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珊王朝

薩珊王朝

薩珊王朝(英語:Sasanid Empire)是最後一個前伊斯蘭時期的波斯帝國,國祚始自公元224年,651年亡。薩珊王朝的居民稱薩珊王朝為埃蘭沙赫爾或埃蘭 。薩珊王朝取代了被視為西亞及歐洲兩大勢力之一的安息帝國,與羅馬帝國及後繼的拜佔庭帝國共存了超過400年。阿爾達希爾一世建立了薩珊王朝。薩珊王朝一直統治到阿拉伯帝國入侵,伊嗣俟三世被迫逃亡為止。薩珊王朝統治時期的領土包括當今伊朗、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高加索地區、中亞西南部、土耳其部分地區、阿拉伯半島海岸部分地區、波斯灣地區、巴基斯坦西南部,控製範圍甚至延伸到印度。古典時代晚期的薩珊王朝被認為是伊朗或波斯其中一個最重要及最有影響力的歷史時期。薩珊王朝統治時期見證了古波斯文化發展至巔峰狀態,影響力遍及各地,對歐洲及亞洲中世紀藝術的成形起著顯著的作用。

  • 中文名稱
    薩珊王朝
  • 英文名稱
    Sassanid Empire
  • 簡稱
    薩珊
  • 所屬洲
    亞洲
  • 首都
    泰西封
  • 主要城市
    巴比倫、馬什哈德、伊斯法罕
  • 官方語言
    中古波斯語
  • 時區
    UTC+3:30
  • 政治體製
    君主專製政體
  • 國家領袖
    阿爾達希爾一世、伊嗣俟三世
  • 人口數量
    1970萬(620年)
  • 主要民族
    波斯人
  • 主要宗教
    祆教、基督教、猶太教
  • 國土面積
    660萬平方公裏(620年)
  • 建立時間
    224年
  • 滅亡時間
    651年

簡介

薩珊王朝(226年-651年)又譯薩桑王朝(226年-651年)。薩珊王朝系古代波斯最後一個王朝,因其建立者阿爾達希爾的祖父薩珊而得名。是波斯在公元3世紀至7世紀的統治王朝,亦是波斯自阿契美尼德帝國之後的首次統一,被認為是第二個波斯帝國。226年,薩珊王朝滅帕提亞王朝後建立了中央集權的新波斯帝國,它長期與羅馬、拜佔庭帝國、嚈噠人作戰,疆域常有變化,但一直控製著伊朗高原屬于今天伊朗的部分,今屬伊拉克的兩河流域,和今日土庫曼南部、阿富汗、巴基斯坦西部的大片地區。薩珊王朝崛起時,瓦解了當時已趨末路的貴霜帝國。後又長期與羅馬和拜佔廷爭霸。科斯洛埃斯一世(即庫思老一世)在位時,王朝處于極盛時代,其統治範圍西抵幼發拉底河,南臨波斯灣,北達高加索亞美尼亞、中亞阿姆河,東至帕米爾高原。庫思老一世之孫庫思老二世·帕爾維茲曾大肆擴張,一度佔領了古波斯帝國的絕大部分省區,但最終被拜佔廷的希拉克略一世皇帝擊敗,庫思老二世被廢,不久後被殺,帝國實力大傷,政局激烈動蕩,迅速走向崩潰。637年阿拉伯人入侵,642年王朝傾覆,651年,末代國王伊嗣俟三世在中亞木鹿(今土庫曼馬魯)去世。

薩珊王朝的鍍銀馬首薩珊王朝的鍍銀馬首

歷史發展

薩珊王朝疆域 薩珊家族崛起于伊朗西南部法爾斯。王朝的始祖薩珊是瑣羅亞斯德教祭司。3世紀初其子帕佩克據法爾斯自立為王。224年帕佩克之子阿爾達希爾一世(224~241在位)推翻帕提亞王朝(安息帝國 ),226年在泰西封加冕,自稱諸王之王。他進而佔領原帕提亞帝國的廣大地區,建立中央集權的薩珊波斯封建帝國;又北征亞美尼亞,粉碎帕提亞遺族與大月氏人的聯合,鞏固了帝國的邊境。他以祆教為國教。 沙普爾一世(241~272在位)使羅馬帝國受到3次極沉重的打擊。第3次大敗羅馬軍于埃德薩附近,俘羅馬皇帝P.L.瓦勒裏安(260)。他所統治的領土共有27省,東境遠達今錫爾河流域和印度河的中上遊。沙普爾一世自稱伊朗和非伊朗的諸王之王。為了統治多民族的帝國的需要,他扶植摩尼所創立的宗教。他死後,摩尼教遭到迫害。

4~5世紀,薩珊王朝與西鄰拜佔庭帝國不斷進行戰爭,互有勝負;在東境則先後受遊牧民族——匈奴的一支匈尼特人和嚈噠人的威脅。薩珊王菲魯茲(又稱卑路斯,457~484在位)抵御嚈噠人,戰死。其時王室衰弱,貴族專橫。菲魯茲之子卡瓦德一世(488~496,499~531在位)企圖利用瑪茲克運動抑製貴族專橫,498年被貴族推翻。501年他靠嚈噠人的支持恢復了王位。

卡瓦德一世之子庫斯魯一世(531~579在位)統治期間,帝國達于極盛。他在嗣位前3年,即與祆教僧侶合謀,鎮壓了瑪茲達克教派;嗣位後實行一系列改革。依靠小貴族,讓他們擔任地方行政職務,從而降低少數世家大族在政治上的作用。約558年,他與西突厥聯合,擊潰嚈噠。572年,為了斷絕拜佔庭從海上取得中國絲綢的通路,佔領了葉門。以後,拜佔庭又與西突厥聯合,發動對伊朗的長期戰爭。

庫斯魯一世之子霍爾米茲德四世(578~590在位)繼續與拜佔庭的戰爭。在國內,他企圖依靠基督教徒加強自己的地位,繼續執行抑製大貴族的政策,因而觸怒大貴族和瑣羅亞斯德教的僧侶,結果被推翻。其子庫斯魯二世(590,591~628在位)繼位不久,602年,對拜佔庭發動戰爭,征服了整個小亞細亞,洗劫敘利亞,佔領安條克、大馬士革、耶路撒冷,最後于619年佔領埃及,他以此得到帕維茲(Parvīz,意為勝利者)的稱號。

622年拜佔庭皇帝希拉克略收復小亞細亞,627年進至底格裏斯河中遊地區。637年阿拉伯人大敗薩珊軍于卡迪西亞,攻下泰西封。642年奈哈萬德之役決定了薩珊帝國的滅亡。末王雅茲底格德三世于651年在木鹿被一個磨坊主殺死。

政治環境

薩珊人以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疆界為基礎建立了薩珊王朝,以克瓦爾瓦蘭(Khvarvaran)地區的泰西封為都。在行政層面上,薩珊王朝的統治者以眾王之王為號,成為了中央霸主,取得聖火的監管權,聖火是薩珊王朝國教的象征。薩珊王朝硬幣的正面刻有在位的君王、他的王冠及特有的服飾,硬幣的背面則可見到聖火。薩珊王朝的皇後的稱號是眾後之後。

阿爾達希爾一世在209年擊敗安息帝國之前興建的處女堡阿爾達希爾一世在209年擊敗安息帝國之前興建的處女堡

至于在地方管治上,各地由薩珊皇室的成員負責管治,他們直接向“眾王之王”負責。高度中央集權、積極的城市建設、農業及科技發展是薩珊王朝的管治特色。皇帝之下設有一個權力機構,負責實施政府的各種事務,該機構的首長稱為副監,祅教祭司在這個機構裏的權力異常強大。祭司階層的首領、斯帕波德(Spahbod,軍方統帥)、商人首領及負責農業的大臣都位列在帝王之下。

在正常情況下,王位是世襲的,但君王可以廢長立幼,而皇後也曾經兩度掌權。當沒有直系繼承人的情況下,貴族和祭司會從皇室當中挑選統治者。

薩珊王朝的貴族包括安息帝國的部落、波斯貴族及各地的貴族。許多家族在安息帝國衰亡以後才興起,顯赫一時的帕提亞七大氏族當中的多個氏族仍然得到重視。在阿爾達希爾一世統治時期,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卡倫家族、蘇雷納家族等多個家族仍備受尊重。在眾多波斯及非波斯貴族當中,梅爾夫、阿巴沙爾、卡曼尼亞、錫斯坦、伊比利亞及阿迪亞波納統治者的地位崇高,他們是“眾王之王”的宮廷常客。卡倫家族、蘇雷納家族等貴族統領的地區享有半獨立的地位,雖然他們仍隸屬君王,但他們的職位是世襲的。

一般來說,波斯貴族在王朝的管治上手握大權,包括邊境地區的管治權,他們的職位大多是世襲的,許多職位都由單一家族壟斷了幾代。資歷較高的邊境大臣可擁有各自的銀色王座,高加索等戰略重地的大臣更可擁有金色王座。當處于戰爭狀態時,這些大臣就是戰地指揮官,較低級的軍官也可以領導軍隊作戰。

薩珊王朝在文化上實施社會分層管理,這種製度由國教祅教來支撐,其他宗教也受到優容對待。薩珊王朝皇帝尋求恢復波斯的傳統及清除希臘的文化影響力。

外交關系

與中國的關系

薩珊王朝及前朝的安息帝國一樣與中國保持著活躍的外交關系,波斯使者頻繁地到訪中國。中國的文獻記載了13位薩珊王朝的使者到訪中國。對中國的陸路和海路貿易對薩珊王朝及中國來說同樣重要。中國南部發現的大量薩珊王朝硬幣證明了雙方的海路貿易關系。

在中國處于晉朝和北魏統治時期,薩珊王朝皇帝多次派遣最有才幹的波斯音樂家及舞者到洛陽的宮廷,到隋朝和唐朝統治時期,薩珊王朝皇帝也有派遣他們到長安的宮廷。雙方都能透過絲綢之路的貿易得益,保護絲綢之路貿易路線是雙方的共同利益,雙方都進駐中亞,一起拱衛絲綢之路,並在邊界地區建立哨站保護商隊安全。

在政治層面上,薩珊王朝與中國多度結盟對抗共同敵人-嚈噠人。隨著突厥帝國在中亞崛起,兩國同樣聯手製止突厥擴張。有文獻指出正當阿拉伯入侵的時候,有一位中國將軍聽命于粟特皇帝。

阿拉伯穆斯林全面入侵波斯後,薩珊王朝末代皇帝伊嗣埃三世的兒子卑路斯二世與一些貴族逃亡到中國尋求庇護。卑路斯二世及他的兒子泥涅師得到中國宮廷封賜的崇高頭銜。中國曾經兩度與卑路斯二世出征,以圖幫助卑路斯二世恢復薩珊王朝皇帝的身分,最後的那一次大概是在670年。從一些錢幣上的證據發現,卑路斯二世一度統治著錫斯坦。後來泥涅師得以掌管中國宮廷衛軍,他的後裔一直留在中國,並得到厚待。卑路斯二世的姐妹嫁入中國皇室,使薩珊王朝的難民得以涌入中國定居。

對印度的擴張

在征服了伊朗及鄰近地區後,沙普爾一世將他的勢力擴張至印度次大陸的西北部,貴霜帝國已承認薩珊王朝的宗主地位。雖然貴霜帝國在三世紀末已開始衰落,其地位在四世紀被印度笈多王朝取代,但薩珊王朝仍在印度西北部發揮著一定的影響力。

在這段時間,波斯與印度西北部的文化和政治往來頻繁,一些薩珊王朝的習俗傳播到貴霜地區。透過刻有皇帝狩獵情景的銀器及紡織品貿易,薩珊王朝的王權概念也影響到貴霜帝國。

雙方的文化交流卻沒有把薩珊王朝的宗教習俗散播到貴霜帝國。薩珊王朝堅持宣揚國教,偶爾會迫害其他宗教或強迫少數宗教皈依國教,而貴霜帝國則傾向採取宗教寬容政策。

除此之外,雙方的低下階層也進行文化交流,例如波斯人從印度引進象棋,將印度稱為恰圖蘭卡的象棋遊戲改稱為恰特蘭格。

在庫思老一世統治時期,印度的書籍被帶到波斯,並被翻譯成薩珊王朝所用的缽羅缽語。部分被翻譯成缽羅缽語的書籍後來成為了伊斯蘭文學的一部分。薩珊王朝大臣博爾祖亞(Borzūya)將印度的《五卷書》翻譯便是一個著名的例子。這個譯本後來被傳播到阿拉伯及歐洲。博爾祖亞前往印度的旅程及取得《五卷書》的經過被記錄在菲爾多西的《列王紀》裏。

科學發展

薩珊王朝的社會和文明是當時最繁盛的,在同一地區與之媲美的隻有東羅馬帝國。兩個大國之間的科技和知識交流正是兩個文明之間的競爭和合作的象征。

薩珊王朝與安息帝國社會最顯著的分別在于對集權及領導政府的重視。薩珊王朝認為強而有力的君王是營造一個可以維持穩定、正義公平的理想社會的必然要素。薩珊王朝的社會錯綜復雜,具備各種不同的社會組織製度管理王朝內不同組別的人物。史學家相信當時的社會區分為四類:祭司、戰士、大臣及平民。位于薩珊王朝種姓製度高端的是“眾王之王”,“眾王之王”統治著所有貴族。親王、次要的統治者、大地主及祭司構成了特權階級。這種社會製度顯得相當僵化死板,而種姓製度在薩珊王朝滅亡後仍然健在,延續至伊斯蘭時代的早期。

許多的編年史都是在庫思老一世統治時期匯編的,當中唯一流傳下來的作品是《阿爾達希爾的功績》,那是一部歷史和騎士書籍,為伊朗史詩《列王紀》奠定了基礎。當憎恨希臘文學和哲學的拜佔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關閉了雅典的學校後,一些教授逃到波斯向庫思老一世尋求庇護。他們在波斯日漸思鄉,波斯在533年與查士丁尼一世簽訂和約,明訂拜佔庭方面須允許這些希臘賢人回國,並使他們免受迫害。

五世紀在貢迪沙普爾建立的學院成為了“當時最大的知識中樞”,吸引世界各地的教師和學生慕名而來。景教基督教將希臘關于醫學和哲學著作的敘利亞語譯本帶到這裏。新柏拉圖主義者也來到貢迪沙普爾,並埋下了蘇非神秘主義的種子。印度、波斯、敘利亞及希臘的醫學知識在這裏交融,醫學院紛紛在這裏建立起來。

波斯文明在薩珊王朝取得了一些成就,當中不少成為了穆斯林文化,穆斯林的建築和書法是源自波斯文化。薩珊王朝的疆域曾經由敘利亞橫跨至印度西北部,但是其影響力遠遠超出這個範圍,在中亞、中國、東羅馬帝國,甚至是法蘭克王國墨洛溫王朝都可以找到薩珊王朝的藝術主題和思想。伊斯蘭藝術是薩珊王朝藝術的遺產,伊斯蘭藝術在吸收了薩珊王朝藝術的同時還為它註入了活力。

位于塔伊波斯坦(Taq-eBostan)和洛斯達姆(Naqsh-eRustam)的浮雕原本是著色的,當中多為描述宮廷場景,如今隻能找到著色的痕跡。文獻清楚地指出塗繪藝術在薩珊王朝相當盛行,據說先知摩尼開辦了一所塗繪學校。菲爾多西也提及波斯的達官貴人會在他們的宅邸上繪上伊朗英雄的圖像。詩人布赫圖裏也描述到泰西封宮廷內的壁畫。當一位薩珊王朝皇帝駕崩時,宮廷會傳召當時最好的畫家來為駕崩的皇帝繪畫肖像,並將之收藏在寶庫裏。

薩珊王朝的紡織藝術體現出與繪畫、雕塑、陶器及其他形式的裝飾品相同的設計特色。絲綢、刺綉、錦緞、花緞、壁毯、椅布、頂篷、帳篷及地毯都經過長時期及精巧技術製作而成,並將成品染上黃、藍、綠等柔和色調。除了農民及祭司之外的波斯人都希望可以打扮得像是社會階級更高的人物。自亞述以來,品質優秀、色彩鮮艷的地毯在東方象征著財富。一直儲存至今的數十件薩珊王朝紡織品是現存最昂貴的布織品。即使是在當時,薩珊王朝的紡織品在埃及以至遠東也備受歡迎,各地都有不少仿製品。當羅馬皇帝希拉克略佔領了庫思老二世位于達斯塔格爾德皇宮時,那些精致的刺綉品及地毯就是最珍貴的戰利品,當中最有名的是稱為“冬季地毯”或“庫思老之春季”的地毯,地毯上繪有春季及夏季時分的場景,使庫思老一世忘卻冬季,地毯上描繪的花朵和水果由紅寶石及鑽石組成,並繪有鍍銀的行人道、珍珠組成的河溪及金色的土壤。第五代哈裏發哈倫·拉希德以其釘有珠寶的薩珊王朝地毯而引以為豪。波斯人寫有表達熱愛地毯的詩詞。

對薩珊王朝遺跡的研究發現皇帝穿戴的皇冠種類超過100種。各種薩珊王朝皇冠表現了各個時期的文化、經濟、社會及歷史狀況,這些皇冠都顯示了每位皇帝的性格特征。月亮、星星、鷹、棕櫚等用在皇冠上的標記和象征說明了佩戴者的宗教信仰和信念。

薩珊王朝與阿契美尼德王朝同樣起源于波西斯,因此薩珊人在經過了希臘化文明和安息王朝的統治後自視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繼承者,並認為他們註定要復興波斯。

薩珊王朝為了恢復阿契美尼德王朝時代的繁榮並不僅是要仿效它,薩珊王朝的藝術展示了驚人的活力,形成了伊斯蘭藝術的一些要素。薩珊王朝藝術結合了傳統波斯藝術及希臘元素。亞歷山大大帝擊敗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使希臘化時期的希臘藝術傳到西亞,東方國家卻隻接納其形式,而沒有吸收其精髓。在安息帝國時期,近東國家的人民大量地表現了希臘化時期藝術,而薩珊王朝卻抗拒這種藝術,薩珊王朝重新流行傳統的波斯傳統和體裁,這種文化可延伸到地中海海岸。

薩珊王朝皇宮的遺跡顯示了它的輝煌,當中包括位于菲魯扎巴德、比沙普爾及首都泰西封的皇宮。除了當地的風俗傳統外,安息帝國的建築也影響著薩珊王朝的建築風格。這些皇宮都帶有安息帝國時期筒形穹頂門廊的特征,這種穹頂門廊在薩珊王朝相當流行,特別是泰西封。沙普爾一世統治時期在泰西封建造的一個大殿拱門礅距超過80英尺(24米)、高118英尺(36米),這種宏大的建築結構吸引了當代的建築師紛紛仿效,並被認為是波斯建築當中最重要的範例之一。許多皇宮都附有一個圓穹設計的會堂。波斯人在方形地面上的每個角落利用內角拱及弓形結構,將之改變成八角形結構,使圓穹可以輕易志地置于上方,解決了在方形地面上建造圓穹的難題。菲魯扎巴德皇宮的一個圓穹設計房間是最早採用內角拱的例子,表示這種建築技術可能是在波斯發明的。

薩珊王朝建築的特色在于其對空間的特殊利用,薩珊王朝的建築師從質量和外表的角度來設計建築物,因此以鑄件和灰泥布置的厚實磚牆得以被利用。以灰泥裝潢的牆壁可在比沙普爾找到,在雷伊、泰西封及基什也可以找到儲存良好的灰泥牆,牆上的圖案包括動物圖像、半身像、幾何圖案及植物的基本圖案。

在比沙普爾的一些地面飾有鑲嵌畫,展示了宴會的場景,這些畫可能是來自羅馬的囚犯鋪設的,故受到羅馬文化的影響。當地建築物的外牆被塗上油漆,在錫斯坦哈耶赫山(MountKhajeh)可以找到一些上佳的例子。

宗教信仰

祅教

在安息帝國時期,祅教受到希臘宗教的影響而敗壞,馬其頓帝國的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了大流士三世的波斯帝國,使希臘宗教得以散播,並與祅教摻雜在一起。到薩珊王朝時期,正統、不攙雜的祅教才得以恢復,松散的祭司製度被一個階級森嚴的宗教製度取代。

為了掠奪波斯都城的財寶,亞歷山大大帝縱火焚毀波斯波利斯,使在大流士一世時期編成的《波斯古經》大半部分佚失。不過,對《波斯古經》的重新整理在沙普爾一世統治時期曾經進行過。

祅教是薩珊王朝的國教,但是薩珊王朝的祅朝卻與《波斯古經》訂明的習俗有所不同。薩珊王朝的宗教政策使大量的宗教改革運動盛行,摩尼及瑪茲達克的宗教運動是當中最重要的。

薩珊王朝皇帝與國家宗教措施之間的關系錯綜復雜而且多變,例如沙普爾一世鼓勵不同的宗教共存,他本身似乎都是祖梵教的信徒,而巴赫拉姆二世則打壓少數宗教。除了基督教,沙普爾二世寬容對待其他宗教,他在君士坦丁一世信奉基督教後才打壓基督徒。

基督教

薩珊王朝的基督徒主要屬于景教和敘利亞正教會,雖然這些教會與羅馬帝國的基督教會保持緊密的關系,但他們之間的分野明顯。景教和敘利亞正教會採用敘利亞語作為禮拜儀式語言,不同于拜佔庭基督教的希臘語。另外,由于薩珊王朝與羅馬帝國常年處于戰爭狀態,薩珊王朝嘗試切斷他們與羅馬帝國的關聯,造成了東西基督教存在差異。

伊嗣埃一世在409年承認基督教是薩珊王朝正當的宗教信仰[173]。瑪·以薩(MarIsaac)在410年被塞琉西亞與泰西封會議推選為巴比倫牧首。

以弗所公會議的決定使薩珊王朝基督教與主流基督教在431年決裂,會議譴責敘利亞出身的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聶斯脫裏在教授基督論的時候拒絕稱呼耶穌的母親瑪利為“上帝生母”。以弗所公會議的教義在羅馬帝國得到認同,但薩珊王朝卻不同意會議對聶斯脫裏的譴責。聶斯脫裏的牧首一職因此而被罷免,他的許多追隨者逃亡到薩珊王朝。

薩珊王朝皇帝借此排除支持羅馬的重要神職人員,並以聶斯脫裏的支持者取代他們,提升聶斯脫裏在薩珊王朝教會裏的地位,以確保這些基督徒忠于薩珊王朝,而不是忠于羅馬帝國。

薩珊王朝的大多數基督徒分布在王朝西緣,主要是在美索不達米亞,提羅斯(Tylos,今巴林)的島嶼、波斯灣南岸、拉赫姆王國及波斯屬亞美尼亞地區都散落著一些重要的基督教社群,當中一些地區很早就已經基督教化,亞美尼亞在301年便成為了第一個獨立的基督教國家,而亞述地區早在三世紀就完全基督教化,但亞述人從來沒有成為獨立國家。

其他宗教

與祅教一起在薩珊王朝共存的宗教主要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佛教,人們在大部分時期裏都可以自由進行宗教活動及宣揚他們的宗教。薩珊王朝有相當龐大的猶太社群,主要分布在伊斯法罕、巴比倫及呼羅珊,他們在美索不達米亞還享有半自治的地位。直到錫安主義出現的時候,猶太社群依舊繁茂。對猶太人的迫害隻偶然發生,相對其他宗教,猶太人享有較大的宗教自由,並得到一些特權。沙普爾一世對待猶太人特別友好,他與撒母耳的友誼為猶太人得到不少好處,他甚至向薩珊王朝的猶太人提供尼西亞白馬,猶太人傳說中的復國救主彌賽亞就是騎著馬騾的。沙普爾二世的母親是猶太人,沙普爾二世與巴比倫拉比拉瓦(Rava)份屬好友,他們的友誼使猶太人得以從針對猶太人的高壓法製當中得到喘息。另外,王朝東部多有佛教徒拜祭的地方,佛教在巴米揚等地區逐漸流行起來

經濟發展

薩珊錢幣

薩珊王朝時期鑄造的一種又寬又薄的錢幣,正面通常為國王的半身像,背面為一火祭壇,壇邊有兩位牧師。這些錢幣最初採用的肖像畫法帶有希臘和羅馬的傳統,數世紀後,則變得越來越抽象。後來薩珊衰亡,阿拉伯獲得其宗主權,繼續鑄造這類錢幣,所用肖像更加抽象。

貿易網路

薩珊王朝的產業由地方向城市的方向發展,大量的行會被建立起來。絲綢紡織從中國引入,薩珊王朝的絲織品在各地大受歡迎,並成為了拜佔庭帝國、中國及日本紡織藝術的雛型。中國商人來到伊朗地區的港口售賣絲綢及購買地毯、珠寶及胭脂。亞美尼亞人、敘利亞人及猶太人往來波斯、拜佔庭及羅馬進行貿易。重要的道路和橋梁受到巡查,使信函及商旅都可以安全接連首都與各地。在波斯灣建立的海港加快了與印度的貿易。薩珊王朝商人的活動範圍擴大,並逐漸將羅馬人從有利可圖的印度洋貿易路線攆走。近期的考古研究發現薩珊人在貨物上貼上一些特殊的標簽以宣傳其品牌和突出貨品的質素。

呼羅珊地區的霍爾密茲德一世硬幣,參考了貴霜硬幣的設計呼羅珊地區的霍爾密茲德一世硬幣,參考了貴霜硬幣的設計

庫思老一世進一步擴展貿易網路,以圖壟斷貿易,奢侈品較過往擔當著更重要的角色。港口、商隊旅館及橋梁等建設有利于貿易及城市化。波斯人在庫思老一世統治時期控製著印度洋、中亞及俄國南部的國際貿易,同時他們與拜佔庭人在貿易上仍競爭激烈。薩珊人在阿曼和葉門建立的據點對于他們與印度的貿易至關重要,而與中國的絲綢貿易則多落入薩珊王朝的附庸國和粟特人的手裏。

薩珊王朝的出口貨物有絲綢、羊毛及金製織品、地毯、小毯、皮毛、皮革及波斯灣的珍珠。薩珊王朝同時是中國紙張、絲綢及印度香料的貨運中轉,薩珊王朝的海關會對這些貨品征稅,並重新出口到歐洲。

在這個時期,冶金產品的製作也有所增加,故伊朗得到了“亞洲寶庫”的美譽。薩珊王朝的採礦重鎮大多位于邊緣地區,如亞美尼亞、高加索及中亞河中地區。薩珊王朝東部帕米爾高原豐富的礦物蘊藏量使塔吉克人流傳著一個至今仍廣為人知的傳說:神在創造世界的時候在帕米爾高原摔了一跤,丟下了裝滿礦石的壇子,使礦物遍布整個地區。

羅馬戰爭

薩珊波斯繼承了安息與羅馬抗衡的傳統,在亞美尼亞、小亞細亞、敘利亞邊境與羅馬展開針鋒相對的鬥爭。

231年,阿爾達希爾一世致書羅馬皇帝塞維魯,要求羅馬勢力退出亞洲,長達400年的羅馬波斯戰爭正式開始。

232年,薩珊波斯同羅馬交鋒,打敗羅馬軍隊,並通過和約獲得亞美尼亞。公元260年,薩波爾一世同羅馬帝國軍隊交戰,大敗羅馬軍,並俘虜羅馬帝國皇帝瓦勒良。至今在帕賽波利斯附近仍留存著紀念這次勝利的摩崖石刻,它以巨幅浮雕表現瓦勒良跪著為薩波爾一世騎馬上鞍墊腳的情景。這次戰爭後,薩珊一度佔有小亞東北部的卡帕多細亞。但薩珊與羅馬之爭一如安息王國時期呈拉鋸之勢。羅馬帝國皇帝戴克裏先、君士坦丁等都曾率軍遠征波斯,但未取得顯著戰果。公元286年,羅馬煽動亞美尼亞起事,薩珊被迫撤退,以後又喪失底格裏斯河以西之地。375年以後,羅馬帝國忙于應付哥特人等日耳曼蠻族的入侵而無暇東顧,波斯也因抵御匈奴人的侵擾無力繼續向羅馬挑戰。公元395年,龐大的羅馬帝國飽受各路蠻族侵擾,為便于管轄而將帝國一分為二,東部帝國即以君士坦丁堡為首府,因此東羅馬帝國又稱為拜佔庭帝國。公元476年,西羅馬在經歷了包括匈奴和諸多日耳曼部落的反復侵襲之後終于咽下了最後一口氣,拜佔庭遂成為唯一的羅馬人帝國——實際上他們一直以純正羅馬血統自居。拜佔庭帝國以君士坦丁堡為都城,繼續佔有巴爾幹半島、小細亞、亞美尼亞、敘利亞、巴勒斯坦、上美索不達米亞、埃及、利比亞等地區,是一個橫跨三大洲的大帝國。公元487年,薩珊波斯的科巴德一世上台執政。他指揮由波斯人、匈奴人和阿拉伯人組成的聯軍從拜佔庭帝國手中奪走了上美索不達米亞和亞美尼亞。公元502年,聯軍又圍攻阿米達城,經80天鏖戰,攻陷該城,後又連續擊敗拜佔庭軍隊的反擊。505年,雙方媾和,拜佔庭以1000磅黃金為代價復得阿米達城,雙方維持原有邊界,處于和平狀態20年。公元527年,拜佔庭皇帝查士丁一世去世,其外甥查士丁尼繼位,即有名的查士丁尼一世。為恢復昔日羅馬帝國的版圖,他對內厲行改革,加強中央集權,對外積極向東、西兩個方向舉兵擴張。他向東方的征討重開了羅馬波斯戰爭。在以後的100多年內,拜佔庭與薩珊波斯之間先後進行了五次大規模的爭霸戰爭。

第一次戰爭

公元528—531年。527年,剛剛繼位的查士丁尼一世就任命22歲的貝利撒留為東征大元帥。528年,波斯先發製人,命大將扎基西斯率3萬大軍向拜佔庭軍發動猛烈進攻,在529年的尼亞比斯首次戰役中擊敗貝利撒留,並直撲上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的戰略重鎮德拉城。530年的德拉城戰役,波斯大軍全軍潰敗,後來從敘利亞沙漠方向發動的多次進攻也在貝利撒留的巧妙反擊下失敗。531年,雙方在卡爾基斯會戰,波斯打退了貝利撒留的進攻。532年雙方媾和,拜佔庭撤回德拉城駐軍,向波斯支付1000磅黃金。

第二次戰爭

公元540—545年。540年,庫斯魯一世率大軍從首都泰西封出發,對拜佔庭的幼發拉底防線發動突然襲擊,先後攻下希拉波利斯、卡爾基斯,直搗敘利亞首都安條克。經過激烈戰鬥,波斯攻下該城,並大肆燒殺搶掠。543年,乘拜佔庭內訌之機,庫斯魯一世進佔亞美尼亞,全殲了前來進攻的3萬拜佔庭大軍。544年,庫斯魯再次親征上美索不達米亞,圍攻首府尼德撒城數月之久,但未果而撤。545年,雙方締結5年停戰協定,拜佔庭收復波斯佔領的全部領土,支付贖金2000磅黃金。

第三次戰爭

公元549—562年。547年,庫斯魯一世率8萬大軍進佔科爾奇斯王國,並攻陷拜軍的庇特拉要塞。549年,查士丁尼一世應科爾奇斯人的邀請,派大軍進攻庇特拉要塞。經過3年斷斷續續的攻戰,拜佔庭軍隊奪回庇特拉要塞,波斯軍傷亡慘重。此戰之後,雙方在高加索山麓又進行了6年的拉鋸戰。拜佔庭先贏後輸,波斯軍隊連續獲勝。

555年,法息斯河口一戰,拜佔庭軍隊背水一戰,向輕敵冒進的波斯軍隊發起反攻,消滅敵1萬餘人,大獲全勝。562年雙方再次媾和,波斯放棄對科爾奇斯的領土要求,拜佔庭每年向波斯支付黃金1.8萬磅,有效期50年。

第四次戰爭

公元571—591年。571年,查士丁尼二世停止向波斯支付年金,庫斯魯一世以敵人毀約為名率軍進攻德拉城,經5個月的廝殺破城而入。索得黃金4萬磅後,波斯撤軍。589年,波斯發生內亂,拜佔庭皇帝莫裏斯派7萬大軍援助庫斯魯二世奪取王位。591年,拜軍在幼發拉底河畔擊敗波斯軍,殺掉篡位者,攻陷泰西封,扶庫斯魯二世登上波斯王位。波斯則將亞美尼亞的大部分和伊比利亞的一半割讓給拜佔庭,並訂立“永久和平協定”。

第五次戰爭

公元603—631年。庫斯魯二世乘拜佔庭內亂之機于606年率大軍西征,戰火又起。波斯軍經過9個月戰鬥攻陷德拉城。608年,波斯分兩路大軍西進,一路攻佔帕多西亞、比西尼亞、卡拉奇亞,另一路攻佔卡爾西頓城,並聯合阿瓦爾人和斯拉夫人威脅君士坦丁堡。這時,拜佔庭內戰方酣。波斯大軍長驅直入,609年攻下敘利亞,611年再下安條克,613年攻下耶路撒冷城,並把該城洗劫一空。616年,巴夏·巴爾茲又率波斯大軍侵入埃及,攻陷亞歷山大裏亞,到619年征服整個埃及。同時,另一支大軍出征小亞細亞,直抵博斯普魯斯海峽,再次威脅君士坦丁堡。至此,波斯版圖達到極點,薩珊的勢力達到了空前絕後的頂峰。617年,波斯軍又一次攻佔卡爾西頓城,並聯合蠻族共同進攻君士坦丁堡。公元620年,巴爾茲從埃及趕到卡爾西頓,參加對君士坦丁堡的圍攻。在海上攻勢受挫後,雙方達成休戰協定。利用休戰之機,拜佔庭皇帝希拉克略做好了各種準備。622年,他親率大軍避開正面敵人,乘軍艦出其不意地在小亞細亞的伊索斯港登入波斯軍慌忙派軍火速趕往伊索斯。雙方在卡帕多西亞遭遇。拜軍大敗波軍,乘勝收復失地,佔領科爾奇斯、亞美尼亞、美地亞。至625年,希拉克略平定小亞細亞西部。公元626年至627年雙方繼續征戰不停。628年,波斯發生政變。631年,科巴德二世與拜佔庭議和:波斯歸還歷代侵佔的拜佔庭領土、釋放戰俘、歸還搶自耶路撒冷的“聖十字架”,歸還搶自拜佔庭的一切財物,償還數年軍費。波斯兩手空空,一無所獲。羅馬波斯戰爭歷經400年,雙方交戰數百次。戰爭結果雖然波斯失敗,但從嚴格意義上說,這是一場兩敗俱傷的拉鋸戰,戰爭的結果隻不過恢復了交戰雙方的戰前狀態罷了。羅馬波斯戰爭嚴重消耗了交戰雙方的力量。拜佔庭帝國的軍事力量由此大大削弱,後來竟無力抵御蠻族和阿拉伯人的入侵,為它的最終衰亡埋下了隱患。波斯經此長期戰爭更是元氣大傷,大廈根基動搖,20年後的651年,薩珊波斯被阿拉伯帝國滅亡。可以說,歷時4個世紀的羅馬波斯戰爭加速了羅馬帝國特別是拜佔庭帝國衰亡的步伐,也為薩珊波斯敲響了喪鍾。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