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妓 -日本傳統表演藝術職業

藝妓

日本傳統表演藝術職業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日本一種專業階層的婦女,其營生並非是取悅男子。除巧言利口外,她們必須具有唱歌、跳舞和彈「三味線」(三弦變種)的技能。藝伎製度據說是在17世紀出現,必須是受過訓練的表演藝人,主要是透過才藝來取悅客人。1920年代,日本藝伎有八萬名之多,但是到21世紀初的數目減少到一兩千人,而且幾乎全部局限于東京和京都,顧主僅為最有錢的商人和最有勢力的政客。普通生意人現在找的是酒吧女老板,她們雖沒受過傳統的歌唱或舞蹈訓練,但像藝伎一樣體貼而能言善道。

日本藝伎(Geisha)產生于17世紀的東京和大阪。最初的藝伎全部是男性,他們在妓院和娛樂場所以演奏傳統鼓樂、說唱逗樂為生。大約1750年左右,出現了第一個女藝伎。18世紀中葉,藝伎職業漸漸被女性取代,這一傳統也一直沿襲至今。

  • 中文名稱
    藝伎
  • 外文名稱
    Geisha、芸妓、芸者
  • 別名
    舞子或舞妓
  • 發源地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流行地區
    日本
  • 產生時間
    17世紀

稱呼

在東京等關東地區稱為"芸者(げいしゃ,Geisha)",見習階段稱"半玉";在京都、大阪關西地區則稱為"芸妓(或寫做"芸子",皆讀做げいこ,Geiko)",見習階段稱"舞妓(或寫做"舞子",皆讀做まいこ,Maiko)"。而在明治時期以後,"芸妓(げいぎ,Geigi)"這種讀法越來越普遍,成為現代標準日語讀法。

日本藝妓日本藝妓

日本浮世繪中的藝伎在日語中,"妓"字保留了傳統漢語的用法,既可代表女性藝術表演者,亦可代表女性性工作者。而藝的"妓"是指前者,因為藝伎在原則上是藝術表演者,並不從事性交易。但在現代漢語中,多把"妓"字直覺關聯到性交易方面,因此才有了"藝伎"這種以避諱為目的的現代漢語翻譯寫法。日語中的"伎"是指男性表演者,如歌舞伎,所以有人主張"藝伎"才是正確的中文翻譯寫法,以示區別。

藝伎(Geisha),如同其他日本語名詞一樣,沒有不同的單數或復數變異。藝伎一詞,由兩個日本漢字組成,"芸 (gei)"意味著"藝術","者 (sha)"代表著"人"或"行為者"。藝伎最字面的翻譯是"artist(藝術家)"、"performing artist(表演藝術家)"或者是"artisan(技工)"。藝伎還有另外一個名字是geiko(芸子),這通常是指從日本西部而來的藝伎,也其中包括來自京都的。

學徒中的藝伎通常被稱為舞子或舞妓(maiko),字面上是"初出牛犢的舞蹈者"或是"半玉"(hangyoku)"。"半玉",意味著他們隻能夠得到相當于真正藝伎的一半工資;更通用的術語"御酌(oshaku)"字面上理解為"斟酒之人"。白色的妝容、精致的和服以及島田發型都是藝伎最受歡迎的形象特征。進入藝伎圈的女人必須要從舞伎做起,有機會的話她的職業生涯可以一開始就是藝伎。然而不管是哪一條路,在出道成為舞伎或是藝伎都要經過一年的培訓。無論是作為舞伎還是藝伎,21歲以上的女人通常都被認為年齡太大。然而,那些成功登上舞台的舞伎在今後的職業生涯中能夠享受到更多的威望。

意義

藝伎是指日本傳統的以歌舞、樂曲、表演的藝術行業。

藝伎並非妓女。藝伎(げいぎ,Geigi)是一種在日本從事表演藝術的女性。除為客人服侍餐飲外,很大一部分是在宴席上以舞蹈、樂曲、樂器等表演助興。她們的交易 是滿足男人們的夢想--享樂、浪漫和佔有欲。通常與她們交易的,都是上層社會有錢有勢的男人。在昂貴的餐廳和茶舍裏,談論生意的男人們喜歡請一位藝伎相伴,為他們斟酒上菜,調節氣氛,而這最少也要花費1千美元。今天,仍有少數女性抱著浪漫的幻想以及對傳統藝術的熱愛加入藝伎行業。但在過去,藝伎是一個終身職業,必須女承母業。二戰以前,絕大部分藝伎是為了生計,被迫從事這一職業的。

藝妓藝妓

藝伎業是表演藝術,不是賣弄色情,更不賣身。行業規定,藝伎在從業期內不得結婚,否則,必須先引退,以保持藝伎"純潔"的形象。

行業

日本歷史上的藝伎業曾相當發達,京都作為集中地區曾經藝館林立,從藝人員多達幾萬人。不過,藝伎業在二次大戰後大為蕭條了,隻是在經濟恢復後一段時間內,隨著公司公關業的升溫,旅遊業的興旺,藝伎又興盛了一時。據估計,京都的藝伎隻不過200人左右,一些藝館轉作他用,藝伎業的衰退已成不爭事實。

藝伎並非日本特有。以"侍酒筵業歌舞"為職業的藝伎,在歷史上本來並不是日本所特有。黃遵憲認為藝伎"甚類唐宋官妓、營妓"。中國的唐宋時代,士大夫攜妓吟唱,是當時普遍的習俗,在中國浩瀚的詩詞曲賦中,留下了不少詠唱歌姬的佳句。當時中國的官妓,以及朝鮮的妓生,和日本的藝伎都有相類之處。隨歷史的發展,隻有日本的藝伎一直延續到現代。而且成為日本傳統文化的載體,成為了日本傳統文化的象征之一。

藝伎雖衰猶存,雖也努力進行改革,但風光不再,消亡也隻是時間問題。因為在現代青年男女看來,藝伎已過時了。值得註意的是,尚操此業的藝伎卻不失信心。對于藝伎的衰與興、保與棄還存在針鋒相對的鬥爭。

培養

在日本,擔任藝伎的條件非常苛刻,學藝費用高昂,並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擔的。而且學藝歷程艱辛,不是所有藝伎都能堅持的。

舞妓(左)藝妓(右)舞妓(左)藝妓(右)

古時藝伎一般從10歲開始學藝,在現代則因為《兒童福祉法》和《勞動基準法》的限製,必須中學畢業(即14、15歲左右)才可以開始學藝。學習的內容繁多,過程十分艱苦。其中包括文化、禮儀、語言、裝飾、詩書、琴瑟,直到鞠躬、斟酒等,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有嚴格的要求,處處體現高貴和穩重。比如訓練中有一項的內容是吃熱豆腐不能發出聲音,更不能碰到唇彩,可見要求之嚴格。到16歲左右便可以正式擔任藝伎,整個演藝歷程長達5年。初為藝伎者稱為"舞伎(或舞子)",而後才可以正式轉為"藝伎"。藝伎生涯一般到30歲完結,在30歲以後仍然繼續當藝伎的話便降級,成為年輕貌美的名伎之陪襯。藝伎中把前輩藝伎稱為"姐姐(お姉さん)"。

著裝

藝妓的服裝是十分華麗的和服,做工、質地和裝飾都十分上成,因此也異常昂貴,一般在5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3.052萬元)以上,有的甚至達1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104萬元)。

だらりの帶だらりの帶

京都舞妓的服裝更是著名,懸落飄逸,稱為"だらりの帶,(而藝妓的帶結為二重太鼓)。重量相當沉重,扎束之間需要相當大的力氣,所以常常由稱為"男眾"的男性僕役來幫忙。

舞伎的特殊穿著與化妝舞伎及年輕的藝伎所穿之和服稱為"裾引き",從腰帶到裙擺間的一段稱為"褄"。藝伎的腰帶結在身後,不像妓女那樣結在前面。在外行走時,舞伎及年輕的藝伎一定會將左手壓在這一段上面,有"賣藝不賣身"的含意。

盡管藝伎的服裝被歸類為和服,但事實上卻與傳統的和服有一定的區別。傳統的和服後領很高,通常能把婦女的脖頸遮蓋得嚴嚴實實,而藝伎所穿著的和服的衣領卻開得很大,並且特意向後傾斜,讓藝伎的脖頸全部外露。

藝伎化妝也十分講究,濃妝的施用有特殊的程式,用料也以傳統原料為主。最醒目的是,藝伎會用一種液狀的白色顏料均勻塗滿臉部、頸項,因此看起來猶如雕飾華美的人偶一般。

演出

藝伎一般過著深居簡出的生活,通常人們在公開場所隻能見到行色匆匆的從住地趕往茶社,或從茶社趕回住地的藝伎。她們之間形成一個小圈子,一般人很難窺探她們的生活,從而造成了人們對他們生活的好奇和興趣。藝伎的收入不菲,氣質超凡脫俗,但日常生活的自理能力卻很差。有顧及此,藝伎的僱主會為藝伎提供貼身保姆照顧她們的起居飲食。

藝妓

出色的藝伎常常會成為達官貴人所追逐的對象,其中不乏兩情相悅者。古代的日本,結婚後的女性必須放棄藝伎的工作,直到現代這個行規才被逐漸取消,讓藝伎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但大部分的女性仍然依照傳統,在婚後離開藝伎的行列,而離婚後重返藝伎行業的人卻不在少數,其中當代最著名的莫過于中村喜春

藝伎出勤赴宴時,會有提著三味線琴箱的男眾隨侍在側,除了為因盛裝而行動不便的藝伎打點瑣事之外,也負責保護藝伎,避免受到喝醉的酒客、登徒子(好色者)的騷擾。

藝伎表演時所使用的道具從狹義上專指手持的表演用具,包括各類樂器、飾物;廣義上應當包括伎館、歌舞伴奏者,甚至藝伎所學習的所有知識。因為藝伎接待客人並不限于歌舞表演,她們提供的是能為客人宴席助興的眾多活動。

藝伎表演的場所最初隻限于藝館之中,後來由于要出席達官貴人的筵席,藝伎便開始在茶館酒樓及料亭出沒。隨著時代的變遷和現代西方文化的沖擊,藝伎衰落壓力增加,使藝伎藝術不得不一改傳統,藝伎從業者也被允許到茶館中特設的酒吧間裏待客演出。

藝伎的表演大致可分為"立方"和"地方"2種。

"立方"是指舞蹈為主的表演者,"地方"是指演唱"長唄"、"清元"等歌曲、演奏太鼓、三味線等的表演者。因為"地方"類的表演難度較高,需要長時間訓練後才能勝任,因此多由資深的藝伎擔任。而"立方"表演較為容易,所以一般由資淺的藝伎及舞伎擔任。藝伎除了上述兩大項表演外,也有茶道、香道等日本傳統藝術表演。另外,藝伎都有受過說話訓練,因此健談者不少,表演之餘亦會陪客人談天說地,增加氣氛。顧客給予藝伎的演出費用稱為"線香代"或"玉代",京都一地特稱"花代"。

文化發展

日本的藝伎文化是由京都開始向外發展,而京都藝伎的起源可追溯到約17世紀的京都八坂神社所在的東山。

合並圖冊合並圖冊

八坂神社是京都眾多神社及寺廟中一個非常著名的神社,而且歷史悠久。據說那時參詣八坂神社的人很多,自然附近就聚集了很多商店,形成一個商業區。其中有許多稱為"水茶屋"的店,販賣茶、團子等點心,讓日本全國各地到來的信徒有個暫時休憩的地方。在這些店工作的女服務生稱為"茶汲女"或"茶點女"。有些茶汲女會用歌曲、舞蹈來吸引客人,也就是現代所謂的商業手法。日子久了,這種商業手法不斷推陳出新,品質也一直提高,例如三味線的演奏也加入了。在這種良性迴圈下,有的水茶屋生意越來越好,規模開始擴充,商品種類也開始增加,例如酒、高級料理等都出現了。

既然茶汲女的表演是一個重要的商業手法,有些水茶屋老板便開始對旗下的茶汲女做有計畫的訓練,這就是藝伎文化的雛形。從普通的水茶屋變成高級料亭,在成本的考量下,分工亦愈趨精細,與其每家店都自己供養及訓練藝伎,倒不如集中培訓,有需要時再請來表演,更能發揮經濟效益。所以稱為"置屋"的專業培訓中心及業者便應運而生。

在傳統日本,把沒有經過藝術培訓而在酒席倒酒的女性稱為"酎婦",社會地位低微。賣淫女子則一般固定地被稱作"女郎"、"遊女",她們之中,級別最高的稱"太夫"、"花魁"。"太夫"或"花魁"不但年輕貌美,且于茶道、和歌、舞、香道等諸藝皆有不俗的造詣,服務對象隻限于達官貴人,達官貴人亦以客禮待之,所以社會地位相對較高。但是無論"女郎"、"遊女"還是"太夫"、"花魁",都是會賣身的,而藝伎的真正身份是藝人,主要工作是待客作藝。

然而因為藝伎行業的興盛,求人益多,且為風花雪月的環境,多少不免有唯利是圖的業者,所以也有藝伎的出身是因為生家需用錢、孤兒等等社會弱勢的因素,而簽下賣身契,或遭人口販子販賣的。也許是為了早日還債贖身,也許是抗拒不了金錢誘惑,有些藝伎便開始從事性交易。雖然傳統上,這類自甘淪落的行為是會受到懲戒的,但事實上,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為止,日本各地都廣泛存在這種形同娼妓的賣身藝伎,而且變相專營這種生意的不肖業者亦多而有之。盡管如此,真正一流的藝伎還是"賣藝不賣身"的。"賣藝不賣身"並非指藝伎沒有愛情生活,相反的,一流的藝伎和一般女性一樣,可能會有唯一一個的愛人,稱為"旦那(丈夫之意)",甚至委身于他,而"旦那"也會提供金錢等實質援助,照料藝伎的生活所需。辭去藝伎工作後即與愛人結為連理,共組家庭者亦不乏其人。

日本藝妓日本藝妓

日本歷史上的藝伎業曾相當發達,京都作為集中地區曾經藝館林立,從藝人員多達幾萬人。不過,藝伎業在二次大戰後大為蕭條了,隻是在經濟恢復後一段時間內,隨著公司公關業的升溫,旅遊業的興旺,藝伎又興盛了一時,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藝伎還保留有幾百人之多。但之後隨著泡沫經濟的破滅,公司生意減少,藝伎業再度陷入低谷,據估計,現今京都的藝伎隻不過200人左右,而且陪客的機會也大大減少了,可謂是"門前冷落車馬稀"。一些藝館轉作他用,服飾、樂器變賣或出租,藝伎轉到夜總會當招待,藝伎業的衰退已成不爭事實。

如果有機會能進入公司作個形象小姐,雖隻是個"花瓶",尚可一展昔日風採。當然也有不少人落俗為傭,甚至淪落青樓,就很不幸了。

藝伎的衰落也曾促使它進行過一些改革,以適應時代要求,如聘請京都以外女人加入,改換一下面孔,在茶館設立酒吧間吸引深夜來客等,都起色不大。因為在現代青年男女看來,藝伎已過時了。

令日本男人最為滿意的,是藝伎的談話藝術。無論是國際新聞,還是花邊訊息,她們都了如指掌。她們懂得如何迎合男人的自尊心,善于察言觀色,了解男人的情緒。她們的工作其實很緊張,而男人們則得到了徹底地放松。

培養一名藝伎投入很大,但一旦其出山成名,要價也是很高的,特別是年輕貌美的高級藝伎身價更高,一般人員不敢問津,但钜賈富賈、花花闊少、大企業大公司卻不惜千金一擲。經濟繁榮時,大公司為攬生意,總要把請藝伎當成公關手段。

藝伎雖衰猶存,但風光不再,衰落是趨勢,消亡也隻是時間問題。值得註意的是,尚操此業的藝伎卻不失信心。她們覺得,藝伎是京都和日本的"臉面",應該加以保留。她們甚至周遊各地,藉以提高身價。有的人更明確地說:藝伎是京都的象征,傳統的古老文化必須加以保護。近些年來,對于藝伎的衰與興、保與棄還存在針鋒相對的鬥爭。

日本藝伎的世界一直是神秘的。她們的行業被稱為"花柳界"。年輕貌美的藝伎一臉粉黛,濃妝艷抹,迷倒無數風流人物。然而,當你走進她們的世界就會發現,真正的藝伎生活卻是別有一番滋味。

歷史軼事

在三百多年藝伎的發展史上曾經出現過許多著名的藝伎,她們中的一些人更是對日本的歷史進程產生過重要影響,享有"勤王藝伎"美譽的中西君尾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日本藝伎在歷史上的貢獻日本藝伎在歷史上的貢獻

君尾出身于武士家庭,因父親被仇人所殺而家道中落,不得不進入藝伎界,她經常在一個叫做"魚品"的茶屋表演。當時,幕府勢力和維新派在日本京都展開了激烈的競爭,兩派人物經常以京都的聲色場所作掩護,召開秘密會議。很多維新派的骨幹人物都是"魚品"的常客,後來在明治政府中歷任外務、大藏大臣的井上馨就是其中之一。井上馨與君尾一見鍾情,兩人感情迅速發展,難舍難分。不久,在京都負責追捕維新志士的幕府高官島田左近也看上了君尾。在一般藝伎眼中,島田有權有勢,能夠成為島田的妻妾真是求之不得,但君尾卻不為所動,拒絕了島田的求婚。

當井上馨聽說了島田向君尾求婚的訊息後,派人找到君尾,要求君尾為維新大局考慮,接受島田的求婚,借機刺探幕府的機密。君尾含淚答應了愛人的請求,嫁給了島田,靠著島田對她的寵愛,她套出了大量幕府情報。在她的幫助下,許多維新派志士得以逃脫幕府的追殺。後來,維新派武士根據她提供的情報,成功刺殺了島田,除去了維新派的心腹大患,給幕府勢力以沉重打擊。號稱"維新三傑"之一的木戶孝允(桂小五郎)也有一段和藝伎的生死戀情。木戶的妻子松子也是一位藝伎。1864年,幕府勢力大肆搜捕維新派人士,木戶孝允被迫扮成乞丐隱藏在一座橋下。每天,松子都要冒著生命危險來到橋上,然後將包有飯團的包裹裝作無意中失落于橋下,送到木戶孝允的手中。後來,松子又多次利用藝伎館掩護丈夫,終于使他逃過了幕府的追殺,並成為後來推翻幕府統治的領袖之一。

明治維新以後,藝伎與政界人物的關系越來越密切。那位宣稱"醉臥美人膝,醒握天下權"的伊藤博文,他的原配伊藤梅子就是藝伎。伊藤博文當權後,還特意讓人在橫濱開設茶室"富貴樓",作為和藝伎們幽會的場所。

20世紀最出名的日本藝伎莫過于中村喜春了。

中村喜春1913年出生在東京,父親是當地很有名望的醫生,家境很富裕。孩童時,中村喜春就對歌劇院台上那些穿著傳統和服、濃妝艷抹的藝伎特別著迷。她常夢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站在那個舞台上。15歲那年,她不顧父母反對,投身藝伎行列。憑借著自己的天賦和刻苦訓練,幾年後,中村喜春聲名鵲起。不但紅透日本,就連著名影星卓別林也曾慕名前來觀看她的演出。

談到二戰後的名藝伎就不能不提岩崎峰子,風靡全球的小說《藝伎回憶錄》就是以她為原型創作的。二戰後,作為日本文化外交的一種手段,藝伎們經常要接待外國政要。面對這些世界政壇的重量級人物,以岩崎峰子為代表的藝伎們在想方設法討客人歡心的同時,也表現出很強的自尊心。

1970年4月,岩崎峰子參加接待英國查爾斯王子的私人茶道會。表演結束後,查爾斯王子仍意猶未盡,向峰子提出要看看她用的那把扇子。當她把扇子遞給查爾斯時,查爾斯沒有征求她的同意就在扇子上簽了名。這對一般人來說很值得榮耀的事卻讓峰子很不高興,回家後就叫人把扇子扔了。

1975年5月,英國女王伊麗莎白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一次晚宴上,岩崎峰子受邀作陪,但女王對藝伎們不理不睬並且根本不吃她們準備了許多天的食物,這讓峰子很是不滿。她借故與女王丈夫菲利普親王攀談並做出一些親昵舉動,女王果然很受刺激,據說當天晚上女王夫婦就分床而睡。

20世紀70年代以後,在西方文化和日本新文化的雙重沖擊下,藝伎行業逐漸走向衰落,但藝伎文化仍在深刻地影響著日本。日本第一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小說家川端康成的成名作《伊豆的舞女》和《雪國》就是描寫藝伎戀情的。被稱作"藝伎道"的行為規範,也已經成為現代日本女性的一種生活和社交典範。從這個意義上說,藝伎是日本傳統文化的傳承載體,藝伎文化已深深植根于現代日本文化之中,並沒有衰落。

名伎

中村喜春

日本一代名藝伎中村喜春2004年1月5日在紐約與世長辭,告別璀璨艷麗的一生。曾招待過著名影星查理·卓別林、棒球巨人巴布·魯思等貴客的中村喜春,兒時家境富裕,卻甘于拋頭露面唱歌獻技,為的隻是弘揚日本傳統文化,向世人證明藝伎絕非藝伎,而是聲色藝俱全的藝術表演者。

藝妓

吸引卓別林前來捧場

中村喜春于2004年1月5日在紐約寓所辭世,享年90歲。曾經替中村喜春出版自傳的Soshisha出版社編輯本田,聞訊後感慨地說:"早就聽說她近年來身體比較虛弱,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人老了。"中村喜春的死訊,對日本年輕一代而言可能並無多大意義,部分日本青年甚至不知道她是何許人,但對老一輩的美國人和日本人來說,中村喜春不僅是日本光輝時代的見證人,更是宣揚日本文化的大使。

中村喜春1913年出生在東京銀座,父親是醫生,家教一向十分嚴格。中村喜春在東京生活時,經常流連于歌劇院和舞館等地,被那些濃妝艷抹的表演者所深深吸引,並由此對藝伎產生了濃厚興趣。她夢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夠站在舞台上,引來觀眾艷羨的目光。16歲那年,她不理父母反對毅然投身藝伎行列,在餐廳、舞廳等娛樂場所唱歌跳舞,與台下客人打成一片,從此聲名鵲起。

欣賞中村喜春表演的客人大都非富則貴,除了在地的明星和巨富外,當年曾出訪日本的著名影星卓別林、棒球巨人巴布·魯思和法國畫家吉恩·科克托等也是她的捧場客,其中科克托更深為中村喜春的表演著迷,曾經為她寫下一首題名為藝伎的感人詩歌,轟動一時。

27歲嫁為人婦

1940年,中村喜春嫁給了一名日本外交官,可惜丈夫在緬甸工作時認識了一名當地女子,還不惜冒著重婚罪的罪名打算把那名女子娶回家。中村喜春很快就發現了丈夫的婚外情,性格剛烈的她無法容忍丈夫的不忠,兩人最終以分手收場。婚變後的中村喜春並沒有自暴自棄,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重當藝伎,並以出色的三弦琴技,為當時了無生氣的日本舞壇註入了新的姿採。

1956年,中村喜春移居美國,她先後在不同的城市居住過,最後選擇定居紐約的皇後大道。在美國,這名堅強的日本女子以教授日本音樂和舞蹈為生,還受聘于著名的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日本文化。她也曾經擔任著名歌劇《蝴蝶夫人》的顧問,教人們如何穿和服以及其他日本禮儀中村喜春偶爾會回日本省親,即使這個時候她也並沒有閒著,而是出現在各種電視談話節目中,興之所至更會即席上台獻唱,緬懷故地情思。

中村喜春晚年仍致力宣揚藝伎文化,糾正外人對藝伎的負面看法,她曾說:"我是藝伎女,藝伎指有藝術涵養的表演者。她們能歌善舞,十八般舞藝樣樣精通,最明白男士的想法。但遺憾的是,不是很多人能了解這一點,他們對祖國傳統文化的認知也少了。"

70歲出版自傳

憑著獨特的氣質,中村喜春逐漸為人熟悉,各大傳媒相繼邀請她接受訪問。1983年,多才多藝的她推出自傳《東京藝伎回憶錄》,講述她是戰前惟一能操英語的東京藝伎的傳奇故事。這本自傳先後被翻譯成八種文字,還被改編成歌劇藍本。1985年,她又推出另一本著作《痛悼日本》,同樣深受歡迎。從藝伎轉型為作家,中村喜春始終堅持筆耕不輟,先後共有10本作品面世。

藝妓

現年60歲的Masakatsu Ota,是中村喜春的獨子,美國大學教授現代藝術,他對母親一生忠于表演敬佩萬分,他說:"我的母親非常了不起,除了外貌迷人,她還擁有豐富的學識。不要看她好象什麽都不理會,其實她十分看重學業成績,她的男朋友全是東京大學的畢業生,很多還是我的老師呢。"

隨著日本社會逐漸西化及受現代化的影響,象征傳統東洋文化的日本藝伎人數正日益萎縮。據報道,日本隻剩下200多名藝伎,舞伎(即未行成人禮的藝伎)更減少至20多名,與十八世紀江戶時代盛世時的數千名相比,可謂天壤之別,一代名藝伎中村喜春的離世,在某種程度上,也正象征著藝伎表演在日本的日漸式微。

藝伎訓練漫長艱苦

耗時5年苦練詩書琴藝,過了30歲就要降等級。

日本藝伎產生于17世紀的東京和大阪。最初的藝伎全部是男性,他們在妓院和娛樂場所以表演舞蹈和樂器為生。

結婚需先引退

在藝伎業從藝的女伎大多美艷柔情,服飾華麗,知書識禮,尤擅歌舞琴瑟,主業是陪客飲酒作樂。藝伎業是表演藝術,不是賣弄色情,更不賣身。藝伎雅而不俗之處,不僅在于它與妓有別,而且在于它的不濫,不相識的人很難介入,大都是熟人或名士引薦。藝伎大多在藝館待客,但有時也受邀到茶館酒樓陪客作藝。

老年謀生艱難

隻能作為年輕有名的藝伎的陪襯。至于年老後的出路,大多不甚樂觀。比較理想的是嫁個富翁,過上安穩生活,但這是極少的。一些人利用一技之長,辦個藝校或藝班,也很不錯。當然也有不少人落俗為傭,甚至淪落青樓

文化現狀

做"名伎"要付出艱苦努力

記者探訪的位于東京都的向島,僅存的6大"花柳界"之一。共有可以提供藝伎服務的18家料亭(即高級飯店)。共有156名藝伎在這裏居住和生活,年齡在18歲到80歲不等。按照傳統,藝伎必須屬于某個"組合"。然後通過"修業"也就是訓練才能走向酒宴或者登台表演。"向島墨堤組合"既是藝伎的管理組織,也是培養訓練所。在這裏,記者帶著新奇又興奮的心情參觀了藝伎的訓練,也進一步理解了這個"藝"字的真正含義。

"藝"字包含的內容

優雅的藝妓優雅的藝妓

在入口處,記者看到排列非常整齊的"木屐",大玻璃窗上掛滿了寫著藝伎名字的小木牌,讓人感到這裏井然有序。走進內部則聞鼓樂陣陣,笛聲悠揚。在一個房間裏,7名身穿素樸和服的女性正在翩翩起舞,組合事務局長介紹說,這是她們在接受專業的日本舞訓練。果然室內靠牆端坐著一位和服男子,不時威嚴地向舞者們發出命令,提醒她們要讓身段柔軟輕盈。另一個房間的藝伎們則在練習演奏,有敲鼓者,有吹笛者,各個正襟危坐、十分認真。鼓樂練習的旁邊是歌謠教室,兩位藝伎在練習三弦,並在老師的指點下吟唱日本歌謠。歌聲溫厚婉轉,抑揚頓挫傳遞著傳統的韻律。在這個小小的"組合"裏,藝伎們隻要可能,就要吹拉彈唱樣樣都學,直到精通。所以,一個簡單的"藝"字包含的內容卻十分深遠,要想精通並成為"名伎",也許要花上她們一生時間!

在一個帶有舞台的大單間,記者觀看了藝伎的舞蹈表演,也是她們在"工作"時的真實狀態。隻見年齡不同的大小藝伎,化了濃妝,身穿鮮艷的和服,簡直與練習的時候判若兩人。表演間隙,記者與一個叫"橘子"的年輕藝伎攀談起來。她才22歲,18歲進入"花柳界",立志成為藝伎。她說自己幾乎沒有休閒的時間。早晨9點左右起床,然後就到這裏進行訓練,午飯後回到家中,洗澡並開始準備化妝,一般下午6點左右就要"陪客"了。深夜2點左右才能下班,回宿舍休息。她說藝伎不僅要歌舞樂全能,還要學會接待客人,訓練說話的技巧,讓客人開心。記者問她,做藝伎有什麽煩惱嗎?她笑著說主要是喝酒太多,會損傷身體。所以,要時刻服葯以保護自己的肝髒。她的很多姐妹都是這樣的。

讓女性更加嫵媚

仔細端詳藝妓的妝容,雖然臉部都是白的,眼角卻被點上紅色,而手上則什麽妝都沒有。一位年齡大些的藝伎說,那點紅色沒有特別意義,隻是讓女性更加嫵媚。一旁的舞蹈老師補充說,藝伎臉部之所以塗得非常白,是因為過去沒有電燈,都是蠟燭,隻有塗成那樣才能使人看上去更漂亮。至于藝伎的手沒有塗白,則是為了顯示藝伎的清潔,好在提供餐飲服務時讓客人放心。

逐漸消失的文化風景

日本藝妓日本藝妓

藝伎社會有著非常規範的各種戒律。比如女人不能結婚,但是可以找個男人當"旦那(資助者)"。為了避免競爭,一個男人隻能做一個女人的"旦那"。傳說在"丙午年"出生的女性會給男人帶來災難,不宜結婚。結果很多日本女性就因此被父母送入了花柳界,獨身一生。正因為藝伎能歌善舞,又恪守貞節,很多達官貴人都對她們愛慕有加。

隨著時代的變遷,日本類似的戒律已經不存在了。由于藝伎訓練嚴格,生活辛苦,再加上是以取悅男性為主的服務業,所以這一行業已經成為一種夕陽產業,人數越來越少。真正稱得上藝伎的人也就200多個。京都是最大的藝伎聚集地,目前共有5條"花街"(即藝伎雲集的地方)。日本的"觀光京都網"還專門推出了一種與舞伎共餐的特殊服務。所謂舞伎就是還沒有"畢業"的藝伎。因為比藝伎年輕,所以很受歡迎,價格也十分昂貴。在高級料亭就餐再找一名舞伎陪同的話,費用高達7500日元,服務時間是90分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