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堂高虎

藤堂高虎

藤堂高虎﹙とうどうたかとら 羅馬字:Toudou Takatora 1556年2月16日-1630年11月9日﹚是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及江戶時代的武將和大名。父親是近江國土豪藤堂康高。先祖本來隻是農民,于1570年以下級足輕的身份跟隨淺井長政參與姊川之戰,由于斬下了敵軍的數個頭顱,開始嶄露頭角。之後成為了淺井長政的下屬阿部閉貞的家臣。後來淺井氏滅亡,在津田信澄的介紹下。成為了織田信長的家臣。由于在賤岳之戰、九州征伐和對朝鮮戰爭,立下了相當的戰功。

  • 中文名稱
    藤堂高虎
  • 外文名稱
    片假名:とうどうたかとら 羅馬字:Toudou Takitora
  • 別名
    渡之鳥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
  • 出生地
    江近國
  • 出生日期
    1556年1月6日
  • 逝世日期
    1630年11月9日
  • 信仰
    法華宗 凈土宗

生平簡介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藤堂高虎(1556-1630),出生于近江犬上郡藤堂村,是當地土豪藤堂虎高之子,身高六尺三寸在日本人中是少有的高大身材,在十三歲時隨父親出仕近江的強豪淺井家,但是在兩年後的姊川會戰中淺井、朝倉失敗後,高虎所仕奉的淺井家在織田信長進攻下逐漸走上敗亡一途。天正元年八月,小谷城失陷,家主淺井長政與其父久政一同自殺,高虎成為浪人。 東近江一揆暴亂,父親高虎和兄長庄兵衛奉命前往鎮壓。高虎雖然多次請戰,但卻因年幼不能得到父親的允許。最後高虎隻得與小姓與助偷偷地跟在父兄身後,到達東近江後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父親發現了跟在身後的高虎,痛斥一頓之後強迫高虎返回。此時高虎假意答允,其實卻帶著與助悄悄繞到了一揆的後方,隱藏在建築物中。當父兄這邊發起攻擊後,一揆敗退撤離時,高虎和與助突然殺出,不但奪取了一匹戰馬還殺死了一名一揆士兵。原本還在擔心高虎返回路上會遭到一揆士兵傷害的父親得知此事後大喜,並把此事報告給主家淺井氏。淺井家也為高虎的表現又驚又喜,將名刀備前兼光和黃金一枚賞賜給高虎,傳說從此以後,藤堂高虎無論如何貧窮,都沒有賣掉備前兼光和這枚黃金。十五歲時高虎在姊川合戰中表現出色,但此次戰役最終仍以朝倉、淺井聯軍的敗北而告終。此後淺井家不斷被織田家蠶食,最終于三年後滅亡。而高虎在此時則並沒有與主家一起衰亡,而是在積極地為自己找出路,1570年淺井家剛一滅亡,高虎先後出侍織田信長的侄子津田信澄、淺井舊臣阿閉貞征、磯野員昌,這段日子裏藤堂高虎一直不斷努力,可惜非但一直沒能出人頭地,立下大功還不得封賞,失意高虎竟然最終舍棄了自己苦心搏殺得到的地位成為浪人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在藤堂高虎的流浪生涯中他先是讓信長的侄子織田信澄以八十石的俸祿招入麾下,但隨後不久便再次流浪,曾先後投到丹羽長秀、阿閉貞盛、磯野員昌門下,最後在天正四年被當時為長濱城主的羽柴秀吉之弟秀長所招領三百石俸祿。高虎在秀長麾下除了以勇猛的武藝在戰場上馳騁一方,他卓越的內證才幹也得到充分發揮的機會,高虎在秀長手下將他在計算賦稅、都市建築的能力展現的淋漓盡致,因此受到羽柴秀長的賞識不論是在竹田城攻略但馬一國時還是于姬路城防範毛利家時都讓高虎陪伴身邊,一步步提拔藤堂高虎,到了天正九年高虎已是領三千三百石的侍大將了。 高虎侍奉了多名君主,但哪個都不能長久,不是因為高虎對俸祿不滿,也不是高虎沒有才華,而是高虎通過一段時間的工作,覺得這位主君並沒有前途,更不能發揮出自己的才能,因此主動離開。高虎的人生在與豐臣秀吉的弟弟羽柴秀長的第一次相會時發生了巨大的改變。羽柴秀長以3000石俸祿將藤堂高虎招募到自己麾下,藤堂高虎終于找到了自己的第一個明主。原本高虎已是威名遠播的人物,一直不能出人頭地隻是因為運氣不好,一直不能碰到欣賞自己的主君。當時高虎的心情隻能用“士為知己者死”來形容,他需要的正是這樣一位明主。之後高虎與秀長一起參加了中國地方的毛利征伐、賤岳合戰,因為在賤岳合戰中立下大功,獲得2000石加增。不久後,秀吉又加增高虎5000石俸祿,高虎一躍成為一萬石大名。1585年紀伊雜賀功略從軍,傳說得到秀吉的命令,藤堂高虎迫使雜賀黨首領鈴木重意自盡。1587年就州征伐從軍,加增一萬石,還在秀吉的推薦下得到了正五位下佐渡守的官位。從一介浪人到萬石大名,高虎隻用了十年時間,除了自己的才能外,明主秀長更是功不可沒。其他人立下戰功,都需要層層通報,而高虎立下戰功,秀長則會直接報告,高虎能直接得到秀吉的賞賜。

天正十年,本能寺之變爆發,主公秀長之兄羽柴秀吉一躍登上天下人的寶座,了確保羽柴政權的穩固,作為秀吉的親弟,秀長四處轉戰。在賤岳之戰時守住秀吉離去後的大營、在小牧長久手之戰後征戰紀伊根來寺僧兵及四國長宗我部家,期間藤堂高虎始終在秀長手下以勇猛的作戰建立功績,出征紀州後高虎便因戰功受封一萬石的領地,之後協助秀長在紀州修築和歌山城作為居城。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天正十四年,秀吉的勢力已席卷中國近畿成為全日本首屈一指的大名,縱然德川家康曾經于小牧長久手之戰取得勝利但事別數年德川家依然是控製五國,而豐臣家卻已在秀長的開拓下增加包括四國紀伊的領地,當年的盟軍織田信雄也已歸入豐臣家,雖然數度推托但仍得心不甘、情不願地來降。當時,藤堂高虎還在秀長手下,奉秀長之命,替家康在聚樂第中興建居館,為了讓家康滿意,建造期間藤堂高虎與德川家康多次討論,由此篤下兩人的交情。 家康來降之後,秀吉于天正十五年決定出征九州島討伐薩摩島津家,在秀吉命令的四國聯合軍失敗後,豐臣秀長帶著藤堂高虎以秀吉親兵先鋒的姿態轉戰九州島,在九州島之戰中高虎先是率領寡軍解決宮部繼潤之危,之後在高城之戰中擊退島津家久立下大功,戰後秀吉又加封他一萬石,從此曾經流浪四方的藤堂高虎堂堂正正地成為俸祿兩萬石的諸侯。

天正十九年正月,對藤堂高虎有著知遇之恩的豐臣秀長因病身亡,被後世評為野心家的藤堂高虎並未因為秀長身故而忘記他的大恩大德,仍以家老的身份繼續輔佐秀長的養子秀俊,朝鮮之役時藤堂高虎身任肥前名護屋城的普請助役同時也擔任水軍將領出征朝鮮。文祿四年,羽柴秀俊在大和十津川溺死,年僅十七歲,因為沒有後嗣,領地被收回,藤堂高虎自責是自己未照顧好年輕氣盛的秀俊而辭去家老的職務,剃發上高野山隱居出家。

雖然高虎已往高野山去,但愛才心切的秀吉在他入山一個月後強令他還俗,封給他伊予板島七萬石,成為豐臣家的直屬重臣,當時高虎正是四十歲的壯年。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算上秀吉,高虎已經換了七位主君,但他正在用敏銳的眼光搜尋著下一個時代的實力者,最終他選擇了德川家康。秀吉病逝前,高虎便積極地與家康接觸,秀吉死後出色的築城才華和外交手段更使高虎成為家康最為信任的外樣大名。1599年石田三成計畫襲擊探望前田利家的德川家康,得知此訊息的高虎立即向家康報告訊息,把家康接到自己家中保護。 藤堂高虎基于往日的交情而十分親近德川家康,所以在秀吉死後,藤堂高虎很快便表明他站在德川一方的立場,在關原之戰時從屬東軍並負責對朽木元綱、赤座直保等人的策反,戰場上藤堂高虎布陣在福島正則之後與京極高知一起同西軍的大谷吉繼及小川佑忠等部隊對峙。戰陣中雖一度被大谷吉繼逼退,但在小早川秀秋倒戈後與京極高知、寺澤廣高、小早川秀秋、朽木元綱、赤座直保等夾擊大谷吉繼使其崩潰,戰後藤堂高虎得到了伊予今治二十四萬石的大封賞,正式成為德川家麾下的諸侯。

高虎于慶長十三年被家康移封至伊勢、伊賀,由伊予國今治遷到東海一帶的要沖伊勢安濃津城,之後在慶長十九年的大坂之戰中于夏之陣率軍在八尾和長宗我部盛親展開激戰,長宗我部盛親全軍覆沒,僅以身免。戰後德川家康替高虎增加五萬石領地,在加上他的弟弟正高在下總的封地,藤堂家共領三十二萬三千九百石的領地。

除了在戰場上高虎表現出色,高虎還是築城的名人。先後建築了自己的居城紀伊國猿岡城、宇和島城、大洲城、今治城、大三島甘崎城、伊賀上野城、津城;豐臣政權下的大和郡山城、大坂城、和歌山城;德川政權下的江戶城、筱山城、膳所城;並再建伏見城、丹波龜山城、淀城、大坂城等。高虎建造的城池會利用周圍的河流在城中建造港口、方便水運和鍛煉水軍;城市多為四角形為基本構造,城市內部結構復雜;城外挖掘壕溝,在壕溝一米外建造石垣,可以讓鐵炮部隊在此狙擊敵人,加強了城的防御。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戰後高虎作為大名開始進行領國經營,入封時的津城隻是一個隻有大約五百戶人家的小城,高虎以前任領主富田氏的居城為中心,重新進行城市規劃,使津城擴大為以前的兩倍。高虎將津城的城下町發展為宿場區,成為伊勢街道上最重要的驛站,被美稱為“伊勢的津、津的伊勢”。為了防止鹽市價格混亂,高虎將壟斷當地鹽市的商人流放。由于高虎出色的經營,使他深受家臣和百姓的愛戴。傳說有五名家臣挪用了藤堂家的財產,其中兩人好色,將錢全部用在了女色身上,另外三人則是因為好賭。高虎將好色的兩人流放,對好賭的兩人卻隻是沒收他們俸祿的三分之二。當人詢問理由時,高虎答道:“好色失去家財的男人沒有任何可取之處,好賭的卻有可取之處。確實好賭不是好事,不過卻可以窺探出他們卻有戰勝別人的野心,而戰勝別人的野心對武士來說則非常重要。”

雖然高虎一生頻繁地改變主君,但他對德川家卻盡忠到了最後。1616年(元和二年),家康臨終前,人在江戶的藤堂高虎于其枕邊說:『主公如有萬一,高虎來世亦如今生,要在主公身旁效勞。』家康回答說:『你我所信宗派不一,死後也不會在一起,說此何用。』高虎聞言,立刻找天海僧正大師為他改宗,由法華宗轉為天台宗,然後回到家康枕旁說:『我已改信天台宗,來生也能為主公效勞了。』此事令家康十分感動,所以後來日光東照宮中家康肖像旁另有配祀藤堂高虎的像。晚年高虎雙目近似失明,為了方便高虎的出行,德川家三代將軍德川家光特意在江戶城內建造了筆直的走廊,得知此事高虎自是感激涕零。 藤堂高虎晚年為輔助德川秀忠嫁入天皇家的女兒和子擔當出使朝廷的使者,為幕政做出許多貢獻,直到三代將軍家光,是少數為幕府重用的外樣大名,與被稱為"天下的副將軍"的伊達政宗並列為"外樣大名中的雙璧"。

寬永七年,藤堂高虎去世,享年七十五歲,由于高虎為津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現在已成為公園的津城遺跡上,仍有藤堂高虎的騎馬像佇立,象征他仍在守護著城鎮。

人物逸話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藤堂高虎與年糕 伊勢國(三重縣)津藩三十二萬石第一代藩主,藤堂高虎(一五五六~一六三○)是戰國時代後期大名。十七歲那年,自主君近江淺井家出奔,一路往東流浪。來到三河國吉田宿驛(愛知縣豐橋市)時,不但路費用光,肚子也餓得呱呱叫。

聞到一陣年糕香味,禁不住拿起年糕拚命塞進嘴裏,回過神來時,已吃下好幾個。所幸老板與左衛門是個好人,不但不索取年糕費,還給高虎路費,向他說:「你不要往東,回故鄉近江好好孝順父母。」

三十多年過後,成為一國藩主的高虎,某次帶著一群大名行列路經吉田宿驛,特地到那年糕鋪,親切問主人:

「老板,久違了,你還記得我嗎?」「您是……哪裏的藩主大人?」

「我以前曾白吃過你的年糕,你還給我路費……」

但是,老板想不起來。高虎又說:「那時,你叫我不要往東,叫我回頭往西……因你那時的忠告,我遇到好主君,現在已是一國一城之主。我是伊勢津藩城主,藤堂高虎。」

老板嚇得蹲坐地上,感動之餘竟痛哭流涕。此刻他才理解,眼前這位大人,是往昔那個貧困年輕武士,出人頭地成為大名了。高虎給老板許多金子,並讓所有隨從都吃了年糕。

這故事看似後人編造,不過,津藩首席家老中川藏人在日記中記載,說該藩有個慣例,年糕一定吃跟藩祖有關的三河吉田宿驛與左衛門鋪子的。可見並非後人編造。

高虎是築城名人,卻也是德川家康的跟屁蟲,極為崇拜家康。家康臨終時,喚來高虎,向他說:「你跟我宗派不同,死後我們大概無法再見面聊天了。」高虎聽後,當場改宗,皈依了家康宗派天台宗。高虎晚年雖失明,卻很長壽,一直活到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那時代。

人物評價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眾所周知,藤堂高虎是伊勢津藩三十二萬三千九百石的藩祖。而後世把藤堂高虎評價為追從者、裹切者、戰國的寢業師。 實際上,不是名家出身的藤堂高虎成為大大名的道路決非平坦,但也決非清廉。不過,高虎出生在動蕩的戰國時代,為了實現對金錢、對地位的野心,為了生存不擇手段,卻也是無可非議的。

弘治二年,藤堂高虎出生在近江國犬上郡藤堂村。他是當地的鄉士藤堂源助虎高的嫡子。有名右衛門。成年後的高虎擁有日本人所很少具有的高大身材,身長六尺三寸(約190cm)。

高虎十三歲時和他的父親一同出仕淺井長政,十五歲時參加姊川合戰。然而這次合戰是以淺井、朝倉聯軍的最終敗北而告終,高虎也隨敗兵逃回近江。此後,高虎出仕的淺井家就不斷受到織田家的壓迫。

對政治有著相當的敏感度的高虎並沒有靜靜的守護主家的衰亡。就在淺井滅亡後的天正元年(1570年)八月,高虎被織田信長的侄子織田信澄以八十石招至麾下。不久,高虎又投到了織田軍團的幹部丹羽長秀的門下。

但是不知道為什麽,高虎沒有繼續留在織田家,而是轉入流浪生活。高虎又出仕了阿閉家、磯野家等各地的大名、豪族。相傳,高虎在流浪時腹中飢餓,遇到好心的茶店老板娘給他餅吃,後來藤堂家在作戰時就使用“黑餅”、“白餅”紋路的壓陣軍旗。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很快,藤堂高虎就結束了自己不長的流浪生活。天正四年(1573年)十一月,高虎被當時還是豐臣秀吉幕下的木下秀長所招,領取食祿三百石。之後,高虎跟隨秀長轉戰各地,開始慢慢出世。到天正九年(1578年),高虎的祿高已經達到三千三百石,任侍大將。 從那時開始,藤堂高虎已經不再僅僅會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出仕秀長後的高虎在弁說、建築技術、都市設計方面的才能得到了充分的發揮。高虎成為秀長手下所不可缺少的人才。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勃發。秀長的兄長秀吉很快竄上了天下人的寶座,而秀長則是竭力促成了羽柴政權的最終確立。高虎跟隨秀長出征紀州,並以此軍功得到了一萬石的大封。高虎終于從一個流浪的武士,變成了領取萬石的大名。

天正十九年(1591年)正月,高虎發誓效忠的主上秀長病死。然而,高虎並沒有忘記秀長的對他的大恩大德,他作為家老繼續輔佐秀長的養子羽柴秀俊。

天正十八年(1590年),高虎跟隨羽柴秀俊出陣小田原城。朝鮮之役時,高虎為肥前名護屋城的普請助役。傳說他為了醫治身上的疾病跳入吉野十津川裏遊泳。文祿四年(1595年)四月秀俊十七歲時,被他的叔父以沒有子嗣的借口沒收了所有的領地。

高虎自責沒有盡到自己的職責,辭退了家老職,剃發隱居在高野山。但是高虎的才能並沒有就此埋沒在高野山上。在高野山入山一個月後,高虎被秀吉招出,並賜以領地伊代板島七萬石。藤堂高虎又一次出世,是年四十歲。

算上秀吉,高虎已經換了七個主君。此時的高虎正用他敏銳的觀察力尋找著下一個時代的實力者,而他的視線最終停留在德川家康的身上。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在秀吉死前,高虎就開始極為露骨的接近家康。關原合戰時,高虎從屬東軍,並擔當對朽木元綱等人的內應工作。戰後,高虎得到了伊予今治二十四萬石的大封,成為德川家配下的大名。高虎從在淺井家仕官到出仕家康,實質上一共有八個不同的主君,而家康是最後的一個。 <德川實記>中記載,高虎每日登城晉見江戶城內的德川家康,並進行進物。高虎每日的晉見加上他築城名人的稱號和出色的口才,使他作為一個外樣大名得到家康的極大的信賴。

此時,高虎將藤堂家的宗派從法華宗改為凈土宗。甚至有他“希望死後依舊出仕上樣”的傳聞。之後,高虎在和家康的談笑間提出“堺拜領”的要求,家康大笑將堺所在地的和泉守的稱號賜予高虎。可見,家康本身對高虎也是十分器重的。家康還對他的對手放出“討伐德川敵對的勢力,藤堂高虎乃為先陣”這樣的話來,因此家康對高虎可以說是有著決大的信任。

藤堂高虎藤堂高虎

慶長十年(1605年)八月,家康把高虎從今治移封至伊勢的津。家康把心腹藤堂高虎配置在東海地方的交通要沖津,為的是警戒大坂的豐臣家勢力。慶長十九年,在家康的策劃下,大坂之陣勃發。高虎也跟隨家康一同出陣。夏之陣中,高虎率軍在五月六日八尾的戰鬥裏面對長宗我部盛親隊奮戰,手下重臣戰死多達六人。大坂之陣結束後,高虎因軍功得到五萬石的增封,他的弟弟正高也得到下總的領地。此時的藤堂家所領總石高達到三十二萬三千九百石。 戰後,高虎作為近世大名開始進行領國經營。入封時的津隻是一個五百軒的小町,高虎以以前的領主富田氏的居城為中心,重新進行都市規劃。在高虎治理下的津成為比富田時代大出兩倍以上的大都市。津的城下町發展成宿場町,成為伊勢街道上最重要的一站,有“伊勢的津,津的伊勢”的美稱。同時,高虎將壟斷鹽的買賣的商人追放出藩外,防止市場價格的混亂。由于他出色的領國經營,高虎深受受到家臣、領民的愛戴,可稱的上是一位名君。

作為都市設計的名手,高虎還參加了江戶城的設計布局。之後,高虎受家康和秀忠的邀請住在江戶,數十年沒有回到自己的領地。高虎賜以有功的家臣藤堂姓,列于一門眾。相傳他每日流淚參拜戰死的家臣牌位,但以“家康公的命令”嚴禁家臣在他死後殉死。

高虎進入晚年後,輔助德川秀忠的女兒和子作為出使朝廷的使者繼續參與幕政。高虎出仕德川三代,是少有的受幕府重用的外樣大名。

寬永七年(1630年)十月五日,七十五歲的藤堂高虎去世。幫他凈身的年輕近習發現高虎全身遍部槍傷、刀傷後大驚。高虎從年輕時就開始在戰場拼殺,用滿身創痍換來了這最後三十二萬石的領地。

作為戰國時代的武士,改變主君並不是什麽惡心。但是到了江戶時代,人們受到儒家思想的影響,“忠臣不仕二主”。高虎就這樣背上了“裹切者”、“寢業師”的罪名。作為在戰國的那種迷失的時代,為了讓自己生存下去,為了一族的繁榮,武士就必須擁有厘清主君能力。高虎憑借自己的非凡才能,從一個土豪的小卒變成三十二萬石的大名,他將自己的個人美學發揮到了及至。從藤堂藩在幕藩體製中巧妙的處理各個事件,一直到幕末的鳥羽伏見之戰中跟隨朝廷軍,都可以看到藩祖藤堂高虎所留下來的他那“生存的美學”。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