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瓦多爾·夸西莫多

薩瓦多爾·夸西莫多

薩瓦多爾·夸西莫多(Salvatore Quasimodo,1901-1968)義大利詩人。夸西莫多一生著有許多作品,尤以詩歌著名。主要作品有詩集《水與土》、《消逝的笛音》和《日復一日》等。1959年,因為"由於他的抒情詩,以古典的火焰表達了我們這個時代中,生命的悲劇性體驗"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 中文名稱
    薩瓦多爾·夸西莫多
  • 外文名稱
    Salvatore Quasimodo
  • 國籍
    義大利
  • 出生地
    義大利的西西里島
  • 出生日期
    1901年8月20日
  • 逝世日期
    1968年6月14日
  • 職業
    詩人
  • 畢業院校
    羅馬工學院
  • 主要成就
  • 代表作品
    消逝的笛音》《厄拉托與阿波羅》《瞬息間是夜晚

個人簡介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薩瓦多爾·誇西莫多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Salvatore Quasimodo,1901-1968)義大利詩人。生于西西裏島的文化古城錫臘庫札,父親是一個小車站的站長。1916年考入西西裏首府巴勒莫技術學校,1919年進入羅馬工學院學士木建築。由于家庭經濟困難,中斷學習,當過繪圖員、營業員等。1926年,被分配到勞工部卡拉布裏亞大區土木工程局,擔任測繪員。1931年轉入米蘭土木工程局。1938年離開建築工程部門,擔任著名作家、電影編劇柴伐蒂尼的秘書。隨後,進入<時報>編輯部任文學編輯。1939年,由于從事反法西斯活動,被解聘並遭到官方刊物的攻訐。1941年,由于從事反法西斯活動,被聘任為米蘭威爾等音樂學院義大利文學教授。1948至1964年,先後在《火車頭》、《時報》、《小時》等報刊編輯部主持專欄。1968年6月,因腦溢血突發而逝世。

誇西莫多與蒙塔萊、翁加雷蒂並稱為當代義大利最傑出的詩人,是“隱逸派”詩歌的重要代表。早在1916年就開始發表抒情詩。1930年,第一部詩集<水與土>的問世,使他一舉成名。此後,他陸續發表了詩集<消逝的笛音>(1932)、《厄拉托與阿波羅》(1936)、《瞬息間是夜晚》(1941)。這一時期的詩作鮮明地體現了隱逸派詩歌的特征。詩人對童年的追憶,對故鄉西西裏的懷念,對母親和戀人的情思,無不以富于古典美的和諧韻律和微妙而明晰的意象訴之于詩。

反法西斯抵抗運動使誇西莫多的詩歌創作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自此,他的抒情詩註入了"社會詩"的內涵。個人的憂鬱和感喟化為對整個社會和人類命運的深沉思索和對黑暗勢力的鞭笞。這一時期,最出色的詩歌結集為《日復一日》(1947)。隨後,相繼出版的詩集是《生活不是夢》(1949)、《假綠與真綠》(1956)、《樂土》(1958)、《墨汁中的米蘭》(1963)和<給予和獲得> (1965)等。

誇西莫多精通義大利古典文學和外國文學,他的翻譯和研究都發生過廣泛的影響。此外,他還著有文藝評論多卷。

1959年,由于“他的抒情詩以高貴的熱情表現了我們時代生活中的悲劇”,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後世評價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薩瓦多爾·誇西莫多

1959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發義大利詩人薩瓦多爾·誇西莫多,“他的抒情詩以高貴的熱情表現了我們時代生活中的悲劇”。

英國世界詩歌大國,浪漫主義時代涌現出很多大詩人,但到了20世紀後,雖然也有不少有名的詩人,但風頭被法國人搶走了。20世紀詩歌流派繁多,法國象征派深奧晦澀、立體未來派用圖畫寫詩、形式別致,超現實主義在夢裏寫詩、反對邏輯胡言亂語,西班牙語超現實主義詩人群星燦爛,德國表現主義在太平間裏解剖死屍,英美意象派玩弄意象、搞旋渦主義,垮掉派發瘋的長句朗誦……在所有詩派喧囂的時代,最沉默,最不張揚的就是義大利隱逸派了。這一派詩人似乎從來沒有想去爭什麽世俗的名聲,但他們確實寫出了很好的詩歌,為世界詩壇貢獻了三個優秀詩人翁加雷蒂、蒙塔萊、誇西莫多。其中誇西莫多是最年輕的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才57歲,比他的前輩蒙塔萊還早幾年獲獎。 他出版過詩集《水與土》、《消逝的笛音》、《厄拉托與阿波羅》、《瞬息間是夜晚》。他最有名的是那首短詩<瞬息間是夜晚>,隻有短短的三句“每個人孤立在大地心上/被一線陽光刺穿/轉瞬即是夜晚”。有人說:它象征人生的三部曲——誕生、升騰,然後在轉瞬間墜入黑夜。有人說:它呈現了人生的三個階段——幼年、中年、老年,用暗示法表現直覺的主觀感受和神秘境界。該詩也是他所強調的“不和諧的具體化”的表現:人生在世,卻感到孤立;陽光賜予生命,又消耗生命;時間如流,轉瞬即逝。這首詩曾經轟動了整個世界詩壇。

二戰期間,他參加反法西斯的抵抗運動,詩歌從奧秘內向轉為面向現實,從晦澀封閉轉為平易開放。但他始終強調“不和諧的具體化”。表現這種“不和諧”,正是為了實現和諧,反對戰爭和一切不人道,珍愛生命,隻爭朝夕,有所作為。他的詩歌必須靜下心來慢慢去品味,浮躁的人是很難讀出美來的。他是一個很出色的詩人,給世界詩壇提供了一份極為特異的文本,但我個人感覺他的經典好詩數量還不夠,詩歌的深度也還不夠,還沒有超過他的前輩蒙塔萊。所以在我看來,他是和帕斯捷爾納克、聖瓊佩斯一個級別的,但還不足與希梅內斯、埃裏蒂斯、蒙塔萊相比。

作品特點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出版過詩集《水與土》、《消逝的笛音》、《厄拉托與阿波羅》、《瞬息間是夜晚》。薩瓦多爾·誇西莫多最有名的是那首短詩《瞬息間是夜晚》,隻有短短的三句“每個人孤立在大地心上/被一線陽光刺穿/轉瞬即是夜晚”。有人說:它象征人生的三部曲——誕生、升騰,然後在轉瞬間墜入黑夜。有人說:它呈現了人生的三個階段——幼年、中年、老年,用暗示法表現直覺的主觀感受和神秘境界。該詩也是薩瓦多爾·誇西莫多所強調的“不和諧的具體化”的表現:人生在世,卻感到孤立;陽光賜予生命,又消耗生命;時間如流,轉瞬即逝。這首詩曾經轟動了整個世界詩壇。二戰期間,薩瓦多爾·誇西莫多參加反法西斯的抵抗運動,詩歌從奧秘內向轉為面向現實,從晦澀封閉轉為平易開放。但薩瓦多爾·誇西莫多始終強調“不和諧的具體化”。表現這種“不和諧”,正是為了實現和諧,反對戰爭和一切不人道,珍愛生命,隻爭朝夕,有所作為。薩瓦多爾·誇西莫多的詩歌必須靜下心來慢慢去品味,浮躁的人是很難讀出美來的。薩瓦多爾·誇西莫多是一個很出色的詩人,給世界詩壇提供了一份極為特異的文本。

作品簡介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薩瓦多爾·誇西莫多

《水與土》

本書是“諾貝爾文學獎精品典藏文庫”之一。薩瓦多爾?誇西莫多(1901~1968)偉大的義大利詩人。“他的抒情詩。以高貴的熱忱,表現了我們時代生活的悲劇經歷”,因而獲得了1959年諾貝爾文學獎。本書譯介了誇西莫多《水與土》、《消逝的笛音》、<厄拉托與阿波羅>、《新詩》、《日復一日》、<樂土>等部詩集中的詩作。誇西莫多的這些詩篇,情愫綿綿,神採飛動,無論狀景、詠物、或抒寫現實世界,或緬懷往昔。都飽含了詩人的熱忱。他用濃烈的感情,塗抹時代生活的悲劇,又把熱烈憧憬的理想,涸染在感情的多種色彩之中。他的每一首詩,字裏行間無不涌動著激蕩的情懷。

作品中譯本

諾貝爾文學獎全集編譯委員會/編譯,《薩瓦多爾‧誇西莫多》,台北市:九五文化,1981年。

呂同六/譯,《誇西莫多抒情詩選》,成都市:四川文藝,1992年。

李魁賢/譯,《塞弗裏斯/誇齊莫多》,桂冠,2001年。

作品列表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薩瓦多爾·誇西莫多

《水與土》(Acqueeterre,1930年)

《消逝的笛音》(Oboesommerso,1932年)

《厄拉托與阿波羅》(EratoeApòllìon,1938年)

《新詩》(Poesie,1938年)

《LiriciGreci》(1940年)

《Edèsubitosera》(1942年)

《Conilpiedestranierosoprailcuore》(1946年)

《日復一日》(Giornodopogiorno,1946年)

《生活不是夢》(Lavitanonèsogno,1949年)

《Ilfalsoeveroverde》(1954年)

《Ilfioredelle"Georgiche"》(1957年)

《Laterraimpareggiabile》

《Ilpoetaeilpoliticoealtrisaggi》(1960年)

《Dareeavere》(1966年)

經典詩選

古老的冬天

在半明不暗的火光中,

你那纖巧的雙手我渴望一見,

它們散發橡木玫瑰的味兒,

也有死亡的氣息。古老的冬天

鳥兒尋找谷粒,

轉眼間披上雪花

于是就有這樣的話: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薩瓦多爾·誇西莫多

少許陽光,一個天使的光圈,

還有霧,還有樹,

還有我們--清晨空氣的產物。 消逝的笛音

貪婪的痛苦啊,在我

渴求孤獨的時刻,

別急于送來你的禮品。

冷冰凍的笛音,重新吹出

常青樹葉的歡欣。它使我

失去記憶;歡樂沒有我的份。

夜晚降臨在我的心靈,

在我沾滿雜草的手上,

水兒一滴滴流盡。

翅膀在朦朧的天際

振擺:心兒從一處飛向一處,

我這片土地卻無法耕耘。

每天都是一堆廢品。

在海邊

還是那樣,那一天

帆船傾斜的海水離我們逝去。

樹林拋棄了我們,屋上

好象還飄著炊煙

假日的海邊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薩瓦多爾·誇西莫多

還有旗子在翻卷鳴叫

象匹匹小

當歲月遺失,你揚起

高高的山嶺般平靜的聲音

你仍然象靜止的葉子一樣

悄悄地思念

不再釀蜜的蜜蜂

輕輕叼起谷粒

鮮艷的星光已經褪色

在河裏,水輪轉著

濺起水花,攪起山谷的空虛

性別吸引著,返老還童。

我屈服于血液

山崖鮮活燦爛,

可聲音象悲傷的奴隸

胸中發出的嘆息

我的一切都已失去。

在我島上的北方和東方,

有著心愛的石頭和水

升起的風:春天

掘開了蘇亞比安的墓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薩瓦多爾·誇西莫多

花卉點綴著黃金。

永生象是虔誠

同樣讓人不耐心地

想起逃亡:

在崩潰的邊緣

岩石總是在猶豫,

而根要對抗鼴鹿的牙齒。

在我的黃昏時分

群鳥在尤加利樹上

搖動著枯樹的芳香。

這裏秋天還在植物的

骨髓裏;在大地的胎內

秋天孵育著石頭;

長出的花穿過籬笆

人們樂于回憶,多毛花冠

幾乎成了人的溫暖。

你聽著,在幻想裏微笑:

什麽樣的太陽潤滑著

少女的發絲,無時無刻的陽光;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薩瓦多爾·誇西莫多

什麽樣的柔情歡欣和黑暗恐怖

以及擠出眼淚的馴良

在難堪的時間裏重復,

但象秋天一樣,

你的生命隱隱不見。

今夜,也是,掉進

斜坡的水裏;水桶

滾在拂曉的井邊。

窗外的樹象是

花朵裝飾的歸航的船隻。

愛人呵,

死亡離大地多遙遠。

鮮花已經逝去

我不了解我的生命

幽暗單調的血統

我不知受過誰,愛著誰

如今——萎縮在我的四肢裏

在三月裏衰竭的風中

我列出一串不吉利的解惑的日子。

鮮花已經逝去

從枝上飛去,而我等著

它不倦的頭也不回的飛行。

現在天已破曉

夜已過去,

月亮靜靜溶進水波裏,

落進河水裏。

薩瓦多爾·誇西莫多薩瓦多爾·誇西莫多

九月就在這樸素的

土地上,翠綠的草原

象春天南方的山谷。

我已離開伙伴

把心深深藏在舊牆內,

獨自靜靜地想念你。

你現在比月亮還遙遠,

現在天已破曉

馬蹄正在踢著石頭

歡欣的模仿

樹林使黃昏更象被遺棄的地方,

你無精打採地

最後的腳步已經消失,

就象花朵很少長在

菩提樹上,這是命運。

你追尋情感的動機

追尋你生命中沉默的經驗。

鏡中,時代對我顯示

不同的運氣。如今

美閃在別人的上,

我已經失去每一個

不該失去的事物

甚至在這殘餘的聲音中

歡欣也是模仿。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