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童謠

薯童謠

《薯童謠》是韓國SBS自2005年9月推出的月火劇,亦為SBS創社15周年特別企劃劇。該劇是導演李丙勛再次攜手編劇金榮昡繼《大長今》之後又一以歷史為題材的作品。由趙顯宰,李寶英,柳 鎮、金英浩鄭善敬等主演。

該劇以韓國百濟時代重科技重實用的歷史為背景,描述了薯童美麗的夢想之路,同時也講述了朝鮮半島三國時代的歷史人物百濟武王與新羅善花公主的跌宕起伏而又不乏兒女柔情的一生逸事

  • 主演
    趙顯宰,李寶英
  • 集數
    55集
  • 類型
    勵志史詩長劇
  • 首播時間
    2005年9月5日
  • 出品公司
    韓國SBS
  • 製片地區
    韓國
  • 導演
    李炳勛
  • 編劇
    金英憲
  • 中文名
    薯童謠
  • 外文名
    서동요
  • 香港首播
    2007年5月2日,粵語韓語雙語播放
  • 港版情況
    55集劇集台播放,70集翡翠台播放

劇情簡介

《薯童謠》劇中,武王為百濟第二十七代王威德王的第四個兒子,是威德王和舞扇宮女燕嘉謀所生。因為百濟宮廷鬥爭,燕嘉謀獨自一人扶養武王長大,取一字"璋"為名。因以賣白薯為業,故名薯童。後命薯童隨著百濟太學舍的木羅須博士學習研製器物。

後來一行人為躲避百濟王位繼承所發生的鬥爭,避難逃往新羅。在新羅時因有供應新羅王宮物品的機會,薯童(趙顯宰飾)得以進入新羅宮中,此時邂逅了善花公主(李寶英飾)。後因善花公主無意泄露了薯童等人的百濟人身份,致使太學舍技術工因而喪生。木羅須博士等人因而問罪于薯童,十年不讓其與之生活。

後薯童與善花公主重逢,愛意漸生。而薯童亦逐漸被木羅須博士等人所接納,專心研製器物,有多項重大的成就。後與善花公主私奔遭發現,薯童逃回百濟。在百濟時因才能逐漸受到百濟阿佐太子的賞識,薯童成為阿佐太子倚賴的智囊。而後善花公主因縱放百濟逃犯,被群臣抗訴以通敵罪名,而遭流放。善花公主逃至百濟,隱瞞身份,成為隋朝商人,幫助薯童。

後來得知薯童就是威德王的四子,善花公主便竭力幫助薯童恢復身份。在阿佐太子遭暗殺後,威德王秘密冊封薯童為無疆太子。但威德王後遭夫餘宣(金英浩飾)的手下黑齒平殺害,威德王的弟弟夫餘桂即位,是為惠王。于是薯童秘密地隱瞞自己的身份,侍奉惠王的女兒優永公主,並暗地籌謀復位大事。

分集劇情

第1集

一天,太學寺冶金技師木羅修看到了山上閃亮著的綠色光芒,隨著光芒的指引找到了一個青銅爐,在爐的蓋子上寫著"能在此青銅爐上點燃香火者,將成為一國之王並復興百濟"。威德王被舞女燕嘉謀的舞姿所迷惑,與她共同度良宵。百濟第26代成王陷入新羅的圈套,屍骨被埋在新羅的大街上任萬人踩踏,此事一直被百濟人視為最大的恥辱。直到百濟27代國王,威德王的侄子夫餘宣拼死潛入新羅將成王的遺骸請回百濟,才雪國恥。看到侄子的壯舉威德王不禁高興萬分,而一直貪圖王位的野心家海道住卻聲稱夫餘宣此舉犯了王家禁忌,要嚴懲夫餘宣,幸得威德王的心腹王久的機智,夫餘宣才僥幸躲過了一劫。3個月之後王久得知燕嘉謀懷孕後,為了鞏固威德王的權威,王久認為必須要除掉燕嘉謀和她肚子裏的孩子,但在木羅修的幫助下燕嘉謀死裏逃生。燕嘉謀找到威德王告訴他自己懷孕的事實,但此時已身不由己的威德王卻保護不了燕嘉謀和自己的孩子,無奈下威德王拿出一個五色夜明珠,告訴燕嘉謀如果生下的是男孩就來告知自己,如果生的是女兒就埋到五金山下面的湖畔。12年後,五金山腳下,燕嘉謀呼喚著兒子的名字--章。

第2集

燕嘉謀因為章(薯童)闖下的禍而被抓去質問。事後,章照料著被打傷的媽媽,並抱怨自己為什麽沒有爸爸,自己究竟是什麽人?燕嘉謀自覺無力管教性情惡劣的章,便讓章到太學寺找木羅休博士,希望能讓他管教章。誤以為木羅休就是自己父親的章,滿懷期待地去投奔木羅休,但是,當木羅修看到燕嘉謀寫的信後,出言侮辱了章,並將他趕了出去。在街上流浪的章偶遇一人,正是阿左太子,此時正遭到將威德王的弟弟扶植到王位的一幫人的追殺。章受此人之托送一封信送到宮中交給王久,並向王久談起自己的心願,並嘗試與王久達成協商,正當章要把信交給王久的時候,背後射來了一支暗箭…威德王和弟弟在舉行祭天儀式時,發生了種種不祥之兆。而另一邊章偷偷躲進了木羅修的房間看到了一個青銅製的大鼎,章好奇的伸手去摸大鼎,結果他一碰上大鼎,大鼎裏面就燃起了火光,回到自己房間的木羅修看到點著了的青銅鼎後想起了12年前的那個預言而興奮不已 。章在回家的路上偶然得知士兵圖謀除掉太學寺的人的訊息。

第3集

士兵們把太學寺重重包圍了起來,木羅修帶著麥道修等太學寺的學者們避難,而後面則是緊追不舍得要殺死木羅修和章的黑齒平所帶領的軍隊。木羅修在躲避追兵的時候不小心滾入了山谷失去了意識,良久才恢復了意識的木羅修看到了將近10餘年沒有謀面的燕嘉謀,兩人互相看著對方,不知道該說什麽。燕嘉謀將刻有自己名字的太學寺申表和證明章王子身份的五色夜明珠交給了章,告訴他要好好做人,木羅修一行人帶著章離開百濟,出發到新羅,而決心獨自一人留下來的燕嘉謀還是割舍不下自己的兒子而遠遠的追來,這時黑齒平的軍隊也追到了此地,雖然木羅修和章急忙調轉船頭要去救燕嘉謀一命,但還是沒有來得及救燕嘉謀,燕嘉謀死在了追兵的箭下 。到達新羅後,木羅修一行人因為章的失誤而被新羅軍抓了起來,金士欽問麥道修是不是可以做黃銅佛像? 緊張的麥道修卻說了一堆不相幹的廢話,結果被下令作為奴隸賣掉,幸虧木羅修又一次急中生智救了所有人的命,而金士欽在看到木羅修親手做的青銅鏡之後,對木羅修高超的手藝贊嘆不已,親自為木羅修頒發了代表新羅國國民身份的身份牌並在宮中為木羅修安排了職位。

第4集

章偶然看到了翩翩起舞的善化公主,隨即就被善化公主的美貌所迷住。得了相思病的章,茶飯不思。章不顧別人的反對跑去看善化公主,結果被公主身邊的侍衛們抓住而丟盡了臉面,此時章才知道自己日夜思念的女孩原來是公主。因為顏面盡失而懷恨在心的章作了一首歌,流傳了出去,希望能借此讓善化公主丟人。再次與章碰面的善化公主在知道章賣紅薯後,就稱他為"薯童"。在和善化公主相處期間,章的內心也慢慢發生了變化,章下定決心要成為媽媽說的那樣出色的人,並將媽媽給自己的太學寺申表送給了善化公主。曾經在百濟太學寺挑起"井水事件"的新羅間諜重作向金士欽匯報,不知道重作是探子的阿蘇地將太學寺亡命者們的所在地告訴了他,重作馬上向金士欽報考了此事,並帶領大隊人馬埋伏起來,此時木羅修察覺到了重作是間諜。金士欽與重作失去了聯系後不久就發現了他的屍體,並在他的屍體旁邊發現了新羅的身份牌,金士欽借這個線索抓住了章和範生。金士欽一直執著于抓捕太學寺的亡命者們,並從他們那裏學習掌握百濟先進的技術,而木羅修是他最想抓的一個百濟技術者,而他直到此時還不知道自己親手發給新羅身份牌的那個人正是自己千方百計地要抓的木羅修。章和範生任憑金士欽怎麽拷問也不吐露木羅修的所在地,範生終于熬不過酷刑而死亡,而章也是眼看著就要赴範生的後塵……

第5集

10年後,沙宅己樓得到木羅修的認可正式成為了技術者。而章在這十年間每一天都在向木羅修下跪請求他的原諒,但包括木羅修在內的所有人都不願原諒章。木羅修經過再三考慮後,終于答應章可以參加入學考試。章表憑借出色的表現考試成績得到了滿分,但大家卻都認為這個成績是章在考試的時候作弊取得的,事後大家才得知,章是靠平時偷偷看書學習才掌握了那些知識。眾人決定投票決定是否接受章。章發現沙宅己樓和自己的仇人金士欽見面而十分驚訝,章努力掩飾自己不安的神情,緊張地站到了沙宅己樓旁邊,所幸金士欽並沒有認出章來,平安無事完成了使命的章和沙宅己樓看到漢子們正在傳唱《薯童謠》。當真平王得知向民間傳播《薯童謠》竟然是善化公主之後,一怒之下將公主逐出了宮外,善化公主寫信給章約他見面……

第6集

章趕去和善化公主會面沿途落腳于一家客店裏,而善化公主一行人也恰好住到了這家店中。章和善化公主僅隔著一門,近在咫尺卻彼此都錯過了。而不知道章也在這個客店的善化公主正在謀劃著如何從監視自己的耳目裏脫身。木羅修得到了百濟阿左太子的密令,要製造出一把不會折斷的寶劍。木羅修發動所有人來做但也沒有能成功。此時章從啄木鳥那裏得到了靈感,提議劍身用有韌性的鐵來製造,而刀鋒處用堅硬的鐵製造。木羅修根據章的提議製造了一柄劍,所有人都被劍的鋒利所折服,而章也借此機會得到了木羅修的信任。

第7集

章被誣陷扣上間諜的帽子在眾人的毒打下險些喪命,僥幸逃過了一死的章遍體鱗傷,偶然間聽到了久違的《薯童謠》,章在歌聲的指引下找到了十年都未曾謀面的善化公主,但終因體力不支而暈倒在善化公主面前。在善化公主悉心照料章下,章恢復了意識。善化公主為自己十年前的所作所為向章誠懇地道歉,章並沒有難為善化公主大度地接受了公主的道歉。二人在一起回憶起小時候種種快樂的事情。章與公主道別後,在回去的路上遭遇幾名暴徒的襲擊,以章的武功很輕松打發掉了他們,原來這是善化公主為了考驗章的武功特意安排的。在認可了章的身手之後,善化公主任命章為自己的貼身侍衛。夫餘宣正在策劃利用阿卓傑取來謀害阿左太子。太學寺的阿卓傑取在夫餘宣和其黨羽的逼迫下,不得已向木羅修撒謊,結果他的此舉卻讓章擺脫了間諜的污名。

第8集

善化公主被飢餓的難民們所劫持,身陷險境。章設法穩定了難民們的情緒並答應他們自己一定會找出使土地變得肥沃的方法。章將石灰和蚯蚓撒在貧瘠的土地上,土地竟然真的變得肥沃起來,所有人都被章所創造的奇跡所折服。章終于將善化公主解救出來,雖然有驚但無險,但是章卻因身為侍衛卻沒能保護好公主而落下未盡職責的罪名,面臨掉腦袋的危機。幸虧在善化公主及時相助,章才保住性命。章深感自己不能勝任公主侍衛一職,謝絕了公主委托的新任務。章帶著五色夜明珠進入天齋。木羅修接到了威德王的心腹王久所寫來的秘信,得知威德王的病情越發嚴重,衷心的木羅修為了找尋治療威德王病症的特效葯而四處奔走。

第9集

章對威德王的病症的分析判斷他的病因出是由于過重的濕氣導致的,木羅修以及天齋的人們都驚訝于章的聰明才智。章思索著該如何排除濕氣的方法,最終發明了火炕。而善化公主依靠章研究的使土地肥沃的方法,重新獲得了父親真平王的信任,並獲準搬到真閣寺居住。百濟國的阿左太子為了躲避追殺,從日本逃亡到新羅來找木羅修,木羅修將可以利用火炕根治威德王病情的方法和特效葯交給阿左太子,委托他交給威德王。章受命擔任阿左太子的護衛,陪同他一起前往百濟。夫餘宣得知阿左太子歸國的訊息後,派出手下企圖除掉阿左太子。章和阿左太子在和刺客打鬥時,不小心誤拿了對方的五色夜明珠。

第10集

夫餘宣聽到民間流傳的言論後,掂量再三感到如果真的除掉了威德王和阿左太子,自己也會身陷困境,夫餘宣狠下心將派去刺殺阿左太子的手下全部殺掉,並裝出自己衷心護駕的樣子。多虧章的機智和勇敢,阿左太子平安無事地回到了百濟宮中。威德王的病情也靠著章的火炕逐漸好轉。章謝絕了阿左太子要將自己留在王宮的的好意,連夜趕回新羅,理由隻有一個那就是為了與善化公主相聚。金士欽告訴兒子沙宅己樓,目前有很多人在打善化公主的主意,讓他在別人下手之前早日向善化公主提婚。沙宅己樓在和公主見面後隱約感覺到,在公主心中已有了別的男人不禁萬分苦惱。從百濟回到新羅的章也終于得到了木羅阿修的認可成為了一名技術工人, 而一直在等著章回來的善化公主,這一天也失望地準備回宮去……

第11集

沙宅己樓看到善化公主和薯童相擁在一起的情景心中狂怒,一氣之下寫信給自己的父金士欽,要他派人殺掉所有天齋的人。善化公主與章見面的時候被毒蛇咬傷,隨時有生命危險,章不顧自己的安危為公主把毒吸出來之後自己也失去了意識。在旁邊看到這一切的沙宅己樓在章處于昏迷時,才現身出來慌忙地背著公主離開。章在外出時被揭穿使用假的身份牌而被抓了起來,幸好被金道函認來,因金道函因為非常的賞識章的才能,所以把章給釋放了。善化公主為了幫助章掩飾身份想盡了辦法……

第12集

章向善化公主坦白了自己是百濟人,這一事實給善化公主巨大的打擊。兩個人展開了激烈的論戰的時候,公主的侍衛徐忠出現製服了章,善化公主生氣的回到了王宮。善化公主偶然從父親真平王口中得知,十年前,百濟太學寺的學者們避難到新羅的事實,不僅如此真平王還告訴善化公主,金道函為了偷學百濟的先進技術現改名沙宅己樓潛入百濟學者中,得知這一切的善化公主突然意識到章現在處于非常危險的境地中……

第13集

沙宅己樓潛入木修羅的房間中四處翻找,後將一本書偷藏在身上轉身走出房間。當沙宅已樓盜得書後,認為經完成了自己潛伏的任務,決定派軍隊來夷平天齋時,書中的內容卻讓他大吃一驚,沙宅己樓在驚慌之下將書扔到了章的房中。木羅修發現書不見之後,將天齋所有人都叫來進行調查。木羅修發現沙宅己樓和章的手上都有因書上塗有的特殊物質而被染黑的痕跡,開始懷疑起這兩個人。木羅修將調查範圍縮小到章和沙宅己樓兩個人身上,並加緊對他們的審訊。善化公主為了通知章即將到來的危險,便服潛進了天齋。不巧遇到了沙宅己樓,沙宅己樓向公主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第14集

善化公主告訴沙宅己樓自己要和章一同離開,並謊稱是自己愛慕章偷偷拿走了木羅修的書,善化公主此舉同時救下了章和沙宅己樓。善化公主強拉著章離開了天齋,木羅修在公主懇切的請求下,也沒有阻攔遠去的兩個人,但沙宅己樓卻無法接受公主寧肯和一介平民私奔也不選擇自己的事實。沙宅己樓派出眾多手下去搜尋善化公主和章,而此時的善化公主和章則化裝成平民在一起生活。百濟的阿左太子為了在與新羅的戰爭中取得勝利,向高句麗請求援助。高句麗的使臣提出作為出面援助的代價,百濟要向高句麗上供中國隋朝才有的珍奇物品,阿左太子馬上下令木羅修盡快做出高句麗所要的東西,但此時新羅的軍隊已經部署在國境。夫餘宣不顧阿左太子的勸阻準備開戰……

第15集

善化公主的侍衛們最終還是發現了善化公主和章的行蹤,章身陷入了危險當中,情急之下善化公拿出了銀妝刀威脅眾人如果不放過章,自己就死在他們面前。侍衛們無奈下隻好放了章,但沙宅己樓的部下們卻仍在追蹤章。章在經歷千辛萬苦後終于回到了祖國百濟,但章剛一踏入百濟,就被當作新羅的密探而被抓了起來,慘遭嚴刑拷打。夫餘宣帶著士兵們攻打到新羅境內,卻落入了新羅軍設下的陷阱全軍覆沒。夫餘宣撿回了一條命逃回到城中,新羅軍乘勝追擊將整座城市都包圍了起來,危在旦夕時,章拼死在烽火台上點燃烽火叫來了援軍。

第16集

幸得章和其他囚犯們在烽火台發出了援助信號,整座城才從新羅軍的包圍中解脫了出來,但夫餘宣卻背信棄義地下令將章等人派往戰場。章同夫餘宣據理力爭,眼見章就要喪命在夫餘宣刀下的危機時刻,阿左太子及時出現挽救了章的性命。善化公主在沙宅己樓的幫助下研究出明光鎧的方法,並借此維持住了與高句麗的同盟關系。章被任命為先鋒,在章高超的戰術和戰略布置下百濟軍大破新羅軍,但章並不居功自傲,而將這一切功勞都歸功于阿左太子,阿左太子同章回到了百濟的王城,面見百濟威德王。

第17集

善化公主想出了一條計策以奪回在戰爭中被百濟佔據的領土。善化公主將百濟先代國王成王的黃金頭盔送到了百濟威德王手中,威德王看到這個頭箍才明白,夫餘宣上次從新羅偷回來的成王遺骸是一副假屍骨。善化公主提議用成王的遺骸換取被百濟奪取的領土。章受命于研究出辨別遺骸真偽的方法。到了談判這一天百濟的阿佐太子與新羅的善化公主坐到了談判桌上,章在旁邊的小屋為了辨別遺骸的真偽而努力工作著,此時章和善化公主都不知道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近在咫尺。沙宅己樓從木羅修那裏得到了肯定,被任命為博士。潛伏十餘年的沙宅己樓終于達到目的。沙宅己樓提議派兵剿滅天齋,善化公主下令要留下木羅修一條性命。新羅的士兵們襲擊天齋,而這時趕來救援木羅修一行人的章也及時出現,和新羅的士兵們展開了激烈的戰鬥。

第18集

沙宅己樓在混戰中被亂箭射中,但章並不知情這場殺戮都是他所策劃的,背起負傷的沙宅己樓奮力逃出了新羅軍的追擊,而新羅軍則為了救出沙宅己樓拼死追趕章,善化公主下令士兵們停止追擊。章背著沙宅己樓躲避新羅軍的追擊回到了百濟,木羅修也終于回到了闊別十年的祖國。阿左太子恢復了木羅修的官職,並任命他重新執掌太學寺。新羅真平王則因善化公主命令士兵門停止追擊而心生疑慮,下令秘密調查公主的行蹤,當真平王得知善化公主與章之間的事後大怒,將善化公主關在小屋中與一切外界徹底隔絕。

第19集

章被任命為太學寺技術部的負責人,一上任就著手于清除掌控著太學寺實權的夫餘宣一派的勢力。章向烏英公主提議進行一場公開考試,考試成績公布後,雖然太學寺中那些名不副實的"學者"們的底細都被公布于眾,但是在夫餘宣勢力的影響下,沒有一個人承認這個結果,隻有章一個人淪為大家的笑柄,但這些都沒有讓章死心,章決定一步一步做起積累自己的聲望。善化公主和章的私情成為新羅王宮裏大家談論的話題,這讓善化公主和金道函陷入困境中,真平王為了保護自己的女兒也非常苦惱。章和太學寺的人們為了開發出高品質的紙張而努力工作,木羅修派來一位在太學寺裏掛漿三十年但始終沒有得到任何認可的婆婆和一位有著出眾的機械製造才能但也沒有得到應有的賞識的技術工人前來協助章的工作,在他們的幫助下 章熬夜研發新紙張的製作技術。

第20集

章終于成功研發出高品質的紙張,這一次他同樣將功勞拱手讓給了協助自己工作的兩個人。章的寬懷大度得到太學寺眾人的認同,並取得了他們的信任。得到獎勵的兩個人在面見阿左太子接受表揚的時,將太學寺內一直以來的種種歪風邪氣全部揭發出來,這使得原先掌握太學寺實權的烏英公主不得不將手中權力拱手相讓,而要求木羅修接替此職務的呼聲也越來越高。家族面臨危機的金士欽下令給金道函(沙宅己樓)千萬不要回到新羅,並向外界謊稱自己的兒子已客死他鄉。原先由金道函擔任首領的武裝團體花郎內部開始流傳出金道函因善化公主而死的傳聞,而此時善化公主的性命也岌岌可危。花郎的現任首領找到真平王,懇請真平王下令賜死善化公主,面對于國內第一武力團體,真平王和善化公主也束手無策……

第21集

身在國外的金道函得知善化公主和父親面臨危機後,偷偷返回新羅。金道函原本打算偷偷面見真平王私下解決這件事情,但不料他回國的訊息不脛而走,被國內敵對的貴族們所知曉,素來就對金士欽父子行徑極其不滿的貴族們認為這是除掉金氏父子的絕好機會,就集體脅迫真平王將金道函和善化公主同時除掉。真平王為了保護女兒將善化公主送到了寺廟,無奈下默許了貴族們想要金家滅門的要求。金道函回到了新羅,擺在他面前的卻是全家慘遭殺戮的慘境,雖然父親幸存下來但卻被賣去做奴隸。金道函為了救出家人做了各種努力,但家人還是死在了敵對貴族派來的殺手手中,隻有他一個人活了下來。15年中,身為新羅花郎一直為新羅費盡心血的他,到頭來卻落得祖國背叛的下場,這樣的事實讓金道函茫然若失。

第22集

當百濟烏英公主終于決定讓出太學寺的權力,並推薦木羅修為自己的繼任者時,逃亡到百濟的沙宅己樓突然出現,將章思慕新羅善化公主被木羅修包庇的事實公之于眾,現場的氣氛逆轉急下,變成了木羅修和章的審訊會。夫餘宣和烏英公主密謀要除掉章和木羅修。夫餘宣抓住沙宅己樓,當得知夫餘宣要除掉章和木羅修後,沙宅己樓向他提出了驚人的建議。善化公主在金道函和章之間難以作出選擇,不知道自己今後該走哪一條路,真平王得知善化公主逃跑之後派武士到百濟尋找公主。烏英公主和夫餘宣借木羅修和章的事情大做文章將阿左太子逼入了絕境,雖然阿左太子明知自己的決定可能會讓木羅修和章喪命,但迫于壓力,無奈下做了了一個決定……

第23集

善化公主一行人偽裝成隋朝商人潛入到百濟,但公主們攜帶的假身份牌卻被人識破,公主陷入危機當中。章和木羅修被夫餘宣傳送到小燕島,途中路過公主所逗留的客站。當得知章和木羅修被派往小燕島後客站的人們勸告他們還是趁早逃跑的好,無論如何都不能去那座島。僅隔一門之距的章和善化公主又一次相互錯過了彼此。夫餘宣和沙宅己樓在商討削弱阿左太子的勢力的策略,夫餘宣決定利用章和木羅修這兩個人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此時木羅修和章誤以為以為阿左太子下達來密令,兩個人連夜開發出新的織造技術。突然出現的夫餘宣對章和木羅修高超的技藝深感驚訝,而夫餘宣的出現讓章和木羅修大為驚慌……

第24集

木羅修在被派往小燕島的途中病情惡化,同行的章嘗試去尋找葯品但卻遭到士兵們阻攔。好不容易抵達小燕島的章和木羅修直到此時才明白夫餘宣派他們到此地的真正目的,夫餘宣的意圖是將二人囚禁在這裏,讓他們自生自滅。章不甘心就此結束,開始尋找各種能夠離開小島的方法,有一天章得到訊息得知夫餘宣面臨了困境,原來在章研發紙張改良法和新的織造技術後夫餘宣打算不再從隋朝進口紙張和紡織物,夫餘宣的此舉惹怒了一向以大國自居的隋朝使臣。章認為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便寫信給夫餘宣稱自己有辦法替他解決眼前的困境,章的這封信對夫餘宣來說宛如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夫餘宣下令將木羅修和章帶回宮中,章向夫餘宣要求作為幫他解決困難的代價,事成之後要將木羅修任命為太學社首席技術長,自己為太學社技師。

第25集

章冒著生命危險,讓木羅修去避難,但木羅修還是被士兵們給抓了回來。偽裝成商人潛伏在百濟的善花得知章處于危險的境地後心神不安。夫餘宣意圖先殺掉章和木羅修,而此時隋朝的使臣們將夫餘宣逼到了絕境。夫餘宣心想事態如果照這樣發展下去,自己也會有性命之憂,無奈隻好應允了章的要求,任命木羅修為太學社首領,並任命章為太學社技師。夫餘宣派手下催促章快點提供出妙策來解決難題,但章卻一天到晚隻顧吃喝玩樂……

第26集

章和善花終于得以相見,久別多時的二人想擁在一起流下了眼淚,而這一幕都被奉木羅修之命跟蹤章的範勞和恩真看在了眼裏。範勞和恩珍看到十年前將太學社鬧得天翻地覆的新羅女人和章抱在一起後大驚失色,接到二人報告的木羅修認為事態非常嚴重,而恩珍找了個借口叫出善花,嘗試讓暴徒們綁架善花將她送回新羅。章得知這個訊息後急忙趕去營救善花,木羅修和太學寺的眾人也來到了現場,章跪下來祈求木羅修原諒,木羅修命令章離開太學社……

第27集

善花和沙宅己樓在百濟相遇,出乎意料的會面,讓兩個人都異常緊張,不知如何是好。此時,夫餘宣也開始懷疑起善花的真實身份並非是隋朝商人,善花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取得了夫餘宣的信任。當天,沙宅己樓又一次找到公主,向她詢問來到百濟的緣由,並向公主表明希望和公主相互協助的意願,這一幕不巧被章看到了眼中,善花和沙宅己樓早已相識這個事情讓章驚愕不已……

第28集

善花在搜尋寶石礦脈的時候得知一件驚人的事實,善花告訴章,他所持有的五色明珠是百濟王子的象征,章在得知自己是王子後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直到此時章才明白母親為什麽會那麽重視這顆五色明珠。正當章對自己的身世產生諸多疑問時,夫餘宣也得知了當年死在自己手上的並不是真正的四王子而隻是個冒牌貨之後,四處派兵尋找薯童。夫餘宣的大動幹戈驚動到阿佐太子,他也暗地裏派出武士力爭要在夫餘宣之前找到自己的弟弟,而善花和章卻誤認為阿佐太子的此舉是要將他除掉,因為自己有可能成為他王位的競爭對手。

第29集

夫餘宣得知阿佐太子即將繼承王位後,圖謀王位已久的他自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命令沙宅己樓無論如何都要在阿佐太子舉行登基儀式前除掉他,為了避嫌,夫餘宣在布置好一切之後,自己出征到戰場去。阿佐太子同章,木羅修等人出發去祭天,阿佐太子在祭天時,被偽裝成侍從的刺客刺中,幸虧章及時出現擊退了刺客,令負傷的刺客落荒而逃。沙宅己樓帶領的刺客團一擁而上企圖謀害阿左太子,木羅修用自己的性命換來章和阿佐太子的脫身,而被刺客刺中的阿佐太子此刻也是奄奄一息,章從懷中取出五色明珠與阿佐太子相認。

第30集

善花帶領手下們及時趕到,救了阿佐太子和章的性命。沙宅己樓在祭壇周圍布置好天羅地網就等著阿佐太子出現。祭天的時,身著便服的阿佐太子和章出現在人群中,不久阿佐太子就將成為百濟新一代國王而章百濟第4王子的身份也將被承認。阿佐太子最終還是死在了刺客的刀下,夫餘宣隨即就得到刺殺成功的訊息。夫餘宣為了不讓眾人懷疑到自己是刺殺太子的幕後主使,策劃出另一個陰謀。範勞意外抓到一名受傷潛逃的刺客……

第31集

當木羅修得知章原來是威德王的親生兒子,四王子時,他才明白當年章的母親將章送到自己身邊的真正用意。木羅修回想起十多年前那個寫著預言的香爐,便向章詢問小時候在太學寺有沒有見過那個青銅香爐優永在得知阿佐太子死于夫餘宣之手後不禁擔心起為了篡奪王位夫餘宣會連父親和自己也都除掉。善花告訴章一定是沙宅己樓殺死阿佐太子的,章早已知曉沙宅己樓和夫餘宣之間一定有秘不告人的陰謀,因此更加確定阿佐太子的身亡一定是夫餘宣和沙宅己樓在幕後一手策劃的。章決定要為阿佐太子復仇,但章也明白與復仇成功相比自己丟掉性命的可能性更大。章告訴威德王一條計策,可以找出暗殺阿佐太子的真凶……

第32集

阿佐太子的死讓百濟威德王遭受了巨大的打擊,他非常自責,將兒子的死都歸咎與自己身上,並打算退位出家。一直在謀權篡位的夫餘系,夫餘宣和優永聞訊不禁高興萬分,但優永內心深處對自己的哥哥夫餘宣的野心莫名地感到一絲不安,因為她明白自己的這個哥哥為了達到目的,可以輕易割舍親情,將來有可能自己和父親夫餘系都會死在他的手中。優永考慮良久後決定利用木羅修和章來牽製夫餘宣。夫餘宣打算任命沙宅己樓管理太學社,但優永堅決反對夫餘宣的這個決定,並讓木羅修繼續管理太學社。木羅修暗地裏將十多年前青銅香爐的預言告訴了善花,兩個人揣摩著章身上究竟有什麽潛質可以成為強國之君,最終善花和木羅修都找到了答案……木羅修故意將威德王帶到了能夠遠遠望到章的地方,當威德王看到章時非常驚訝……

第33集

威德王得知章就是自己的第4個兒子後,不禁百感交集,章講述以往同母親一起的艱苦生活後,更讓他感到內疚。威德王表示已對王位不再有任何留戀,決定讓位出來,但夫餘宣一伙人卻步步緊逼,讓威德王產生了極其厭惡的心理。當威德王得知刺殺阿佐太子的幕後主使正是夫餘宣後,威德王終于下定決心不再忍氣吞聲,要動手鏟除夫餘宣。威德王秘密召見了章,將他封為武強太子,並與王九,木羅修等人謀劃除掉夫餘宣的計畫。

第34集

威德王在召見夫餘宣時,趁其不備用塗有劇毒的刀刺傷了他。威德王和王久認為夫餘宣已死在刀下,便放松了警惕。但就在他們商議如何安排接下來的行動時,原本倒在地上的夫餘宣卻不見了蹤影。木羅修正在秘密籌備武強太子章的登基儀式,黑齒平發現夫餘宣失去蹤影之後徹夜尋找夫餘宣的下落,而在王宮周圍王九率領的國王親衛隊和夫餘宣的護衛隊緊張對峙著,王九秘密派出殺手除掉了黑齒平。天亮了終于夫餘系的登基儀式即將開始,而按威德王和木羅修等人的計畫,在登基儀式上成為百濟下一任國王的將是章。王久率領親衛隊守在宮殿門口,夫餘宣的餘黨在踏進宮殿門口時,都被他除掉了。

第35集

章身穿皇袍等著登基時刻的到來。威德王念親情夫餘系畢竟是自己的弟弟,目前的局勢雖然迫不得已必須要取他性命,但是最起碼應看著他離開人世。此時沙宅己樓察察覺情況異常,將夫餘宣手下的士兵急忙招入宮中,欲下手除掉夫餘系。王久看到突然涌入宮中的夫餘宣手下連忙安排威德王避難。夫餘宣本以為章和木羅修已經死于非命,此時他手下的士兵已被困在寺堂中束手就擒。當夫餘宣看到了威德王所寫的將王位傳給四太子的讓位詔書後才得知四太子還活著。狂性大發的夫餘宣見人就殺,四處尋找四太子。威德王在陳麗的陣營中安身,沙宅己樓找到陳麗妄圖說服他交出威德王。威德王坐在轎子上前往王宮,王久感到危機四伏,章等人急忙追隨威德王護駕……

第36集

夫餘宣在宮中四處尋找玉璽,黑齒平認為木羅修想必知道玉璽的下落,為此他將平時和木羅修有來往的人都抓進大牢進行嚴刑拷打。章不顧自身安危找到優永,向她提議如果可以讓自己進宮來,就會幫她解決現在令她最頭疼的兩件事。優永明白章所指的兩件事分別指玉璽和四王子的去向。對自己的哥哥夫餘宣懷有戒心的優永心裏明白這個緊急關頭木羅修和章是遏製夫餘宣的關鍵人物。此時夫餘系正將所有的貴族王公召進宮中……

第37集

夫餘系登上王位後為木羅修和章加官進爵,這讓夫餘宣感到十分錯愕。氣憤難平的夫餘宣將章和木羅修抓了起來向他們逼問四王子的去向。善花向優永提議為了可以同夫餘宣抗衡就必須培養自己的軍隊,這一觀點正和優永的心意。眼看善花的離間計就要成功,沙宅己樓卻從中作梗,告訴優永善花和章很久以前就是相識,優永半信半疑起身前往善花住處想親自確認。在善花家門前優永看到章和善花一同走出來……

第38集

章秘密與威德王心腹王久會面的事情被優永所察覺,而隨之善化偽裝的身份也被優永所識破。夫餘系雖然登上了王位,但卻身患上了重病,夫餘宣得知父親的病情後決定先將自己的野心隱藏起來,等待時機的到來。優永對夫餘宣的戒心越來越重,而她也在等待時機找到了隨時能置章于死地的證據,但直到此時她才明白自己原來一直都愛慕著章 優永將善花囚禁起來。章尋找善花下落時被優永的手下圍困住。

第39集

優永在偷聽了善花和章的對話之後才終于知道原來章就是夫餘宣一直都在尋找的四王子,當她聽到善花向章表白不管有多大的危險都要和章在一起的時候,優永感到既怒又失落。 優永認為章為了當皇帝而將自己當作棋子來使用,她下決心一定要除掉章。優永隨即將裝有章就是四王子的盒子交給了夫餘宣,卻又在關鍵時刻換了回來。

第40集

優永聞聽到父親的死訊後急忙跑到宮中,沙宅己樓趁優永不在抓走了章,嚴刑拷問章讓他招供四王子的去向,但卻招來的章的嘲笑。善花營救章失敗,更糟糕的是木羅修博士也被沙宅已樓抓走。

第41集

木羅修和章一起被拉出來,沙宅己樓命令章殺掉木羅修,章假裝哭喊著央求夫餘宣饒命,但夫餘宣此時已下定決心要除掉章和木羅修。此時優永突然出現替章求情,當夫餘宣詢問理由時,優永坦言自己的心已經被章所俘虜…

第42集

章被囚禁後在監獄裏遭到了奴隸們的侮辱。優永站在章這邊處處袒護他。奴隸們對章的惡行變本加厲,欲殺掉章。章被派去完成蓄水池的工作。接到這個任命後令章感到進退兩難,如果完善蓄水池後老百姓要受更多的苦,但如果不能完成,自己將永遠不能回到宮中……

第43集

善花因沙宅己樓令自己身險危機當中,為了化解這次危機善花想盡了方法。黑齒平帶領士兵找到善花。善花設宴款待了黑齒平和他手下的士兵。素來就對沙宅己樓有成見的黑齒平向善花吐露了自己心中的不滿,善花巧妙地利用黑齒平已見到了王夫餘宣化解了自身的危機。自從夫餘宣登基為王之後,全國各地四處都不太平,盜賊四起作亂。王城中有人借機四處張貼影射夫餘宣的標語。夫餘宣探聽到流言都是四王子所散播。沙宅己樓誣陷章和木羅修並將他們抓進宮中,並下令將對他們行刑……

第44集

在押送章和木羅修趕往刑場的途中,百姓們手裏拿著石頭和木棍把沙宅己樓等人團團圍住,面對憤怒不平的百姓沙宅己樓感到生命受到了威脅連忙命令士兵們全力戒備。老百姓為了救出章和木羅修而眼看就要和沙宅己樓等一行人大動幹戈,在這危機時刻章及時穩定了情緒沖動的民眾緩解了危機。沙宅己樓堅持要除掉章和木羅修,但善花強調如果殺掉他們兩的話會動搖民心。面對不同的意見,夫餘宣左右為難,最後為了穩住民心夫餘宣決定暫時放過章和木羅修,並任命章為盜賊討伐隊的隊長,卻將木羅修遣返回故鄉。當章出任盜賊討伐隊長的訊息一經傳播,原先尊敬他的百姓們也開始對他指手畫腳,而盜賊們也決心要除掉章。

第45集

章借著抓捕盜賊的名義將阿佐太子的心腹們全部抓了起來並發配到了木羅修那裏。章的此舉是為了將反對夫餘宣的勢力聚集起來準備推翻夫餘宣,為了這個目的他連原來的太學社成員們也都抓了起來,但並不知道章苦心的太學社的人們卻對章的行徑怨聲載道,當"囚犯"被發配到木羅修所在地之後他們才從從木羅修口中得知章原來就是四王子,其中一伙人因承受力弱當聽到這個驚人的事實而暈倒在地。沙宅己樓得知章在暗地裏搞些鮮為人知的策劃後表現得非常不安。優永親手為章作了一件衣服並親手贈與給章,但卻遭到章的謝絕,自尊心受到傷害的優永大哭一場之後,以知道章的計畫威脅章穿上自己做的衣服,這一番對話沙宅己樓全部聽到耳中,但章和優永還全然不知……

第46集

優永對章說自己知道善花的真實身份,並脅迫善花回到新羅去,她威脅說如果善花不回新羅,自己就會揭發章的計畫,讓他當不成皇帝。王久在得知此事後決定除掉優永,就在他下手殺優永時章挽救了她一命,而善花用自己的真情說服了優永不要進行報復。沙宅己樓派手下調查章身邊人的動態,得知章的周圍經常有威德王的心腹出沒,在進一步的調查之後沙宅己樓得知被章發配到木羅修那裏的人全部都是反對夫餘宣官員們後大吃一驚,在分析了這些事情後沙宅己樓斷定四王子還活在人世……

第47集

當章得知沙宅己樓潛入到木羅修的藏身之處後,確定他一定是被夫餘宣派遣來的密探。章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決定提前起義。夫餘宣苦等沙宅己樓但久不見其歸來,便派出手下四處打探沙宅己樓的下落。善花囑咐優永即將發生事變,到時候一定要把自己保護好找一個安全的藏身之所躲藏起來。

第48集

沙宅己樓尾隨木羅修並找到了物證。木羅修等人當得知有人入侵後急忙離開了藏身之所。木羅修在躲避追兵的時不幸被夫餘宣派來的士兵的弓箭射傷跌入海裏。善花與父王相聚重續父女之情。善花的父王因思女心切嚴詞命令善花一同回國,但善花因心事未了隻好違背了父親的意願。沙宅己樓因沒有可乘坐的船隻渡海被困在島上,此時同樣被困在島上的木羅修巧設陷阱困住了沙宅己樓,但自己去也不慎被殺宅己樓的配刀砍中奄奄一息。此時木羅修才得知沙宅己樓的真實身份原來是新羅的花郎,而善花則是新羅的公主。木羅修不慎從懸崖上掉了下去……

第49集

優永一行人被夫餘宣俘獲生命岌岌可危,深愛著章的優永寧死也不透露半句有關章去向的線索。章籌劃已久的起義行動時機已經成熟,章為了造勢四處散發傳單並言稱要在五天之內佔領22個官廳。夫餘宣見章已經採取行動立即作出回應,不料他的魯莽行事正中章的下懷,招來了百姓和貴族強烈不滿,大失人心。

第50集

章得到百姓們的支持,迅速的佔領各地,並向皇宮發起進攻。夫餘宣為了抵御章的進攻,將貴族們的士兵全部召進宮命他們嚴加戒備,此舉更招致貴族們的不滿。為了守護自己的領地貴族們要求夫餘宣把士兵派回到自己的領地,結果提出要求的貴族們全都被夫餘宣關入牢中。新羅派出士兵要帶善花回國,此時章卻思索著如果借助新羅的兵力奪回王位,今後內政一定會受到新羅的幹涉,但如果讓善花回國,今後能否再相見還是個未知數。善花看到章為自己苦惱的決定回到新羅。臨別之時章隻是對公主說,自己一定會把公主接回來。章全力以赴向王位發起了最後猛烈的攻擊……

第51集

沙宅己樓倒在了章的刀下,章的士兵們將王宮重重包圍了起來,夫餘宣見大勢已去放棄最後的抵抗準備逃跑,但沒想到貼身侍衛們竟然背叛了他,無奈下躲在宮中一個小屋子內,夫餘宣原本打算等章進屋子的時候借機除掉他,誰之反被章所擒獲。夫餘宣和黑齒平被公審,夫餘宣因神志模糊仿佛看到了威德王和阿佐太子的冤魂而驚慌失措。忠心耿耿的黑齒平揮刀殺死了夫餘宣,以免他在最後關頭失節,隨即自盡隨主人而去。百濟國王本打算利用善花和新羅結成同盟打敗高句麗,為此他派善花出任百濟使臣前來出席章的登基儀式。

第52集

小島上木羅修的草屋前炊煙渺渺,已經登基成為武王的章抱著僥幸的心理到草屋去查看究竟,在那裏他看到了原以為死去的木羅修,久別重逢的兩個人無以用言辭表達激動的心情。 沙宅己樓沒有死,他對章說,他們二人之間必須做個了斷,以便讓這一切才算有個真正的結局…

第53集

自從章登基成為百濟的皇帝後,便與新羅國王商量兩國聯姻的事情,此時有人來匯報在兩國邊境發生了戰亂,兩國皇帝都被這突發的狀況所震驚,急忙起程趕回各自的國家。回國後他們才知道,這次事件原來是對章心存不滿的貴族們在背後搞的陰謀。善花因日夜思念章,整日茶飯不思。 章派木羅修作為使節出訪新羅。木羅修代表章正式向新羅國王提出了兩國之前聯姻的請求,善花聽到這個訊息後高興得流下了眼淚。新羅國王接受了章的請求,派善花出任使臣回訪百濟。善花見到章後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兩個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雖然章已經登基為皇帝,但百濟部分貴族對章稱帝一事心中十分不滿,他們暗中勾結沙宅己樓密謀要逼章退位。

第54集

警覺的章對貴族們的陰謀多有察覺,他主動來找優永並向她提出結婚的請求,他的這一舉動貴族看在眼裏心中頗為得意,誤以為章是因為懼怕他們而向他們妥協,他們以為還能像以前一樣無法無天享受貴族的特權。貴族們的野心越來越大,決定進一步逼章退位,甚至連章每日的殿前會議也都不來參加。

第55集

章和善花的婚禮如期舉行,二人臉上一直洋溢著幸福的微笑。全國百姓們祝福著他們的國王和新王後。優永獨自離開了王宮三年後,新羅的真平王發動了對百濟的戰爭,百濟的貴族們借機趁亂,主張讓章處決善花。章為了保護皇後決定與新羅全面開戰。十年戰火過,章在與新羅的戰爭中一路高奏凱歌,佔領了新羅許多領土。此時的善花因為長期目睹兩位親人之間的戰爭心力憔悴久而久之患上了不治之症。夕陽下,章和善花互道別離之情…

(分集劇情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薯 童 (夫餘璋)趙顯宰
善花公主李寶英
善花公主崔雪莉
沙宅己樓柳鎮
夫餘宣金英浩
木羅須李昌勛
優永公主許英蘭
小薯童金錫
毛津鄭善敬
威德王
阿佐太子鄭載坤
解島周韓仁秀
李秉直陳呂
黑齒平李熙道
孟床訓王仇
樸泰浩夫餘桂
羅才雄阿宅桀取
燕嘉謀李一華
脈度水林玄植
銀進具惠善
凡路白奉基
凡生吳承允
真平王崔東俊
摩耶夫人
金思欽羅成均
天明公主李景華
威松金鎮浩
寶明
九山成昌勛

職員表

出品人SBS
製作人金鍾學製作公司
導演李丙勛
編劇金榮昡

(參考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薯童謠ost

01 Hero I 05:34

02 Seodong (Pleasure) 03:26

03 Flower Light 05:42

04 Grief I 00:53

05 Grief II 04:07

06 Ryun 03:12

07 Yeon Seo 03:16

08 Hae Mil 04:59

09 The Flower Hues 04:38

10 Seo Dong (Sorrow) 03:27

11 Ace Of Sorrow 01:32

12 A Moon Person 03:42

13 Hae Mil (Inst) 04:59

14 Seo Dong (Anger) 04:00

15 Enjoying The Moon 03:11

16 Hero II 04:14

17 Seo Dong (Joy) 04:12

薯童謠OST薯童謠OST

《薯童謠主題曲》-薯童

花光(flower light)-金善愛

雨過天晴(haemil)- position

(參考資料來源)

幕後製作

創作背景

《薯童謠》是韓國編劇金榮昡和導演李丙勛繼《大長今》後再度打造的歷史歷史連續劇,也是韓國的SBS電視台創社15周年的特別企劃劇,它根據韓國三國時代的鄉歌改編,講的是薯童成長為國王的歷程,還有他與青梅竹馬的善花公主之間的愛情。

《薯童謠》製作方以研究百濟最新學問的結果為基礎,再現當時的社會製度和風土人情,作為第一步百濟歷史劇參考各類考證做出最大的努力。此外,以明快鮮艷的色彩呈現到電視畫面上。採用用現代的說話方式和台詞,這樣可以拍成不僅中高年包括年輕人也能喜歡的歷史劇。

場景搭建

《薯童謠》劇組除了配合劇情,還建設半永久性的百濟宮廷及宮廷的太學士,技術工房及百濟村,室外攝影場外,更追加和電視劇有關的新羅宮廷的一部分及新羅村,並認真研究史料,仿古建築百濟和新羅的王宮,貴族的宴會場所,庶民小村,和貴族村落等根據考證重新製作。

播出信息

播放國家/地區
播放平台播放日期
大韓民國韓國SBS2005年9月5日 - 2006年3月27日
中國台灣緯來戲劇台2006年8月31日 - 2006年12月18日
中國香港無線劇集台
2007年5月2日 - 2007年7月17日
中國香港有線第1台
2012年4月9日 - 2012年7月2日
中國大陸華娛衛視2006年7月10日起

劇集評價

正方觀點

《薯童謠》故事情節跌宕起伏,一波三折扣人心弦,構成電視劇的核心要素,且語言純凈優美,從可讀性上來說,比《大長今》有過之而不無及。不僅以曲折的情節和真摯的感情取勝,它也承載著那個民族歷史及文化的豐富內涵。(新浪網評)

《薯童謠》以百濟時代的科學故事和太學製度做素材,再現了百濟時期的文化和科學。劇中有很多關于發明創造的描寫。主人公利用身邊的簡陋素材,發明出各種實用有趣的物品和技術。韓國劇集一向製作嚴謹認真,為配合劇情,建了百濟宮廷及太學社,技術工房及百濟村。另外,還重新製作了百濟時代的服裝、服飾品、小道具等。服飾妝容既合乎史實又養眼亮麗,令眾多古裝劇迷喜愛。(京華時報-趙楠楠評)

反方觀點

《薯童謠》中不僅把隋朝派遣的使臣大肆醜化,劇中有本朝鮮三國時期(高句麗、百濟、新羅)百濟國的書《百濟神技》,書中記載了很多先進的科學技術,煉金術、造紙術、印刷術、冶煉、火葯等仿佛都成了韓國的歷史發明,有竊取中國四大發明之嫌。(韓劇網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