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文

藏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藏語支。分布在中國西藏自治區、四川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和甘孜藏族自治州、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青海和雲南迪慶藏族自治州四個地區。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不丹四個國家,也有人操藏語。藏文字母有上加字、下加字等垂直拼寫法。為了翻譯佛教梵文咒語,藏文字母與梵文字母有完全的對應關系。
  • 中文名稱
    藏文
  • 外文名稱
    Tibetan
  • 讀音
    Zàng wén
  • 分類
    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藏語支

概念

藏文 Tibetanwriting見藏語。藏文指的是藏族使用的藏語文。藏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支,除了中國境內的藏族外,在尼泊爾、不丹、印度境內也有一部分人使用藏語。藏語主要分衛藏、康、安多三大方言區。盡管方言各異,讀音不同,但藏文仍然是統一的,書面語通用于整個藏族地區。

歷史簡介

藏文作為藏族人民的書面交際工具,歷史之悠久在國內僅次于漢文。它是一種拼音文字,屬輔音文字型,分輔音字母、母音符號和標點符號3個部分。其中有30個輔音字母,4個母音符號,以及5個反寫字母(用以拼外來語)。由于藏文語音經過千多年演變,而書面語的正字法不變,另藏文拼寫變的非常復雜,以標準藏語拉薩話為例,拼寫的時候是以不同的輔音字母的“加字”來表示不同的音調,藏文拼寫雖然復雜,但拼寫都很規則,隻要經過兩個月的強化訓練就可以掌握藏文的拼寫,見到藏文就知道讀音,雖然不一定知道它的意思,藏文不象世界上拼寫和讀音最不規則的語言英語那樣拼寫無規可循,重音不固定。所以學藏文拼寫還是比學英文拼寫簡單。

藏文

輔音字母每4個字母為一組,共7組半。每個字母的實際讀音古今有別、方言有異,但均附帶有一個母音a。母音字母,意為”悅耳的字”,是相對于輔音字母而言的。因母音發音時無阻礙,悅耳動聽而得此名。標點符號,意為“分界線”或“分界符號”。藏文標點符號形體簡單、種類極少,而且,其使用規則也與其他文字的標點符號有別。藏文標點符號共有6種形式,其中音節之間的隔音符號使用頻率最高。此外,還有雲頭符,用于書題或篇首;蛇形垂符,用于文章開頭處;單垂符,用于短語或句終;雙垂符,用于章節末尾;四垂符,用于卷次末尾。隨著社會的發展,為便于更加準確地表達語義,藏文中已開始借鏡並使用西方文字的標點符號。

字形結構

藏文字形結構均以一個字母為核心,其餘字母均以此為基礎前後附加和上下疊寫,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字表結構。通常藏文字形結構最少為一個輔音字母,即單獨由一個基字構成;最多由6個輔音字母構成,母音符號則加在輔音結構的上、下、正中。核心字母叫“基字”,其餘字母的稱謂均根據加在基字的部位而得名。即加在基字前的字母叫“前加字”,加在基字上的字母叫“上加字”,加在基字下面的字母叫“下加字”,加在基字後面的字母叫“後加字”,後加字之後再加字母叫“再後加字”或“重後加字”。藏文30個字母均可作基字,但是,可作前加字、上加字、下加字。後加字的字母均有限。再後加字,在文字釐定中已經取消,隻出現于文獻中。

藏文

書寫習慣

藏文書寫習慣為從左向右。字型分兩大類,即“有頭字”和“無頭字”,是根據字型的不同形式而得名。有頭字相當于楷書,常用于印刷、雕刻、正規文書等,無頭字相當于行書,主要用于手寫。無頭字又可細分為“粗通”(tshugs-thung),意為“筆畫短促”;“粗仁”tshugs-rin),意為“筆畫長”;“珠雜”(vbru-tsa),是一種筆畫轉折處棱角突出的行書字型。還有一種書寫迅速、筆畫簡化的草寫體,藏文叫“丘”(vkhyug),適合速記,其形體與印刷體差別甚大。衛藏地區盛行無頭字,安多地區盛行有頭字。

辭彙構成

松贊幹布的治理下,吐蕃經濟一天比一天發達,實力一天比一天雄厚。不過有一個大問題讓他非常惱火,就是吐蕃當時有文字,但沒有統一的文字,沒有辦法發布政令,沒有辦法書寫法律,沒有辦法翻譯佛經,也沒有辦法和周邊鄰近的邦國進行書信聯系。不少國家派來使節,送來豐厚的禮品,還有用各種文字寫的書信。吐蕃王臣們也給他們準備了回禮,不過沒有辦法寫回信,隻好通過翻譯口頭回答幾句,就把使節們打發走了。

其實,松贊幹布從繼位開始,就想創製吐蕃人自己的文字,先後派出過幾批大臣,帶著大量的金砂、金粉,到南亞、西亞學習文字的創製方法。去的人,有的在途中被強盜殺害,有的在森林中被老虎吃掉,有的中暑得熱病死亡。剩下幾個,都是兩手空空地回來了。

後來,松贊幹布想起了一個能人,名叫吞米·桑布扎。他從小聰明伶俐,又有吃苦精神。松贊幹布特意把他召進紅山宮,鼓勵又鼓勵,囑咐又囑咐,說我們吐蕃沒有文字,好比一個人沒有眼睛,一個武士沒有刀劍,走夜路沒有燈。你一定要把造字的方法學回來,這是造福子孫後代的大事情。他給吞米滿鬥金砂和金粉,讓他帶著作為拜師求學的禮金;又給他充足的龍腦、冰片、檀香木等葯片,準備在途中祛暑防病。

吞米·桑布扎出發以後,松贊幹布特意在吉雪沃塘北面的娘熱溝口修築了一座9層樓的宮堡,取名叫工噶瑪如,準備吞米·桑布扎學成歸來後,住進裏面安心創製藏文。

再說吞米·桑布扎和他的同伴,離開了吉雪沃塘,經歷千辛萬苦,翻過冰雪覆蓋的喜馬拉雅山,騎著大象走出了老虎出沒的森林,走遍南亞各地,最後找到了精通聲明和文字學的大師婆羅門李敬,獻上金砂金粉,恭恭敬敬地提出了創製文字的請求。婆羅門李敬被他的熱誠和意志所打動,答應收他為徒。吞米·桑布扎在李敬身邊整整3年,學會了梵文、烏爾都文等南亞文字,又學習了文字的創製方法,最後帶著寶雲經、寶篋經、大悲蓮花經等經書佛典回到了吐蕃。

松贊幹布熱烈歡迎吞米·桑布扎學成歸來,親自把他送進北郊的工噶瑪如宮堡,讓他在裏邊集中精力創製文字。吞米·桑布扎住進去以後,從此閉門不出,像喇嘛修禪一樣,獨自一人在裏邊待了很多個夜晚和白天。終于有一天早晨,他派人報告:藏文已經創製出來了!松贊幹布像撿到馬頭那樣大的金子一樣高興,立刻帶領各位大臣騎馬趕到北郊。吞米·桑布扎已經把創製好的藏文字母大楷、小楷、大草、小草,書寫在周圍的岩石上。他說,我仿效蘭扎文創製了藏文楷書體,仿效烏爾都文創製了藏文草書體,藏文字母共有30個輔音,4個母音,能拼寫出藏人所有的語言,表達藏人所有的意思。松贊幹布說,感謝大臣吞米·桑布扎,他為我們吐蕃立了大功,他給我們吐蕃人民帶來了大恩大德。不過,文字隻有吞米一個人會寫會念會使用不行,它要在我們整個吐蕃範圍裏流行,特別是我和大臣們要帶頭熟悉和使用。今天我當著大家的面,拜吞米·桑布扎為師,第一個學習和掌握藏文。

從此以後,松贊幹布把王政委托給幾位大臣處理,自己住進工噶瑪如宮堡跟吞米學習文字,據說這一學就是整整4年。在這期間,松贊幹布不但學會和精通了藏文,還和吞米·桑布扎一起製定了十善法,這是用吐蕃文字寫成和頒布的第一個法律條文,也就是所有藏人都要遵循的道德規範。

在一個吉祥的日子,吐蕃臣民百姓歡聚在吉雪沃塘,表演各種歌舞戲曲,慶祝藏文的創製和十善法的誕生。松贊幹布親自把吞米·桑布扎介紹給全體臣民百姓,稱贊他是吐蕃了不起的賢臣。藏文古史《賢者喜宴》中這樣寫道:

藏人之中七賢人,

吞米高為第四賢,

七賢絕非一般高,

首位當推大譯師,

藏人總抱大恩情,

焚香頂禮理應該。

語言特點

【藏文的三次釐定】

每種文字創製之初都不可能十分完善,需要在運用中不斷總結經驗,逐漸規範,日益完善,藏文同樣有一個發展過程。據藏文史籍記載,藏文在歷史上曾進行過3次較大規模的釐定規範,分別是8世紀中葉—9世紀初葉,9世紀中葉,11世紀初葉。

從8世紀中葉墀松德贊(730—797)至9世紀初葉墀德松贊(?—815)時期,是藏文的首次釐定規範時期。這一時期出現了著名的九大譯師,其中白若雜納根據當時譯語的發展和規範需要,編寫了規範譯語的翻譯工具辭書《梵藏詞典》。這是藏文辭書史上的一個裏程碑。

吐蕃贊普墀祖德贊(熱巴巾,803—841,即漢文文獻《唐書》所記的可黎可足)時,集藏、印著名譯師,專設譯場,統一譯名,規定譯例,校訂舊譯經典,新譯顯密經典,進一步對藏文進行規範。藏史稱此為第二次釐定規範。這次規範中形成的藏文結構、拼寫規則、創造新詞語、表達新概念的規則至今未變。

對這次規範,藏文史籍如《賢者喜宴》中記載得比較詳細,主要內容有:第一,頒布釐定新詞術語的“法令”,確定工作主持人為缽闡布·貝吉允丹和定埃增二人。第二,確定了翻譯的三大原則,即翻譯要符合聲明學理論原則;譯文要忠實原文;譯文要通順易懂。第三,製定了音譯、意譯、直譯和改譯的方法。其中音譯規定:難以解釋的虛字詞或聲明理論不宜意譯的採用音譯;多義詞不能按它的某一義來譯時,採用音譯;一些詞意容易使人發生誤解或有歧義的,採用音譯。第四,規定4條註意事項。尤其規定,各譯場不得按各自方言土語翻譯和創造新詞術語,必須使用釐定規範了的語言;若確要創新字詞,必須理由充足而有根據,新創造字詞必須由贊普下詔批準後,方能使用。

這次文字釐定,嚴格而謹慎,成效很大。當時噶瓦·拜則、焦若·魯益堅參、相(尚)·益西德針等藏族譯師與印度班智達孜納彌札、達納希拉對舊譯典籍進行修訂,同時就顯密乘典籍如何譯法提出了處理方法,撰寫了《語合二章》,確立了聲明理論與藏語文互相吻合而又易懂的翻譯原則。還對藏文辭彙不規範以及譯語中存在的混亂現象,蒐集整理編輯了一部標準的藏梵文對照詞典《翻譯名義大集》,共收詞語9565條,分283個門類,此書後收錄于藏文大藏經的丹珠爾部雜部。這一時期,吐蕃從天竺聘請了很多班智達來藏,與本土大譯師一起,按照規範了的藏文翻譯編寫了豐富的文獻典籍。

墀祖德贊時期對藏文的新規範,影響很大。目前通行的藏文基本保留了這一個時期修訂後的文字型系。某些原則和規定,至今仍閃爍著光芒。如上述第二條內容完全符合現代翻譯要求的“信、達、雅”三原則;關于音譯的原則規定也完全適用于現代。

吐蕃末代贊普達磨的五世孫阿裏古格王意希沃之子大譯師仁青桑布(958~1055)同入藏的天竺班智達善護、德護、智護一起,共同修訂文字,釐定新譯語。藏史稱此為第三次釐定規範。

藏族歷史上的幾次文字改革,採取了調整藏文字母體系、簡化正字法、規範詞語,並立法推行等措施,不僅促進了藏文的標準化和規範化,還對藏文的統一和推廣套用,以及藏族文化的發展都起到了積極作用。

使用地區

目前,藏文在藏族地區得到廣泛推廣和使用。以藏文教學的學校遍及整個藏族聚居區,全國藏文報刊有20多家,報出版藏文書籍的出版社有8家,承印藏文書報的現代化印刷廠有20多家。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于2000年6月發布的《西藏文化的發展》中對藏語文在西藏的使用和發展作了全面、扼要的介紹,我們不妨摘錄于此,從中可以管窺藏文在藏族地區使用的情況。

西藏自治區是藏族聚居地區,藏族人口佔95%以上,藏語言文字是全區通用的語言文字。西藏自治區高度重視依照《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維護和保障藏族人民學習、使用和發展本民族語言文字的權利,先後于1987年和1988年頒布實施《西藏自治區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若幹規定(試行)》和《西藏自治區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若幹規定(試行)的實施細則》,將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工作納入法製化的軌道。西藏各級政府依法落實保護和發展藏民族語言文字的規定,在保障藏族人民學習和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權利的同時,使藏語言文字隨著政治、經濟、文化事業的發展而得到不斷的發展。

藏語言文字在西藏社會生活各個方面得到廣泛使用。1959年民主改革以來,西藏自治區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決議、法規,西藏各級政府和政府各部門下達的正式檔案、發布的公告都使用藏漢兩種文字。在司法訴訟活動中,對藏族訴訟參與人,都使用藏語文審理案件,法律文書都使用藏文。各單位的公章、證件、表格、信封、信箋、稿紙、標識以及機關、廠礦、學校、車站、機場、商店、賓館、影劇院、體育館的標牌和街道名稱、交通路標等均使用藏漢兩種文字。

目前,西藏自治區的廣播電視每天藏語播出時間達20多小時。1999年10月1日西藏電視台衛影片道開播之後,每天都播放藏語節目和藏語譯製片。電影堅持面向基層、面向農牧區,每年保證有25部新譯製的藏語電影在各地放映。藏文圖書報刊發展很快,僅1989年以來的10年間就出版藏文圖書441種,許多高質量的藏文圖書還在國內外獲獎。據統計,西藏現有藏文雜志14種,藏文報紙10種。《西藏日報》藏文版每天出版,大量稿件直接用藏語文採寫、編輯,此外還投巨資建立了電腦藏文編輯排版系統,結束了鉛字排版的歷史。《西藏科技報》和《西藏科技信息報》都創辦了藏文版,深受廣大農牧民歡迎。西藏所有文藝團體都用藏文創作節目,用藏語表演。

藏語文學習依法得到保障。西藏自治區教育系統全面推行以藏語文授課為主的雙語教育體系,已經編譯出版了從國小至高中所有課程的藏文教材和教學參考資料。

隨著時代的進步和社會的發展,藏語文的辭彙和文法得到不斷充實、豐富和發展。藏文專業術語規範化及信息技術標準化工作取得了重大進展。藏文編碼已正式通過中國國家標準和國際標準,藏文的信息化正在走向世界。

部分材料出自【中國藏學網】

藏文是一種相當發達的文字,用藏文寫成的古代文獻浩如煙海。公元13世紀元世祖忽必烈下令在國中推行一套新創成的“蒙古新字”,或者叫“八思巴蒙文”,就是在藏文字母影響下產生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