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訣

藍訣

郭敬明小說《小時代》中的男配角,職業為《M.E》雜志原財務總監現廣告部運營總監顧裏的助理,樣貌帥氣。

  • 中文名稱
    藍訣
  • 外文名稱
    Jack
  • 職業
    原財務總監,現總監助理
  • 家世
    良好,父親擁有公司
  • 常用品牌:
    Hermes
  • 性格
    溫和負責,敬業,有紳士風度

書籍介紹

藍訣是郭敬明小說《小時代》中的一個男配角,在《折紙時代》出現。本書目前完結。最新為《小時代3.0刺金時代》。

《小時代1.0折紙時代》于08年10月1日單行本上市。

《小時代2.0青銅時代》于09年12月30日單行本上市。

《小時代1.5青木時代》(為1.0的漫畫版本) 2010年3月5日 voi.01 vol.02 上市

顧裏應聘助理時第一次出現,是顧裏的助理。(見《折紙時代》255頁)在《虛銅時代》中,曾描述藍訣調查顧裏,和Kitty一起向宮勛匯報(見《虛銅時代》100頁)Neil和顧裏的助理藍訣也關系曖昧,但是藍訣喜歡的是女生。

人物資料

中文名:藍訣

英文名:Jack

工作:《M.E》雜志原財務總監現廣告部運營總監顧裏的助理

藍訣

家世:良好,父親擁有公司(見《折紙時代》255頁)

常用品牌:Hermes

喜歡的食物:不詳

性格:溫和負責敬業,有紳士風度。

​人物關系

藍訣&Neil: Neil的表姐顧裏的助理。曾和Neil在崇光的生日會上共處一室。在顧裏邀約的聚會告訴Neil自己喜歡女生。Neil和藍訣關系曖昧.

藍訣&林蕭:好朋友,同為公司助理。林蕭也是藍訣上司顧裏的好友。

藍訣&Kitty:好朋友,曾一同調查過顧裏,為宮勛(宮洺的父親)工作。[1]

藍訣&顧裏:顧裏是藍訣的上司,藍訣是顧裏的助理

藍訣&南湘:相識,南湘為藍訣上司顧裏的好友。

藍訣&唐宛如:相識,唐宛如為藍訣上司顧裏的好友。

藍訣&宮洺:宮洺是藍訣的領導,藍訣曾經為宮洺調查過顧裏任職時,開啟的公司檔案。藍訣也是宮洺對付顧裏的一個重要棋子。

出現場景

1.藍訣在廚房裏,把那個巨大的蛋糕從盒子裏拿出來,然後把生日蠟燭一根一根地插到上面。

Neil走進廚房倒水喝的時候,他問:“要幫忙麽?”

藍訣轉過頭來,微笑著對他說:“不用了。”

Neil拿著水杯,靠在餐桌邊上,對藍訣說:“你的名字聽起來很復雜。”

藍訣想了想,對Neil這個在美國長大的人來說,確實有點復雜,他說:“你可以叫我Jack。”

“I am Neil!”Neil伸過手去,對他自我介紹著。

Neil看著面前穿著Dior窄身西裝的藍訣,和他脖子隱隱透出的紫色Hermes真絲男式領巾,聞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Dolce&Gabbana味道的香水(這和Neil用的香水是一樣的),饒有興趣地上下打量起面前這個清秀的男生來。

他揚起一邊的嘴角,有點壞笑地問:“Jack,may I ask you a question?”

藍訣回過頭,抬起手,把手背上不小心碰到的奶油放到舌頭上,舔了舔,然後看著面前這個英俊的混血兒,歪了歪頭,甜美地笑著“Sure。”

Neil轉身關上了廚房的門。

2.NEIL把一瓶遞給藍決,揚起嘴角問他:"OPEN IT NOW?"

藍決回過頭來,對他擺擺手指,咬著嘴唇笑著:"NO."

3.Neil和唐宛如還有藍訣三個人,站在Neil的小跑車面前,發愁。 隻有兩個座位,卻有三個人。

藍訣把手插在口袋裏,聳聳肩膀,一邊站在寒冷的空氣裏吐著白氣,一邊看著Neil那張在夜色裏顯得更深邃的側臉,說:“要麽你送唐宛如吧,她是女孩子。我要麽等等著,看能不能叫一輛計程車過來。”

深夜裏佘山世貿庄園,很少有計程車出沒。能主宰這裏的人,車庫裏一般都停著豪華轎車,轎車裏坐著二十四小時時時刻刻等待著召喚的戴白手套的司機。

藍訣拿出手機,準備查一下計程車的叫車電話

唐宛如看著Neil,憂心忡忡的問他:“你說這孤男寡女的……我坐你的車沒事兒吧?人家還從來沒有這麽親密的和異性接觸過……”

Neil看著唐宛如,舉起手:“姐姐,隻是讓你坐一下我的車而已……”

唐宛如抬起頭,認真地問Neil:“那你保證不玷污人家?”

Neil轉過頭來,問藍訣:“玷污是什麽意思?”

下一個鍾頭,藍決就坐在了Neil的副駕駛位子上。

4.車內的氣氛迅速地尷尬起來。悶熱而狹小的車內環境,讓Neil渾身燥熱。他把身上的羊絨毛衣脫了下來。隻穿著白色的襯衣,想了想又把衣服穿上了。他回過頭去,想隨便和一言不發的藍訣說點什麽,結果剛回過頭,就看見滿臉通紅的藍訣,他低著頭,看上去又著急又生氣,長長的睫毛把他的眼睛裝點得楚楚動人。Neil喉結捲動了一下,他扯了扯領帶,放松了下領口,剛要說話,就看見藍訣轉過頭來,用一張像紅番茄的臉,害羞而小聲地對他說:“我...要上洗手間了...”

5.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我們迎面碰到了正從他的保時捷跑車裏下來的Neil。他懷裏抱著一個墨綠色的精致紙袋——一看就知道是剛剛從久光樓下的超市買回來的各種食物,裏面綠油油的蔬菜和被幹冰包裹著的各種海鮮。我每次看見這個奢侈的超市專用的這種沒有提繩隻能抱在懷裏的紙袋,我都特別憤恨,幹脆直接在袋子上印一個特大的“貴”字算了!

我剛要和Neil打招呼,結果,車的另外一邊,一個穿著黑色小西裝的帥哥下車了,我兩腳一軟,“嘿,林蕭”,英俊的藍訣抬起手對我打招呼——他的懷裏抱著另外一個同樣的墨綠色紙袋,他站在保時捷旁邊的樣子讓他顯得像一個養尊處優的小少爺。

在暈眩的同時,我的某種雷達又啓動了。這種雷達在高中時候每次看見簡溪和顧源時都會啓動,而現在,我看著站在我面前的Neil和藍訣,這種雷達又滴滴答答地響了起來。我回過頭,正好對上南湘火熱的目光,我明白,她的雷達也啓動了。

不過,我迅速的從這種腐敗的思想裏醒悟了過來,我問NEIL:“藍決怎麽會在這裏啊?”

可能是我的語氣太過直接而顯得非常不客氣,藍訣一瞬間有點尷尬:“啊……

Neil在超市裏正好遇到我,然後他說顧裏晚上有一個聚會,就順便邀請我一起過來了……如果不方便的話,沒關系的末尾正好回家也不遠。”

Neil看了看藍訣,覺得特別過意不去,于是沖我惡狠狠地吼了句:“林蕭你怎麽了你?他是我請來的,而且,就算不高興也輪不到你吧?”

我看了氣鼓鼓的Neil一眼,心裏想“你這個見色忘義的小崽子,你讓顧裏的助理參加一個‘宣布顧裏被解僱’的晚宴,多精彩啊。”我翻了個白眼,也懶得說什麽,心裏想,愛誰誰吧。我已經做好了死在這個別墅裏的準備。

于是我隨便敷衍了一下:”喔不是,因為顧裏說這是一個家庭聚會嘛,所以我怕藍訣尷尬。我當然高興了。‘我特別喜歡藍訣!’“我在最後一句故意加重了語氣,陰陽怪氣的對Neil說。Neil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簡溪忍不住在我身後輕輕笑了下,伸過手揉揉我的頭發,“你啊。”我回過頭,陶醉在他寵溺的笑容裏,南湘一直都是我的好戰友,于是她也補了一句:“是啊,‘我也特別喜歡藍訣!’”她說的更加妖媚動人,聽得我一身雞皮疙瘩。

不過,下一秒,我剛剛“家庭聚會”的謊言,就如同肥皂泡般破滅了。宮洺那輛黑色的賓士筆直的開進了我們的小區。開過我們身邊的時候,他還把車窗搖了下來,用他那張白紙一樣的面容,沖我們皮笑肉不笑的點了點頭,算是勉強打了個招呼。

我瞬間就尷尬了,于是拉著簡溪和南湘趕緊朝家裏走去。

留下身後在暮色裏燒紅了臉的Neil和藍訣。

6.“喝啤酒嗎?”藍訣說著,自顧自的朝街邊的自動販賣機走過去。他從口袋裏掏出錢來準備塞進投幣口,剛掏出來,就被Neil一把拉向身後,“我來。”Neil’買好了兩罐啤酒,塞了一罐到藍決手裏。

“你還挺大男子主義的。”藍訣拉開拉環,咧著嘴笑笑,嘴唇薄薄的,看起來非常英俊。

“那當然。”Neil挑了挑眉毛,表情有點生氣,像是對方問了個答案很明顯的問題。

“對了,”Neil的喉結上下捲動了幾下,咽下幾口啤酒,“你喜歡男孩兒還是女孩兒?”他問完之後也沒敢看藍決,隻是把目光投向街道前方的路燈。他的睫毛緊張地抖動著。

“哈,幹嗎問這個?”藍訣笑著,臉龐的線條變得溫和起來,“難道你看不出來麽?”

Neil仿佛象牙般的皮膚在夜色裏紅起來,“看不出來。”他尷尬的聳聳肩膀。

“我還以為你知道,”藍訣低著頭,有點不好意思,但隨即大方的勾過Neil的肩膀,“這不是很明顯的麽。”

Neil感覺到攬過自己肩膀的藍訣的手臂溫度,他的全身的毛孔瞬間收縮起來,他在喉嚨裏咳嗽幾聲,壓抑著細心裏開心的像要爆炸開來的喜悅,平靜地說:“嗯是啊,是很明顯。”說完,他輕輕地伸出手,攬過藍訣的腰。

“那當然,”藍訣的笑容燦爛極了,他襯衣領口在夜色裏敞開著,傳來帶著體溫的香水味到,“我一直喜歡女孩兒。”

7..藍訣把契約推到他的面前,臉上是英俊的笑眯眯的表情,和面前模特那張臉不相上下,他溫柔地說:“簽了吧。你和她鬥,還早著呢。你要知道,她16歲的時候,就成功地讓他爸爸簽了一份規定必須每一年給她買一個LV包包的契約,並且那份契約律師看了,是真的具有嚴密的法律效應的。”

8.我拿著咖啡推開顧裏辦公室的門,令我意外的是,我沒有看見他。我望著他辦公室裏空蕩蕩的椅子,問門口的藍訣,“顧裏人呢?”

“去顧源辦公室了。你找她有事兒啊?”藍訣從他助理位置上站起來,禮貌而又溫文爾雅的看著我微笑。他穿著一件筆挺的白色襯衣,因為工作的關系,袖口稍稍的挽起來露出漂亮的小手臂和同樣漂亮的黑色Hermes手表。他黑漆漆的眼睛即使在空調房間裏,看起來也一點兒都不幹澀,濕漉漉的別提多動人了。我心裏嘆了口氣,非常能夠理解Neil那個小騷狐狸看見藍訣時的感受,我們女孩子彼此之間最了解了。(.....)

“沒事。”我把咖啡放在藍訣桌子上,“宮主編讓我送一杯咖啡過來給顧總監。她回來你告訴她是宮主編送的就行了。”

“好的。”藍訣沖我比了個“OK”的手勢。

我剛要轉身離開,一斜眼,看見藍訣椅子靠背上搭著的一件Chanel男裝襯衣,我立刻轉身立正,沖著藍訣意味深長的問:“為什麽Neil的襯衣會在這兒?”

藍訣一看就是個老實孩子,立刻慌了手腳,防御系統嘩啦啦擊垮了,“啊.....昨天我們看完電影,因為正好就在我家附近,太熱了,他就到我家洗了個澡,我借了件我的T恤給他穿,他換下來的襯衣就忘在我家了.....我想帶來公司,讓顧裏帶給他....”

我看著面前的藍訣,他此刻滿臉通紅,目光一片亂閃,仿佛受驚的小鹿。他其實完全可以不承認的,因為,雖然我心中百分百肯定這件Chanel襯衣就是Neil的,因為內地還買不到Chanel的男裝,Neil上次去巴黎玩兒回來之後,穿著這件全球隻有兩件的襯衣在我面前顯擺了好幾天,他甚至做出了重大的犧牲:他連著兩天穿了這件襯衣。

但是藍訣完全可以說是宮洺的衣服——我絕對相信宮洺有這個本事。如果他願意,就算全球隻有一件,那也肯定是穿在宮洺身上而不是Neil身上。但是藍訣卻選擇了在我面前面紅耳赤、支支吾吾,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Neil不曾偷。

.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