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阿連德

薩爾瓦多·阿連德

智利總統(1908~1973)。拉丁美洲第一任自由競選獲勝的總統。醫生出身。1933年參加建立智利社會黨,兩次出任總書記。1937年起歷任眾議員、參議員、參議長、泛美醫生聯合會主席等職。1970年大選獲勝,組成人民聯盟政府,出任總統。任內對銅礦實行國有化,進行土地改革等。在1973年9月軍人政變中以身殉職。

  • 中文名稱
    薩爾瓦多·阿連德
  • 外文名稱
    Salvador Allende
  • 國籍
    拉丁美洲
  • 出生日期
    1908年7月26日
  • 逝世日期
    -1973年9月11日
  • 職業
    國家總統

人物簡介

薩爾瓦多·阿連德,全名薩爾瓦多·阿連德·戈森斯,智利前總統。早年畢業于智利大學,獲醫學博士學位。阿連德是智利社會黨建立人之一,曾任眾議員、參議員、參議院副議長、議長、衛生部長。還擔任過智利醫生協會主席、泛美醫生聯合會主席、智中文化協會名譽主席等職。

薩爾瓦多˙阿連德 (Salvador Allende)在聯合國薩爾瓦多˙阿連德 (Salvador Allende)在聯合國

阿連德熱衷于馬克思主義,公開批評資本主義,致力于社會主義改革。因此他在從約翰·肯尼迪到尼克松的歷屆美國政府中都不受歡迎,美國擔心智利會成為共產主義國家,並加入蘇聯的社會主義陣營。

1970年,他領導的由社會黨、激進黨、共產黨、社會民主黨等組成的人民團結陣線終于在大選中獲勝,出任總統。執政期間,對銅礦等實行國有,沒收庄園,進行土改;對外反帝、反殖;維護國家主權和民族獨立。1973年9月11日在抗擊政變中遇難,關于阿連德自殺或他殺的爭論一直延續至21世紀。

生平經歷

早年經歷

1908年,阿連德生于智利的港口城市瓦爾帕萊索。在當地高中畢業後他進入智利大學醫學院學習,1933年畢業,獲醫學博士學位。

年輕時阿連德就加入了智利社會黨並成為領導人。他先後擔任過內閣部長、眾議員、參議員的職務,直至智利參議院議長。1952年、1958年、1964年,他三次競選總統失利。

獲選總統

阿連德作為人民團結聯盟的領導人,在1970年的智利總統大選中獲勝。在投票中他獲得了36.2%的微弱多數,前總統亞歷山德裏獲得34.9%,排名第三的基督教民主黨候選人拉多米爾·托米克(RadomiroTomic)的得票為27.8%。按照智利憲法規定,如果沒有總統候選人獲得超過半數的選票,則將由國會從得票最高的兩名候選人中選出總統,通常的做法是選擇得票最高的候選人。

薩爾瓦多˙阿連德在選舉中薩爾瓦多˙阿連德在選舉中

大選後,美國中央情報局聯系即將卸任的智利總統埃杜阿多·弗雷,希望他能說服他所在的智利基督教民主黨在國會投票中支持保守黨候選人若熱·亞歷山德裏。按這一計畫,亞歷山德裏在就任總統後將會立即辭職,並舉行新一屆總統選舉。弗雷就能夠合法地再次競選總統(智利憲法不允許同一人“連續”擔任兩屆總統,但對非連續的當選沒有限製),按照當時情勢,他應該能夠輕松擊敗阿連德。

然而,智利國會最終還是選擇了阿連德,條件是他要簽署一個“憲法承諾條款”,保證尊重並遵守智利憲法,所進行的社會主義改革不能破壞憲法的任何條文。

總統任期

就任總統後,阿連德開始推行被稱為“智利社會主義之路”的規劃,包括進行大型工業(銅礦、銀行等)的國有化,徹底改造醫療衛生系統,改革教育系統,給兒童提供免費牛奶,深化前任總統弗雷的土地改革。

阿連德的具體措施包括:開征“福利稅”,延期償付外債、對國際貸款人和外國政府的債務不予償還,提高工資、同時凍結物價。這些措施招致了地主、中產階級、親美右翼人士、羅馬天主教會(天主教會對政教分離的教育改革方向強烈不滿)的強烈反對。

阿連德政策的中心是土地改革。這一改革在弗雷執政時就已經進行了。弗雷政府沒收了全國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易于接管的財產。而阿連德政府的目標是沒收所有超過80公頃有基本灌溉的土地。另外,阿連德希望通過提供(在實行了國有化的企業中或者公共工程項目中的)工作機會,改善最貧窮國民的經濟社會福利。

演講中的阿連德演講中的阿連德

1971年,不顧美洲國家組織條約的規定,智利與古巴恢復了外交關系。古巴共產黨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對智利進行了一個月的訪問。卡斯特羅積極參與了智利的內政,組織了大規模的集會,對阿連德提出公開的建議。這使得右翼人士認為“智利社會主義之路”就是要將智利送上與古巴一樣的軌道。

阿連德愈加堅定的社會主義政策(部分是應同盟中激進成員的要求)和與古巴的親密聯系使美國政府憂心忡忡。尼克松政府通過多邊組織向智利施加經濟壓力,繼續支持阿連德在國會中的反對派。阿連德當選後,尼克松旋即指示中央情報局和國務院對阿連德政府“施加壓力”。

歷史資料顯示,在隨後的數年間,美國向智利反對黨和其他政治組織提供了總共350萬美元的秘密援助;聖地亞哥情報站花費200萬美元在當地最大的報紙<信使報>上進行反政府宣傳;此外,還有150多萬美元給了商業、勞工與市民組織,以便後者策劃針對阿連德的示威遊行和暴力活動。

政變中身亡

1973年,由于智利的貿易伙伴對阿連德心懷不滿,而銅價又快速下跌,智利經濟墜入低谷。到9月,惡性通貨膨脹和商品短缺導致整個國家陷入一片混亂。

1973年6月29日,羅伯托·索帕(RobertoSouper)上校指揮的坦克團包圍了總統府(拉莫內達宮),但政變未遂。

1973年9月9日,在自己女兒的生日晚宴上,時任智利陸軍總司令的奧古斯托·皮諾切特與空軍司令古斯塔夫拉等軍官簽署了顛覆現政府的密令。

9月11日,皮諾切特將軍領導軍隊發動了針對阿連德的軍事政變。軍政府委員會通過廣播要求阿連德總統立即辭職,並許諾提供飛機,送他與家屬及合作者一起離開智利,阿連德對此表示堅決拒絕。

隨後,阿連德在總統府前中彈身亡。阿連德去世時65歲,當了1042天智利總統。

按照軍政府的官方版本,阿連德是用機關槍自殺的。槍托上嵌有黃金,上刻“致好友薩爾瓦多·阿連德,菲德爾·卡斯特羅贈”。政變後,皮諾切特政權不允許阿連德的家人看到他的屍體,也沒有對阿連德的死進行犯罪調查。

身亡後

阿連德身亡30多年後,他依然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他未能完成自己的總統任期,因此有很多關于如果他當時能夠繼續執政,智利今天將是什麽樣的揣測。

阿根廷總統內斯托爾卡洛斯·基什內爾(Nestor Kirchner)拜謁阿連德墓。阿根廷總統內斯托爾卡洛斯·基什內爾(Nestor Kirchner)拜謁阿連德墓。

阿連德的生平在討論共產主義政府是否贏得過民主選舉的勝利是常被提及。阿連德合法地贏得了民主選舉,但是在投票中他獲得的是相對多數而不是絕對多數,人們為此爭論不休。他的支持者認為,因為基督教民主黨候選人托米克的左傾競選立場與阿連德相仿,分流了左翼的選票,而他們兩人獲得總共64%的選票。而反對者認為,阿連德比選民預計的更為左傾,而基督教民主黨後來又與右翼勢力聯盟,並獲得軍隊的支持最終導致阿連德政府下台。

1990年9月,智利實現文人執政後,為阿連德舉行了國葬,他的遺體被重新安葬,而關于阿連德自殺他殺的爭論一直延續至21世紀。多年來,阿連德的支持者幾乎一致認為他是被政變軍人殺害的。到21世紀初,自殺的這一版本開始被接受。另一個版本稱,阿連德是在總統府外台階上的交火中被殺的。

2011年1月,智利法務部應阿連德家屬要求,決定對阿連德的真正死因進行調查。同年5月,法務部在公眾與媒體的監督下開始對阿連德遺體進行法醫鑒定。鑒定報告說,阿連德致命傷為頭部槍傷,死亡方式為自殺

2012年9月11日,智利抗訴法院確認前總統阿連德死于飲彈自殺。

人物評價

為阿連德舉行的國葬上,扶棺的人是阿連德的遺孀霍騰西婭·阿連德。為阿連德舉行的國葬上,扶棺的人是阿連德的遺孀霍騰西婭·阿連德。

在左翼政治家的眼裏,阿連德是一位英雄。有些人認為他是為社會主義獻身的烈士。他的形象如同切·格瓦拉一樣,成為了馬克思主義的標志。有些人認為,美國政府,尤其是亨利·基辛格和美國中央情報局,應當對阿連德之死負責。他們把阿連德視作美帝國主義的犧牲品。

另一些人眼中的阿連德迥然相異。他們批評他的政府對私有工業進行大規模國有化,與一些激進組織如左翼革命運動關系親密,以及執政後期出現的物資供應短缺和惡性通貨膨脹。這些都導致了阿連德支持率的明顯下滑和與基督教民主黨的分道揚鑣。他們還指責他嘗試繞過國會,實行獨裁,對媒體批評懷有敵意。一種普遍的批評源于他與卡斯特羅和中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緊密聯系。批評者認為他嘗試將智利轉變為古巴式的獨裁國家。這些評論爭議頗大。後來的軍政府曾稱,阿連德政府密謀先發製人,自行發動流血政變以建立阿連德的個人獨裁。這一所謂阿連德政府的“Z計畫”被證明是軍政府的虛假宣傳。

21世紀初的辯論圍繞阿連德1933年的醫學博士論文《精神衛生學與犯罪行為》而展開。有人認為,阿連德具有種族主義和反猶太主義傾向。阿連德基金會對此反駁說,阿連德隻是在論文中引用了一位義大利科學家的話,而阿連德本人對那些理論是持批評態度的。

家庭成員

妻子霍騰西婭·阿連德(HortensiaAllende),兩人育有三女。

侄女伊莎貝爾·阿連德(IsabelAllende),美籍作家,是2010年智利國家文學獎的得主。

人物語錄

阿連德語錄

阿連德夫婦阿連德夫婦

“他是和平與建設的標志,是革命的旗幟,是創造執行力的旗幟,是人類情感極度張揚的旗幟。”——關于斯大林逝世的講話。

“對于那些中產階級國家,我們要戰勝他們,我們要推翻他們。”——同法國記者雷吉斯·德布雷(RegisDebray)的談話,1970年。

“我不是所有智利人的總統。我不是說這種話的偽君子。”——1971年1月17日在一次公眾集會上的講話,被所有的智利報紙引用。

“智利萬歲!人民萬歲!工人萬歲!”——1973年9月11日上午的廣播。阿連德為人所知的最後一句話。

關于阿連德

以下內容部分來自美國中央情報局21世紀初解密的部分檔案以及一些公開檔案、相關人物傳記:

“我看不出為什麽我們要對一個國家由于其人民不負責任而走向共產主義袖手旁觀。對于智利選民決定自己的命運來說,這個問題是他們不堪承受之重。”——亨利·基辛格

“把智利經濟搞垮,讓阿連德上不了台,上了台也要趕下來。”理查德·尼克松,1970年9月15日對中央情報局的指示。

“通過政變推翻阿連德是一項既定的、堅定不移的政策。最好能在10月24日(國會投票日)之前進行,不過這方面的努力在那天之後仍將得到繼續。我們將動用一切資源,為達到這一目的施加最大壓力。這些行動必須秘密地、安全地進行,不能讓人們看到美國政府背後的手。”——美國中央情報局聖地亞哥分部行動指南,1970年10月16日。

“阿連德治下,一粒堅果、一個螺絲也不能進入智利。一旦阿連德上台,我們要盡全力使智利和智利人民陷入極端匱乏和貧窮中。”——愛德華·考瑞(EdwardM.Korry,時任美國駐智利大使),聽到阿連德當選訊息時。

“阿連德正在尋求獨裁,那就是打著無產階級專政旗號的共產主義暴政。”——1973年5月15日,智利基督教民主黨全國大會報告。

“在這一地區的所有領導人中,我們認為阿連德對我們的利益是極其有害的。他口頭上傾向卡斯特羅,反對美國。他的對內政策是對智利民主解放和人權的威脅。”——亨利·基辛格回憶錄《脫胎換骨》。

“人民團結聯盟的政權,代表了社會主義真正民主化的初次嘗試。這種社會主義,與其源頭不同,不是接受威權主義的官僚領導,而是通過民主自律進行領導。”——拉丁美洲北美議會(NACLA)社論,2003年7月。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