胡沙埋艷骨,休將清淚滴深杯。

多情漫向他年憶,一寸春心早巳灰。

〖何處〗

何處停儂油壁車,西陵終古即天涯。

拗蓮搗麝歡情斷,轉綠回黃妄意賒。

玳瑁窗虛延冷月,芭蕉葉卷抱秋花。

傷心獨向妝台照,瘦盡朱顏隻自嗟。

〖耶婆提病中,末公見示新作,伏枕奉答,兼呈曠〗【注解】: 原題:耶婆提病中,末公見示新作,伏枕奉答,兼呈曠處士

蘇曼殊

君為塞上鴻,我為華亭鶴。遙念曠處士,對花弄春爵。

良訊東海來,中有遊仙作。勸我加餐飯,規我近綽約。

炎蒸困露旅,南海何遼索。上國亦已蕪,黃星向西落。

青驪逝千裏,瞻烏止誰屋。江南春己晚,淑景付冥莫。

建業在何許,胡塵紛漠漠。佳人不可期,皎月照羅幕。

九關日巳遠,肝膽誰竟托?願得趨無生,長作投荒客。

竦身上須彌,四顧無崖崿。我馬已玄黃,梵土仍寥廓。

恆河去不息,悲風振林薄。袖中有短書,思寄青飛雀。

遠行戀儔侶,此志常落拓。

〖次韻奉答懷寧鄧公〗

相逢天女贈天書,暫住仙山莫問予。

曾遣素娥非別意,是空是色本無殊。

〖以胭脂為畫扇〗

為君昔作傷心畫,妙跡何勞劫火焚。

今日圖成渾不似,胭脂和淚落紛紛。

〖碧闌幹〗

碧闌幹外遇嬋娟,故弄雲鬟不肯前。

問到年華更羞怯,背人偷指十三弦。

〖遊同泰寺與伍仲文聯句〗

赫赫同泰寺,妻妻玄武湖。(曼殊)

紅蓮冒污澤,綠蓋掩青苑。(仲文)

幕府林蔥蒨,鍾山路盤紆。(曼殊)

蒼翠明陵柏,清新古渡蘆。(仲文)

天空任飛鳥,秋水滌今吾。(曼殊)

六代潛蹤漢,三山古國吳。(仲文)

悠悠我思遠,遊子念歸途。(曼殊)

掉頭看北極,夕照掛浮圖。(仲文)

〖集義山句懷金鳳〗

收將鳳紙寫相思,莫道人間總不知。

盡日傷心人不見,莫愁還自有愁時。

《曼殊外集——蘇曼殊編譯集四種》

該書本書輯錄了蘇曼殊四種編譯材料:《文學因緣》、《潮音》、《拜輪詩選》、《漢英三味集》,集中反映出蘇曼殊在翻譯方面的成就,對于研究蘇曼殊文學成就的學者來說,此書具有資料豐富,可謂蘇曼殊翻譯作品的集大成者。目前該書已由學苑出版社編輯出版並發行。

蘇曼殊傳

(民國)陳灨一

蘇曼殊,以詩人致力革命,所著詩文小說膾炙人口。擅語言學,梵文及英、日、德、法諸國文字,無不精通。母為東瀛產,而生平惡日人如仇,僑居數稔(rěn),不肯操日語,寧輾轉覓舌人⑴,不憚煩也。嘗病,友人訪之,訝曰:“胡不就醫?”曰:“倘不以通事為勞,將從君請。”乃相偕赴醫院,醫者扣所苦,曼殊不語,友代告。俄頃,失曼殊所在,還詢其家,曼殊在焉。友讓之曰:“去而忽返,不謀之于我,何也?”曼殊曰:“君傳語乖誤,疾病豈可亂施葯劑耶?”友人赧(nǎn)然曰:“然則君自言之,奚害?”曼殊曰:“君忘吾不操日語乎?”無人

曼殊性脫略,無人己之界,囊空如洗,不稱貸友人,有周濟之者,受而不謝,亦不復償欠。嘗斷炊數日,偃臥呻吟,自亡所苦,友至,嘆曰:“吾遲來一步,君為餓殍矣。”為之具飯食,饋百金而去。越數日,復往視之,偃臥呻吟如前狀,駭曰:“君欲絕食自斃耶?”曼殊喃喃曰:“吾囊的君錢,腹飢頓解。欣然行于市,見自動車構製絕精美,好之,購置家中。又遇乞人,不食三日矣,傾餘囊以獻。”友曰:“君未習乘坐法,購車奚為?”曼殊曰:“無他,從心所欲而已。”

注解

(1)舌人:譯員。

相關趣事

奇人蘇曼殊,工詩善畫,通諳好幾國語言,三十五歲上,死于腸胃病。他的貪吃,幾乎和才名相埒([liè] ,意為等同。)。雅人兼任老餮,果然不同凡響。閒來翻讀他的書信,一封是自日本寄給在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朋友鄧孟碩的,內容多半是吃。如:「唯牛肉、牛乳勸君不宜多食。不觀近日少年之人,多喜牛肉、牛乳,故其性情類牛,不可不慎也。如君謂不食肉、牛乳,則面包不肯下咽,可赴中土人所開之雜貨店購頂上腐乳,紅色者購十元,白色者購十元,塗面包之上,徐徐嚼之,必得佳品。」這裏有趣的,第一,他從中國人的「以形補形」發展到「吃什麽像什麽」。要說把唯物論貫徹到食物,沒有誰比他徹底,這叫「食物決定性格」。吃牛肉牛乳,性情會「牛」起來;那麽以豬肉為主要肉食的中國人,豈不「豬」化了?按此推論,經商宜吃蟮魚,以增溜滑;從政宜吃狐狸,以增狡詐;為文宜吃仙鶴,以增飄逸;科學家宜吃穿山甲,以增強思維的穿透力;愛俏的姑娘,自然該吃孔雀;青年男士呢,吃公雞如何?這般一來,人間反而大煞風景。第二,他亮出可與乳酪匹敵的正宗國貨——腐乳。乳酪是牛乳製品,腐乳是黃豆製品,加工過程中都曾發臭長毛。腐乳的變種臭豆腐,深為國人所愛。乳酪中也不乏臭氣熏天的品種,如羊乳酪,洋人夾以餅乾,佐以葡萄酒,吃得興致勃勃。論到飲食文化,如果指豆腐是東方的象徵,乳酪不妨視為西方的代表。二者異中有同,引發食欲之時,還教人想及全人類文明的殊途同歸。腐乳塗在洋面包上,該是中西文化的絕妙融合。至於味道是不是必得「佳品」?則請大家見仁見智一番了。

蘇曼殊

蘇曼殊在信裏說下去:「如君之逆旅主人,詢君是何物。君則曰紅者是赤玫瑰(cheese);彼覆詢白者,則君曰白玫瑰(cheese)。此時逆旅主人,豈不搖頭不置,嘆為絕品耶?」以紅白腐乳冒充乳酪,不算妙;起個浪漫的名字,哄喜歡好聽名堂的洋人,才叫妙,不曉得能否行得通?

身世評析

蘇曼殊以僧名風聞那個時代。以他的才情,他的膽識,時人少有能出其左右。但他卻袈裟披肩風雨一生。他十六歲出家,多半是以一種無言的行為抗爭其多舛的命運。他以半僧半俗的形象參加了革命黨,而被世人稱之為奇人,或許,奇就奇在他冷寂的面孔下蘊藏了多彩的人生。

蘇曼殊的生母是一位日本女子,名叫若子,是他父親蘇傑生的第四房妻河合仙氏的妹妹。蘇家是廣東的巨族,長年在日本橫濱經商。若子生下蘇曼殊三個月後就離開了他,蘇曼殊由其父蘇傑生帶回了國,由河合仙氏撫養。童年的蘇曼殊沒有感到多少家庭的溫情,他在倍受冷漠的環境中一天天長大。族人對這個異族所生的孩子總是看不慣,蘇傑生的妻子陳氏更是把河合仙氏和曼殊看作眼中釘。河合仙氏受不了白眼,隻好返回了日本。這一年,蘇傑生經營虧本,回到廣東,從此家道漸漸中落。

蘇曼殊

蘇曼殊十二歲那年,蘇傑生去上海經商,留曼殊在家鄉讀私塾。養母河合仙氏從日本給他寄來的錢全被陳氏吞沒。不久,曼殊大病一場,病中的曼殊被家人扔在柴房裏氣息奄奄而無人過問。後來,他又奇跡般地活了下來。這一經歷給幼小的曼殊沉重的打擊,以至他小小年紀竟然看破紅塵,而去廣州長壽寺由贊初和尚剃度出家,然後受具足戒,並嗣受禪宗曹洞宗衣缽。但他畢竟是個孩子,有一次他偷吃鴿肉被發現,隻得出了廟門。

十五歲那年,蘇曼殊隨表兄去日本橫濱求學,當他去養母河合仙氏老家時,與日本姑娘菊子一見鍾情。然而,他們的戀情卻遭到蘇家的強烈反對。蘇曼殊的本家叔叔知道這事後,斥責蘇曼殊敗壞了蘇家名聲,並問罪于菊子父母。菊子父母盛怒之下,當眾痛打了菊子,結果當天夜裏菊子投海而死。失戀的痛苦,菊子的命運,令蘇曼殊深感心灰意冷,萬念俱灰。回到廣州後,他便去蒲澗寺出了家。從此,開始了他風雨飄泊的一生。

蘇曼殊是情僧。面對關河蕭索的衰世慘象,蘇曼殊痛不欲生。渡湘水時,他作賦吊屈原,對著滔滔江水長歌嚎陶。後來,他以自己與菊子的初戀為題材創作了情愛小說《斷鴻零雁記》,感慨幽冥永隔的愛戀之苦,也引得不少痴情男女淚濕襟衫。蘇曼殊因愛情不幸,也曾流連于青樓之中,但他卻能潔身自好,與青樓女子保持適當的距離。他死後被葬于西泠橋,與江南名妓蘇小小墓南北相對,任幾多遊人唏噓不已

蘇曼殊

蘇曼殊是詩僧,他為後世留下了不少令人嘆絕的詩作。1909年,他在東京的一場小型音樂會上認識了彈箏女百助。因相似的遭遇,兩人一見如故。但此時的曼殊已了卻塵緣,無以相投,便垂淚揮毫,寫了一首詩:“鳥舍凌波肌似雪,親持紅葉索題詩。還卿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剃時。”讀來令人柔腸寸斷。他在日本從事反清活動時,時常為故國河山破碎而感傷。他在《憶西湖》中這樣寫道:“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在反清活動處于困境之時,他曾想以死警醒國人,因而作詩:“海天龍戰血玄黃,披發長歌覽大荒。易水蕭蕭人去也,一天明月白如霜。”雖然蹈海警世沒能成真,但留下的詩篇卻使人熱血沸騰。

蘇曼殊還是一位畫僧。他的畫格調不凡,意境深邃。他曾做《寫憶翁詩意圖》,配詩“花柳有愁春正苦,江山無主月自圓”,其亡國之痛溢于紙面。曼殊作畫,不僅為抒寫懷抱,還想以此為反清革命作出更多貢獻。1907年章太炎等人在東京辦《民報》遇上經費困難,曼殊主動提出賣畫籌錢以解困。

蘇曼殊還是一個愛國的革命僧人。他在東京加入過興中會、光復會等革命組織。1903年,他在日本參加了反對沙俄侵佔我國東北的“抗俄義勇隊”,同年他在上海參加了由章士釗等人創辦的《國民日報》的翻譯之作,為聲援章太炎、鄒容,反對清廷查封《蘇報》做了大量工作。他也醉心于宣傳無政府主義的救國思想,贊同暗殺活動。他甚至還曾打算去刺殺保皇黨首領康有為。後經人勸阻而終止。辛亥革命後,袁世凱竊取了勝利果實,並暗殺了宋教仁,從而引發了李烈鈞等人發動的“二次革命”。蘇曼殊又積極參加反袁鬥爭。

情僧、詩僧、畫僧、革命僧,如此一位集才、情、膽識于一身的蘇曼殊,竟然半僧半俗地孤獨一生。1918年,他經過三十五年的紅塵孤旅,留下八個字:“一切有情,都無掛礙”,然後離開了人世,給後人留下了無盡的感慨。

人物故居

蘇曼殊故居位于珠海市前山鎮瀝溪村。蘇曼殊(1884--1918),原名玄瑛,字子谷),是近代中國著名的愛國詩人、文學家。他的故居在瀝溪村蘇家巷內這裏。原是他祖父蘇瑞文所建,為青磚土木結構小平房,面積40多平方米。蘇曼殊生于日本,6歲至13時,返故裏就讀于簡氏宗祠,深得啓蒙老師蘇若泉的鍾愛。1984年,蘇曼殊故居曾作為僑房維修過。1986年被列為珠海市文物保護單位。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